纪渊或许还有别的想法,可苏雪这一次完全没有留余地,她推开了纪渊扶过来的手,又拿上包,就要带赶来的戚音和纪流城走。
    戚音乖巧地扶着苏雪出了门,上了车,又想了想,忽然开口:“阿姨,我想去跟霍蓉聊一下。”
    苏雪不同意:“你跟她有什么好聊的?我刚才打了她,万一她气不过,再因为这个对你动手怎么办?”
    戚音就笑着哄苏雪:“没关系的,霍蓉她打不过我。”
    纪流城看戚音是真有这个心思,就帮忙说服苏雪,“没事的,妈,我跟着音音去,万一霍蓉真想做什么,我还可以保护她。”
    苏雪又考虑了一会儿,才勉强同意了。
    餐厅包房里,纪渊一脸颓然地坐在了椅子上。
    他不禁开始考虑,这几年难不成真是自己做错了吗?为了弥补自己的愧疚心,他不惜伤害自己妻子和儿子的利益,这样做真的是对的吗?
    他跟妻子苏雪年少相识,一路风雨同舟,共同度过了很多艰难,他有过困难有过低谷,可苏雪一直对他不离不弃。
    苏雪始终是温柔的,无论是结婚前还是结婚后,对于他的各种举措和举动,苏雪也始终在背后支持赞同,这一次如果不是触碰到了她的底线,她又怎么会发这么大的火?
    霍蓉头一次觉得怕了,她小心翼翼地靠近纪渊,叫他:“纪叔叔……”
    纪渊心很乱,对她在没有以前的温和与包容。
    “你出去吧,”纪渊说,“我想出去静一静。”
    霍蓉情商再低也懂得现在是什么情况,她咬了咬唇,哭着跑出去了。
    这一跑正好撞到了过来找她的戚音。
    霍蓉眼眶通红:“戚音,你是来笑话我的吗?”
    戚音把叼在嘴里的棒棒糖拿出来,转了转下面的小棍,道:“不,我是来找你聊聊天。”
    霍蓉:“我跟你有什么好聊的?”
    戚音微笑:“我劝你还是对我客气点,要不然我在苏阿姨那边上上眼药,你可能很快就会身无分文露宿街头。”
    霍蓉怒道:“我真想让流城哥看看你这恶毒的样子?”
    戚音下巴一抬,往拐角处示意:“诺,他就在旁边,我说的话他也听到了。”
    纪流城直接过来了,还搂住戚音,亲了亲她的脸。
    戚音就顺势问:“我刚才恶毒不恶毒啊?”
    纪流城:“对她,我只希望你更恶毒一点。”
    霍蓉终于忍无可忍地叫了纪流城的大名:“纪流城!”
    纪流城眉头一挑:“有事?”
    戚音就耸了耸肩,“你也看到了,纪流城他态度比我还差,所以啊,你不如和我聊聊。”
    两个人出了高档餐厅,去了对面的咖啡店,而纪流城就在离戚音身后不远的地方跟着。
    坐下来以后,霍蓉终于肯好好说话了,她说:“戚音,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很嫉妒你。”
    戚音点头:“我知道啊。”
    霍蓉嘲讽一笑,“不,你不知道,当时我为什么会喜欢上纪流城呢?这当中有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对你太好了,我从来没看过一个男生可以这么关心一个女生,冷了打热水,热了手动扇风,甚至连你的生理期他都记得清清楚楚,还亲自去给你买卫生巾。”
    戚音轻轻晃了晃手里的咖啡:“所以?”
    霍蓉:“我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爸也在车祸里丧命,纪叔叔虽然对我很关心,但他毕竟很忙,不能时时刻刻看管着我,也不能时时刻刻对我好,所以,看到纪流城对你那么好,我憧憬又羡慕,于是就动了心思,要把他从你那里抢过来。”
    戚音放下手里的咖啡,笑的更厉害了,“你打住啊,霍蓉,你这算什么?又是父母双亡又是缺少关爱的,难不成你是希望我圣母心发作,把纪流城让给你吗?”
    霍蓉:“我只是说说。”
    戚音摇了摇头,这才喝了第一口咖啡。
    加了足够多的糖和奶,这咖啡也不哭了,入口醇香,口感也十分的浓厚。
    霍蓉看向她:“你叫我过来到底是要跟我聊什么?难不成就只是单纯的过来看我笑话?”
    戚音:“我是来提醒你赌约的事,没忘吧?”
    霍蓉沉默了。
    戚音双手捧着咖啡杯,看向身后的纪流城,给了他一个让他安心的眼神,才又道:“其实原本我还以为说服你很难,没想到你竟然得寸进尺到当着纪叔叔的面就要求要跟纪流城在一起,结果彻底激怒了苏阿姨。”
    霍蓉:“你到底想说什么?”
    戚音看着她,神色认真:“我想说,我知道你不甘心,但是不甘心又有什么用呢?论美貌你不如我,我是人间富贵花,你连小家碧玉都算不上,论身世你也比不过我,虽然我父母离异,对我也疏于关怀,但该给我的他们都给我了,比如纪氏集团的股份。”
    霍蓉神色震动。
    戚音换了个姿势:“你不会不知道吧?就算纪流城不喜欢我,可只要将来我给他施压,迫于商业利益他选择的也会是我而不是你啊,你除了会装抑郁会自杀威胁,你还会干什么?”
    霍蓉明显又被气着了。
    戚音就劝她别冲动,还道:“当然这只不过是假设,现实是纪流城喜欢我喜欢到无法自拔。”
    纪流城在后面附和:“这个确实,我就是喜欢音音,已经爱惨她了。”
    霍蓉快要把嘴唇给咬破了。
    戚音慢悠悠道:“我们继续来说啊,论聪明,这你更是比不过我,我认真学习的时间也不过就一个月,可是就这么一个月,我简简单单轻轻松松地考了全校第三,而你呢,全校第三十三。”
    霍蓉下意识就要拿起热咖啡泼戚音,可戚音却手疾眼快地按住了她的手腕,把她手下的咖啡给夺了过来。
    “别冲动,”戚音笑的妩媚,“我话还没说完呢,你就要泼我咖啡,要是我全说完,你会怎么样,会杀了我跟我拼命吗?”
    霍蓉直喘气:“你不要逼我!”
    “逼你?”戚音笑容淡淡,“你搞清楚,如果我真想收拾你,那么在你跟我动手之前,我会让你连跟我动手的资格和能力都没有。”
    霍蓉愤愤不平地看着戚音,戚音仍然波澜不惊,“我记得你以前假抑郁过?虽然抑郁这病不是精神病,但是装抑郁这个,会不会是精神有什么问题呢?再加上你之前还要跳楼,以及各种仿佛精神有问题的征兆,你说,我要不要跟苏阿姨说说,送你去精神病院里观察一下,治疗一下?”
    霍蓉手都在抖:“你、你敢……”
    戚音反问:“我有什么不敢的?我不仅敢,我还想做什么就能做到呢。”
    刚才霍蓉要拿咖啡纪流城就觉得不对劲,这会儿他不放心,就过来坐在了戚音旁边。
    霍蓉看了看纪流城,又看了看戚音,最后挣扎了很久,才道:“我出国,我出国总可以了吧?”
    戚音还笑着,唇边却没有一点温度:“你想回来就回来,想折腾就折腾,霍蓉,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事?”
    霍蓉哭着道:“那你还想怎么样?你是要我死给你看吗?”
    戚音淡定道:“那不至于,我只是要你滚回国外,从此不要出现在我跟纪流城面前,也不要来打扰我们的生活,当然,我说了,世界上没有那么好的事,你既然敢回来,那你就得付出点相应的代价,看你穿的用的,都是大牌,平时开销应该很大吧?”
    霍蓉:“你想干什么?”
    戚音:“苏阿姨说要追回送你的资产,还要断了你的零花钱,这我觉得有点狠,资产当然要追回的,毕竟那是苏阿姨和纪叔叔的共同财产,这个我没有办法帮你,不过零花钱的事,我倒是可以帮你求求情,毕竟你现在还在上学,只有一个当保姆的直系亲属,如果真的断了给你的钱,你要吃什么喝什么,拿什么来买这些大牌和奢侈品呀?”
    霍蓉的脸色已经惨白一片。
    “反正呢,只要你识时务一点,我也不介意我们家多养一个人,而如果你仍然不知足,还想要更多呢,那对不起,就算我不收拾你,苏阿姨也会收拾你。”
    “好像该说的也都说了,”戚音站起身,“那就这样吧,反正你好好考虑考虑我说的,希望以后再也不见啦。”
    戚音说完就带着纪流城走了,没再看霍蓉一眼。
    纪流城牵上了戚音的手,过了马路之后问:“你来找霍蓉就是为了吓唬她啊。”
    戚音撇嘴:“我这是提点。”
    纪流城便纵容道:“好,提点,老婆说是提点就是提点,不过她会就此醒悟吗?还是会变本加厉更过分?”
    戚音停下来给纪流城理了理衣领,认真道:“首先呢,就像我说的,我不怕她变本加厉再作妖,如果她真的做了很过分的事,那我也绝对不会对她心慈手软,只是现在呢,她也就是勾引勾引你,恶心恶心人,还没有酿成大错,是不是?”
    纪流城就把她抱住,感慨:“你还是太善良了。”
    戚音回抱着她,失笑道:“其实有时候我也挺想谢谢霍蓉的。”
    纪流城莫名其妙:“你谢她干什么?”
    戚音:“如果她没有回来的话,我还不知道要误会你多久呢,现在我可是知道了你自始至终都是喜欢我的,从来没喜欢过她。”
    纪流城捏了捏她的鼻尖:“我当然只喜欢你。”
    戚音:“再有啊,就是她也激发了我学习的兴趣不是吗?现在我们可以一起努力,下半年一起加油,争取考同一所大学。”
    “好,一起加油,”纪流城把戚音抱住,搂着她道,“但是做爱这事也不能落下。”
    然后纪流城就被戚音打了头。

章节目录

和竹马睡了以后(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溪夕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溪夕汐并收藏和竹马睡了以后(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