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敏好半晌后才算是恢复过来,看着城头的那尊威力惊人的大炮,他知道若真要强攻的话,只凭这么一门炮是抵挡不住发起全面进攻的旗下勇士的,但是这会让自己折损多少人马就不是他能够预料的了。“明人从哪里寻来了这么厉害的武器?我该怎么破他呢?”阿敏在示意大军暂时退回之后,便在自己的营帐中仔细地想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亲信折尔古走了进来,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道:“贝勒可是在想着如何应付那尊火炮吗?”在看到阿敏肯定地一点头后,他便是一笑:“贝勒我却认为你根本不必想着如何应付这火炮,反而可以利用它。”
    “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阿敏惊诧地看向折尔古,虽然他知道论智谋的话此人只比自己为高明,但却也难以信服他的这句话。
    “贝勒难道忘了大汗着你带兵前来锦州的目的了吗?现在不正是有个很好的借口带兵退回去了吗?难道贝勒真想要让自己旗下的人马为了那个害死你父亲的人而战死吗?”因为营帐中只有自己二人,而在帐外看守的又都是阿敏的贴身亲信,所以折尔古说话很是直接。
    阿敏一愣之后,脸上露出了了然的笑意:“你说的不错,只是这么快就退军的话,无论是对这些一心立功的勇士还是大汗以及其他的贝勒都交代不过去啊……”
    折尔古道:“所以贝勒只需要先退出几里地,以防汉人的火炮再杀伤我们,然后再以寻找破这火炮的办法为理由拖延一段时日,到那时对大汗就能有个交代了。”
    “好,就按你说的办!”阿敏心里还真的不想替自己的杀父仇人办事,虽然此人是自己的亲叔叔。而且在金国之中,无论你的身份多么尊崇,若是手上没有足够的实力,是不会得到别人的尊重的,他可不想落得和自己父亲一样的下场。
    看到自己这一炮不但轰杀了好些金兵,炸碎了那两架极有威胁的投石车,还逼得金兵后退了数里,这让唐枫大喜过望。早知道这门大炮有如此威力,唐枫早就将它用上了,不过可惜城里只有这么一门红夷大炮,而且也发不了几炮了。所以唐枫将心里冒起的趁胜追击的想法给压了下去,命城上的人小心在意后便和王凯下了城去了。
    好不容易见到攻城的金兵退却了,唐枫便拉上了王凯等几人在自己的房中华饮酒庆祝起来。对他们来说能放松一下自己紧绷的心弦也是必不可手的。就当唐枫他们酒至半酣的时候,吕岸突然走了进来报说:“大人,那王化贞突然上门来了。”
    自从那次将他给捉了个现行之后,此人就一直躲在自己的宅院之中不敢与将士们照面,唐枫也知道他是既羞且惭不敢见人,便也没有上门去见他,不知道他此来所为何事。虽然心里有些奇怪,但王化贞毕竟是自己等人的上官,于是唐枫就放下了酒碗和王凯等人一道出去迎他。到了门外就见王化贞穿着一身官服与众人格格不入地对视了一眼后道:“原来王参将你也在此啊,那就太好了,我正有要事想与你们商议呢。”此时的他一点都看不出当日被捉到时的狼狈,反而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
    唐枫和王凯相互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点疑惑,不知道王化贞怎么就会突然变得如此强势了。要知道在之前的一段时日里他可是可着劲地讨好着众将领的,怎么现在被人抓住了痛脚反而变了态度呢?虽然心里存着疑问,唐枫等人还是将王化贞请到了屋中。在见到堂上放着的几样酒菜时,王化贞的眉头便是一皱:“几位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这里的一切是唐枫安排的,自然便是由他来解释了,所以唐枫一面请王化贞上坐,一面解释道:“王大人最近有恙在身所以不知此事也很正常,那来犯的建虏暂时退了兵,下官想着王将军等人守城辛劳,所以便设下一点薄酒慰劳他们一下。”
    “建虏被击退的消息本官也已经知道了。”王化贞皮笑肉不笑地道,“本官来此也正是为了这事。想不到几位大人偶获小胜就如此自满,这可不好啊。”他的话里带着浓浓的官腔,使得几名将领的面色一沉,若不是他的身份太过特殊,这些人就要出口骂人了。
    唐枫没料到王化贞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也愣了一下,然后才笑着道:“那大人的意思是什么?难道敌人退了我们不能稍作庆祝吗?”他的笑容已经带着一点勉强了。
    “击退了敌人当然应该庆祝,但据本官看来他们这次退兵可不是唐大人你所说的被击退的,而只是暂时退却。我们若是在这个时候就放松了警惕之心,只怕锦州城就危险了。到时候不光是你们,就连本官也会遭到牵连!”王化贞看着唐枫寸步不让地道。
    “你……”其中一名将领见他如此说话,心中怒气勃发,便想开口,却被王凯一眼给制止了,只能狠狠地瞪了王化贞一眼,王化贞对此却是视而不见。
    唐枫强自压下怒气,问道:“那依着王大人你的意思,却是要我们怎么做呢?”
    “当然是趁胜追击了。趁着建虏退兵立足未稳之时,派兵出城打他个措手不及,这样不但能守住锦州,还能立下大功,怎可在此坐看着机会流逝呢?”
    “大人你就不怕这是女真人以退为进的诡计吗?论兵力,我们不过他们的一半,而且他们多是骑兵战力远胜过我们,我们如何能出城去攻?”王凯也忍不住了,大声问道。
    “本官看你们是贪生怕死,如此大好的机会都白白的浪费了,看来你们在孙承宗的麾下果然是磨得连一点锐气都不剩了,如何能保我疆界。如何能杀敌立功?”王化贞见王凯居然敢这么对自己说话,脸色陡然一沉,立刻就摆足了官威说道。
    唐枫心说就凭你这点本事,就算是有一百个都无法与孙承宗相比,却敢在这里大放厥词,但他却也不好真的说出来,只得道:“王大人,你我本就不擅用兵,我想王将军他的话总是有些道理的……”
    王化贞却连唐枫的话也不理了,只是道:“如今本官是以辽东经略之身来令你们即刻出城杀敌的,若是不肯领命的话,那就休怪本官无情了!你们好好地想想吧!”说着也不看众人的神色,一甩袖子就转身离开了。
    “这……他到底在想什么?”王凯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王化贞,都说不出话来了。
    唐枫也觉得他的这次态度的转变太过怪异,只能在那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对王凯道:“如今他说出如此重话,只怕我们怎么也要遵从他的意思做点什么了,不然到时候你和麾下的将士们可吃罪不起啊。此人当年就是个急进之人,不然也不会使广宁陷入敌手了。”
    正当唐枫在与王凯他们谈论着如何处理此事的时候,王化贞的心里却是一阵窃喜,看来如此一说自己的名声就能保住了。其实他何尝不知道以城中的这点人马根本不是城外金兵的对手,但为了自己的声名,就只能让这些人拿命去拼了。
    在之前想要逃离锦州城而被逮个正着之后,王化贞就一直在房中想着能掩盖自己临阵脱逃恶名的办法。在今日听闻金兵后退时他就想到了办法,那就是强命守城的将士们杀出城去。如此虽然可能会丧生许多的士卒性命,甚至会使已经守住的锦州城丢失,但却会给人一个印象,那就是他王化贞是一心想着杀敌的,那就不会再有人去想之前的逃逸举动了。至于锦州城得而复失,他大可借口朝廷派来的军队来得迟了或是王凯等人的用兵失误,反正只要自己能够获得利益,管其他人的死活干什么?
    而且若是他们坚不肯出兵,王化贞也大可上表参他们,到时候他们的话可就没有人会信了。想到自己这个计策的成功,王化贞的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将这些人都摆平了之后,我就能真正掌握辽东的一切了!”
    第127章    险招
    “王将军,唐大人,这金军兵力和战力都远胜于我们,若是真依了他的话,只怕不但我们会折损许多人马,就连这锦州城只怕也会保不住啊。”一名心直口快的将领终于忍耐不住了,在唐枫他们拿不定主意时说道,“若是这样的话,到时候苦的还是将士们,我们怎可如此草率地下这个军令呢?”
    唐枫看了眼王凯,知道他的想法与此人一样,便叹了口气道:“但是王大人如今却是给我们下了军令了,若是不照着他的吩咐做的话,只怕到时候你们也免不了受到责难,即便守住了城池他也会向朝廷进言问你们的罪的。想不到此人表面上看来很是平和,原来心里却如此狠辣,为了自己的声名居然要逼着将士们去死。”
    “唐大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几名尚不知道王化贞之前丑事的将领好奇地问道。
    王凯的眼睛一亮,他已经明白了唐枫此话的用意了,那就是将王化贞尽量的丑化。而现在的事实是根本不需要造谣就可以让王化贞形象在将士们的心里彻底的变成一个丑角,于是他就将之前唐枫转告自己的事情说了出来。听了这话之后,众将士果然是义愤填膺,大声咒骂了起来。
    这一切看在唐枫的眼中,他知道自己终于忍不住要对王化贞下手了。此人一来辽东唐枫就猜想自己与他或会起冲突,所以虽然前段时日此人对自己很是恭敬他也没有因此有交心之念。就这样还让他当了枪来使,害了孙承宗。在发现此人居然在敌军围城之后就想着临阵而逃时,唐枫更是对其为人鄙夷到了极点,为了辽东不被这样的人给害了,唐枫对他便产生了杀机,这与之前他对歙县汪家所产生的杀机一般无二。
    唐枫可不是什么君子,他更不屑于用君子的手段来对付象汪家和王化贞这样的小人,所以在他对王化贞起了杀心之后便开始考虑如何对付他了。今日王化贞的这番话,正好给了唐枫一个除掉他的机会,就算不能真的杀了他,也要他在辽东无法立足。而随着金兵的退却,以及将领们对其的愤恨,唐枫已经不怕将王化贞想临阵脱逃的事情说出来了,现在这么做不但不会影响军心,而且还可以拉到不少的同盟者。
    其他的将领对此当然一无所知,他们还在骂着王化贞的无耻:“他一见了危难就想逃离,而今我们有了将敌人击败的机会了他就又想着害我们已经抢功了,此人不除,我们辽东势必难以稳固!”看着群情激奋的众将领,王凯想要劝一下,却发现唐枫并没有这个意思。经过这几日来共同守城时的表现,王凯对唐枫已经有些佩服了,虽然这个人对守城之道还不是太过明了,但是他能做到与将士们同甘共苦,这正是将士们所看重的。而论起这种在背后算计人的勾当,王凯自认是不会的,所以既然与唐枫站在了一起,他自然想要看他怎么说了。
    在听众将领骂了好一阵之后,唐枫才道:“现在大家都知道此人的卑鄙了吧?若我们不肯听从他的意思而出兵的话,只怕到时候他为了自己的名声必会对你们不利的。所以我们应该想个法子来对付他,只要将士们上下一心,我想即便他是辽东经略也难奈我们何。”
    “唐大人,我们只知在沙场上与敌交锋,这说到用计可就不行了,不如你来给我们想个法子吧。”王凯连忙提议道。其他人此时已经将唐枫当作了自己人,也都纷纷附和道。
    唐枫一笑道:“那就需要各位做个见证了。我乃是军中监军,有权向朝廷上奏,只要将他王化阵临阵脱逃之事上奏朝廷,他恐怕不被定罪也难在辽东立足了。不过论官位他远胜过我,我一人还不足以取信朝廷,必须要各位将军一同来做个见证!”
    “好,只要唐大人吩咐一声,我们一定为您作证!”那些直爽的汉子立刻就答应了下来。唐枫满意地点了下头:“有你们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不过为了防他拿此次你们拒不出战来作文章,我们还是得有所行动的。”
    “这可难了。失去了城池的的依靠,我大明的军士与建奴确是有着差距的,何况在兵力上双方也差得太大了。”王凯皱眉道,他可不想自己麾下的人马有太多的折损,特别是这种根本没有价值的损伤。
    唐枫却是一笑道:“这一点你们大可放心,我也不想看着将士们白白就因此人的一句话而遭到伤亡。”这话是出自唐枫的真心,而不是他用来买好这些将领的。他之所以在之前下了决心对付王化贞,就是为的这个缘故。在唐枫看来戍守边疆的大明将士们已经为这个天下付出了太多了,实在不该将他们的性命当作自己的筹码。
    这话引来了众将领满是感激的眼神,所有人都静等着唐枫之后的法子。在略一整理思路之后,唐枫才道:“各位应该注意到近两日的天气了吧,每当夜幕降临之后,我们这里总是乌云盖顶,昨夜还下了一晚上的雷雨。我想这便是我们的一个机会了。”
    似乎是为了映衬唐枫的说话,天上居然就传来了一阵阵闷雷。众将士虽然知道此事,却不明白唐枫话里的意思,都拿眼睛不解地看着他。“我曾问过常守辽东的士卒,他们说这里以前还真不曾遇到过这样的古怪天气,那就说明建奴对此也是不会适应的了。我们便借着这次的雷电和黑暗出城夜袭建奴大营,将他们逼退!
    “有了建奴退军的事实,以及我们杀敌的凭据,我想他王化贞便是想要对我们不利也找不到任何借口了。而到时候我们就向朝廷上奏,将他临阵脱逃之事说出来,他便无法再在辽东立足了。”唐枫说完便看向了众人,征询他们的意见。
    过了好一会后,那些人中才有一个道:“我们的人马也不惯于夜战,而且这两日的夜里总是漆黑一片,恐怕无法真正对建奴造成大的损伤啊。大人你可有什么良策吗?”
    唐枫看了他一眼,脸上露出了欣赏之色,想不到此人一眼就看出了自己这个策略的关键所在,便笑着对他们道:“这一点你们大可放心,这次本官并不打算派出太多的人马出城去,而是打算以小股人马的袭扰为主。但是只要这次的行动够凌厉,也一定能使建奴感到惊慌失措,从而被迫退军的。”
    这一说,众人都来了兴趣,忙询问究竟是何手段。唐枫却卖了个关子:“待到天擦黑后,一切都会有一个分晓了。现在我却有一件事情要吩咐你们去做,那就是将军中那些武艺高强的士卒去找出来,然后再寻几名百步穿杨的好手,此次行动全部要靠他们了。”
    众将领在问了几次都得不到答案后,只能满头疑惑地去按唐枫的吩咐行事了。待他们走后,唐枫将吕岸叫了进来,上下仔细地打量起他来,看得他终于忍不住了道:“大人,你有什么事就吩咐吧。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唐枫呵呵一笑道:“我只是想看看你究竟能否代我指挥几百人出城袭敌。这是本官在辽东的第一战,可不能失了手啊。”吕岸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他虽然武艺还算不错,但就排兵布阵来说却很差,只能算是略通兵道罢了。见他一脸的茫然,唐枫便小声地将自己想到的用来对付女真人的法子说了出来,然后看着他道:“依你看来,此战能否成事?”
    心惊于唐枫居然会出此险招,但随后吕岸又觉得这确是一个不错的法子了,便道:“大人,你这法子虽然有一定的风险,但大可一试。而且若是今夜的气候真能如你所说的一般的话,属下有八成把握能成功!”
    有了这个锦衣卫好手的肯定,唐枫便又多了几分胜算,笑着道:“那我锦州城能否守住便要靠你了。若是此事可成,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接着唐枫便来到了军需官那,问他要了两三百套完全暗色的衣物,之后便来到了军营之中,此时那些将领已经把自己麾下身有武艺之人给选了出来,足有五六百人。见人数过多,唐枫便命其中一些自以为技不如人的军士离开,然后才对着剩余的两百多人说出了自己的打算。出乎唐枫的预料,那些人听到这个冒险的行动后并没有一点胆怯的意思,反而个个摩拳擦掌地道:“大人,我们一定会让建奴知道我们的厉害的。”
    于是当天色完全暗了下来之后,这一群人便换上了黑色的夜行衣,在吕岸的带领下来到了城头,通过绳索坠到了外面,朝金兵的大营方向摸了过去。
    唐枫看了一眼城外漆黑一片的天空,心里开始祈祷道:“无论如何这办法一定要成功啊。”
    ps:昨天看了我期待书友的书评,说俺所写的红夷火炮的威力太大。俺承认的确有些夸大的成分,但是历史上由荷兰人所造的红夷大炮的确威力很强,比起那时代的其他大炮要强上许多。俺在这里就摘一段资料吧
    红夷大炮最突出的优点是射程,对重型火炮而言,射程是衡量其性能的重要环节,即使现今也不例外。明朝自制铁火铳的最大射程不超过三里,而且要冒炸膛的危险;而一般三千斤的红夷大炮可以轻松打到七八里外,史籍记载最远可达十里!十里相当于现代五公里多,相当远了,曾经对这个数据产生过怀疑,但是西方的同类型火炮的性能证明了这个数据是准确的(当时西欧各国已有领海这一概念,当时的领海是以海岸火炮的射程来定的,16世纪末期的领海是三海里,约合五点五公里)。远射程的红夷大炮结合开花弹,成了明朝末期对抗后金攻城的最强武器。当时的战法为:将后金的骑兵诱入城头红夷大炮射程,然后用开花弹集火射击,效果显著。
    从上面的叙述来看它的射程是足以从城头打中对方的大营了,可能在杀伤上稍微夸张了点。至于搬上城头一事,俺是有些欠了考虑,是在写的时候突然想到之前还有这门炮的才拿来一用,但之前又没有交代过它,所以只能让黄巾力士出手了,抱歉~~~~
    最后多谢我期待的意见,因为有你们的评论才能使俺把这小说写得更好更真实。
    第128章    雷雨夜的突袭
    天地间一片黑暗,随着那一阵阵的惊雷,豆大的雨点也从天上砸了下来,砸在了地上,溅起了点点水花。就在如此恶劣的天气环境下,两百多条身影踩着雨水向着锦州城北数里处的金兵阵营而去。
    金兵后退了数里,才在一处开阔地安下了营寨,四下里也安排下了不少的卫兵。虽然与明军作战以来他们一直是处在攻击的一方,可是小心无大过,折尔古还是安排了数十名军士站在营寨的四面看守着。这是作为将领应该有的想法,但对这些守在营外的女真骑兵来说却是一种折磨了。其中两名守着南面的士卒便在连天连地的雨中发起了牢骚。
    “这么大的雨我还从未见过呢,想不到今天晚上我们这么倒霉得淋着雨站在这里。”
    “谁说不是啊,贝勒也真是的,既然已经决定要退军了何必还让我们滞留在这里呢?”
    两人一边抖着身体将蓄在身上的雨水抖落在地,一边小声埋怨着。他们两人就是没有发现已经有三个人佝偻着身子慢慢地已经摸向了自己的跟前。天毕竟太黑了,除非你知道前面有人会来,否则想看到那隐在黑暗中的人是很难的。
    吕岸与两个好手趁着他们说话分心的当口便摸了上来,就在空中闪过一道霹雳的时候,三人就如猎豹一般蹿了上去,手中的利刃很准确地割中了那两名正说着话的哨兵的咽喉。
    “呃…….呃……”因为气管被割断的缘故,那两名金军哨兵只能在死前发出极其细小的声音,在雷声的掩盖之下,根本无法传出去。将两具已经失去了生命的尸体慢慢放倒在地之后,吕岸等便继续摸着黑潜进了金军大营之中。过不多时,后面又摸进了许多的黑衣人,他们都是以三五人为一组,相互间也不说话,就向金军的各个角落里摸了过去。
    而在营外不远处的一个高地之上,十多名手持强弓的黑衣人也在静静地俯瞰着军营,他们每人的手上都扣着数支羽箭,明亮的双眼在敌人的营盘里四处逡巡着,等着那一点点的火光的出现。其中那才刚被招进军中的赵全更是满眼的兴奋,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出击。
    吕岸等人慢慢地摸了上去,突然几人便听到了一阵沉重的脚步声,显然是金兵的巡逻队伍在朝着自己的方向而来。因为天下着大雨,火把点燃了也会被雨淋灭,所以他们并没有照明之物,只是根据自己的记忆向前走着。反正在自己的大营之中,这些人也并没有多少的小心,更有几人还像门口的那两名哨兵一般在低声地和同伴抱怨着这天气。
    “咔嚓!”天上亮起了一道闪电,这一行十多人的巡逻队伍就着亮如白昼的闪电看到了离自己不远处的那一个个蹲伏在地的黑色身影。“什么人?!”其中几个反应快的人大声问道。但他们的话才刚出口,他们的四周那些原来一动不动的黑衣人便扑了上来。在他们还没来得及做下一个动作之前,就有一把把的利刃砍进了他们的要害。
    斥骂声,惨叫声响了起来,但是却被随着这道闪电之后的雷声给掩盖了,除非是留意这里情况的人,否则不会有一个人能从震耳的雷声中听到那点惨叫。当隆隆的雷声停歇之后,金兵的阵中再次陷入了沉寂,就好象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次的刺杀一般。
    所有的黑衣人在来这里之前已经得到了唐枫最郑重的告戒:“若是想要杀敌而自身不受到伤害的话,你们要做到足够的小心和耐心。抓住每一次闪电出现的机会,将那些没有准备的敌人杀死。而当黑暗再次出现的时候,则要紧记隐藏自己的身体,不让任何一个敌人知道你的存在!”虽然当时他们不知道唐枫如此说的用意之所在,但在杀了这些金兵之后,他们已经知道了这样做的好处,他们已经变得更为沉着了。
    雨越下越大,吵的已经睡去的阿敏也醒了过来。突然他的心里一动,似乎感觉到有一种说不出的危险正在朝着自己逼来。这种危险到来之前的感觉是他多年打猎,在沙场上几番生死才养成的,对这感觉他向来很是信服。所以一旦产生了危机感后,他便走到了自己的牛皮帐外,对立在两边的亲兵道:“命人小心着点,今日天色太暗,小心那些南蛮子来偷袭。”
    那几名亲兵立刻就答应了一声,其中两人拔腿就往负责巡查和安排哨兵的军帐处走去。他离开了阿敏的中军主帐向角落处走去时,突然也感觉到情况有些不妙,四下里除了雨声似乎还有其他的声音。不错,是呼吸声!他刚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天空中便闪过了一道雪亮的闪电。在这道强光的照耀下,他吃惊地发现在自己的身边居然伏着十多条黑影。“敌人真的摸进来了!”这个想法才在他的脑海里出现,几道劲风就往他的身上砍来。
    他身为阿敏贝勒的亲兵之一也是有着一身不俗的武艺的,所以反应很快,在兵器加身之前就往边上避去。他明白在着伸手不见无指的情况下,只要自己能避过这一刀,便能保住性命,然后自己就能通知军中的人有敌来犯了。但他却浑然忘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只要自己大声叫嚷,就算不脱离战斗也能引来军中其他人的注意。
    就是这一念之差,使得他不但无法如愿地通知到其他人,而且也没有保住自己的性命。因为他面对的不是一般的明军士兵,而是更擅长于近身搏斗的人。他才一闪身,就有人上前缠住了他的双脚,然后随着一阵从小腹处传来的刺痛以及一只捂在他口上的手,他在挣扎了两下之后便陷入了彻底的黑暗之中。
    金军营中的暗杀还在继续,明军往往都是在闪电之后突然暴起,将附近的敌人砍杀。他们还不怕自己人会遭到误伤,因为在来前他们就已经定下了办法,只往那些脑袋后面拖着粗长辫子的人下手。在短短的半个时辰里,这些黑衣人已经砍倒了上百名的女真人,而他们自己的伤亡却还不曾出现。
    阿敏在回了自己营中躺了好一会后,突然觉得有些奇怪,怎么没人来向自己回禀呢?既然自己命人去传令了,那些将领就应该回一声啊,而那去传令的人也不见回来,这让他心里的不安更加重了。终于他一跃而起,来到了营外道:“点起火把,随本贝勒在营中巡视一下!”那些守在他帐外的亲兵虽然心里不愿,却还是领了命,有人点起了火把。
    当这点点火把出现的时候,在营外的那些弓箭手就立刻提起了精神。但是随即他们便丧气地发现那几点火光离着自己太远了,恐怕以自己的本事很难一矢中的。的确,金军有着数万大军,这中军大帐自然是在中间的,离着最外面的高处是有着三五百步的距离的。
    “不好,若是建奴的军中点起了灯火,只怕进去的兄弟就会暴露了。”其中有人不安地道。但是他们却没有人能在这么远的距离将那些手持火把的金兵射杀,只有希望这些人在发现自己兄弟之前进入到射程吧。
    但是这些人却没有发现,赵全的眼中却是信心满满,他已经将五支箭扣在了手上,然后张开了弓。在闭上一只眼瞄准了之后,他的手一搭,一放,只听“嘣嘣……”一阵的弓弦轻响,五支箭便直射了出去。直到这个时候,众人才惊讶地叫了一声,生怕这几箭暴露了自己等人的位置,引来金兵的围杀。
    吕岸等人见到那处的火光时也是心中忐忑,一旦被光照到的话,自己等人可就完了。但他们也知道那处的距离太远,安排在外面的神箭手很难射灭这些火把,于是他们一咬牙就打算趁着敌人还没有留意的当口掩杀过去,将那些持火把的人给除掉。
    不想他们还没有到地,就听到前面传来了几声惨叫,那几支火把就掉到了地上,金军营里再次陷入了黑暗。
    “不好,有明军偷袭!”立刻就有人知道了事情不对,大声叫了起来。这一声喊罢,军营中正在休息的金兵就都炸起了锅,有人拿起兵器就从帐中冲了出来,但是四下里除了雨声之外并没有发现敌人的踪迹。也有人慌手忙脚地点起了火把,虽然不少火把在暴雨的冲刷下刚点燃就熄灭了,但还是有几支火把点了起来。
    可是他们一点燃火把就成了黑暗中的活靶,几支利箭突然射了过来,将那几人射倒在地。火把没了人持着便落在地上,被雨水一泡就完全熄灭了。
    一时间,整个金军营中乱作了一团,他们不怕与敌人面对面的战斗,但像现在这样的情况却是他们所不能接受的,人往往对未知的事物有着一分畏惧。有人已经拔出了刀四下里乱砍了,他们只希望用这种暴力的方式来宣泄心中的恐惧。
    见到这情形的吕岸等人便知道事不可为了,便趁着金军乱作一团,又没有光亮的当口慢慢地退了出去。
    在又过了半个时辰之后,他们这一行人便已经远离金军大营,返回了锦州城。
    当天色亮起来的时候,阿敏满是不可置信地看着营中狼藉的一切,上千的尸体倒在了地上,但是却没有一个是明军的,他们的脑袋后面都拖着一条丑陋的辫子……
    第129章    危城时刻
    下了一夜的雷雨到了天亮之前终于停了下来,太阳也很合时间地从云层里钻出了身子,照在了那满是泥泞、鲜血与尸体的地面之上。阿敏与麾下的一众将领看着这一切时比之看到昨日红夷火炮轰中自己骑兵时的脸色更为难看。这里倒着的尸体居然都是他们的金兵,除了那些被人突袭一到致命的哨兵和巡逻之人外,其他大半人都是在黑暗中金兵自相残杀而致,还有不少的金兵受了伤正在营边裹着伤口,军中的士气低落到了极点。
    “真真是岂有此理!”阿敏恼怒地喊道。自从他上沙场以来,还没有吃过像今天这样的大亏,以前虽然有有过失败,但是却没有像这次这样的莫名其妙,连敌人的影子也没有发现就损失了上千人,这在他看来不啻于是奇耻大辱。其他的人见贝勒爷发了怒,都不敢说什么话,只是每人的脸上都不好看,有心生愤恨的,也有惊魂未定的。想到如果昨天晚上是自己轮到守夜的话,只怕自己就是这些尸体中的一个了,那些普通士卒的脸上就满是惧怕之色。
    这些人的反应都落到了折尔古的眼里,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劝说阿敏了。过了良久之后,他才说道:“贝勒,经昨夜受袭之后,我们的军心已经动摇了。以我之见,贝勒还是退兵为上,也好保存实力,以为今后之用啊。”在众人的面前,他只能隐晦地点一下。
    阿敏呼哧地喘了几口粗气,然后冷笑道:“这些南蛮子半夜来袭,杀了我上千人,但却没有留下一条尸体,你居然让我忍下这口气退兵回去?那我如何向这些勇士和他们的家人交代?如何应对其他贝勒的话?嗯?”
    折尔古看到他满是愤怒的眼神,心里就打了一个突,他太熟悉阿敏了,从小这个人就是好勇斗狠的主,如今吃了这么大的亏,想要他就此罢手可就难了。在咽了口唾沫之后,折尔古打算再用他父亲的事情点醒这个激动的人,可是阿敏却连让他说话的机会都没有给,而是大声道:“大金国的勇士们,如今这锦州城的南蛮子居然敢出城来偷袭我们,还杀了我们这么多人,我们能就此罢休吗?”
    “不能!不能!不能!”许多人都应和道,在度过了心中的恐惧之后,所有人都想着能够将带给自己恐惧感觉的敌人杀死,为了死去的人也是为了自己。看到众人都这么说了,折尔古到嘴边的话便吞了回去,他知道这次除非是大汗下令,否则不可能有人可以改变阿敏攻下锦州城的决定了。果然,在听到众金兵的声声应和之后,阿敏便用马鞭指向了锦州城的方向:“勇士们,跨上你们的战马,拔出你们的战刀,随着我一起杀进城去,将那些使我们遭受如此大辱的南蛮子杀个干净!杀!”说着他一个翻身就上了马,往前冲去。
    “杀!”所有的金兵也在同一时间跨上了他们的战马,抽出了马刀和弓箭,紧跟着阿敏朝着锦州城急冲而去,大地都因这气势磅礴的冲刺而颤动了起来。

章节目录

重振大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路人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路人家并收藏重振大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