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吏部易主
    虽然被魏家上下用奚落的目光看着,但唐枫却并没有半点的局促不安,而是看向了他手边的一名百户。这次的计划唐枫是筹谋好了之后再实施的,所以在今日让人在朝堂上弹劾魏广微之前,他就早已经派了不少的人马看着魏家了,这个百户便是其中领头之人。
    感受到唐枫那询问的目光之后,那个百户很是坚定地摇了摇头,他可以用自己的性命做保证,魏家根本不可能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将东西运出去。看到他的示意之后,唐枫就更加笃定了,短短一个时辰,除非真有神仙,否则魏家根本不可能将财物都运走。
    “怎么样,唐大人?你找不到半点证据,是不是应该带人回去了?”魏广微有恃无恐地笑着对唐枫道:“此事本官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我一定要让皇上还我一个公道!还有,刚才你手下的锦衣卫们那无礼的举止,本官也会一并呈奏!”
    面对他带着敌视的话,唐枫只是一笑:“本官也是没有想到,魏大人您当了一辈子的朝廷命官,家中只有不过千两纹银,真是两袖清风都不足以赞您哪。”
    “哼,现在你再说这些奉承话已经没用了!”魏广微之孙魏元杰冷哼说道。
    “魏公子这话错了,本官并不是在奉承和夸耀魏大人清廉,而是觉得奇怪。这么大的一座宅子,居然只有不过区区一千两银子被我们找了出来,这是不是有些欲盖弥彰了呢?即便是我唐枫,我的府中所存放的银子也比这千两银子要多啊。”唐枫一面说着,一面仔细看着那些魏家人的神情。
    “哈,你当我家大人与你一样吗?而且你不要污蔑我家大人,虽然这宅子是不小,但却是先帝所赐,与我家中有没有银子并不相干。反正现在你们找不到一点证据,就请离开吧!”
    “看来我这一次真的要无功而返了。”唐枫口里虽然这么说着,但身子却没有半点要离开的意思,在顿了一下之后,才又道:“若是魏大人真的有那不可见人的赃银,我想你们是一定会将它们给藏匿起来的。不过即便如此,以我们锦衣卫抄家的手段,即便你们藏得再巧妙,也不可能不被我们发现。难道你们有什么秘道,趁着之前的时间把银子都转移了?”
    “唐枫,你不要含血喷人!找不到证据只能说明那些人的弹劾乃是诬告,你就不要再东拉西扯地拖延时间了!”魏广微的面色陡然一沉,寒声道。
    但对他的表现,唐枫却全不当一回事,他依旧自顾说道:“我的这个想法的确不切实际,你魏大人并不是神仙,根本不会想到会有今天的事情发生,所以在这府中自然不会有那劳什子的秘道了。而且即便真有这个东西,在我锦衣卫的寻找之下也不会找不出来。
    “但是我却不信魏大人真能做到出淤泥而不染,在一心只知道侵吞民财的阉党众人之中,您居于高位,怎么都不可能独善其身的。那么我之所以找不到这些银两,必然是被您下令给藏了起来。那么究竟藏在哪呢?刚才我提到了秘道时,魏大人您有些恼怒,我是不是能理解为您想要掩饰心里的不安?与秘道相近的,只有是密室了。不过锦衣卫的人翻找了良久都没有一点线索,这个密室又在哪呢?”说着这话的时候,唐枫的眼睛没有放过堂上一众魏家人的反应,在自己说到最后的时候,这里的人果然有几个露出了一丝担忧和恐惧,而那魏元杰更是把眼瞄向了大堂的其中一面墙。
    唐枫看到他们的表现之后,就更确定自己的猜测没有错了:“灯下黑,又或者叫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魏大人果然有一手,知道我们的人会满宅子地搜找,而我就会在这大堂上等候,这样一来我属下的人就不会在这大堂上费太大的气力了,毕竟这里可是一进来就能看到的,谁都不会注意这里。正是利用了这一点,魏大人家中的赃银才会消失无踪吧?”
    “咕咚”一声,还没等唐枫下令让人仔细查看大堂呢,那魏广微已经软倒在了座位之上,而那些原来还气势汹汹的魏家中人也都一个个露出了惊惧之色。唐枫全然不顾这些人的反映,手一指那面被魏元杰盯了几次的高墙道:“去那看看,是不是有我们要找的东西。”
    身边的几名锦衣卫闻言就抢了过去,手中的绣春刀在那墙上一阵敲打,果然发出了空空之声:“大人,这里果然有一处暗格!”一面惊喜地叫道,一面几人已经重重地用带鞘的刀砸在了墙面之上。虽然他们知道这里一定有着什么机关,但是他们可不耐烦做这些细致的工作,用最直接的破坏来达成目的就可以了。
    “哗啦!”随着几下敲击,那原来就只是起个障眼作用的墙壁就塌了进去,在烟尘里,众人看到了一个丈许方圆的密室里摆满了各种箱子和古董器具。唐枫直到这个时候才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掸了一下身上不存在的灰尘,笑着道:“我看现在我们是该离开了,不过还请魏大人也随我们一同回宫交旨吧。请魏大人去跟陛下说说,这些东西是怎么来的。虽然我现在还看不出这里的财物究竟价值几何,但数十万两银子总是有的,却不知道您要当多少年的尚书,不吃不喝才能攒足这么多的银子呢?”
    在那墙壁倒塌的哗啦声中,魏广微已经清醒了过来,现在听得唐枫那讥诮的话语,他的面色就更加难看了。在呆了一呆之后,他才挥手道:“你们都退下吧。唐大人,老夫能与你单独聊上几句吗?”
    “你们也退到外面去!”唐枫不知道对方在打着什么主意,若是自己能把这个阉党三把手拉到自己这边对付魏忠贤的话,或许取胜的时间会更短一些。
    在这里只剩下他们二人时,魏广微颤巍巍地从椅子上站起,然后扑通一声跪在了唐枫面前:“唐大人,老夫知道自己有罪,但是这也是为势所迫啊。还请唐大人能看在老夫行将就木,已经老朽的份上,高抬贵手。我愿意将这里的财物都送于大人你……”
    没想到自己等来的是这样的求情,唐枫不禁有些好笑:“你以为我会贪你这里的银子吗?若是这样的话,我又何必费这么大的气力,冒这么大的风险与魏阉斗呢?我只要跟在魏忠贤的身边,这些好处又怎么会少得了我的份呢?魏广微你也太小瞧我了!”
    “唐大人,老夫在往日里也曾帮过你不少,你就不能帮我一次,当是还我一个人情吗?”见唐枫一口回绝了自己的请求,魏广微的面上一红,但他依旧不肯认命,还在做着努力。
    “我可以帮你这一次,不过你也得帮我。”唐枫见对方如此相求,突然觉得是个好机会。
    “唐大人有什么要我做的但请吩咐,只要老夫力所能及的事情,一定不会推辞!”
    “很简单,我要你在朝堂之上指正魏忠贤及其他的阉党之人,将他们所犯的罪行都说出来,这样皇上或许会因为感念你戴罪立功而宽恕你所犯下的过错。”
    对这个条件,魏广微自然是不可能答应的,他清楚地知道一旦没了魏忠贤及庞大的阉党的庇护,自己的下场只怕会很惨,而且以魏忠贤的为人也不会放着自己威胁他的。饰演魏广微便是一阵摇头:“恕我无法答应,唐大人还能提出别的条件吗?”
    唐枫早料到了会是这样的结局,所以也是一摇头:“除了这一条,没有其他商量的余地!?我现在做的是为了我大明的朝廷和天下的百姓,不是为了我一人之私。既然魏大人不肯弃暗投明,那我只有将一切上报皇上,让陛下来定你的罪了!”
    在目送唐枫离开之后,魏广微也瘫倒在了地上,他知道自己是彻底地完了。他之所以还能撑着不走死路,只因为他还留着一线幻想,魏公公还有能力扭转这一切,还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但是事实却并不是魏广微所期盼的那样,在将魏府查抄的情况上报之后,那些财物也被点算了出来,计有一百三十八万两白银,十三万两黄金,数十件珍玩古董,上百幅的名人字画……这么多东西的清单一公布出来,就已经表明了一个事实,阉党最重要的首领之一的吏部尚书魏广微彻底完了,而他的倒下还连累了吏部上下被锦衣卫来了一次大清查,除了之前被弹劾的那些人外,又有十多人被抓了出来,这还是朝廷怕吏部的人都被抓了无人做事而不得不留手的情况下做的。
    但这样一来,原来由阉党官员一手遮天的吏部完全落进了皇帝的手中,被提拔起来的人也都是当日和刘志辉一同弹劾魏广微等人的吏部低级官员。
    对阉党发起正式进攻的第一击完全成功,铲阉的斗争也全面展开了……
    第444章    鹿死谁手
    魏忠贤这些天的日子真是难过得很,自己倚为左膀右臂的魏广微被革职拿问,吏部中的自己人更是接二连三地被人查出有问题,从而一一落马,这让他再一次感到了深切的威胁。而唐枫在宫里的那一次强硬的表现也大大地打击了魏忠贤的气焰,使得他开始有了畏惧。不过到了这个时候,魏忠贤也明白自己没有了退路,只有与唐枫及其背后的那个人公开一战了,而他对自己所掌握的势力还是很有信心的,他相信以满朝大臣皆以自己马首是瞻的局面,即便吏部大权落入他人之手,自己这边也不必太过惊慌。
    顾秉谦、李夔龙等阉党官员们虽然也有着不小的担心,但想想如今的局势还是坚信自己等是占着上风的,只是对唐枫等人的下一步却依然有着一些担心。在魏广微被关进了大牢的当日夜里,阉党官员们再次来到了魏忠贤的府上,以期能从魏公公的身上得到稳定军心的力量,所以这一夜,魏府中又一次高朋满座。
    为了不让下面的人起二心,魏忠贤破例说了许多话,都是从如今朝中官员都是由自己提拔,离不开自己这一点出发的,安慰到场的人不要惊慌,事情很快就会过去的。但是这一次魏公公的说服力显然是有所减弱了,在他说了一大堆话后,那些官员们心里的担忧和恐惧并没有减少,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己这些年来做下了什么,只要别人是有心寻找自己过错的,那是一抓一大把。所以在魏公公停嘴之后,就有人提出了疑问:“公公,原来吏部的一切也都在魏大人他们的控制之下,可是转眼间,这些人就都被革职了,公公就不怕其他衙门里也出现相同的情况吗?”
    一语道破了众多阉党死忠的心事,他们纷纷说道:“是啊,如今我们衙门里都是人人自危,谁都不敢信谁了。既然吏部会出现如刘志辉这样的人,我们这些衙门只怕也会出现第二个刘志辉啊,还请公公为我们做主啊!”
    “这个……”听了他们的真心话后,魏忠贤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他其实也早在杨长洲等人的提醒下明白了这一点,但是在那些低级的官员们没有冒出来之前,他们却是全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是不是有着异心的。虽然他魏公公权势极大,却也没有这个胆子把数量庞大的低品级官员都给拿下了查问,这样整个朝廷就都乱了套了,而他也必会成为众矢之的,不用皇帝和唐枫出手,就会被那些愤怒的官员们给打死了。
    但是这些人所说的担心也很有道理,官场上讲究的就是瞒上不瞒下,上官做了什么违法之事,下属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一旦他们真的掉转了枪头的话,这些上官们可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左右为难的魏忠贤只有叹一口气,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
    最终,一众官员们只想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那就是你既然攻讦我,我也攻讦你,索性把朝廷的这潭水彻底搅混。已经没有了更好办法的这些大人们,唯有用这种无赖的打法来稍稍挽回一些颓势,然后再想法保住自己的地位了。
    不过出乎阉党所料的是在他们定下这个方针的之后不久,在锦衣卫镇抚司衙门安坐的唐枫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随着吏部和魏广微的事情,阉党里并不是人人都甘心随着魏忠贤一条道走到黑的,其中那个曾与唐枫交好,又一直是阉党旧人,现在已经是礼部右侍郎的陈伟就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在吏部事发后不久就投靠了唐枫。
    作为朝中部堂高官的陈伟之所以在这个时候突然改投到唐枫的麾下,倒不光是因为发现如今局面的急转直下,还因为他对阉党和魏忠贤的不满。虽然作为正三品的礼部侍郎,他的身份已经很是尊崇了,但是对此他却并不满意。礼部虽然是名义上的六部之首,但其实却并没有什么实权,只掌管祭祀和接待外宾而已,便是尚书都没什么好处,更不要说侍郎了。而自以为对阉党一向尽心尽力的陈伟自然不肯接受这样的结果了,看着人家吃香的喝辣的,自己却只有紧巴巴的过日子,他心里的不满也是很好理解的。所以在眼看着情况对阉党不妙的当时,他就起了投敌的心思。
    恰好,唐枫与陈伟还有着一些交情,当初就是他将唐枫从辽东带回京的,两人还有着一段不错的友情。对陈伟的改弦易辙,唐枫也很是高兴,不过特也有自己的条件:你想要投靠我,不是光张嘴说就可以的,而是要有一些立功的表现。既然你现在在阉党中的身份还算比较高的,就替我把阉党的动静都给打探了出来,然后报与我知道。
    对唐枫的这个要求,陈伟不假思索地就答应了下来,他知道这样一来自己就算是戴罪立功了,到时候还能有所升迁呢。然后到了这一日阉党相聚之后,他就把这些人所想到的对策不加隐瞒地报与了唐枫知道。
    听了他的叙述之后,唐枫的脸上也是一肃,他清楚地知道一旦阉党真的这么做了,除了鹿死谁手不能肯定之外,朝堂之上一定也会吵翻了天,又会出现几年前东林党和阉党相互攻讦,相互倾轧的局面,这可不是百姓和朝廷之福。“我决不能让他们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看来我们的行动要加快了,在他们尚在搜集不利于我们的消息时,我们就要将朝中的那些阉党得力之人一齐除去!”最后唐枫做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田镜等人也知道唐枫所担心的是什么,明白现在打的就是快字,便也都同意了他的看法。当即,所有人都行动了起来,锦衣卫下的人更是连夜前往了那些早就投靠过来的各衙门的低品级官员的家中,命他们提前行动。
    次日一早,又一次让阉党吃惊的弹劾突然在早朝的大殿上出现了,这次不是一个衙门,而是六部衙门包括御史衙门等京城里的十来个重要衙门都同时有人弹劾他们的上官,被弹劾的官员都是阉党在朝中的支柱,足有百三十人。
    见到这声势浩大的弹劾之潮,魏忠贤真的感觉到了害怕,但这时候他已经不敢再在殿上说什么了。阉党的这些人自然不甘心就此沦为阶下囚,也一个个地奋起反抗,直说这些人是别有用心,是在构陷朝中栋梁。
    这一次,朱由检也没有得到唐枫打好的招呼,毕竟事出突然,当唐枫做下这个决定的时候,宫门早就关闭了,而当他今天见到皇帝时又是在早朝的殿上,根本不能够将情况细禀于皇帝知晓了。所以在看到这一幕时,皇帝也吓了一大跳,全没了当日的从容。这样就导致了皇帝无法当即跟唐枫和官员们达成默契,让阉党有了挣扎的机会。
    “陛下,这次的事情一定是有那别有用心的人在背后策划着一切,不然满朝的官员们不会同时上章弹劾这许多的朝中重臣的。他们居然把六部在内的所有朝中的三品及以上的官员都给诬为了贪墨之徒,国之蠹虫,这完全是不合实际的。我们这些官员都是先帝时深受皇恩的人,一心为的是我大明的朝廷,可不会做出有损朝廷的事情来。还请陛下明鉴,将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给找出来,以正视听!”顾秉谦知道事情到了这一步自己这个内阁首辅不能再在一边看着了,当即就走出来辩驳道。他一面说着话,一面还看着唐枫。
    唐枫面色不改地看着下面的官员们吵作一团,心里却也有些着急,现在一切都要看皇帝了。他知道要一下子处理这么多的朝中重臣,换了哪个人当皇帝都会有所顾忌,但事到如今已经不能再慢慢来了。
    果然如唐枫所想的那样,在刚开始的震惊之后,朱由检也开始产生了犹豫,这些被弹劾的都是两朝元老,一个个执掌中枢多年,而自己这个皇帝才上位没有几天,自己真有能力将他们全部罢黜吗?虽然他也恨不得将这些阉党尽数除去,但是却也不能这么急切啊,谁知道这样会惹来多大的反弹,会产生多少风波啊?
    “这个……你等弹劾这些高官,可是有着真凭实据吗?”皇帝最终还是选择自己一直在走的那条路,只要证据确凿,就将这些大人们集体入罪,至于副作用就留待事后吧。
    “他们贪污和纳贿的种种行径下官等都知道得一清二楚,自然有真凭实据了!”
    “皇上,这些都只是他们编造的证据,做不得准,除非能从我等的家中搜出贪污的实证来,臣等才能心服。”顾秉谦忙上前一步说道。有了魏广微的前车之鉴,现在这些人自然不会再让人从自己的家中搜出任何不利于自己的东西来了。
    这是唐枫唯一没有想到的一点,听了这话之后,他不禁就是一惊……
    第445章    群策群力
    十二月十六这一日的早朝之后不久,在东安门附近的人们都看到了一幕让他们难以置信的情景,上百名穿着蓝色官服,面色各异的京官们都往向来无人敢接近的锦衣卫北镇抚司衙门而来,并且在门前的守卫示意下纷纷走了进去。
    若说这些官员是被锦衣卫的人逮捕的,这些看到这一幕的百姓们还能相信,但是眼前的情况显然并非如此,看情况这为数众多的官员们是来锦衣卫办事的,而且都是自愿而来,决不是出于逼迫和威胁,这就让京中略知事情的人们都觉得不可思议了。不过锦衣卫的恶名在外,即便大家有多么的好奇,都没有一个人敢近前去看个明白。
    当然,也不是什么人都不知道这是什么缘故,比如在镇抚司对门的东厂的人就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不过看到居然有这许多的京中低级官员都跑来了锦衣卫衙门和唐枫商议事情,这些人也不禁大有寒意,虽然这些低级官员单个论并不起眼,但当他们合在一起时,那势力便是魏忠贤也会怯上几分的。
    一众官员被人引进了一间占地极广的大厅之后,便纷纷打量起了身边的人来,这才发现原来往日里与自己交好的,与自己不对付的,只听说过名字,但却不曾交往过的,各种人等居然都出现在了这里,这就让这些人更是对唐枫心存敬畏。同时,这些官员们也对自己这次做下的决定很是庆幸,好在自己选择了这条路,才没有变成孤家寡人。
    在这厅中等了片刻,一些本就交好的官员们更是小声地交谈了起来,突然门外传来了一阵皮靴接地之声,然后在几名身着大红色飞鱼服的锦衣卫的簇拥下,唐枫缓步走了进来。这次的唐枫只着了一身貂裘的冬衣,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官员的感觉,倒有了几分贵介公子的派头,这在这些下了朝没来得及换下官服的大人中显得格外的醒目。
    看到今天来了这么多人,唐枫眼中露出了满意的神情。在早朝上阉党们的反应一起,唐枫就知道情况于自己有些不利,看来对方已经从魏广微的事情上吸取了教训,想要再来一次是不能成功了。不过皇帝还是依着上次的做法,将此事交给了唐枫全权处理,在此情况下,他只得暂时接了旨,然后在早朝一毕之后再命人将这些官员们都叫了来。
    将这些官员们叫到镇抚司衙门唐枫是有着两重意思的,第一,他深明一人计短,两人计长的道理,现在自己已经暂时想不出什么应对之法,便索性看看这些更加了解朝中大员们情形的官员们有没有可以教自己的。第二,这样一来也可以看出这些官员们的立场是否坚定,有多少人是首鼠两端之徒。现在看来,这第二重意思已经达成了,大半人能在事态还不明朗的情况下就如此正大地来见自己,说明他们是坚定地站在自己这边的了。
    其实倒不是这些官员们的思想觉悟有多高,而是因为他们知道在早朝一事之后,自己肯定已被阉党知道了身份,既然如此就索性赌上一把,总比两边都不讨好要好得多。另外也有一些人认为自己的职位虽然不高,但是这么多人同时做一件事情的情况下,便是魏忠贤也要退让三分,所以便也来了。
    无论这些人是出于什么目的,既然他们肯来,唐枫还是很高兴的,因为这样就说明对付阉党的力量还是很强的。在示意大家落座之后,唐枫才一拱手道:“今日各位大人能不避嫌疑来这里与唐枫相见,唐枫我足感盛情!”说着做了个罗圈揖。
    见唐枫如此多礼,那些官员们顿时就有受宠若惊之感,忙也纷纷拱手相谢,同时原来还有些忐忑的人也觉着安定了不少。唐枫又道:“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魏阉一党这些年来在朝中的所作所为实可用天怒人怨来形容,今日看各位大人能来就正好说明了这一点。不过我也知道,如今的阉党已经树大根深,各衙门的主事官员多是他们的亲信心腹,所以想要除去阉党却也不是一蹴可就的事情,这就需要各位与我一起努力了!”
    那些人都纷纷点头称是,其实他们人都到这里了,自然是已经与阉党无法并存了,所以唐枫的这一番话只能算是开场白,并无多少实际的作用。果然在这么说了一些鼓舞士气的话后,唐枫才又说道:“今日之事各位在外应该也有所耳闻了吧,在朝堂之上阉党早已有了准备,我们的这一次弹劾未能成事。不知道各位大人可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见唐枫终于转入了正题,那些官员们都开始凝重了起来,但是一时之间这些人却也无计可想。一个个的都面面相觑,想着身边的人能提出一个解决之道。
    唐枫继续说道:“这次也是我操之过急了,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就让各位共同弹劾魏阉一党。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就在昨天夜里,我就得到了一个消息阉党就要反击了。以如今阉党在朝中所掌握的大权,想要除去我们中的一些人并非难事,为了保住所有人,我才会在仓促之下让各位上疏弹劾的。”
    “原来如此!”大家这才露出了了然之色,原来一切都是唐枫为了保大家而不得以做下的决定,这让有些埋怨的人也平静了下来。而这样一来,也就打开了众人的积极性,立刻就有人道:“其实唐大人你怎么就不照样一试呢?魏广微因为贪污巨银而被定了罪,其他的阉党所做下的事情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他们的家中必然也有着许多的赃银啊……”
    当即就有人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但是在朝堂之上,那些被弹劾的大人们对此根本不当回事,想来他们早在魏广微落马之后就做出了相应的准备了。狡兔尚有三窟,这些大人们手眼通天,想要把一些不该有的财物运走也非什么难事啊……”一时间,两种意见的人就争论了起来,谁也无法将对方说服。
    虽然这些人暂时无法为自己提供建议,但是唐枫见他们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他们至少是真心在替自己想办法的,即便这些人未必是为了朝廷和百姓。在众人吵了半晌之后,突然有一人发出了一声大笑,在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自己身上之后,那人才用带着嘲弄的语气道:“看来阉党不让各位身居要职还是颇有见地的,看各位的表现坐在如今的位置上也是不屈啊。”
    “你……”众人看清楚了此人的面目之后,一个个都对他怒目而视,但却并不曾开口反驳,因为此人比之在场的众人官位要高上许多,乃是三品的副都御史,姓杨名所修。见到是这个难得的朝中高官里站在自己这边的人开了口,唐枫也不敢轻乎,便问道:“怎么,杨御史有什么不同的看法吗?”
    “不错,大人,你们是不是太过于看重了贪污一事,而将有些东西给放过了呢?阉党官员的所作所为,唐大人你之前也说了已经让天怒人怨,怎么可能只有贪污受贿一项罪名能够对付他们呢?”杨所修昂然而立,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一语惊醒梦中人,唐枫猛地一拍自己的脑门道:“哎呀,还真得亏杨大人的提醒啊,我们的确是被前一次的成功给困囿住了,居然只知道从他们的财事上下手,其实他们做了这么久的官,除了这一点之外,一定有着其他的破绽!”
    这一下,其他的那些官员也都顾不上计较杨所修适才的刻薄之言了,纷纷附和,并有那熟悉自家上官的人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不一会工夫,就有好些个官员的把柄被抓了出来。虽然这些过错都是实实在在的,但是在其他一些人的置疑之下,大家却又发现这些过错并不能真的将手握大权的大人们置于死地,最多是罚他们的俸,降他们的官而已。
    另外一些比较严重的罪名,也因为那些苦主早已经或死或离开了京城,一时间没有证据而不得不作罢。这一来,事情又回到了刚才,依旧是没有有力的证据来证明这一切。
    杨所修见众人都没了主意,便淡然一笑地从自己的袖中取出了一份东西,递到了唐枫的手上:“唐大人,早在你出手之前,我就在想着如何对付这些阉党了,这上面就有一些人的过失,足可使这几人被开革出朝廷!”
    唐枫接过一看,脸上顿时就生出了一片喜色:“杨大人果然非同一般,居然早就有了攻讦的办法,唐枫佩服!”
    众人见状也都来了兴趣,纷纷向前看去,唐枫一见就将这写着罪名的纸张传了下去。果然在那些人看了之后,也都露出了几分喜悦。唐枫却在之后又道:“不过这里毕竟只得几人而已,要想彻底打杀阉党,看来还得从其他的途径入手。刑部的文书将是我们细查的对象!”
    第446章    狗急跳墙
    大明天启六年的十二月显然是与过往的任何一个临近年节的时候都不相同,这一个月不但没有往年那样的喜庆,也没有往年的平和,朝堂之上更是剑拔弩张,一次次的攻讦无日无之。在原吏部尚书魏广微被人弹劾,最终锒铛入狱之后不久,朝中再次出现有人弹劾朝廷重臣的举动,而新即位的皇帝便将查察此事的重任交到了有着监察百官职责的锦衣卫之手。
    而在短短的三日之内,朝中又有数名高官落马,其中身份最高者当数工部尚书李养德。作为全国的建筑部长,李养德在为官时所得到的好处绝对不在魏广微之下,所以在魏大人被查入狱之后,他就已经做好了一切的防备,即便是锦衣卫的人前来查察都不能抓出什么。但是他却还是因一纸弹章被夺去了官职,因为唐枫上奏的有关此人的罪名里并不曾提到贪污之类的罪行,而是比之更严重的罪名——不孝。
    “查工部尚书李养德、太仆寺少卿陈殷等数人在朝为官期间不以家中老父之丧而守孝,却以夺情留于朝中,是为不孝!”这个报告一提交上去,皇帝当时就下了旨意,夺去这几个不能事父以孝的人的全部官职。大明以孝道治天下,一个连孝道都做不到的人,如何能对朝廷尽忠呢?全没有半点可以争辩的,这几个阉党的要员就被清除了出去。
    这次清除的这几人的行为除了再次打击了阉党之外,还有着另一重作用,那就是前两日弹劾这些官员的低级官员们的所言还是有礼的,所以其他的官员的问题也要仔细查察。这就给了唐枫更多的时间来找出阉党官员的破绽来。
    锦衣卫的力量还是很大的,不过几日工夫,朝中一些阉党死忠分子的罪行也就慢慢地汇集了起来。有他们在京城为恶的,这些都能在已经被积压起来的刑部文案里翻找出来,也有他们在家乡胡作非为的。这些人既然做了朝中大员,在自己的家乡总是有着不小的声望的,而他们的家人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在那欺压良善,多行不法。其实以这点事情,若是没人较真也就是点小事,但是这次唐枫却是来真的,所以几日工夫,这些阉党分子又有好些个被革职查办,使得阉党人人自危。
    魏忠贤的府上,如今也没有了以前的风光,那些来到这里见魏公公的官员们一个个愁眉紧锁,只求魏公公能帮助和保护自己。“公公,可不能再让唐枫这么闹下去了,不然我们辛苦建起的一切都要毁于一旦了。”有人急切地说道。
    回答他的是魏忠贤的一声叹息,他何尝不知道事情危急,但是现在的他也是有苦说不出啊。以前自己全不当回子事的朝臣居然铁了心跟着唐枫与自己为敌,而且他们连在一起的势力还如此之大,就是魏忠贤也起了一种难以抵御的念头。
    就在今天一大早,又有一个魏忠贤往日里全不当回事的人做了一件让他很是担心的事情,那就是国子监的司业朱三俊突然弹劾自己的学生陆万龄,说他结交权贵,为人不正。其实若论起来这个陆万龄根本算不得什么阉党中人,但因为他之前曾在国子监中大拍魏忠贤的马屁,乃至于要在国子监为魏公公立生祠而被魏忠贤所知。从这一点小事上,魏忠贤已经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势头已经全然与己不利了。
    “你们说说看,咱家该怎么反击?”最终魏忠贤却又将问题给抛了回来。
    “这个……上次我等曾提起过既然唐枫可以攻讦我们,我们也可以攻讦他,公公何不一试呢?”有人立刻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但是这个看法很快就被如今地位仅次于魏忠贤的顾秉谦给否了:“若是在那些人突然发难之前,此事或可一试,到了现在可就难了。光是与我们为敌的,朝中官员就占了大部分,我们总不能全部攻讦吧?还有,皇帝的态度已经很是明显了,若是他有意袒护的话,我们便是上再多的弹章,对他们的伤害也不大啊。”
    “这个……顾首辅所说的倒也在理。可是除了这个办法之外,我们已经全没了应付之道了。”众人在一阵沉默之后,苦着脸说道。
    看到这些以前看着什么事情都能解决的下属现在一个个的都成了锯嘴的葫芦,魏忠贤的心里就是来气,但是事已至此,他也不想再把这些人都踢到唐枫那边去了,只得陪着他们坐着发了会呆,而后便让他们离开了。
    见到魏忠贤进房,杨长洲便为他奉上了一杯刚沏好的热茶,然后满是担心地说道:“公公可是还为朝中的事情伤脑筋啊?”
    “小杨啊,现在咱家才真正知道这个唐枫的不简单,只是几个月工夫他就把咱家多年的经营给全数毁去了。咱家真是不甘心哪,要不是当初错信了这个人,现在咱家何至于此啊!”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没心思和杨长洲调笑了,所以在称呼上也不那么讲究了。
    “公公,我们还没有输,我们还是有机会的!”杨长洲见状忙安慰道。

章节目录

重振大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路人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路人家并收藏重振大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