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妃子顿时就坐在地上愣住了,其他的几名妃子和格格也是像不认识似地看向了皇太极,在他们眼中向来温文的四贝勒,此时脸上满是杀气。
    皇太极知道到了这一步已经不可能再用平和的办法来解决这一切了,所以索性就以势压人:“你们的儿子都在我的控制之下,你们若是想要与我为敌的话,就想想他们会有什么下场吧。明天一早,那些阿哥们便会进宫来见大汗最后一面,若你们知机,我就会留下他们的性命,让他们继续做我大金国的阿哥,甚至封他们为贝勒,如若不然的话……你们好好地想下吧,明天一早就该下个决定了!”说话间,他连头也不回地就出了寝宫。他已经受够了这些日子来的麻烦,现在他要快刀斩乱麻,立刻确立自己在金国的地位。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所有的妃子和努尔哈赤的子女都惊呆了,他们已经明显感觉到了皇太极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杀气,他们可以肯定这个人是会说到做到的。在这些人中,有一双略带幼稚的眼睛里面散发着一种亮晶晶的光芒,他似乎是领悟到了什么,这个人便是努尔哈赤的第十四子——多尔衮。
    出了寝宫后,皇太极便命人将宫外自己的亲兵叫进了宫来,让他们看管住整个寝宫,不得让一人进出,然后他便回到了主殿处理起了之前的事务,而后又寻找到了努尔哈赤用来调兵谴将的信物,待到这一切都做完之后,他才施施然地离开皇宫,准备新的一天的的挑战。
    当皇太极从宫里出来时,天色已经渐渐地亮了,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在宫里呆了一个晚上了。在众女人面前发泄了一阵之后,他原本有些憋闷的心情好了许多,感觉到这几日来的气愤也随着那一通威胁而烟消云散:“现在我应该做的就是想办法让其他各处的人马听从我的调遣,如今阿玛死了,但他的威信却依然还在,我大可利用这一点来使大军从命。他不在了,我最后的顾忌便也不在了,再加上众阿哥尽在我的掌握之下,无论是他们还是他们的母亲都不能再阻碍我,我一定能成为大金的新大汗,大金也一定会在我的带领下取下辽东甚至是整个天下!”看着慢慢地跃出云层,射出万道金光的太阳,皇太极的心里顿时满是豪情。
    当皇太极才刚上马向前行去时,突然看到一骑飞快地奔了过来,当看清楚他的身份时,那骑士立刻就从马上跳了下来报道:“四贝勒,西门处发生了一件怪事,有六个被杀死的人被吊在了城头,守城的士兵直到天亮后才发现的。似乎是有人出了城去了。”
    “什么?快带我去看看!”皇太极听报后心里就是一沉,这个时候可不能有一点的差池啊。他立刻就将想回府稍作休息和与唐枫商议一下的想法抛到了一边,转过马来就往城西的方向急驰而去,心里则在猜测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若是有人出城去了,为何会留下尸体被自己的人发现,对方打的到底是什么主意?
    第204章    离城遇险
    在等到天色大明之后,皇太极才疲惫地返回了自己的贝勒府。对他来说一两晚不睡觉并不是什么问题,不过这一日一夜间所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心里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所以即便是精力充沛的他也有些累了。不过在去西城处见了那几具被吊在半空中的尸体后,他就不能稍做休息了,他立刻就命守城的将士们多加戒备,而后便直趋唐枫的下处。
    在将自己于宫中的事情和西城的事情都原原本本地转告唐枫之后,皇太极才道:“如今的情况更加复杂了。虽然大汗已经死了,再也没有人能对我掣肘,但同样地对那些随时来援的人马也少了一分顾忌。虽然这个城中所有人的生死都在我的掌控之下,不过他们终究只是一些手中无兵的权贵而已,我真正担心的还是其他各处的人马。如今城中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只怕不久就有人来了,所以我此来……”
    唐枫静静地听着,直到这个时候才说道:“贝勒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你是让我立刻赶回草原,去说服族长带兵来援。只是……还请贝勒一定要守住这城池啊。”
    皇太极点头道:“原来我是想将大汗过逝的消息在今日传开,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登上大汗之位的,不过现在看来此事得要拖延上一段时日了。”
    他的话虽然没有说透,但唐枫却是已经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如果城外的其他军队不知现在城中的情况,皇太极大可在今日就登上汗位,然后他就能巩固汗位,等到其他各处的人马知道此事时他早已是金国大汗,那些人马再来与他为敌就是造反了,金国上下还没有人敢做出这样的事来。但是现在情况却不同了,对方现在大可找某些借口来攻打东京城,而没了努尔哈赤这道护身符,皇太极想要将这些人转投自己的麾下可就难了,所以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先将努尔哈赤的死给掩藏了,然后假借他的名义,来安众人之心。
    想明了这一点,唐枫也不得不佩服皇太极的谋略深远,不因一时的利益而蒙蔽了神智。如今这么做的确是最适当的反应,不过皇太极还是料错了一点,那就是自己,自己可不会去什么草原帮他的忙了,而要离开这里,坐看着金国的乱局一发不可收拾。
    皇太极在说完这一切后,又站起了身来:“如今城中的情况实在太过复杂,所以唐兄你这就出城去吧,我已经派人去将你的那些护卫也招来了,现在你们就离开东京城。还望唐兄速去速回,早日带了人马来援,事情若成我皇太极必不会亏待你和你们科尔沁部的!”
    唐枫立刻装出一付很讲义气的模样道:“四贝勒放心吧,此事也是因我而起,我们蒙古人断没有一去不理的可能。我这就星夜赶往草原,让族长举全族之兵来助贝勒!”
    当唐枫走到贝勒府外时,正好看到宋义他们骑着马赶了来,在冲他们露出了一个大事已成的微笑之后,唐枫才转向了送自己出门的皇太极道:“如今四贝勒你重任在身就不必送我了,城门处既已有了安排,我们自己出城便可。”
    皇太极也的确不想就这些虚礼浪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了,便说道:“如此也好,唐兄,一路顺风!”在目送唐枫他们离开之后,他又立刻对身边的人道:“你们速去皇宫,和那边的人下达我的命令,不能叫任何一个宫里的人出来,我现在不能再有任何的差池了!”现在不能将大汗的死泄露出去,他只有封锁这个消息了,而原定在今日的登位之事也只好等过上一段日子,情况有了好转之后再说了。
    唐枫等一行人此时已经直奔北西门而去,这个方向是去草原的,唐枫做戏做全套当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表露出自己要去辽东的意图,只有出了城,离开了众人的视线之后再转变方向了。一路行来,碰到的都是金军士卒,连一个普通的百姓都不曾见到,唐枫这才知道如今的东京城中已经剑拔弩张到了如此地步,看来自己的计策很是成功,金国这次想不乱都不行了。同时因为一路上并没有闲杂人等,所以他原来的担心也慢慢地消去了,既然那个刺伤了自己的刺客是某个阿哥所派,那么他一定不可能出现在由皇太极所控制的亲军之中了,在如此情况下,自己的安全应该已经得到了充分的保障了。
    西门已经在望,唐枫的目光却落在了某个看上去有些矮小的骑士的身上,他就是解惑。为了让他在暗中保护自己,所以唐枫便命他混进了这些骑兵当中,现在是不是应该让他继续留在这里呢?当自己等人安全离开东京后,皇太极对自己的价值也就不存在了,对他依旧深怀戒惧的唐枫觉得还是让他死了对金国的大乱更有好处。
    虽然目前的情况看来没有自己所说的蒙人大军来助的话,皇太极势必会败亡。但他终究是历史有名的一代枭雄,说不定还真会让他在如此混乱的局面下将金国上下给夺到了手,到那时自己的一番心血就白费了。虽然这样的事情会发生的概率很小,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唐枫还是觉得将皇太极杀死比较妥当。在如此乱局之下,皇太极一死,那些原来身陷囹圄的阿哥们便能重获自由,加上努尔哈赤已死,他们之间的争斗也就会随之开始。到那时金国必会乱上加乱,这对大明来说就更为有利了。
    “看来出城后,我得让解惑再冒一次险进城来刺杀了皇太极。反正有了之前我被刺杀的情况,想必所有人都会以为是某个阿哥在暗中派遣的人刺杀的他,到时候各兄弟之间就会有更大的猜忌!”唐枫边想边行,嘴角边不禁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
    就在这个时候,身在众军士中的解惑,以及随在唐枫身边的吕岸的心里猛地感到有些不安,就当他们手按兵器,往四下里看的时候,一条人影突然从西门边上的一条小巷中猛地蹿了出来,手中一张弩机随着他朝唐枫扑来而连发三箭。
    “大人小心!”已有了警戒的吕岸立刻持刀在手,一拍马冲到了唐枫的身前,手中的长刀连挥了数下,将那几支速度极快的弩箭给挡了开去。但就在他帮唐枫抵挡弩箭的时候,那条人影已经用不逊于弩箭的速度射向了唐枫,此时他手里的弩机已经换做了一柄明晃晃的利刃,这个人便是当日被吕岸所伤的李海龙。
    经过这几日的休息之后,李海龙的伤势已经大好,然后他就得知了城中的变故。他对阿拜很是忠心,见他被软禁了,便在一天夜里偷偷潜了进去看他,从而得知了皇太极的打算。阿拜虽然在众兄弟中并不显眼,这却是他用以迷惑众人的手段,其实他心思很是缜密,在这几日的软禁中,他已经想明白了皇太极的打算,他也明白这几个蒙人是关键所在。不过此时的他虽然看到了皇太极的弱点所在却根本没有解决的办法,直到李海龙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所以阿拜立刻就向他下了自己的一个指令:无论如何也要将那个领头的蒙人杀死。
    为了杀唐枫,李海龙几次想偷偷潜进四贝勒的府上,但是却都因为有吕岸二人在唐枫的身边而无法动手。所以几日下来他只能在旁窥探着,直到今天眼见得唐枫要离开这里,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他才不得不出手了。
    弩机是在阿拜的府上所拿,为的就是牵制住那几名保护在唐枫身边的高手,李海龙真正的杀着还是在他自己。他这一刀已经是自己一身武艺的精华所在,无论是速度、力道还是角度都无懈可击,唐枫断无躲闪或是招架的余地。
    唐枫也的确是在他的这一刀上显得很是慌乱,想躲已经无从。李海龙感觉着自己已经能看到一刀刺进这人身体时的情形了,他的眼已经眯成了一线,嗜血的感觉充斥着心胸。就当他的刀眼见就要命中唐枫时,一个人以让人难以置信的速度挡在了他的身前。
    “呛!”一声长响之后,李海龙蓄满力量和精神的一刀刺在了一柄短短的利刃之上,他失手了。李海龙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自己拼尽全力的一招居然有人能够招架得住,而且这人居然稳如磐石地站在那,没有一丝的摇晃。其实这倒不是解惑的力量足以与李海龙的全力一击相比,而是因为他使了一些手段。在两件兵器相交的刹那,他就用极快的速度使手中的短刃与来刀相碰,用不断的撞击来消减对方的力量,直到消尽一切力量。不过因为这一切发生得很快,所以那无数声兵刃相交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一声长响一般,就连李海龙也以为是对方用力量挡住了自己的必杀一刀。
    就在他失神的一瞬间,解惑的反击出手了,他因为怕还有刺客在边上,所以没有离开唐枫的身前,所以他那如同鬼魅般的身法没有施展出来,但他手中的短刃却也如他的身法般让人难以捉摸,在阳光下闪过一道道刺眼的利芒,向着李海龙的周身要害刺去。
    ps:努尔哈赤都已经挂了,大家看在他老人家死这么早的份上给点收藏和红票安慰下他吧o(n_n)o
    第205章    顺利出城
    当解惑的短刃递到了李海龙的跟前,劲风已经刺肤生痛的瞬间,他才猛地从惊讶中醒过神来,将手中的刀舞得嚯嚯作响,挡住了自己的周身要害。但是他虽然在力量上要强于解惑,可在速度和灵活上却是远远无法与解惑相比,就在他刀势展开,挡在自己的身前之时,解惑的利刃已经从他难以预料角度突破了他的防御,来到了他的胁下。
    “噗嗤!”一声响,李海龙的身上顿时血光迸现,他急忙往后退去。只是这么一个照面,他就已经知道自己远非这个看上去很是瘦小的军士的对手了。既然一击不汇总,作为刺客的他只能选择远遁,想办法在以后再对目标进行刺杀。
    但是他想走此时也没有这么容易了,因为这时不光是吕岸已经向他扑了过来,就连本在唐枫身后的军士们也抽刀而上,向他发起了包围。同时原来在西门处接到命令等着给唐枫一行放行的金兵也都看到了这一幕,见到四贝勒看重的人居然被人在自己的眼前行刺,这些人也忍不住冲了上来,手中各式兵器往李海龙的身上招呼。
    “当当!……”几声响后,李海龙强打着精神挡开了几名骁虎骑军士的劈砍,但是这些久经沙场,力大势沉的刀还是让他脚步一个踉跄。而这是后面上来的金兵也有长矛刺了过来,他因为正全力应付着正面之敌,所以一时不慎被一矛划过了自己的肩膀,好在长矛触及到他身体的时候他往边上让了一让,否则这一矛就能让他重伤了。
    但是在上百名军士的围攻之下,李海龙顿时就失去了逃走的可能了,他只有将刀舞得滴水不漏,来护住自己的全身,不过长此下去也不是办法,身陷重围的他现在已经命在旦夕了。在明白了这一点之后,亡命徒的本性突然爆发了出来,李海龙知道自己已经走不了了,那就索性拼尽最后的力量来完成这次刺杀吧。
    一旦有了这个决定,他不再专著于招架,而是将目光锁定了唐枫的所在,在让过了一柄劈面而至的钢刀之后,他发出了一声大吼,然后完全不顾周围朝他递来的兵器,团身就往唐枫的所在射去,同时他右手的刀也已经将最锋利的一面翻向了外面,只等一到唐枫的面前就以最厉害的招数向他出手。
    他的目的一眼就被解惑看穿了,见他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伤害公子,他眼中的杀气陡盛。就在李海龙扑到了唐枫跟前近丈距离的时候,解惑那快如鬼魅,诡异难测的身法就发动了。李海龙只觉得眼前一花,刚在自己面前的唐枫就换成了之前挡住自己一刀,又伤了自己的那个军士。还没等他的脑子做出下一步的决定时,他猛地就看道寒光一闪,一柄短刃割在了自己的咽喉之上。
    “呃……”李海龙只能发出嘶哑的一声叫,就因为咽喉被断而全身脱力无法再向前冲去了。同时,解惑又狠狠地踹出了一脚,正中他的胸腹处,受此一击,他顿时就从空中掉了下来,“啪嗒!”一声摔在了地上。但他却没有立刻死去,而是感觉到喉咙处不断地有鲜血流了出来,他知道自己就快要死了,就如以往死在自己手上的那些目标一样。
    直到这个时候,众军士才赶了过来,几柄刀枪同时指向了不断抖动的李海龙,以防他再次起来伤人。不过被解惑断了咽喉的他是再也不可能靠自己的力量起身了。
    见眼前的刺客终于伏诛了,唐枫这才松了一口气,朝赶上来的一众金军将士抚胸行了个礼,以示感谢,他还没忘了自己现在是蒙人的身份。众军士见这里没人伤亡,也才算是放下心来,他们可是知道这些人的身份不一般的,那可是四贝勒亲自吩咐放他们出城去的,要是在自己的眼前被人所伤的话,自己可担待不起啊。所以在将李海龙的尸体拖走之后,他们便立刻引着唐枫一干人来到了西门前,然后开门放了他们出去。
    在远离了那些金兵的视线之后,唐枫才说道:“这个刺客就是当日刺伤了我的那人,他的模样我还记得。这次幸亏有解惑在场,不然我可又要被他所伤了。”
    吕岸闻言面上一红道:“都是卑职无能,让大人受惊了。”唐枫见他难堪,才想到这句话伤了他,便忙道:“我不是怪你,他是刺客总是防不胜防的,你已经尽了自己的全力了。而且之前若不是你和阿毅在我身边的话,我早就去见了阎王了。”
    解惑在一边心犹不甘地道:“要知道是这个家伙伤了公子,我一定不会让他死得这么痛快的。而且既然他只是一个刺客杀手的话,必然有主使之人,我真是不甘心这就离开这里,让那个幕后的主使之人逍遥。”说着又恨恨地哼了一声。
    唐枫却不以为意地道:“这人之所以派了人来刺杀我,真正的目的是想对付皇太极。以这人的手段来看,应该能个诶皇太极带来不少的麻烦,我们何必为皇太极除去这个对手呢?所以解惑,将这件事情忘了吧。”
    解惑最是听唐枫的话,便道:“既然公子你这么说了,我当然不会不听的。”
    唐枫满意地一笑道:“这就好,只有你放开了这件事,我才能将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交给你。”解惑立刻就来了精神,问道:“什么事?公子你就吩咐吧。”
    “我想你冒个险,再进这东京城,在确保我们已经远离这里之后想法子刺杀那皇太极看看。若是能在这个时候将他个刺杀了,金国内部的纷乱必然更加一发不可收拾,到时候我们大明的军队就能趁机反攻他们了。”唐枫说道。
    杀皇太极真个是解惑在摸进东京城时想做的事情,现在一听唐枫是这个打算连忙点头道:“好,我再进一次东京城,一定不会让公子你失望的。我想三日后你们应该能离这里很远了,到时候我就会找机会刺杀他的。”
    唐枫看了他半晌后道:“为势所逼,我们才见面没几日就要分开了,不过我相信不久后我们就能在辽东重见。你的身手我是很信任的,但有一件事情你却还要记住,刺杀皇太极固然要紧,但你的性命却比他的死更为重要,所以若是实在没有下手的机会的话,你也不要勉强。如今金国已经乱起,对我大明来说已经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了。我可不想你出什么事情。”唐枫之所以这么说是想到了那些个想刺杀自己的刺客都是武艺不俗之人,既然其他人能找来江湖中人相帮,皇太极的身边也不会没有高手保护的,而解惑若是只知拼命的话很有可能会害了他,所以才会这么说。
    解惑见唐枫说得郑重,也不敢掉以轻心,便点头道:“公子放心吧,我不会卤莽行事的,我可还要帮公子做更多的事情呢。”
    唐枫在又吩咐了他几句之后,两方便分道扬镳,唐枫带了人马继续往西而去,而解惑则停下了脚步,藏到了暗处,等着到了天黑之后再潜进城去。
    东京城中,皇太极已经知道了唐枫等人离开和在西门处遇到刺客的事情,他的脸色登时就难看了下来:“究竟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本事,居然在这个时候还能派出人来对我的盟友不利?一定是那些阿哥们,他们的府上向来都养着一些武士,看这个刺客几次三番地要刺杀他们,一定是其中某个人派出来的。看来我对他们府第的看守还不够严密,居然还能让他们传出消息去。”想到这里,皇太极立刻就下了军令,让人加强对众兄弟的看管,以及加强城中的巡防,不能再有同样的事情发生。
    在下了这几个令后,皇太极就想休息,可人刚静下来时,他又想到了一件事情:“既然他们能派了刺客对蒙人不利,到了这个时候他们还会顾念兄弟之情而不对我动手吗?虽然我这段时日里总有数百的精兵保护,但是防不胜防啊,而且那些刺客都是高来高去之人,一般的勇士岂是他们的对手?不行,看来我得把他请来保护我了!”想到这里,皇太极立刻叫来了自己的亲信,对他轻声吩咐了几句,那人立刻点头答应去找皇太极心中的那个“他”了。见这人走了之后,他才有些安心地闭目养起神来。
    东京城的防守更加严了,城头各处一到了晚上也点起了火把,以防再有人趁夜出城去。但即便是这样,解惑还是在入夜后以壁虎功攀上了城来,在两队巡防的士兵一错身而过的瞬间,他已经如一道影子般进了城,然后飞快地往城楼之下奔去。这些将士们最大的精力还是在防人从内往外走,怎么也想不到会有人进来,所以一时不察下让解惑很是轻易地就进了城,准备酝酿更大的动乱……
    第206章    刺杀皇太极
    金国都城辽阳东京城四贝勒府上,即便时已过了二更,皇太极还是没有歇下,这已经是他的第四个不眠之夜了。自从听取了那几个蒙人的劝告,将所有的兄弟都软禁起来之后,他就没了睡觉的心思,心里一直在盘算着该如何处理眼下的这个困局。
    在看了从城外的斥候探子连夜送进城来的报告后,皇太极的眉头再次锁了起来:“据探马来报,各城守军都已经陆续出动了,以骑兵的速度用不了几日便会兵临我东京城下,我真的能够说服这些人归顺于我吗?如今大汗已逝,若是他们知道此事而借口我害死了大汗的话,只怕……”想到这里,他更是坐立难安,在正堂里快速地踱起了步来。
    这时,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内侍走进了堂来,他的手上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只瓷碗。在见到皇太极焦躁不安地模样后,他立刻细声细气地道:“贝勒,天色已晚,福晋特让老奴给贝勒送来的宵夜。”说着上前就将托盘放在了堂中的桌案之上。
    皇太极此时满脑子都是该如何处理眼下的情况,对这个内侍的话并没有听进去,只是轻轻地应了一声,然后就继续在堂中踱起了步来。突然他的脚步一停,看了一眼这个送消夜进来的内侍,脸上现出了惊讶的神色。
    而在同一时间的,贝勒府的高墙之外出现了一条灵活的身影,也不用借助什么钩索等攀爬之物,只见他一跃而起,而后在墙上借力一蹬之后便轻飘飘地落进了贝勒府中。他的双目在扫了一下四周的情况后,便飞步一闪,躲在了暗处,恰好此时有数名手持弓刀的守卫走了过去。此人当然就是解惑了,他在东京城里暗自潜伏了有三日,到了今天才终于决定来将唐枫临走前的吩咐办了,将皇太极杀死。
    当然这三日里,解惑并不是光躲藏起来而已,他每天夜间都会来这贝勒府查看守卫的情况和里面的地形,从而为今天的刺杀做准备。现在即便是在白天,只要他摸进了这里就不可能被金兵给察觉,因为这里的一草一木他都已经了然于心,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隐藏自己的身形,再加上他鬼魅般的身法,更是无懈可击了。
    在躲过了两批巡逻的人马之后,解惑便已经来到了贝勒府的中堂了,他记得前几日自己来这里时就曾见到过皇太极逗留其中,不过因为怕唐枫等人会受到牵连,所以才放弃了那几次绝佳的机会。不过今天要是皇太极依旧在那,解惑可不会在放过这个机会了,因为按着时间来算,唐枫他们一行应该已经离得很远了,甚至到了金人的势力难以企及的所在。既然已经没有了后顾之忧,解惑便打算出手刺杀了。
    身形一展,解惑便来到了那大堂跟前,发现其中尚点着灯时,他的脸上更是露出了欣喜之色,看情形这个皇太极应该就在里面了。“这次连老天都让你死在我的手上!”解惑一面想着,一面就想立刻破门而入。不料这时候从不远处传来了一阵整齐的脚步声,已经熟悉了这里一切的解惑立刻倒蹿而出,没入到了堂前的一处灌木之中。虽然以他的身手还不惧区区十多名金兵,但是他却怕引出太多的人,导致自己的行刺失败,所以只能在等上一等了。
    这时,堂上的皇太极正满脸愁容地对着那个老内侍说着眼下的情况:“……所以如今本贝勒只有这么做的。不过之前那几名蒙人受到刺客的行刺,本贝勒怕他们不念兄弟之情而对我不利,所以便……”他的话没说完,就发现眼前的老人那花白的眉毛一挑,似乎有什么发现,作为贝勒的他见状立刻就停了说话,用询问的眼神看向了他。
    老人在片刻之后,才舒展开皱成一团的眉头道:“是有巡夜的军士走过,倒让贝勒受惊了。”皇太极这才放松下来,继续对那老者说起话来。而在这个时候,堂外那十多名巡查贝勒府的军士已经迈着整齐的步伐走了过去。待到他们走进了黑暗之中,再也见不到人之后,解惑才从灌木中跃了出来。他知道最近贝勒府的守卫很是严密,每两批人之间的间隔不是很长,也容不得自己再拖延下去了,所以在一出灌木后也不耽搁,立刻就电射向那扇紧闭的木门,在手推开了木门的同时,他的身体已经如游鱼一般进了其中。
    “你是什么人!”皇太极正说着话呢,突然见到一个全身黑色的人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陡然一惊,第一个反应就是问出这么一个问题。
    解惑在进门前也是存着小心的,生怕堂中有什么高手埋伏,但在见到里面只有皇太极和一个老内宦两人时,心里的担心就不在了,也不答话,一个箭步就向皇太极扑来,那个大半截已经埋进土里的老宦官他很自然地就不将之当作对手了。
    皇太极在喊出那一声明知故问后,就已经本能地往后退去,他也是久经沙场的人了,虽然在武艺上不是那些高来高去的江湖人士的对手,但是在反应上他绝对不在这些人之下。在后退的同时,他的手已经伸到了桌案之下。眼见得解惑二话不说就扑了上来,他立刻双手向上用力地一掀,将这张数尺长的长案给掀得直往解惑处撞去,同时他的手里已经持着一柄雪亮的钢刀了。因为担心有人会对自己不利,所以在贝勒府的各处皇太极都暗中藏下了利刃以为不时之需,这桌案是他常坐的所在,当然不会不放置武器了。
    解惑想不到这人的反应如此之快,前冲的势头立刻就被那张桌案给挡住了,同时那桌上所放的一些公文和那碗消夜也直奔解惑而来。无奈之下,解惑只得一跃而起,避过那些个杂物,但他自信还是能在一招间将这个只是粗通技击之术的金人杀死。
    可就在他从空中扑向皇太极的时候,一人却已经如鬼魅般来到了他的面前,将皇太极挡在了自己的身后,就连解惑都没看清楚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不过因为对自己的武艺有着充分的信心,解惑并没有多加考虑,甚至没去看这个人究竟是谁便继续一刀刺了过去。这些年来,真正能和他一战的人还不曾出现过,一直以来未逢敌手的他已经有些不将天下人放在眼里了。
    不过这次他却失误了,只听得“呼呼”两声,解惑志在必得的一招便被人以一双大袖给引得偏了,刺在了空处。解惑只觉得这人出手带着与自己相近的阴柔之力,而且就看他只是空着手就能带偏自己的攻击来看,对方的内力当在自己之上。一旦有了这个判断,解惑就不敢强攻了,立刻地,他的身体就如游鱼般地往那人的边上滑去。既然眼前的这个人是不可能几招制服的,那就不要理会他,只要将真正的目标杀了便好。解惑明白自己的身法是自己最为强大的武器,天下间很少有人能够挡住自己诡异的身法。
    但是在一声轻咦声后,让解惑吃惊的事情发生了,自己连变了数个方向,但是眼前的这个穿着深色衣服的身影却依旧挡在自己前进的路上。“是你!”突然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传到了解惑的耳中让他的身形为之一顿,当他看向拦着自己的那人的容貌时,心里也是一惊,原来手上想递出去的一刀顿在了半空中。
    “……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的师父!”解惑很是吃惊地叫了起来。这下让身在后面原来心惊不已的皇太极也愣在了那里,他怎么也搞不懂眼前的这个情况是怎么回事了。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堂外已经冲进来了数十名手持弓箭和刀枪的金兵,一见到有刺客在这里,他们二话不说就朝解惑射出了数箭。这里的打斗时间虽然很短,但还是惊动了时刻戒备的军士们,他们立刻就都赶来捉拿刺客和保护贝勒了。
    虽然是在震惊中,但是解惑的身手却没有多少减弱,在乱箭到自己跟前的时候,他已经左右摇摆地闪过了所有的箭,再看了皇太极一眼,发现他的身前依旧挡着自己的师父时,他就知道自己这次的行刺是不能得手了。想到唐枫临走前所说的话,他立刻下了一个决定——走!所以也不等军士们发出第二箭,在假意往皇太极处一扑,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之后,他就一个鱼跃撞破了堂上的一窗子往外逃去。
    “快追!”立刻有人大叫着就要往外追去,这时只听一声尖厉的声音喊道:“你们留在这里保护贝勒,我去追他!”然后他们就发现一道人影一晃,原来挡在皇太极身前的老内侍不见了,而那扇被刺客撞破的窗子则更破了一些。
    众人在吃惊之余很明智地选择留在了堂上保护四贝勒,因为他们已经看出来这个刺客不是自己所能对付的了。
    求收藏和红票!!!!
    第207章    弄巧反拙
    明亮的月光下,一队金兵正在城中巡逻,十多双眼睛很是警惕地看着四下里的情况,虽然他们并不知道此前在贝勒府中的情况,但是有了几日前的那次事情之后这些在夜间巡视的金兵就更为小心了。突然,众人感到一阵风声从后传来,立刻有人机警地往后看去,却看到了两条人影从自己的头顶处一掠而过。
    “什么人!”喊叫声中,几名动作迅捷的金兵已经拿起了弓来。但是他们的箭都还不曾搭上弦,那两条人影已经跑出了有十多丈的距离,根本难以用箭对他进行攻击了。“不好,这个方向是四贝勒府,难道他们是刺客!”立刻有那头脑反应快的大声叫了起来。
    这话一叫,所有人登时都乱了,有人朝着那已经空无一人的屋顶放了箭,也有人急急往下追去。而他们这里一乱,也立刻将其他几路巡城的金兵给惊动了,他们全都弓上弦,刀出鞘,神情紧张地到处搜寻起可疑的人来。而在不久之后,原来各自休息的城中守军也都急急地起身赶了出来,在火把的照耀之下,整座东京城成了白昼。
    如果这个时候解惑尚在城里的话,恐怕即便没有那个老者的衔尾追赶也躲不了了,但是现在的他却已经径直来到了西门处。城头处的守军也已经被城中的情形给惊动了,数十人手拿武器站在那里看着,这时只见呼地一下,就有一条人影从下面冒了出来。
    这下可是大大出乎这些守门金兵的意料了,有两个机警的刚刚挥刀上前,就被这个刚蹿上城来的身影给击倒在了地上。那人影也不作任何的停留,趁着众人还没有做出下一步的反应时,已经跃身而起,一点其中某个士兵的肩膀而到了外墙处,然后如一只大鸟般地跳了下去。众军士直到此时才回复过来,有人放声大叫“有刺客!有奸细!”,也有人用弓箭朝着那人影落去的方向进行补救,但显然这一切都已经太晚了,在暗夜里这些箭是怎么也不会中的。而就在他们乱成一团的时候,又一条暗影从下面蹿了出来,如刚才那人一般,在借了某个金兵的身体作为跳板之后,他也一下就跳出了城去。
    所有城头的金兵都惊呆了,今天这是什么日子啊,怎么会出现这么多来去如风的人呢?有了这两个人的经验,所有的金兵都开始全神贯注地看着城里饿内墙,他们可不想再有第三个人从自己的头顶上飞出城去了。不过过了良久,除了城中的守军赶来传令之外,没有第三个人再突然冒出来了。
    一旦出了城,解惑便全力施展出自己的轻身功夫,就如一道黑烟般向西奔了十多里路,这才因为气力衰竭而停了下来。他斜靠在一棵枯黄的树旁,一面调息一面想着心事:“师父他当年离开之后就不见了踪影,怎的现在却会在建奴的都城之中出现?而且看他的穿着和行为,他应该是那个皇太极的亲信,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当解惑在一盏茶后睁开眼时,却发现有个人已经站在自己的跟前在看着他了。解惑心中一惊,翻身而起就是一刀刺出,当刀触及到对方的衣襟的时候,解惑才发现这个人是自己的师父。趁着他一呆的工夫,老者已经轻描淡写地避过了这一刀,然后颇为玩味地看着他。
    解惑是知道自己师父的武艺的,明白自己不是他的对手,所以索性就住了手,也瞪向了老者,问道:“师父,你怎的成了金国王子的保镖了?身为汉人,你怎可做出如此事来?”
    老者嘿然一笑,突然一步抢近,在解惑满心的疑问,尚未来得及做出躲闪之前,一掌切在了他的手腕之上,只听得“当啷”一声,那柄短刃就落在了地上。直到这个时候老者才说话道:“你没了武器在手,我们师徒才能好好地谈上一谈。你的第一句话就说错了,我并不是什么汉人,我是女真人,是大金国的人!所以我保护四贝勒不被你所伤是很应当的。”
    “什么?师父你是女真人?”解惑大感惊讶,不禁叫了出来。他趁着月色看向眼前的老者,只见他果然是一身女真人的打扮,一件长长的马褂,灰白相间的头发剃去了半头,另外半头则扎了一条长长的辫子。“那你为什么会在那时候出现在山阴……”解惑很难相信这是真的,立刻问出了这个问题。
    “原来我只当这辈子都见不到你这个徒弟了,想不到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这个情境下我们会相见。当日我孤身去大明刺探情报,不想却被人所察觉,所以许多中原武林中人便对我群起而攻。我虽然有着一身的武艺,但终究双拳难敌四手,被他们所伤。好在我除了武艺外轻功也是一绝,所以才能屡次躲过那些人的追杀。
    “不过我也清楚,这些人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我的,而若我想回东北的话势必落进他们的陷阱之中,所以我就反其道而行,从中原一路往江南而去。到了山阴时,我已经无以为继,只当自己就要死在那里了。想不到却被你和你家公子所救,真是命不该绝啊。
    “因为我身上的伤很是厉害,又怕被人察觉,所以我便留在了你们那里做了你的师父。直到一年多后,我才离开了山阴,返回了金国。其实你也应该能从我教你的武艺里看出些端倪的,中原的武艺怎么会有如此诡异的手法和身法呢?还有,你年纪这么轻就有如此成就,因为是因为我女真的神功另辟蹊径易于速成的缘故!”

章节目录

重振大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路人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路人家并收藏重振大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