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唐枫犹豫裹足不前的时候,那女子已经将花灯放在了水面之上。那一盏莲花模样的小灯在水面上载陈载浮地漂了起来,不一会工夫就只见到那一抹亮色了。而那女子则是站在岸边双手十指紧扣,口里念着什么。
    “公子,看她的样子不定什么时候就走了,你再不去可就没机会了啊。”解惑在一边怂恿道。唐枫也在为自己的胆怯而懊恼不已,就瞪了他一眼道:“皇帝不急,你这个太监急什么?”但他的心中却还是拿不定主意。
    解惑眼珠子一转,突然有了个主意,他低声对唐枫道:“公子,你快些上去准备,等下这位姑娘就要落水了,还得当着你来救呢。”
    唐枫先是一呆,不明白解惑这话是什么意思,但随即便清楚了。英雄救美的行为显然是相互间接触的好办法,所以虽然觉得这么做有些不妥,他还是没有阻止解惑,反而是依着他的意思向前而去。
    这时那女子已经祈祷完毕,正想回身离开江边,突然就觉得自己的脚下一松,整个人便失去了平衡往江水中倒了下去。旁边的那些女子也是大惊失色,纷纷惊叫着往边上躲去。其他在边上的人也是愣愣地看着,一时反应不过来。
    就在她一跌进江水中,手脚乱动地挣扎的时候,唐枫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而且在离岸还有几尺距离的时候将外面的罩杉脱下丢在了地上。
    几步游到了那女子的身边,唐枫一下就将她托了起来,然后踩着水回到了岸上。那女子显然一落水就吓得不行,手脚乱动,若不是唐枫前生学过游泳,只怕还未必救得了她。
    第19章    矛盾
    当那女子醒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半倚在一个男子的怀里,身上已经湿透,脸立刻就红了起来。唐枫见状忙接过解惑递到自己手边的罩衫,顺手披在了她的身上,这才让她觉得好过了一点。“姑娘,你没什么事吧?”唐枫有些担心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问道,心中不禁有些责怪起解惑来了。
    “没……事。多谢公子相救。”半晌之后,那女子才回答道,然后她才觉得自己在一个青年男子的怀里很是不当,立刻红着脸就要争脱出来。唐枫见此情形也是面上一红,便松开了手。这时旁边的人却是已经议论纷纷了,有的赞唐枫救人好的,那是老成的人,有羡慕唐枫英雄救美的,那是和他一样对少女有倾慕之心的人,也有羡慕起那个女子的,那当然是刚才看得唐枫都有些不好意思的女子们了。
    那女子站稳了身体,就向唐枫一福道:“多谢公子的救命之恩,柳慧真不知该如何报答才好了。”这时她才敢看向唐枫的脸。唐枫心说你既然无以为报,那就干脆点以身相许吧,但终究没有如此孟浪地将话说出口,只是一笑道:“见人遇溺,凡是力所能及者总应该救上一救的,姑娘不必放在心上。”心中却将柳慧这个名字紧紧地记下了。
    听他施恩不忘报的话,柳慧的心里对这个男子就更有一分好感,便问道:“不知公子尊姓大名可否见告,也好让奴家知道救命恩人究竟是谁。”
    “在下姓唐,单名一个枫字。姑娘这么说在下便有些汗颜了。”唐枫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居然也开始这么酸溜溜地说起话来。柳慧在心中将唐枫二字念了两遍之后,便又要谢上几句,不想扬头却正好看到了唐枫的双眼。突然她的心中一动,想起了几日之前撞在自己身上的那个“登徒子”,不由一惊,道:“是你?”
    唐枫一看她的眼神就看出她是认出自己来了,心中不禁又惊又喜。惊的是这下自己穿绷了,不知道这戏该怎么演下去,喜的则是想不到只是一面之缘不但自己记得她,连柳慧也还记得自己的样子。但随即他又有了主意,一愣道:“这位姑娘,我们曾见过面吗?”说话间他已经给身边的解惑打了一个眼色过去。
    解惑也是个机灵人,立刻就知道唐枫的用意了,便说道:“公子你是不记得了,那日你喝醉了酒走在街上撞到了一人,如今依我想来,这位姑娘正是当日的那位。”
    “啊?”唐枫装成很是吃惊的样子叫了一声,然后便连连拱手道:“还望柳姑娘见谅,当日在下只是因为喝多了才会一时失态,冲撞了姑娘,真是不该。”解惑又在一边劝道:“公子,你也不是有意的,想必这位姑娘也不会记在心上。”
    两人如双簧一般的你一言我一语,倒还真把柳慧给说得相信了,她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那倒也不能怪公子你了。”心中的疑惑一解开,她才蓦然发现自己的身边还围着这么多的人,立刻她的脸上再次蒙上了一层红色。
    边上的人都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有那好事的已经议论了起来:“看来这位姑娘和这位公子倒也算是有缘人了,两次碰在了一起。”“说不定这就就姻缘到了吧。看他们两人很是登对,倒象是天作之合啊。”……这些或是取笑,或是赞叹的话不断飘来,使得柳慧越发地不自在了。而一边的唐枫却是心下暗喜,看对方只是害羞却不恼怒的表情来看,她一定是不讨厌自己的,那自己可就有很大的机会了。
    正当唐枫心下欢喜的时候,解惑又拉了一下他的衣袖,用目示意他应该走人了。唐枫这才想到一件事情,那就是柳慧现在这个样子可见不得人啊,于是忙道:“柳姑娘,不知你可有家人陪你一同前来?若是没有,就由在下送你回家去吧。”话虽这么问,其实在他的心中却很明白这柳慧是没有家人陪同前来的,不然哪能让自己刚才那么抱着她啊?
    柳慧此时也急着离开这里,虽然觉得要一个陌生男子陪自己回家有些问题,但是自己身上穿着他的衣服,而且自己又承蒙他相救,不好推却,便只得点头道:“如此便多谢唐公子的好意了。”
    三人就这样在众人的注视下离开了河岸往城中走去,没有一个人说话,三人都有着各自的心思。解惑只是高兴,为自家公子终于“泡妞”成功而高兴,而唐枫除了高兴之外心中还是有些惭愧的,他做这种事情毕竟是第一次,又是在这个时代,自然有一定的心理负担。而那柳慧的心思就比较复杂了,她除了羞涩之外,还带了几分的感激,同时又有着一分的疑惑,她疑惑的是唐枫为何要送自己回家,她感到这个人似乎还有其他的什么目的。
    直到看到自己家的门,柳慧有些紧张的心才平静了下来,转身谢过唐枫,便上前打门了。门开后,一个丫鬟就探出了头来,见到柳慧如此狼狈的模样发出了一声惊呼:“小姐,你这是怎么了?”随即将人让进去后便把门关上了。那丫鬟却连看都没有看唐枫二人一眼。
    直到门关上了,唐枫才若有所失地叹了一口气,有些后悔自己怎么一路上不与她多说些话。这时解惑却突然道:“公子,你的罩衫还在那姑娘的身上呢。”
    “算了,我们回去吧。”唐枫不以为意地说道。然后抬头看向这户人家,却发现这里是一间商铺的后门。于是唐枫又兜到了正面去看这商铺的名号,映入眼的是“柳记米铺”。
    唐枫看着牌匾似有所思地道:“这名字我好象在哪听过,是在哪呢?”
    “公子忘了吗/在那日太白楼的接风宴之上,就有这柳家米铺的柳老板在场啊。”
    “对,对,外有这么一个人在,当时我也没在意。”唐枫经解惑一提醒才想了起来。同时他的心中也是大定:“看来这次真是大有收获啊,不但知道了这姑娘的名字,连她的住处和身份都掌握了。”想到这里,唐枫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走,我们先回衙门吧。”
    回了衙门,给唐枫换了衣衫之后,解惑才道:“公子,你说我们什么时候要田师爷去那柳家给你提亲啊?我想以公子的身份和才情,那柳家是断没有拒绝的道理的。”
    唐枫一怔,问道:“我什么时候说要提亲了?”
    “公子不是看上了这柳姑娘了吗?而且看情况她也未嫁人,不是正好吗?”解惑疑惑地问道。这问话却惹来唐枫的一声笑骂:“小孩子家的懂得什么?有哪户人家只见了一面就急着成亲、提亲的?”
    解惑满是不解地挠了下头,心下道:“连没见过对方长什么样的人成亲的都比比皆是,这见了面的难道不能了?”但看唐枫的神情有些严肃,便不多说了。
    其实唐枫不想这么快就把事情拉到亲事上是因为他想先过过恋爱的滋味。可怜的他前一世就不曾有过女友,然后糊里糊涂地死了,这一世当然要把前世没做的做一次。他知道一旦自己让衙门里的人出了面,那这亲事自然十拿九稳,到时候压根就没追女孩子的感觉了。所以唐枫还好似决定先等等再说,等到柳慧真的喜欢上自己之后,再与她谈婚论嫁比较好。
    但是唐枫显然是忘记了这是在什么时代,怎么可能由着他的性子来呢?就在此时的柳家之中,柳进夫妇便正在女儿的房中问着他发生的一切。
    柳进皱起了眉来:“如此说来,你和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居然曾有过肌肤之亲了?”在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他怒道:“真是败坏门风啊,这让我柳家如何自处?你也真是的,出去向来不喜欢有丫鬟跟着,虽然一年难得出去两次,却每次都闹出事来,这让我的脸往哪里搁啊?”说着用手连连拍着桌子。
    柳氏见状忙说道:“老爷你就消消气吧,听女儿说来,这个唐公子倒是个正派之人,而且他看来对慧儿也有点意思,不如就将女儿嫁了他吧。”
    “你懂得什么?若是能嫁我还会生这么大气吗?你难道忘了当日里我曾几次想着将女儿嫁去汪家,好不容易让汪老爷点了头,你说我现在又……你说我柳进以后怎么见人?而且那汪家要是为此觉得丢了面子,只怕我们这店铺也得关张了。”柳进怒声说道。
    这一番话说得柳氏也是哑口无言,只得看着女儿。柳进叹了口气道:“而且那姓唐的究竟是什么人都还不知道,你让我怎么去找啊?”
    柳慧此时已经满脸是泪地说不出话来,心中只是埋怨自己怎么这么不当心,居然会失足掉进江里去,却不知道这都是有人在另一边捣得鬼。
    第20章    上门提亲
    打着哈欠,伸着懒腰地,唐枫从后堂走了出来。这一晚上他也没有睡好,心下盘算着自己该怎么办才好,不知该不该如解惑说的那样让田镜或是高鸣出面去提亲。正当他走到二堂之前的时候,就听到了两名衙役正在廊下小声说着话。仔细一听,却让他心中一惊。
    “……你说这事要是落在你我身上那有多好?”
    “好什么?就凭你我的身家,那柳老爷怎么也不会把女儿嫁了我们的。他们家可是在我歙县也是有头有脸的,那粮铺好歹也算全县闻名的,虽说不能和汪家相比,却也不是你我所能高攀得上的。你说他家的女儿怎么可能给了你?”
    “嘿,我也就随便说说。不过如今那柳家姑娘的事情已经传得全县皆知,只怕他们还是得赶紧将人嫁了,不然这脸就丢得太大了。而且……再传下去,这柳家姑娘的名声就会更为败坏,到时候就算是你我都不会要她了。”
    “你说得倒也是。听说那个害了她的人之后便没了踪影,也不知是怎么想的……”
    他们说得兴起,突然看到唐枫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这才住口。唐枫却没有注意他们的神态,只是紧张地问道:“你们说的可是昨天晚上江边的事情?你们说那柳姑娘会怎么样?”
    那两个衙役没有仔细想唐枫紧张的原因,只当他也是好奇罢了,见到难得有让县令感兴趣的事情,便一五一十地说了起来。甚至连江边两人当众搂抱和亲昵的举动都说了,仿佛他俩就在现场看了一样。说完后,其中一人还说道:“大人,这次柳家可丢了大脸了,居然有个如此不知羞的女儿,我看她这辈子是嫁不出去了。”他唾沫飞溅地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另一人在手上掐了一把,这才停了下来。然后他就看到唐枫的面色不善,不知是在生哪个人的气,便忙和那人一起溜了。
    唐枫站在那里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这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自己的行为已经害了一个女子了。“唐枫啊唐枫,就因为你对他的爱慕,才使得她的名节败坏,若是她真有个什么好歹,你今生何安?”一边在心中不断地埋怨着自己,唐枫一边无意识地走回了后堂,正看到解惑在一边闭目,便上前道:“解惑啊,看来你所说才是该做的,我的确是应该向那柳家提亲了。”
    解惑发现唐枫去了次二堂居然脸色就变得这么差,昨天的想法也变了,心下也是一惊:“公子,你这是怎么了?”唐风说了声没事后,便将自己听那两个衙役的话原原本本地说给了解惑知道。解惑听完之后也是心惊不已,其实昨天他之所以那么说只是为了唐枫考虑,倒不是因为他有什么经验,毕竟解惑只有那么几岁,这些人情事故还不甚了然。如今听唐枫这么一说之后,他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便道:“既然公子对柳姑娘有意,那就去提亲吧。我想到了这个时候,那柳家也不会推拒了。”
    唐枫点头道:“你说得对,的确应该上门提亲。而且不是由田师爷或是高县丞出面,我应该亲自去。”说完这话,他立刻就转身往二堂而去,只留下解惑很是惊讶地看着他,口中喃喃地道:“我好象还没听说过有人提亲是亲自上门的……”
    叹镜、高鸣以及几个书吏都不敢相信地看着面前的唐枫,因为他们就在刚才听到了他下的一个命令,让他们都出去采办彩礼,说是自己要去柳家提亲。好半晌之后,其中一个书吏才大着胆子道:“大人,那在县里传着的那个书生就是你?”
    在看到唐枫肯定地点了点头后,众人脸上的表情就精彩了,或是愕然,或是吃惊,甚至有想笑又不敢笑的。唐枫面上也是一阵红,半晌才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采办彩礼?”这时高鸣才说道:“大人,你还没有将购买彩礼的银钱交给我们啊……”
    “……”唐枫无语,这才想起自己只顾着下决心了,连最重要的事情都没有做。
    不一会工夫,衙门里的人就都被派到了外面,在街面上疯狂采购了一些礼物,然后在街上众人不解的目光中将它们火速带回了衙门。午时过后,一群人便担着彩礼陪着唐枫出了县衙的大门,往城东的柳家粮米铺而去,这又惹得县城里的人争相观看,猜测着这是怎么一回事情。
    柳家的伙计正做着买卖,就看到一群人直奔自己店面而来,仔细一看还都是衙门里的人,立时就失了分寸,只当自己这里有人犯了什么事。更有人猜着是自己家小姐的事情被衙门的人知道了,要来拿她,于是慌忙往里跑去,给柳进报信。
    当柳进出来的时候,便看到自己铺子里已经站满了衙门里的人。不但有衙役,就连县丞、师爷都在场,然后他又看到了县令,立时他的脸色就变了。迎了上去的同时,他就问道:“各位大人,你们此来所为何事……”突然他看到了那些彩礼,就更不知道这闹的是哪出了。
    田镜刚想表明来意,唐枫已经抢先一步说话了:“柳老爷,本官……在下此来一是为了赔罪,二来也是向您提亲的。”他原来是称的本官,但一想到今后的身份,就立刻改了。
    “赔罪?提亲?大人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因为受衙门里的人影响,这位精明的商人到现在还没转过弯来,只是问道。
    “这个,其实昨夜在江边将柳小姐从水中救起来的正是在下。不想如此一来却让柳小姐的名节受损,所以我今日听闻此事就急急来提亲了。”唐枫说完这话,就不好意思地笑了。
    “是……是大人你解的小女?”柳进这个时候才算是搞清楚,吃惊地说道。
    唐枫点头:“不错,还请柳老爷海涵,莫责怪在下。同时也希望柳老爷能够答应这门亲事,好让在下有个赔罪的机会。”话中满是诚恳。
    柳进这下不知道自己是该笑还是该怒了,想不到让自己丢了颜面的其中一个主角居然是县令大人,而且他还亲自登门来提亲了,这让他都判断不出这究竟是好事还是丑事了。
    田镜看着两个发呆的人,以及外面开始聚集起来的百姓,便咳嗽一声道:“柳老爷,你看我们是不是进了内堂再商议此事啊?”
    经他这么一提醒,柳进也会过意来,忙将这些人请进了住宅之中。在厅堂中坐下之后,唐枫再次旧事重提,希望柳进答应这门亲事。柳进看着唐枫,想着他如此年轻就已经是七品县令了,将来的前程一定不错,自己的女儿跟了他也不会受什么委屈。而且事情已经传扬开了,也只有如此才能制止流言,便只得同意道:“看来也只好这样了。只是不知大人家乡可还有其他妻室……”
    “在下至今未曾婚娶,这点柳老爷大可放心。”
    一听唐枫居然还是单身,那自己女儿就成了正室,这让柳进心头一喜,想不到这次是因祸得福,攀上了这么好的一个亲家,将来自己的事业可就能更上层楼了。但他终究是生意人,知道做生意不能让人看出自己的底,所以并没有露出欢喜之色,只是说道:“小女能得大人的垂爱,我这个做父亲的当然愿意。只是有一桩事情却有些棘手,那就是我曾经想将小女许配给汪家的三少爷,如若让他们知道我出尔反尔,却也麻烦。大人你是知道的,这汪家在我歙县可是说一不二的人物。”他如此说的用意就在于让唐枫接下这个麻烦,到时候自己有了县衙的靠山,就也不怕那汪家了。当然他也认为汪家还不会为了这么件事情而大动干戈。
    田镜忙问道:“不知这汪家和你柳家可下了娉书和娉礼了吗?”
    “这个倒不曾,当时也只是在口头上表下态罢了。”
    “既然如此那有什么可说的,如今我家大人连娉礼都带来了,至于娉书更是一挥可就之事,有了这两样为证柳老爷有什么好担心的?”田镜忙说道。
    柳进一想这倒也是,嫁给汪家的一个不知道能否出息的儿子,当然比不得嫁给一个实实在在的县令,于是他一拍手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同意了这门亲事。”
    唐枫这才轻松下来,他立刻写下了字据,然后由高县丞作保,定下了这门亲事。接下来就是选一个好日子准备成亲了,对此双方倒都不急了,怎么也得等这阵风先过去了再说。
    事情传起来那是相当的快,到了第二天这一出“唐书生月夜救美,县令爷匆忙下娉”的故事就传得全县皆知了。这时这原本不是什么好事的事件却变成了英雄美人、才子佳人的美谈,这却也是大出所有人预料之外的。
    如此大团圆的局面羡煞了许多人,其中或许有一个人不是很开心,那就是解惑,因为他没跟着唐枫一起去提亲,为此他在唐枫面前念叨了很久,说成亲那日怎么也得让自己一同去迎新人到来。
    第21章    大权在手
    唐枫与柳家定了亲了事情很快就传到了汪家人的耳中,当汪德功刚听说此事的时候很不以为然,但在细想之后脸色却变得有些难看了。因为他记起了当日那柳进曾几次三番地来汪家,想要与自家结亲,虽然他们没有当时就答应,但是却也没有一口回绝。可现在柳家却和唐枫定了亲,还搞得满城皆知,这就不由得汪德功不认为这是在削他们的面子了。
    阴沉着脸,汪德功在自己的房中来回走了有半个时辰后,才叫来了汪财问道:“此事老爷和三少爷可知道?”
    其实那汪文正和汪德道并没有如汪德功和汪财之前对唐枫所说的一般去了江南或是北京,而是一直身在汪家庄之中。汪家财雄势大想找名医来医治人也不必亲自跑去,只要派了几个人去请便是了。但是名医虽然请来了不少,可却也无法让汪德道的脸完全恢复过来,毕竟这个时代的医学还不足以做一次整容手术,还没有现代棒子国那么精湛的技艺。最终这些大夫只能使汪德道的脸看上去稍微平整一些,至于伤疤那还是很醒目的。如此一来,原来对自己的面容很有信心的汪德道大受打击,再也不愿走出自己的院子,就连人也不肯见上几个。而那汪文正向来最溺爱的便是这个小儿子,看到他居然如此,更是放心不下,一直陪在他的身边不问世事,将汪家的事情都交到了汪德功的手中。
    汪财忙上前回道:“大少爷,这事老爷和三少爷还都不曾知晓。你是要我们将此事告知他们吗?小的怕如此一来会让三少爷更为生气,对老爷的身体也很不好啊。”
    汪德功听了这话,原来就阴沉的脸变得更深沉了,他从话里听出了自己父亲对三弟的偏爱。过了半晌,他才说道:“这事由我来和老爷说,你们就不必管了。”说着便出门向汪德道所住的那个院子而去。汪财在他身后应了一声,似有所悟地笑了一下。
    院子还是那个院子,但是现在汪德功走进去时却没了之前的小心翼翼,他很是自然地就推门而入。听到他进来的脚步声,汪文正便从其中一个房中走了出来,说道:“你轻着些,三儿才刚刚睡过去,他昨夜又是一夜未睡。”随即语气变得有些期盼地道:“是不是那个唐枫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他什么时候会被罢官?”
    经他这么一问,汪德功才想起自己还没将那次失败的事情告诉父亲,微一思索之后便决定索性将两件事情都说了出来:“父亲,孩儿无能,让那唐枫躲过了这一劫。”说着便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一面说着,一面看着自己父亲的反应。
    “岂有此理!”听了事情的经过之后,汪文正勃然大怒,“你居然就因为这么一封信便放弃了全盘的计划?就算他有知府的后台,我们汪家会怕了他吗?我看你是不想替三儿出气才放弃的吧?”
    汪德功眼中闪过一丝怒气,但还是很好地控制住了自己的怒火,分辩道:“父亲,孩儿担心的不是那个知府,而是怕事情闹大了啊。到时候对我汪家可是有害无利,朝廷中与三叔父为敌的人也不在少数,我们岂可因为一个小小的县令而连累了三叔父呢?何况要对付那唐县令也不急于一时,我们有的是时间对付他,他好歹也要在我歙县任满三年哪。”
    “你可知道你三弟现在有多么痛苦吗?如今只要我看到他痛不欲生的样子,我就恨不得亲手将那个姓唐的杀了。好不容易让你做点事情,你居然就这么不争气,看来这汪家除了三儿是真的没有可以光耀门楣的人了。你太让我失望了!”汪文正怒斥了几声后咳嗽了起来,显然这段时日他也不是那么好过。
    垂在身侧的双手握得紧紧的,汪德功的面色阴沉得可怕,但他还是忍了下来,因为他知道现在自己还没有实力和父亲争,但他心中的怨气却更加深了一重。等到汪文正咳嗽完了之后,他才低声应道:“是,孩儿知道错了,今后一定会更加用心做事的。”
    汪文正看了自己的长子一眼,又不觉叹了口气道:“有用的现在变成这样,想让你做点事情又这么难,看来我汪家真是福薄啊。算了,我也不说你了,你再去想其他的法子吧,好歹不能让那姓唐的如此逍遥。”说着便要回到房中。
    听到父亲居然对自己如此评价,汪德功心中更是怨愤,但他的面上反而沉着了,叫住父亲道:“孩儿此来除了请罪之外,还有一事要禀告父亲。”见到汪文正询问的眼神,他便说道:“不知父亲可还记得县里的那个柳家粮铺的老板柳进曾来给自己的女儿提亲,想将女儿下嫁给三弟的事情?”
    汪文正想了半晌才记起似真有此事,便道:“倒的确有这事情,不过当日我也没有答应他们。”突然象是想到什么一般问道:“怎么,难道他们得知三儿的脸受了伤便欲退了此事吗?”
    汪德功道:“如果是这样还好,孩儿也就只当不知此事了。不想就在这几日,那唐枫居然就到了柳家的粮铺去提了亲,而那柳进老儿竟真的答应了他们,这事已经闹得全县的人都知道了,甚至有人还编出故事来,说什么‘唐书生月夜救美,县太爷匆忙下娉’。孩儿想那唐枫实在是欺人太甚,不但将三弟害成这样,还如此不将我汪家看在眼中,要娶原来是我三弟的人。我不敢隐瞒父亲,只有说于父亲知道,还请父亲定夺。”
    “我……咳咳咳咳”汪文正一怒之下,又是一阵咳嗽,好一会才缓过来,他已经出离愤怒了。其实那柳慧根本还不算是他汪家的人,就算知道这事也轮不到他这么生气,但是现在只要一听到唐枫,他就气不打一处来,何况这柳家还曾上门想要攀过亲的。“这事一定不能让他们成了,你这就去想办法,一定要将这门亲事给毁了!我的三儿绝不能再受这样的打击,你赶快去办!快!”汪文正几乎是咆哮着道,就连睡在里面的儿子也不顾了。
    看到父亲如此大动肝火,汪德功的心里却是暗暗地欢喜,但他的面上还是带着一点愤怒的。等话说完之后,他便道:“是,孩儿一定想尽一切办法不让这门亲事成功,只是不知除了这县中的人之外,父亲可否同意让我也掌管下外面的生意,如此我才有十成的把握。”
    “好,只要你可以办成此事,并将那姓唐的除去,我就让你暂时掌管家中的一切,我也好在这里多陪陪三儿。”汪文正心中孩子想替自己的儿子出了这口气,其他的全不在心里。然后他回了房间取出了一个印信交到了汪德功的手中:“有了这东西,我汪家的一切都可由你调动。”在汪德功接过印信的时候,他又说道:“这次你可不能再让那姓唐的有活路了,不然,你也就不用再在我汪家住了。”
    “是,父亲只管放心便是。”汪德功接过印信后忙说道。在踏出小院之后,他的眼中满是得意的笑容:“想不到得来全不费工夫,老头子看来是真的老了,居然这么轻易地就将大权交到了我的手中,从此汪家的所有生意就在我的掌握之中了。”心里说着话,他的眼睛轻蔑地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小院,“不过这姓唐的我也是一定会除去的,谁要他总好似削我汪家的面子,就当是对你给我这个大权的谢礼吧。”
    很快的,汪家内外的管事之人都被汪德功叫到了大堂之上,他手里捧着印信道:“老爷已经有了决定,这汪家自此就由我来掌管,还请各位能够和我好好合作。”一众人等忙应了一声,汪德功很是满意地一点头,然后又道:“汪财、汪利和汪福三人留下,其他人就散了吧。”留下的三人满是兴奋,因为他们知道大少爷如此做就是表明他们三人是他的亲信了。
    待到堂中只有他们四人的时候,汪德功才说道:“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便是要阻止这唐枫和那柳家结亲,这不光是老爷吩咐下来的,而且也事关我汪家的颜面。你们几人可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汪利立刻就回道:“大少爷,就由我带几个会武的人将那柳家一把火烧了,看他们还怎么成亲。”汪德功立刻摇头道:“你这只是下策,不到万不得以不能用,还有其他法子吗?”
    汪财脑子一转,已经有了对策,便道:“大少爷,我们大可以也向那柳家提亲,并着人在县里传扬,说那柳进曾经来我汪家想结亲,到时候,柳家就要掂量一下我汪家和那唐枫的分量孰重孰轻,同时那唐枫也会碍于名声不得不退了这门亲事。”

章节目录

重振大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路人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路人家并收藏重振大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