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却怎么说?”唐枫忙问道,对朱由检的看法他还是很尊重的。
    朱由检说道:“唐大人你毕竟是两年前才来的京城,对京中的往事并不知晓,据我所知,这个骆养性正是前锦衣提督骆思恭的儿子。当年阉党与东林党起冲突时,他是站在东林党一边的。其后阉党为了使自己的手上掌握锦衣卫的力量,就使计害得那骆思恭丢了官,还被下了狱,之后才有了田尔耕等人职掌锦衣卫的大权。我想骆养性生为人子,当不会忘了自己父亲的大仇的,说不定他一直都在等着一个机会。”
    “竟还有这样的事情吗?可是骆养性乃是犯官之子,怎么还能再次进入到锦衣卫中呢?”唐枫提出了自己的一个疑惑。朱由检一笑道:“这一点你就不知道了吧,这锦衣卫在太祖时就定了下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从民间挑选的人才,这些人倒是经常更换,死了也就死了,但另有一些却是世袭的,都是当年跟随了太祖一起打下我大明江山的功臣之后,这个骆家便是那时候传下来的。所以骆思恭虽然犯了事,可他的儿子却还是得进锦衣卫里任职,至于他是怎么成为现在的千户的,本王就不得而知了。”
    唐枫点头道:“原来如此,下官受教了!这么看来,那骆养性与阉党当是有着大仇的,他来找我也是想看看我究竟是否真的要与阉党为敌。既然能争取到一个帮手,我自然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过了。有他这个熟悉锦衣卫内部情况的人相帮的话,我必能更快地将锦衣卫拉出了阉党的阵营,从而为我所用!”
    当唐枫离开了信王府时,心里再次有了底气,他开始觉得此地是一个让自己铲除阉党的福地了,之前就是因为来了这里才有现在的局面的,或许冥冥中自有天意,朱由检就是魏忠贤的克星,即便他现在没有任何的大权,也能对这个权倾天下的九千岁造成伤害。
    既然骆养性对自己还有着一定的提防之心,唐枫就打算自己主动出击,和他开诚布公地好好地谈一谈,这样才能说服了他。所以他便叫来了吕岸道:“你去一趟骆千户的千户所,请他今日晚上来我府上一叙。”
    吕岸一呆道:“这个骆养性为人甚是低掉,大人我怕他不肯赴约啊。”
    唐枫想了一想道:“这样吧,见了骆千户后,若他有所推辞的话,你就跟他说我约他相见是与他父亲骆思恭的事情有关的,我想这样他就一定会来了。”
    唐枫打发了吕岸去请人后,自己便回去了家里和田镜相商,要怎么说话才能使得骆养性相信自己的诚意,从而真正地与自己联手一起对付魏阉一党。
    第265章    新的帮手(2)
    因为是在家中设下的宴席,所以在菜肴上是无法与昨天的相比的,不过唐枫请了骆养性前来也不是为了吃饭,倒也没有觉得多尴尬。席间相陪的除了邀骆养性来唐家的吕岸之外,还有田镜,四人就一边礼节性地寒暄着,一边入席吃饭。
    一顿饭很快就吃完了,骆养性在放了筷子之后,才笑着看向唐枫道:“唐大人昨天才请了众兄弟饮酒,今天又着人给我下了邀请,不知可是有什么事情要说吗?”虽然他是因为吕后后来所加说的那一句和他的父亲的事情有关才来的,但现在却不好当面相问。
    唐枫道:“我也是今日才知道的骆大人的身世,原来骆千户你乃是前锦衣卫指挥使的公子,为表我的相敬之意,才冒昧请的骆兄你再来赴宴。而且我还知道骆指挥使大人之所以最后被革去了官职也与某些人有着很大的关系,所以才想着与骆兄你好好地谈谈。”唐枫和田镜商量了一下,得出了一个结论,此事还是摊开了说比较好,若是双方都有所顾忌而都兜着圈子说话的话,只怕怎么都说不到一块去。现在见骆养性果然不肯早自己一步说出心里的事来,就索性先说了出来。
    骆养性先是一呆,随后道:“不知唐兄你所指的却是什么?先父出事时我尚在外游历,对他的情况所知有限,要是兄能见告的话,我是不胜感激的。”
    “装吧,你小子就装吧。身为锦衣卫的千户要是这样大的事情都查不到的话,你也就太无能啊。”唐枫心里满是好笑,在与田镜交换了下眼色之后才道:“我从人口中得知,原来骆指挥使大人是因为与魏阉一党屡次为难,终于让他们怀恨在心,才被他们找了一个由头给革去了官职,然后关进了大牢之中的。怎么,骆兄你当真不知吗?”
    “这……此事我确是不知,我一直以为是先父做了什么错事才被关进牢里的,不知大人你是从何人的口中得知这个消息的。”骆养性满是疑惑地看着唐枫问道。看他的这个样子倒让唐枫有些迷惑了,为了不使信王受什么牵连,他只得说道:“这事我是从其他的锦衣卫的同僚口中听来的,他们那时候也在京中任职,对此自然知之甚明了。”
    骆养性听了这话之后,面色有些黯然了,但是却并没有像唐枫所猜想的一般有所说辞,这就让唐枫更为迷惑了。正在这个时候,吕岸开口道:“经大人这么一说之后,我也有了这个印象。记得那时我还是锦衣卫里的一个小校呢,就听说骆大人总是与东厂的人为敌,当日有人告发了东林党的汪文言,说他犯了大罪,最后大人也没有伤他分毫,最终轻易就放了他出去。可事后不久,骆大人就因事被关进了大牢!”
    骆养性听着自己父亲的遭遇,面色更为暗淡了,这一切都落在田镜的眼中,他在轻咳了一声后才道:“俗话说父仇不共戴天,为人子者若是连父亲的血仇都不知报的话,就枉称为人了。不知骆大人在听了此事之后有何感想啊?”
    骆养性心里不断地转着念头,在沉默了有近一盏茶的工夫之后,才抬起了头来道:“唐大人,两位,你们也不必再拿言语来激我了。其实昨天在宴上听唐大人你说了那一番话后,我就知道你的心思了,现在你们既然敞开心怀说了实话,我骆养性便也不再隐瞒了。
    “不错,我其实早在任了锦衣卫之职之后不久就知道了先父的死因,也曾想过替父报仇,只可惜我不过是个小小的锦衣千户,无论是权还是势都无法与魏阉相比,所以我这些年来一直隐忍,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为报得大仇!大人此次既然肯开诚布公地将自己对魏阉的敌意给说了出来,想必你一定是有着什么打算的吧?若真有用得着我骆养性的地方,你只管吩咐,我必不会推辞!”说完话他就直看向了唐枫,等他开口。
    没想到原来谨慎小心的骆养性在有了决断之后像是变作了另一个人,居然会如此直接,唐枫三人倒被吓了一跳,若不是此人的底细是真的,又有信王的保证的话,唐枫说不定都会打退堂鼓了。在定了定神后,唐枫才道:“骆兄你说得不错,我确是有了一个逐步对付阉党的计划,之前将崔呈秀赶出京城就是计划的一部分。”
    骆养性想到之前唐枫所做的那一切,就更相信他的话了,于是问道:“那么请问唐兄你接下来想要怎么做呢?”既然唐枫称他为兄弟,他也这么称呼对方了,这样就显得两人的关系又拉近了不少。
    唐枫说道:“此事你昨天也看到了,那就是想办法让锦衣卫为我所用了。阉党之所以能够控制群臣,除了魏忠贤的权势之外,更为要紧的就是厂卫的监察机构了。若是我们能使得锦衣卫不为阉党卖命,那魏阉就如少了一只臂膀,到时候我们想要对付他就容易得多了。而若是能让锦衣卫成为我们的臂助的话,那想铲除他们就更是易事!”
    “看来我昨天没有猜错,唐兄你果然是打着这么一个主意,不过昨天你却不敢以实言相告。”骆养性呵呵笑了起来,“你所找的对象是对的,不错锦衣卫这两年来为东厂所压制,所有人心里都很是不满,只要撩拨起了他们心中的怨怼的话,便能趁机将他们拉到阉党的对立面了,不过却还是有一些难处的。”
    “骆兄你一直身在锦衣卫中,对他们的事情比我们是要知道得多了许多,有什么难处还请直言!”唐枫给他斟了一杯酒后说道。
    骆养性谢了一声后,才说道:“这为难的地方就在于田尔耕和许显纯二人了,这两人是靠着巴结魏忠贤才坐上现在的位置的,所以他们对魏阉那是很忠心的,你说他们肯和阉党为敌吗?而他们手中就掌握着所有锦衣卫兄弟的升降大权,兄弟们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一直哑忍的。所以要想让锦衣卫和阉党为敌,最要紧的就是消除这两人对弟兄们的控制。”
    唐枫闻言就皱起了眉来了:“这可就有些难办了,他二人乃是朝廷所定的锦衣提督和佥事,岂是我能够轻言废除的?”骆养性笑了起来道:“大人你这也太妄自菲薄了吧,你可莫要忘了,就在几日前你就将身为左都御使的崔呈秀给赶出了京城,还有什么是你做不成的呢?还有,其实我们锦衣卫的兄弟已经对田大人和许大人颇有微词了,若不是他们两人为了自己的前程而不敢替兄弟们撑腰的话,我们早就与东厂争上一争了。所以大人你要是想对付他们,倒也不是全没有一点机会。”
    唐枫看向了田镜,想听听他的意思,田镜便说道:“骆大人所说的话也不无道理,锦衣卫是一把刀,要它伤人在于刀握在什么人的手上,倘若大人能将许、田二人给除去了,那这把刀就会在您的掌握之下,到时可不光是断去魏阉的爪牙,而是夺了他的爪牙了。”
    “正是田老所说的,其实唐大人你在上次去南直隶时曾做了一件事情,早已经使得田尔耕丢了大大的面子,现在只要再多添几把力,他自然无法再弹压住兄弟们了。”骆养性深表同意地点头道。
    “你指的是……”唐枫忙问道,他可不记得自己在那时候做了什么和锦衣卫有关的事情了。骆养性呵呵一笑道:“当日大人曾为了帮助信王而得罪了我们锦衣卫的人,后来更使得那些守在信王府前的兄弟受了惩处,这还不算,之后更有人因为窥探贵宅而被人所伤,那田尔耕因为怕被魏忠贤知道而怪责居然将他们给谴出了锦衣卫。此事之后,兄弟们对田尔耕他们已经不再信任,只是因为对方的身份才不得不听令。若是大人能够多做出这么些事来,使得兄弟们对他们更为不满的话,或许这两人就无法再居此位了。”
    听他这么一说,唐枫就看向了在一边的解惑,想到他居然在无意中有帮了自己这么一个大忙,心里大为感叹。在等了下后道:“若真如你之所言的话,我倒是真有办法使得众锦衣卫的兄弟对他们产生厌恶之心,不过却不是我与你们为难,而是让锦衣卫的兄弟与一些不能招惹的人起冲突。而那田尔耕若是只知道对魏阉马首是瞻的话,必然不敢替兄弟们撑腰,仗义一来我们的计划就能达成了。”
    骆养性看了一眼唐枫,笑了起来:“大人所说的可是如昨天在席间所说的事情一般吗?”
    唐枫点头道:“不错,不过要挑起这些事来却还要骆兄你的帮助。这几年来锦衣卫已经被东厂的人完全压制,恐怕一时还没有勇气与他们为敌,所以我要派自己的人带这个头。”说到这里,唐枫一指吕岸和在边上站着的几名自己的亲兵道:“这个吕岸原来就是锦衣卫的人,还有其他这些兄弟,个个都是辽东的精兵,只要你让他们进了锦衣卫中,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可以交由他们去处理了。”
    ps:快中秋佳节了,求各位的票票和收藏当节日的礼物,当然俺的更新的是不会断的~~~~~
    第266章    冲突(1)
    身为锦衣卫千户的骆养性要安排几个人进锦衣卫中当差并不是一件为难的事情,所以这日才刚答应了唐枫的请求,次日一早,就有人送来了锦衣力士的服饰和腰牌等物了,这让唐枫都不得不佩服他的办事效率了。
    在吕岸的带领下,这十多人就暂时离开了唐家,去了锦衣卫所当差,以使自己完全融入到锦衣卫的这个团体之中。吕岸本就是锦衣卫出身,对其中的一些门道驾轻就熟,而且又有骆养性在旁照顾着,所以不过几日工夫,他们就与骆养性的千户所里的人给厮混得熟了。
    眼看着这一切都成了之后,吕岸就再次来见唐枫,此时已经是九月底了。这段时日里,唐枫过得很是悠闲,除了每日里应付一下京卫里的点卯之外,就是四处散心,或是与一些和他已经有了一些交情的朝中官员饮酒谈心。不过这一切都不过是表面上的事情而已,实际在暗地里唐枫却正派了自己的人手在注意着东厂和其他锦衣卫所的动向,为即将到来的新的冲突做着准备。今天一见十多日不见的吕岸又来了,他就知道吕岸已经将事情准备妥当了。
    “怎么样?你们在锦衣卫里当差可还习惯吗?”唐枫一面让吕岸坐下,一面问道。
    “还行,其实大家都是军中的士卒,自然没有什么差别了,只是有个别对我不满的人曾来寻事,不过都被我打发了。”吕岸坐下来后就笑着道,“现在的这些锦衣卫中的好手是越来越少了,所以被我们几人教训了几次之后他们就都老实了。而且这些人都是欺软怕硬之辈,见不是我们的对手之后,还很是巴结呢。”
    唐枫也笑了起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如今的锦衣卫已经是大不如前了,若不然的话怎么会被东厂的人欺到头上也不敢反抗呢?不过这不等于那些百户、千户等人也是无能之辈,他们中有许多是如你一样从最下层处积功上来的,他们还是很有手段的。所以这次我们要利用的就是他们这些人,只要将他们心里的那团火给撩了起来,即便是田尔耕还是许显纯都不可能压得住场面。”
    “卑职知道了。不知大人那可找到什么机会了吗?往往们几人已经收服了不少的兄弟,只要机会得宜,我们就能出手了。”吕岸又说道。唐枫嘿嘿一笑道:“我这几日里都派了不同的兄弟外出盯着,东厂的那些番子的一举一动都没能逃过我们的耳目,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向来以监视人为业的自己也会被人监视吧。”他说着与吕岸相视而笑,然后又密语了一番之后才让他离开了。
    因为天气渐渐地凉快了起来,所以各种小本经营的人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就连京城外面摆着小小的酒肆的王小二也是满面的笑容,这几日来出城踏青的人是越来越多了,所以使得自己这个小酒店也总是客人满满的。就像今天吧,虽然这时候已经过了午时了,可店里还是坐着近七成的人,他们都是京里的一些达官显贵的家人,用的食物是不多,但是给的赏钱却很不少,这让他喜得连眼睛都快看不到了。
    “要是每天都有这么好的生意,我用不了两三年就能攒出了一笔银子,就能娶阿花过门了。”王小六一面想着自己心仪的隔壁的阿花,一面手脚麻利地给众客人端上酒菜。这个时候,突然从外面传来了一阵马蹄声,然后就有三个人停马在店前,然后下马走进了店来。
    “贵客请坐,敢问几位要用些什么?”王小六又有客人上门了急忙上前热情地问道。
    几个人也不理王小六的巴结,大马金刀地坐在了一张空位置上,向店里看了看,随即其中一个长着小胡子的人就用不安的声音说道:“这里人也太多了,怎么能让百户大人在此歇息呢?”
    “把这些人赶走了不就结了。”随着这一声冷冷的话后,另一个长得很是结实的大汉就冲着那些尚在用酒饭的人道:“我们百户大人要来这里用饭,各位赶快起身离开吧!”
    这店里有着二十多人,听了他们的话后,立刻就有人脸上露出了不愉的神情,更有一名青年冷笑一声道:“当兵的就是当兵的,如此没有教养。这酒店又不是你家开的,凭的什么叫我们让了出来!”显然他是看出了这些人的身份了,便出言挖苦。
    “你……”那大汉见有人敢这么和自己说话,心里就来了气,可还没等他破口大骂,就被身边的一人给拦住了。京城毕竟不同别的地方,谁敢保证这里就没有一个有来头的人呢,所以能不伤和气还是不伤和气的好。那人看上去只有三十岁上下的年纪,而且很是斯文,他慢慢地踱到了那个青年的身前,从怀里取出了一块令牌,在他的面前一晃道:“现在你让是不让呢?”
    那青年一见了那块牌子,脸色就有些变了,忙起身道:“不知是大人,恕罪恕罪!”说着急忙起身结帐离开了。其他的人见刚才如此嚣张的青年都在知道对方的身份后急急离开,就知道这些人的来头不小,所以众人就纷纷起身结帐,不一会工夫酒店里就只剩下这三个客人了。王小六眼看着自己的客人就这样被人赶走了,心里一阵阵的肉痛,不过他一个开小店的可不敢多说什么,忙招呼店里的几名帮佣一起将桌子给收拾干净了,等着客人来。
    “还是刘老大你有本事哪,只是一亮咱们东厂的牌子,就把这些人都给吓走了!”那大汉显然是个心直口快的人,眼见店里清净了下来就高兴地大声说道。
    那个叫刘老大的中年人看上去比他还小了几岁,但是对这个称呼却是坦然而受,更是面有得色地道:“这不过是我们东厂现在的威势足够而已,现在连那些锦衣卫、京卫,乃至于朝中的官员都要让着我们几分,又何况是这些人呢?”
    王小六听了他们的对话后,心里就着实有些担心了,他没料到素有恶名的东厂的人会来自己的这间小酒肆吃酒,到时候若是伺候得不周到的话可就倒霉了。正当他心中忐忑难安的时候,店外又一次传来了马蹄声,又有十多人停在了店外。王小六只当是这些人口中所说的什么百户大人到了,忙走出了店门迎接,口里还说道:“几位大人快往里面请,已经为你们准备下上好的酒菜了……”但随后他就感觉不对了,虽然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百姓,但在京城的人谁没有见过这身衣服啊,这分明不是里面这些人口中的东厂的穿着,而是一身大红的飞鱼服,居然是锦衣卫的人。
    这十多人似乎没有看到王小六骤然变色的脸,只是点了点头后,就在当先的一名汉子的带头下进了酒店。店里的那几名东厂的番子原来也只当来的是自己的人,不想却变成了这么几个锦衣卫,脸色也沉了下去。那大汉在一呆后就冲那几名锦衣卫说道:“几位,你们回去吧,这酒店我们包了!”
    但那几名锦衣卫显然没有将他的话放在心上,各自找了桌子坐下之后,才有人对王小六道:“掌柜的,这位客人说他包下了这酒店可是真的,他付了多少银子哪?”
    东厂和锦衣卫对普通百姓来说都是相当可怕的存在,王小六这时已经傻了,在好半晌后才道:“这个……几位客人还不曾付银子呢,他们也并没有说要包下小店哪。”
    “这样哪,喏,这里是五两银子,足够包下你这座店了吧,我们兄弟就要在这里用饭,其他人就请出去吧!”那人说着还真从怀里取出了五两的银锞子。
    王小六看着这锭大银,眼睛都直了,但一想到双方的身份,又不敢上前接下来,只得在那苦笑着道:“大爷你想在这里用饭请自便,可这赶客人离开的事情小的是做不出来的。”
    “砰!”他的话音刚落,就有一人重重的一掌打在了桌子上,正是那个东厂的大汉,他倏地站起了身来,一步来到了那个取银子的人面前,喝道:“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这样对我们说话。”
    “你又是什么东西,居然敢和我们锦衣卫无礼?”那人毫不示弱地回了一句道。
    那大汉一听这话双眼睁得浑圆就要动手了,这时那刘老大走了过来,他的脸上依旧是带着一丝的笑意,一搭大汉的肩膀道:“老三稍安勿躁,我们是什么身份岂能和他们一般见识!”说着又看向了那人,然后取出了刚才的那块牌子在他的面前一扬道:“现在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了吧,这里我们的百户要来用饭,不喜人多,所以还请你们速速离开他往吧!”
    那大汉和小胡子都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在他们过往的经验里,锦衣卫的人只要知道了自己等人的身份后就会乖乖地听话,所以他们已经准备好奚落这些人了。可不想那锦衣卫的人却发出了一声冷笑:“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上官如此无礼!”
    第267章    冲突(2)
    “什么上官?”那大汉有些奇了,便很直接地问道,却没发现那刘老大的脸色有些不善。那锦衣卫皮笑肉不笑地指着那面东厂的腰牌不无揶揄地道:“不过是一个东厂的一个小小的番子罢了,凭的什么对我们大人如此颐指气使?”
    “大人?什么大人?”那大汉继续问道。这时那个当先进来酒店里的中年锦衣卫已经从怀里掏出了一块红木的腰牌,不用看上面所刻的名号,众人都已经知道此人乃是锦衣卫中的百户了。这下那刘老大的面色就更为阴沉了,若单论官位的话,自己的确比对方要低了许多,但是他们东厂的人最近可不将锦衣卫放在眼里,所以在见了这百户的腰牌之后也没有见上官的觉悟,只是嚣张的态度稍微收敛了一点:“原来还是位百户大人,倒是失敬了。不过我们也是奉了我们的档头之命前来打前站的,你们总不会与我们东厂的人争吧?”
    “若是来的是东厂的几位大档头,那么我吕岸还能给他们几分面子。不过听你们适才所言,这个档头也不过是百户之职,却让我让了出来恐怕不妥吧?”这人正是吕岸了,他今天得了唐枫的消息,知道了有一些东厂的番子从外回京,应该会在这里用饭,所以就赶到了这里等着他们。不想却还是让这些东厂的打前站的人先了一步,不过这也不碍他寻事。
    “你好大的胆子,居然连我们也不肯给面子,就不怕上面的人吗?”那大汉见他口气强硬,便有些忍耐不住了,一伸手就想去揪吕岸的领子。吕岸岂会让他触及到自己的身子,只见他依旧是端坐在椅子上,但是身体却已经偏了一下,那大汉的手就摸了空。
    “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上官无礼!来人,给我拿下了!”吕岸将那人的话给回了过去,然后就下令道。这跟着他来这里的十多名锦衣卫中除了辽东的军士外还有几人是原来的锦衣卫,他们对东厂还是有着忌惮之心的,现在见吕岸要下令拿人,都还打不定主意。
    “你们敢!”那大汉大喝了一声道,在他的记忆里,锦衣卫在知道自己身份之后还敢动手的绝无仅有,他只当这不过是吕岸一时气不过的随口一说罢了。但这时,其他的几名辽东军的人却是应声出了手,刷地一下,腰间的绣春刀就出鞘架在了那大汉的脖子上,顿时就让他给住了口。刘老大和小胡子都为之一惊,急忙说道:“大家都是为朝廷办事的,有话好商量,莫要伤了和气!”他们只有三人,可不敢吃这个眼前亏。
    但吕岸他们显然没有见好就收的觉悟,只听他吩咐道:“把这几个不知道尊卑的家伙给我整治一番丢出店去,叫他们知道知道我锦衣卫的厉害!”
    立刻就有人应了一声,踏步上前挥拳就打向了那名大汉的脸部,那大汉想要闪避,但颈上却架着钢刀,只怕一动就要受戮,这下只能硬受这一拳了。只听得碰的一下,这一拳就结结实实地打在了他的嘴上,登时就有好几颗牙齿被打掉了。这人刚惨哼了一声,还没回过味来,又是一拳打了过来,只听得“砰砰”之声不绝,几下工夫这条看上去很是威风的大汉就像只破麻袋般倒在了地上。刘老大一见他们真的动了手,可就恼了:“你们想做什么?难道没有王法吗……”
    “多嘴,你也该打!”刘老大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就有一名锦衣卫走到了他的跟前,突然重重的一脚踹在了他的小腹处,他立刻就像只大虾一般弯了下去。
    见到几名兄弟都动了手,那几个犹豫不决的锦衣卫就傻了眼了,虽然他们也很想趁机报下仇,但是却还是鼓不起这个勇气来。不过一会工夫,那三人就已经被打得说不出一句话来,只能拿着眼睛狠狠地盯着这些胆大包天的锦衣卫。吕岸见整治他们也够了,才一抬手道:“停了吧!这次我是教你们一个乖,今后见了上官时要恭恭敬敬的,若不然的话,还有你们好受的。现在就给我滚吧!”
    三个人跌跌撞撞地从地上起了身,也不擦拭下因为与地面亲密接触而黑灰一片的脸就出了酒店,到了门外之后,那刘老大才恨恨地道:“你叫吕岸,我记下你了,等下你有种别求饶!”
    吕岸哈哈一笑道:“我这不过是依着惯例行事罢了,又没犯法,怕的什么?”几个番子见他如此说话,立刻就没了话说,一扳那马鞍,就上马而去。
    直到他们离得远了之后,一名锦衣力士才不安地道:“吕大人,这下我们可是闯了大祸了,指挥使大人他们早就下了令让我们不得招惹东厂的人,现在我们却打了他们,只怕此事无法善了啊。”另外几人也都纷纷应和道:“是啊,大人这可如何是好?”
    吕岸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们道:“有这么一回事吗?我怎么不知道?不过是几个在东厂打杂的番子罢了,我们打了也就打了。他们还敢闹到北镇抚司去吗?”
    “可是……”其中一人刚想说他们后面还有人时,就听那几个番子跑掉的方向又传来了一阵马蹄声,听声音当不下二十骑,这几人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吕岸张眼往那里看去,正好看到那三个人在这些人中间,就笑了起来:“看来他们倒是没有说谎,还真有不少人啊。兄弟们等下看我的眼色行事!”那几名一心跟着他来闹事的军士都兴奋地答应了一声,倒让王小六等一干百姓和几名真正的锦衣卫吓了一跳。
    “档头,就是这些人打了我们,还骂档头你!”那小胡子在一到了门前就指着吕岸他们说道。那些东厂的番子一听立刻就跃下了马来,大步走了进来,当中间的一个三十多岁,吊眉眼的青年和吕岸的目光一对就露出了轻蔑的神情:“我当是哪里来的不懂规矩的人呢,原来是吕百户啊。”
    吕岸见了这个人的模样,眉毛也是为之一挑,虽然过了一年了,但这个人他还是不会忘记的。当年自己在当百户时,此日呢就在自己的手下办差,自己也算是看得起他了。可谁想此人却是个白眼狼,在一见自己失势之后,他就倒戈相向,向上面的大人数说自己的不是,最终才逼得自己远走他方,跟了唐枫,没想到他现在还成了东厂的人。这时他也想到了为什么在告诉自己今天的行动之后,唐枫会露出神秘的笑容,原来他是为了替自己出一口气啊。一想到唐枫在这些小事上都为自己着想,吕岸就知道自己没有跟错了人,这就更坚定了自己今后一定要跟着唐枫马首是瞻的决心了。
    因为转过了这么多的念头,所以吕岸刚见牛空的恨意反而压了下去,他冷笑着道:“原来牛空你成了东厂的人,怪不得口气这么大,真是难得哪,我们竟会在这里见面。你说什么不懂规矩是什么意思?”
    “怎么,吕百户你离开京城的时间太久都不知道京中的规矩了吗?那就让我来告诉你吧,我们东厂的人可不是你们区区几个锦衣卫的人就能打的。今天你们还伤了我们三个兄弟,你说,该怎么办?”牛空用充满威胁的声调说道。
    “还有这样的说法吗?我来京城也有段日子了,可从不知道锦衣卫归东厂管了啊。这事是他们先挑起来的,是他们想要对我不敬,我的几名兄弟看不过眼才动的手,这还是看在他们同是为朝廷效力的份上才没有伤了他们的要害,不然的话,只怕……”
    “看吕岸你的意思是不肯服软了?”牛空听了这话脸色再沉,一边让自己的人都进来酒店,一边阴阴地说道。吕岸一笑道:“怎么说合?要我们给你们赔礼吗?”
    “要是你肯和自己的下属一起下跪磕头给我们赔礼,再拿个几千两白银作为汤药费的话,我们还会帮着你们隐瞒一下此事,不然的话,可就有你们瞧的了!”牛空嘿然笑道,他身边的人也都阴阳怪气地看着众锦衣卫,似乎很享受这个过程。
    可是吕岸的表现却大大地出乎了他们的预料,只见他突然仰面哈哈地笑了起来:“你牛空好大的口气,不过是当了几天东厂的走狗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莫非你跟着那些少些玩意儿的东西久了,连说话都不会说了吗?莫说是他们有过在先,就算是我先动的手,打了也就打了,权当是让他们长个记性,难道你还能对我怎么样吗?”
    牛空见吕岸居然这么不给自己面子,还侮辱起了自己,脸色登时就绿了,他森然一笑道:“好,吕岸,看来你的胆子确是大了不少。既然仗义就休怪我不讲当年共事的情分了。给我上,打断他们的腿,万事有我做主!”说着他的手便是一挥。
    ps:中秋三天小长假,俺在这里祝大家吃好,喝好,玩好,andsoon
    第268章    早有计划
    这些个东厂的番子早就是满心的怒气了,不过是见自己的档头和这个锦衣卫的首领有交情才强自按捺,一听这声令后就都直冲了上去,挥起拳头,甚至是地上的板凳就朝着这些人的身上招呼了过去。而那牛空则是好整以暇地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只等着待这些人都倒下之后再行训话了。
    但是这次的情况却再次出乎了他和他的手下的预料,在他们看来自己的人数上占着优,还有着东厂的身份作着后盾,这些个锦衣卫无论怎么样也不可能有胜的希望的。可是不过短短的一会工夫,这些人的想法就发生了改变。
    那些寻常的锦衣卫这时候自然还不敢上前,而吕岸也没有出手,他也像牛空阴阳搬了把椅子坐了下来看,以动手的只有那七八个辽东军的人。虽然人数上差着两倍还不止,但是这些从无数次血战中走过来的将士却全然不惧,在敌人冲过来的同时也迎了上去。他们之间的配合早已经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了,八个人组成了一个四攻四守的阵势,在挡住了当先几人的进攻之后,就有人出手还击了。让过那横扫过来的板凳后,一名军士就蹴出了一腿,狠狠地踢中了某个番子的要害处,将他给踢得直往牛空身上砸去。
    牛空正想着等下怎么摆威风呢,却看到一道黑影朝着自己压了下来,惊得急忙往边上闪去。在将将闪过了这人之后,他就听到了“喀啦”一声响,自己原先坐着的椅子就被这“空中飞人”压得破碎不堪。牛空心头大怒,自己要是闪得慢些,就要受伤了。可当他再抬头看向场上的情况时,却是变得吃惊了。
    既然真的动起手来了,这些军士可不懂得什么叫留手,他们合作无间,而且出手狠辣,招招往人的要紧部位招呼,不过几下工夫,就有五六个东厂番子躺在了地上起不来了,他们不是筋骨断了,就是头部受到重击,失去了再战的能力。这些断人手足,攻人头颈的招数都是将士们在沙场上常用的,在战场上你不杀敌就等同自杀,所以这些人已经都养成了这样的习惯,只要动手就必须使敌人无法再有反击的可能,这还是他们都只是空手应敌的缘故。

章节目录

重振大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路人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路人家并收藏重振大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