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将虽然不知道他的用意何在,但还都是轰然应允,但之后他们所听到的命令就让他们有些为难了。只听皇太极继续说道:“还有,将城中守军调出一部,分为多股,前往城中各位大人和阿哥的宅邸,将他们看押其中,不得让他们擅自走动。”说着他报出了一连串的王公大臣的名字。这一下那些将领就不敢应命了,全都看向了皇太极,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皇太极此时可不想给他们多做解释,而是一拍桌案道:“难道本贝勒所说的话还不够明白吗?怎么都还呆站在这里,还不快去!”
    眼见得四贝勒发怒了,众将领这才应了一声,但还是有胆大的问道:“敢问贝勒,若是那些大人阿哥们反抗和冲撞我们,我们该如何应对?”
    皇太极知道此时绝不能有任何的差错,便森然道:“若他们不肯听命留在府上,那除了这些大人自身之外,你们可以随意处置!”言外之意就杀人也没有关系了。在得到这句话后,这些将领们才壮起了胆来,一声领命后便匆匆前去调兵了。
    ps:每日求一下票和收藏~~~~~~
    第200章    金国乱起(2)
    无数的人马开始在金国的都城东京城里动了起来,四面城墙上站上了数百的士卒,四扇城门也在同一时间都关闭了起来,正当城中的百姓感到惊讶和奇怪,想要探察出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巡城的军士就将他们像赶牲口一样地赶回了自己的住处,并言明不听到解禁的号角之声,众人不得擅自出门,不然就格杀勿论。那些百姓见到雪亮的钢刀,强壮的军士,自然不敢违背,虽然满腹的疑问,却还是乖乖地回了家,关上了房门。
    不过一个多时辰,整座东京城便安静了下来,街道上除了巡城的军士之外,便没了其他的闲杂人等。但这不过是开始,在将街面都清了之后,所有的人马便分成了数路,按着皇太极的指示朝城中的各个达官的府邸而去。来到那些气派的宅邸前后,在各自的将领一声令下,那些军士便冲了上去,无视奴仆的阻拦,直接就登堂入室,对这些住在其中的大人们宣布了皇太极的意思,让他们不得出门,然后也不等这些人做出该有的反应,便驻守在了这些宅院的大门口,不让一人进出了。
    “岂有此理!你们奉的是什么人令,竟敢将本阿哥留在府上,真真是不知死活!”在九阿哥巴布泰的府上,一向冲动的他立刻就忍不住与将士们发生了冲突。他手中提着一柄砍刀,就带着自己的十多名亲兵往门外冲去,同时口中还喊道:“我看谁敢拦我,挡我者死!”
    那些军士急忙上前阻拦,但是面对被巴布泰舞得呼呼作响的砍刀,那几名军士还真不敢上前。这时那几名半是亲兵,半是仆从的人也仗着巴布泰的势往外冲去,为了表现自己的忠心,他们向前的速度比这位舞刀冲前的阿哥更快了几步。
    眼见得他们如此不肯合作,那带队的将领格奇也恼了,虽然他没有胆子伤害九阿哥,但是他的随从自己可没有放在心上。所以看到当前有人朝自己冲了过来,他二话不说便挺刀攻了过去。那些仆从毕竟只能仗势欺人而已,论起武艺来根本无法和在沙场上一刀一枪拼杀出来的格奇相比,再加上他们也的确是想不到对方会当着九阿哥的面伤害自己,所以在一个照面的工夫,就被格奇的刀砍倒在了地上。
    “噗嗤!噗嗤!”两声响,两名亲随就被这些将士给砍杀了,这让巴布泰瞬间愣住了:“你们真是好大的狗胆,竟敢杀本阿哥的人……”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几名军士就已经趁他愣神的时候逼了上来,夺了他的刀,然后将他拥回了自己的家中。
    这样的场景,如今在东京城中随处可见,那些已经不太问事的元老也都是火暴脾气,自然不肯就这样被软禁,但是他们想仗着自己的特殊身份往外闯却也不能够了,因为那些被派来守门的将士个个都是身经百战之人,岂是这些已经年老体衰的人所能对抗的。这也是在金国这样一个才刚刚有点家国制度的所在,要是换了是在大明,即便控制了京城,这些大头兵们也不敢如此对待皇室宗亲和功勋元老,毕竟这些人与皇帝的关系要比军士们要近得多,保不准什么时候他们就又能掌握大权了,到那时他们要报仇可不是什么难事。但在金国,这些军士们完全没有这个想法,在上面下令之后,他们便毫无顾忌地照命而行了。
    而在某几名阿哥的家里情况却有些不同,比如阿拜的府上,在看到有军士过来之后,阿拜就知道了事情已经完了。他们虽然说动了许多的人站在自己这边,但是在东京城里还是皇太极掌握着绝对的主动权的,现在他狠下心里做出如此举动,自己想要反抗是不明智的。所以他立刻就命人关上了门,没有像其他人那样闹事。
    不过不闹事不代表他就坐以待毙了,他明白皇太极这么做的确能够扭转局势,但同时也得罪了整个大金国的权贵。倘若自己能够帮着众人解决这道难题的话,今后自己在金国的地位便大不同了,所以他在权衡了一番后,立刻叫来了自己所笼络的几名江湖人士,对他们道:“现在情况很是不利,只有你们才能帮我的忙了。我知道你们这些江湖中人虽然在沙场上的作用不大,但是却能高来高去,所以我想让你们想法子混出城去,将这里发生的事情转告其他城池的大人,就说是皇太极想要夺位,已经将我们这些人都关了起来。你们能替我办了这件事,今后我必不会亏待了你们。”
    那几明江湖人士立刻点头答应了下来,虽然外面布满了金兵,但在他们看来却并不是没有路可行的,至少他们还能从房顶上出去。阿拜见状大喜,立刻就写了数封书信,交到了他们的手中,再三嘱咐他们一定要办成此事。不过现在天色尚明,对这些人来说还不能行动,必须要等到晚上,才能偷偷地潜出城去。
    这时,皇太极已经接到了各处的人马带回来的消息了,听到众人都被自己的人马给软禁,虽然有人不服强行闯门,但却没有一人能走脱之后,他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这次下此决定他也是冒着很大的风险的,不过想到此事若成自己就能真的成为大金大汗,他还是觉得这个险是冒得值得的。
    接下来,他就要进宫去了,皇太极知道想挟大汗以令三军,就必须有一些凭据,而努尔哈赤的一些印信就是他要去拿到手的东西了。虽然这段时日里,皇太极就掌握着它们,但是当初他可没有想过要强夺大权,所以并没有将这些东西从宫里带出来,现在他只得再次入宫,去将这些印信给取出来。
    来到宫中时,天已经到了黄昏,看着天边那即将落下的太阳,皇太极的心中也不无感慨:“阿玛就像是这将要西落的太阳,已经无法再照顾我大金的子民了,那么我这个做儿子的就应该为他分担,做那明日从东边升起的太阳,继续领导着我们大金的雄兵去从汉人那取得更多的好处。阿玛太过没有远见,只知道掠取一些物资,却将汉人的城池抛在了脑后,但我却不同,我不但要汉人的粮食、金银,还要他们的百姓成为我大金的百姓!”一面在心中想着掌握大权后的大作为,皇太极一面往日常处理公务的殿宇走去。
    正当他急步而行的时候,突然寝宫的方向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叫嚷声,随即一名小黄门便急急地跑了出来,一面跑一面叫道:“大事不好了,大汗他快要不行了!”
    “什么?”皇太极闻言猛地停住了脚步,立刻往那个小黄门奔去,一把拉住了他道:“你说什么?大汗他怎么了?”
    那小黄门也是因为此事太过重大而乱了心神,所以才会在宫里乱跑乱叫的。现在见了皇太极,就像是见了救星一般:“四贝勒,你快去后宫看看吧,大汗他……他……”
    他还没有把这个“他”字给说完呢,皇太极已经一把甩脱了他的手,就往寝宫的方向奔去。此时他的心里是五味陈杂,从儿子的角度听说父亲死了当然是很伤心的,但是想到或许这是自己登上汗位的大好机会,他又没来由地有些激动。可是当皇太极走到宫门前的时候,猛地又产生了一种不好的想法,正当大汗过逝的时候,自己就发动了这次的夺权行动,这若是落在有心人的眼中他们会怎么想?这些人会不会认为是自己害死了大汗的?
    一想到将会出现的情况,皇太极的身上就登时出了一身的冷汗,这个罪名他可担待不起啊,即便是女真部落之中,敢这么做的人也是没有的,更不要说现在已经立国的大金了。但现在事情已经做下了,他也实在是没有办法回头,在走进寝宫前,皇太极终于下了一个决心,即便真的有人因此怀疑自己,为了大金和自己的将来,也只能按着既定的方针走下去了。好在现在只有自己一人知道此事,那些人又被自己给软禁了起来,只要自己够果断,一切都还会在自己的掌控中的。
    天黑了,几个身影也在夜色的掩护下朝着城门处靠去,他们便是由阿拜所派出的那几名江湖人士。因为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所以城中巡视的金兵数量也不是太多,这就给了他们能摸黑前行的机会。在躲过了几批人马之后,他们终于来到了西门处,这里是整座城池最低的所在,也最容易出城。
    而当他们偷偷地上了城,然后向下缀去的时候,城外也出现了一个人影,他的速度比起这些人来更为迅速,几下就到了城墙角下,然后身体贴在了墙上,如同一只壁虎般地往城头游去。这个人正是一路往东北而来,寻找唐枫下落的解惑!
    第201章    解惑来啦!
    解惑在到了宁远,从那些个侥幸逃回来的将士们口中得知了唐枫突围的事情,然后便按着他们所说的方向,向北一路寻去。虽然他用了不少的心力去寻找唐枫的下落,但是却依旧没有找到一点线索。直到他来到草原的边沿,也没有找到唐枫等人的踪影,这时他就已经有些失望了,在他想来唐枫的下落只剩下两种可能,一就是已经死在了乱军之中,二则是被金人给活捉了。
    解惑更愿意相信是第二种可能,所以在向北追查无果之后,他便改而进入到了金国境内仔细探察。因为他有一身神鬼莫测的身法,所以在几处金国的城池中探察倒也很是安全,但是几处看下来却依旧没有一点唐枫的消息。这使得他越发的懊恼,心里久蓄的怒火也到了临界点。最终在两日前,他决定到金国的都城辽阳再查探一次,倘若再找不到唐枫的踪迹,那就只能接受唐枫已经死去的现实。而一旦这样的话,他将会完全化身为复仇者,无论用尽多少岁月,多少办法也要将那些金国的掌权者杀光。
    一路急匆匆地赶到了东京城,解惑却发现自己进不了城,因为皇太极在听取了唐枫的主意之后已经封锁了整座城池,城上更有不少的士兵巡哨。无奈之下,解惑只得留在了城外,准备待到天黑之后再趁夜摸上城去。
    现在,解惑便借着夜色,以他高明的内力用壁虎功往城上游去。突然,因为有着高强的内力而感觉敏锐的他听到了一阵不同寻常的声音。因为不想惹来城中金兵的注意,使得自己寻找公子和杀金国权贵的决定落空,所以他立刻就停住了向上的动作,而变为紧贴在了墙壁之上静静地搜寻着声音的来源。很快地,他就找到了那怪声的来源,只见数条人影突然从城头飞快地划了下来。
    这些人正是受阿拜之命出城去寻找救援的人,他们一跃出城头就顺着绳索往下滑去,在他们想来,几偶然自己已经到了城外应该是没有大问题了。不想其中一人在下滑的时候却眼尖地发现了城墙上有个突起的黑影,而这个黑影便在自己的正下方。这个人有个绰号叫做蝮蛇,既是说明他的轻功了得,来去无踪,同时也是说明此人出手毒辣。现在他突然发现身下有阻碍,第一个反应便是要除去他,无论这是人是兽,是友是敌,对自己来说最简单也是最保险的便是如此。
    所以蝮蛇在下滑的过程中就取出了自己的两柄短剑,就如同蝮蛇的两枚獠牙一般向着解惑刺了过去。解惑在发现有人时,其实是不想多事的,只要对方没有发现自己,自己也懒得去管这些悄然出城的是什么人。可不想自己不想伤人,人却想杀自己,这就让他心中原来就很大的怒火燃烧了起来。这时那蝮蛇已经来到了解惑的正上方,手中的两柄剑一先一后刺向了他的面门和胸口,就在眼见得剑要命中目标的当口,解惑的身体就猛地一动,居然就平着往横里移动了数尺,那两剑立时就刺了个空。
    “咦!”心里大讶下,蝮蛇不禁叫出了声来,但他手上的动作却并没有停顿,手指一动间,那两柄短剑便转了个方向,改竖为横,再次向余光所能察觉的那道黑影刺了过去。蝮蛇对自己这种面对面的搏斗是很自信的,再加上他的腿还挂着那条绳索,任何的角度都能攻得到,所以他压根就没有想过会失手。
    但是现实却再次告诉他有些事情就是这么的奇妙,他志在必得的一攻再次落了空,有不知是怎么回事,那人又回到了刚才所在的位置,自己的下方。
    这时其他几人也发现了解惑的踪迹,见到蝮蛇和他已经动上了手,那些人也不多想,便也围了上去,用各自的兵器向解惑攻了上来。虽然城墙上数人都动上了手,但很一致的,所有人都没有发出声来,这当然是怕城上的士卒发现了。
    解惑仗着灵巧的身法几次躲过了那不断的攻击,然后猛地闪到了蝮蛇的身前,在让过了他迎面的一刺之后,便突然伸手以让对方难以躲避的速度一把扣住了他的脉门,然后手上一使劲,就将那柄短剑反刺进了对方的咽喉处。
    “呃……”蝮蛇死前的惨叫因为喉管被割断而发不出来,而解惑则一把抄过了他脚上的绳子,飞快地将他的身体吊在了绳子上,并没有使他那失去生命的身体掉下城去。在转眼间完成了这一系列动作后,解惑便又扑向了另一名敌人……
    不过短短的盏茶时间里,就有五人死在了解惑的手上。这倒不是这些江湖人士真的与解惑的差距有那么大,实在是这里的条件更适合发挥出解惑那来去无踪,极其怪异的身法。在墙上倏忽往来,将他的诡异轻功体现得淋漓尽致,再加上那些人下来时是相互分散的,这就更让他有了个个击破的机会,所以就造成了眼下的这个局面。
    这时敌人只剩下了三人,他们也知道了自己不是这个诡异的家伙的对手,全都往城下滑去,再也不敢和解惑动手了。但解惑此时已经不打算放过他们了,他心里的火气正愁没地方发泄呢,现在有了这几个人让他出气,他当然不会放过了。几下间,他又追上了一个人,在对方一招落空之后,他便夺过了对方的短刀,然后将之架在了他的颈部一拉,那人便断了气。然后他又如法炮制地将那人的尸体绑在了绳索之上。城墙下已经挂了六具尸体,随风轻轻地摇晃着,更显得气氛的诡异。
    其他两人见状出溜得就更加快了,现在他们根本就没了动手的勇气,只求能够离开这个黑影越远越好。然后一人就发现自己的身边多出了一个人来,他立刻张口要喊,却发现一只手已经放在了自己的咽喉上,一个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说,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半夜鬼祟地从城上下来?”
    “我们……我们是奉十一阿哥之命出城去求援的,还请英雄饶命啊……”那人已经被解惑神出鬼没的身手给吓得没了一点勇气,见他动问便一五一十地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说了出来。解惑也是在刚才才猛地想起了一件事情,自己还没有闹明白这些人是什么来路呢,若是汉人的话可就杀错人了,所以才会在杀人之前问那人。
    这一问就让他终于知道了城里所发生的事情,同时也让最后的一个人下到了城墙底逃走了。此时的解惑已经冷静了下来,也就没打算再追杀那个家伙。他一手扼住对方的要害,仔细地盘问了起来,在将一切都弄明白了之后,他决定放过眼前的这个人。显然金国此时已经发生了内乱,这些人若是出城去求援的话,必会使情况变得更为复杂,这正是他愿意看到的,所以在问明白一切之后,解惑便手上一松,将那人放了开来,然后道:“既然如此,我就放你离开。不过你一定要将此信和城里的情况报给其他人,不然我必会取你性命!”
    那人没想到自己能死里逃生,立刻没口子地答应了下来,然后又顺着绳索下到了城下,急急地走了。这一切的发生不过是半个时辰而已,因为双方动手时都很轻,所以城上的金兵完全不知道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发生了这么一件事情。解惑也不多待,在放了那人之后,便顺着他们的绳索飞快地上了城,他已经有了一个能使金国进一步陷入混乱的打算了。
    既然如今城中的情况是那个叫皇太极的家伙软禁了所有的人,成为了城中唯一的一个掌权者,那么自己只要将他找出来杀了,金国的都城势必就会大乱,到那时自己无论是想找寻公子的下落还是杀更多的人都很是方便。想到这一点后,解惑便决定去杀了这个皇太极。
    在那人的口中,解惑已经知道了四贝勒府的所在,所以他立刻就往该处行去,在避过了好几批的巡哨金兵后,他来到了四贝勒的府邸外。在进了其中之后,解惑反倒有些不知所措了,他可不知道这个皇太极是睡在哪的,这个贝勒府虽然不是很华丽,但是范围却是极广,想要一个个房间地找人怕是很难了。
    就当他有些迷茫地左顾右盼的时候,突然发现在东边的一处宅院里有灯光在闪烁,整个贝勒府如今都在黑暗中只有这么一处是有着灯火的。“我真的笨啊,既然这个皇太极如今在做这么重要的一件事情,当然不可能睡了,现在他一定就在那里绸缪着接下来该做的事情。”想到了这一层,解惑不再有任何的耽搁,就往那灯光闪烁的院落潜了过去。
    而在那处院落中,唐枫正与吕岸、司马钧毅他们商议着如何在明天离开东京城……
    ps:已经冲破了200章大关了,求下收藏和票票和点击!!!!
    第202章    久别重逢
    房中,唐枫正说着自己的想法和打算:“今天一天,皇太极就已经控制了整个东京城,将那些与他为敌的人都给看押了起来,不过他并不是完全没了后顾之忧,那些人也不会就此罢手,任由他掌握自己的命运,甚至有人已经开始想应对之法了。我想皇太极也会想到这一层,所以明天我就会向他辞行,借口去草原将人马唤来而离开此地。”
    吕岸同意地道:“大人你所说的甚是,现在的确是我们离开此地的最佳时机,如今的皇太极他已经没了回头的可能,而那些与他为敌的金人尚未到,我们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远离这是非之地。我这就去找其他的将士们,让他们连夜作好准备,明天大人一旦说服了皇太极,我们就出城返回辽东。”
    “对,你现在就去吧,我想今天这里应该是最安全的所在了。”唐枫的话音未落,就见吕岸猛地双眉一竖,然后刷地抽出了腰刀,护在了他的身前:“大人,外面有极轻的脚步声传来,看来不是什么好路数!”说着他已经轻轻走到了门前,一手搭在了门把之上。
    司马钧毅听他这么一说,也忙一步跨到了唐枫的身前,将他挡在了自己的身后,然后也握紧了自己的钢刀,一双小眼瞪得溜圆。自从那次唐枫被刺客所伤后,他们两人可不敢有任何的大意了,如今眼看着离开在望,更不能再出任何的意外。
    就当三人的目光都落在大门处的时候,咯地一声,那扇紧闭的窗户就突然打开了,然后一条人影如鬼魅一般地进到了房里。“什么人!”还是吕岸的反应够快,在对方一落地的刹那,他已经感觉到了对方的所在,在一声大喝之后,便狠狠地一刀斩了下去。
    不想他的这一刀却劈在空处,这一下吕岸可是大大地吃了一惊,但他的反应依旧极快,没有持刀的左手立刻向旁边拍去,他清楚自己的一刀只有这个方向是能够避过的。但是他的这一掌却还是落空了,因为对方根本不是往旁躲闪的,而是在落地的瞬间再次弹上了半空,居高临下地向他展开了进攻。
    这种盛气凌人的攻击方式,只有当双方的实力相差极大的情况下才有人会用出来,吕岸见来人居然如此不将自己放在眼里,登时就恼了,右手的刀此时已经转横斩为反撩,直刺向那个朝自己扑击而来的人影,同时左手握拳蓄势待发,一旦窥准了对方躲避的方位后就一击制敌。
    此时一边的司马钧毅也发现来的只有一人,这就放下了心来,在一声轻吼之后,便配合着吕岸的攻击从另一边出招砍向了那人。这两人若是联手,他们相信这个世上已经没有几个人能够招架得住了。但是情况往往都有例外的,这个人的身法实在是太快,也太过诡异了,就当两人以为可以命中目标的时候,他在半空中的身形突然就是再一起,居然在刀尖离着数寸的距离处给跃了过去。
    因为他不是从旁边闪避的,所以吕岸那蓄势的一拳完全没了用武之地,而阿毅的一刀当然也是无功而返了。“好诡异的身法啊!”吕岸心中不由得叹道,但随即他就知道对方的目的所在了,那人既然对自己和阿毅的攻击视而不见,显然目标不是自己二人,那目标当然是自己身后的唐枫了。想到这一点,吕岸的身上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他以最快的速度收刀,然后将自己的身体当作是一支反射出去的箭般往后急退,在退的同时,钢刀已经自他的胁下穿过,直钉向了身后。
    阿毅为人虽然卤莽,但是却也想明白了这一点,见这情形也是霍地转身,挥刀向那道人影砍去。但是显然对方的速度比之他们要快了不少,想要阻拦他对唐枫不利是很难了。
    唐枫在吕岸说有人来时已经拔出了佩刀,但随后发生的一切实在四太快了,他根本还没有闹明白是怎么回事时,自己已经直面这个刺客了。他的心里登时就是一凉,看来自己就要死在这里了,只是直到现在他还没有看清楚来人的模样,真是不甘心啊。不过他并没有就此放弃反抗,在对方出现在自己的身前时,他的一刀便直刺了出去。不过他也明白这是徒劳的,连吕岸他们二人都拦不住的人,自己怎么可能伤得了他呢?
    事情正如唐枫所料想的那样,他的一刀刺在了空气中,然后他的手就被人给扣住了。不过他以为的致命一击却并没有来到,反而听到了一个让他既熟悉又亲切的声音:“公子,原来你在这里!”当唐枫抬眼看去时,正看到了解惑的那一双又惊又喜的眼睛。
    而在这个时候,吕岸二人的攻击已经来到了面前,解惑立刻拉着唐枫向边上避去,只听得“哧啪!”两声,桌子便被他们二人给打碎了。然后唐枫才喊道:“等下,他是自己人!”
    直到这个时候,吕岸二人才住了手,然后一脸惊讶地看向了解惑,很快的,吕岸就露出了了然的笑容,他是见过这个人的,当时在京城自己见到他一直是陪在唐枫身边的书童,想不到这么一个少年的武艺居然如此了得。而司马钧毅则是瞪着一双绿豆眼好奇地看着这个只有十多岁的少年,不明白他怎么就成了自己人了。
    “你怎么来这里了?”在各自坐下后,唐枫才问道。好在刚才打斗的动静并不是太大,再加上这里地处偏僻,所以没有惊动府中的人等。唐枫与解惑久别相遇,并没有如常人一般地抱头而哭,而是直奔主题。
    解惑心中激动不已,自己费尽了心力寻找公子,终于在自己放弃之前找到了他,这让他的一腔怒火都消于无形了。他立刻笑着将自己来这里之前的情况都说了出来,从朝廷对唐枫的褒奖说起[,直说到自己来到东京城中。
    听完了这番叙述之后,唐枫心里也满是感激,或许这个世界上只有解惑一人会这么不顾一切地寻找自己的下落,在自己失踪后会想到为自己报仇,看来自己在这个世上也不是全无人看重的。解惑见唐枫听了自己的话后一言不发,还当他在怪自己不听从他的命令,没有留在柳慧的身边呢,便嗫嚅地道:“公子,我来找你夫人是同意的……现在她也成了在朝廷里有诰封的人,所以……”
    “我们没有怪你的意思,我很明白你的想法。”唐枫拍了拍解惑的肩膀安慰他道。见到公子并没有怪责自己的意思,解惑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情形落在了司马钧毅的眼中,让他觉得大为不解:“咋会这样呢?看这个小子的本事够大的啊,怎么就会怕唐大人呢?莫非他欠了唐大人很多的银子,又或是唐大人还有俺不知道的本领吗?”
    其他三人可没空去顾及这个混人在想些什么,唐枫在明白了一切,又安慰了解惑后才突然想到一事道:“你说你在进城时遇到了有人要出去请救兵?”
    “是的,他们想对我不利,我就出手将其中的大半人给除去了。”说着解惑便又将城墙处的战斗说了出来。唐枫闻言不禁皱起了眉来:“按你这么说,这些人是其他的皇子派去求援的,现在你把他们的尸体吊在了城头,只怕天一亮就会被人发现了。到时皇太极必会想到有人逃出城去了……”
    “公子这对你要办的事不利吗?我这就回去将那些尸体都给解下来。”解惑说着就要离开,却被唐枫给一把拉住了:“等等,让我想想。如果皇太极知道有人离开了这里,势必会联想到是自己的敌人派去找援兵的,那他应该有的反应就是加强守城的力量,将那些人都集中看管起来,以防再有人走脱……还有就是寻找外在助力!”
    “不错,就是这样了!解惑,你不但没有破坏我的计划,反而帮了我一把,在得知此事之后,皇太极必会更急着想要我所说的蒙人的帮助的。到时候,我就有更充分的理由离开这里了。而有了这个‘后援’之后,皇太极必不会轻易放弃眼前的优势,这样一来金国内部的动乱就会更大了!”唐枫说到这里喜笑颜开,“解惑,你这次是帮了我的大忙啊!”
    解惑听到这话,也开心地笑了,公子既然这么说了当然不会有假,自己也就不用有什么负疚之感了。随后唐枫又说道:“你想进城来杀了皇太极,使建奴的情况乱上加乱,这个想法是没错的,不过若是杀了他的话,我们这些人便都没了保障,所以此计还是稍后再说吧。”
    解惑立刻就点头道:“公子你的看法自然比我更加全面,你说暂且不杀他就不杀吧。不过看公子你的身份,似乎我也不能留在你的身边,这可如何是好?”
    “放心吧,有吕岸他们在,只要小心着些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你还是先找个地方躲藏起来,如今这城中已经刀出鞘弓上弦,若是被人看到了你恐怕会对你不利。而且刺杀我的人也尚未落网,有你暗中保护,对我来说也多一分的保障。”
    解惑也已经知道了唐枫被刺之事,闻言之后眼中猛地射出了利芒:“公子你放心吧,除非这个刺客不再出现,否则我一定不会让他活着的!”
    第203章    汗位
    皇太极看着床上面色一片灰暗的父亲,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倘若是在今天以前,他或许会因为努尔哈赤的临终而感到伤心和难过,不提父子之情,就是他一直以来如此器重自己,自己就会很是感激了。但是现在他却因为自己在做的事情而觉得他死了最好,若是努尔哈赤现在康复了过来,知道自己所做的事的话,恐怕也不会容自己的。
    在努尔哈赤的身边除了几名妃子之外,便是三名最为年幼的儿子了——多尔衮、多铎和赖慕布,他们都不过十多岁的年纪还没有掌握什么权力,其他的几名格格则跪得有些远。见到皇太极呆楞地站在那里,他的母亲叶赫那拉氏就有些忍不住了:“八阿哥,你阿玛他刚才还醒过来问了你在哪,你快些问问他有什么要交代的吧。”说着连连向他打起了眼色。作为努尔哈赤其中的一个女人,她当然知道这个靠山一死就要靠自己的儿子了,现在宫里就只有他这么一个阿哥在,当然可以借机让努尔哈赤将大汗之位传给皇太极了。
    皇太极听到自己母亲的话后,才猛地从自己的思绪中拔了出来,他立刻上前一步,就想去听听努尔哈赤会说些什么。其他几名妃子也不是蠢人,立刻就知道了这娘俩打的是什么主意,立刻就有人道:“依我看还是快些去将其他的阿哥招叫进宫里来吧,大汗他……他说不定真的要撑不住了。”说话间还伴随着几声似真似假的哭声。
    “几位额娘不必对此上心了,我在来见阿玛的时候已经命人出宫去各位阿哥的府上传递消息了,想必不一会儿他们就能到了。”皇太极说着走上前去,轻轻地摇了摇努尔哈赤,喊道:“阿玛,阿玛你怎么样了?”
    被他这么一摇后,努尔哈赤果然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在见到自己这个最器重的儿子时,他艰难地露出了笑容:“你来了,太好了……我快不行了,这大金的将来就要交付给你……们兄弟了,你可不能辜负我的期望啊……”
    当着这么多的人,其中还有自己的弟弟,皇太极当然不能表现得太过垂涎大汗之位,他立刻重重地点了点头:“阿玛你放心吧,大金会在我们的治理下更加强大的。你可还有什么放心不下没有交代的吗?儿子一定会按你所说的去做的。”
    努尔哈赤听到这句话猛地抬起手来,眼中也冒出了以前的亮光,道:“你们兄弟一定要想法子替我报仇……报仇,去将那宁远城给攻下来……”说到这里他的气息突然就弱了下去。
    没想到自己的父亲念念不忘的居然是此事,这就让皇太极有些始料未及了,他想问的可是大汗的人选啊。眼见得努尔哈赤的气息越发地弱了下去,眼见只剩最后一口气了,皇太极也顾不得什么了,他忙抢声问道:“大汗,你还没有说我们兄弟由谁来继承汗位啊!”
    “汗位就由你……你……”努尔哈赤以手指着皇太极,但是最后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了,最后劲一松就逝去了。
    “多谢阿玛对我的信任,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厚望的!”皇太极立刻跪下身来说道。虽然努尔哈赤并没有将最后的话说出来,但他却将话给凿实了,把努尔哈赤的你你之声变成了就是确认自己地位的说辞。
    “谁说大汗是将汗位传了给你,他不过是说汗位由你们诸位兄弟中挑选一人而已!”立刻就有那妃子提出了不同的看法。顿时,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皇太极的身上,有人和那妃子的想法一致,也有人莫衷一是,完全因为大汗的死而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皇太极看了看身边的人,不是女人就是小孩,心里的底气便是一足:“你们怎能说出如此话来?我刚才问时大汗便是指着我说将汗位传给我的,怎的大汗刚一咽气,你们就要违背他的意思吗?”
    “不行,大汗之位事关我大金国运,岂能如此草率就定了下来,况且大汗的话也没有说完,必须将众阿哥都叫进宫来,由他们公议来决定!”又一名妃子说道。其他的几名妃子一听这人的话,也都纷纷点头表示同意,她们可也要为自己的儿子考虑啊。
    金国的妃子与大明的妃子有些个不同,她们都是有着庞大的部落背景的,无论是见识胆色还是实力都远非寻常的汉人女子可比,在国中也有着一定的威信。所以若是她们连成一线的话,对皇太极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障碍。
    一见这情形,皇太极的脸色就猛地沉了下去,他嚯地站起身来,森然道:“看你们的意思是不想遵照大汗的意思喽?”
    “我们不过是不想就这样草率地就定下了这个大汗的位置,现在宫里只有你一个成年阿哥,当然做不得准,必须将其他阿哥都叫进宫来才能有个定夺!”
    “恐怕他们是进不来了!”皇太极突然冷笑了一声道。这几日来,他被那些兄弟和大臣们逼迫,已经是一肚子的气了,现在大局已经在自己的掌握,而大汗又这么合作地升天了,他自以为能够顺利地继承大位。不想现在却有这么一群女人来和自己作对,这些天所受到的气再也憋不住了:“他们因为有心逼宫,已经被我派人给看押了起来,如今东京城已经尽数落在我的掌握之下,包括你们和他们的性命!”
    “什么?你说你将自己的兄弟给关了起来?连大汗也不会这么做,你竟敢……”立刻有个性急的妃子张牙舞爪地要扑向皇太极。但是她的手还没有碰到皇太极的身子呢,就被他一把给推得踉跄倒在了地上:“我现在是大汗,你敢对我如此无礼,可是不想活了吗?”

章节目录

重振大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路人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路人家并收藏重振大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