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音爽了。
    而纪流城的命根子还硬着,那原本是浅色的大鸡巴如今因为充血过度而变成狰狞可怖的深红,上头不仅青筋鼓起,还像是要爆开来一样。
    只差一点,戚音知道,只要自己再过去给纪流城一点抚慰,那纪流城就能立马爽的射出来,可戚音偏不给他。
    “我去隔壁了。”
    甚至只撂下这一句话以后戚音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操。
    这叫什么事?
    纪流城挺着那根硬鸡巴,看着戚音离开的背影发呆。
    这他妈到底算是什么意思?
    在今天之前,纪流城一直都单纯地把戚音当做自己的好妹妹,他保证自己对戚音从来没有过这方面的想法,而戚音也从未在他面前表露出半点跟欲望有关的念头。
    可是就在刚刚,他这好妹妹竟然扒了他的裤子就撸硬了他的鸡巴,还用他的鸡巴磨了穴?
    这算什么?
    想到那女穴软嫩滑腻的触感,纪流城的鸡巴又忍不住抖了两抖。
    “操……”
    这到底算什么?
    快要爆炸的感觉入侵到大脑,纪流城已经没有能力思考,他抓过戚音丢在一旁的白色内裤按在自己的阴茎上,就开始闭着眼自给自足的撸动了起来。
    到最后爽是爽了,可过程中纪流城的脑海里全是戚音。
    戚音那白嫩丰满的奶子。
    戚音那粉红诱人的奶头。
    还有戚音那软乎乎的穴。
    纪流城开始后悔刚刚没有操进去这件事,高潮来临的那一刻,他甚至幻想起了自己把鸡巴插到戚音阴道被那柔软穴肉包裹着的感觉。
    那一定爽到爆。
    于是纪流城就在那样的幻想里射了出来。
    滚烫浓白的精液喷了戚音的内裤斑驳一片。
    等余韵过去,纪流城的看着自己手里的内裤,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没想到戚音这小姑娘穿着打扮都那么性感成熟,里面穿的内裤竟然是这种保守传统的款式。
    要是她穿上A片儿女优里穿的那种蕾丝内裤,又会诱人成什么样呢?
    纪流城思绪越飘越远,等好不容易回过神,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罪恶。
    哪能对着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小妹妹yy这种事呢?这不是禽兽吗?
    可是纪流城转念一想,今天这不是戚音先过来撩的他吗?
    “这姑娘到底怎么了?”
    难不成真的是在男朋友那受了气,所以来找他发火?
    一想到有这种可能,纪流城便不爽的厉害。
    要真是在别的男人那里受了委屈,那戚音只需要跟他说一声,他便自然二话不说就会替戚音欺负回去,可现在戚音什么都不说只过来欺负了他一顿,这算是怎么回事?
    纪流城觉得自己得问清楚。
    他洗了个澡,随便找个系了个浴巾在腰上就去敲了隔壁客房的门。
    “音音。”
    里面没有回应。
    “戚音?”
    戚音还是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纪流城本来就不爽,这会儿敲门的力道便加大了:“再不出来我可就踹门进去了。”
    半分钟之后,戚音出来给纪流城开了门。
    她应当是重新洗了澡,头发湿漉漉的搭在肩头,有几绺还滑到了引人遐思的胸口。
    纪流城没来由地觉得身上多了几分燥热,就移开了视线转去看旁边。
    戚音靠着门边问他:“你干什么?”
    纪流城深吸了一口气,重新看向她,“这话应该我问你吧?刚才你那是干什么呢?”
    戚音:“你说呢?”
    纪流城试探着道:“在别人那里受气了,就反过来气我?”
    戚音把湿漉的头发撩到耳后,对着纪流城笑笑,娇艳的唇一来一合,吐出两个字:“傻逼。”
    纪流城:“……”
    戚音说完那两个字就要关门,纪流城这次却抢先一步把半个身子越了进去。
    “你给我说清楚!”纪流城简直越发糊涂了。
    戚音抬眼看他,嘴角扯出来一个略带嘲讽的弧度:“说清楚什么?说清楚你有多傻逼还是说清楚刚刚我为什么把你扒光了骑到你身上?”
    纪流城看着眼前的女孩,一方面没来由的心疼,一方面又觉得陌生,他按了按太阳穴缓了缓,到底还是走上前去握住戚音的肩膀。
    他放缓了声音,尽他最大程度的温柔,又问了一遍:“音音,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
    “我馋你的鸡巴,”戚音红了眼眶,心里堵得慌,却对着纪流城笑开了,又重复了一遍:“我就是馋你的鸡巴,不行吗?”
    【求猪猪!不要30猪啦!不要30猪!只要20猪!只要猪猪满20明天就双更!宝贝们给我投一投猪吧,我想上那个新书推荐,QAQ!求求了!】

章节目录

和竹马睡了以后(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溪夕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溪夕汐并收藏和竹马睡了以后(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