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流城其实是有点生气的。
    这个他看着长大一路保护呵护的小姑娘,是什么时候变得这样骚浪的呢?
    骑到他的鸡巴上磨穴不够,还要半夜过来舔他的鸡巴,舔了他的鸡巴仍然不够,还要掀开裙摆让他给舔穴。
    是她那些前男友给带坏的吗?
    纪流城在脑海里挨个搜索那些名字,又实在想不出谁有这个可能。
    某些方面他纵着戚音,比方说打架抽烟喝酒逃课,这些事一开始他都拦过,也教训过,但在戚音坚决不改执意非要这么做之后,他也只能由着依着。
    但在处男朋友这件事上,纪流城觉得自己对戚音还是足够严格的。
    那些品行不端的花花公子肯定不行,年纪大的不行,太丑的不行,有过欺骗小姑娘黑历史的更是不行,戚音每一个男朋友他都把过关,觉得有问题的他总能提前解决,剩下这些真跟戚音交往过的,不说各个老实纯良,至少从表现上看是没问题的。
    能是谁呢?
    纪流城想把这个带坏自家小姑娘的人给找出来,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能力思考这些。
    如果说一开始咬上戚音的穴还带着惩罚意味,可是在尝到那腥甜的蜜液、感受到了那穴肉的柔软之后,后面的一切就全是不受控制的自发反应。
    纪流城几乎是无师自通地抬手把戚音湿透的内裤拨到一边,又准确无误地把粗厚舌苔抵在了那正淌着水儿的穴口处。
    戚音娇媚地喘叫出声。
    她控制不住。
    太爽了。
    真的太爽了。
    在纪流城把她的内裤剥开,用舌头和她私处亲密接触的那一刻,她就近乎达到了高潮。
    “啊~”
    可这还只不过是一个开始,紧接着纪流城就动作了起来,他舌尖扫过戚音穴口的嫩肉,先是在那嫩肉附近来回反复地舔弄,然后就用双手扣住戚音饱满弹性的臀肉,按着她整个阴部靠向自己,对着那流水儿的地方狠命一吸。
    “啊~啊~”
    戚音站不住了,她舒服的腿肚子发抖,只差一点就要摔倒。
    “纪流城,你停下,你先停下……”
    纪流城掀开她的裙摆抬起眼,唇舌刚放开了她的花穴,又用带着薄茧的手指探过去肆意刮弄,“你叫我什么?”
    戚音知道他想听什么,可在这种时候,那称呼实在是过于难以启齿。
    戚音想继续叫他纪流城,可偏偏就在那一刻,纪流城的拇指刚从他翘出来的阴蒂上碾过。
    “嗯~啊……”体内浪潮瞬间喷涌,戚音终于还是不受控制地喊了出来,“哥~哥!”
    “啪!”
    屁股上被不轻不重地甩了一巴掌,戚音那饱满的臀肉瞬时荡起了一阵臀波。
    “骚货!”
    纪流城被刺激的失了理智,红了眼,扯掉戚音的内裤就又要去舔弄小穴。
    戚音却并住双腿夹住了他的脑袋。
    纪流城掰着她的腿直粗喘:“小骚穴不要我给你舔了?”
    戚音同样喘息着回应:“要舔,先回房间,去床上。”
    像是因为不小心叫了哥哥,于是要跟纪流城较量一般,她又故意加上一句:“这样还不够爽。”
    话音刚落纪流城就把她正面抱起,少年常年锻炼,臂力惊人,抱着她的同时不仅能对着她的臀肉揉捏,还能松开一只手,在她挺翘的屁股上落下清脆的一声巴掌音。
    “啪!”
    纪流城是舍不得用力打她的,哪怕是沉沦情欲。
    因而这一巴掌并不重,恰好的力道让戚音只觉得爽,她便叫出了百转千回的娇媚音调。
    纪流城的呼吸又重了几分,他抱着戚音往楼上走,牙关咬着,像是带了点莫名怒意,他问戚音::“叫成这样,你骚不骚?”
    戚音轻笑着勾起腿,环住他劲瘦的腰身,语带挑衅:“我骚不骚,等会儿上了床你不就知道了?”

章节目录

和竹马睡了以后(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溪夕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溪夕汐并收藏和竹马睡了以后(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