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众人讨论了一下还是没有头绪之后,唐枫只得道:“算了,现在说这一些还为时过早,我们现在还是应该尽快使济南城恢复过来,使那些因为乱象而跑出城去的百姓回来。”
    “那这些官员呢?大人准备怎么对付他们?若不是他们倒行逆施的话,就不可能出现眼下的情况了。”
    “现在我还要仰仗他们,而且在事情了结了之后也不能没有他们,所以我得先看看再说。不过这些人我是不可能让他们太好过的。”想到这些官员不顾百姓死活的所作所为,唐枫的心里就有着压抑不住的怒意,可是现在他却必须先压下火来。
    “现在我来到了这里,你们就不必再留在济南查此事了。这样吧,我从人口中得知山东各卫所将士全无半点战力,你们帮着我去查一下情况!”唐枫突然想到了事情后对吕岸等说道;“就再辛苦你们一次吧。”
    “是,大人你就放心吧!”几人忙点头答应道。
    第297章    重兴济南
    当天光大亮,唐枫带了人来看何必昌等一众官员,要和他们商讨如何重新恢复济南城的细节时,就发现这些人个个看上去都很是疲惫、萎靡。其实这一晚对众人来说并不是休息而是煎熬,想着如今这里成了这副模样,想着自己原来的钱财俱失,想着自己将来的前程,这些人没有一个能够真的睡得着,都在那里或悔恨,或纠结,又或是伤心地过了一晚。
    唐枫自然能够猜到他们的心意,但是却权当是不知,反而问道:“各位昨夜休息得可好?可曾恢复了精神?”众人虽然心里直骂唐枫多此一问,可是表面上的工作却还是要做的,便都从座位上站起了身来,勉强笑着回答道:“有劳唐大人过问了,我等经过昨夜的休息,已经养足了精神,有什么话大人就请说吧。”
    “既然如此,那本官就不客气了。”说到这里,唐枫先找了张未破的椅子坐了下来,然后一摆手道:“各位也先请坐吧。”
    待大家都坐了回去之后,唐枫才说道:“昨天晚上本官在这济南城中走了一遭,真是十室九空啊,大多数的百姓都不知了去向。不过本官却看得出来这些人有大半是因为怕自己受到牵连而走的,所以若想要恢复济南城的过去,就必须先张榜将他们招回来。”
    众官员全都连连点头道:“唐大人你说的极是,民为国之本,也是我们济南之本,想要使我济南城重新恢复原样,自然是需要这些百姓了。不过……”
    唐枫见他们露出了为难的神情,就替他们将话说了下去:“不过这些百姓至少目前是对官府失去了信心,又怕自己也受到株连,所以未必肯回来,我说的可对?”见众人都默然地点了点头,唐枫就继续道:“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让这些人重新对我官府有信心,还要让他们相信只要乱事与他们无关,我等就不会为难他们。”
    “敢问大人,我们该如何做呢?”立刻有官员问道,其他人也都看向了唐枫,这个问题正是困扰着他们多时的问题,要知道他们在民间的风评可真的不怎么样。
    唐枫道:“很简单,只需要我们能拿出诚意来。一面我们可以安抚那些尚在城里的百姓,帮着他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另一面则是派人四下里宣传,只要有第一个人回来看了,那么那些心怀忐忑,不敢回城的百姓就会陆续回来,不知各位认为我的建议如何?”
    众官员此时脑子里所想的只是如何保住自己,以及心疼那些早已不见了的财物,当然不会对唐枫的建议有什么看法了,全都茫然地点头道:“一切都照大人的吩咐办吧。”
    唐枫露出了笑意道:“不过这一切也要各位大人的帮忙才是,要想显得我们有诚意,必须请各位大人登门去见那些已经对官府失去了信任的百姓家中,向他们解释,我想各位当不会拒绝本官的这个想法吧?”
    “这……”这些官员登时就傻了眼,怎么这个钦差大人会想出这么一个与礼不合的办法来呢?要知道自己等人乃是朝廷命官,身份要远远高于那些寻常的百姓,怎么能够这样对待他们呢?不过当他们看到唐枫坚定的目光时,却又不知该如何反驳了。其实这也是唐枫有着现代思维的思想在做着怪,在他的认识里,后世的中国每当有大难出现那些执政者就会跑去安抚民心,百姓们也很吃这一套,自然也就拿到了这里来用了。
    见众人很是为难的样子,唐枫心里就有些不悦了:“怎么?各位难道为百姓做这么点事情都不肯吗?要知道帮百姓就是帮你们自己,若不这样做,这济南如何能恢复旧观?你们又如何能够将功补过呢?”
    见唐枫居然把话都说到这里了,众人自然不好再有什么意见,便点头道:“好,为了我大明和山东一地的安定,我们就照大人你所说的办!”
    唐枫这才满意地一笑道:“大人们能这么想就对了,到时候本官一定会为你们向朝廷请功的。现在事不宜迟,各位就请各自去忙吧。”这些人见事已至此,只得不顾自己身心俱疲而站了起来,往外而去,去找那些百姓们说话,使他们能够重新相信官府和朝廷。
    见他们都离开了之后,张文聪才笑着对唐枫道:“大人,你这一手果然了得,若是连这样全无颜面的事情他们都做了的话,那接下来您有什么吩咐他们也不会再推三阻四了。”
    唐枫摇头道:“我让他们这么做不是为了折辱他们,而是真心的为了能使济南城早日恢复。不过你所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希望他们在经过这一次后,能够吸取教训,今后能收敛自己的贪墨之心吧。”
    “怎么?大人你不打算对付他们吗?”张文聪听了这话之后大为惊奇,他可是已经知道了此次民变都是因为这些官员的贪墨所致,这是怎么都不能一笔勾销的啊。
    唐枫道:“事情并没有我们现在所看到的那么简单,虽然他们中的首恶我们必须除去,但是这么多的官吏我们却是不能全杀的,毕竟山东一地还要靠着他们来维持呢。好了,现在不是谈这些的时候,快些命军士们在四下里张贴榜文吧。”
    “末将这就去安排。”张文聪一点头后,就忙出去了。而唐枫则在几名亲兵的陪同之下也走到了外面,去看看那些官员们是否真的肯按着自己的意思行事。
    连续的打击,以及对怕朝廷怪责而产生的恐惧心理已经使得这些大人们没有了一贯的清高,现在唐枫又下了令,所以他们只有遵命行事了。在鼓起了勇气之后,就有那品阶稍低一些的官员先进了一些人家之中。有了这些人的开头之后,其他的官员也不再那么尴尬了,就连何必昌和孟清国这样的一省高官也依着士卒所指进了一户尚有人口的宅子里。
    这些官员都是有着不错的学识,又有不俗的沟通能力的人,不然他们也坐不了这些位置了,再加上他们有意折节见那些百姓,所以很快地就消除了这些原来很是担心的百姓的惊惧之心,当他们出来时,那些百姓还都出来相送,足可见双方已经有了一定的感情了。
    唐枫在旁看着这一切,露出了会心的微笑:“如果他们真能与百姓们拉近了距离,知道了这些人有多么不易,那么我想今后他们再想为难百姓也会手下留情了。希望经一事长一智的他们不要使百姓们失望吧。”看着他们不断地从一座座尚存着百姓的家宅中进出着,唐枫也完全放下了心来,便赶去了城门处,去看看那里的情况怎么样了。
    那些军士已经被分出了几百人在四处张贴起了由唐枫所起草的安民告示,更有人骑了快马,拿着告示往乡间而去,看着这一切,唐枫知道自己能做的一切都已经做,接下来就要看国人安土重迁的心理对这些逃离的百姓的作用有多大了。
    直到傍晚的时候,众官员才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回了布政使衙门,但是他们的脸上明显没有了出去时的沉重,而是带着办成大事后的轻松。此时的唐枫尚在那里闭目歇着,昨天一夜他都没有合眼,直到了中午时,看到一切都按着自己的设想运行时才回到衙门里休息。
    这时听到了陆陆续续的脚步声传来,唐枫便张开了眼来,笑着道:“看各位大人的模样,当是大有收获了。倒是让我这个做钦差的汗颜了,什么事都没有帮上。”
    “大人你可别这么说,若不是您给了我们这个方法,我们还真不知道原来可以这么做。”“您是有所不知啊,直到这个时候下官才知道百姓对我的尊敬……”……一个个官员都七嘴八舌地对着唐枫说道,直听得他头都有些大了。好不容易等到他们全说完了之后,唐枫才道:“我睡了半天都不知道现在城中的情况怎么样?可有那看到了榜文的人回济南来吗?”
    “多得大人你的指点,许多早先逃出城去的百姓都回来了,如今的济南又恢复了一些生气!”何必昌也不无钦佩地说道。
    唐枫欣慰地一笑道:“那就好,只要我们肯这么坚持下去,用不了几日,济南府就能恢复元气了,然后就是该对付那些作乱的人的时候了。”
    “只是……大人,您就不怕那些乱民在见这情况后也将自己装成是受害者进城来吗?”孟清国很是不解地问道。
    唐枫微微一笑道:“这个本官早已经有了办法,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现在这些人对唐枫已经早没了之前的轻视,见他说的如此有把握,自然不会再有疑问,便也不再多问,而是各自下去吃饭休息了,这一天和百姓说话,安抚他们,也着实让这些人累得够戗。
    等到他们都离开了之后,唐枫才回头叫来了张文聪道:“我让你安排的人手可准备妥当了吗?”
    “大人你放心吧,城中各处和四门都已经暗中布下了人手,他们没有动作便罢,否则一定逃不过我们的耳目。”
    第298章    幕后黑手
    这已经是唐枫他们来到济南城的第三日上了,随着那些四处张贴的安民榜文,四下里散布消息的军士的努力,以及那些因为官员们上门安抚的百姓的口口相传,终于使得一些已经逃出城去有一段日子的百姓们慢慢地回来了,济南城也恢复了几分原来的生气。
    这时天已经快到了黄昏,但在城门口有着不断进出的人,这几日来济南城每天只是子时到寅时闭门,其他时候任由所有人进出,这也是唐枫定下来的。这些进出城门的人或是受人感召而回家来的,也有路过济南往他处去的,看上去并什么什么值得让人注意的。但是在这川流不息的人之中,却有几个人却是与众不同,他们的眼睛在看到那些重新有了希望的百姓的笑脸时,明显带着点失望和紧张。当他们在城中各处转了一圈之后,便再次从南门而出。
    这些只是普通百姓打扮的人在出了城门之后,脚步就明显加快了,在七拐八绕之后,来到了一个隐蔽的树林前,然后朝里打出了约定的信号,一长两短的口哨声。随着那哨声落下,就有三个人牵着十来匹马走了出来。他们也不交谈,只是微一点头,就各自上马,继续往南而去。但他们这些人所不知道的是,在离着他们不远的地方,有着好几双眼睛在盯着他们,直到他们离开了之后,才有一人沿着他们的往南的路线追了下去。
    一行十来人直到行了有三十多里路程之后,才放缓了马速,然后拐进了一座不是很起眼的小村子里。当他们一靠近那村口的时候,突然从两边的暗处就闪出了几名拿着兵器的大汉,在见到是他们之后,才打了声招呼,放了他们进去。
    就当他们和那看哨之人打了照面的时候,一条矫捷而轻盈的身影已经从旁略了过去,正因为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所以并没有被那些人看到,当然这人的身手很是了得也是其中一个缘故了。那几个从济南城出来的人在进了村后也不犹疑,立刻往村子中间的祠堂而去。而那个先他们一步摸进来的人这时候又落在了他们的身后,远远地跟了上去。
    “郑家祖祠”四个遒劲有力的大字此时却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显然已经有好一阵没有打扫这祠堂了。不过那走进去的几人根本不拿眼看这匾额,而是直趋了进去。因为门前还站着两名看似是闲汉的看守,所以那紧跟其后的人无法再进一步,只得在四下里看了看,然后便让他找到了祠堂西边的一处墙稍矮,他不作犹豫地就悄然过去,然后手一按那墙面,就翻了进去。因为这里的人自信在村子前后道路上都布下了暗桩明哨,所以在村子里面的防备就弱了许多,这才让他能够轻易来到了这里。
    这人刚一落地,就听到了那边的祠堂正堂处传来了人声,也就顾不得查看四周的情况,就悄无声息地继续摸了上去。靠近到正堂后,这个人就停下了脚步,然后静心地听了起来。里面的人显然也才刚刚开始说话不久,只听一个粗豪的声音道:“……俺们就这样在城里逛了好半天,发现那些百姓全没了当初的模样,真的信了那什劳子的榜文,已经打算重建家园了。而后看看天色不早,再不出城会惹人怀疑,俺们就都出来了。”
    然后又是几个人的说话,他们所说的也不过是些城里百姓如何变得安定的见闻,这并不是外面那人想要听到的事情,他便没有在意。很快地,这些从济南城跑出来的人就将自己的见闻都说完了,在等了片刻之后,就有一个柔和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们都辛苦了,本法师会向上峰说明你们的功劳的。”那几人忙谢了一声,然后便纷纷走了出去。
    在人都出去之后祠堂便安静了下来,不过外面的那人却反而打起了精神,全神贯注了起来,因为他知道里面听这些人禀报的家伙一定会有什么话说的。
    果然,在等了好半晌后,那把听上去很是柔和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想不到这个姓唐的还真有一些手段,居然将已经被我们闹得不成样的济南城恢复了起来,看来我们不能掉以轻心哪。”
    “大(法师你打算怎么行事呢?”又一个声音轻轻地问道。那个柔和的声音道:“既然他放所有人进城,那我们也安排一些人进城去,记住提醒那些人,向官府提出自己的家财被乱民给抢掠干净的事情,要官府替他们做主。只要那些官老爷们不肯帮着他们,我们就能借机再次将那些人给煽动了起来,到时候事情就会闹得更大了。”
    “大(法师好办法,我这就去让人给那些人传话。”说完这句话,又有一人急匆匆地走了出去。而后整个祠堂里又再次陷入了安静之中。
    那外面的人知道自己已经听不到什么有用的情报了,便慢慢地往后退去,借着吹过的北风的掩护,很快地就隐入了黑暗之中,那些里面的人根本不知道今天出现了这么一个人。
    夜过三更,忙了一天的唐枫却还没有睡,在他暂时落脚的巡抚府上来了几个人,他正在与这几人相谈些什么。他们正是山东一地的锦衣卫千户所里的人,其中就有他们的千户苗刚以及那日的黄克真。既然济南城已经重新拿了回来,他们这些人自然要赶回来协助唐枫了,对此他也是很欢迎的,现在自己就缺着一些可用的人手。
    正当唐枫与他们谈着如今济南城中的情况时,张文聪来到了堂前道:“大人,我们派去追踪那些可疑之人的兄弟回来了,你是不是现在就见见他?”
    唐枫记得自己之前就吩咐过张文聪一旦那追踪的人回来了就来禀报自己,便点头道:“将他唤进来吧。”不一会儿工夫,张文聪就带了一个看上去不过四尺多的小个子来到了众人的面前,这个人看上去虽然矮小,但是全身都透着灵活。
    这个矮个子的人名叫毛堂,他乃是军中的一名斥候,最擅长的就是追踪和打探消息。唐枫也不和他客气,开口就问道:“你可打探到了什么消息了吗?那些可疑之人在哪落的脚?”
    毛堂便将自己一路追随那些人的经过说了出来,当他提到他们其中的一个称呼叫“大(法师”的时候,唐枫的眉头略微一皱,虽然他是阴差阳错地穿越而来,但是在这个时代一段时日却还没有见过超自然的现象,也没有什么鬼怪啊,怎么会出现什么法师呢?
    正当唐枫觉得不解的时候,那边的锦衣千户苗刚已经一抚掌道:“我一直是当什么人敢与朝廷为敌呢,原来是他们啊。”然后他才发现唐枫有些奇怪地看向了自己,忙嘿嘿一笑道:“大人恕罪,卑职也一直在注意着此事,也觉察到了这次的民变似乎与某股势力有着什么关系,所以这些日子才没有来与大人你相见,现在看来我已经是知道他们的身份了。”
    “他们是什么人?”唐枫依旧有些摸不着头脑地问道。
    苗刚道:“他们是白莲教的人,除了和尚、道士的出家人称为法师之外,就只有白莲教中有那位高之人被叫作法师了,没想到这个邪教又在蠢蠢欲动了。”
    “白莲教?”唐枫微微一愣之后,就想起了自己以前所看的一些野史中确有记载着这个神秘的教派。他们从唐朝末年时就已经有出现了,到了宋、元、明时更是闹得天下大乱,乃是哪个朝廷都深恶痛绝的邪教。比如北宋末期的方腊起义,元时的韩山童等,都是这个教派的传人,他们的目的好象就是为了和朝廷作对,无论是谁当政,他们都要反对,就连朱元璋和朱棣的时候也有过几次大规模的起义。
    “这些人的图谋一定不小,他们有什么阴谋你可曾听到了吗?”唐枫在知道了对方的身份之后,就更为小心了,忙问道。毛堂也被他们的话给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去追踪的居然是这一群人,直到唐枫再次问到他的时候,才回过神来道:“我确是听到了他们的阴谋……”说着又将后面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听完了他的叙述之后,唐枫已经有八成把握可以肯定这些人的身份就是白莲教的了,而这次山东的动乱与他们也是分不开的,便对张文聪道:“张总兵,现在敌人我们已经找到了,该是时候反击了。”
    “大人的意思是现在就让末将带了人马前去围剿他们吗?”一听可以出去杀敌立功了,张文聪就来了精神。不想唐枫却道:“现在还不急,这次白莲教的人做下了这么大的事情,应该是所图不小。而能使得大半个山东都乱了起来,不是他们这么几个人能做到的,我想应该还有着其他的白莲教徒,所以我们先不能急着想对付他们,要是将这几人抓了而打草惊蛇使其他的白莲教的人逃走的话就得不偿失了!”
    第299章    将计就计
    另一边的苗刚也点头道:“大人所虑甚是,白莲教的那些妖人最擅长的就是鼓惑民心,若是不能将他们一网成擒的话他们一定会卷土重来的。”
    唐枫道:“我甚至还怀疑在现在的济南城中都有着白莲教所安排的人,不然他们若是刚刚派了人进城,怎么会知道本官的身份呢?所以现在一定要将这些人都给挖了出来,才能保我济南城的太平!”
    “怎么挖,只要大人你吩咐一声,我立刻就带了兄弟们去将他们给挖出来!”张文聪立刻自告奋勇地说道。但是唐枫却一笑道:“此事却不能交给你们这些军士们去做,毕竟能像毛堂这样跟踪他人而不被发现的在斥候里都没有几个。”
    这话说的毛堂心里一阵舒服,作为钦差的唐大人居然当着自家将军的面夸自己,他觉得很是感激。但是张文聪就有些不明白了,看向了唐枫道:“那大人你打算怎么做呢?难道靠那些陆续回来的无能的官府差吗?”
    “你难道忘了这里还有苗千户吗?”唐枫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他麾下的锦衣卫们可不是吃素的。而且他们这些人对济南的情况比我们的这些军士可要熟悉得多了,正好可以让他们去盯着这些人,从而将其他的白莲教妖人给挖出来。”
    张文聪这才想到了这里还有锦衣卫的人帮忙,这才无奈地一点头道:“大人说的不错,是末将太过自大了。”
    唐枫忙安慰了他几句,然后又叮嘱道:“不过这件事情目前还不能让城里的其他官员们知道了,不然到时候他们就会将一切都推到了白莲教的身上,我想整顿这些人可就难了。”
    “末将领命,我会给那些弟兄们下令的,一定不会让那些大人们知道今天我们得到的消息。不过大人你打算怎么解决眼下的问题呢?他们可是要派了人进城来闹事了?是不是让兄弟们看紧了他们,一见有可疑的人就都抓了起来?”张文聪很快又忘了刚才的教训,又自告奋勇地毛遂自荐道。
    唐枫这次没有再说他什么,而只是一摇头道:“不必,若是我们这样做的话,就正中了那些人的下怀,他们正好再次鼓动百姓为乱。至于他们的这个阴谋,我自有办法解决!”
    待到张文聪下去给将士们传话的时候,唐枫又看向了苗刚道:“不知千户手下有多少的人手,除了派人盯住那个郑家村之外,可还有人能帮着照看济南城中的情况吗?”
    苗刚立刻说道:“大人你就放心吧,此次的民变使得我们锦衣卫安插在各处的人手都集中了起来,足够两边都照看着的。有什么事情大人你就请吩咐吧。”
    “好,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了!”唐枫欣喜地道:“我要苗千户你的人看好了那些新近进城来的富商,看他们与些什么人联系,然后禀报于我。这次我要将这些动乱的根源连根给拔了起来。还有,现在在各衙门里的官员你也不能放过了,能知道我的名字的就是他们这些人了,所以我怀疑这些大人中也有白莲教的人,可不能让他们扰乱了好不容易才形成的安定局面。一切可都仰仗你!”说完话,唐枫便从椅子上站起了身来拱手道。
    “唐大人你实在是太多礼了!这可折杀我了!”见唐枫朝自己拱手为礼,庙刚忙站直了身体一躬到地道,“不过您也请放心,这是我们锦衣卫的人再次表现自己实力的时候,兄弟们等这一刻已经有好几年了,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苗刚说完话,就拱手离开了,他要连夜去做安排,以使这个计划能够万无一失。
    唐枫知道他所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自从东厂得势之后,连地方上的锦衣卫也受到了不小的打击,现在能让朝廷知道自己的本事,这些锦衣卫当然要尽全力了,所以他对这些人很是放心。
    第二天一整天里,唐枫都时刻做着准备,以防那些白莲教的人立刻就闹事出来,但显然他有些高看了这些人的本事了,虽然这天进城的有上千人,但是却并没有一个人有什么可疑。不过唐枫并没有因此而小看了对方,反而更是嘱咐来禀报的苗刚和张文聪对此不要掉以轻心,要时刻保持着冷静。
    第三日,何必昌等官员来向唐枫禀报一些城中的情况,并跟他说了不日就有一些卫所的官兵会来到,唐枫直忙到了天近黄昏才有空询问张文聪,但是却依旧没有什么可疑,这让有些心急立功的张文聪都有些急了:“大人,你看是不是我们多虑了?其实这城里还没有白莲教的人哪?要不我们现在就派人去将那村子里的人都给抓了吧?”
    唐枫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张总兵,莫要心急,放了长线才能吊大鱼嘛。现在不过才两天工夫,你怎么就会忍耐不住了呢?而且我判断他们就快要有所行动了。”
    “大人你何以如此说?”张文聪很是不解地问道。唐枫只是微微地一笑,并没有解释。但是他的话却是一言而中,等到天色完全黑了下来之后,就有一个负责给唐枫传递消息的锦衣卫跑了进来道:“唐大人,我们发现在城中的几处原来士绅的家中突然趁黑来了一些人,在过了大约半个时辰之后又都悄然离开了。”
    唐枫露出了一付“果然不出我之所料”的笑容之后,问道:“你们的人可曾尾随了那些人吗?”在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之后,他又道:“让他们暂时不要有所动作,这次我要一次将这些混乱的根源都给拔除了!”
    当张文聪被唐枫叫来,知道了此事后都开始用崇拜的目光看着唐枫,他刚说有人会有所举动了,这边就得到了真有情况的消息,使得张文聪开始怀疑唐枫是不是有未卜先知的本事了。见到了他的模样后,唐枫就猜到了他在想些什么,便一拍他的肩膀道:“你就不要吓想了,我可不是那些算卜之人。”
    “那大人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白莲教的妖人会有所举动的?”张文聪忙问道,若不问个清楚的话,他可就无心做事了。
    “很简单,因为我知道卫所的官兵就要到来了,他们得要趁此之前行动,不然城中的防御更加严密,他们就算是想挑起事端也很难成功了!”唐枫呵呵一笑道:“好了,快去准备人马吧,这次我们要将城里城外的白莲教的人都给拿下了!”
    不一会工夫,两千京军就已经尽数整装待发,他们这几日来变成了守城的卫兵、衙门的公差,已经觉得很是无味了,现在终于轮到他们出马,心里都很是兴奋。唐枫此时也穿起了他的那身轻甲,雄姿英发地对着众将士们说道:“这次是我们除去山东的动乱根源,报效国家,杀敌立功的大好机会,还请各位能够奋勇杀敌,不要有所顾虑!”
    众军士都得了吩咐不得大声喧哗,所以在听了唐枫的话后都只是目光坚定地看向了他。唐枫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了必胜的信念,便一挥手道:“那就出发吧!”
    立刻,两千大军就分成了数股,分别往城里的那几处已经被锦衣卫的人侦知的住宅和城外几十里外的那个郑家村而去,只等四更时分,就对这几处地方发起进攻,将他们尽数擒拿。而唐枫则在数百名军士的陪同留在了巡抚衙门之中,以做居中调度之用。
    虽然唐枫已经下令军士们不得大声喧哗了,但是这么多人马的行动却还是惊动了在巡抚衙门附近的那些官员们。但他们才刚走到门前,就被早安排在了那里的将士们给挡了回去,并告诉他们:“这是钦差唐大人所下的命令,还请各位大人在府中休息,到了明天天一亮,就会见分晓了。”
    虽然这些官员们对此很是不满,但是当他们见到那些披坚执锐的将士们皮笑肉不笑的模样时,只得苦笑着回到了自己的后院,他们看得出来,这些门口的军士说的好听是来保护他们的,其实却是软禁、看守他们。如今人在矮墙之下,这些人只能先忍一时之气,先休息下了,等天亮了再说。
    当然在这些人中也不都是这样的,其中一个衙门里就有一人在知道了城中的官兵有所行动之后就知道了事情不妙,在回到自己的后宅之后,就迅速地写好了两张字条,然后走到屋外,朝天打了一声呼哨。让人吃惊的一幕出现了,这哨声一落,就有两只全身羽毛呈黑色的鹰儿飞了下来,那人就将两张纸条分别塞进了鹰腿上的竹筒之中,然后振臂一挥,就将它给放回了天空。
    直到这只黑鹰完全不见了之后,他才回进了屋内面色暗淡。见到了官兵们的如此行为他就可以猜到,一定是在城中的自己人已经尽数暴露了,他们在这些京军的围捕下很难逃出生天,只有希望城外的那些同伴能够收到自己的警告后有所警觉了。

章节目录

重振大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路人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路人家并收藏重振大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