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好久么叫了,叫下要票票和收藏的说~~~~~
    第422章    目标已定
    若是通看整个大明的历史,会发现原来明朝的皇帝和中国其他王朝的皇帝比起来,其遭遇到的要更富有戏剧性。大明开国的朱元璋就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真正的无产阶级的代表人物,历朝历代都没有能比他出身还低的开国君王。然后是永乐帝朱棣,在承平之世,能以一地藩王的身份起家,最终坐上九五之位的也只有他一人。至于做皇帝的没有留后,而不得不将皇位传与自己弟弟的,终明一朝更是有两次,一次是正德传位于嘉靖,一次就是明末的天启传位于崇祯了。
    唐枫想到的并不是这些与别朝不同的事情,而是另一对和如今的天启皇帝的情况有着三分相似的皇帝和妃子。那就是成化帝朱见深和他的万贵妃的故事。大明皇帝的遭遇实在是多姿多彩,土木堡之变,堂堂的一国之君为瓦剌人所俘虏,最后朝廷因为不肯妥协而另立新帝,但是被俘虏的朱祁镇却被人送了回来,在一番血雨腥风之后重新登上了皇位,最终传到了他的儿子朱见深的手上,是为成化帝。
    因为之前为帝的是朱见深的叔叔的关系,所以原来是太子的朱见深有一段日子过得很不如意,而一直陪伴在他身边不离不弃的正是后来的万贵妃,这一切与如今的天启帝和客氏也有着几分的相像。一样的小时候不被人看重,一样的后来成了皇帝,使得朱由校也如朱见深一般很是宠信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乳娘,甚至可以因为她的一句话而重用魏忠贤,无论他犯了多少的罪行都能赦免了他。
    当想到了这一切的时候,唐枫的心里猛地就想到了另一件事情,当万贵妃逝世之后,朱见深大恸之下也很快就归了西,那么如果天启发现他的乳娘客氏也死去的话,会不会也走上自己老祖宗一样的道路呢?只看当日他一激动之后就差点昏倒的情况,朱由校的身子是很不好的,若是受此打击,说不定就会让他也早于历史地死去。
    有了这个想法,使得唐枫觉着心里已经有了一点眉目了,刺杀皇帝是不可行的,但是杀他身边的人,而使他失去精神上的支柱,从而郁郁而终却是可行的。“只是这个客氏一直是身在后宫之中的,想要找出她并杀了她其难度比起刺王杀驾也小不了多少啊。”在细细地想了一遍又一遍之后,唐枫突然就有了一个念头。
    虽然只是稗官野史,但是客氏与那魏忠贤之间有着说不清楚的关系这一点是不容置疑的,不然她也不会几次帮着魏忠贤在皇帝跟前说好话了。而这一次魏忠贤设下这个计策,却因为一时的大意而忘了得到圣上的许可,那他必然会想办法拿到旨意的。以客魏二人的关系,客氏在知道此事之后一定会帮着魏忠贤达成所愿,而当圣旨到手之后,客氏说不定就会亲自将之送到了魏忠贤的手上。
    即便没有这一层的缘故在,以他们二人的关系,在魏忠贤“受伤”的情况下,客氏也不会不出宫来探望一下的。而她一旦从禁宫里走出来,就给了唐枫一个刺杀她,从而间接地给天启以打击的机会。“对,这正是一个大好的机会,是魏忠贤自己替我创造出来的打击他的机会,我可不能轻易就放过了!”唐枫很快就拿定了主意,出门道:“来人,速速将我们锦衣卫中最精锐的密探招来,本官有大事要吩咐他们去做!”
    人很快就赶来了,在看着眼前的二十多名精明干练的人半晌之后,唐枫才说道:“如今魏阉一党与我们已经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步了,我希望我们锦衣卫上下能团结一致,让东厂和魏忠贤死,而我们存!你们可有信心吗?”
    “有!”众人齐声应道。自从唐枫统领锦衣卫以来,他们明显已经有了吐气扬眉的感觉,还有几次让以前骑在自己头上的东厂吃了亏,这极大地巩固了唐枫在众人心目中的地位。
    “很好,只要我们有这个信心,无论敌人是谁,有什么背景我们都不用害怕。”唐枫欣然一点头:“不过如今的情况却对我们很是不利,魏忠贤为了对付我们已经用上了下三滥的手段,所以要想破他的这个阴谋我还需要大家的帮助。”
    “大人有什么事情要我们做的,就说吧。只要是对付魏阉一党,我们赴汤蹈火再所不辞!”立刻就有人大声地应道。
    “我要你们暗中监视皇宫和魏忠贤的府邸,一旦有发现从宫里来的人去到魏忠贤的府上,你们就要立刻向我禀报,这一点你们能做到吗?”
    “大人放心吧,这监视乃是我们锦衣卫上下最是拿手的活计,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人员很快就动了起来,分成了数批分布在从皇宫到魏忠贤的府邸一路之上,只要宫里或是魏忠贤的住处有去到另一处的,情报就会在半刻时间里传到北镇抚司的唐枫手里。
    看到一切都已经照自己的意愿布置好了,唐枫才放下心来。他刚想要休息一下,田镜就突然走了过来,在看看周围没有其他人后,他才小声地问道:“大人这么安排却是为何?”
    “只为知己知彼而已。”唐枫轻描淡写地道:“一旦魏阉想要通过宫里的关系来对付我们,我们也好有个准备。就像之前若不是我们的人时刻监视着魏府周围的动静,那几名刺客也不会落在我们手中,田老以为然否?”
    “不,这不是大人你的真心话。”田镜不信地摇头道:“虽然老朽与大人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还是看得出大人并不是一个习惯被动的人。无论是以前在歙县的离间,还是之后在京城对付阉党的种种手段,你都喜欢将主动权操在自己的手中。而这一次,便是您知道了魏阉和宫里的人有了联系,似乎也与事无补,所以您一定有着另一种打算。”说着他直直地看向了唐枫的脸,只等他给自己一个答复。
    唐枫轻叹了一口气:“我虽然能瞒过锦衣卫里的其他人,但终是瞒不过田老你啊。不错,我的确是有着另外的打算,只是怕兄弟们胆怯,所以才没有说出来的。”
    “大人想要对付什么人?这个人应该不是魏忠贤,因为他最近是不会出门的。”
    “是一个与魏阉狼狈为奸的女人,皇帝身边最是宠信的乳娘客氏!正是因为她之前在皇帝身边替魏阉说了话,所以我们的那次行动才会失败。若是我们想要不被魏阉所害,并将之除去,这个女人就非死不可!而若是我所料不差的话,在听说魏阉受伤,并需要她的帮助之后,这个女人一定会有所行动的。一旦她出了宫,我就要她命丧于此!”
    田镜呆了半晌后才叹道:“大人果然是好大的胆子啊,明知道这个女人对皇上的重要性,居然还想到要除去她,这可不是君子所为啊。”
    “君子?君子是斗不过魏阉这样的奸邪小人的,只有用非常手段才能真正掌握到主动权。一旦这个女人身死,魏阉便会失去一大臂助,到时候我们要除他就容易得多了。”
    唐枫只是将其中的一半心思说了出来,而另外的那一半,因为知道即便是田镜也不会接受自己想要皇帝快死的心思,所以他还是隐瞒了下来。但只是这一半的心思,却已经足够让田镜感到吃惊的了,毕竟这么做和欺君也差不多了。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魏忠贤全没有一点受伤的样子,坐在那里气虎虎地盯着秦燮二人:“居然在有了借口的情况下还拿不下一个唐枫,你们是做什么吃的?”
    “九千岁恕罪,小的们也是因为没有太多的证据和朝廷的允可才会无功而返的。”两人跟斗败了的公鸡也似地低着头,承受着魏公公的怒火。
    “你们是什么?你们可是东厂啊,什么时候东厂拿人需要什么证据了?就是因为你们的无能,才使得原来无用的锦衣卫开始嚣张了起来,看来咱家得要换人了!”
    秦燮两人一听更是面色大变,“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九千岁开恩哪,我们再也不会让您失望了。还请九千岁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九千岁,此事也的确不能全怪他们。唐枫也是深明一旦被拿就是死路一条,而且他手下也有不少的人,他们又没有证据和圣旨才会让他回绝掉的。其实要对付他并不难,只要求皇上得来了拿他问案的旨意,就不怕他不肯就缚了。”杨长洲也开口求情道。
    见他这么说了,魏忠贤的脸色才缓和了一些:“好,看在小杨的面上咱家就再给你们一个机会。等咱家取来了圣旨,你们一定要将唐枫给我带来!”
    “是,多谢九千岁,多谢杨公子!”楚不二两人忙在磕了个头谢过之后退了出去。
    “小杨哪,如今咱家因为要装成有伤在身,可进不得宫,怎么从皇上那取来圣旨呢?”待房中只剩下两人时,魏忠贤才问道。
    “这个好办,九千岁只要着人去与奉圣夫人说上一声,她自然就会帮您做成此事了。”
    “对,对!咱家怎么就把她给忘了?”魏忠贤呵呵一笑,心情已然大好,他觉着只要圣旨一旦被请下来,唐枫的生死就操在自己的手中了。
    第423章    真正的刺杀
    锦衣卫北镇抚司中,唐枫在将一张纸条揉碎了之后便看向了身边的解惑,从他眼中闪过的光芒,解惑已经猜到了他的心意:“公子,机会已经到了吗?”
    “不错,刚刚有人来报,说是魏忠贤的府上有人直奔皇宫而去,看来他也已经想到了通过客氏来说动皇上,然后再借皇命来压制我。”唐枫点头道:“现在我们的人已经紧盯住了紫禁城,一旦真是那女人出来的话,我的机会也就来了。”
    “我这就出发!”解惑当即就请命道。因为知道这个女人的重要性,所以唐枫可不敢将如此重要的任务交给其他人,只有他最为信任的解惑才能定她的生死。另外,在锦衣卫中知道唐枫要杀死客氏的人也不会超过五个,毕竟客氏是担着一个奉圣夫人的尊号的,若是让外人知道是什么人动的手,对唐枫来说便是灭顶之灾。
    “好!你一定要小心为上,不能因为她出了宫就大意了,要知道客氏乃是皇帝最是宠信的女人,身边说不定会有高手保护。”唐枫在答应了之后又提醒道。
    “放心吧公子,我一定会圆满完成这个任务的。”解惑说着已经飘然走了出去。唐枫目送着他离开之后,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在明争暗斗了良久之后,自己和魏忠贤之间你死我活的关键一战就要开始了。其实早在很久之前,唐枫就已经为了能有一个出乎魏忠贤意料之外的高手而做了准备,所以一直以来解惑都没有公然出过手,便是中秋节的晚上,也只是在旁观战。所以唐枫对解惑的此次刺杀是很有把握的。
    皇宫大内,虽然魏忠贤被刺的事情依旧没有一个结果,自己的身体也没有大好,但是天启帝却依旧沉迷在木工活之中,对他来说无论是朝事还是其他都可抛在一边,只有这心爱的活计不能不做。正当他仔细地用工具在忙活着的时候,一股熟悉的香气传到了鼻端,闻到这香气,天启的手就是一停,然后抬头笑道:“你怎么得空来这里看朕了?”
    来人着一身艳丽的宫装,衬托得她那一张脸比花还娇,正是天启的乳娘奉圣夫人客印月。一看到皇上抬头看向自己,客印月立刻盈盈拜了下去:“臣妾叩见皇上。”
    天启忙将她搀了起来,然后亲昵地问道:“你还没有告诉朕来此所为何事啊?”
    “臣妾是因为听说了一件事情,深为皇上不忿才来见皇上的。”客印月皱着眉小声地说道:“刚刚有那出宫办事的太监带回了消息,说是小魏子被行刺一事已经有了眉目,奈何那有嫌疑之人来头不小,态度强硬,连刑部的人都不能拿他怎么样。”
    “竟有如此大胆的人?”天启闻言也有了些怒意:“是什么人有如此大的势力?”
    “是锦衣卫的同知唐枫。皇上不是早就接到不少官员的呈奏了,如今京城里与小魏子有着如此大过节,非要致其于死地的人只有这个唐枫有胆子和能力做出如此事情来了。而当刑部的人上门前去请他交代的时候,他却以自己是锦衣卫的身份不受刑部署理,同时他们又没有证据和圣旨的借口不肯合作,实在是太不把王法当回事了。”
    天启放下了手中的木工工具,在殿中踱起了步来:“这个唐枫的确是太不象话了,他的嫌疑的确是最重的,他自然得要接受刑部等有司衙门的盘查了,怎的能依仗着身份如此胡作妄为呢?”
    “谁说不是呢?皇上,如今满朝的大人们可都看着呢,若是皇上不能做这个主的话,只会让大人们心寒,而那唐枫的气焰也会愈发地嚣张起来。所以皇上您必须要说句话了。”
    “你说朕该当如何做呢?”被客印月娇滴滴地这么一说之后,天启立马就没了主意,只想着能让眼前的美人高兴起来,其他的都不在话下了。
    客印月道:“皇上您要人听话还不是很容易的吗?他唐枫就是借口他们没有圣旨动不得他,那皇上就写一道圣旨,命他好好合作也就是了。其实究竟这个唐枫有没有罪现在还说不准,不过为防他太过目中无人,还是得敲打一下的。”
    “好,就依着乳娘你的意思办吧。朕这就下一道旨意,让人送去锦衣卫那里。”天启不假思索地就答应了下来。客印月一见事成也很是欢喜,但随即又道:“皇上,听说小魏子这次伤得很是不轻,他好歹是皇上身边的人,您怎么也要派人去慰问一下吧?”
    “还是你细心啊,朕倒是将这事情给忘了,你好所该派什么人去好呢?”
    “就由臣妾去一次吧,小魏子对皇上忠心耿耿,现在出了事也该好好地劝慰他一番,臣妾知道怎么和他说的。而且臣妾也想出宫去逛上一逛,还请皇上恩准。”
    天启在踌躇了一下之后便答应了客印月的请求,让她出宫去将圣旨传到刑部,再去看望一下那“受了伤”的魏忠贤。见皇帝批准了自己的所请,客氏顿时大喜,忙谢了恩就出去了。其实她除了想帮着魏忠贤对付唐枫之外,更要紧的是想和自己的这个野男人好好地恩爱一番,以解这近一个月的相思之苦。
    在八月中秋之后,魏忠贤被禁足在家,客氏也就再没有见过他的面了,这当然使得对男女之事很是迷恋的客氏有些饥渴难奈了。现在有了这么一个借口去见魏忠贤,客氏当然不肯就这么放过,在接了旨后,她就急急准备了车马,往宫外而去。
    当客氏那辆华贵的马车和魏忠贤府上的马车同时从宫里出来的时候,这一切就已经惹起了早就全神贯注地盯着紫禁城的锦衣密探们的注意。虽然不知道那马车里的是什么人,但只看那车周围有了上百的精兵伴随,他们便能断定此人的来头不小了。
    不过这些锦衣密探的任务只是盯着进出的人,却并没有接到刺杀的命令,所以在见到马车出宫之后,他们也只是派了人去镇抚司禀报,其他人继续留守在原地。
    马车辘辘往前,坐在车厢里的客氏已经是满脸的春意昂然了,想到马上就能见到这个自己日思夜想的男人,可以和他在榻上颠鸾(倒凤,就使得客氏已经面泛红潮,更增了几分艳色了。马车前的禁军们可全不知道内中自己护送的人是让自己保护着去偷情的,所以依旧是小心地随在马车周边,以防出现什么事故。
    就当两辆马车行到离着魏府不到五里路的街道上时,还真的出了一点小事故,原来已经让出了街道来的百姓中间突然跑出了一只羊儿,咩咩地往客氏所在的马车处冲撞而来。因为受了魏忠贤受刺事件的影响,京城里的官员们出入都格外的小心,这个客氏身份更是特殊,所以那些禁军自然不敢大意了,一见那小羊蹿到了跟前,众人立刻就提心戒备,同时有那当先的禁军更是上前一矛就将小羊给刺了个对穿。
    那只无辜的羊儿在地上悲叫了两声后,就没了声息。而周围的百姓也都一个个噤若寒蝉,无论是什么人的羊儿,现在都不敢上前去取了。车中的客氏也感觉到了马车停了下来,就掀起了一点车帘,然后问道:“出了什么事情?”
    “夫人恕罪,只是一只畜生失了惊跑了出来,现在无碍了。”有那随在马车边上的人立刻请罪道。一听没什么大事,客氏也不想节外生枝,便在哼了一声之后,放下了只撩起一点点的车帘,马车队伍就继续往前而去。
    周围的百姓有的怜悯地看了眼地上已经死透的羊儿,有的羡慕地看着马车队伍离开,也有的满是不屑地暗地里啐了一口。在这怀着种种心思的人群之中,一个少年却与别不同地露出了一丝笑意:“果然是她,公子的猜测果然没错!”他正是领命前来刺杀客氏的解惑,那只小羊也是他趁乱放了出去的,为的就是查看那马车里坐着的究竟是什么人。
    虽然客氏只是挑起了一线车帘,只轻声地说了一句话,但这对解惑这样六识灵敏的人来说已经是足够了。在确认了目标无误之后,他就转身进入了一条小胡同里。原来他是打算在街头强行刺杀的,但在看到马车前护卫严密的禁军之后,解惑决定稍作改变。
    当马车来到魏府大门前,有那魏府的管家出来迎接客氏的时候,众魏家的人都没有发现在其中一段高墙之下已经有个人如同壁虎一般游了上去,然后轻轻地进入到了魏府之中,并将马车行进的路线看了个清清楚楚。
    当马车停下,由人将客氏请下车,而后众人都散去之后,那条身影就无声无息地来到了车厢跟前,一下就钻了进去。解惑看了看那奢华的车厢布置,只是冷笑了一下,就闭目养起了精神来,只等着客氏一回到车中,他就会给她以致命的一击……
    第424章    真正的刺杀(2)
    魏忠贤在听闻客氏到来之时,欣喜不已,他知道这个女人的到来表明着自己嘱托她办的事情已经做成了,所以虽然要装着受伤,他还是在自己的后院迎了一下。客氏看到魏忠贤便是妩媚地一笑:“哟,魏公公看来是没有什么大碍啊,倒让我好一阵担心呢。”
    知道对方只是调笑而已,魏忠贤便也嘿嘿一笑:“夫人久不与老奴相见,这一见面就要咒老奴受伤吗?”说话间他已经用眼神吩咐所有人都退下去了。客氏媚笑了一声,就摇摆着身体随着魏忠贤进了宽敞的卧房之中,这里已经准备下了上好的酒菜。
    一进了房,关上了门后,客氏就投进了魏忠贤的怀里,撒娇地道:“奴家可想死你了。你个没良心的,这一个月都不来见我,想是延吉把我给忘了吧?”
    “怎么会呢?我魏忠贤忘了谁也不会忘了你这个美人儿啊。”魏忠贤一边说着,一边已经用手不老实地在客氏的身上游走了起来:“这不是就给你送信了吗?”
    很是享受地呻(吟了两声之后,客氏才似是嗔怪地说道:“我看你想我是假,想我帮你的忙才是真的。若不是想让我帮着你说服皇上的话,怎么会给我送信呢?”
    “宝贝儿,你可太冤枉我了,我这不是也是身不由己吗?”两人已经搂抱着倒在了榻上,魏忠贤一面手口并用地做着不堪的动作,一面很是委屈地道:“你又不是不知道,那次皇上发了火,我可不敢再不从命了,不然可就真的完了。不过现在好了,一切都过去了,你可是将事情办妥了吗?”
    一提起了正事,客氏才稍稍正常了一点:“那是当然,由我开口,皇上没有事情是不会应允的。如今那道旨意已经被我带了来,只要东西一亮出来,那个姓唐的只有束手就擒了。”
    “好!这个唐枫骗得我好苦,这次更是差点就要了我的命,有了这圣旨和此次的刺杀之罪,我就可以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在发了一声狠后,魏忠贤就已经开始替身下的女人宽衣解带起来:“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当然要好好地谢谢你了。”在一声淫笑之后,两人就完全揉在了一起,房中响起了一片喘息之声……
    被翻红浪汗如雨,几番云雨声似啼(俺发现俺也蛮有湿才的,这可是俺自己搭配出来的话,怎么样很有韵味吧?),在几番“大战”之后,一对狗男女终于尽了兴,就在榻上吃喝了起来,毕竟刚才他们也做了一场体力活。
    “你说这次真能将那唐枫害死吗?”在冷静下来之后,客氏便担心地道:“看此人的种种设计,应该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只靠这么一件事情真能对付得了他吗?”
    “当然可以!只要我有了这一道圣旨,无论唐枫怎么做都只有死路一条。若是他受圣旨的压制而乖乖就范,我会在大牢里为他安排下无数的大餐,到时候他就算是想死也不可能了。若是他不肯就范,那就是抗旨,我就更有理由将他拿下了,而且还能趁机灭了他的全族。一个小小的锦衣卫同知居然胆大到敢明刀明枪地和我斗,不用最厉害的手段对付他,我还怎么能使举朝的官员们服我呢?”魏忠贤恨恨地说道。
    “看你如此有把握,那我也就放心了。只是有一点我要提醒你,此事皇上是知道的,若是一个不当被皇上知道了,可就有些不妙了。”
    “放心吧,现在满朝尽是我的人,事情一定能办得滴水不漏,除掉一个唐枫只是举手间的事情。”魏忠贤信心满满地道:“只是在皇上那里还得有你去为我美言两句,快些能让我进宫伺候。”
    “这个自然,你就放心吧,有我在皇上身边替你说话,什么差错都不会有。”
    两人在这么说半天话,又享受了一番手足之欲后,眼看着天色将晚,客氏便穿好了衣服要离开了。他们二人往日里也是偷情惯了的,所以对回宫的时间很有分寸,知道什么时候离开最是得宜。因为要保证自己是假受伤的事情不被外人所知,所以魏忠贤并没有将客氏送到外堂,而是在内院门外就将她送走了,然后他便兴冲冲地去找杨长洲商议如何进行下一步对唐枫的打击了。而客印月则在几名魏家仆从的陪同下往停放马车的所在行去。
    已经闻讯赶来伺候的魏家家仆在一见到客氏近前后,就上前恭敬地掀起了车帘。就在车帘掀起的一瞬间,所有人都呆住了,因为他们发现原来应该是空空如野的车厢之中居然半躺着一名英俊的少年郎。对客氏的事情有所耳闻的魏家家仆心里第一个冒出的想法便是这个少年也是客氏的一个面首,看他居然能在马车里休息,显然是深受客氏喜爱的人了。
    但当他们看到客氏的面上也是一片惊讶的时候,才猛地发现情况有些不妙了。还没等他们做出下一个反应,一直在车厢里养神的解惑就如闪电般地蹿了出来,同时他手里已经亮出了一柄短刃。
    解惑怎么也没料到自己在这里一等就是数个时辰,在他为自己可能要等上一夜而头痛的时候,机会却来了。虽然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之外,但解惑的出手还是没有半点的犹豫,一下就蹿到了客氏的跟前,手起刀落,就往那美艳女子的颈项处刺去。
    “不好,有刺客!”直到这个时候,那些下人们才算是反应过来,大声喊叫着冲上来要保护客氏。同时,原来在车前为客氏掀帘的下人猛地一声大喝,一下就将上好丝绸所制的帘子给扯了下来,然后一挥手间,那长长的车帘就直缠向了解惑拿刀的手。
    “呼——啪!”没有防备的解惑还真被那人的这一手给缠住了右手,这时他手中的短刃离着已经吓呆的客氏不过尺许距离。“喝!”那下人一声暴喝,聚起了全身的力量想要将解惑拉到自己的身前,只要他能阻住解惑这突如其来的一刺,再缠住他片刻,那么应该已经听到叫喊声的府中卫兵以及禁军就能及时赶到,从而保护住客氏不受伤害。
    解惑直到这个时候才知道之前唐枫为何会不准自己来刺杀魏忠贤了,今天自己已经够小心了,而刺杀的目标也足够出人意料了,但还是被人给拦阻了。要是真的想要刺杀魏忠贤的话,不知道他的身周会有多少这样看似寻常的高手保护呢。当然,这也证明了一件事情,前两日魏忠贤的被刺的确是他自己设下的苦肉计。
    好个解惑,虽然受制于人,却并没有半点的慌乱,在对方发力的瞬间,他已经以鬼魅一般的身法突然来到了那人的身前。因为那人之前还在全力拉拔着解惑,所以对他的突然近身全无防备,这导致解惑近身之后,一下就用手里的短刃刺穿了他的心脏。
    那些魏府的仆从刚想护着客氏离开,解惑已经杀了那个阻手碍脚的家伙,而后夺过了他手中的车帘,手一抖间,帘子已经唰地一下缠在了全身发软的客氏的身上,她整个人顿时就被拉扯到了解惑的跟前。一旦目标来到解惑的攻击范围,解惑便顺势一刀刺向了她的心口要害之处。
    “啊!”客氏眼看着雪亮冰寒的短刃临身,吓得惨叫了起来,但是这却阻止不了解惑必杀的一刀。“噗嗤”短刃自她的左边心口扎了进去,直没至柄,而解惑并没有就此停手,他的空着的左手也以最重的力量击打在了客氏的面门之上,将她整个人都打得抛了起来,而刺进她心口的刀自然也就顺势拔了出来。
    客氏的身体直往身边的那些魏家下人砸去,就在这些人失魂落魄,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解惑已经跃身而起,在马车的车顶上一点之后,直往不远处的围墙扑去。刺杀的目的已经达成,接下来当然是想办法安然离开了。
    这时,已经有许多的人听闻有刺客而赶来了,其中就有护送着客氏而来的那些禁军。一看到自己护送的人居然满身是血地倒在地上不知死活,那些军士们可就慌了,立刻就有人挥舞着刀向在空中的解惑杀去。但此时双方的距离已经很大了,那些刀也只能算是做做样子而已。当然,也有人取出了弓弩,想要射解惑,但就在他们取出弓,再搭上箭的时候,解惑已经如游蛇一般顺着围墙上了墙头,然后一下就跃离了魏府。“哧哧——笃笃!……”数十支利箭徒劳地射在了墙面上,却连刺客的半个毫毛都没有伤到。
    当魏忠贤听到噩耗,急急赶来的时候,这里已经只剩下一大群手足无措的人了。看到刚刚才和自己欢好的女子如今已经变作一具全没有声息的尸体时,魏忠贤只觉着一阵的恍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魏忠贤的府上怎么会有刺客,是什么人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刺杀她?又是出于什么目的才会要刺杀她这么一个宫中的女人的?”魏忠贤的心里大声地问道,但是答案便是他也不得而知。
    第425章    后果

章节目录

重振大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路人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路人家并收藏重振大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