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素有铜头麻杆腿,铁尾豆腐腰之称,腰部乃是它们最致命的所在,若不是急着将这几个人咬死,它们也不会将自己的弱点暴露在他们的刀下。可众蒙古人还没有来得及松一口气,后面那几只狼便也扑到了他们的面前。在数量上攻来的狼的确比蒙古人要多上数倍,所以虽然他们个个都身手不错,也在狼群的前赴后继下被咬中了肩膀。
    虽然众蒙古人都穿着厚厚的皮毛袍子,但是却也抵挡不了尖锐的狼牙,在它们一咬一扯之下,肩头便被狼连衣服带肉的扯下了一大块来,顿时血肉飞溅。狼群在见了血后,更为兴奋,它们在一声声的嚎叫里不断地上前,而那些蒙古人却是寸步不让,虽然他们都受了伤,却依旧手持着弯刀,在他们一声声绝对不逊于野狼的吼叫声中继续与扑上来的狼群展开搏斗。
    而另一边的唐枫他们此时也没有闲着,在那头狼嚎叫了之后,狼群便立刻分出了两波,一波就是攻向那些蒙古人的,而剩下的数百只狼便掉转了头来朝着他们慢慢地围了上来。众军士见状立刻就拉满了弓弦,朝那几只想要扑上来的狼射出了箭。
    “咻咻”几声,当先的十来只狼背上便中了箭,但是这点伤对这些野兽来手并算不得什么,反而激起了它们的凶性,随着一声声大叫之后,更多的狼冲唐枫他们冲了过来。不过唐枫他们在数量上可比狼群还多,而且他们久经沙场很自然地就布出了一个阵来,将狼群挡在了外面。现在也由不得唐枫他们不帮忙了,为了自保他们也不得不与不断杀上来的狼群展开厮杀,一时间刀声、箭声,人喝声以及狼嚎声不断地传了出去……
    ps:继续求收藏、票票和点击~~~~~~~~~~
    第178章    战狼群
    狼与人的战斗依然在继续着,雪地上处处都是殷红的血迹,有属于狼的,有属于战马的,当然也有属于明军战士的。唐枫麾下的百多名骑兵有大半已经受了伤,他们跨下的一些战马也成了狼群的食物,还有五六人死在了恶狼的尖牙利爪之下,而狼群的损失则更大,五十多只狼被军士们用刀砍杀或是用箭射中了咽喉而死。这下终于使得那狼群中的头狼爆怒,在它的一声声的嚎叫中,所有的狼朝向了这些明军军士,不断有狼扑上前去嘶咬他们。
    此时唐枫他们又和狼群经过一场恶战,暂时击退了狼群得到了消息的间隙。众军士大口地喘着粗气,感觉比和金军交战更为吃力。要知道和金军交战他们还可打击对方的士气来争取到优势,但是这些恶狼却根本不会受到这些的影响,它们每一次的进攻都是一往无前的,而且在体力上它们也比人要好上许多,经过这么久的战斗,它们依然生龙活虎,而军士们则已经很是吃力了。似乎狼群也发现了这一点,所以在被军士们迫退之后,很快地它们又再次冲了上来,嗷嗷叫着扑向了战士们。
    司马钧毅是众将士中到现在还面色不改的,看到狼群再次冲了上来他在一声大喝之后便也迎了上去,手中的长斧一起又落,便将当先的一只恶狼给砍成了两截。但他的这一举动并没有吓退狼群,反而激起了它们的凶性,在那只狼的尸体还没有落地时,就有三只狼一跃而起,直往司马钧毅的咽喉要害处咬来,同时又有两只狼直冲而来,扑向了他的下身。
    好个司马钧毅,虽然面对五头狼的同时攻击也不慌张,在吐气开声,大喝了一声之后,他手中沉重的长斧便猛地舞动了起来。丈许的长斧一舞起来就如一面盾牌挡住了所有可以接触到他身体的方向,碰碰几声之后,那五只狼便被他给打得飞了出去。但是只靠这样的打击是伤不了狼的,它们在地上打了个滚后,就再次站了起来,和其他的恶狼一道再次冲了上来。
    其他的军士们自然不会眼看着司马钧毅孤军奋战的,在后面的狼冲上来时,他们便也挥刀上前,替阿毅挡住了从侧面攻来的恶狼。“噗嗤!”几声传出,又有几头狼因为躲闪不及而被军士们开膛破肚。狼群无奈只得再次后退,酝酿着下一次的攻击。
    同时在蒙古人那边的形势也很是不利了,虽然他们面对的狼的数量只剩下不到五十头,但是他们在人数上也远不及唐枫他们,而且他们最为倚仗的那点篝火也在之前熄灭了,那五十多头恶狼见没了自己畏惧的火光,冲前的速度就更快了,要不是那些蒙古人有一套应付草原上的狼群攻击的方法,只怕早就被这五十头恶狼撕成碎片了。
    唐枫因为是在几名骁虎骑和吕岸的保护之下,所以倒很是安全,但他的心里却也很是焦急,他清楚再这样下去将士们总会支持不住的。现在离着天明尚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军士们一旦因为疲劳而产生疏忽的话就会造成很大的损伤。他看着那些不断在外面徘徊的恶狼,心中不断转着念头,想着该怎么将它们完全打退。
    这时一直护在他身边,没有上前出手的吕岸突然开口道:“大人,我已经找到了那只藏在狼群中的头狼了,若是我们能将它除去的话,在没了首领的情况下这些狼必会成为一盘散沙,我们要打退它们便很容易了。”经他这么一提醒后,唐枫才猛然想到了擒贼先擒王这一说,显然对付狼群这招也是很实用的。但在数百头长得差不多的狼中让他将那头狼找出来却是做不到的,他只有对吕岸道:“那你就用弓箭射杀它吧!”
    吕岸答应了一声,就从一名骁虎骑的手中接过了一张硬弓,拉满了弦,在听到又一声嚎叫的同时朝狼群发出了一箭。咻地一声,那箭越过了正听从头狼之命冲上来发起新一波攻击的狼群,直往那边聚集着上百只狼中的其中一只钉去。同时吕岸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顿下来,又有两支箭紧随其后往那个方向射去,只是稍稍变了下角度。
    “嗷傲!”那只狼似乎感觉到了威胁,在往边上闪去的同时,大声地叫了起来。虽然它的叫声听在人的耳中和之前的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对狼群来说这却有着不同的含义,它的叫声刚落,就有两只狼突然跳了起来,迎向了那两支利箭,替那头狼挡住了要命的杀着。
    这一情景看得所有的将士都为之一惊,他们实在没有想到这些狼还有舍命救主的举动。不过久历沙场的将士们很快就醒过神来,有那持着弓的便往那头狼处射去,刚才它的闪避已经将自己暴露在了军士的眼中了。那是一只足有半人高的黑狼,在狼群中虽然不是太过显眼,但是在认准了它之后却很难再藏起来了。但是现在的狼群也已经有了准备,虽然射来的箭比适才多了不少,但头狼已经能从容地闪避了,甚至不用叫来其他的狼来替自己挡箭。
    无用的一轮攒射之后,众军士身上的箭支就更少了,吕岸立刻制止了他们再向狼群射箭,现在已经很难用远程的射箭来伤到头狼了,这些箭支还是留着对付那些冲上来的恶狼的好。吕岸因为刚才以为必中的三箭没有建功而心下有些羞恼,在微一犹豫之后决定冒险主动出击。他对身边的那几名骁虎骑说了句“保护好大人!”之后,便将佩在腰上的钢刀取了下来,然后大踏步地走上前去。
    唐枫看他的模样就知道他想冒险去杀头狼,刚想劝他不要冲动,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因为他知道吕岸这么做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若是再这样被狼群不断地冲击的话,将士们就要抵挡不住了,现在也只有杀掉头狼乱了狼群的阵角这一条路可行了。而且唐枫对吕岸的本事还是很有信心的,虽然他未必比得上解惑,但是想在狼群中自保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狼群因为刚才首领受到攻击而使自己的攻势一停,现在突然见到有人居然朝自己这边走来便都嚎叫了起来,更有几只飞扑了上去,要将吕岸撕碎。众军士原来还没想明白吕岸为什么会从阵中走出来,现在见他直朝狼群走去都惊叫了起来,有几个一路上和他关系不错的军士更是大声招呼他回来。
    但是吕岸对此却是充耳不闻,他将全身的注意力都留在了眼前的狼群处,每一步都走得很是小心。当那几只狼扑上来时,也不见他有多大的动作,只是一摆身体,就让了过去,然后手中的利刃便趁势刺进了最接近他的一只狼的背脊处。虽然狼的要害是在腰上,但吕岸蓄满了力量的一刀却不是这些畜生所能够抵御的,一刀便将一只狼刺杀了,然后他脚步不停,继续往前。
    狼群也发现了这个人的不一般,在头狼的一声叫后,便有十来头狼往他冲来,有的一跃而起,扑向了吕岸的咽喉和头顶,有的张嘴咬向了他的腿脚,也有的向他的胸口和腰腹部咬去,显然是要他顾不过来全部。
    众将士乃至于那边岌岌可危的蒙古人都发出了一声惊叫,他们都以为吕岸这次要遭殃了。他可没有那司马钧毅这样的长兵器可以护住全身,而且还有两头狼已经无声无息地绕到了他的身后,想和前面的那十头狼一起对吕岸发起进攻。
    “小心后面!”有人高声叫道,然后便是几支利箭直往那两头狼射去。吕岸就在大家都为他捏了一把汗的时候突然一声大喝,然后整个人便腾身而起,急往前扑去。这一下大大地出乎了在场的狼与人的预料,想从下面攻击吕岸的狼一下就扑了个空,而已经跃起扑下的两头狼则被吕岸借了力,只见他的脚尖在那两只狼的头上一踩,前扑的速度就更快了,一下就落到了狼群的中间,而那两头被他当作踏脚石的狼则是扑通一声被他踩得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眼见是不活了。
    狼群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悚然一惊,居然忘了向他发起进攻,反倒是往旁边退去。吕岸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在狼群一散开的当口,他的目光已经锁定了那只全身黑毛的头狼,一个尖步就蹿了上去,然后一刀直砍向它的头部。
    “嗷!”头狼发出了一声嚎叫后,便往边上闪去,它的动作倒也不慢。其他的狼立刻就知道自己的首领受到了攻击,忙都转过身来朝吕岸冲来。
    只要头狼可以躲过这一刀,那些狼就会冲过来保护它,到时候吕岸想要伤他就很困难了。所有人都知道这一点,他们都担心地看着吕岸的动作,生怕他不但伤不了头狼还将自己给搭了进去。就连那些个蒙古人,也都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吕岸这边,因为他们知道,自己能不能脱险也全在吕岸的这一击之上。
    第179章    结识
    众狼到了这个时候也知道了这个突然跃到自己中来的人的目的是为了杀自己的首领,顿时所有的狼都大声地嚎叫了起来,一只只地扑向了吕岸。那头狼之所以能成为狼群的首领,除了它比寻常的狼聪明,懂得指挥它们之外,它灵活、凶悍的本性也是最关键的。野兽毕竟是野兽,它们只知道弱肉强食,想要成为狼群的领袖,让这几百只狼听从它的调遣,这头狼自然很不简单。虽然它的身躯比之普通的狼要高大不少,但是它的动作却并蛮伊显得笨拙,反而比之其他的狼更为敏捷,在吕岸的一刀的刀风刚激得它颈部的毛向两边分去的刹那,它就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往右边闪了过去。
    虽然天还是黑的,但是在明亮的月光和雪的反照之下,那里所发生的情形还是清晰地传到了每个人的眼里。当看到吕岸这一刀落空后,所有人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他们知道接下来就是狼群对吕岸的疯狂攻击了,但是他们却都鞭长莫及,无上立刻上前去帮助他。有的人已经因为不忍见到吕岸血流当场,被狼群分尸而闭上了眼睛,他们虽然见惯了生死,作为守边的军士也早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但还是无法接受自己人被一群畜生给咬死。
    就在众人都以为他必死无疑的时候,吕岸突然手一抖,那把下砍的钢刀就滴溜溜地在他的手上转了一圈,那刀居然就变成了直刺,同时他的身子也向一边快速地移去,在避过了那几只扑上来的狼同时又正好是和头狼所移的方向一致。蓄满了吕岸全身力道的一刺,就在群狼尚未扑到他的身上前一下就攮进了头狼的额头,从它的两眼之间直入至柄!
    这下变故,出乎了所有人(狼)的意料,所有的动作在那一刻都停止住了,无论是狼还是人,心里只有惊讶,全都惊讶地看着吕岸刷地一下将那柄刀从头狼的额头处拔了出来,然后一扭身子,在还没闹明白是怎么回事的狼群中飞快地蹿了出来。
    这时不少将士已经看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吕岸刚才看上去像是全力一劈的一刀是虚招,为的就是让头狼躲闪,这样自己真正的杀着才能在头狼旧力方尽,新力未生的时候建功。虽然狼的额头很是坚实,素有铜头之称,但对吕岸这样身负上成武功,对力量的把握又很是到位的高手来说却也不是什么难题,所以他一刀就搠死了这只头狼。
    “嗷嗷……”所有的狼都发出了一阵阵的吼叫,但是听在那些了解草原狼习性的蒙古人耳中却知道这与之前的叫声不同,这是悲伤和害怕的叫声,狼群终于因为首领的倒毙而胆怯了。而就在狼群长嚎的时候,吕岸已经用最快的速度闪回到了众军士之中。这一出一进虽然用了不过片刻工夫,但却消耗了他太多的体力和心力,现在他都有些站不稳身体了。
    见到吕岸这么轻松地就从满布着恶狼的对面闪了回来,虽然不了解这些狼的习性,但是众明军将士却也明白一点,现在的狼群因为死了领袖而乱了分寸,甚至已经没了之前的气势。所以也不等人下令,许多人便提刀杀了上去。
    没了头狼指挥的狼群顿时就成了一盘散沙,它们完全不像刚才那样能够做到几只狼相互配合地进行攻击,而是各自为战,拼命地上前。但是这对众将士的威胁可就小得太多了,在他们有序的绞杀之下,立刻就有二十多只狼死在了地上。
    “嗷!~~~~”在又一声大叫之后,有几只狼终于开始放弃了眼前的猎物,往后退去,在退了数丈之后,掉转头就跑了。其他的狼在见到同伴逃走之后,也不再进攻,往后一点点地退去,然后也向四周逃窜而去。
    虽然将士们想要杀狼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但却也知道自己的两条腿追赶不上那些四条腿的狼,而他们的战马不是被伤了就是被刚才的情形吓得动弹不得,所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狼群四散逃跑,一只也不剩,只留下数十只狼尸,和一地的鲜血。
    直到这里活着的只剩下人时,众人才一下坐倒在雪地上,大口地喘起了气来,他们与狼搏斗了两个时辰,却比和金军大战一天更累,这劳累有身体上的,也有因为之前的恐惧而从心里感受到的。唐枫此时也是如此,但他还是努力地站在那里,不让自己随众人一起坐倒,因为他看到了那边的几个蒙古人正走过来。
    那几名蒙古人穿着厚厚的皮衣,脸色也是惨白的,如果是在夜里突然遇到他们或许会被他们给吓一大跳。当然这不都是因为生命受到威胁而吓的,还有不少是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他们的身上有着多处的伤口,其中一人的一只臂膀都被狼咬去了。
    唐枫的目光从他们的脸上一扫而过,发现这些人并不像自己所认为的蒙古人一般长得很凶悍,反而是长得很是憨厚,除了一张脸外。这张脸也是白的,但不是惨白而是白净,这和其他的蒙古人粗糙的脸庞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而他的五官也很是精致,看上去不像是个粗旷的蒙古人,倒有几分江南人的味道,众蒙古人里就只有他没有受什么伤,只是显得有些惊魂初定的样子。
    这时,其中一个蒙古人已经一手抚胸,冲他们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大堆的话出来,看他的神色和动作似乎是在向唐枫他们道谢,但是他究竟在说些什么唐枫等一众人等就听不明白了。唐枫朝身边的人看去,问道:“你们中可有懂得说蒙古人的言语的吗?”回答他的却是一阵沉默,当日和吕岸说自己曾来过这里的那名锦衣卫的人已经在之前与狼的搏斗中丧生了,其他人都不曾来过这里,当然不会懂得他们的话了。
    “咦?你们说的是汉人的话,你们是汉人吗?”这时一个好听的声音传到了众人的耳中,正是那个长得和寻常的蒙古人不太一样的少年在说话。
    “正是,你也是汉人吗?”唐枫一听他说的话和这个时代的明朝官话差不多,心下一喜,忙问道。同时他也在心里道,原来他也是汉人,怪不得和这些蒙古人长得不一样呢。
    但是他却猜错了,只见那人一摇头道:“不,我是科尔沁草原的人,只不过会说你们汉人的话而已!”说到这里,他就冲那几名蒙古人说了一串让唐枫他们听不懂的话来,然后才道:“多谢你们从这些狼群的口中将我们救了出来!”说着朝唐枫他们做了个抚胸的动作,其他的蒙古人也都再做了一个这样的举动。
    唐枫想起了在自己以前看电视时见过某些少数民族的人是这样行礼的,便知道了他们是在向自己表示感谢,便忙有一拱手道:“各位客气了,我们也不过是一时碰巧而已。杀狼也是自救,倒不必太过放在心上!”说话间他也好奇地看着那些将手按在胸口处的蒙古人的动作,然后他就发现了一点,那个少年用手按着的胸口比那些个强壮的蒙古人更为壮实,随即他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个人应该是个女子。想到自己这样盯着一个女子的胸口看很不礼貌,唐枫立刻就将目光收了回来。
    那些蒙古人并没有发现这一点,他们的脸上满怀着感激。那个女子道:“虽然你们是凑巧,又是为了救自己,但是我们还是因为这样才得救的,所以我们应该对你们表示谢意!”
    唐枫嘴上面谦虚了两句,心里却急切地想知道对方打算怎么谢自己这些人,要是能给自己一些物资就好了。那女子说道:“离这里不远就是我们的部落,还请各为英雄不要推辞,跟我们一起去那歇歇脚吧,你们中有不少人受了伤,正好我们那里有郎中,可以为你们的人医治一下。”
    看这些蒙古人的脸上除了友善的笑容外就是感激之情,唐枫便相信了他们的话,再加上看到众军士都受了伤,马匹也死了大半,的确需要找个部落休整一下,便点头道:“那恭敬不如从命了,多谢各位的邀请了!”众将士也的确是累了,见唐枫答应了他们也不反对,在休息了一阵之后,便和那几名蒙古人一道往后走去。
    然后唐枫他们就与这几个蒙古人一起进到了那个原先他们想要打劫的蒙古部落聚集地中,成了他们的坐上客。当那些蒙古牧民知道是这些汉人从狼口下救了自己的亲人和朋友时,对他们就更为热情了,很快地,除了那些受了重伤的将士在包扎了伤口后被安排休息外,其他的人都被热情的蒙古牧民给请去喝酒吃肉了。而唐枫身为众军士的首领,则和吕岸一道被请到了这个最大的牛皮帐篷之中接受款待。
    第180章    大玉儿
    狼肉很快就在火上烤得熟了,那个烤肉的人很是熟练地将狼腿上肥美的肉给片了下来,然后装在一个银制的盘子上端到了唐枫与吕岸的面前。在他们的对面坐着三名高大威猛的蒙古人,虽然他们的身上还穿着厚实的皮毛裘衣,但是从露在外面的那健硕的手臂就能看出他们个个都极其强壮。
    见到狼肉端了上来,中间那个看上去地位最是尊崇的大胡子便一手端着酒碗,一边站起身来对着唐枫二人高声地唱起了歌来。这古怪的举动使得唐枫和吕岸都有些莫名其妙了,在过了片刻后,唐枫才猛地想起了这应该是蒙古人的风俗,是在向自己唱敬酒歌呢。在明白了这一点后,他忙拉了把吕岸,和他一同站了起来,手里拿着酒碗笑看着他。唐枫记得这个人就是这个蒙古部落的酋长,名字叫作宰桑.布和。
    宰桑.布和在唱完了歌后,便将碗中的马奶酒一饮而尽,然后朝唐枫他们示意了一下。唐枫不敢怠慢,也忙将自己碗中的酒喝光,然后学着那些蒙古人一般行了个抚胸的礼。如今身在蒙古人中,当然是入乡随俗比较好。不过对那酸里带涩的马奶酒,唐枫还是有些难以下咽,暗地里皱了下眉。吕岸也学着唐枫的样子喝了酒,行了礼,心里却觉得有些奇怪,唐大人为什么会明白这些蒙古人的风俗呢?
    那几个蒙古人见到唐枫将自己的敬酒给喝了,而且如此多礼,顿时就都笑了起来,那两个年轻人刚才眼中的一点戒备也消除了。在请唐枫他们又喝了两碗酒后,宰桑.布和才道:“尊贵的客人,我代表我的族人多谢你们救了我们的人!”虽然他所说的汉话有些别扭,但是唐枫他们还是能够听懂的,听他居然能说出自己能懂的话,两人脸上顿时闪过了一片喜色。
    “不敢当,不过是适逢其会罢了。而且在下也要多谢族长大人请我们喝酒吃肉,和帮我们医治受了伤的伙伴。”唐枫忙谦逊了几句。
    其他两个蒙古人显然并不会说汉语,对唐枫的话也是一知半解,所以当唐枫和宰桑.布和说话的时候,他们只是笑着在一边喝酒吃肉,并没有插话。在又喝了两碗酒后,几个蒙古人就显得更为热情了,他们不断地给唐枫他们倒酒,不一会工夫唐枫就觉得有些头重脚轻了,心里所存的顾忌也因为酒的缘故抛到了一边。他于是问出了一个心中的疑问:“敢问族长,我们与狼搏斗的所在离着这里也不过十多里路程,这许多的狼在那嚎叫着,想必你们也应该能够听到,怎的就不见你们派人来看看呢?若不是我们凑巧杀了那狼群的首领的话,只怕不光是我们,就连你们的族人也难逃此难啊。”
    宰桑.布和却并没有因为喝了这几碗酒而有醉意,但蒙古人向来豪爽,唐枫既然问了,他便坦白地说道:“客人你这就不知道了,每年的这个时候,在草原上就会出现大批的狼外出寻找猎物,我们早就见怪不怪了。虽然听到了狼嚎,我们也只当是那些狼在附近猎食呢?反正它们也不会闯到有着无数勇士守护的聚集地来,所以我们就没有派人去看看了。谁会想到我的女儿和那几名勇士会刚好在这个时候回来啊?”
    唐枫奇怪地看了看那几个蒙古人,问道:“如今正是寒冬,草原上的你们食物短缺,既然附近有这许多的狼,为什么不去将它们杀死,像现在这样烤着吃了它们呢?”
    “狼很狡猾的,而且还很记仇。在以前我们也曾想过猎杀狼,但是每次当我们的猎人多的时候,它们就会逃跑,而当我们退走后,它们就会来报仇了。五年前就有一次我们派了好几百名勇士去猎狼,结果却只打到了几十只狼。但在我们回到部落休息的时候,狼群却在晚上对我们发起了攻击,将我们的许多牛羊都给咬死了,使我们遭受了很大的损失。所以后来为了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我们就不再招惹那些在冬季成群出没的狼了,只是没想到这次差点让我们的族人受了伤害。”宰桑.布和说道。
    唐枫这才知道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便嘿嘿笑了一声不再说什么了。这时,那两个年轻的蒙古人朝宰桑.布和说了几句话,在愣了一下后,他便问道:“客人,不知你们是哪里来的汉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兵器和弓箭,还如此英勇?”说着紧紧地盯向了唐枫他们。
    虽然因为酒劲的关系唐枫头有些晕,但却还没有到完全忘了自己所处的情况的地步,他立刻在盘算着自己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才好,是实言以告还是编个谎话呢?正当他心中转着念头的时候,帐帘一挑,走进了一个人来。
    这个人一进帐中,就吸引了唐枫的目光,因为进来的是一个美丽的女子。虽然身上穿的是一件宽大的白色皮裘,但是却依然显现出了她窈窕的身材,修长的大腿,再加上她的妩媚中带着英气的容颜,使得在现代和古代见过不少美女的唐枫也有一种惊艳的感觉。那两个年轻的蒙古人更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宰桑.布和见到她进来了,便先将自己的问题放到了一边,对她一皱眉道:“你受了惊吓,怎么不去好好休息一下,却跑到这里来了?”当然他说的是唐枫他们听不懂的话。
    “我是被这些从远方来的勇士救的,既然他们在这里,我当然要来谢谢他们了。”女子用好听的声音说道,她说的乃是汉语,所以唐枫他们立刻就认出了她来,她就是之前与他们说话,又将他们带到了这个部落里来的人,而她应该就是宰桑.布和口中提到的女儿了。
    宰桑.布和一声苦笑,显然是拿自己的女儿没有办法,只得对唐枫他们介绍道:“这个丫头就是我的女儿,博尔济吉特.布木布泰。原来我是打算明天大家都歇好了身体之后才叫她来向你们道谢的,没想到她却这么急着来见你们了。”说着无奈地一摇头。
    唐枫忙施了一礼道:“原来是位姑娘,在下见过博尔济……”说到这里,他的舌头就有些打结了,这么长的名字唐枫可记不住。见他这一付窘样,女子咯咯地笑了起来:“好了,我知道你们汉人记不住我的名字,那你可以叫我的另一个名字,我叫大玉儿。”
    “大玉儿!”唐枫先是一呆,随后便很是吃惊地看向了这个美丽的少女,一时间都忘了礼貌。他还记得自己小时候曾看过一部连续剧就叫做《一代皇后大玉儿》,里面的主角便是清圣祖康熙的祖母大玉儿。想不到这么一个在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女政治家居然会被自己在这个时候碰上了。吕岸和几名蒙古人都用古怪的眼神看向了唐枫,不明白他在听了这个名字后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过了半晌后,唐枫才镇定下来,看到大家都奇怪地看向主角,他便呵呵一笑道:“哦,我只是因为主角曾有一个幼年的玩伴也叫作大玉儿,所以才会吃惊的,倒叫各位见笑了。”
    众人这才释然地一笑,大玉儿则是有些狐疑地看了看唐枫,女性的直觉告诉她唐枫的话有不尽不实之处,但她最终也没有问什么。然后她又敬了唐枫他们一杯酒,算是谢过了他们的相救之恩。在他们喝了酒后,宰桑.布和才想起了之前自己的问题,便又问了一遍他们的身份。
    唐枫刚才是打算推搪一下,说自己是大明的商人,来此是做生意的,但现在头脑因为大玉儿的缘故清醒了过来,便觉得这个托词破绽太大,便决定实话实说,于是将酒碗放到了案上后道:“实不相瞒,我们乃是大明守卫辽东的军士,因为被金人伏击和追杀,才一路逃到了草原上来。”一边说着话,唐枫一边注意着那几个蒙古人的神情。
    宰桑.布和听了他的话面色微微一变,但随即又恢复了正常,大玉儿是有点吃惊,但那两个年轻人则不一样了,他们的眼中明显地闪过了敌意,要不是宰桑.布和用手按在了他们的大腿上,只怕他们都要跳起身来了。
    “哈哈,好!客人你能够把实话说出来,就说明你们对我们是没有敌意的,那我们也会把你们当作是朋友。”宰桑.布和哈哈一笑,便将有些凝重的氛围给冲淡了。
    或许是因为知道了他们的身份是明军的缘故,宰桑.布和便没有之前那么热情了。在象征性地又敬了他们几碗酒后,就请唐枫两人去为他们安排好的帐篷之中休息了。
    唐枫躺在厚厚的兽皮之上,顿时就将满身的疲惫给甩掉了,可是他的心里却满怀着事情,一时间很难就这样入睡,这既有因为自己的身份被蒙古人知道的担忧,同时也因为看到了这个使满清走向兴盛的女人的震惊。
    第181章    大玉儿(2)
    历史造就了许多的英雄和伟人,但相对的,英雄和伟人也能够创造历史。如果战国末期秦国的国君不是嬴政,那么秦想一统天下或许还要再等上几年,即便它的实力要强于山东六国。如果西汉时没有出现汉武帝刘彻,那么在七国之乱后的大汉王朝说不定就会从此走向没落。如果没有朱元璋的出现,那么汉人即便将蒙古人赶出中原,也不会有明朝。同样的道理,这个现在的大玉儿,未来的孝庄如果早就死了的话,满清说不定也会因为种种的原因而无法强盛,那样明朝就有了中兴的可能。
    想到这些时,唐枫的心里就是一阵蠢蠢欲动,他很想趁着大玉儿如今只是一个部落首领的女儿时就将她除去了,为了大明的江山和天下的汉人百姓。从之前在京城中的经历看来,唐枫知道历史是可以改变的,虽然那不是什么好的改变。就因为自己的介入,阉党已经比以前早上一年掌握了政权,宁远的大战也早了一年,那么自己若是除去了大玉儿,历史又会变成什么样呢?会不会在少了顺治皇帝之后,满清就无法入主中原了呢?
    虽然杀掉这个大玉儿的诱惑是很大的,但唐枫却不得不承认这也是一件很难成功的事情,因为自己这些人如今可是在蒙古人的环伺之下的,说不定自己还没有伤害到大玉儿呢,自己这些人就被愤怒的蒙古人给杀死了。所以在入睡之前,唐枫最终决定暂且将心中的这个想法隐藏起来,当将士们将伤养好之后,再另做打算。
    这时,在那座牛皮帐篷之中,宰桑.布和和那两个年轻人以及其他几名部落中的重要之人正在讨论着一件事情,那就是该如何处置这几个大明的官军。部落里声望仅次于宰桑.布和的卓可布的看法是趁着他们还没有对部落造成伤害的时候就将他们都给杀了,以绝后患。这个建议却不被大多数人接受,他们的理由很简单,这些汉人毕竟刚刚救了自己的族人,是对自己的部落有恩的,他们怎么可以恩将仇报呢?而且他们也看得出来这些汉人官军虽然受了伤,但是战斗力还是很强的,尤其是他们听说了吕岸在狼群中杀死头狼的举动,更觉得不能与明军正面为敌。
    而那两个适才与宰桑.布和一同款待唐枫他们的年轻人中的一个,名叫贺里兰的则认为既然无法公然杀人,就应该将他们逐出部落,然后再将他们的行踪报给金人,借金人之手来对付他们。这个恶毒的计策也被一些耿直的人给否定了。蒙古人最不喜欢的就是玩阴谋诡计,即便是对付敌人也喜欢光明正大,一刀一枪地与他们厮杀,更不要说对自己有恩的人了。
    这下众人可就没了主意了,最终只得决定先看看再说,如果这些汉人真的有对自己不轨的行为,自己再用钢刀和弓箭对付他们不迟。当宰桑.布和将这些人都送走之后,一个轻盈的人影便走进了帐篷。在看到进来的是自己的女儿大玉儿时,宰桑.布和便笑了:“大玉儿,你居然还没有去休息,可是在外面听我们的说话吗?”
    大玉儿对着自己的父亲笑了一笑,然后坐在了他的身边,帮他倒了一碗马奶酒,递到了他的手里道:“父亲,我认为他们的想法都不对,我们不能这样对待这些救了我和几名勇士的汉人。”
    “哦?那你说说看,我们该怎么对待他们呢?”宰桑.布和笑着喝了一口酒,然后用手摸了把被酒沾湿的胡子后问道。族中很少有人知道,宰桑.布和的女儿是他最为信任的智囊,就因为又她的帮助,宰桑.布和才能完全控制住部落里的所有的人。所以对唐枫他们救了自己的女儿一事,他心里还是很感激的。
    大玉儿轻轻地替自己的父亲捶起了肩,边捶边道:“父亲,他们不但没有伤害过我们的族人,还救了我,这就是对我们有恩。我们向来对远来的客人都是热情招待的,难道现在要对他们这样曾帮助过我们的人做一些不应该做的事吗?这样一来,其他的部落会怎么看待我们?我科尔沁部落以后还会有真心相待的朋友吗?”
    “唔,我也正是因为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才没有同意卓可布和贺里兰的办法。可是他们终究是明朝的官军,而且是被金军给打败了才来到这里的,如果我们收留他们的消息让金人知道的话,只怕……”
    “父亲这就是我要说的事情了,你在这里还不知道吧,女真大汗带了大军进攻明朝的城池被他们给打败了,我想这些明朝的官军就是在那场战斗中落单跑到草原上来的。”
    “竟有这样的事情,想不到一直长胜不败的努尔哈赤也会失败。”宰桑.布和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但随即他又皱起眉来,“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们就更不该收留这些人了,如果让女真人知道的话,只怕他们就有借口对我们部落用兵了。如今我们蒙古人可不是当年成吉思汗和忽必烈汗的时候了,只怕不可能有其他部落来救我们的。”
    “父亲,这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女真人没有失败的话,我们还不能收留他们,但是现在他们败了,我们倒是可以让他们知道有汉人的官兵被我们收留了。到那时,女真人就会担心我们要与汉人联手,这样他们就会想法子来争取我们站在他们那边,我们就可以得到更多的好处了。所以那些汉人在这里不但不是什么麻烦,而且对我们来说还是一件好事呢。”大玉儿笑眯眯地说道。
    对这个女儿的判断,宰桑.布和还是很信任,但他还是担心女真人会借口此事起兵来讨伐自己,所以面上还是有些担忧。大玉儿也猜到了他的想法,便道:“其实父亲我们只要将这些汉人的伤治好后就可以将他们送走了,至于我们和汉人交好的事情只要把它当作一条谣传便行了,到时候女真如果想借这件事来对我们用兵,他们恐怕也没有什么确实的证据。而且女儿我会注意这些汉人的,如果他们真的有什么不轨的企图的话,我们当然不能就这样放过了他们。”
    宰桑.布和在想了一下之后,便同意了大玉儿的建议。但他却不知道,大玉儿的心里还有一个目的是没有说出来的,那就是她依旧记得在自己报名字的时候那个叫唐枫的男子的惊讶之情,她总觉得这个男人心里藏着什么事情,她必须把这事给查清楚了。
    之后几日里,虽然蒙古人对唐枫他们少了刚进来时的友好,但是却还算客气,治疗那些受伤将士的大夫也尽心尽力,这让唐枫暂时是松了一口气。他可是还记得当时自己说出身份时几个蒙古人的反应的,如果他们因为对汉人的仇恨而对自己等人不利的话,这百多人可就有麻烦了。不过看蒙古人对自己所怀的戒备之心,唐枫最终还是打消了将大玉儿杀死的想法,因为杀她未必能成功,但若是事情暴露的话,自己和这些死后余生的将士们可就真的死定了。
    抛去了这个想法之后,唐枫反而轻松了不少,除了每日里去和将士们谈谈心,鼓励他们之外,他就只是在部落的聚集地外欣赏这草原的景色,使自己一直以来紧张的心情得到舒缓。他自从因为汪家一案而离开歙县去到京城之后,还没有如此轻松过。这一年多来,不是想着将汪家定罪,就是挣扎在善恶的边缘,又或是在想着如何与金人作战和真正地和金人作战,还没有一日是如此轻松的。
    人一旦轻松下来,唐枫就记起了时间,现在看日子应该已经又一次快到除夕了,但是自己却身在草原,与妻子柳慧有着千里之隔。想到自己在与她成婚后不久就离开了她,如今已经一年多了,还不曾陪她过上一个年,心里就觉得很是愧疚。“哎!”想到了柳慧,唐枫不自禁地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远处满是好奇的大玉儿看着这个汉人男子满怀心事的样子,心里没来由地想要知道他的心事,想来替他进行分担,便不自觉地走了上去,开口问道:“唐将军,你这是因为什么而叹息的?能说来让我听听吗?”

章节目录

重振大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路人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路人家并收藏重振大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