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克真见唐枫在知道了这么严重的一个问题之后还能保持冷静,心下也大为钦佩,便忙拱手道:“大人你帮了我们锦衣卫一个大忙,我们这么做也是应该的。不过此事太过严重,所以我们千户除了着我向你禀报之外,也已经向京里的人上书了。”
    唐枫知道锦衣卫的职责就是看着那些地方的官员和军队,便了解地点了下头,然后才又对他道:“经你这么一说,我觉着有些事情要提早去做了。我想问你一件事情,如今济南城里可有你们的人,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济南城中当然还有着我们的眼线了,据之前的密报来看,那里的情况已经稳定了下来,那些突然作乱的百姓在其中大抢了几日之后便离城而去了。他们也怕官府派人来对付他们,所以不敢在城里久待。”黄克真说道。
    唐枫满意地一点头,这与他所料想的情况一样,如果只是寻常的民变,那么这些人就不可能有头脑想着占住了城池。他已经有了一个决定,然后又问道:“你们锦衣卫的人是奉命盯着那些地方官员的,不知道你们可曾有山东一地官员们贪赃的证据吗?我知道此次民变的起因就在于这些官员们上下其手,使得民不聊生的缘故。”
    “这个……”黄克真露出了惭愧之色,“让大人见笑了,说实在的我们虽然也知道山东一地的官员全是如此,但是却无法得到详尽的证据。”
    “怎么会这样?你们锦衣卫不是最擅长探人隐私吗?还有什么事情是能够瞒过你们的?”唐枫有些奇怪地问道,因为他心里有些急,所以话说得不是那么好听。
    不过这个时候黄克真也顾不得这个了,只是解释道:“实不相瞒,我们锦衣卫如今的实力已经大不如前了,现在地方上还有东厂的人在,我们就只能安插几个小人物在各衙门里,当然只能知道皮毛了。但我却怀疑他们之所以敢这么明目张胆地贪污,还是因为有着东厂的番子打掩护的关系。要不是东厂的那些人对卫所向来看不上眼的话,只怕我们锦衣卫想打探消息就更加为难了。”
    “原来这一切也是有着东厂和锦衣卫的争夺的。”唐枫有些恍然道。
    “可不是,那些东厂的人一心只想着捞好处,所以只要那些山东的官吏肯给他们一些好处,他们自然就对这些人的所作所为睁只眼闭只眼了。”
    “看来事情的确是越来越是严重了,我也得加紧动作了!”唐枫在心里对自己说道,然后又笑着对黄克真道:“这次多得你们锦衣卫的兄弟们帮忙了,我一定会记在心里的。”然后便要着人将他送去安歇,却被他婉言拒绝了,因为他还要赶回去向自己的千户复命。
    在送走了黄克真之后,张文聪才上前了一步道:“大人,看样子这个山东的水还真是浑哪,你打算怎么做?”
    唐枫面沉如水地道:“现在为祸的不光光是那些乱民了,还有随时都会暴乱的卫所官兵,不过这一切的源头都在那干贪官,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将他处置了,然后安抚军民之心。”
    “可是这么多的朝廷官员,我们可没有这么大的权力将他们处置了啊。若是向朝廷禀报的话,一来一去间又要不少的时候,恐怕山东的情况会更乱的。”
    “还不光光是这样。”唐枫冷声道,“你说这些官吏们会想着贿赂东厂的人替自己掩饰,就不会想着在京中贿赂其他的大人吗?说不定连魏公公都得了他们的好处,我们要是无证无据地向朝廷请命的话,根本不可能成事。”因为张文聪毕竟不是随着自己从辽东来的亲信之人,所以在他的面前唐枫还是有所收敛的。
    “那大人还有什么办法?”张文聪忙问道,对阉党那些人的品性,他虽然只是一个不理政事的武官,也是深有所闻的。唐枫呵呵一笑道:“那就只有将他们的案子办成了铁证如山了,只有这样才能让朝中的那些大人们不能也不敢开口替他们求情!”
    虽然不知道唐枫会有什么办法,但是见他信心满满的样子,张文聪也突然有了信心。但随后他又道:“可是看情况山东一地的大半官员都是贪污之人,大人难道打算将他们都除去了吗?这或许也会引起动乱哪。”
    唐枫摇头道:“那倒不用,只要将那几个为首的除了之后,那些下面的官员自然会有所收敛了。而且我自会有办法让他们铭记此事,今后都不敢再做出这么大胆的事来!”说到这里,唐枫的眼里闪过了一丝杀意,不过很快地他又笑着岔开了话题道:“不过现在还不是谈论这些的时候,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是先回济南府去。”
    “回济南?”张文聪有些摸不着头脑了,“这和平息此次的事件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了,济南乃是山东的中枢所在,只要我们带了人马返回了那里,就能对全局进行把控,又能使那些或有所动作的卫所官兵们有点顾忌,因为那时候他们就不是趁火打劫,而是真的造反了,这样做的后果我想他们是应该知道的。而且只有到了济南,才能找到那些官员们贪污和为害的证据。”唐枫除了这三个原因之外还有一件事情没有说,那就是济南那边还有吕岸等人在等着自己,自己还得要靠着他们的本事来对付这些官员呢。
    见唐枫已经有了决定,张文聪自然是无条件地服从了,不过他还是有些担心济南现在的情况究竟怎么样了,毕竟只是那黄克真的一面之词,若是真有那卫所的官兵也造了反的话,唐枫带了人马前去也是无济于事的。所以在和唐枫分开了之后,他便将几名自己麾下最是精明的人叫了过来,对他们说道:“你们速去济南探听情况,一定要在我们赶到济南之前将那里的情况看清楚了。”
    ps:好几天没求票和收藏了,今天求一下~~~~~~
    第294章    回济南
    太阳整个都落下了山去,这开城的第二日也在平安中度过了,聊城的那些百姓也开始尝试着走出家门,发现除了街上巡视的官兵比往常多了一些之外并无两样之后,百姓们的生活就又进入到了常态。这一切看在了众官员眼里却让他们对唐枫多了几分信服,还真让钦差大人给说对了,有了他还有麾下军士们的驻守,那些乱民果然不敢再来了,而城里的百姓也很是安分,终于可以让他们彻底地放下心来了。
    可是,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庆幸呢,唐枫就对他们说出了自己将要带着三千人马往济南而去的主意。这下众官员可又慌了神了:“大人,您不是说要在这里让将士们休息几日吗?怎么这么快就又要离开了?”
    唐枫微笑着道:“已经有将士来与本官说了,他们已经休整好了,只想着为朝廷尽力。本官一想也对,济南乃是我山东的首府所在,岂可长时间不在我们的掌握之中呢?所以就决定明天一早就带了大军前往济南。”
    “大人你要是带了大军离开了,我们可怎么办?现在能保聊城和东昌府的平安可全依赖着大人你啊。”为了自身的安全着想,这些官员们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了。
    唐枫又笑道:“这一点很好办,只要各位大人跟着我们一起去济南自然就无妨了。反正在取回济南之后本官还是要仰仗着各位大人的,何不一同前往呢?”
    “这个……”几个官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都不说话了。他们虽然知道这三千京军很是厉害,但心里对那些乱民的恐惧还是让他们不敢就这么回去。唐枫在心里着实鄙视了他们一把,面色也是一沉道:“怎么?各位大人你们不想将功赎罪了吗?你们可别望了,朝廷可还在看着山东呢,若是你们能够帮着本官击退了那些乱民,重新回到济南,而各位的表现又能让本官满意的话,本官倒是可以在朝廷上为你们美言几句,就是分一些功劳与你们也没什么。”
    众人听他这么一说,也有些心动了,便在一番思忖之后答应了下来:“既然唐大人你是为我们着想的,我们自然也不能再退缩了,就随你一道前往济南吧!”唐枫见他们答应了这件事情,脸上才重新露出了笑容。
    当众官员各自散去准备的时候,张文聪走了过来道:“大人,我去见过谢宝昆了,他听说大人要带兵去济南就自告奋勇地要一起前去,不知大人可肯让他也去呢?”
    唐枫明白这是张文聪在为自己的袍泽讲话了,便一笑道:“现在守住聊城和东昌府才是他谢将军的职责所在,所以我就不带他去了。不过你可以转告他,此事罪不在他,我到时会向朝廷禀告的,不过到时候需要他出面的时候,他还是得为我做些事情。”
    张文聪看唐枫是早有了打算了,便也不再坚持,领了命后就去找谢宝昆说明了。
    这时在何必昌二人的房间里,孟清国正满脸不安地说着话:“这个唐钦差也太着急了,才来聊城没有就急着带人去夺济南了,他也太过轻敌了吧?”
    何必昌也是一脸的担心:“谁说不是呢?不过他之前就曾说过要在一月之内平息此次的事件,现在看来他真的是这么想的。看他所带的那些京军,倒是不弱,或许真能让他做到了也说不定。反正你我已经落到了这步田地,也只有指望这个人了。”
    “对了,你相信他所说的会为我们向朝廷求情的话吗?”孟清国问道。
    何必昌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慢了喝了一口之后才道:“这就要看你我的表现了,若是能让他满意的话,他自然也是乐得放我们一马的。毕竟官场上还是多个朋友比较好,我们虽然是地方上的官员,但他总也会有要依仗我们的地方。”
    “怎么表现?我们在济南时都被那些乱民给打了出来,难道还能帮着他打仗不成?”
    “你怎么这么死脑筋呢?他刚才那么说当然是另有所指了,除了想要从我们身上得到好处之外,他还能有什么要求?既然他深受魏忠贤的看重,说明将来的发展是不可限量的,所以我们巴结一下他也不是无用的。”何必昌没好气地说道。
    “原来是变相在向我们索贿啊。”孟清国恍然道:“还亏得他说得如此大义凛然呢。”
    何必昌瞥了他一眼后冷笑道:“不然你还以为他在指望什么?现在我们只有希望那些被我们藏在暗处的银两莫要被那些乱民给找了出来,不然到时候可没东西买好他了。”两人在又闲聊了几句之后就各自就寝了,次日还要长途跋涉地前去济南呢。
    天刚蒙蒙亮,三千人马就已经整装待发了,那些官员也被人从房里给揪了出来,跟着唐枫一道往东边的济南府而去。这一次为了使得大军看上去更有威势,以震慑那些或许存在的乱民队伍,大军打起了无数的旗帜,中间的自然就是代表着钦差的团龙黄旗了。这一手还真好用,不但使得不知道存不存在的乱民不敢来犯,也大大地提升了将士们的士气,那些官员在见到雄赳赳,气昂昂的军士在自己的周围时,也不再如刚开始那么害怕了。
    两三百里的路程对军士们来说倒也不算什么,可对那些官员们可就是太难走了,没走出几十里路他们就发现自己的大腿内侧都被马鞍摸出了血泡,不得以只能向唐枫提出要减慢速度。唐枫虽然急着前去济南,但是见众官员们都向自己求饶,也不好太过分,便在行了有八十里路之后就命大军歇了下来。
    这样在紧赶了两天多后,在第三日的傍晚,终于来到了济南的郊外了。众官员只当现在天色已晚,应该先在这里歇息一晚,明天一早再去济南,不想唐枫却一摇头道:“不必再歇息了,我们现在就攻进城去,杀那些乱民一个措手不及。”如果不是从前面张文聪所派的军士口中得知了城中现在已经恢复了正常的话,唐枫也不会冒这个大风险。可是众官员可不知道这消息了,立刻就七嘴八舌地请唐枫收回成命,但唐枫根本不顾他们的反对,一声令下就让大军继续往济南进发了。
    很快地,大军就赶到了济南城的西门处,当看到城中一片寂静,没有想象中的乱民出现来阻挠的时候,这些官员们才算是稍稍松了一口气。的,按是随后他们就看出了不寻常的地方了,只见原来在夜间已经关闭的城门现在却是敞开着的,而城里的安静也与往日里大不一样。这就让众人再起了担心,都不自觉地看向了唐枫这个钦差,只等他做决定。
    唐枫大手一挥,就下达了进城的命令。城里面安静是不假,但是当进入之后还是让人大大地吃了一惊,因为那满地的狼藉。那些官员更是不敢相信这里就是自己任职了好些年头的济南城,原来繁华的街道上没有往来的百姓,只有满街的残破物事,那都是被人踩踏得破碎的。而那些原来也算是济南城中有名的店铺字号则完全破败了,外面的门板落了一地,里面但凡是值钱的货物都不见了,只有一店的破损家具在那诉说着自己所遭遇的一切。
    看着这一切时,别说是唐枫了,连何必昌他们也震惊了,好半晌后,他们才有些跌跌撞撞地往自己的衙门奔去。这时从几处破损的民宅里不时地有人偷偷地探出了头来,用戒备的目光看着他们这些人,显然是城中劫后余生的人,也不知是因为什么缘故,他们并没有离开这座残破的城市。
    看着这座本来应该是山东首府的城池变成了如此模样,唐枫的心里也满不是滋味。不过在稍一失神之后,他又恢复了过来,因为他知道现在不是伤感的时候,一切灾难都已经发生了,那就应该去想办法如何克服和挽救它,而不是在那悲伤。所以唐枫便对军士们下达了一个命令:“全军将士听令,四处搜寻遇难之人的尸体,将他们聚集在一起,到时候让人认领了掩埋!再去各家各户表明我等的身份,好使城中的百姓安心!”
    将士们轰然允诺之后,就按着唐枫的命令行事了。这也是唐枫清醒的地方了,看到城中破败的一幕后,他就知道这里一定死了不少人,若是不能将这些尸体尽快处理的话,只怕尸体腐烂就会起瘟疫了,到时候这座济南城就彻底的毁了。
    随后,唐枫就在几十名最是精锐的亲兵护卫下往府城的南面行去,那里是布政使衙门、提刑使衙门和巡抚衙门等重要的衙门的聚集之地,那些原来随了他一道进城的官员们已经抢先一步赶去了。当他们刚刚来到布政使司衙门的大门前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一声惊叫,听那声音正是何必昌的。
    将士们担心里面出了什么事情,就立刻有人一个箭步冲了进去,而更多的人则护在了唐枫的身边,以防有什么意外出现。
    第295章    事有蹊跷
    在等了一小会之后,那几个冲进里面的军士才将何必昌给搀扶了出来,只见他此时满身是血,脸色苍白,若不是他的身体在一个劲地发抖,看上去就是一个死人了。唐枫见了也是一惊,忙问道:“何大人出了什么事情?莫非衙门里有什么刺客不成?”
    “何大人没有大碍,只是被拌了一跤,受了些惊吓而已。”有人军士立刻答道。唐枫闻言一皱眉头,不知道这个何必昌的胆子怎么会这么小了,居然会被吓成这样。但是当他在火把的照耀下进到了里面之后,终于就知道了问题所在了。只见在衙门的内堂,也就是何必昌休息的所在,倒卧着数十具的尸体,他们每个人都是被利器所杀,而在尸体的下面则是已经干涸了鲜血。无论是什么人,在黑暗中走进自己的家里,被尸体拌倒也会变成这样的。
    唐枫叹了口气道:“且将何大人扶去那边休息一下,去几个人将尸体搬出去,还有着人去其他几处衙门看看,其他的大人是不是也受了惊吓。”立刻就有人应命动了起来,开始拖起了那一具具早已经僵硬了的尸体。
    见到那些尸体被人拖了开去,何必昌才慢慢地恢复了过来,然后他的双眼就落在了一处已经被人强行撬开的暗格之上,脸部的肌肉一阵的抽搐,这次却是肉痛的。在那个墙边的暗格里,原来放着他为官这么久所得来的几十万两的白银和一些珠宝,现在却是连根毛都没有了。其实他刚才不顾危险,急着跑来衙门就是为了来看看这里的财物有没有被人动过的,结果不但在黑暗中被尸体绊了个跟头,摔了个头破血流,而且还发现自己最上心的东西都不见了,这怎能不让他心痛啊。
    唐枫也注意到了对方的目光所向,也看到了那个其实设计得极其巧妙的暗格,立刻他就知道了对方的心思了,心里顿生鄙夷之心:“这个何必昌身为山东一地的布政使,在见到济南成了这个样子之后,不是担心百姓和如何重建城市,居然只顾着自己的私利,足可见他平日里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不过在这个时候,他却也不会发作,因为一切都已经被破坏了,即便想告他们贪污都没有了证据。现在唐枫要做的就是从他们的身上将自己所需要的证据给找出来。
    正当厅上众人各怀着心思而默不作声的当口,那些官吏也被将士们给扶了回来,这些人的面色都和何必昌有得一拼,全是雪白的,在见到了何必昌这里的情况后,他们都只是动动了嘴唇,然后就安静了下来。唐枫看了一眼和他们一起回来的几名亲兵,打了个询问的眼色。那几名亲兵就回答道:“大人,这些大人们也受了惊吓,在他们的府上也倒满了尸体……”当他们提到这一句的时候,那些官员又打了个寒噤,显然是心有余悸。
    但是已经知道了何必昌所想的唐枫却对他们的反应大不以为然,现在他可不能保证这些官员是因为见了尸体才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的,说不定他们也发现了自己所藏的财物不见了。在见到众官员都到了之后,唐枫才轻咳了一声道:“本官已经知道了各位所遇到的情况,想不到乱民竟如此凶残,各位大人还请节哀。”虽然不知道在这里死去的人里有多少是这些人的亲人,但是身为朝廷的代表,唐枫有些话还是应该说的。
    听了唐枫的话后,众人也露出了哀伤的表情,同时又拱手道:“多谢唐大人的关心!”然后又有人道:“唐大人,你可要为下官等做主啊,这些乱民也太残暴了,居然杀了这么多的人,这已经不是民乱而是暴乱了!”
    唐枫点头道:“这个本官一定会给你们一个公道的。不过眼下的当务之急却不是这些,而是要尽快恢复济南城的平静。你们进城时也看到了,虽然许多的店铺都被毁去了,城中也是一片残破,但是许多的百姓还在里面,我们身为地方的父母官就必须让他们有好日子过。还有,看情况城中的十多万人口死伤的应该不多,或许那些人是逃出了城去,所以本官要你们赶快写出安民的告示,让逃出城去的百姓回来,不然他们成了流民对山东的治安也很是不利。这些都是你们各位大人当为之事!”
    众人没想到在见了这么震撼的场面之后唐枫还能如此冷静,几乎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年轻人能做出的部署。见他们都直愣愣地看着自己,唐枫便再次咳嗽了一声道:“怎么,众位难道不想将功赎罪了吗?”众人这才纷纷点头应了下来。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现在夜色已深,要做什么事情也不急在一时,众人又都受了惊吓和打击,自然要先休息了。唐枫便让他们在这个厅里养精神,而自己则带了人在城里四处看看,以防其中还有什么不轨之人。
    在见到唐枫带了人都出去之后,众人才相互看着露出了气愤和伤心之色。也不知是什么人先开的口,有人说道:“真是白忙了一场啊,我们几年来的辛苦所得都被那些杀千刀的乱民给得了去,我们还背负了贪官之名,这可如何是好啊!”
    “还指望着拿这些银子来收买唐大人,让他为我们开脱呢。现在倒好,什么都没有了,还拿什么让他替咱们说话啊?”许多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了起来,现在大家都知道各人的钱财都不见了,这就更使得他们同仇敌忾,大骂那些乱民。但是他们却全然忘了,那些乱民是为什么会出现的。
    在发泄了好一阵之后,何必昌才开口制止了大家道:“好了,现在再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了。好在我们的家人都不在济南城,不然我们的损失就更大了。”原来这些官员早在之前就感觉到民心不稳,就在乱起之前将自己的家人给送了出去,不过总有几房姬妾是留在自己身边照料的,所以倒也有几人有些心伤。在顿了一顿之后,他又继续道:“而且唐大人说得对,现在我们应该将功赎罪,将济南城重新建起来,不然朝廷可不会饶过了我们的。”
    “那何大人你想怎么做?”有人忙问道。巡抚毕大人死后,众官员就以何必昌马首是瞻了,一切都听从他的意见。何必昌思忖了一下后道:“现在山东到处大乱,济南更是成了这个样子,所以朝廷的其他官员是不可能接手的,所以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只要将山东恢复了平静,又有唐钦差为我们说话,朝廷好说不定会免去对我们的惩处。所以说我们能不能保住官身,就要看大家是不是尽心了。”
    众人想想也觉得他所说的话在理,其他地方的官员是不可能来接这么一个吃力不讨好的使命的,所以他们还是有着一定的用处的。不过也有人提出了自己的担心:“何大人,你水哦这个唐钦差肯为我们说话吗?现在我们大家可都没有孝敬了。”
    “这点你们就放心吧,我看得出来他唐枫是想着立功的人,不然也不会来我山东了。只要我们肯全力配合他,让他顺利地将济南恢复过来,他对我们必然会另眼相看。而且他也应该知道留得青山在的道理,只要我们这些人承了他的情,又都还在一方为官的话,自然不会忘了对他的孝敬的。另外,我们这些年给九千岁的进献也一直没有断过,他老人家也不会看着我们死的,所以我们还有很大的机会能继续留任。你们莫要忘了,此次大乱的起因也有他九千岁的一定‘功劳’呢!”现在大家都是同坐一艘船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何必昌也不必有太大的忌讳了。
    众官员一想也觉得他所言甚是,便点头应是,准备着明天开始就全力帮着唐枫做事,使他能够完成平息乱象的希望。
    在这个时候,唐枫已经来到了城市的中间,这里已经堆放了数百具的尸体,好在现在天气已经转凉了,所以尸体还不曾腐烂,不然这里可就没法呆人了。看着这些被杀的人,唐枫的眼中露出了强烈的怒意:“这些乱民作乱也就罢了,怎么还杀了这么多的人?”
    正当唐枫心中恼怒的时候,张文聪快步走到了他的身边对他说道:“大人,我们的兄弟查看了那些尸体,发现了一些古怪的地方。这些被杀的人中,有许多是被人直伤了要害而死的,这怎么看都不像是寻常的乱民所为。”
    “什么?”听了这话,唐枫猛地一惊,同时也想到了自己一直藏在心里的疑惑:“虽然山东的兵备已经糜烂不堪,但怎么说也会有几支能战斗的军队的,至少济南城的守军应该能够抵挡住乱民的。可现实的情况却成了这样,难道其中有什么隐情吗?”而现在张文聪的话更是说明了这一点,难道真的有不是普通百姓的人参与了其中?
    “什么人!”就在唐枫失神的时候,张文聪突然大叫了一声,然后在他们身边的几十个亲兵立刻严阵以待,拿起了强弓硬弩对准了那十来名向这边走来的人。
    第296章    事有蹊跷(2)
    “不要紧张,将兵器都放下,他们是自己人!”就在军士们准备好了战斗时,唐枫轻松地笑了起来,借着那些军士们手里的火把,他还是看清楚了那几个穿着寻常百姓服色的人是自己早前派到山东来探查消息的吕岸等几人。果然,那几人在听到了唐枫的声音后,快步上前行礼道:“卑职见过大人!”
    众人见了这一幕,才算是完全放下来,都收刀入鞘,松开了紧绷的弓弦。唐枫也没有客气,只微笑地朝他们几人都点了头后,就看向了吕岸,郑重地问道:“怎么样,你们到了山东有多少日子了?可查出了些什么吗?”
    吕岸看了看空旷的四周道:“大人,还是找一处安全的所在我再向你详细的禀报吧。”唐枫先是一呆,但随后便点头道:“好,去你们落脚的所在吧。”他从吕岸的话里似乎听出了一些什么,便也没有追问。在向东走了一段路程之后,众人便来到了一家残破的店铺之前,吕岸朝唐枫做了个请的手势之后,就当先走了进去。唐枫吩咐留几名亲兵守在了门前之后,就带了剩余的人进了其中。
    这是一家规模不算小的客栈,不过此时已经不复之前的景象了,桌椅板凳都有所残缺,地上还有不少盘盏的碎片。在进到了二进的院子时,才稍稍干净了些,显然是吕岸等人经过了清理。在其中一间客房里还点着一盏油灯,不用人说,唐枫就进了其中。
    吕岸为唐枫倒了一杯茶之后,才说道:“大人这一路来可顺利吗?”唐枫微一点头:“还算可以吧,你们呢?可是有了什么重要的发现吗?”见了他的一些举动之后,唐枫更加肯定他们是发现了一些什么事情了,所以才会做这么多的事情。
    吕岸一笑道:“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大人你哪,不瞒大人你说,我们真的查出了一些事情。”说着他立刻给身边的弟兄打了一个眼色。那人立刻从床下拖出了好几只木箱,然后打了开来。箱子一打开,就让众人的眼前猛觉得一晃,只见这一只箱子里满满的都是金银锭,看这样子该不下数千两。这时其他四只箱子也被他们打了开来,除了一只是装着金锭的箱子之外,其他的三只都盛满了珠玉古董,直看得所有人的眼都直了。
    唐枫虽然不是见钱眼开之人,但陡然见到这么多的财物还是吃了一惊,好一会之后才看向了吕岸等几人,示意他们解释下这些财物的来历。吕岸便道:“大人你只管放心,这些财物可不是我们抢来的,而是从这山东的巡抚、布政使等官员的府邸里搜出来的。”
    “嗯?”唐枫立刻就想到刚才那些官员们如丧考妣的模样,这应该就是他们暗藏在府里的金银珠宝了,想不到却被吕岸他们给找了出来。想通了这一点后,他便问道:“你们是怎么发现这些财物的?”
    吕岸嘿嘿一笑后才回答道:“我们奉大人之命先行来此探查,但一路上都是乱民,却也查不出什么来,就索性决定冒险来济南看看。不想这还真让咱们找到了一些线索。因为我们穿着寻常百姓的服色,又有山东籍的兄弟,所以便从城里的这些并没有随着乱民一道到处作乱的百姓口中知道了一个大概。
    “原来此次济南突然爆发了民变都是为势所迫,百姓们活不下去了才会走上这条道的。就在八月底时,这里就起了一阵蝗灾,飞蝗蔽日,将田间的作物啃食了干净。但是当那些受了灾的乡民想向官府请求免去赋税的时候,那些人却说这不过是他们的一面之辞,根本不肯采信,然后照旧派了人下乡收税。当地的乡民不服,就向巡抚衙门告状,不想他们乃是一丘之貉,不但不帮着乡民做主,还说他们是刁民,重责了那些前去告状的人,然后勒令他们在九月中一定要将税赋上交,不然就将这些人的田地充公,并再有重责。
    “百姓们没了活路,又见官府居然如此无情,终于忍受不了,而闹将了起来。不过他们原来只打算小小闹上一次,使得衙门妥协而免去他们的税的,可不知道是怎么的,就酿长了那一次的大乱,就连济南府都被他们给毁成了眼前的这副光景。”
    唐枫其实早就猜到了这一点,因为从当日高唐州的百姓的口中,他已经得知了山东此次起了蝗灾,而当地的官员的做法看来是只想着讨好上面的朝廷,却根本不顾其他。如今从吕岸的口中得到了进一步的证实,心里更觉得恼怒:“可恨,这些为官的只知道自己的前程,却全然不管百姓的死活,那被这些乱民赶得到处乱跑也是罪有应得了!”在骂了几句之后,他又看向了吕岸道:“你还不曾说明自己是怎么发现这些的呢。”说着指了下那几口箱子。
    吕岸便继续说道:“我们在知道了此事之后,便想到了大人在我们临走时的吩咐,让我们寻找线索,便去了那些衙门里翻找,看看有没有可以指证他们的证据。可那些衙门都被怒火中烧的百姓给砸了个乱七八糟,所以我们也无法找到想要的东西。不想却让我在无意中发现了某个衙门的内堂有着暗格,便打了开来,于是就找到了这些东西了。”
    唐枫这才知道是这么一回事情,身为锦衣卫的吕岸乃是抄家的好手,所以那些官员们秘密收藏,而乱民根本找不到的财物对他们来说却不是太难找。他满意地点头道:“你们都做得很好,有了这一笔财物,就足够定他们的罪了。”
    “这恐怕不行啊大人,这些财物可没写了是什么人的,若是到时候他们一口咬定不是自己的,只怕也伤不了他们。”张文聪在旁边插口道。这一言倒是提醒了唐枫,现在这些东西已经落在了自己的手上,而济南城又乱成了这副模样,他们大可狡辩说是其他的商家的,到时舍了这些财富就能免去了这项大罪了。
    “啊?那我们岂不是白忙了这一场?知道就不将它们取出来了,等大人你来了之后直接带了您去搜他们的府邸也就是了。”吕岸等几人不无泄气地说道。
    唐枫忙安慰了他们几句,然后道:“至少我们得了这一大笔的银钱,怎么能说是无功呢?至于对付这些贪墨之徒,我想还是有其他的办法的。”说到这里,他又问道:“你们既然查出了这一些,怎么不来找我禀报呢?却逗留在这济南城中。”
    “因为两个原因。”吕岸回答道;“第一,这几口箱子里的财物太过贵重,而如今这山东都有着乱民为祸,我们可不想带了它们招摇,说不定还没见着大人就被人夺去了,所以索性就将这些东西留在了这里,我们也在此看守。第二,我们这几日里还发现了一些蹊跷的事情,所以想查明白了之后再向大人禀报。”
    “什么事情?”唐枫忙问道。
    “就是那些死者了,我们发现除了少数百姓是死在了乱棍之下外,许多富户都是被人以高明的手法给刺杀的,这情况和此次的乱民作乱很不相符,所以我们便想先查个明白。”
    唐枫听了这话,立刻和张文聪交换了一个眼神,看来自己的判断没有错,此事的确另有蹊跷。见了唐枫的表现,吕岸忙道:“大人,你们可是也看出了其中的破绽了吗?”
    唐枫点头道:“不错,刚才我就是在和张总兵说起此事呢?而且我也不认为几许乱民就能将这座有着上万官兵把守的府城给一下破了,恐怕其中尚有什么事情是我们所不知道的。另外,据说那毕巡抚和济南的知府被人给杀了,这些乱民的胆子似乎也太大了,总是不合理啊。”说着他连连摇头,但是要让他说出哪里不合理却又说不出来。

章节目录

重振大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路人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路人家并收藏重振大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