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枫跟在魏忠贤的车轿之后,来到了金水桥前,在眼前的就是那巍峨的皇宫大内了。看着那金碧辉煌的各种建筑物,那些站立道旁,全付披挂的禁军将士,唐枫的心里莫名地就起了一阵紧张之感。他在现代时就不曾来过北京,所以自然不可能去故宫游览,不过在电视里和网络上他还是见识过故宫的,可现在这里的格局与现代的故宫却是大不一样。
    原来唐枫在昨天得知今日将和魏忠贤一道进宫时还很是兴奋,想着自己可以抱着游览历史名胜的心态来到这里,可是在一见宫城的肃穆之后,原来轻松的心情就荡然不见了。他看得出来,那些禁军虽然体形比辽东的边军要健硕威武,武器和盔甲更是精良了许多,但是他们身上却少了一股边军所有的杀气,自己连见到那些边军时都能侃侃而谈,所以使自己心中紧张的原因不是他们。那么原因只有一个了,那就是这里的气氛了,皇宫里数百年所形成的肃穆之气不是自己这么一个普通人所能够习惯的。
    “或许这就和一个普通人进了中南海的感觉是一样的吧,虽然今天我要去见的皇帝是明朝历史上除了他爹之外最是无能的一个皇帝,可他终究是如今天下之主,我心怀紧张也是很应该的。”唐枫一面跟随着车轿,一面在心里给自己的紧张找着理由。因为魏忠贤如今深得天启的宠信,所以他可以在宫里也骑马坐轿。
    就因为心里忐忑难安,所以唐枫并没有真正地欣赏到宫里的景色,直到前面的轿子停下,魏忠贤从里面走出来后,他才还过神来。魏忠贤看了很是紧张的唐枫一眼,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这样的人他是见得多了,倒也不会因此而看低了对方。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走到唐枫身边,轻声道:“咱家来前吩咐你的一些事情可都记下了吗?面圣的礼节可不能有错啊,不然咱家也保不住你!”
    “啊?”唐枫先是一愣,随即才醒过神来,忙点头道:“公公放心吧,下官已经紧记在心,不会丢了公公您的面子的。”见他称呼自己为公公而不是一直的九千岁,魏忠贤的脸上露出了赞赏的笑容。虽然如今朝中百官在私下里都称呼他为九千岁,连魏忠贤自己也以九千岁自居,但这毕竟是上不得台面的称呼,若是让皇帝知道了,恐怕就是一个僭越之罪。现在唐枫能够改口,说明他已经将自己的话都记在了心里,魏忠贤自然就放心了。
    沿着宫里用石扳铺成的光滑的道路再向前走了有一程之后,唐枫才和魏忠贤来到了目的地——养心殿的偏殿之前。在魏忠贤进去禀报之后不久,其中就响起了小太监的宣召之声,唐枫不敢怠慢,立刻就进了殿去,然后按着魏忠贤之前所说的礼节完成了三跪九叩的大礼,口里恭敬地道:“微臣唐枫,见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然后伏在了下面不敢抬头。
    入乡自当随俗,虽然唐枫的灵魂是一个有着人人平等思想的现代人,可到了这个时代却还是得按它的礼节来行事,见皇帝时就得有见皇帝的样子,在行了大礼之后,没有得到皇帝的首肯不能起身,更不能看向皇帝。不然就可以定他一个欺君的大罪,那可是足够将他满门抄斩了。所以唐枫虽然有些觉得别扭,但是却还是得这样做完一整套的动作。
    在过了好一会儿之后,上面才有一个轻轻的声音:“你平身吧,这里不是乾清宫的正殿,现在也不是什么大朝会的时候,你就不必行此大礼了。”
    “谢皇上!”唐枫在谢了恩后,才慢慢地从地上起来,然后用余光看向前面坐在龙案背后的那个人来。虽然自己曾在之前见过他,但那时的天启只是一身寻常富家子弟的衣袍,倒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但今天他穿着一领绣满了五爪金龙的皇袍,端坐在龙椅之上,顿时就给唐枫一种很是威严的感觉。“看来人要衣装,佛要金装这句话真是说得对极了!”唐枫在心里不禁嘀咕道。
    “嗯?朕似乎在哪里曾见过你,唐枫你且抬起头来让朕看个仔细!”上面突然传来了这么一句,唐枫忙把自己心里的念头抛到了一边,依吩咐抬起头来。“果然是你,朕记得当日在那酒楼中……”天启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魏忠贤的几声咳嗽给打断了,他立刻就明白了魏忠贤的意思,住了口,然后改变了话题:“唐枫,朕听忠贤说你在辽东立下了大功,所以他才会向朕推举你,这可是实情?”
    “回皇上的话,臣虽然立有些许功劳,但是多靠的是朝廷的指挥得当,皇上的洪福齐天,这才能在宁远城下击毙了那金国酋首努尔哈赤!”唐枫忙照着魏忠贤之前所教的话说道。当着他的面,唐枫就算有什么其他想法也不会表现出来的。
    “哦?那你将宁远大战的情况说出来听听。朕虽然听人说了此事,但都是匆匆一言带过,你身在其中必然能将详细的情况告诉朕。”天启的这个问题却有些出乎魏忠贤的预料了,他也并没有和唐枫说起过应对之法,心里就有些没底了。
    唐枫先是一呆,但随即就猜到了天启的心思了,他显然是一直被关在京城哪里也不能去,所以很是无聊。现在有自己这个曾帮过他的人带来了这么一个好消息,他当然要问个仔细了,这也是年轻人的好奇心罢了。想来做皇帝虽然锦衣玉食,其实也是满惨的,哪里都不能去,说什么做什么都有人管着,再加上天启从小没有接受多好的教育,现在当然只能迷恋那木工的技巧了。
    想到这里,唐枫心里就不再当眼前的这个少年是皇帝了,而将他当成了一个听故事的人。说故事的本事在蒙古草原上唐枫已经有了体会,现在就照着之前的方法将宁远城的攻守之战给详细地描述了出来。
    不到过现场的人是完全无法详尽地将这一战的惨烈给描述出来,再加上唐枫深明讲故事的方法,所以很快地,天启皇帝就被这个真实的故事所吸引,就连一旁的魏忠贤也听得津津有味。在近一个时辰的讲述之后,唐枫才将宁远城的大战说完,再看天启时,他还是一脸的陶醉。“看来我若是不能做官的话,去做个说书的倒也不错。”唐枫心里笑道。
    “想不到辽东的战事如此危险,看来朕还是小看了那些金人了。”天启好半天后才道,“你在城上指挥得当,朕很是欣赏,忠贤,等下赐他百两白银吧。”
    “老奴领旨!”魏忠贤忙答应了一声道。唐枫此时突然想到自己正可借此机会为边关的将士们尽一分心力,便突然跪下道:“臣有一事还请皇上恩准。如今辽东的十多万大军无论是粮草还是衣甲兵器都有短缺,而金人又时常来犯,将士们在作战之余还要与恶劣的天气做斗争,还请皇上能体恤他们,使他们能吃饱穿暖。”
    “竟有此事?边关的将士竟然还在挨饿受冻,忠贤此事朕就交给你了。”天启立刻说道。
    “老奴记下了!”魏忠贤恭敬地道,但他的眼睛却盯了多嘴的唐枫一眼,这个人还是给自己找了一些事情出来,看来到时候出去时得好好地说说他了。
    “你对我大明如此忠心,又立下了如此大功,得到升迁也是理所当然的,不过你毕竟是在朝时日尚短,所以朕也不好过于破格,你就先在京营指挥佥事的位置上为国效力一段时日吧。”天启说道。
    “臣叩谢皇恩!”唐枫见皇帝都这样说了,知道他就要让自己离开了,便再次跪下道。这时魏忠贤却突然道:“皇上,这唐枫另有一请不好向皇上提起,老奴就帮他说了吧。他来到京城和去辽东已经有两年了,一直都未能对老人尽孝。虽然现在他的父母高堂都已经过逝,但是其岳父岳母却还在生,所以他想趁着现在回去一趟看望一下两老。我大明以孝治天下,所以老奴斗胆,还请皇上恩准。”
    “唔,这点你们不提朕倒确是忽略了,唐枫你有这一份孝心朕很是安慰,就准你所请。到时候你去军中交代一声,就回乡探亲去吧。”
    “臣多谢皇上厚恩!”唐枫一见皇上已经准了自己的这个请求,心里大喜,他知道自己这次的计划已经有大半是成功了,接下来就要看那崔呈秀他们的表现了。
    当走出了偏殿,来到了外面之后,魏忠贤才面有不满地看向唐枫道:“咱家可没有让你替辽东的军士们讨什么封赏啊,你怎么就敢自作主张对皇上说了这些个事来?”
    “公公息怒,下官这么做也是为了公公能够得到那些边军的好感啊,若是他们知道了这些衣物和粮食和公公您为他们安排的,那么他们自然会记住公公的好,另外边将也的确很苦,下官也是心有不忍才这样做的,还请公公恕罪。”
    “咱家看你是想买好那些边军吧,不过这样也好,你早晚会回辽东的,有此一恩,到时候你就能更易控制这些人了。咱家就饶了你这回,不过下次可不能再擅自做主了,记住了吗?”
    “是,下官紧记在心!”唐枫立刻应道,但心里却发声了一声冷笑……
    第223章    离京南往
    “皇上都答应相公你去歙县见我父母?相公,你待我实在是太好了!”柳慧在听完唐枫的话后,感激的眼睛通红,她实在没有想到自己的丈夫会说到做到,这才刚回京就想着和自己一道回乡去探望自己的父母了。此时即便唐枫要她死,柳慧也是甘之如饴的。
    “那是当然,相公我可不敢假传圣旨!”唐枫呵呵笑道,“不过我想要成行却还需要等上两日,毕竟现在相公我可是有军职在身的,总得向上官请示了之后才能有离京。”
    柳慧当然不可能逼着唐枫立刻就去了,听了他的话后就乖巧地道:“嗯,慧儿不是那不识大体的人,当然明白相公你的为难,只要相公有这样的心思,慧儿就心满意足了。”
    唐枫见柳慧这么说话,心里反而有些过意不去了,因为他去歙县的真正目的并不是见自己的岳父岳母,而是为了一个更深的目的和找一个人帮忙,不过当着柳慧的面他是不会说出来的,让她开心和感动一下也是一件好事。所以很快地,唐枫就将心里的一丝惭愧放到了一边,笑道:“所以这些日子里你要张罗一些回乡的赠礼了,别到时候我们要离京了你还没有将东西安排好,相公我好歹已经是四品的朝臣了,可不能失礼啊。”
    “嗯,我这就去准备一下。不过我想爹娘看重的只是相公你的一片心意,至于送什么礼物,他们应该不会太放在心上吧。”说完话,柳慧就开心地走了出去,去忙活着看有什么礼物能够带去歙县了。
    唐枫见状也是欣喜地一笑,也不再理这个兴奋的小女人,而是转身出了内院,去到了外院。刚到了那几名亲兵的住处,就听里面传来了一阵阵的喝彩声,唐枫往里一看,就看到司马钧毅正与两名士兵在角着力,他两手各抵住两人的手掌,往前推去,那两人也是精壮之士,脱去了上衣的身体肌肉贲张,显然是用了全力,可是无论他们怎么用力往前推,阿毅的身子就是矗在那里一动不动。在这么僵持了好一阵后,只听阿毅大喝一声,然后双臂猛地往前一推,那两人就站立不稳,直跌了出去,幸亏后面有其他的军士搀扶着,这两人才没有太过狼狈。
    “毅哥你果然天生神力,我们两人在军中角力向来没有遇到过敌手,没想到今天以一敌二都不是你的对手,我们服了!”那两人心服口服地道,其他的军士更是对阿毅的气力赞不绝口,这使得憨厚的阿毅也有些飘飘然起来了,他用蒲扇般大小的手在后脑上搔了搔道:“不是俺说大话,若是比气力的话,就是老林子里的熊俺也不怵它的。”
    “好了,少在那吹牛了,你能在吕岸手上走上几招啊?这与人打斗和纯粹的比气力可是两回子事。”唐枫见他太过骄傲了,便进来说道。
    阿毅见说这话的是唐枫,顿时就不敢再夸耀自己了,嘿嘿一笑道:“唐大人,俺这不是说的是比气力吗?俺也是憋在这里难受才和几位兄弟比划比划的。”
    “我知道让你一直留在这里是委屈了你,你再忍上两日,过几天我们就要去一趟南边,到时候就能让你到处走走了。”唐枫说到这里往四下了一看,问道:“怎么,都这么晚了,吕岸还在外面吗?他去哪了?”
    阿毅听说能出去了,立刻就咧嘴笑了起来,然后回答道:“他出去的时候跟俺们说了,说是去什么信府看看,晚些时候就回来,说到时候会来向大人你禀报的。”
    唐枫点了点头,知道这两日里吕岸都依着自己的意思去信王府那查看情况,想必今天也是去看那的动静去了,便道:“我知道了,他若回来,就让他去书房找我吧。”几名亲兵都应了一声,然后又再次角起力来,不过这次可就没人和阿毅比赛了。唐枫只是一笑,并没有阻止他们比试,他也知道这些军士若不活动一下是会浑身难受的。
    他刚回到书房不久,吕岸就来到了,唐枫笑着看了他一眼道:“怎么样,今天去信王府可有什么收获吗?”
    “有的,今天我在那信王府的附近隐蔽处又发现了几名暗藏的密探,看他们藏身的手段,我可以肯定他们都是锦衣卫的人,看来这些人并没有听令行事啊。”
    “这早在我的意料之中了,田尔耕和崔呈秀二人必不会因此而放过我和信王的,不过这次却正好给了我们一个机会。今天皇上已经准了我告假离京,所以再过两日我们的这个一箭双雕的计策就能得以实施了。”唐枫冷笑一声后道。
    “太好了,那可要卑职这就去见信王,将事情说与他知道吗?”吕岸高兴地道。
    “不,我打算明天亲自去见他,反正魏阉已经知道了我与信王的关系不错,那我再去见他一面,告诉他自己帮了他这个大忙也无不妥。”
    次日一早,唐枫又大摇大摆地去了信王府上,今天可就没有人来阻拦他了,不过在四下里依旧有好几双眼在盯着他。在见了礼后,朱由检便高兴地道:“唐大人你果然言出必成,只一日工夫,我王府周围的这些人便没了踪影,本王也算是重得自由了。”
    “其实王爷身为皇室贵胄又岂是这些爪牙所能够限制的,下官不过是略尽绵薄之力罢了。不过下官今日来想和王爷说的是此事并没有这么容易解决,王爷您的府第周围依然有不少的锦衣卫的密探,只不过他们改明目张胆为隐蔽了。”
    “什么?竟有此事?”朱由检有些气愤地道,“他们竟然还敢这样对待本王!”
    唐枫笑道:“王爷,如今阉党还有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这还是因为下官在魏忠贤那说了话的结果,现在他们已经不敢再软禁王爷,而改为更为隐秘的窥探了。所以我想王爷该有所行动了,此事若成,必能打击这些奸贼的嚣张气焰!”
    “本王早就想这样做了,不过你不是说这会连累到你吗?”朱由检说道,“还是等你有了借口离开京城之后本王再行此事吧。反正这段时日来也被这些人给监视习惯了,也不差多这几日了。”
    “多谢王爷的体谅,下官今日来拜访王爷为的就是此事。我昨日就已经得到了皇上的首肯可以离京回乡,不日就能离开京城了。到时候王爷你只要进宫与皇上一说,这些锦衣卫的密探就会吃不了兜着走了。”唐枫立刻说道。
    “原来你就要离京了,本王在此祝你一路顺风了。不过此法究竟能不能成,本王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若是皇兄他不肯为我做主的话,就有些麻烦了,毕竟现在他对魏忠贤的宠信与放纵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放心吧,皇上虽然宠信魏忠贤,但是他对王爷的兄弟之情也是很深的,这点王爷应该从自己的用度上也能看出来。而且若不是皇上对王爷有着一份手足之情的话,他魏忠贤早就想法子将王爷从京城赶了出去了。”唐枫信心满满地道,他之所以能有这么大的信心的原因还是在于自己掌握的历史,毕竟信王可是在天启死前下旨接位的人。天启连皇位都能给他的兄弟,怎么会不疼爱这个弟弟呢?然后唐枫又说道:“而且王爷在向圣上提起府外的这些人时,不要说他们是锦衣卫的人,只说是有人欲对王爷你不轨,皇上因兄弟之情必然详加查问,到时王爷便可将他们的身份说出来了。我想到时候,皇上一定会为王爷你做主的。”
    朱由检毕竟是个少年人,再加上对唐枫有着一种说不清的信任之感,所以在略一犹豫之后,便答应了下来:“好,本王就试一试,在你离京之后我便去向皇兄告这些锦衣卫一状!”
    之后几日,唐枫便向上司衙门递上了自己告假的文书,因为有魏忠贤的招呼和皇上的首肯,那些人也不敢不答应,所以在两日后就有了回复,答应唐枫告假一个半月回乡探亲。而现在府上最忙碌的就要数柳慧了,她每日里都要安排人去街上采买礼物,等着回到歙县后送与自己的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亲戚,听着她提到的那些亲戚,唐枫的头就开始疼了起来。
    在过了两日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但在临出发的前一日,田尔耕却突然来见唐枫。虽然觉得他此时来见自己肯定有什么事情,可唐枫却不能避而不见。田尔耕见了唐枫后先是就那日魏府之事对唐枫道了歉,对此唐枫也不好将心中的不快表现出来,便随口应付了他。
    见唐枫并没有因为自己之前的所为心存怨怼之后,田尔耕才放下心来,然后才说出了自己此来真正的原因:“唐大人,听闻你要去南直隶探亲,我这里却有一件难事想请大人你代为办一下。”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唐枫,见他没有推辞之后才继续道:“南直隶宁国府的泾县去年说是遭了灾,所以县府两道的官员便向朝廷请求免去税赋,朝廷也自允了。不过为防此事另有内情,所以又想派人去查个明白。不过后来因为近了年节,所以就拖了下来,直到今日。既然唐大人你此次正要去南直隶,又是深得九千岁信任之人,还请代为去查看一下,不知大人可肯帮忙?”
    唐枫一听是这么回事,便觉得是为那里的百姓做点事的机会,再加上自己也的确没有推辞的借口,便点头道:“既然田大人都这么说了,下官当然不能推辞。不过去那泾县查问此事却需要朝廷的公文证明,不知田大人可有准备?”
    田尔耕立刻就取出了随身的公文道:“这一切我早就准备好了,还请唐大人过目。”既然对方连这都准备妥当了,唐枫自然也就一口给应承了下来。这样一来既然不是告假而是公干的话,自己便能多带些人马以为凭峙了。
    一切准备就绪,在四月二十这一日,唐枫就在几十名从京营中抽出来的精兵和自己原来的百多名亲兵的护卫下离开了京城,同行的还有自己的妻子柳慧。有这两百名很是精锐的人马保护之下,除非是遇到军队暴乱,否则他的安全是很有保障的。
    在唐枫离开京城的时候,解惑已经告辞了袁崇焕,骑着为他准备的快马往京城而来……
    ps:昨天说的话有些俗气了,今天改下,乃们的票票和收藏是这盛夏里给俺的一缕凉风,嗯嗯,凉风!!!!所以求票票和收藏的说!!!!!
    第224章    一石数鸟
    久未进宫的信王要进宫去见皇上了,所有在王府附近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的锦衣卫的探子不敢怠慢,立刻就将消息给传了回去。当田尔耕知道了此事后,就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他不敢对此有所隐瞒,立刻就去了魏府向魏忠贤禀报,但此时正是刚过了早朝的时候,身为朝中一手遮天的人物,魏忠贤尚在宫里还未出来,这让田尔耕很是无奈,只得很是焦急地在其府中等着,猜测着信王进宫面圣的用意所在。
    虽然,皇宫各处的禁军有大半已经是魏忠贤的心腹之人,但是他们却也不敢阻拦身为王爷的朱由检去见皇上,不然让人知道的话,就会被冠以挑拨天家感情的罪名而受到惩处了。所以朱由检很是容易地就在宫中的一处偏殿里见到了正忙着用工具在造一张屏风的天启帝。当然那些宫里负责守卫的人也不敢不将这件不大不小的事情隐瞒下来,很快地就有人去到司礼监的值房找寻魏忠贤,向他禀报此事。
    “是皇弟来了啊,来你看看朕这次新造的屏风,这次朕发现这雕花的技巧又精湛了不少。”在朱由检见了礼后,天启很自然地就将他扶了起来,然后指着自己正在忙活的半成品兴高采烈地说道。朱由检可不敢扫了皇帝的兴致,立刻假装很是仔细地欣赏了那扇足有数丈长的屏风,只见上面雕刻着数百种的花卉,每一种都栩栩如生,就算是一个技艺精湛的木工大师只怕也未必能雕得出来。
    “若是皇兄能将这做木匠之术的心思放在治理我大明江山之上,何愁我大明不能中兴啊?可惜……”在心里暗自感叹了一下后,朱由检才恭敬地道:“皇上您的技巧果然非常人所能及,令臣弟我好生佩服。就看这朵牡丹吧,虽然不过是在屏风上所雕的一朵花儿,但其雍容华贵之气却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只怕便是擅长雕工的师傅也难有此等水平。”
    “不错不错,王弟你果然独具眼光,这朵牡丹正是这百花中朕最是用心之处,想不到你一眼就看了出来,哈哈!”天启高兴地说道,然后才突然像是才想到一般,看向了朱由检道:“朕倒是忘了问了,你今日进宫来见朕为的是什么事?”
    见皇帝总算是过问了,朱由检松了一口气,便道:“回皇上,若不是臣弟有了难处也不会进宫来打扰皇上,实在是因为有一件关系到臣弟安危的大事,所以才不得不来请皇上为臣弟做主。这几日里,我王府中的护卫曾几次发现王府之外有一些暗中窥探的人影,我怕他们会对我不利,所以特来向皇上求救。”
    “什么?竟有人如此大胆敢对朕的御弟如此不利?”天启一听就有些怒了,“五城兵马司和其他各拱卫京城的人马是做什么吃的,连城中有这些图谋不轨之徒都查不出来吗?来人,去将魏忠贤给朕叫来,朕一定要将这些目无法纪的人给处死!”
    “皇上,只怕此事魏公公是没法过问的。”朱由检见到那几名原来在门外侍侯的小黄门离开了,便索性直接说道。果然这话让天启听的一楞:“这是为何?如今魏忠贤可掌管着一厂一卫,以及五城兵马司,有什么事是他管不了的?”
    “实在是因为此事与魏公公说不定也有关系,据臣弟的人所说,那些窥伺在旁的人居然是我大明的锦衣卫,臣弟只怕这些人是魏公公派来的,所以臣弟才斗胆进宫来求见皇上。”朱由检此时也顾不得什么说话说一半的官场惯例了,因为他生怕自己这个兄长听不懂这些话,所以索性就单刀直入,将魏忠贤给点了出来。
    “有这样的事?锦衣卫的确有监察百官之责,这是太祖时就有的定制,有时连地方的藩王身边也有锦衣密探,可是王弟你不过是个闲居的王爷罢了,他们为何要派人监视你的府邸呢?是不是你的人看错了?”天启一听这些人是锦衣卫,心里的怒火就稍稍平复了些,毕竟他相信这些人是不会对自己的兄弟不利的。
    “臣弟所担心的正是这一点啊皇兄,臣弟我从来不参与什么政事,而且连府中的下人也不过数十人,怎么也劳动不了锦衣卫的人来监视我啊。而且现在我尚未就藩就惹来了锦衣卫的注意,若是待到我奉皇命出了京的话,那些人说不定就会对我不利了。臣弟在知道了此事之后几日来都无法安眠,所以才来宫里向皇兄你求救,还请皇兄撤了我的王位,贬我为庶民,这样锦衣卫的人才不会找我的麻烦,臣弟的性命才能得到保障!”这些话都是唐枫与他斟酌之后所想,只要他说得可怜,天启心里就越会维护自己的这个兄弟,这样才能对锦衣卫,甚至是魏忠贤造成伤害。
    果然听了他的这番话后,天启的脸色就变了,原来并不是很以为然的他变得认真了起来:“王弟你不要惊慌,万事都有朕为你做主。若是朕身为皇帝连自己的兄弟都保护不了,那还有何面目去见历代的先帝?”
    此时闻讯赶来魏忠贤正好听到了这几句很是气愤的话,他尚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忙抢了进来跪在地上道:“老奴见过皇上,不知皇上因何事如此发怒,还请示下,老奴一定为皇上分忧。皇上您可千万不要气伤了龙体哪!”
    “忠贤你还敢在朕面前说这话,你可知道那锦衣卫越来越是放肆了,居然敢在朕王弟的王府附近窥探,使他心神难安,你说朕如何不怒?”看到魏忠贤走了进来,天启立刻就斥责道。魏忠贤一听是这么件事,顿时倒也有些奇怪了,忙磕了个头道:“回皇上的话,之前老奴的确是派了锦衣卫的人在信王府周边看守,那不过是为了保护信王的安全罢了。只因在数月之前,老奴听说有人夜入王府欲图不轨,为了王爷的安全老奴才不得以出此下策的。不过在数日前,老奴已经命他们将人手撤回来了啊。”说到欲图不轨的时候,魏忠贤拿眼暗自看了朱由检一眼。
    朱由检对此完全不理,说道:“此事倒是如魏公公所说,所以之前我王府周围有锦衣卫的人我也没有放在心上。可就是在近几日,那些原来看着很是正常的守卫就不见了,然后在暗处就出现了一些窥探的人影,本王这才心中忐忑。”
    “唵?”魏忠贤一呆,他还当是信王忍不下这口气所以才来找皇上诉苦的,想不到在自己让人将那些密探撤走之后还有人窥探在侧,他立刻就毛了,“皇上冤枉哪,老奴之前确是为了王爷的安危考虑才派了锦衣卫的人手去他的府第周围照看的,可是在几日前老奴已经将人都撤回了,那几名窥探的人并不是老奴安排的。”
    看了看自己的兄弟,又看了看自己的亲信,天启一时都不知道该相信谁好了。过了半晌后他才说道:“既然这些人不是你安排的,那朕就将此事交给你了。给你两天时间,你一定要将这些不听吩咐的锦衣卫查出来,将令他们做出这等事情的人也查出来,朕不会轻饶了他们。”
    “是,老奴领旨!”魏忠贤立刻磕头道,同时心里也发了狠,自己一定要让那个胆敢违背自己意思的人吃些苦头,让他知道坏自己事情的下场。
    见事情已经说完了,朱由检便不再多呆了,在向皇帝谢了恩后便退了出去,而魏忠贤也在他之后离开了皇宫直奔北镇抚司。但是到那一问后,却发现田尔耕不在,这下他就更气了,让人给他传了话后,魏忠贤便回了府。
    魏忠贤一回到府上,便看到了那个让自己一肚子气的田尔耕,二话不说就骂了他个狗血淋头,然后才问道:“你说,是什么人让你们锦衣卫的人继续在信王府外窥探的?可是你下的命令?”
    见魏公公如此生气,田尔耕可就不敢自己一个人将所有事情都担了下来了,他于是就将那日自己与崔呈秀的话说了出来,然后道:“只因崔大人对下官说此事还是小心些好,所以下官才会在撤了人后再安下这十多名密探,不想却被信王给发现了,还请九千岁恕罪!”
    “恕罪?现在是皇上命咱家来查此事,你让咱家怎么恕你的罪?你可是锦衣提督,堂堂的指挥使大人,若你不想做的话,他一个崔呈秀能命令得动你吗?此事若是被人揭破了,别说是你,就连他崔呈秀也没好果子吃!”
    “九千岁,您可要救下官啊!”田尔耕一听这话就害怕了,连连磕头道。
    “事到如今,只能将此事推到其他人的身上,丢卒保车了。不过咱家可把丑话说在前面,只此一次,若是你们再敢背着咱家阳奉阴违的话,咱家一定不会轻饶了你们的。”
    第225章    再碰壁
    崔呈秀在听闻信王进京,将锦衣卫在他王府前鬼祟行事之事上禀皇上,魏忠贤也因此受到责备的事时已经是次日了。他可不敢就此事去问魏公公而触霉头,只得前去北镇抚司寻那田尔耕就此事问个明白。
    得了魏忠贤的提点之后,田尔耕便找了那几名百户做自己的替死鬼,将他们重责了数十军棍之后便罢去了百户之职,逐出了锦衣卫。这让其他的锦衣卫众人都有了兔死狐悲的感慨,看田尔耕的眼神也有些不对了。虽然明白下属的感觉,但是田尔耕此时为了自保也顾不了这么多了,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在众人心中的地位势必会有下落。正当他心里烦闷无计可施的时候,崔呈秀便上门来了。
    在听完了田尔耕夹杂着许多抱怨的述说之后,崔呈秀的脸色也很不好看。他想不到田尔耕居然已经将自己也给供了出来,不过他也怪不得对方,毕竟此事的确是自己怂恿他这么做的,如果自己怪他的话,恐怕两人就要翻脸了。在沉吟了许久之后,崔呈秀才说道:“田兄,这次确是我的不是,不过我想此事的责任也不全在我,还有一个罪魁你不曾想到。”
    “是谁?难道你想说信王吗?”田尔耕没好气地问道。崔呈秀见他的模样是很不待见自己,但他却知道此时必须要拉了田尔耕与自己同一阵线,不然今后自己在阉党中可就少了一个朋友了。所以虽然田尔耕的面色很是不善,他还是笑着道:“不,信王根本算不得什么罪魁,他只不过是被人利用的一把刀罢了。利用他向皇上进言的人才是我们的敌人。”
    “有这么一个人吗?那人是谁?”田尔耕还是没有将此放在心上,随口问道。
    “这个人当然就是唐枫了。”崔呈秀说道,“你细想看看,若不是唐枫他突然去见信王,你锦衣卫的人就不会受命撤走,而这样一来他就找不到这个借口来向皇上告锦衣卫一状,这样田兄你也不会落得今天的下场了。”
    “这也不过是说明此事因他而起,在我看来此事的罪魁是你才对,若不是崔大人你劝我继续在信王府前安插人手,也不会有昨天的事情了。”对崔呈秀的这个推论,田尔耕很是不以为然,见他到这个时候还想用遗祸之法,田尔耕便有些忍耐不住性子了,直接说道。
    崔呈秀闻言脸上闪过了一丝羞恼之色,但随即又换了一付笑脸,他知道此时在阉党的骨干中能与自己站在一起的人不多,像顾、魏等人都是朝中重臣,根本不会与一个小小的唐枫为难,那就只有靠锦衣卫的这个指挥使了。在强自按捺了怒意之后,他才说道:“我想说的是,信王之前不敢有任何的怨言,即便知道他的府门前满是锦衣密探,可怎么就在唐枫去见了他之后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去见皇上呢?我想这一定是唐枫撺掇着他这么做的,所以我才说这罪魁是唐枫!”

章节目录

重振大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路人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路人家并收藏重振大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