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急,待天完全黑了之后,由你带人攻打东厂,我带人去魏阉的府上拿人,务必要同时发难,不给他们一点机会!”唐枫说着便点了其中的两百人到时跟自己去。
    众人这时候已经兴奋到了顶点,想想东厂和魏忠贤,以前自己只敢在心里数骂一下的人现在居然要被自己所拿了,他们不由得有一种身在梦里的感觉。唐枫看出了他们的心思,呵呵一笑道:“大家放松点,对方不会轻易束手的,我们可不能带着这样的心情上战场!”
    “是!”众人齐声答应,这一声惊得已经归巢的鸟儿都再次飞上了天去。而那边的东厂众人则更是紧张了:“对面锦衣卫究竟在做什么,一天里只见人进不见人出,他们究竟想要做什么事情?”所有人的心里都是担着这样的心事,但却没有一人能给出一个答案。
    只有秦燮、楚不二等一干主事的档头才知道这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但是他们虽然心有畏惧,但想想有魏公公在,即便锦衣卫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来硬的。他们全然没有想到,他们所倚靠的魏公公早就想把他们给卖了,只是皇帝不见他才不得不放弃的。当然,见锦衣卫不同寻常的表现,东厂内部还是时刻警惕的。
    但这么提心吊胆地等到了天黑,对面的锦衣卫才有大量的人马赶了出去,却不是朝着自己这边而来,这让一众东厂的人终于松懈了下来。人一放松,他们才感觉到肚子饥饿了,不过为防万一,他们不敢单独离开东厂,只得命人去给就近的酒楼传话,让他们将酒菜送来,正好可以一起团聚一下。
    酒菜送到,当东厂上下刚开始吃喝的时候,对面的镇抚司的大门就猛地打开了,数百穿着飞鱼公服,佩着绣春刀的锦衣卫就在骆养性的带领下直扑了过来。同时,一支八百多人的军队也从另一面包了上来,顿时就将整个东厂围了起来。
    在带队的关正杰的命令之下,弓弩手和火枪手都占据了最佳的攻击位置,其他的军士则个个手持兵器,小心戒备。见到配合自己行事的援军已经赶到了,骆养性便不再耽搁,带着人当先就冲到了东厂门前,一抬手间,几名锦衣卫就上前拍起了门来。
    门内的东厂上下这才刚刚没吃几口呢,听到有人拍不禁都破口大骂了起来:“什么人如此不知死活,居然敢来我们东厂撒野!”
    当门一开之后,门边的东厂番子就被眼前的场景给惊的说不出话来了,自己的对面居然是上千的人马,而且他们还一个个面色阴沉,手持兵器。这使得刚到嘴边的脏话立刻被他吞了下去:“你们来此所为何事啊?”这是他这辈子说的最有理的一句话了。
    但是对方却并不领他的这份情,当前的一面锦衣卫一挥手就将他给推到了一边:“楚不二,秦燮出来听话了!”这一声他运足了气没,声音很容易就传了进去。
    “什么人如此放肆!”随着一声声的斥骂,几名东厂的档头就在秦、楚两名大档头的带领下快步抢了出来,跟在他们身后的是一个个已经取过了兵器的东厂番子们。人家都打到自己的头上来了,东厂的人自然不能再坐着了。
    “是你们!骆千户你带了这么多人上门来所为何事啊?”楚不二虽然心里恼怒,但一看到锦衣卫的架势还是按捺了心情,制止了秦燮等人的叫骂之后问道,他的心里已经隐约地猜到事情有些不妙了。
    “怎么,楚档头你还要装糊涂吗?那几个人可不就是你们东厂的人吗?如今我们奉命将东厂上下一干人等全部捉拿,看押起来,待事情水落石出之后再进行甄别。”
    “你奉的是什么人的命?唐枫吗?他一个锦衣卫的同知,手也伸得太长了吧?你们锦衣卫真当我东厂好欺负吗?”看他这么说话,秦燮再也忍不住了:“来人,给我将他们拿下!”
    “奉上命捉拿东厂一干嫌犯,但有敢反抗者,格杀勿论!”在对方下令的同时,骆养性也下了自己的命令。后面的一众锦衣卫轰然应允之后,便拔刀冲了上去。
    一见对方全不顾忌的冲杀上来,楚不二就知道坏了,对方早就奉了上命了,居然不对自己的质问做回答,为的就是激自己先动手,然后好借机公报私仇。可是这个时候他明白这一点已经是晚了,双方的人马已经在东厂的门内外杀了起来,就是几名档头,也已经和锦衣卫的人斗在了一起。
    看到这情形,骆养性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突然高声道:“关将军,这些东厂中人抗命,还请你出手吧。”
    早就等在一边的三大营军士在上司的一声令下之后,对东厂发起了进攻。虽然因为双方已经战在了一起,他们的弓弩火枪不能用了,但是这些正规的兵马比起东厂的人来还是厉害了许多,再加上他们在兵力上也是对方的数倍,这一下子就将东厂的人杀得节节败退。
    看到从旁杀来的三大营的兵马,楚不二这才相信一切都是真的,同时也产生了深深的恐惧。对方这么做已经不光是想捉拿自己等人,而是想将东厂彻底铲除了。但事已至此,已经杀红了眼的东厂番子根本就已经无法听从他的命令了。
    “好狠毒的心思啊!不行,我不能在这里被抓,我必须去找魏公公求救!”想到这里,楚不二就起了退意。但是这时候东厂之中已经被两边大战的人马阻住了外出的道路,而且楚不二也能猜到对方一定在门外布有人马,自己想这么出去是做不到了。
    在砍翻了两人之后,楚不二终于下了决心,从屋顶走。他之所以能做到大档头,除了会逢迎之外,武艺也很是不俗,尤其是轻功,以他的轻功想要高来高去并不是什么难处。想到这里,他不再耽搁,一展身就上了一棵树,然后一纵到了一处房顶处。到了上面,楚不二的心就安了下来,他可不信锦衣卫里有人能在这上面追上自己。
    骆养性在一开战后就注意着楚不二,见他突然蹿上了房,也不惊慌,而是露出了一丝笑容。他一把抽出了自己的佩刀,只等对方从上面吃亏后掉下来了。
    “砰砰——”楚不二刚刚跃起,想要出去的时候,外面早就准备好的弓弩手和火枪手就冲他开火了。全无防备的楚不二急忙往旁闪去,虽然避开了几支利箭,但他的脚还是被火枪射中,然后扎撒着掉了下来。这还是对方无意取他性命,只射下半身的缘故,不然他就只是一具尸体了。
    这时候,里面的战斗也进入到了尾声,东厂的人非死即伤,已经没有了反抗的能力,被锦衣卫和三大营的人缴去了兵器看了起来。秦燮更是因为不肯投降而被人乱刀砍杀当场。看到这血淋淋的场景,楚不二脸色铁青,用满是怒火的眼睛盯着骆养性:“你好狠啊!”
    “这也不是我想看到的,谁叫他们不肯听命束手呢?”冷笑一声后,骆养性说道。
    “魏公公不会放过你们的!”楚不二依旧不肯服软地哼声道
    “你就别为我们担心了,先想想自己吧。还有,魏忠贤自身都难保了,怎么可能再为你们出头呢?你醒醒吧,天已经变了!”骆养性在命人将他带下去之前对他轻蔑地道。
    第453章    覆灭(5)
    在骆养性率人攻击东厂的同时,魏忠贤的府上也已经被唐枫所率的人马给团团围了起来。魏府的门子向来不把所有来人放在眼内,在听到唐枫敲门之后才很不情愿地打开了一道小门,张口就说道:“九千岁入宫尚未回转,有什么事情等下再说!”却连门外的人究竟是谁他都没有看清楚。但当他要将门关起来的时候,却被唐枫身边的锦衣卫抢先抵住了。
    “你们……”还没见过有人如此无礼,那门子张口就要骂人,一抬头就认出了这个人是谁,到嘴边的脏话就被他咽了回去,脸上也显出了紧张之色:“原来是唐大人啊,不知你漏夜来此所为何事啊?”唐枫与魏忠贤之间的争斗已经满朝皆知,他身为魏忠贤府上的人所知更详,倒不敢得罪这一位。
    唐枫面上带着和煦的笑容:“你说魏忠贤进了宫尚未回来?无妨,我们便在这里等他。不过我们来此并非全为了他一人,还请你打开大门,放我们进去吧。”
    “放你们进去?”那门子刚想推拒,突然发现门前黑压压地站满了人,脸色顿时就变了,讪讪地笑道:“唐大人您是想做什么?这事情不说明了,小的可不敢擅做主张啊。”
    “那就把你们府上能做主的叫出来吧!”一旁的张文聪有些不耐烦地说道:“我们乃是奉上命前来魏府拿人的,你再这么推三阻四的,那要拿的人可就要加上你了!”
    “啊……”被人这么一吓,再看那外面一个个手持刀枪的军士们,那门子当即就软了下来:“既然如此,那小的就给各位开门。”说着忙把几乎从来没有开过的魏家中门给打了开来。魏忠贤身为皇帝之下,百官之上的九千岁,无论什么人来他府上都只有走侧门和边门的份,这中门没有任何一个人有资格走,而今天这一道门终于被受了惊吓的门子给打开了。
    “吱嘎~”一阵磨得人牙酸的声音响起,想来是这道门久不开启,那门轴都已经老化了。随着这一声响起,那足有两丈高,近五丈宽的中门就缓缓地打了开来。唐枫看着这道门打开了,就知道今天的事情已经成功了大半。同时这门开启的声音也引来了里面的众多魏府护卫和家人的注意,他们全都循声奔了过来,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情。
    “这是做什么?老金头,谁准你打开中门的,你不要命了!”魏忠贤府上的管事魏安走了出来,大声斥责道,但是在他看到唐枫以及其身后的众多军士时,原来盛怒的脸色就被惊讶所替代:“唐枫,你来做什么?”
    “放肆!你一个狗奴才居然敢直呼我家大人的名讳,找死不成!”不用唐枫有任何的表示,身边就有人大声责骂道,更有人已经拔出了腰间的佩刀。
    俗话说宰相门前七品官,作为比宰相的权力更大的魏忠贤家中的管事,魏安向来是对那些二品以下的大人们直呼其名的,而那些大人们却也只能笑着应着,如今却被人如此责骂,这让他心里很是不快。不过这时他也已经看出了情形有些不妙,唐枫居然带了这么多人来到这里,一定是有什么目的了。所以魏安忍下了这口气,一拱手道:“是小的失礼了,请问唐大人,今夜突然造访所为何事啊?”
    唐枫面上依旧带着一丝笑容:“来人,将这府上的所有人都给我绑了!”
    军士们答应了一声就要上前,却听那魏安喝道:“慢着,唐大人你凭的什么要绑我魏府的人?什么人给的你这个权力?”
    “凭的什么?就凭你家主人派人行刺本官,而且还有与逆贼众白莲教有着勾结,本官要将你们尽数拿了,看看其中有多少是白莲教的妖人!”唐枫说完这一句,手便是一挥。
    众军士刚一上前,就听得几声大喝,数十名手拿兵器的壮汉就奔了出来:“好大的胆子,竟敢擅闯魏公公的府邸,想要拿人,先过了我们这一关!”说着几人已经踏上几步,拦在了众军士的面前。这些人全是魏忠贤以重金礼聘来的江湖人物,个个都有着一身不俗的武艺。
    魏安见状心里也发了慌,急忙扯过了一名下人,对他吩咐了几句,那下人点头答应之后便往边门而去。这一切都没有逃过唐枫的眼睛,他嘴角一翘,并没有多做表示,因为整个魏府的各个出口都已经被人守住了,这个无论是去求救还是报信的下人怎么都出不去。倒是看到魏家有人敢硬挡手下拿人更让唐枫有兴趣:“有胆敢阻拦者,格杀勿论!”在淡淡地吐出了这十个字后,他便抱臂看起了戏来。
    “杀!”得了唐枫的首肯之后,锦衣卫和三大营的军士就都没了什么顾忌,一声大喝之后便冲了上去。两三百人和那数十名魏府的护卫战在了一处。
    还真别说,那魏忠贤请来的江湖人物个个都很是善战,虽然是在人数上居于下风,但在这些人的防御之下,军士们愣就没有能攻破他们的防守,而且还被其中几名武艺最高者伤了好几个兄弟。
    唐枫这边,张文聪和刘猛两人见自己麾下的人居然如此不济,连这么几十个人都收拾不了,脸上就有些挂不住了:“岂有此理,真当我们五军营(三千营)没有手段吗?”两员将领一怒,手下的将士们也就更卖力了,长矛长刀纷纷就往那数十人的身上招呼,同时杀上去的人也又多了几百,这样一来那些魏府的护卫就有些吃不消了。
    “都退下!”在双方我攻你守地盏了一会后,唐枫突然下了有一个令所有人都吃惊的命令。但是他是这次行动的主帅,没有人敢违背他的意思,虽然是已经慢慢占了上风,那些军士们还是退了下来,这让那些魏府的人稍松了口气。
    但随即出现的情况却让他们再次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在唐枫一声招呼下,数十张硬弩强弓,几十条火枪瞄向了那数十个江湖人物。唐枫依旧是笑吟吟地道:“你们的武艺真的很不错,不过我们来此不是和你们比武的,现在我数三声,若是你们不肯退下的话,就别怪这些箭矢和火枪不长眼了。”说着不待他们做出反应就数道:“一……”
    这些护卫见状也开始犹豫了起来,他们虽然没有真的上过战场,但却也知道弩箭的威力,自己也是血肉之躯,怎么能抵挡得了这些兵器的近距离攒射呢?
    “二……”唐枫好整以暇地又报了一个数字,同时举起了右手。随着他这个动作,众人的心都提了起来。直到这个时候魏府的人才知道这次自己是没有取胜的希望了,对方完全是用武力相压了,这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是一场战争。
    “我们只是因为收了钱才替魏公公做的事,实在没有必要把自己的性命都搭上!”这个念头一生,其中就有人受不得这样压抑的气氛而将兵器往地上一扔,走了开去。有第一个做出了表率,其他的护卫的选择就容易得多了,不过转眼间刚才还能与军士们一战的人就都丢下了兵器,让开了路来。
    “你们……”看到花大价钱请来的人居然如此不堪一吓,魏安气得脸色铁青,不过他也明白若是换了自己,在这情况也只能选择妥协。
    唐枫面色不变,一挥手道:“将人都给我绑起来,再命人给我搜遍整个魏府,不要有一个漏网之鱼!另外,他们这里的钱财也可以归置一下了,省得下次抄家的时候再来忙一次!”
    “抄家”这两个字落进魏安的耳中让他更是吃惊:“莫非公公他真的犯下了什么大事?还有公公进宫这么久了也不见他回来,莫非……不然这个唐枫的胆子也不会有这么大啊。”
    论战力锦衣卫的人比不过三大营的将士,但论起抄家和绑人,靠这吃饭的锦衣卫可就牛多了,不一会工夫,魏府上下九十七人就都被绑了个结实,而各房中的物品也被人纷纷扛了出来,放到了院子中。
    “唐大人……公公他究竟是犯了什么错,朝廷居然会派你们前来拿人?”魏安眼看着乱作一团的院子,终于忍不住大着胆子问道。
    “本官刚不是说了吗?他谋刺朝廷命官,还与白莲教有着勾结,这两条大罪还不够吗?”唐枫一面回答着他,一面拿眼看向了那些已经没有了一点傲气的魏府中人,他总觉着似乎是少了某个人,但一时却又想不起来少了什么人。
    正当院中人声鼎沸地清点一切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一声大喝:“谁叫你们来此的?谁竟敢擅闯魏公公的府邸,没有王法了吗?”却是魏忠贤终于从宫里回来了,这发话的乃是他身边的一名亲信护卫,武艺高强,为人暴躁的罗大虎。
    第454章    覆灭(6)
    在宫里受了一肚子气的魏忠贤在听了顾秉谦的一番话后也起了疑心,便急急坐了车轿赶回了府上,不想才刚转到门前,就发现中门大开,门前还站满了锦衣卫和三大营的军士,这下他的心里就更是慌乱了。不过这么多年来嚣张惯了的魏忠贤并没有被这里的情况给吓倒,当即就命自己的贴身护卫罗大虎上前质问。他这么做的原因除了自高身份,不想与这些兵卒说话外,也有着一重他自己不敢正视的缘故,他有些胆怯了。
    罗大虎的这一声大喝,引起了门前的所有军士的注意,呼啦一下,门前的上百军士就上前围住了魏忠贤的车轿及一众护卫。虽然在人数上,魏忠贤的护卫比这里的军士还要多上一些,但是就气势而论则正好相反。
    唐枫在里面听得这话,就知道是魏忠贤回来了,便招呼了一声,带了吕岸等一众亲信出门迎了过去。此时门外双方已经仿佛斗鸡一般对视了起来,若不是没有上司的命令,守在门前技痒多时的军士们已经动上手了。
    “魏忠贤,你做下的罪行已经事发,如今我等奉上命前来捉拿于你,你还是乖乖地出来束手就缚,不要再加罪名了。”在唐枫的示意下,张文聪上前一步道。
    “你是什么东西,竟敢跟魏公公这么说话!”立刻就有魏忠贤身边的人大声呵斥道。同时也有人代魏忠贤道:“你们说有上命,公公怎么全不知晓,可有圣旨啊?莫想着假借上命为乱京城,公公这就可以去皇上那告你们一状的。”虽然听着声色俱厉,实际上却是色厉内荏,完全没有一点的底气。显然这些人已经被突然从宅中拥出了几百人给吓到了。
    “魏忠贤不过是一五品的太监而已,难道张总兵还说不得他吗?”带着调侃的意味,唐枫终于开口了:“魏忠贤你怎知我们没有圣旨?如今你有罪在身,不思己过反而用话威吓我们这些办差的,却是何道理?你要想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何不出来与我一谈呢?”
    “唐枫……”魏忠贤自牙齿缝里迸出了这个名字,他早就猜到这次的事情又是这个自己的克星所为,却没料到他居然也在当场。随着他的一声吩咐,车轿的帘子被人卷了起来,露出了里面那个面色阴沉的大太监:“你步步紧逼,莫非真要将咱家逼死吗?”
    “你这话错了,不是本官要逼你,而是你多行不义,恶贯满盈了!”唐枫不作半点退让地说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知错,居然妄想派人刺杀于我,甚至和白莲教逆贼勾结,你说皇上会让你这样的人继续逍遥吗?”
    “你放屁!”终于忍不住的魏忠贤骂出了一句粗话:“咱家什么时候和白莲教有过勾结?”对刺杀唐枫一事,他很自然地就给忽略了。
    “我就知道你不会承认,今天我就叫你死个明白。”唐枫说着一挥手:“将人给我带上来!”随着他的一声令下,两个遍体鳞伤的刺客就被人给提到了众人的面前。唐枫一指这两人:“他们乃是东厂的杀手,在宫里行刺本官失败而被擒,你想听听他们自己是怎么说的吗?”
    被身后的锦衣卫踢了一下后,那两个已经崩溃的杀手就将自己之前所作的供词说了一遍:“是我们的大档头依着魏公公之命才让我们乔装成宫中宦官行刺的唐大人……”
    “你都听到了?他们是东厂的人,我想有的是人能证明这一点,你是无从抵赖的,而能让他们冒如此大的风险于禁宫之中行刺我的,也就只有魏公公你一人了。”唐枫冷笑着看向了已经脸色发白的魏忠贤:“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可说的吗?”
    “咱家对此事全不知情,一切都是东厂的人自作主张而已。这一点咱家早就想跟皇上说明了,奈何皇上因为身体抱恙,所以才不得而知。”魏忠贤此时已经只能将一切推到别人的身上了,这让跟在他身边的人心里都是一寒。
    “是吗?魏公公你还真会推脱啊。不过这却改变不了一切,你认为皇上会信你的一面之辞吗?还有,我这里有着更关键的证据能够证明一切是你所指使,而且你还和白莲教的逆贼有着往来!”唐枫说着从袖中取出了那张纸来:“这上面明明白白地写着,要白莲教在你把我除去之后,趁着京城乱成一团的情况下再次来京浑水摸鱼。若不是我们的人在你的府外截获了这道密信,我也就不能躲过你们的刺杀了!”
    “这都是你捏造的,我……”魏忠贤心里更急,忙着叫嚣道。但是他的话却被唐枫打断了:“无论事情如何,我今日就要将你拿下细问,我想在我锦衣卫的大刑之下,你不可能再做隐瞒!另外你一个小小的司礼太监,居然有着这么多的仆从,如此华美的住宅,这本身就已经有大问题了,更别提你府中那数不尽的财宝了。”
    听唐枫说了这么多后,魏忠贤的面色就更加苍白了,他已经没有了反驳的气势,只是留在车中一个劲地道:“你想害我,我不会跟了你去的。除非皇上亲下圣旨,否则不会跟你去的……我不会跟你去的。”
    “来人,去将魏公公请下车轿吧,他已是待罪之身,可不能再留在那里了。”唐枫一声令下,几名锦衣卫就大步上前想要去将魏忠贤从车里拉下来。不想随着一声大喝,罗大虎手中的钢刀急砍向了几人。
    好在这几人身手还不慢,在刀到眼前之时已经闪了开去,这才没有受伤,但却已经惹怒了众人。罗大虎等人都是魏忠贤亲信之人,只有他在位才有好日子过,所以比留在府里的那些护卫要忠心的多。此时既然撕破了脸,他们也就没有了顾忌,纷纷亮出了兵器,围在了车前,只等和军士们一战。
    唐枫见这情形只是轻蔑一笑,手一挥道:“但有阻挠,杀无赦!弓弩火枪手,给我上!”
    几十张硬弩和火枪再次亮了出来,但这次这些人却并没有服软,照样护在车前,不肯后退半步。唐枫虽然心里感慨他们的忠心,但却没有半点的犹豫:“杀,不要伤了里面的人。”
    这些军士们二话不说,便扣下了扳机,点燃了火引。“咻咻……砰砰……”一阵响过,当先的二十多人就倒在了血泊之中,这下所有护卫都傻了眼,他们真没想到这些人真的敢这么做,转眼就杀了二十多人。
    同时,吕岸也带着几名锦衣卫中的好手抢了上去,手中的绣春刀一闪间就直劈向了罗大虎等人。几人捉对厮杀了起来,再加上有几人终于心生胆怯而避到了一边,魏忠贤所乘的车轿也就完全暴露了出来。
    唐枫一声叹息后才道:“魏公公,你就不要再躲了,快些出来吧。”
    “不,咱家不出来!”不想这时候魏忠贤却耍起了赖,“咱家要见皇上,先帝尸骨未寒,他就要将先帝身边的人处死,咱家怎都不信圣上是这样无情之人。”
    几名锦衣卫见状大怒,便想要上前将他拉出来,却不想有一人比他们更快了一步,一下就到了车前:“大人何必跟他废这话,待俺来帮他出来!”却是司马钧毅见魏忠贤躲在里面很是不耐,上前动了上。只见他暴喝一声,手中的长斧如同奔雷一般劈了下去。
    见他居然一斧子劈了下去,只惊得唐枫一声招呼:“阿毅,莫要伤了他!”
    “喀啦~”一声响,由上好的木料所做,里面还嵌着钢板的车子在阿毅的这惊人一斧下居然碎了开来,足可见他这一斧子的力量之大。而让众人钦佩的则是他这一斧只是毁去车的外客,里面的魏忠贤却并没有被伤到,只是吓得已经晕死了过去。
    几名锦衣卫很快就上去将魏忠贤给拉下了“车”来,直到这时,他才回过神来,用怨恨和恐惧的目光看向了唐枫。他做梦也不会想到对方会这样不留半点余地给自己,让自己在这么多的人前出了丑,但是却也知道了唐枫这一次是有了十足把握对付自己了。
    “魏忠贤,你的时代结束了!”唐枫在又看了他一眼之后,说出了这么一句话,然后道:“把他给我带回去,我要将他的罪行都问出来,查明白,向皇上禀告。”
    看到魏忠贤终于被擒,那些护卫们就再也没有与人交手的信念了,只是眨眼间,几人就都被锦衣卫打翻在地,也给捆了起来。罗大虎在这情况下也是心神不宁,在吕岸卖了个破绽让他欺近之后,一下给制住了。
    不过两三个时辰,曾经权倾天下的魏忠贤就变成了阶下囚。唐枫只觉得世事之难测莫过于此。此时,离着大明天启六年的大年三十还有不到两个时辰,新的崇祯的年代就要开启了……
    第455章    覆灭(7)
    锦衣卫北镇抚司衙门,众多的锦衣校尉、小旗,乃至于百户的脸上都满是兴奋之色,因为他们已经得到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除了一直与自己争斗的东厂外,就连那魏忠贤都已经被自家大人所擒,不一会儿就会押送前来了。所以虽然此时天已晚,还飘着雪,大家又刚刚和东厂一番打斗有些疲乏,但众人依旧笔直地站在院中,只等着大人押了人来到。
    当初更过后不久,唐枫就在数百名兴高采烈的锦衣卫的簇拥下回到了衙门之前。一见大人回来了,众锦衣卫全都呼啦一下赶了出来,有那心急的更是单膝下跪,大声道:“恭迎同知大人得胜归来!”也有人则是拿眼看向了后面,那个原来高高在上,众人连见一面都不可得的魏忠贤正在那被人牵着往大门处而来。
    这一路之上,为了完全消去魏阉的嚣张气焰,唐枫并没有为他准备囚车等押送工具,而是让他徒步随在一众锦衣卫的身边。这样一来,这个养尊处优多年的大太监可就遭了大难了,脚下时不时就会踉跄一下,甚至摔倒在地,但锦衣卫此时可不会给他好脸色看,很快就会有人上前将他一把拖离地面,让他继续赶路。
    一路下来,原来衣冠楚楚的九千岁魏忠贤已经满身的泥雪,面上更是黑一道白一道的,全没了往日的模样。要不是他身上还穿着标志着自己身份的衣裳,只怕这里的人都认不出他是谁了。至于其他的魏府家人情况比魏忠贤却要好上一些,毕竟他们怎么的所做的事情也要比九千岁要多,而且锦衣卫们也并没有在路上为难他们。
    唐枫顺着众人的目光回看了一眼魏忠贤后,才笑道:“怎么,你们这大晚上的还不去休息,难道还想跟着本官去拿其他人吗?去,都去休息吧。”

章节目录

重振大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路人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路人家并收藏重振大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