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他们刚才因为想一鼓作气地杀死赵率教而冲得太过厉害,所以此时已经身在了明军的重围之中,而且那些乱箭虽然伤不了他们几人,却还是延阻了他们前进的速度,这就为前面的明军的合围争取了时间。所以当他们脱离了那背后的乱箭的射程之时,前方也已经布好了人马,更有上百名手持火铳的明军瞄准了他们。
    “砰砰砰……”一阵乱响之后,当先的二十多名女真骑兵便与自己的战马一起被射得血肉模糊地倒在了地上。这时那领头的人才知道事情有些不妙了,但事已至此已经由不得他们了,所以他发出了一声呼喝,便带着剩下的二十来人直冲了上去。
    唐枫在背后看着这一幕,先是心里有些不忍,毕竟他才是第一次看到真正的战场,但随后就被明军不断的死亡激起了怒火,看到这些人居然能够如入无人之境地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唐枫心里也着实为明军感到悲哀。上万人马旧染吃不掉这五十多人,这若是之前有人告诉唐枫,他是怎么也不会信的。但现在事实却摆在了他的面前。
    随后他就看到了那火铳一响,杀了二十多骑,这才稍稍有些安心,如果对方就这样逃走的话,连唐枫都会感到面上无光的。这时他看了一眼解惑,发现他的眼中也满是好战之意,于是便对他道:“如果想上去就上吧,我这里有他们保护应该不会有事。”
    ps:今天是五月初五端午节,在这里祝各位节日快乐~~~~~
    俺其他的话也不多说了,来点实惠的,今天三更,这是第一更,求收藏和红票当节日的礼物~~~~~谢谢~~~~~
    第75章    大显身手
    然后唐枫又在之后加了一句:“若能活捉的话,就活捉几个,看看能不能问出点什么来。”
    解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看到那些女真的骑兵与明军大战之后会有一股抑制不了的冲动想要加入其中。或许他的本行里就有好战的心思,只是一直以来都没有机会表现罢了,之前在歙县虽然他出了两次手,但那不过都是牛刀小试而已。只是现在他一心想着要护得自家的公子周全,所以才会强自忍耐。如今听唐枫这么一说,又看四周确是站满了全神戒备的明军,唐枫应该是绝对安全了,这才点头应了一声,然后腾身跃出了明军的包围,向东北方疾奔而去。
    所有的将士在发现有人从己方包围之中冲出,都是大惊,立刻就有人举起了弓箭朝解惑射去,但此时他的身形已经去远,那几支劲箭只是射在了空处。在箭射出之后,众将士才发现那人居然是跟随在唐枫身边的那个不起眼的小厮,这一下更是让他们惊得目瞪口呆。就算此人是唐枫,他们也不会有如此的吃惊,毕竟解惑是他们最不放在眼里的人了。
    赵率教之前就有些奇怪,以自己久经沙场的经验都被那倏忽而来的劲箭伤了手臂,那唐枫连骑马都很是生疏怎能安然无恙呢?现在看到了解惑越众而出直追了上去,他才知道原因所在:“原来他的身边有一个高手!”同时他也有些庆幸自己布置的人没有出手伤了唐枫,不然自己可就成了这个人的目标了。然后他又有些恼怒于那些自己一手训练的将士的无能,居然这么久都不能将几十名敌人除掉,还要让别人来帮手。
    在赵率教心中恼怒的时候,那带头的名叫阿里虎的女真人也很是后悔之前自己所下的决定。他们此次潜入山海关的附近为的是打探明军的布军情况,为接下来的进军作个准备。前日刚探听明白一切,却得到了消息说是明军有大将会来这里主持大军的操练,所以一时立功心切之下他就决定不先忙着回去复命,而是先刺杀这个员大将。为了能从前面的几座明军的要塞处混进来,他们五十三人都穿的是明军的服饰,所以今天他们突然杀进来也很是容易。而之后他们便看到了迎风招展的“赵”字大旗和很是显眼的赵率教和唐枫二人,于是就猛地冲了进来想要一举格杀他们。
    别看他们只有五十三人,但是却个个都是千里挑一的好手。作为斥候的他们无论射术、骑术和近身的战斗都是可以一敌十的人物,但今天不但没有将那目标杀死,还陷入了对方的重围之中,更使三十多名兄弟死于明军之手,他怎么能不心痛呢?
    可现在却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阿里虎知道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杀出去,将已经探听到的消息上报给上面的人知晓,不然他们这几个月来的辛苦可就白费了,而且这个冬季的攻击也会因此而遭到腰斩。想到这一点,他手里的钢刀更是舞得密不透风,无论是射来的箭还是刺来的枪、矛,都被他挡了开去,然后一圈一转,又将两个杀到近前的明军士卒连人带刀地砍成了两截。
    在阿里虎的带领下,剩余的那二十名女真骑兵更是势如疯虎向前冲杀。虽然只剩下了小半人马,但他们的阵型却没有丝毫的变化,依旧是一个如箭头一般的形状,那是最利于突击的阵型。显然这支队伍是经过千锤百炼而得的,即便人数再少,他们也懂得阵型的重要,而且他们的骑术也着实厉害,所有人都能在作战的当口依然保持着一致的速度。或许这也是他们能够在明军阵中坚持到现在的缘故致意吧。当然另一个原因是明军的火铳队伍此时发了一枪后来不及装填第二发火药和弹丸了。
    阿里虎也很快就发现了这一点,知道明军的火铳短时间里无法再发,所以便大声呼喝自己的人马以最快的速度前突,必须抢在明军发第二枪之前杀出去。虽然不断地有明军的士卒赏钱阻挠,但是这些人却根本伤不了这队骑兵多少,反倒是留下了十多具尸体。
    身在最后的一个女真骑兵手中的马刀连闪数下,就又将一个逼了过来的明军砍得后退连连,他只觉得说不出来的快意。他觉得作为女真的勇士,自己便应该这样,应该和敌人正面交锋而不是如之前那样穿着汉人的衣服做偷偷摸摸的事情。正当他杀得性起的时候,他身边的一个战友突然用惊骇的眼睛盯着他的身后高声喊道:“你的背后!你的背后!”
    只当背后有乱箭射来,他驾轻就熟地控制着战马改变了前进的方向来躲避来箭,但随即他又想到自己压根就没有听到身后有利箭的破空声啊。当他奇怪地想转头看时,却突然觉得自己的脖子一凉,然后人便从马上摔落下去,转眼就被后面赶上来的明军砍成了肉泥。
    那边上提醒他的女真骑兵见到的是一个人影如一阵风般掠到了他的马上,而后手中寒光闪过,那个战友便死了。心中既惊且怒之下,他想也不想地就抽刀往那个自己还没看清楚是什么模样的人影砍去。因为就在之前,他的心里就产生了一种战栗的感觉,这感觉只有在他少年时第一次狩猎碰到那只猛虎的时候才有过。为了自保,他于是就毫不犹豫地一刀砍向了对方。
    但是当他的刀落下的时候,却惊异地发现那人影已经失去了踪迹,眼前不过是一匹空着马而已,仿佛刚才自己所看到的不过是一个虚象。但随即他就知道了这不是假的,因为他的咽喉处也感到了一阵刺痛,在他还有知觉的时候,他已经想到了一点——对方到了自己的身后,只是他想不明白一点,那就是这个人是人是鬼,怎么会有这么快的身手的?
    解惑就是依仗着急快的身法追上了那些女真人,又用飘忽不定的身法如附骨之蛆般到了他们的身后,然后干净利落地杀了他们。这让周围看到这一幕的明军上下也是心惊不已。但是解惑的杀戮才刚刚开始,他不断地从一匹马跃到另一匹马上,将上面的骑兵杀死,不一会儿,就已经有七个任明军如何围攻都无恙的女真骑兵丧身他的刃下了。
    阿里虎也感觉到了情况不对,因为背后跟随的人似乎越来越少了。虽然是在乱军之中,但在马背上生活多年的他还是能够分辨出背后的马蹄声是自己人的还是敌人的。心中的惊疑,使得他不得不在挡开两支长矛之后回头向后看去。
    阿里虎看到了让他目眦尽裂的场景,身后原来跟着二十多骑,现在只剩下了不到十骑,同时他还看到了一个身经百战的骑兵被贴在其身后的一个人一刀划开了咽喉掉下马去。“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们的人人都是死在这人的刀下吗?”阿里虎心中想着,然后大声提醒自己的人:“大家当心背后!有人……”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解惑就已经跃过了一众骑兵,突然跃到了他的身后。阿里虎没想到对方会突然向自己出手,一声闷哼便将手里的钢刀自肋下穿过往身后的敌人刺去。同时剩余的女真骑兵也都回过神来,心伤自己这么多人死在了这个人的手上,所有人都顾不了其他地往解惑攻来。
    虽然是身在马上,但是却并没有影响到解惑的身法,就在阿里虎的一刀直刺他的小腹的时候,他的腰一扭,便避过了穿体的一刀,然后手中的短刃便划向了阿里虎的咽喉。此时其他女真骑兵的兵器也都递到了他的跟前,但解惑却夷然不惧,身体如没有重量一般就飘了起来,但是那划出的一刀却没有一点迟疑。
    阿里虎毕竟比其他的人武艺要高出一截,再加上适才他见识过了解惑的出手以及现在的他早有防范,所以在这一刀将要划到自己的咽喉之时他便突然往下后一倒。虽然解惑手里的短刃依旧划破了他的面颊,但他却是一头撞向了解惑的小腹。
    没想到对方在这情形下居然还能连消带打,解惑也暗地里喝了声好,但是他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一点停顿,立刻改划为刺,掉转刃身就朝阿里虎的身上刺去。同时,解惑也因为上漂的动作而躲过了阿里虎的一撞。
    眼看着解惑的一刀就要扎进阿里虎的身躯,他却又是发出一声大吼,竟就在马上横躺着往边上滚落了下去,险之又险地躲开了这一刀。解惑只当他已经落地了,便也不追击,而是顺势跃向了身边的另一名女真骑兵,在对方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映之前一刀刺入了他的心脏,然后将他踢落马下。在杀了此人后,解惑才回看阿里虎,事情再次出乎了他的预料,阿里虎居然又回到了马上,而且正侧身向自己砍杀过来。
    原来刚才阿里虎翻下马时,他的脚依旧勾在镫里,所以在解惑一离马背之后,他就再次翻上了马。当然这动作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除了精妙的骑术之外,所需要的还有强大的腰腹力量。
    双方你来我往兔起鹘落的动作,看得在场的明军目瞪口呆,一时都忘了上前帮忙,也忘了继续阻拦。好在解惑阻住了这些骑兵前进的势头,不然这么一呆的工夫说不定他们就已经冲出了包围圈。
    今天第二更送上,再祝大家端午节快乐~~~~~~~
    第76章    大显身手(2)
    赵率教虽然也算是久经沙场的将领了,但是却也从未见过有人能够如此在马上倏忽来去杀敌的,所以心中所受到的冲击很是不小。但他终究是一军主将,在一段时间的呆愣之后很快就醒过神来,看到军士们居然也不上前,心下有些怒气,立刻大声喝道:“都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将这些奸细、刺客给本将军拿下了!”
    这一声大喝传进了他身边的所有人耳中,这才让他们记起自己应该干的事,忙鼓噪了起来。如此一来才终于使得前方拦截的明军将士恍然,之后便再次向前杀了上去,只是因为其中有解惑在那,所以明军的火铳和弓箭却都不能用了。
    唐枫也在赵率教那一声喝后才回过神来,心下暗自惭愧,想不到自己也完全被这惊人的场面给震住了,枉自己在以前还看过不少的动作大片呢。同时,他对解惑的武艺也有了一个更进一步的认识,显然在歙县所见到的他的出手都还是有所保留的。
    因为解惑的身法实在太过诡异,而且他总是出现在人的背后,所以阿里虎一干女真精兵在骑术上的优势就不见了,他们只能等到解惑与某一个同伴在马上交手的时候才能从旁上前砍杀,这样一来就完全陷于了被动。而这时四面的明军又再次围了上来,显然他们想走已经没有那么容易了。
    阿里虎心下大为懊恼,要不是突然出现这么一个家伙,他们或许早就借着精湛的骑术突出重围了,但现在他们却只剩不到十人,而且离开这里也成了奢望。心中的恼火让他转化成了对解惑的仇恨,他决定即便自己死了,也要将这个不明来历的家伙除去。此时的他完全变成了一个战士,而不是一个深入敌境,担负着刺探重任的密谍,这是明军最希望看到的。
    解惑此时发现自己想再杀一人却也有些难了,因为这些骑兵之间的联系已经变得相当的紧密,只要自己腾身到一人的身后,就会有其他人过来保护那人,同时又有几口刀向自己斜劈横砍,使自己找不到一个空隙来对敌人进行杀伤。他只有不断地运用身法在几骑之间来回地穿梭,以延阻这十来人逃离。不过这样一来对明军是大为有利的,因为敌人只要身在重围之中就只有束手就擒的份。但是解惑却不想靠着人多势众来取得胜利,自从习得这一身的武艺以来,他还从未怕过什么人,所以他一定要靠自己的本事将这些人都留下来。
    这时解惑再次跃到了一骑的背上,刚想出手刺他的背心,左边就有刀破空而至,同时右边也有一人蓄势待发,只等解惑露出一个破绽就攻过去。倘若是在平地上,这几人的攻击在解惑看来根本不值得一哂,但是在马背之上终究还是限制了他的一些速度,所以他只能先闪身躲过左面的一刀,然后趁势向右面的那人扑去。
    这时,本落在身后的阿里虎突然加速冲了上来,居然就在觑准解惑身在空中的时候挥刀截击,他等了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这一刀是志在必得的。
    自从交手以来,无论人数怎么减少,情况如何危急,这队女真骑兵的队型都不曾乱,纵然时不时地有人交替前进,但却没有乱了各马之间的距离。这使得与之作战的解惑也完全忘了他们会突然改变阵型,这就给了阿里虎一个大好的机会。
    眼看着这一刀就要砍进解惑的腰里,若是一刀砍实的话,只怕会被腰斩,这让所有的明军上下都惊得叫出声来,唐枫更是面色惨白,以为自己的这个亲人、兄弟就要丧命在此了。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必死无疑的时候,解惑突然身体如弹簧一般在空中一弹,居然就在这样毫无借力的情况下继续向上提了数尺,险之又险地躲过了这一招。但他的动作却还没有完,阿里虎自以为此刀必中,所以这一刀是尽了全力的,连自己自保的力量都没有留,所以趁着这个机会,解惑一只脚在他的刀脊之上借了下力,随后便直接飞起一脚,蹴在了阿里虎的胸口。“碰”地一声,阿里虎庞大的身躯就象断了线的风筝一般从马上摔了下来,一边往后飞,一边口里已经喷出了大量的鲜血,显然他的脏腑已经受了极重的伤害。
    他才刚一落地,边上的明军将士已经将之围了个严严实实,兵器指在了他的周身要害,使之动弹不得。其他的女真骑兵看到阿里虎在原来可以一击必杀的情况下被人所伤,立时变了颜色,几口刀同时急砍向了解惑。但此时的解惑却已经在那一踢之后借到了力,从容地闪过了那几口呼啸而来的利刃,然后藏于袖中的短刃再次落进手中,再次扑向之前的目标。
    因为受阿里虎这个首领被活捉的影响,又或是因为没了指挥的缘故,这次这些骑兵间的配合显然差了许多,他们还没来得及上前救援,解惑的短刃已经划过了那人的咽喉。鲜血顺着那人倒下的尸体流了一地,而解惑更是趁着这个机会继续向其他人发起攻击。
    没了阿里虎的指挥,身陷重围之中的剩余的七名女真骑兵又怎么会是解惑的敌手,很快地战斗就结束了,他们之中除了两人被解惑一刀断喉而死之外,其他五人尽都被活捉。
    所有的明军士卒都拿崇拜的目光看向这个看上去很是平常的少年,他让这些人第一次开始重视起唐枫这个从京城来的年轻监军,知道他的手下是有能人的。
    “唐大人,你的书童真是让人瞠目结舌啊,末将佩服得五体投地!”赵率教在女真人都被或杀或擒之后,才从保护圈中走出来,到了唐枫的面前行礼道。
    唐枫也是刚从适才的惊险一幕中回过神来,忙回礼道:“赵总兵你过奖了,若不是将士们奋力而战,他也不能这么容易就将人给拿下了。”话虽然这么说,但是赵率教他们却知道这不过是场面话罢了,若没有解惑的出手,这些女真的奸细可能早逃得没影了。
    两人正相互客气着的时候,那包括阿里虎在内的六名女真骑兵都被带到了众人的面前。赵率教满是怒气地看着他们,想到为了抓他们自己今天可说是丢了大人了,有近两百人战死,连自己这个主将都中了一箭,所以他自然不会轻易饶了他们。在盯了他们半晌之后,他才说道:“如今你们已经落在了我们手上,若是不想太遭罪,想死得痛快些的话,就将我们想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吧。”说到这里,他的神情一肃,看向了其中一人道:“你们是怎么混进来的?你们来此的目的是什么?”
    阿里虎虽然受了重伤,但是却依旧满脸的坚毅,立刻回答道:“南蛮子,我劝你还是省了这口气吧!我们身为大金的勇士,是不会向你们这些懦弱无能的南蛮子低头的,要杀就杀吧!”说着看了周围众人一眼,满是不屑。
    “你!”周同听到他对赵率教出言不逊,神色一厉,手一扬就抽出了佩剑往阿里虎的胸口刺去,同时喝道:“我宰了你个奸细!”
    他的剑还没刺到阿里虎的三尺之内,一柄短刃却已经从旁伸出,“锵”地一下架住了这一剑,周同抬眼看时却是解惑。“周将军,你是否太性急了?这人如此说话为的就是激我们杀了他,这样一来我们便只能得到几具尸体罢了。”唐枫镇定的声音传了过来。
    本来有些恼怒的赵率教心里也是一惊,立刻将心头的怒火压了下去,他怒视了周同一眼,怪他出手太过草率,然后才笑着对唐枫道:“唐大人说的极是,这几人活着可比死了的用处大的多了。……”突然他的目光一凝,看向了阿里虎的胸口。
    唐枫等人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阿里虎的胸口因为中了解惑的一脚而使得那件皮袍碎裂了,从而露出了他健壮的胸肌。在唐枫以为赵率教还好这一口之前,赵率教已经举剑挑开了他的前襟,露出了他毛茸茸的胸膛,以及上面的一块纹身。这是一只展翅高飞的雄鹰纹身,绣得很是精妙,就连那一只鹰眼,看上去也象是活的一般。
    看到自己的纹身曝露了出来,阿里虎的面色就是一紧,而赵率教的脸上却显出了释然的笑容:“我说怎么在我大军中你们都能来去自如呢,原来你们这五十人乃是建虏中最为精锐,也最是神秘的‘海东青’啊。看来我们留下你们的价值变得更大了!”
    唐枫对此很是摸不着头脑,但这时候却不是问问题的时候,他只能先将心里的疑问放起来,等之后有了机会再向赵率教请教。
    在让人挑开其余几人的衣襟,发现他们都有着和阿里虎同样的纹身之后,赵率教的脸上满是笑容,似乎这次死了二百多人,自己又受了伤却只杀了这几个敌人反而是一场大胜。他也不想再操练了,一声令下之后,便带着这六个俘虏和死伤的士卒返回了山海关。
    ps:第三更送上,求收藏和红票啊~~~~~~~~~
    第77章    “海东青”
    经女真骑兵这么一闹之后,明军原定的操练计划就从中而断,但是显然赵率教并没有为之而感到气愤,反倒是满心的欢喜,这让唐枫在旁看得很是不解,不明白他为什么在看到了那个纹身之后会有如此大的转变。但是因为之后大军开拔回城了,所以唐枫也只能将这个疑问先放在了心里。
    回到住处已经快是黄昏了,早有人送来了晚饭。但是面对着今天比过往更是丰富的晚餐,唐枫却没有多少兴趣,他现在的心里满是好奇,好奇地想知道这些女真骑兵的情况。在用过饭后,唐枫终于决定去赵率教那里直接问问他,怎么说自己也是如今辽东明军的监军,他应该不会对自己有所隐瞒的。
    来到了赵率教的住所时,那几个守在外面的亲军一见到唐枫和解惑到来都露出了以前所没有的崇敬之色。虽然他们中也有不曾随同出去操练的人,但却也从袍泽的口中得知了解惑今日的表现,对他们二人已经不敢怠慢了。一听唐枫要见赵率教,立刻就有人进去通传,其他人则是恭敬地对着唐枫二人行了一个礼,更有人用好奇的眼神不断地打量着解惑,让他很是不自在。
    不一会工夫,赵率教就迈着沉稳的步伐走了出来,一面请罪说:“末将出迎来迟还望唐大人谅解。”一面却是打量着解惑。显然在他的心里,如今唐枫的分量是远不及这个看上去年纪不大却武艺不凡的少年的。
    唐枫只是淡然一笑,在寒暄了两句之后便与之一同走进了住宅,到了外堂坐了下来。互相问候既罢,也喝了仆从端来的香茶,赵率教这才问道:“不知唐大人突然来见末将为的是何事啊?若是有什么事情要末将做的,只须让人带个话来便好,不必亲自登门啊。”
    唐枫心里暗骂他这是明知故问,今天自己到来除了那些女真人的事情难道还能有其他的事情吗?但他的脸上也是满含笑意道:“是这样的,本官见那几个女真人在之前被擒时不肯透露一切,所以特来问问将军你可需要我的帮助吗?”见赵率教有些疑惑不解地看向了自己,唐枫便继续道:“实不相瞒,本官曾是徽州府辖下的歙县县令,对盘问还是有经验的。如果赵总兵你拿他们没有办法的话,本官还能帮下手。”
    “多谢大人有此相助之心,但容末将说句丧气的话,只怕想要让这些人开口说话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末将只怕都有些为难。”赵率教有些无奈地说道。显然他话里还有一个意思,那就是说你一个当过县令的官员就更不会从他们的口中知道些什么了。
    对此唐枫早就有了准备赵率教会这么回答自己,虽然不知他这话是真是假,但还是顺着他的话问道:“哦?这又是因为什么?难道他们都是铁打的不成?他们究竟是什么人,会让赵总兵你如此丧气呢?”
    赵率教看了唐枫一眼,知道他想要知道的就是这一点,拐了这么大一个弯终于问出口了。想到他现在的身份是监军,而且今日能捉到这些人也是因为他身后的那个少年的缘故,所以赵率教便不打算瞒着他了,说道:“大人你可曾见到了那几人胸口的纹身了吗?”
    唐枫看他这么说显然是不会对自己有所隐瞒了,心里也是一喜,便老实地回答道:“不错,我见到了,那纹身是一头展翅的雄鹰,看起来倒是很精致。我还听你称呼他们为什么‘海东青’,难道这就是他们的名字吗?”
    赵率教点了点头道:“大人你说得很对,他们的名字便是叫作海东青。只是……他们胸口所纹的那一只不是普通的鹰,也是海东青。那纹身就是他们的标志。”见唐枫没有因自己的话而有所为忤,赵率教便继续说道:“这海东青乃是在女真人心目中是最为神圣的,可比之我们汉人的神佛。海东青在建虏话里的意思乃是万鹰之神,他们曾自诩为鹰之子孙,足可见其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了。”
    唐枫听他虽然已经开始对答自己的问题了,但更多的却只是在解释这种鸟类,而没有提到这些人,心里有些急切,便皱了下眉。赵率教看出了唐枫的心思,便继续道:“据说在数百年前,只有最为英勇的女真人的身上才能纹上这图案,所以这逐渐成了女真人中英雄的象征。但是到了宋时,那金国之人崛起之时情况却发生了改变。在那金国的大军之中就出现了这一支身纹海东青的人马,他们很是神秘,而且无论是骑射还是其他武艺都甚是精熟,就因为有他们的存在,金国才能以弹丸之地十多万人马而与辽宋等大国相抗衡,并最终灭了这两国。”这话让唐枫听得就有些不敢相信了,怎么这一支人马会如此厉害呢?
    似乎是看穿了唐枫心中所想,赵率教继续道:“这究竟是否属实,却已经无从考据了。但是在末将到了辽东之后却还是从当地的百姓以及守军的口中得知了那些女真人里确有这么一支队伍。而且之前的几次大战之中也曾与之交过手,但每次都以失败而告终。虽然杀了不少这些纹着海东青的人,但是我大明将士的牺牲却是数十倍甚至百倍于敌。”
    “那他们究竟有多少这叫海东青的人马呢?”听他这么一说,唐枫也不禁相信了,开始担心起这辽东的局势便问道。
    “不过五百人而已。但他们却是从女真各部中精心挑选出来的,不但身手了得,而且还会我大明的官话,所以他们最擅长的便是乔装而来探听消息。今天他们会突然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就是因为他们化装成了我大明的军队之故。”说到这里,赵率教还是心有余悸,如果不是运气不错的话,只怕自己和唐枫二人就命丧这些人的手里了。随后想起这五十三人的“海东青”不是被杀就是被抓,没有一人得以逃生,他又很是兴奋:“今日能将这干人尽数留下,却只死伤了三百来人,对我们大明的将士来说已经是不可多得的大胜了。之前最多的一次,我们也不过是杀了他们二十来人没,但却有三百将士因此而丧生。今日和那次比起来,实可说的一场大胜了,所以末将在此要多谢这位小兄弟的出手相助。”说着他朝解惑拱手为礼。
    一直以来,对这个和唐枫并不友善的人解惑是有些敌意的,现在他突然对自己行礼,让解惑有些不适应了,好一会儿才还了个礼,道:“什么人要是想伤害到公子,我都会尽全力去对付他的,所以赵总兵要谢就谢我家公子吧。”
    听了这话,赵率教的心里打了个突,心说好在我所安排的人因为这些女真人的缘故而没有出手,不然可就遭了。可他还是笑道:“这位小兄弟忠心护主,实在是让人钦佩啊。”而后就立刻改变了话题,继续为唐枫介绍“海东青”:“能够被召进‘海东青’这个队伍的都是建虏中最为了得的年轻人,而一旦进了其中便是最高的荣誉,代表着自己的一切都已经属于了鹰神,所以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没有投敌这一说。至于被抓获的人,也都绝食以对,不肯吐露半个字。今日我们虽然拿下了六个人,但是要想他们开口却依旧很难。当年末将曾试过对一个被活捉的‘海东青’之人用了酷刑,但是三日三夜酷刑之后,末将所得到的也不过是一具尸体而已……”说到这里,他不禁有些丧气地叹息了一声。
    “看他的说法,这海东青和那后世的什么‘基地’组织可真象啊。不过连本.拉登最后都被射杀了,难道我还想不出一个对付他们的办法吗?”唐枫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判断。随即他便说道:“或许你们所用的法子并不好,不若带我去见见这些人吧,说不定我会有法子让他们愿意招供呢?”
    赵率教满是不信地看着唐枫,摇头道:“这些人的意志很是顽强,虽然如今已经有人对他们用刑了,但是现在显然是不可能让他们屈服的。而且末将也不以为能从这些人的口中得到什么我们想要的情报,如今我大明只求守住这些城池要塞,可没有余力去攻打女真人的所在了啊。只要这些人没有将他们所得到的情报传出去,对我们来说已经是好事了。”
    唐枫看了他一眼,说道:“你错了,如果真能让这些人开口的话,我们绝对能从这几人的口中得到一些有用的情报。比如他们是怎么到的山海关外?又或者是他们是怎么寻到将军你所指定的操练所在的?显然他们此来就是为了刺杀如将军这样的军中领袖以打击我大明守军的士气啊。若我没有猜错的话,只怕这山海关中就有他们的人存在!”
    “这……”听唐枫这么一说,赵率教倒也产生了怀疑,如果说对方是听到那处有兵马之声而临时起的心思的话,似乎太说不过去了。因为从声势上来看,明军这么多人也不是他们这五十多人所能应付的。而且更让赵率教有点怀疑的便是,怎么他们会来得这么及时,要知道今天自己会去城外操练完全是一时兴起,要说这是巧合,赵率教是怎么都不会信的。“莫非我的左右有他们的人?”突然一个想法冒到了他的脑海之中,赵率教不禁看了看自己身边的这些人,心顿时提了起来。
    第78章    今为古用
    这是处在山海关军营中间的一个小屋,四周都是大明的将士,其外也有上百的士卒看守,这里就是看押那些在战场上被活捉而有价值的敌方将领或是被捉到的细作的所在了。身在数万大军的包围之中,又有门外的上百人手看守,即便对方本事再大也没有逃跑的可能了。
    经唐枫适才一番话的提醒之后,赵率教终于有些松了口,他决定带着唐枫一同来此看看,要是他真能让这些女真人开口的话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反正他对这几个活捉的人也没抱太大的期望,“海东青”的人他捉过好几个,但没有一个会在被擒之后吐露什么消息的。而且从唐枫并不明确的话里还让他听出了一件事情——或许在山海关的守军之中有着女真人的奸细,这可就是一件大事了。所以这次赵率教决定带了唐枫来看看这几个女真人。
    在几名士卒的带领下,唐枫、赵率教和解惑三人来到了一间全部由巨大的石头堆砌而成的小屋之前。看到这坚固的小屋,唐枫也不禁心中佩服这些行军打仗之人的心思缜密。看情形那些被关进去的人想要离开这个房间都很难了,更别说逃走了。
    见是赵总兵带了人来,那守在门前的明军立刻就行礼问好,然后帮着他们打开了那道厚重的铁门。三人进去之后,门便被那士卒又关了起来,这让唐枫心中更为佩服,这举动已经到了一定等级的现代安保了。
    里面并不大,大概在三丈到四丈方圆之间,除了几张椅子和一张长桌之外便是一些绳索了。而在几面墙上则树着好几个木制的架子,其中的六个架子上正绑着阿里虎等六人。他们的社体被绷得笔直地用铁链锁在架子之上,而在他们的四肢等可发力之处还缠绕着牛筋所制的绳索,让他们纵然全力挣扎也难动分毫。此时这六人都被脱光了衣服,身上还有着无数的伤痕,其中有旧伤,也有被擒拿之时的新伤,而其中最新的便是一道道的鞭笞之痕,显然这里的看守没有忘了要好好“招待”他们。但是这六人的面容却是一片平静,似乎被绑在这里并不是一件难受的事情。
    “怎么样?老东,对他们可用了刑了吗?他们可有说了什么?”赵率教问屋中看着这六人的其中一名伍长。此人四十岁上下年纪,满脸的横肉,左边脸颊之上还有一道刀疤,让人一看就产生畏惧,他在这石室中已经看了好些年了,算是这里的牢头了。当然这属于明知故问了,这也是上位者的一种姿态。
    听到赵率教的问话,“老东”立刻恭敬地回答道:“他们这几人在被押进之后就闭眼等死,不曾说过一句话。而且他们身上也带着伤,小的不得将军的命令只敢用些小刑,不过是鞭笞了数次而已。但是他们却连痛都没有呼上过一句。”说到这里,他有些无奈地补了一句,“而且他们与之前关押的‘海东青’一般,不肯吃喝一点东西。”说着他看了一眼赵率教,生怕这位将军有火冲自己来。
    赵率教并没有怪责他,这些反应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了,今天他来这里也是因为有唐枫的关系,所以在皱了下眉之后,他便对唐枫一笑道:“唐大人,现在你看到了,这些人已经一心求死了,即便我们用诸般大刑到他们的身上也不过是白费气力。”说着他又指了指那“老东”道,“他叫东贤城,算是军中的老人了,刑问还是很有一手的。他若没有了办法,其他人只怕也很难让他们开口了。”
    在他说话的时候,唐枫却是在仔细地观察着那六个人,发现他们虽然在年龄上有大小之别,但是表情却全都很是坚毅,显然赵率教他们说的没错,“海东青”一旦被活捉就只是求死。但是唐枫却还是发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其中一个最是年轻的女真细作的嘴角在听到赵率教说他们用刑也不过是白费之后微微上扬了一下。虽然这个动作很是细微,不仔细看完全发现不了,但唐枫却还是看到了,同时他也有了一点希望,显然这些人并不是完全与外界断绝了联系,真的将自己当做了一个死人,他们还是在注意着自己身边之人的谈话的。“既然他们还有感觉,还会得意,那就还有七情六欲,那我就一定能找到办法来对付他们。”唐枫在心里不断地转着念头,突然就想起了自己在以前所看过的一本不知道哪里找来的黑皮书。
    那书里写的就是问讯的方法,除了对身体的酷刑之外,更重要的便是在精神上的折磨。只可惜当时自己看这本书时不是太过在意,时间也隔得有些长了,所以一时记不起来了。可他却还是记得其中有一个章节曾提到过除了伤害人的身体之外,对精神的摧残也是酷刑的一种方式,而两者要是加在一处的话,效果就更为明显了。于是这让唐枫有了一个决定,那就是改对肉体的用刑为精神上和肉体上的同时用刑。在对东贤城微一点头以为示意之后,他才对赵率教道:“赵总兵,可否让人找一些蜡烛、油灯和火把来?”
    赵率教等在一边看唐枫想法子已经有些不耐烦了,突然听他这么一说也是一愣,随后便奇怪地道:“唐大人要这些东西做甚?难道这囚室还不够亮吗?”
    “不,我不过是想好好地招待这几个人罢了。”唐枫指着这几个女真人冷笑道。
    虽然心中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拿这些东西来使手段,赵率教还是让东贤城出去取了火把等照明之物。在唐枫的指挥之下,几名士卒便将那些火把、蜡烛和油灯全部围在了那名最为年轻的“海东青”的周围。唐枫在看了之后,满意地点了下头,之后又道:“将其他五人都带别处看管吧,这里只留此人一人受刑!”
    “大人,如此恐怕不妥吧?这里可是最安全的,若是换了地方他们跑了怎么办?”赵率教还没有提出异议,那精于用刑的东贤城便立刻说道。

章节目录

重振大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路人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路人家并收藏重振大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