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人便是司马钧毅,他可不懂得如今的局势是什么样的,这段时间里他只是随在唐枫身边并没有参与到防守中去,今天好不容易得了这么一个机会当然不肯放过了。在看到不断有敌人从下杀来时,他便一声虎吼迎了上去,手中的长斧被他舞得如同风轮一般,只要挨上一下,敌人就筋断骨折,不死也是重伤。
    因为唐枫的冷静,感染到了保护在他身边的骁虎骑的人马,使他们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了过来。他们虽然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局面,但是在平原上与金兵交锋也有不少次了,立刻知道这不过是金兵一鼓作气杀上来的结果,他们只要杀退这一次进攻,便能稳住战局了。所以在唐枫命他们用火铳帮着守城的时候,他们便毫不犹豫地举起了三眼神铳,朝着刚攀上来的敌人射出了弹丸。
    “砰砰……”久不动用的火铳声充斥了整个城头,数十名刚稳住脚跟的金兵被这一轮射击打倒在地,但这只是延误了一下他们的进攻,因为有更多的金兵正杀上来,此时城上的明军已经抽不出手来砍那些绳索了,而金兵则正好趁势而上。金兵也是见识过明军那犀利的火器的,虽然他们没有破解的方法,但却知道这火铳在放了一枪后便要有大量的时间装填火药和弹丸,而这段时间就足够他们杀到对方的面前了。所以他们根本不顾对方手里拿的是什么,在微一顿后,便一声呐喊着再次杀了上来。
    “砰砰……”又是一阵枪响,又是一片金军倒了下来。他们终究是忘了一件事情,明军中除了有一般的火枪之外,还有三眼火铳的。当然这也怪不得他们,即便有人知道这件兵器,也不会想到宁远这样的小城里居然会有人配备着如此厉害的火器。而还没有等他们回过味来,又是一阵枪声响起,然后便是一群手里舞着铁榔头的人杀向了他们,正是将枪中弹丸都射净的明军士卒。
    唐枫看到骁虎骑居然就这样三轮将子弹都打完了,然后便与金兵展开了肉搏,只觉得不可思议。手里有着热武器居然不懂得与敌人拉开距离痛击敌人,却是与敌短兵相接,这已经超出了唐枫所能理解的范围了。不过如此紧张的时刻,却已经容不得他多加考虑了,只是观察着眼下的战局,希望能早些打退金兵。
    骁虎骑不愧是与金人的海东青可相提并论的精锐,虽然他们是与凶悍的金兵进行着肉搏,但是却毫不落于下风,而且因为他们之前的三次射击杀伤了不少的敌人,所以倒使得与他们交锋的金兵心生畏惧了。在他们的冲杀,以及那边阿毅的绞杀之下,居然就这样夺回了城头的控制权,将堪堪登上城来的金兵再次打了回去。
    一气杀上来的金兵终于退了回去,虽然他们满心的不愿,但在明军已经站稳了脚跟后,便无法再以如此简单的方法登城了。他们只有退走,酝酿着下一次的冲锋。虽然这次进攻失利了,但代善却并没有因此而恼怒,反而松了一口气。自那日在城外遇到了那地雷阵后,他就一直在担心着明军的火器,可是虽然城头布着不少的火炮,但这两日来明军未发一枪一炮,这反而让他心神难安。直到刚才听到了那阵阵的枪声后,他才猜到城中的火器应该并不多,不然对方也不会到最后关头才动用了。没了火器的威胁,代善确信自己很快就能带兵攻破宁远城了,他知道有刚才的那一攻后,旗下的人马士气必然大振,下一次进攻应该就能彻底占领城头了。
    因为心里很是笃定,所以他反倒不再急噪了,将人马招了回来,准备在用过午饭,休息充分了之后再行攻城。这就给了城上的明军也有了喘息的机会,如果金兵持续攻击的话,明军也不敢保证能否再支撑下去。
    看着城下的金军,袁崇焕都想要动用城头的那些火炮了,但他刚提出这个想法,却被唐枫制止了:“元素兄,以建虏的情况来看,他们尚有后续的人马未曾赶到,现在就将我们的全部力量都露出来实为不智。既然我们都坚持了这么久了,就再坚持一下吧。建虏的攻击手段已经用得差不多了,我们的火炮和城下的陷阱还是留给后面的那些人吧。”
    袁崇焕一想也对,现在的情况看来明军要守住宁远还是做得到的,那就无须动用最后的杀着了。但他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让弓手上了那段从城墙的中间延伸出去的城墙上,以从侧面对金兵发起进攻。这是这两日来明军一直不曾动用的防御手段,本来也想留在后面的,但见识了金军攻势的凌厉之后,他还是决定先行用这一招了。
    午时刚过,金军就再次发起了进攻,这次他们有了上次的经验后就更无惧于城头的箭了,仗着明军目前不敢将石木砸下来以为自己所用,他们用皮盾遮着自己的前方就杀了上去。果然,很快的他们就杀到了城下,所有人都撇开了皮盾,再次甩出了钩索,同时后面的人马也再次推出了剩余的几架云梯,只等自己人登上城头与明军交锋,便用这更为便捷的工具攻城。
    可这次他们却遇到了意想不到的情况,他们身在城墙之下本来应该可以躲避大部分的弓箭可以说很是安全,但是不想却有许多羽箭从他们的侧面射了过来。这下这些身在城下的金兵可成了活靶子了,在没有遮掩的情况下又是从侧面射来的乱箭,他们只有用手里的钢刀进行着遮拦。但是密集的箭雨又岂是这么容易就能挡开的,不一会工夫,当先到了城下的数百人便折了大半。
    金军阵中见到这新的情况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到他们听令以乱箭射向那段城墙上的明军,使他们无法继续攻击时,那几百名冲杀到城下的金兵已经所剩无几了。
    看到明军居然有了新的守城方法,金军一时便没了主意,只得下令退军。就这样,原本信心满满的一次攻城就在一阵乱箭后便无疾而终了,这让金军的士气为之一挫,就连代善都不知该怎么进攻这怪异的宁远城了。
    第152章    攻守(4)
    这已经是代善攻打宁远城的第五日夜晚了,除了多增加了两千来人的伤亡,使金军的伤亡总数快达到了五千人之外,他没有得到一点的好处。此时的代善便在自己的中军大营中焦躁地来回走动着,但是却实在想不出有更好攻城之法。自从守城的明军遣了一部分弓手在那突出的一道城墙上设下了防御之后,金军就再难登上宁远城头了。往往是金兵好不容易才杀到城下,就被侧面的明军杀得后退。当然金军也不是没有想过先攻那面城墙的守军,只是一到那时,两边正面的明军便会以弓箭前来支援,这样一来依旧是以侧面面对明军。
    如此一来,金军就陷入了完全的被动之中,而因为兵力比之城中的明军多不了多少,所以代善也无法同时攻打三面城墙,这可大大打击了金军的士气。现在金军虽然依旧听令往上攻去,可脚步已经没有之前那样一往无前了,代善心里更是倍受煎熬,他自十多岁跟着父亲出征以来,还从未遇到过让他这样束手无策的情况。
    “贝勒,依我之见还是放弃攻打这座宁远城吧。我们派在前方的人来报说后面许多的城池都空无一人,我们大可向南进军,不用理会这座小小的宁远城。”赤挝因为心伤于自己麾下的大量人马战死在此没,不得不冒着被代善斥责的危险进言了。
    代善对此却是不置可否,依旧是一边沉思着一边不停地走动着。直到赤挝第二次再说此话时,他才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道:“你懂得什么?如果我就此不顾这宁远城,就是说本贝勒作战失利了。现在折了五千人马却连一座小小的宁远都夺不下来,你说大汗会如何看我?其他的贝勒又会怎么看我?嗯!”
    赤挝张了张嘴,一时也说不出话来。最后只得叹了口气问道:“那依贝勒您的意思,我们该如何是好,若再攻打这宁远,只怕也讨不了好处啊。”
    想到这几日里损兵折将却难有寸进,代善更是怒气勃发,他一挥手就将手里握着的长刀抽了出来,重重地劈在了面前的桌案上,将之砍成了两半,但最终却没有一个可以拿来破城的计策。正当两人静静地站着,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名亲兵走了过来道:“贝勒,大汗已经带了人马到了,还请贝勒前去迎接。”
    “什么?大汗他这么快就带兵赶到了?”代善一惊,在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后,整理了下自己的穿着便往外走去。赤挝听闻大汗带人马来到了,心里却微微松了口气,至少这样一来不必让他们孤军奋战了。
    努尔哈赤坐在最上面,满脸严肃地听着代善的叙述,眼中不时闪过一丝怒意,他也没有想到代善带着这么精锐的人马居然连这一座小城都破不了。在代善将话说完之后,他才沉声道:“依你的话来说这宁远城中的明军很是难缠了?”
    “不错,虽然他们的兵力与我所带的差不多,但是他们却死守在城里,借着地利将我几日来的冲锋都给打退了。而且在他们的城池之外还多出了一道城墙,这是我们无法再攻上去的主要缘故。”代善此时只能尽可能地将事情详细地说出来,希望努尔哈赤在听了自己的解释之后不要发怒。
    一边的阿敏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总算有个人和自己一样吃了败仗了,这样一来众人看自己的神色便能好一些了。而其他的几名贝勒也是一脸的不以为然,只当是代善指挥不力,才会攻不下这一座小城的。只有皇太极微微皱起了眉头,好一会后见努尔哈赤都没有再问话了,才道:“代善,这守城的明军可拥有大量的火器,我们的勇士可是因此而丧的命?”
    “不,守城的明军并没有用多少的火器。”虽然代善知道如果能借对方拥有强大的火炮火枪的借口来推委的话,自己的责任便会轻上许多,毕竟这些武器是金兵最是头疼的。不过他也知道这个借口是不成立的,只要明天金军一攻,他的谎话便会被揭穿了。
    皇太极闻言就镇定了很多,他看向努尔哈赤道:“大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们想要破城也并不是什么难事。如今我们有十余万人马,只要全力一攻,即便守城的明军的防御再厉害,也难以兼顾所有。”
    “唔,那就依着你的方法攻城吧,明天我就要进入这宁远城!”努尔哈赤说完这话,又瞪了一眼代善。他对自己的这个儿子的表现很是失望,以前代善也算是几个儿子里善战的了,不想到了这个要紧的关头却如此无能。
    当唐枫他们次日登上城看向外面时着实吓了一大跳,只见城外突然多出了无数的金兵,看那连绵不绝的营帐,只怕不下十万之数。“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那吴杰不是说来犯的金兵只有五万许人吗?”袁崇焕小声地问道,虽然昨天晚上有人来报说城外来了金军的后援,他也没有放在心上,但今天却还是让他吃了一惊。
    唐枫看了看四周的守军,只见他们的脸色也有些苍白了。以前明军还从来没有碰到过如此悬殊的对比,而且多是明军在兵力上占着优势和金军作战的,像今天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碰上,也不由得他们不紧张了。用手拐了下袁崇焕,唐枫才以满不在乎的口气道:“看来这次建虏是真的拿我们没辙连压箱底的人马都带出来了。但我们却不会被他们吓倒的,以我宁远坚固的城墙,以及我们的火炮,一定能够将建奴杀退的!”
    被唐枫一撞后,袁崇焕也如梦方醒一般地说道:“不错,我们一定可以以两万人马抵挡住他们的进攻。要知道建奴所长的便是骑射之术,但是这攻城可不是在平原之上作战。”
    听了两人这番话后,城上的守军心情稍微放松了点,但是脸色依旧很是难看。唐枫知道除非能对金军造成极大的杀伤,否则想重拾信心却还是有些苦难的。所以他立刻下令那些炮手将火药和弹丸装填好,准备一旦金军大举进攻就用一直不曾动用的武器给他们一个下马威。黑洞洞的炮口同时瞄准了城下,只等着金军送上门来了。
    自以为在兵力上占着压倒性优势的金军此时已经不打算用突然袭击了,在一声声的号令之下,他们开始有条不紊地调配起了人马,许多的攻城器械都拿了出来。除了之前代善所用过的抛石机、云梯之外,还有撞车,塞门刀车等等攻城的利器,甚至连床子弩都赫然在列。
    随着一阵号角声响起,无数的石块就如雨点般朝着城头砸了下来,城上的明军急忙躲避,好在有了之前的经验,所以倒没有多少人受了伤害,只有个别走避不及的人受伤倒地。但这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紧跟着石块之后的,便是数支巨大的箭矢,它们正正地射在了城头之上,比之石块的破坏力也不遑多让。
    然后上万的金兵就如潮水一般地杀了上来,但他们和之前代善所指挥的大军只以皮盾遮身的情况是大不相同了,在大军之前尚有无数的木制大车,每辆车的正前方都竖着一块巨大的木盾,而盾的前面还蒙着一大块牛皮,即便是火枪都未必能打得破这面大盾,这便是努尔哈赤手中最为厉害的兵种之一的楯兵。
    明军见到敌人突然推出了这么一些大家伙出来,忙乱箭往下射去,但是这些箭却多只是被盾牌所挡后掉在了地上,也有不少钩在牛皮之上,对金兵的杀伤几近于无,这是明军所没有想到的,一时间,一众弓箭手都失了分寸不知该怎么办好了。
    可金兵却不会就此停住的,在那楯兵后面紧随着的便是轻骑,他们在离着城池一箭之地后,便麻利地将弓箭朝城头射去。刹那间,只听得一片嗡嗡声,数以千计的利箭划破了天空射上了城头,使得刚刚才从工事里出来的明军再次躲了进去。
    这就给了最后的那万许骑兵一个机会了,他们嚎叫着舞着钢刀冲了上去,紧随在他们身后的便是用力推着云梯的步卒,而他们手中的钩索也早在手里舞得哗啦直响了。
    “碰!”第一架云梯重重地靠在了城墙之上,几名金兵立刻就踩着云梯往城上攻来。而几乎是同一时间的,无数的钩索也甩上了城头,敏捷如同猿猴一般的金兵顺着绳索也往城头攀来。
    眼看着人马已经开始攀城了,努尔哈赤原来有些阴沉的面色才稍稍好看了一些:“看来我的其他攻城的武器是不用再上了,只以楯兵在前挡着,明军的防御就全没了章法!”此时的他意气风发,只当宁远就此便会陷落,他还很是不满地看了一眼代善,认为他实在太也无能了。
    第153章    攻守(5)
    眼看着人马就要一口气杀上城头了,宁远城外的金兵上下都是一阵喜悦。但是就在这时,只听得一阵利箭破空的咻咻声传来,那延伸出来的城墙处猛地站起了数百手持弓箭的明军,不断地朝着正手足并用朝城头攀去的金兵射去了夺命的乱箭。这些金兵虽然身手颇为了得,但多数是全神贯注地往上攀登着,全没想到从自己的侧面会有箭射来,想要躲避时却已经是来不及了,许多人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叫便直直地从钩索或是云梯之上中箭摔了下来。
    几乎是同时的,刚刚被金兵以遮天的箭雨给压制得难以露出身形的明军也纷纷从城墙之后现出身来,他们手中的兵器毫不留情地朝着避过了箭雨,堪堪要登上城来的金兵的身上招呼了过去。立时,又有不少没有金兵被刺杀,掉下了城去。
    但是此次攻上来的金军足有万许,并不是数百名弓箭手能够阻拦住的,虽然掉下城去者有不少,但更多的人却是前赴后继地往上攀来,他们誓要一战登城。虽然城头的明军已经尽了全力了,可是面对这些悍不畏死的金兵一波猛过一波的冲击,终究是无法将城头每个点都守得固若金汤了,不久后便有为数不少的金兵冒着乱箭和到枪的杀戮登上了城去。
    城外的代善看到这一幕连连咂舌不已,心说如果自己肯将人马这么用的话,只怕早几日这宁远城就已经取下来了,当然这楯兵也是很有用的,不然人马尚未冲杀到城下就会因为城上密集的箭雨而损失不小了。在感叹了一番之后,代善才发现四周的几名兄弟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很快他就知道这是为什么了,大汗只派出了一万人马就能攻上城去,自己手握两万精兵却在几日来不得其门而入,他们当然会以为自己指挥不力了。想到这点,代善的面色便阴沉了下去,他的心里开始怕这次真的如此轻易就破了宁远城了。
    但是显然代善的害怕是多余的了,就当上百名金兵一在城头现身,城上的明军便围杀了上来,他们手中都握着在平原作战时克制骑兵的长矛大斧,在金兵立足未稳的时候便直刺过来。金兵手里拿着的不过是数尺的短刀,根本无法伤到远远的用长矛进行攻击的明军。只听城头上不断传来了“扑哧”之声,一个个刚上城去的金兵就又被挑下了城去。
    同时在长矛队伍的后面则是一群手持强弩的队伍,他们也紧盯着城头,只要后面有一个人稍露出头来,强劲的弩箭便直射而出,将那人的头颅射穿,掉落城下。明军依靠着这种阵形居然守得城墙滴水不漏,虽然有不少的金兵登上了城来,但是却都做了明军的刀下鬼。
    唐枫看着进退有素的明军,心下不禁对袁崇焕更为佩服了:“他能在历史上留下赫赫威名果然不是侥幸,虽然面对着数倍于己的敌人,他依然能靠着地利的优势与敌周旋到底,而他能在短时间里就针对金兵的弱点布下这守城的阵形,足可见他是一个守城的天才。”心下叹服的唐枫,已经将之前的惊怕之情丢到了一边,开始想着如何将战果扩大了。
    近千人丧生在了明军有致的防御之下,这让身在军中的努尔哈赤也是一阵心惊,他觉得自己是太过轻敌,虽然在冲上去时因为有楯兵的缘故而损失不大,但是明军却也不是他所想的那样不堪一击。在看着更多的登上城去的金兵被杀掉落时,努尔哈赤终于选择了暂时退兵。虽然手中的人马足有十多万,但是却也不能这么挥霍啊。
    看到金兵终于开始后撤了,守在城头的明军才慢慢放松了下来。虽然之前他们一直是处于有利的位置,但是他们心里的紧张却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因为他们清楚只要有一丝的破绽,城头就会冒上来许多的金兵,到时想要守住宁远就很困难了。不过终于是将金军的这次进攻给杀退了,他们也可以休息一下了。
    可他们才刚想坐下时,就听有人传令道:“全军都躲避起来,金兵的乱箭将再次射来!”在唐枫吩咐的人喊了三遍之后,城头上原本满布的明军就都藏起了身来,或是躲在城墙的角落之中,或是藏身于哨塔之中,城头立刻就陷入了一片宁静。
    而金兵似乎是听到了唐枫的命令一般,城上的将士才刚刚藏好身形,便有遮天的箭雨飞射而至,同时还夹杂着一个个如栲栳大的石块,砸得城头一片狼藉。但是因为城上的明军早一步已经躲藏了起来,所以这漫天飞舞的箭石对他们的杀伤并不是很大。
    此时身在城下的努尔哈赤也看到了这一幕,他的眼中也露出了一丝钦服之色,想不到守城的明军将领居然一下就猜到了自己的用意,那自己下令在退军后的矢石攻击是起不了多少作用了。这时皇太极凑到了他的身边道:“大汗,趁着明军受压制时再命大军攻一次吧。我看他们上次能挡住我们的进攻已经是侥幸了,再攻一次这宁远守军就未必能守得住了。”
    “不,这次我要先将那里拔除!”努尔哈赤却另有想法,指着那几次发挥了重要作用的延伸出来的那一段城墙道,“这处布下的弓手对我们的杀伤很大,要想我们的人顺利登城,就必须先将这里的明军除去。”说着他一面吩咐弓手和抛石机往那处城墙不断攻击,同时又命人冲向了那处。
    可是这次他们还是无法得逞,因为在他们攻击这处城墙的时候,位于它后面的城墙处的明军便用乱箭招呼起了攻杀上去的金兵。一场大战直杀到日头西沉才结束,金兵在折损了三千多人之后,才无奈退了回去。而宁远城却依然矗立在那里,除了城头显得有些破损,上面倒卧着上百的尸体。
    在胡乱用了些食物之后,努尔哈赤便站在帐外呆呆地看着不远处的宁远城发起了呆来,他实在没有想到这座小小的城池会如此难攻。这时皇太极和其他的一些将领都来到了他的面前,在相互看了一眼后,还是由最得努尔哈赤信任的皇太极开口道:“大汗,以我们之见这宁远城所处的位置虽然关键却也不是非取不可。我们何不派两万人马围处此城,然后让其他人马继续南往呢?依斥候的探报,南边的其他城池都已经空了,恐怕那些南蛮子除了这宁远的都逃跑了。我们大可再取下其他城池之后再攻打宁远。”其他的人也纷纷点头附和皇太极的意见,他们在见识了今天的攻防大战后也已经心生惧意了,虽然金军人人不畏死,但是为了这么一座鸡肋一般的城池而损兵折将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努尔哈赤也知道他们的话不无道理,可想到自己此次初攻大明就遇到这样的挫折却实在是忍不下这口气。要知道在几年前,他可是凭着少量人马将数十万的明军杀得丢盔卸甲,狼狈逃窜的,难道因为自己老了就连两三万人所守的一座小城都取不下来了吗?心中的骄傲使得努尔哈赤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现在唯一能让他挽回颜面的就只有尽早攻破宁远城了。
    看到努尔哈赤的脸色变幻不定,很是了解自己父亲的皇太极便已经猜到了他的心思,心中微微一叹之后,他就放弃了再劝。他知道努尔哈赤一旦固执了起来,是没人可以劝服的,即便自己这个他最为看重的儿子也不行。
    过了好一会儿后,努尔哈赤才道:“你们这说的是什么话?我们大金国的精兵强将什么时候怕过人来?即便是当年纵横天下的蒙古人也被我们杀得四下逃窜,难道今天会对这座小小的孤城束手无策吗?本汗决定,不破此城,决不南进一步!”
    “大汗……”几名持重的将领还待再劝,却被努尔哈赤挥手将要说的话给挡了回去。他深吸了一口气道:“本汗知道这宁远城的守将很不简单,他麾下的士卒也肯用命,但是却不可能真的阻挡住我们大金铁骑的铁蹄的!明日,我不会再掉以轻心,只要我们投入更多的人马,这城中的守军势必无法同时挡住我们的全面攻击,到时我要屠净这宁远城!”说完这象是赌咒发誓一般的言辞之后,努尔哈赤一甩手就走进了自己的寝帐之中。
    皇太极和其他人面面相觑了半晌后,才各自叹息了一声散去,他们只希望明天真能如大汗所说的那样一举破城。
    此时宁远城中唐枫和袁崇焕依然如之前一样在巡视着城里的情况,同时探视那些受了伤的兵卒。今日一战虽然杀了不少的金兵,也挡住了金兵疯狂的进攻,但是明军的损失也很是严重,在几日来第一次出现了上千的伤亡。
    在忙完了这一切后,两人才在亲兵的保护下再次登上了城头,顶着凛冽的寒风,唐枫突然道:“我想明天我们就该将埋在城下的陷阱利用起来了。这天气越来越冷,要是再不用的话,一到天降大雪,那些火药受了潮便没有多少杀伤力了。”
    袁崇焕深以为然地一点头:“不错,按着近年的天气来看,最近的确快有大雪来袭了,而且现在我们也需要一场象样点的大胜来鼓舞军心。如果不动用火炮的话,想要大胜却也太难了!”
    第154章    攻守(6)
    “吱嘎~……”随着一阵阵绞索纽动的声响在金军阵前传出,那二十多架抛石机已经将石块都装填完毕了。然后在一声令下之后,无数的石块带着呼啸的风声如同雨点一般朝着宁远城砸去。金军就在这抛石机的运作下,开始了新的一天的攻击。
    虽然宁远城附近三十里范围内的石木早已经被明军搬进了城去,但是这却难不倒足有十万之众的金军,他们只要派出几千人的队伍,就能将更远处的石木都运送来以为攻城之用。那些石块被用来轰击城池,而木料则已经制造出了不少攻城的器械,只等下一次进行对城池的冲击时便用它们。努尔哈赤虽然已经下定决心派出更多的人马攻打宁远了,但是却还是想用远程打击的方式先压制住明军,使他们的军心进一步受到动摇。
    此时的宁远城头一片安静,看起来与前一日相同,军士们都躲藏到了各个角落之中。其实若是金军可以飞到半空中的话便可以看到城中的情况有些不同了,因为在城墙之后蹲满了明军士卒,而在他们的头顶则是一面面坚实的盾牌。这是昨天在见识了金军如雨点般的抛石攻击后,明军想出来的唯一的抵御手段。
    当当声不断在城头响起,那是石块砸在盾牌上的声音,从高空落下的石头的力量还是很大的,那些举着盾牌的士兵的虎口已经涨裂欲破,但为了在金兵发起攻击时第一时间进行阻挡,他们只有咬牙苦忍。好不容易,势大力沉的石块才停了下来,但明军却并没有因此而松懈下来,因为他们知道接下来还有比石块更为密集的箭雨。
    “嗡!”一声弓弦响后,铺天盖地的羽箭也直夺城墙,笃笃之声不绝于耳,那是羽箭钉在了盾牌之上。同时还有几声呼痛之声混在其中,盾牌毕竟无法挡下所有的羽箭,尚有不少的羽箭从盾牌的缝隙中穿过,射到了军士的身上。纵然如此,城上的明军依然秩序井然,没有一点乱象,因为他们相信袁崇焕和唐枫的话,相信今天他们一定可以痛击金军。
    在射了十多轮的箭后,那些手已酸软无力的金军才退了下去,即便是善于控弦的神箭手在连续不断地射出了十多支劲箭后也需要休息了。但是金军却没打算消息,在弓手后退的同时,号角声响彻了天际,无数的金兵争先恐后地朝着宁远城墙处奔去,这次投入的人马足有三万之众,努尔哈赤要对整面城墙同时发起进攻,让明军难顾所有。
    “天助我也!”在看到金兵的投入比之前多了一倍不止时,唐枫欣喜地喊了一声。袁崇焕的脸上也是笑意盈然,他立刻就下令那些炮手将火炮推到城墙口去,同时命弓手以乱箭先阻挡敌人的进攻,为炮手的调校角度争取时间。之前为了防止火炮被石块砸损,在代善攻城的时候就将火炮拉回了城墙之内,还在上面覆盖了不少的遮蔽物,所以城外的金兵根本就不曾想到这小小的宁远城里会有这许多的火炮。
    没想到明军的反应居然比前一天更为迅捷,许多想早一步杀到城下的金军骑兵纷纷中箭落马。在前面指挥攻城的将领一看情况不妙,立刻下令那些原来停在后面的楯车迅速上前帮着抵挡乱箭。就在金兵慌着改变阵形的时候,城上八尊红夷火炮以及十多门大将军炮都已经将黑洞洞的炮口对准了城下的金军。而那些已经射出了数支劲箭的弓手也搭上了已经点燃的火箭,只等一声令下之后就朝金军发射。
    突然看到城上出现了这许多的火炮,金军向前的脚步为之一顿,但随即又想到前些日子都不闻一声炮响,显然明军不过是拿它们出来吓唬人罢了,这反而让金军认为明军心生胆怯了。所以他们不退反进,更快地向前冲来,连那一辆辆的楯车也前进得很是迅速。
    火炮的引信被人点燃之后,那几人便立刻远远的避开了,这红夷火炮的后坐力实在是太大了,曾经就有那些粗心的炮手被之活活的震死当场。而几乎在引信被点燃的同时,数百支火箭直直地射了出去,在空中划过了一道道的火线,如同那夏夜的流星一般。
    “呵呵,明军想着凭借几支火箭就能烧了我们的楯车吗?这也太天真了。这楯车上所蒙的牛皮可是在水中浸泡了许多时日的,即便是他们的火枪后打不透,区区火箭又能奈我何?”努尔哈赤轻蔑地一笑,放心地看着大军不断地在楯车的掩护下冲过去。
    当金军冲到离城尚有半里地时,就听得一阵霹雳般的炸响传进了耳朵之中。有那抬眼看向城头的人,正好看到那几十尊火炮的口中吐出了火舌,然后爆炸就在金军之中出现了。许多骑在马上的金军连人带马被强大的冲击力给抛到了空中,有的整个身体被横着甩了出去,重重地撞在了其他人身上,两人立刻就变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团。还有一炮是正好击在了尚在不断向前的楯车之上的,那车立刻就四分五裂了,虽然它的牛皮可以挡住火枪的射击,但是威力比火枪大上了不知多少倍的火炮的炮弹却是轻易就将他给击碎了。被打碎的楯车碎片也随之四下里飞溅开来,本来想躲在它的庇护之下的金军顿时就被活活射杀,而在后面推动着楯车前进的人更是被那巨大的冲击力给冲得直往后飞,在半空中就已经脏腑破裂而死。
    地上一片狼藉,到处都是散碎的血肉,残缺的肢体,但是金军却因为惯性并没有停下前冲的脚步,或许他们虽然心里有些胆怯却还是存着一分心思的,那就是火炮的装填需要许多的时候,他们大可以趁着这个时候冲上去,只要到了城下时,那火炮便无法威胁到自己了。
    但是他们的如意算盘却打错了,因为无数的火箭在火炮之后射向了他们,身上穿着皮袍的金兵一中了箭就整个燃烧了起来,不一会工夫就成了一团火球,惨叫着四下里奔跑,直到人变成了焦碳。同时已经冲到了火炮和弓箭难以企及的城下的金兵的日子也不好过,随着两声炮响,他们的侧面也受到了火炮的猛烈轰击,又是一片血肉横飞的场景出现在了努尔哈赤等正在中军看着战事的后金众人的眼中。
    看到如此惨烈的一幕,就连代善等人的脸色都有些发白了,阿敏更是想起了几个月前在锦州城下的一幕。当日明军只有一门火炮,就杀得自己差点受伤了,现在这宁远有几十门炮,那岂不是更难对付了吗?但是努尔哈赤的心里的感觉却与他们完全不同,他有的只是无尽的愤怒,没有一丝的恐惧,手中镶满了金珠的宝刀被他猛地拔了出来,直指宁远城,同时用他苍老的声音大声吼道:“杀!给我杀上去,一定要取下此城!”
    今天投下了三万大军,如果被明军用火炮给击退的话,努尔哈赤他身为大金的大汗的颜面可就丢尽了。所以他一气之下已经顾不了其他了,只想着杀上去,让那些只知躲在城里的明军知道他们钢刀的厉害。皇太极见到血贯瞳仁的父亲,心下一惊,想要劝阻,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在张了张嘴后,又垂下了头来。
    听到了大汗的命令之后,金军中冲出了更多的人马朝着宁远而来,他们虽然也畏惧明军的火炮,但却因为心中的怒火而盖过了这一切。城上的明军此时正在忙着清理那些火炮的炮口,将火药和弹丸重新装填了进去,这就给了金军一次冲锋的机会。本来已经被火炮和火箭杀得后退的金军在后续赶来的人马激励之下,再次杀了上来。他们也坚信现在是宁远城最是脆弱的时刻,此时的城下已经有了近四万的金军了。
    看着蜂拥而来的金军,唐枫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手一举间,无数早已经点燃的火把举了起来,在看到金军已经杀到了城墙跟下的时候,唐枫上举的右手便重重地落下了。随着他的右手一起落下的还有近百支燃烧得极旺的火把。
    “呼~啪!……”火把落在了地上,这使得刚刚冲到近前的金军为之一愣,他们想不明白明军为什么要扔火把下来,难道这样就能阻止自己攻城吗?但立刻的,他们便知道原因了,随着火把在地上一烧之后,众金兵脚下的地面也燃烧了起来,不时地,还有几声爆炸传了出来,被浅埋在地下的火药终于被不断熊熊燃烧的火把点燃了。同时洒在其上的几大缸的火油也燃烧了起来,立时冲天的火光以让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向着城墙的两边蔓延了开来。
    身在火中的金军随即便发出了一阵阵的惨嚎,数百冲在最前面的金军完全被火给吞没了……
    ps:火烧建奴啊,求收藏和点击、红票的支持啊,这样杀敌才够爽啊~~~~~~~~~~
    第155章    攻守(7)
    “啊!……”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不断地从那一个个身体上着着火的金兵的口中喊了出来,他们有的倒在地上想要将火压灭,但是那火头正是从地上喷涌而出的,他一躺下还没来得及翻滚呢就立刻被烧死了;也有的实在是受不得这样的酷刑,返身就冲进了背后的金军之中,这一下更是将几名同袍给撞得倒在了地上,此时的他们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只想着从这痛苦中解脱出来,但最终却只有死路一条。
    其他在火墙边沿的金兵此时也是目瞪口呆,他们从没想过居然会有如此大火突然冒出来的,所以短时间里他们就连逃跑的想法都没有了。直到当那声声惨嚎不断地传进了他们的耳中,那些被烧的人四下里乱冲乱撞了好一阵之后,众金兵才回过神来。虽然只有三五百人被这熊熊的烈火所吞噬,但是这酷烈的死法却还是让成千上万悍不畏死的金兵给吓到了,他们在发了一声喊后就掉转了头来往后跑去。
    这时,城头再次射出了阵阵的箭雨,同时还夹杂着不少的火枪,明军也从刚才的震惊中醒过神来了。说实话虽然是敌对的关系,但是骤然见到这么多人在火中挣扎待死,还是让城上的守军为之震惊不已,短时间里他们也忘记了进攻,这才没有在金军上下都愣怔的时候发箭对付他们。但是几乎是同时的,当金军醒过神来想跑的时候,明军的部分将领也醒过味来了,他们一声令下:“放箭!”之后,那些弓手才拉弓放箭,将一支支的利箭射向了只知朝后奔命,而根本不知躲避的金军。密集的箭雨很快就放倒了数百名金兵,直到他们脱离了弓箭的射程。
    唐枫也被刚才那凄惨的一幕给惊到了,他虽然是设下这个陷阱的人,但见到那城下一团团四处乱撞的火球,听到那一声声不似人能发出的惨叫,以及那阵阵中人欲呕的焦臭味时,他还是心中有些不忍,虽然这些对他来说都是敌人。“他们到底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就因为我的一道命令就化作了焦碳,我……”正当他心里不是滋味的时候,就听到了几名将领所下的命令,随着弓弦震动,利箭破空的声音传入耳中,唐枫才猛地清醒过来:“我是在想什么?这可是在沙场之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怎么能去同情这些敌人呢?如果不能给予他们更大的打击,恐怕受难的就是我们自己!”
    想到了这一点,唐枫脸上重现了之前的果断之色,当他看向城外时正好看到金军不断地往北逃去,他立刻下令:“用火炮攻击他们,我们要将战果再扩大一些!”
    炮手听令之后立刻就将炮口调到一个适当的角度,然后点燃了引信。“轰!……”又是数十炮轰在了金军之中,无数人再次被炸得支离破碎,血肉横飞。但是这却也无法停止恐惧的金军往后逃跑的脚步,虽然许多人被爆炸的冲击波给推得飞了出去,但他们发现自己还能逃后便起身继续往大军的方向奔去。当火炮手急急再发出一炮之后,整个宁远城下就没有了一个能站立着的金军了,数千的金军倒在了血泊之中……
    努尔哈赤及其他的后金大将也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的人马杀上去,然后被火烧,然后又逃了回来,而且还损失惨重,所有人都呆住了,直到那些人马冲回到了自己跟前时,众人的目光才落到了努尔哈赤的身上,等着大汗来处理此次的失利。努尔哈赤的脸色很是苍白,也不知是吓的,还是气的,好半天后才说道:“将人都带回去吧,休整几日后再攻宁远城!”说完话后,便有气无力地走回了自己的帐中。
    几个儿子看着努尔哈赤蹒跚的背影,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父亲是老了,他们的眼中露出了几许关心和不安。众将领见大汗并没有因此而发怒,心中的忐忑之情才稍定,各自带了人马退回了营中去了。细细一点之后,众人的面色都不好看了,此战连城头都没有怎么攀上去,但是损失的人马却足有五千之众,乃是攻打这宁远城来最大的一次伤亡了。

章节目录

重振大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路人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路人家并收藏重振大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