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让你们走了?真是好大的胆子,本官还没有给你们定罪呢!”唐枫看着他们冷笑道。
    “大人,此事已经说不清了,我们认赔这里的一切损失,你还想怎么样?”黄从虎全不相让地看向唐枫。唐枫森然道:“若是一开始你们就这么做了,本官还可以当什么都没有看见,不过现在本官既然过问了,就不能不插手到底,以防别人说我偏私!你们几个人,现在还不将我这个上官放在眼里,不作交代就想离开,更是罪加一等,现在想走可是没这么容易了!”
    “那么唐大人你想怎么处置我们呢?”黄从虎抱臂看向唐枫道,既然话说到了这个份上,自然没有必要再作掩饰了。唐枫面上一片严肃:“军中自有军中的规矩,虽然我锦衣卫与一般的卫所不同,但终是军制,你们不但狎妓,而且伤人,更是藐视上官,三罪并罚该受一百军棍,并赶出锦衣卫!”
    “大人,事情还没有查明白,你居然定了这么大的罪,只怕人心难服啊!”
    “人心服不服是我的事,与你们无关!”唐枫冷笑道:“现在你们是束手就擒呢,还是想再添加一条不遵上命呢?”
    “你……难道就不怕魏公公怪罪吗?”黄从虎的话已经有些色厉内荏了。
    唐枫却懒得和他们再打嘴仗,转头对宋义道:“本官今天没有带太多的人来,就麻烦宋兄你帮着拿下这些人了。”
    黄从虎等还想反抗,却已经没了机会,很快地就被那几名骁虎骑的将士给拿下了,用绳索捆了个结实。在他们带了人离开偎翠楼后,唐枫走到了最后,冲其中一个中年人打了个眼色。那人正是这偎翠楼的老板,也是骆养性的父亲骆思恭当年的一个下属,他会意地朝唐枫一笑,然后就转进了院子里去了,里面依旧是一片莺声燕语。
    而外面的那几名锦衣卫的人,心里却是一阵慌乱,对方设下了这么一个圈套让自己来钻,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他们了,只不知道魏公公会不会救自己这些人一命……
    第357章    转机
    黄从虎等八人被唐枫着宋义带回了北镇抚司,关在了一处空房之中,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都明白情况很是不妙了。虽然没有给他们上任何的刑具,房子也是一般的空房,外面更是没有看守的人员,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这次的事情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官场中的事情就是这样,不管是大事还是小事,究竟会怎么发展都看有没有人看重,要是没人理会,以他们的身份别说是在青楼闹事,便是当街杀人也不敢有人说什么;可要是有人想要追究,就会一查到底,一件小事都能把你定个死罪。现在明显是唐枫想对付他们,这让他们开始为自己的安危担忧了。
    虽然他们被关了起来,但至少现在这个大晚上的没有人会来对付他们,所以他们还有这么一点时间想办法自救。“黄大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这些锦衣卫的人还没有遇到过今天这样的情况,早就已经慌了神了,全都眼巴巴地看着黄从虎,看自己这个头领人物能不能在这困境中想出法子来。
    其实从一知道这是唐枫设下的圈套之后,黄从虎就在心里转了不少的念头,比如越狱,比如向魏公公求助,但是在细想之后,他却知道这些想法都是不现实的。别说这里是北镇抚司,有着不少的锦衣卫镇守,就是现在外面没空无一人,他们也不敢逃走,这里毕竟是京城,自己等人又都是在京城有名的人,根本不可能藏得住。至于求助魏公公,先不说现在怎么联系到他,就算真能找到他老人家,他怎么可能会为自己这么几个小小的锦衣卫说话呢?
    见黄从虎一直皱眉不言,其余七人的心里就更紧张了,一个个都哭丧着脸,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这时,黄从虎突然想到了另一个可以救自己等人的人来,立刻道:“我想到了,还有一个人能够帮到我们!”
    “是什么人?”听他突然这么一说,其余的人立刻来了精神,忙问道。
    “就是田提督了!”黄从虎的话却换来了大家的一阵叹息,他们当是什么人呢,一个早没有了实权的锦衣提督能济得什么事?见大家全没兴致的样子,黄从虎就笑道:“这一点你们就不懂了,他唐枫虽然现在有着不小的权力,但怎么说也只是同知,在名义上还是要受田提督的节制。若是田提督发话饶了我们几人的话,他纵有多少不情愿也不得不这么做了!”
    几人相互看了几眼之后,才点头道:“黄老大说的是,田大人好歹还是我们锦衣卫的提督,总也有些权力的。不过……”其中一人很是担心地道:“不过我们向来对田提督很是不恭,现在他肯帮我们得罪这个唐枫吗?还有,现在我们已经被人看押了起来,怎么才能将消息传到田提督的耳中呢?”
    黄从虎得意地一笑:“你们没有发现今夜在北镇抚司中值夜的有我们的兄弟吗?我想等下他就会在私下里来见我们了。”虽然他们几人是以阶下囚的身份被押回来的,但是黄从虎还是看到了自己的那几个同伴在那看着自己,所以很有把握。“至于你们担心田提督不肯相帮,就太小瞧他了。我们虽然向来对他不恭,那也是身份使然,他是不会放在心上的。田大人他能坐上锦衣卫指挥使的位置绝不是一个气量狭小之人,他一定知道我们这时候求助于他乃是靠向他的一个信号,如果他不想就此终老的话,必会想办法救出我们,让我们为他所用的。难道他就会真的甘心被这个唐枫一直骑在头上,将自己的大权夺个干净吗?”
    “黄老大说的是,这的确是一个与他与我们都很有利的事情,我想他是不会拒绝的!”另一人也点头道。现在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这些人只有将一切都押在这个向来不是太有用处的田尔耕的身上。
    在他们定下这个对策的同时,一个身影已经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关押着一众人的院前,他在仔细看了看四周,发现周围没有人看守之后,这人才来到门前,悄声道:“黄百户,各位大人可还无恙吗?”
    黄从虎露出了一个果然不出我之所料的笑容之后,上前开了门,看了那人一眼道:“怎么只有你一人?其他人呢?”依然是做足了往日里这些人中头领的派头。
    那来的只是个锦衣校尉,见百户大人发问,就恭声答道:“因为怕有人盯着,所以廖百户他们让小的前来探路,大人只要将情况告诉小的便可,我自会向其他大人禀报的。”
    黄从虎此时也无暇去计较这一切了,便将自己的偎翠楼里所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又将自己等人想求助于田尔耕的决定说了出来:“你速将事情转告其他人,让他们务必在明日早上寻到田提督请他前来救我们,不然我们一旦出了事情,你们这些人也不能幸免!”
    那校尉见黄从虎说得如此严重,也有些紧张了,忙点头道:“小的一定将事情办好!”
    这时唐枫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对已经在家中等候的骆养性笑道:“一切果然如你所言,这些人飞扬跋扈,根本不想想事情是不是该做,就动了手,现在我已经将他们送去了北镇抚司看了起来。”
    “虽然是我想出来的主意,但若不是大人您安排下了一众好手,只怕也很难镇得住这些人啊。”骆养性谦恭地说道。然后又道:“不过只是他们几个人,对许显纯原来的势力的破坏依旧不足啊,不知大人可还有后手吗?”
    唐枫道:“当然,那黄从虎算是许显纯手下较有头脑的人了,不过在眼下这种明知道是圈套和陷害的情况下也一定会恼怒的。我故意选在今天动手,就是想给他们一个反抗的机会。今天晚上留在镇抚司里看守的有不少是他们的同党,若是他们为了自保而逃走的话,就给了我们更大的借口,不但可以真正将这几人投进诏狱,而且连那些同党也可以牵连进来,实在可以算是一石二鸟了。”
    “那要是他们也看穿了这一点,不中计呢?”骆养性又问道,对这些人的性格和能力,骆养性还是有些了解的。如果只是翟霸天这些性格冲动的人中了这个圈套的话,一旦明白了是唐枫在背后做的手脚一定会想到逃走,但是有了那黄从虎在那里就大不一样了。
    唐枫一笑道:“要是他们真的不曾中计的话,我也有办法!你不要忘了,这些人的手上可管着我锦衣卫的财政之权,像这样的人怎么会不从中中饱私囊呢?只要我借口查一下的话,这些人照样难以翻身,至于其他人,在没了许显纯、许三伦以及黄从虎后,就已经没有大用了。而且这财事上说不定也能牵扯出这些人来。”话说到这里,唐枫的心里突然一动,对骆养性道:“为防事情再生什么变化,这件事情还是早做的好。叫人去黄从虎的家中仔细找找,还有,命那善于打理财务的人去我锦衣卫的帐房查上一查,我必须要将这次的计划做得没有半点破绽!”
    “原来唐大人你把一切都算计好了,卑职佩服!我这就去吩咐人照大人的吩咐办,现在天还早,有着足够的时间将事情都办好了。”骆养性由衷地叹道,随后又有些担心地道:“不过这些人的身后不知道是不是还站了其他人,若是事情牵扯到了魏忠贤的话,就有些棘手了。”
    “我想此事魏忠贤应该不会插手的,毕竟这只是锦衣卫内部的一些事情,他魏公公日理万机,即便是有闲暇也不会为这么几个小人物说话。而且孙大人现在登上了兵部尚书之位,他正自头疼呢,怎么会有闲暇呢?”
    唐枫说的不错,虽然刚刚发生在偎翠楼的事情很快就被东厂的探子侦知上报给了魏忠贤,可他在知道此事之后只是不以为意地一笑:“这个唐枫看来很有一手啊,才刚担任同知没两天,就开始在锦衣卫里杀人立威了。”
    “公公难道您就不担心他的势力会扩张得太大吗?”东厂档头秦燮轻声问道,他自从那次和锦衣卫起了大冲突之后,就一直派了人盯着锦衣卫的一切举动,对眼前的这件事情,他的心里产生了一种隐隐的不安。
    魏忠贤对此只是轻蔑地一笑:“这个唐枫是咱家将他捧上去的,要是他真的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咱家自有办法拉他下来。你们也太胆小了,其实现在的情况不是很好吗,锦衣卫的内部不断进行着争斗,他们势必无法对你们产生威胁,至于几个百户,就随便让唐枫处理吧!”
    “是!”秦燮点头道,虽然他心里依旧不是很放心,但既然九千岁发下话来了,自己只有听命的份。不过在他的心里已经打定了一个主意,他这段日子一定要密切留意锦衣卫内部的情况,看看这个唐枫还有什么手段。
    第358章    转机(2)
    当这些日子来总是门可罗雀的田尔耕的府上有几名锦衣百户上门拜访的时候,田尔耕心里才稍稍好过一些。在几个月前那次锦衣卫和东厂的矛盾爆发之后,他就失去了魏忠贤的信任,虽然依旧担任着锦衣卫指挥使的官职,但实际上已经成了无权之人。
    不过正如黄从虎所猜想的那样,田尔耕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自己,他依旧在想着能够重新夺回执掌锦衣卫的大权,所以当有锦衣卫的人上门来时,他的心思再一次活了起来。将几名以前根本不会看在眼里的百户请进了书房之后,他笑着道:“廖可忠,毛慈海,你们几个这么一大早就来见本官所为何事啊?”
    那几人原来还想先表表自己对指挥使大人的忠心,可他这么单刀直入地问自己,使得这些原本就没有多少心机的人不得不将实情相告了:“提督大人你是有所不知啊,这个新任的同知唐大人对我等旧人很是不满,昨天晚上居然设下陷阱害了黄从虎黄百户他们一众人等,现在我等没了办法,只能来求提督大人出手相救了。”说着便将黄从虎所说的事情再次讲了一遍,当然其中多有对唐枫的不满言辞。
    “唐枫……”提起这个名字,田尔耕就觉得有些不舒服,自从他来到京城之后,自己在九千岁面前的地位是不断下降,现在更是连九千岁的面都见不到了。而他倒好,才不过两年工夫,就混成了锦衣卫的同知,离自己这个指挥使只有一步之遥了。而更让他难以接受的还是现在对方完全掌握着锦衣卫的实权:“不行,我不能再任由事情这样下去,不然的话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完全取代我了!”
    虽然心里已经有了决定,但田尔耕并没有立刻表现出来,而是为难地道:“此事唐同知似乎并没有做错啊,黄从虎等确是犯了事,而他只是以上官的身份加以惩处,而且他们也只是被看押起来,连罪都未定,如何能说他错了呢?”
    “提督大人明鉴,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只这点小事他唐枫都能牵扯到国法和军纪,明显是要与兄弟们为难啊。而且我们还都怀疑这一切都是唐枫有意陷害的,若是不能将黄百户他们救出来的话,他们就要遭难了。而且这个唐大人的用心极其险恶,应该不单单只是为了对付他们,他的真正目标乃是我们这些锦衣卫中的老人哪。若是一切都被他得逞的话,只怕连提督大人你也会遭到他的打击,到时候……”廖可忠忙说道,他可看不出提督大人的真实心意,只想着能劝说他为自己等人说话。
    田尔耕见自己所打的官腔对他们全然无用,只得在心里苦笑了一声,然后道:“你们这么说来,他唐枫确是有些居心不良了,你们倒是说说看,本官能怎么助他们脱难。还有,这对本官有什么好处?”既然对方听不懂绕弯子的话,他就索性直言以对。
    见他说了这话,廖可忠才算是放下心来,知道田大人是意动了,便道:“其实黄百户他们所犯的不过是些许小事,只是唐同知他以官威相压才会使他们全无办法反抗的。所以如果有提督大人你出面的话,就能以他之道反攻了,他一个同知总不能违背堂堂的锦衣卫指挥使大人的意思吧。
    “另外我们也有了一个想法,现在许大人已经彻底失去了保护我们的能力,我们这些兄弟虽然在外面看来很是威风,但实际上却是小人物而已,若是田大人你不嫌弃的话,小的等愿追随提督大人左右,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几人在说了一番话后,终于将最终的条件提了出来。
    听出他的话里并没有虚假之意,田尔耕的心里就更为满意了,如果真有这些原来就在锦衣卫中担着要职的人相助自己,那自己这个锦衣提督很快就能重新将一切大权拿回来,到时候或许魏公公会重新看重自己,那自己就不算彻底失败了。想到这一点,他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真心的笑容:“既然你们这么说,黄从虎他们也都是受害之人,那本官自当为你们做主,谁让本官是锦衣卫的指挥使呢?”
    “多谢大人肯出手相助,我等一定不会辜负大人您的看重的!”那几名百户都忙跪地行礼道。田尔耕忙上前将他们搀扶了起来,随着几人之间无声的一些行动,这些人就再次结成了一个新的利益团体。
    唐枫在卯时末就带了人来到了北镇抚司,当听说黄从虎等人并没有逃走时,他微微一笑:“这几个人倒还懂得轻重,不过这个时候才想明白已经太迟了。即便不能凭着此事杀了你们,也要将你们在锦衣卫中的实权都给夺了去。”定下了心思之后,唐枫就当着一众在场的锦衣卫的面着人将黄从虎等押了上来,就在这大堂上讯问这几人。
    几个人很快就被带到了唐枫的面前,看着这几个因为一夜无法入睡而稍有疲惫的人,唐枫的面色变得严肃了起来:“黄从虎,你等经过昨天一夜的反思,可知道你的过错了吗?”
    “回大人的话,我等知错了,还请大人开恩哪!”虽然是面对着众多的同僚在场,可形势比人强,黄从虎等也只得低头服软。他们知道即便自己等人能从这次的事情中全身而退,在锦衣卫中的威信也会大减,不过人在矮岩下,他们这些人也不得不低头了。
    见他们这么回答,唐枫只是略一点头,然后便道:“你们可知道这次错在哪了吗?”
    “这个……”几人面面相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了,其实这一夜他们都在想着如何保全自己,根本不会去想自己错在哪。要说错的话,他们就错在中了唐枫的圈套而不自知。唐枫见他们不说话了,便厉声道:“你们错在不尊上官,在本官的面前还是如此的嚣张,错在为一时的意气之争而丢了我锦衣卫的脸。明知道自己不是那些人的对手,还要上前,这是极其不智的作为,像你们这样无能,无智,又不尊上官的人,我要你们何用?”
    “大人开恩哪!我等知罪了!”几人一听他的话,就知道是要将自己等人开革出锦衣卫了,那就象征着自己没了身份和地位,没了金钱的来源,那还不如杀了自己来得痛快呢。
    唐枫冷笑着看了他们一眼:“本官言出如山,你们也是犯了大错的人,我只有这么做才能让下面的人心服,你们要怪就怪自己吧!”说着一挥手道:“拉他们下去重责八十军棍,然后再行定罪,我锦衣卫中可容不得你们这样的人滥竽充数!”
    “且慢!”唐枫的话刚才出口,就有人在堂外大声道:“唐同知如此就定了他们的罪,是不是太过草率了?你想树立自己的威信本官没有意见,但你却不能拿我锦衣卫的兄弟开刀,他们个个都是曾为我大明立过功的人!”
    此时隆冬的日头刚刚斜晒进大堂之中,门外的人在日头的照射下居然让里面的唐枫看不清面貌。但是只从这人如此堂皇的一番话,唐枫就能猜到对方的身份。所以他急忙从案后的椅子上站了起来,一拱手道:“下官锦衣卫同知唐枫见过指挥使大人。”在整个锦衣卫中,敢这样当面与自己唱对台的只有这么一个人了。
    “唐大人太过多礼了!”田尔耕慢慢地走了进来,他的身上是新做的锦衣卫飞鱼服,一口极少佩带的绣春刀也挎在了他的腰间,看上去就与一般的锦衣校尉没有多少分别。但是他身上所显露出来的气势却远不是一个普通的锦衣卫所能够比拟的。
    唐枫在见到他来之后,就在心里暗自发愁了,自己千算万算,连许显纯这个已经没了任何野心的人都算了,就是漏算了这个一直没有出面的田尔耕。这样一来,今天自己的计划可要遇到阻力了。不过他很快就记起了自己之前的安排,自信以现在所掌握的证据,是不用惧怕眼前的这个人的。
    于是唐枫一面请田尔耕上坐,一面说道:“不想这些许小事还惊动了提督大人,不知大人此来所为何事啊?”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唐枫话里已经透露出了深深的不满了。
    “怎么,本官身为锦衣提督不能过问一下我锦衣卫中的事情了吗?”田尔耕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在廖可忠等人的效忠下,他再次有了对大权的渴望,也不再怕得罪人了。
    唐枫微一皱眉道:“那不知提督大人可知道这次的事情?”
    “本官当然知道!不过是与一些军士在勾栏院里起了一点不大不小的冲突,又算不得什么大事,唐大人这么定他们的罪是不是太过小题大做了?我们锦衣卫的人,在京中向来是如此的,如今不过是些许小事,大人实在不必如此郑重其事。以我之见,就罚他们半年的薪俸,好生教训一番也就是,何必如此呢?这么做可就太伤众兄弟的感情了!”田尔耕大马金刀地坐在那里说道。
    第359章    逆转
    听了田尔耕的这一番话后,在场的众多锦衣卫的人都露出了赞同的表情。虽然他们与黄从虎等有着许多的恩怨,但终究是在锦衣卫里共事多年的兄弟,而且他们向来的行为与黄从虎他们也差不了多少,现在见他们因此而遭到唐枫的如此重罚,众人也有些兔死狐悲之感。
    众人的反应全都被田尔耕看在了眼里,他的信心自然就更足了,继续说道:“而且唐同知你或许不知,黄从虎等几人也是曾为我锦衣亲军立过不少功劳的,若是你一定要将他们治罪的话,就太让大家寒心了。”
    唐枫看了看下面的人,又看看自以为胜券在握的田尔耕,嘴边绽起了一丝笑容:“提督大人的话下官也能理解,毕竟是多年的僚属,实在不想看着他们受难,不过有一点我确必须说明,我这么做乃是为了我锦衣卫的声誉着想。各位,我锦衣卫乃是皇上的亲军,若是连我们自己都不能遵从军纪的话,还拿什么来要求其他将士呢?”
    “唐同知你的话虽然有一定的道理,不过此事错不全在我们的兄弟,你又何必紧咬着这一点不放呢?”田尔耕说道:“或许就是那些与我们起了冲突的人都未必会将此事放在心上,唐大人你这么做是不是太过求全责备了?而且我还听说了一件事情,当时在双方起冲突的时候,曾有五城兵马司的人闻讯赶来,却被一个手持我锦衣卫象牙腰牌的人给阻住了去路,不知唐大人你做出如此安排可是别有用心?”
    下面的众人一听,心里顿时起了疑心,看唐枫的眼神也有些不对了。唐枫却是坦然一笑道:“不错,为怕事情扩大,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是我叫从人拿了我的腰牌去阻拦五城兵马司的来人的,这有何不对吗?”
    “这就奇怪了,既然唐大人在场,怎么就不立刻劝了双方罢斗,却要到事后来处罚兄弟们呢?这不得不让人疑心唐同知你是有意为之的了。莫非唐大人你是想借着这次的事情来确立你在锦衣卫中的地位,才暗中请人帮忙演这一场戏的?”田尔耕虽然是笑着问的,但是他的眼里却是露出了丝丝的寒光。
    唐枫没想到连这些事情都被田尔耕给知道了,不禁有些意外,不过很快地就恢复了镇定:“提督大人这话就太重了,我身为锦衣卫的同知,怎么会不帮着自己兄弟而坑害他们呢?不错,当时确是在场看到了这一切,不过当时我只想将此事小事化了,不但不思己过,还妄想歪曲事实,这才使得本官不得不以官威来硬压他们。我这么做,只是为了保住我锦衣卫的声名,可不是为了自己!”
    “不知唐大人可是从头到尾都看到了这一切吗?”田尔耕不为唐枫的话所动地问道。
    唐枫只得摇头道:“不曾,当我听闻打斗赶去时,他们已经尽都被人击倒。”
    “那你如何能肯定是他们有错在先呢?”田尔耕更进一步地问道。
    唐枫立刻答道:“就当时所处的乃是那些将士们的雅座,而且问过那楼里的证人与黄百户等人完全相反之后,我才断定是他们有错在先,所以才会定他们的过错。而且,这几人不知仗的是什么人的势,就连我这个同知都敢顶撞,我不过是小惩大戒而已。”
    “唐大人你就不曾怀疑此事是有人在暗中做下的手脚吗?又或是为着自己的地位考虑,根本不去想?而且只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就要将黄百户等几个能力出众的干将定罪,你不嫌太过了吗?以本官之见,在此事尚未查明白之前,还不能就此下结论。而且即便他们真的犯了过错,也只要稍作惩处便可!”田尔耕又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然后看了看下面的一众百户和千户道:“不知大家认为如何?”
    “提督大人说的是,此事的确不算什么大事,确实不该太苛刻了!”立刻就有人大声附和道,正是廖可忠等人。唐枫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些人,知道这一切都是他们筹划好的,看来对方的反击来得很是迅速,为了对付自己,这些原来的许显纯的部属已经和田尔耕都连起手来了。这次的事情若是不能按着唐枫的意思来的话,只怕他才刚刚坐上的同知之位就要不稳了,不光是许显纯的旧部,便是其他几股力量都不会再拿自己当一回事。
    不过唐枫并没有因此而显得慌张,而是好整以暇地端起了茶碗喝了一口茶,然后才道:“看来田大人是铁了心要替这几人说话了?”
    “本官只是不忍见有些人为了一己的私欲而损害了我锦衣卫兄弟的利益罢了!”到了这个时候,田尔耕已经不用再装了,很是直接地就与唐枫在言语上交起了锋来。
    唐枫叹了一口气道:“提督大人你错了!原来我还不想将事情说出来的,现在既然到了这一步,大家对我已经很是怀疑了,那有些事情我也不能再隐瞒了!”
    “嗯?”田尔耕不解地看了唐枫一眼,不知道他话里是什么意思,其他的人也都看向了唐枫,想看看他还有什么手段。
    唐枫突然高声道:“将东西都拿上来吧!”随着他的一声吩咐,一名校尉捧着数本帐本就走了上来,跟在他背后的还有一人则拿着几份清单。唐枫将手一摊道:“将这些东西拿与田提督和各位千户大人看看。”
    帐本和清单交到了这些个锦衣卫主事者的手上,他们先是一阵迷惑,但在翻看了其中一些之后,众人的面色就有些变了。唐枫又说道:“原来我不想将这家丑张扬出来的,只是想借着这次的事情就将人开革出我们锦衣卫就是了,可现在既然大家对本官如此不信任,我只好以此来证明我的清白了!
    “你们手中的这些东西就是这两年来我锦衣卫的各项收支的帐本,以及黄百户等几人的家产明细。你们不觉得奇怪吗,他们不过是只能领一份军饷的百户,却拥有了不下数十万两银子的家产,而我锦衣卫的财产却是出现了严重的不足,我想不用我细说,大家就应该知道这其中的关系了吧?”
    黄从虎等人听了唐枫的这几句话后,面色比之前更为难看了,他们千算万算都没有想到唐枫会拿这点事情来对付自己。不过看众人的模样,显然是对自己等人的印象大改了。因为是许显纯的亲信的关系,他们在许大人当权之后就控制了锦衣卫的财政大权,从而在这里捞了许多的好处。现在东窗事发,他们就是有十张嘴都说不清楚了,而且唐枫为了防止他们抵赖还派人将他们的家产都给查了个一清二楚,这让他们更是百口莫辩。
    看着那些人都没了话说,唐枫便又是一笑道:“现在你们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处理他们了吧?不错,这次的事情并不大,还不足以让本官对他们动手,但是黄从虎等人在我锦衣卫中上下其手所得的好处,已经足够定他们一个大罪了。田提督,不知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能替他们分说一下?”
    “我……”田尔耕的脸上阵青阵白,心里更是怒意如狂,但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得恨恨地瞪了廖可忠等人一眼,明明知道黄从虎他们的屁股不干净,这些人都没有和自己说个明白,这下被唐枫抓住了破绽,自己可就丢大脸了。
    唐枫继续道:“原来我是打算将他们几个重惩之后,再秘密派人追查此事的,但现在看来得将之交由提督大人你来处置了,以防有人说我这是别有用心!若是大人认为这还不足够的话,我还可以去见九千岁,请他老人家准我辞去锦衣卫同知之职!”
    “唐大人你这话太过言重了,是本官错怪了你!”见唐枫全无顾忌地说着这些话,田尔耕再也无法装聋作哑了,只得起身冲他施了一礼道:“此事本官就全交给唐大人你处置,一切后果本官会与你一同分担!不知这样唐大人可还满意吗?”
    唐枫一笑道:“大人这话下官也不敢受,我不过是想帮着大人整顿我锦衣卫罢了。”说到这里,他面上的笑容一敛:“来人,将黄从虎等人押进诏狱,本官要细细地问他们这贪腐一事,我看过那些帐,不是他们几个百户就能隐瞒得住的,其后面必然还有更多的事情!”
    口里虽然说不敢,可唐枫在发号施令的时候可没有一点不敢的意思,这让田尔耕更觉得颜面受损,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他也不能再说什么了,只得在旁苦笑着接受了这一次的失败。
    其实唐枫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原来定下的后手会有如此大的用处,现在看来真要对这些人下手其实并不是一件很难为的事情。同时,唐枫也确定了自己的一个新的打击目标,那就是依旧还不肯死心的锦衣卫提督田尔耕……
    第360章    难兄难弟
    往日里炙手可热的锦衣卫佥事许显纯被降职为千户之后,他的府邸也就变得无人问津了,当田尔耕来到这里,看着门前已可罗雀的场景时,心里不禁也起了一丝悲凉。曾几何时,自己和许显纯都是京城中达官显贵们争相巴结的实权之人,奈何现在却成了这般光景。待到他见到许显纯时,心里的这种悲凉就更盛了,这才不过月余时间,以前那个意气风发的锦衣卫佥事就已经全变了模样,不单头发已经显出了花白之色,就连精神也萎靡不振。
    在见到田尔耕来看自己之后,许显纯也只是拱手为礼,然后无精打采地道:“不知田大人怎么得空来见我这个已经被人所抛弃的罪人了?”

章节目录

重振大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路人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路人家并收藏重振大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