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唐枫却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丧了锐气,他冷冷地看了那人一眼道:“既然你一心求死,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杀!”站在那人身后的一名军士想都不想就将手里的钢刀攮进了他的背部,然后从前胸探了出来。
    这一手让所有人都没想到,他们都以为唐枫刚才能够留他们的性命就不是一个好杀之人,所以还想强硬一下,可谁料却是说杀就杀了。那人在临死前也有难以置信的目光看向了唐枫,分明是在问他为什么。
    唐枫冷冷地道:“这里有五六十人,我不在乎多杀几个人的。刚才我不杀人是想着让你们悔过,能够为朝廷效力,但既然你们如此不知好歹,那就没有留着的必要了!现在你们可想好了是要死还是要活了吗?”说着静静地看向了他们。
    唐枫知道因为这次的事败被擒,这些人的心理防线到了最脆弱的时候,要是现在不问出东西来的话,等到回城就更难了。所以索性就以血腥的手段来逼他们就范。那些人眼看着自己中的一人因为有一句话而丢了性命更是心惊,在看向唐枫那冷峻的面容时更是胆怯了。
    唐枫知道自己杀一儆百的举动起了效果了,便再施以压力道:“我数十声,若是你们再不出声的话,我就从左往右杀人,直到有人肯说出自己知道的一切为止!”当此时候,他已经不能有一丝的心软了。
    “一,二,三……七,八……”唐枫开始慢慢地数起了数字来,当数到八的时候,他的眼睛已经看向了最左边的那人。那人的面色已经全白了,在颤抖了一下之后,他才突然高声道:“我愿意招了,求大人不要杀我!”
    唐枫心里一松,知道自己不必再扮这个杀人魔王的角色了,但他的脸上却依然是冷冷的,说道:“你就在这里将自己知道都说出来吧,包括你们有多少人,各自的身份。”
    那人的心理防线已经全部崩溃了,所以听了唐枫的话后,就都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不过除了他所说的自己是陶定属下的教徒,来此是为了刺杀唐枫之外,其他的都是唐枫之前就知道的了。
    唐枫听他说完了自己的一切之后,就挥手道:“将他先带下去。你们还有什么人愿意活命的,就告诉我一些他没有说过的。所以我劝你们还是早说的好,不然就只有死路一条了!”他已经看出这些人在有人带头后都已经动摇了,所以便索性加大了条件。
    于是一个个人就开口说了起来,其中有几件事情惹来了唐枫的注意。原来这些人并不是第一次来济南,就在民变的当日,他们就在陶定的带领下以平叛的名义杀来了这里。然后在城外,这些人换上了百姓的服装,进城进行杀戮和抢掠。
    唐枫这才知道了之前自己查看城中情况时所发现的不寻常的原因了,原来有那白莲教的人假扮乱民进城作乱,才会使济南城的守军抵挡不住,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有些死去的人身上的伤口乃是刀剑所致了。“看来这次的民变都是白莲教的人给挑起来的,怪不得他们见我即将平息乱局就着人来行刺我呢。”唐枫心里一阵发寒,要不是自己运气好,吕岸本事高的话,只怕不但自己要死在这里,山东的乱局也会更进一步地乱下去。
    听着这些人不断地讲述着他们是如何在山东各地挑起事端的,唐枫真恨不得将这些人都给拖下去杀了。不过现在他必须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压住杀机,细心地听着他们所说的所有的话,好从中找出一些线索,将更多的白莲教徒给找出来。
    在大半个时辰之后,这些人就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说完了,然后拿求饶的目光看向了唐枫。唐枫面无表情地点头道:“很好,你们总算是选择了一条对自己最是有利的道路,不过本官还有一件事情要问你们,若是你们中谁能答出来的话,本官就可以保你们无事。”
    众人立刻就都看向了唐枫,等着他的问话。唐枫一字字地道:“你们说,现在济南城中的官员里有谁是你们的同伙?”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后,才有一人大着胆子道:“大人明鉴,我们不过是受人逼迫才投入到白莲教的,对其中的一些大事所知有限。我们也知道这济南的大人中间有着一个我们的人,但他向来只是以飞鹰传书的方式与我们联系,其他的事情我们就不得而知了,更不要说他的身份了。”其他人也都纷纷磕头道:“求大人明鉴!”
    唐枫见他们的样子都不似作伪,便挥手道:“既然如此,本官也不逼你们,来人,将他们带下去,与那些人关在一处!”
    等这些人都被带下去之后,唐枫才沉重地叹了口气,一下坐在了原来陶定的座位上,看着张文聪等人道:“想不到这个人隐藏得如此之深,就连这些人都不知道他是谁。若是陶定他能开口的话,或许就不一样了。”
    这时,一个锦衣卫的人突然跑了进来:“大人,城中有人传来了消息,说是到目前为止那些大人们都没有任何的异动。”原来唐枫早就想借着这次的事情将那个人给挖出来了,便让那些擅长监视的锦衣卫在暗中看着那些人,并过一段时间就进行汇报,但现在看来一切都白费了。
    “难道真的没法将白莲教的势力从济南连根拔起吗?”唐枫苦恼地想道。这时一直在旁边看着的黄克真说话了:“大人,我们何不用引蛇出洞之计,让这个人自动跳出来呢?”
    “嗯?”唐枫闻言一呆,但随后却不禁点头道:“不错,看情况这个人的忍耐力是很强的,若没有十成的把握他是不会现身出来的。好在现在这里的情况只有我自己的人知晓,他在济南是全然不知的,我就给他一个表现的机会!”想到这里,唐枫便立刻对黄克真道:“既然此计是你出的,我就将这个引蛇出洞的机会交给你了。”说着附在了他的耳边小声地吩咐了起来,然后又道:“到时候我还会派其他人来帮你,你就放心吧。”
    黄克真也是有着立功之心的人,但今天的事情都在唐枫的掌握之中,他一直没有表现的机会,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个机会,自然不会放过了,便立刻应了下来:“大人放心,卑职一定会将事情办得妥妥帖帖的!”说着也不再耽搁,一转身就往帐外而去。
    在见黄克真离开之后,唐枫又说道:“来人,去将刚才第一个交代事情的人给我找来,我有事情要吩咐他去做!”
    不一会工夫,那人又被带了进来,他很是胆怯地看着唐枫,不知道对方怎么又将自己给找了来。唐枫此时脸上已经带了亲切的笑容了,看着他问道:“你可想戴罪立功,重新做人哪?”
    第317章    现形
    即将下山的太阳在云层的反射下闪出了万道光芒,使得整座济南城都笼罩在了这美丽的景致当中,可是随着一阵急促的锣声响起,那些尚在街上游走,又或尚在叫卖的商贩都被赶进了各自的家中。然后,一些才刚回来没多久的捕快、衙役就拿着铁链等兵器出现在了各条要道之上,将道路上的行人都驱赶离开,济南城又一次变回了空城。
    “这是怎么了?这安生日子才过了没几天,怎么又成了这付如临大敌的模样?”许多的百姓都扒在门上,向外看着,看着那些急匆匆的脚步,心里担心地想着自己的安全问题。
    当然这些城中的小民是无法知道刚刚恢复正常的济南城为什么会再次变成这样的,不过他们却隐约地猜到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了。而此时在巡抚衙门的堂上,一众济南城的官员则个个面带忧虑,坐立难安地在那大眼瞪着小眼。
    “这究竟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唐大人派人将我等叫来,却又迟迟不露面?要知道我们现在衙门里还有不少的事情要办呢,他唐大人也不能让我们将公事都给耽误了啊。”在等了好一阵之后,终于有个官员等不下去了,说道。
    “各位,稍安勿躁,看情形唐大人是遇到大问题了,不然他不会不做一声交代就把我们晾在这里的,我们再等等吧。”何必昌在旁劝道。而那孟清国也同他一道安抚着这些官员:“反正也到了饭点了,我们就当是提早用饭吧。既然唐大人把我们都叫来了这里,就必然有大事要吩咐,再性急也是没用的。”
    既然何、孟两个山东当地现在官阶最高的人发了话了,其他人自然不敢再造次,不过他们的脸上却明显带着担心和不安。这种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局面,往往是最让人受不了的。这些人当然没有发现,就在他们于堂中焦急地说着话时,在堂外的密(处却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们,将他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看在了眼里。
    到了掌灯时分,还不见唐枫来见自己等人,这下这些官员都忍不住了,即便公事可以不理,但这晚饭总得吃吧,所以大家都拿眼看向了何、孟二人。两人相互看了一眼之后,就由何必昌出面叫来了这里的一名仆从,向他询问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唐大人到这个时候还不曾来见自己等人。可是那仆从对此却是一问三不知,只是说道:“这是留在衙门里的几名将军吩咐的,其他的事情小的就不知道了。不过各位大人要是腹中饥饿的话,小的可以让厨房为你们准备吃的。”说着就急急地离开了。
    在听了这一番话后,那些官员的脸都黑了下去:“什么?这并不是唐大人的意思?那这些假传命令的人安的是什么心思?不成,我们必须找唐大人问个明白!”说话间,几人便往外走去,他们好歹是朝廷委任的山东一省的大员,怎么可能受那些军士们的摆布呢?
    看着这些人在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后的反应,那双隐在暗处的眼睛不禁眯了起来,直到现在他还是看不出这些人中究竟谁是那白莲教的奸细。不过他却看出其中有好几个看上去是文弱书生一般的官员却是有着一身的武艺的,或许那奸细就在这几人当中。
    正当众官员怒气冲冲地往外走的时候,从二堂入口处突然快步走进了一个穿着飞鱼服的锦衣卫,他见了这一众官员也不行礼,而是皱起了眉来道:“各位大人这是要去哪里啊?”
    见是锦衣卫,这些人也不敢造次,只是面上却殊无半点敬意:“我们在这里等了唐大人半晌,却不见他现身相见,我们衙门里公务繁忙,自然是要回去了。”
    “各位大人,现在城外出了大事,或会导致城中也起什么乱子,所以我还请大人们在巡抚衙门里稍坐,以防不测。”那锦衣卫立刻上前一下就拦住了他们的去路,说道。
    “你是什么身份,居然敢阻拦我等?”立刻有那脾气不好喝问道。但他的话没有说完,就发现自己的鼻子底下出现一面腰牌,上面写着“锦衣卫山东千户所百户黄克真”几个字,他立刻就面色变了。虽然百户并不是什么很大的官职,但是却足够这里的人喝一壶了。
    “各位还是听我一句劝,先回去二堂吧,这都是为了保护你们的安全哪。”黄克真诚恳地说道。“这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若是黄百户你不能给我们一个确切的答案的话,我们是不会留在这里的。”孟清国突然排众而出问道。
    “这个……”黄克真显然是知道出了什么事的,可是他却有所顾忌,不敢说出来。
    孟清国一看就立刻道:“我们这里都是朝廷命官,黄百户你有什么不能对我们说的?”
    或许是被他的话给说动了,又或是为了劝服这些人,终于黄克真叹了口气道:“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我是不该说的。不过既然各位大人都不是外人,我就直说了。是唐大人在城外出了意外了!”
    “什么?唐大人出了什么意外?”……那些官员闻言脸色都是一变,全都用焦急,不安的眼神看向了黄克真。黄克真苦笑了一声道:“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唐大人去城外阅军的时候,被人行刺,受了重伤之后还被他们劫持了。现在京营的大部分人马都赶出城去营救大人了,为了怕城中还有什么变故,所以张总兵才让人将各位大人叫来这里,以防有人对几位下手啊。”
    “什么?”众人都难以置信地叫了起来,所有人都瞬间变得面无血色,只知道愣愣地看着黄克真了。过了好一会之后,才有人磕磕绊绊地道:“那请问……唐,唐大人他受的伤……严重吗?”
    “这个我却是不得而知了!”黄克真无奈的地一摇头道。就在他的话刚一落的瞬间,一队锦衣卫就押了一名浑身是伤的汉子走了进来,那人一面呼着痛,一面咯咯地笑着大声道:“你们的唐大人,唐钦差已经被我们白莲圣教的法师给刺伤了,恐怕现在都已经死在路上了。你们还是快快投降,成为我无生老母座下的弟子吧,这样才能保住自己的前程和性命!”
    听他居然在这个时候还敢如此放肆,那些锦衣卫的人大怒,一鞭就抽到了那人的身上:“叫你再胡言乱语,我们唐大人是不会有事的!”这时那人已经走到了众官员的身边,突然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精光,冲着众官员说了一大段谁也听不懂是什么意思的话来。
    “还他娘的瞎咧咧,等下见了我们的三十六道大餐时,看你还敢不敢这么放肆!”说着那人便被人狠狠地掼在了地上,拖了进去。众官员此时才彻底相信了黄克真的话,全都开始害怕了起来,他们可是知道这次事情有多大的。钦差大人居然在这里被人刺伤了,甚至可能已经被杀,那自己这些人可就真的是百死莫赎了。
    也不知是哪个人带的头,众人很快又回到了二堂,此时大家已经全然不觉得饥饿了,只是沉默地你看看我,我瞅瞅你,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过了良久之后,才有一人道:“这下可如何是好,我们原来就是待罪之身,还指望着唐大人能帮着我们说话呢,谁曾想连他也……我们这下就算不想死都不成了……”
    这消极的话惹得堂上的所有人都一阵哀,心说晦气也有个头吧,这次真是惨到家了。早知道会是这番光景,还不如以前就不当这官,那还能得个善终。不过现在再想这些事情已经无济于事了,天下就没有卖后悔药的。
    “怎么办?”众人都拿眼看向了何必昌,想着他能给自己等人一个主意。但是到了这个时候,这个一直以来很是沉稳的布政使大人也完全蔫了,全没了之前的风采,就连大家都看向自己都没有发现。见到连何大人都没了主意,这些人就更加绝望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声音传进了大家的耳中:“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只有这一个办法才能保住我们大家的性命!”所有人一听这话,都立刻看向了那个说话的人,却发现是山东的提刑按察使孟清国孟大人。
    “孟大人有什么办法?快说来听听!”所有人都急忙说道,大家都将希望寄托在了他的身上。孟清国发出了一声轻笑道:“现在唐枫已经死了,而且我想他的那支匆匆赶去救援的京营队伍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而我们要想保命的话,只有向白莲教投诚了!”
    向白莲教投诚!这句话就像是个炸弹一般在众人中间炸了开来,所有人都用陌生而可怕的眼光看向了孟清国。孟清国全不将他们的目光当一回事:“到了这个时候,我也就不再隐瞒了,我便是白莲教在山东的负责人之一,为的就是将你们的一切举动掌握住!现在你们除了这个办法之外,已经没有了任何活路。想想吧,朝廷若是知道你们治下的山东再次发生动乱,连钦差都死在了这里,会怎么对付你们?恐怕抄家灭门都是轻的,要想自保,就只有这么一条路了!”
    ps:求收藏和票票!!!!
    第318章    现形(2)
    众官员闻言都惊得说不出话来,一个个拿手指向了孟清国,瞪大了眼睛像是第一次见他般。孟清国见他们的模样,心里更为得意:“现在我圣教的人马已经将那唐钦差杀死,要死要活就在你们一念之间了。”
    “孟大……你可莫要忘了,现在我们都在巡抚衙门里,这里还有不少的侍卫……”一人有些为难地说道。见他这么说话,孟清国依旧是面露微笑:“那又如何?我们这里这些人都是朝廷的命官,是山东的一地父母,现在唐枫这个钦差都已经死了,难道他还敢对我们不敬吗?只要我们一意要离开,这里,他们根本无法阻拦。而且这也是你们投效我们圣教可以立的第一功,那就是命那些各衙门的衙役、捕快将济南城门打开,放了人进城来!”
    一众官员都犹豫地坐在了那里,全不知道该怎么决定才好,要他们就此和这些白莲教的妖人为伍,从而成为朝廷通缉之人,他们是怎么也不肯做的,但现在若不听话的话,只怕就要因此而死了,所有人都只有愣在那里,不发一言。
    见他们还在犹疑不定,孟清国决定再加一些压力在他们身上:“你们可知道当日这济南城为何会变成一片死城的?那就是我们圣教的人出手的缘故,若是你们到了这个时候还执迷不悟的话,等到我们的人一进了城,你们立刻就是死路一条!我也是看在同僚一场的份上才再三劝你们,给你们机会的,怎么样,可有了决定了吗?”
    就在大家心志开始动摇,想要就此加入到白莲教的时候,一个淡淡的声音传了进来:“死路一条的是你孟清国才是,至于其他人,本官可以保他们平安无事!”
    “什么人!”孟清国陡然听到这个声音就是一惊,虽然他对这个声音已经很熟悉了,但却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由那个人发出来的。而那些尚在犹豫的官员们则露出了惊喜之色,因为他们已经听出了这个声音是出自那个被传已经受人掳走的唐枫之口。
    “砰!”地一声,那扇适才虚掩的木门就被人给蹬了开来,然后十多名手持弩机的军士就护着唐枫走了进来。孟清国先是一脸的愕然和难以置信,但随后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原来你一早就有了准备,这是挖了个陷阱让我往里跳!”说着他用杀人的目光瞪向了唐枫。
    唐枫全没有将他充满了仇恨和杀机的话放在心里,淡淡一笑道:“若不然的话,我们怎么能将你这个白莲教安插在我济南城中的人给翻出来呢?本官总不能因噎废食,为了找出你而将这些官员都拿下了吧?”说到这里,他向那些惊讶莫名的官员一笑道:“倒是让各位大人受惊了,放心,一切都在本官和将士们的控制之下。”
    “你……你将我们的人都……”孟清国艰难地说着话,似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是其实在心里他已经明白自己是输了,其实他之所以会表露自己的身份,劝那些官员投顺,那是因为在刚才见到那个被锦衣卫捉来的人时,他已经从那人所说的那些古怪的话里听出了一些事情,那就是陶定会带了人马立刻赶来。可现在看来,这也是一个引自己入彀的局,那就更表明了一件事情,自己的那些教友已经落在了唐枫手上,不然这极其隐秘的暗语是不会被那人说出来的。不过在他的心里,还是不肯承认自己已经全盘皆输了。
    唐枫眼中闪过了一丝精光:“不错,那些白莲教的逆贼已经全部成擒,现在正往城里运来,等下孟兄你就可以和他们团聚了!”唐枫的话使得孟清国的面色更加难看,他连退了几步道:“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以我们的实力,你唐枫根本不可能战胜!”
    “到了这个时候还不肯接受事实吗?”唐枫冷笑了一声:“那就给他看看吧!”他的话音刚落,就有一名亲兵抖手将一个用布包着的球状物扔了出来,在地上一滚后就露出了里面的物件,居然是一个新鲜的首级。
    “陶定!”孟清国一见到这个首级,更是大惊地往后退了几步,现在他可以确信山东的白莲教势力已经元气大伤,基本已经被官府捣毁了。
    唐枫笑道:“现在你知道我没有说假话了吧?孟清国,你还不跪下待缚!”后一句话声音陡然拔高,然后他身后的两名亲兵就直扑而出,要擒下他。
    就在这两人离着他还有三尺距离时,孟清国突然动了,他整个人如弹簧一般往后跃去,一下就退到了那一众官员身前,然后一把就将离着自己最近的某人抓在了手里,然后喝道:“不要过来,不然我就杀了他!”说话的同时,他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柄窄小的刀。
    原来在一知道自己被人悉破之后,孟清国就已经在为如何脱身做着打算了,他几次后退看上去是受了惊的缘故,其实却是在往那些官员身前靠。他一开始是想出其不意地拿下唐枫的,但是因为他身前都是亲兵,根本不可能靠近,才不得不选择身后的这些人。
    众官员一见他突然发难,都吓得往边上避去,直到大家散开了之后,才发现落在孟清国手上的居然是布政使何必昌。立刻就有人大声呵斥道:“孟清国,你快放了何大人!你可知道挟持朝廷命官乃是死罪!”
    不过这些话对孟清国来说全然没有一点威胁,他都已经是白莲教的反贼了,困难到会在乎一个挟持朝廷命官的罪名吗?他一面将何必昌箍紧了脖子,挡在自己的身前,一面对着唐枫道:“唐大人没想到吧,你也有百密一疏的时候,现在何大人在我手上,你是不是应该听听我的话呢?”
    唐枫依旧冷冷地看着他:“看来你真是不见黄河心不死啊,到了这个时候还敢要挟本官!”说话间,那些亲兵已经举起了弩机对准了孟清国二人,同时那些官员则从旁边溜了出去。孟清国嘿嘿一笑道:“现在我只求自保,只要唐大人你下令让我们两个能够安全地离开济南城,并在三个时辰里不派人追赶,我就能保证不伤害何大人分毫!”
    “你以为我会信你这个妖人的话吗?”唐枫全无一点妥协的意思,只是眯起了眼睛道:“若是你离开之后伤了何大人怎么办?”
    “这个就看唐大人有没有信心赌了!不过我可以告诉大人你的是,若是因为你的缘故而使得何大人死了的话,你就会担上大责,到时候言官们就会攻讦你,说不定连官位都保不住了。唐大人如此年轻就坐到了这么高的位置,我想你是不会区区一个我而冒这个险的吧?”孟清国说着向前走了两步:“大人,还是下令吧!”
    唐枫看了他半晌后道:“你的想法还真不错,看来本官是不得不妥协了?”
    “不错,大人,你只管放心,只要我出了济南城百里之外,自然会放了何大人的。到时候你已经破获了整个山东的白莲教,只是逃走了一个人犯,对您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我想这样的生意您是不会不接受吧?”
    “可如果我说不呢?”唐枫的脸色陡然一沉:“除恶务尽,向来是我做事的准则,你白莲教祸害百姓,你孟清国更是坏事做尽,我今日若是放了你离开,怎么向朝廷,向济南城的百姓交代!”
    “那你就不顾何大人的死活了?到时候……”见他居然如此强硬,孟清国倒有些慌了,他现在手上可只剩下这么一根救命稻草了。
    门外的那些官员此时也很是矛盾,但是想想如果何必昌一死自己也会受到牵连,就有人不自觉地说道:“唐大人,现在还是保住何大人的性命要紧,此事朝廷也不会怪责的!”
    唐枫突然哈哈一笑道:“各位大人你们也太胆小了,他孟清国根本不敢伤害何大人,但我们若是放了他离开的话,何大人才真的危险了。还有,我大明朝从来没有向敌人妥协一说,别说是区区一个布政使了,就算是更大的官在敌手都不会屈服。大家莫非忘了土木之变了吗?”
    这话一说,不但孟国清,就连外面的那些人都变了颜色,这起事情什么人会不知道?大明的皇帝朱祁镇被瓦剌人所抓,以于谦为首的大明朝廷根本不顾对方提出的任何要求,反倒是另立了朱祁镇的弟弟朱祁钰为帝。现在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布政使,他们怎么可能服软呢?
    “你……”孟清国简直不敢相信唐枫会说出这话来,这下自己可就真的走不了了。就在他心里忐忑难安的时候,突然从暗处闪过了一道寒光,就趁着孟清国心神不宁的关头砍中了他箍在何必昌脖子上的手臂之上。
    鲜血迸溅,何必昌就从孟清国的控制下脱出身来。几乎是同时的,几名亲兵已经上前将正发着一声声痛呼的人孟清国给压在了地上,使他动弹不得。
    这个出手的人正是吕岸,他受唐枫之命一直在暗中监视着这一切,直到这个时候才猝然出手,伤人救人于一瞬间。而当他伸手将何必昌扶起来的时候,却发现他早已经晕倒了,也不知是被吓的,还是被孟清国给箍的。
    第319章    讯问孟清国
    堂上只剩下了三个人,唐枫、吕岸以及面白如纸,身受重伤的孟清国。那些其他的官员在唐枫安抚了几句之后就被送回了各自的府上,这些官员今天受到的惊吓和意外实在是太多了,所以一出了巡抚衙门,就各自作鸟兽散,不再议论什么。当然这也与他们的主心骨何必昌到现在还没有清醒过来有关。
    唐枫坐在上首,看着在吕岸的监视下而跪着的孟清国,原来黄克真、张文聪等人还不放心唐枫只留三人在堂上,可是吕岸的一身武艺还是让他们打消了进言的决定,而且他们也知道唐枫要问的东西一定很要紧,既然大人不想让自己知道,自然还是不听的好。唐枫的目光从孟清国的面部扫到了他的左手之上,然后才道:“现在你有什么感想啊,孟清国!”
    “还能有什么感想,成王败寇,你要杀要剐还请自便!”孟清国也算硬气,虽然受了重伤,却并没有完全丧失了心志。他的左肘已经被吕岸一刀而断,面颊也有些红肿,那是为了防止他像之前郑家村里的那个白莲教法师一般自杀而做下的,之前军士们还真从他的口中取出了一个包着毒药的小囊,现在他想死都没有这么容易了。
    唐枫仔细端详了他半晌后才道:“看你也不是那视死如归之人,怎么你真要为了那个什么白莲教而死吗?你就这么甘心为了一些将你们弃如敝屣的人而死?”
    孟清国盯着唐枫,语调很是平淡:“唐大人,我看你还是不要多废唇舌了,我知道你想从我的身上挖出更多有关我圣教的秘密,不过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你什么都不可能得到。从我五年前入教时就已经打定了主意,终身不会叛教的!”
    唐枫闻言不但没有生气,反倒是为其鼓起了掌来:“好,真是一条汉子,我唐枫最佩服的就是像你这样的好汉了!不过,你认为这样做真是对的吗?你们为了一己的野心,害了这么多无辜的百姓,使得一座好好的济南城差点变为废墟,这些做法真的能让你这个读过圣贤书的人认可吗?”
    “大人你不必说了,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我就不会后悔!而且,要想有大治之世,总要先有大乱,而百姓们为了今后的好日子,现在有所牺牲也是应该的!”孟清国全不为唐枫的话所动,反而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你……”唐枫有些无语了,这是什么理论哪,居然为了一个虚无的理想而让现在的人受到灾难。不过他也知道孟清国这样的人已经被白莲教的人彻底给洗脑了,现在跟他辩论什么为国为民都是瞎扯,便只能按捺下要和他说个明白的心思。在喝了口茶,舒缓了心情之后,唐枫决定用其他的方法:“这么说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好!”
    听出了唐枫话语里的肃杀之气,使得孟清国猛地打了一个突,但他依旧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大人想怎么处置我?”
    “我现在还不会杀了你,你心里有着太多关于白莲教山东地界的事情了,我还要从你的口中知道那一切呢。现在你若是肯老实将一切都说出来,我还可以对你好一些,不将你怎么样,可要是你不肯招的话,我就只好将你交给锦衣卫的人了。”说到这里,唐枫发现孟清国的面色微微一变,虽然他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但是这一切却还是无法逃过唐枫的双眼,他知道对方已经有些畏惧了。
    既然如此,那就再接再厉,唐枫继续道:“或许孟清国你并不了解锦衣卫,那也是应该的,虽然你是负责刑狱的,但是有些事情还是不用通过你们允许的,锦衣卫就是如此!在锦衣卫的手上,百炼钢也能变为绕指柔,我不信你能熬过这里的三十六道大刑!”

章节目录

重振大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路人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路人家并收藏重振大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