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疼。
    在纪流城没来之前戚音虽然也自己玩过,但到底没有充分扩张,现在那么一大根鸡巴直直地闯进来,疼得她小脸都白了。
    纪流城也疼。
    戚音看着骚浪,可底下的穴儿紧的很,再加上她还是第一次,虽然外头的阴蒂已经被他给揉熟舔熟了,可里头这穴道还是一块儿未开发的处女地。
    紧的要命,自然箍的鸡巴很疼。
    但是除了疼痛以外,纪流城还能感觉到一股让人头皮发麻的爽意。
    “嘶……”
    纪流城想让戚音放松,他好插进去继续爽,可还没等他开口,戚音先哭出了声。
    纪流城被吓了一跳,他也顾不得自己的欲望了,就啄吻着戚音的眼睑,粗喘着哄:“很疼吗?别哭,音音,我不动了,你别哭。”
    戚音哭的更厉害了,“你为什么这么大呀?纪流城,你为什么要这么硬啊?”
    戚音不说还好,戚音这么一说,
    看絟伩⒐菿Ρο1⑧.còм纪流城硬的更厉害了,还貌似又胀大了一圈。
    戚音本来就踮着脚骑在他鸡巴上,这下她疼得更厉害,也抖的更厉害了。
    “呜呜呜呜……”
    纪流城连忙抱住她,托着她的臀部给她托了起来。
    “很疼吗?要不然我先抽出去?”纪流城发现自己拿戚音根本没有一点办法,哪怕他现在已经快爆炸了,可还是受不了戚音对她哭,还是要顾忌着戚音的感受。
    结果戚音却又哭着回他:“不许抽出去,你好不容易才肯操我,现在凭什么抽出去?”
    纪流城心软的一塌糊涂:“怎么就好不容易了,以后我天天操你行不行啊?”
    戚音睫毛上沾着泪,抽噎道:“这可是你说的。”
    纪流城:“我说的。”
    他尽力忽略那股想操穴的冲动,把戚音小心翼翼地抱起来,抱着她走回了自己的课桌上。
    期间纪流城的鸡巴也没抽出去,因为这走动的动作,鸡巴又往里陷了陷,插的更深了。
    “啊……唔……”戚音又哭了起来,“你干的太深了,啊~纪流城,你要操到我子宫里了~”
    纪流城原本还满心的怜惜,听到他这话又要受不住了:“操!”
    戚音哭:“你还凶我。”
    纪流城:“老子鸡巴还没干进去一半,怎么就插到你子宫里了?你子宫那么浅?”
    戚音被放到了课桌上,过了刚才那股疼劲儿,她其实已经缓和好多了,因而这时候她就又忍不住发浪,还抬手握住纪流城只插了一半进来的阴茎,往自己穴道深处送。
    “那你再往里插啊,”戚音咬着唇,风情万种的呻吟,“我的小逼给你插,子宫自然也是给你插的~啊!”
    纪流城哪里受得了这个?看絟伩⒐菿Ρο1⑧.còм
    他书桌靠着墙壁,纪流城便把戚音的双手按在墙壁上,动着腰身把大鸡巴往里头狠狠一送!
    “啊~”
    硕大的龟头破开层层媚肉,这下子是真的操到了深处。
    而戚音的身体太骚了,哪怕是喊着疼,她里头的骚水儿还是绵绵不绝地往外涌,那些骚水混合着处子血,变成了最好的润滑剂,纪流城一开始还以为那穴道过于紧致而抽插滞涩,可没干多少下就因为那润滑而越来越顺畅。
    他越操越猛,越操越快,越操越沉迷于戚音那穴儿里的柔软滑腻和紧致吸力。
    “啊~太快了~纪流城~嗯……啊~”
    “你怎么这么会叫?”
    “慢点,慢点啊……”
    “慢点你怎么爽?”
    纪流城已经操红了眼,他把戚音的腿环到自己腰上,一手握着她的腰身,一手揉着她的大奶子,同时身下发了狠地在那穴里操干。
    也不知道是操到了哪一点,戚音的叫声突然拔高了一个度,身子也又重新抖了起来。
    纪流城以为自己又不小把她操疼了,勉强压抑着欲望,停下来问:“又弄疼你了?”
    “不疼,”戚音眼角沁出了泪,咬着手指止不住的抖,却娇娇媚媚地道:“你刚才、你刚才操到我的骚点了,唔~就是那里……啊……好爽~好爽啊~”
    说着就扭着腰往纪流城的鸡巴上磨。
    “操!”
    他就不能心疼她!这姑娘果然就是天生欠操!
    纪流城不再压抑自己,他一边叼住戚音的奶子,一边又掐住了她的腰,开始了新一轮猛操!
    【求珠珠,珠珠多晚上再加更一章继续干】

章节目录

和竹马睡了以后(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溪夕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溪夕汐并收藏和竹马睡了以后(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