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柳忠的引路下,唐枫来到了原来是柳慧绣楼的所在,在打发了他离开之后,唐枫才登楼而上。此时整个柳家虽然没有完全被黑暗笼罩,却也没几处灯火了,而这绣楼里则点着一些灯,显然是柳慧还在等着自己。想到妻子守在房中等着自己,唐枫的心里就是一暖,原来因为喝多了而有些踉跄的脚步也变得有力了起来。
    当唐枫来到房门前的时候,门就开了。映入唐枫眼中的便是一张熟悉的花容。柳慧的容貌还是那么的美丽,但是或许是因为在等着他的缘故,她的脸上有些疲累之色。
    “相公!”在愣怔了一下之后,柳慧回过神来,就如往常一般轻轻地唤了他一声,好象他们夫妻只是一日未见而已。实际上这一次的分别已经有了数月,而且其中的凶险比之以前更甚。唐枫仔细地打量了自己的妻子一遍之后,终于露出了笑脸,猛地上前将她搂在了怀里。柳慧恪于当时的礼节,还有所克制,唐枫却不管这么多。他觉着自己欠妻子的实在是太多了,只想着将她搂在自己的怀里,好好地疼惜一番。
    柳慧没料到唐枫会如此热烈,顿时脸就有些红了,还发出了一声轻叫,但马上想到房中还有自己二人的女儿在,就住了口。唐枫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动情地道:“这几月来要你担惊受怕的,苦了你了。”一面说着,他才将柳慧放回到了地上。
    两人进房,关上了门后,柳慧也大着胆子上前抱住了自己的丈夫,然后在他的耳边道:“不,慧儿一点都不苦,慧儿知道相公不会扔下我们母女不顾的,知道你很快就会来见我们的。你看,才几个月,相公你不是来了吗?”
    听了她的话,唐枫心里的愧疚之意更盛了,但一时却也说不出什么话来表达,只是搂着柳慧,房中顿时就弥漫出了温馨之感。这时,那原来已经睡着的唐绰儿似乎是被自己的父母的说话吵醒了,先是睁开了双眼四下里看了看,然后便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柳慧一听女儿哭了,忙放开了抱着丈夫的手,来到床前将她抱了起来。唐枫这时候才注意到房里还有着第三者,忙也凑了过来,和妻子一起哄起了两人的宝贝女儿。虽然少了以前久别之后的颠鸾(倒凤,但是在这情况下的二人却显得更是恩爱了。
    正当唐枫在和妻女温馨相聚的时候,在柳家宅院的旁边一处阴暗处,一条人影已经开始动了。他就是恨唐枫入骨的汪德道,在跟着唐枫他们来到柳家附近之后,他就藏了起来,静静地等着时机的到来。因为心里刻骨的仇恨在重新见到唐枫的那一刻起就燃烧了起来,所以他再也不想等了,只想着立刻就杀了和唐枫有关的所有的人。
    但是柳家今天因为唐枫的到来灯火辉煌,人来人往的,所以汪德道全没有半丝的机会。直到等到现在,将近三更天的时候,汪德道才看到柳家的灯火都熄灭了。他知道,现在是自己下手报仇的最好机会,所以便立刻从暗处走了出来,悄无声息地往柳家的院墙而去。
    柳家毕竟不是歙县的豪富之家,院墙不到一丈高,所以汪德道很是轻易地就翻了进去。虽然他不知道现在唐枫身在何处,但他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杀死柳家所有的人,所以他全没有一点犹豫,就往其中的一间房屋摸去。
    在离着柳家不过半条街的一处住宅之中,几个人将汪德道的一举一动全看在了眼里。“这人是谁?他深夜摸进了柳家是想做什么?难道是窃贼吗?”一名阴沉着脸的汉子奇怪地说道。
    “管他是什么人呢,让他给我们打打前哨也好。唐枫身边必然有着武艺高强的侍卫,我们正好可以看清楚他们的能力,为我们的攻击做好准备。”一名老者冷笑一声道:“我们圣教的几次行动都被这个姓唐的给破坏了,现在他既然出了京,我们断不能再留他。”
    “侯长老说的是。”又一人附和地说道,若是此时有阉党的人在这里,一定会惊讶地认出这个人居然是跟在魏公公身边的那个书生杨长洲。此时的他已经没了在魏忠贤身边的柔媚,而多了几分的肃杀,眯着眼说道:“眼看着我的计划就要成功了,天下就要大乱,却被这个姓唐的给破坏了,此人一定是我圣教的克星,一定不能再让他留在这里了。”
    这里的人都是白莲教的杀手,这次在知道了唐枫出京回乡的消息之后,他们就做出了决定要杀了他。李普世因为几次大事都被唐枫所坏已经对他恨之入骨,所以当即就派出了不少的教中好手前来对付他。除了在这里的人外,唐枫的家乡也早已经有了白莲教的人等在了那里。不过在这里的人看来,这一次唐枫一定要死在自己的手上了。
    只是他们几次在唐枫的手上吃了亏,已经有些害怕他的手段了,所以并没有立刻就动手,只是就近先将他身边的人探察个清楚。现在有这个不明身份的家伙进去,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不错的投石问路的人选。
    第473章    失手被擒
    柳家宅院之中,解惑被安排在离着唐枫所在的小楼不远处的一间卧房之中,因为知道他在唐枫身边的地位极为重要,所以柳家自然不会慢待了他。此时虽然夜色已深,但解惑却并无半点的睡意,因为他在为公子能功成名就而感到高兴。
    这些年来,解惑是看唐枫所做的一切最清楚的人,知道他冒了多大的险才能有今日的一切,现在公子能荣归故里,将其视为亦主亦兄的解惑比他更是开心。“今天的那些人能如此热情地迎公子到来,看来都是发自真心的,也不枉公子这些年来的付出了。”一面回想着日间的一切,解惑一面在床上翻了个身。正在这个时候,他的身体突然就是一僵,隐约地,他听到了外面传来了一声物体从高处落下的声音,随后便是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感觉有异的解惑猛地就从床上仰起了身子,轻声来到了门边,拉开了一点缝隙往外张去。因为这里毕竟是柳家,而柳进又是唐枫的岳父,作为下人的解惑不敢太过莽撞。随着唐枫时日已久的他,已经不是那个冲动,只知道用武力解决事情的少年了。
    虽然外面一片漆黑,但一身内力已经大成的解惑还是能将房外的情况清晰地看在眼里,只见一条黑影正小心地往这边而来,他的目标是自己所在这房子旁边的一间。“这人是什么人?是行窃的蟊贼,还是外出晚归的柳家下人?”解惑有些疑惑地想道,随即就去除了第二个推论,因为那人在到了房门前的时候,依然是蹑手蹑脚的,而且从他的怀里还取出了一柄短刃,看样子是用来撬门的。
    “真是不知死活,居然偷盗偷到了这里。柳家老爷是我公子的岳丈,既然我看到了就不能让你们得逞!”一拿定了主意,解惑便也悄无声息地打开了门,一晃就来到了外面。因为他身手极轻,而那夜行人又在小心地撬着门,所以压根就没发现自己的身后多了一个人。
    “喀嗒!”一声响后,那屋的门闩已经被夜行人从外撬开,那人正想推门而入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声冷哼。原来就提心吊胆的他一听到身后有声音,全身立刻一震,也不回头,一步就往解惑这边退来,同时用来撬门的短刃从肋下直刺而出。
    “嗯?”解惑见这个窃贼居然如此大胆,在被人发现后不但不走反而想出手伤人也是一阵奇怪。但他的身子却已经以极快的速度闪到了一边,那一刺自然就落了空。
    这个被解惑看到的夜行人正是汪德道,他也没想到自己一进柳家就被人给抓了个正着,此时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只想着先将此人灭口,然后再说。不想一刀刺出,却刺了个空,而回头看去时,只看到一个并不高大的人影在自己的侧后,一双眼睛正盯着自己。
    心里吃惊的汪德道没有想太多,又是一刀刺了过去,这次是真个对了那人的,他自以为自己这一身的气力和武艺不会再落空了。可不曾想只是眼睛一花,那一刀又刺在了空处,而那个人影则依然在那里站着,似乎并没有任何的移动和闪避。“见鬼了!”这是汪德道的心里生出的第一个念头,他怎么也不能理解自己的几下全力出手会全部落空,而对方看着似乎连动都没有动过。这个念头一生,他的后背立时就生出了一层的冷汗。
    解惑不想在这个时候惊动了才刚刚休息的柳家人,原来只是想将此人惊走,待到次日再向人禀说,让柳家的人多作防备。却不想这人居然如此狠辣,三番四次地想要伤自己,这就惹恼了他,在一声哼后,解惑手的就递了出去。只听一声脆响传出,汪德道持刀的手便被他拍了个正着,手一哆嗦,那把刀就落在了地上。
    还没等他做出下一步的反应呢,解惑已经接连三招,招招打在了他的胸前数处要穴。因为不知道这个人究竟是何身份,解惑手上还是有着分寸的,并没有真的伤了他。汪德道和解惑相比根本不是个儿,中了三招就咕咚一声倒在了地上。直到躺倒在地,就着朦胧的星光,他才看清楚这个出手制服自己的人的长相,很快地他就对这个人有了一点记忆。
    “这不是当初在唐枫身边的小厮吗?没想到他居然有着一身如此高明的武艺。我这一次真的太冲动了,居然落在了他们的手里,我汪家的仇要报不成了!”后悔的感觉立刻在汪德道的心里蔓延开来,只可惜现在他连说话都办不到了。
    解惑此时已经完全认不出眼前的这个不速之客是当初被自己毁去容貌的汪家三少爷了。他这些年来受尽了苦难,早没了当初做三少爷时的潇洒,而且脸上更是面目全非,所以对这个人他并没有多加注意,只是将之拖到了一边,便回房消息去了。
    天色渐渐地亮了起来,在另一处宅子里的白莲教众人有些奇怪地看着柳家大宅:“怎么这么久了那里还是没有一点动静啊?”
    “是啊,若是那人被发现,柳家一定会闹起来,难道这个蟊贼得手了吗?”杨长洲用简直不敢相信的言语说道:“唐枫身边的人可没有这么差啊,不然魏忠贤也不会败得这么难看了。”
    “少安毋躁。”侯长老突然说道:“我们可没有说过一定要在今天取那姓唐的性命,先看看再说。至于那个蟊贼的情况,我想天明之后自然就能见分晓了。若是他真的没有被发现而顺利离开的话,那就说明这里的防卫很是一般,我们在明天夜间就能行事了。”
    “候长老说的是,我们还是先静观其变吧。”另一名看起来总是苦着脸的大汉说道。
    既然侯长老他们都这么说了,其他地位卑微的人也不敢说什么,只得点头应了下来。待到天明之后,再过去柳家探查消息,在经过一连串的失败之后,白莲教的人已经不敢再在唐枫这个人的身上有任何大意了。
    日上三竿之后,唐枫和柳慧两夫妻才带了女儿从楼上下来。倒不是两人小别胜新婚之下整夜里做了什么,而是因为他们的宝贝女儿晚上不肯和唐枫这个父亲一起睡,哭闹了一阵,哄了好久才使她肯听话。其实这也怪不得唐绰儿,现在的她已经有些懂认人了,突然来了一个陌生人要睡在自己的身边,她当然难以适应了。
    好在经过一夜的相处,唐枫又是有意地讨好之下,女儿终于不再怕生地不敢接近他了,这让唐枫心里很是高兴,不过也有更多的歉疚。女儿一出生才一个月自己就把她们母女送回了这里,直到半年多后才与她们相见,也的确太愧对她们了。所以在醒来之后,唐枫便自告奋勇地替女儿穿起了衣裳,以弥补之前没有的关爱。但是他对这些活实在是知之甚少,好半天才完成这么大的一个工程,所以当他们下楼时,天已经大亮了。
    抱着自己的女儿,挽着柳慧的手,唐枫笑吟吟地走到了厅上,却发现里面的人都是一脸的严肃。一见他来了,解惑就急忙上前道:“公子,昨天晚上出了事了。”
    “嗯?”唐枫看他说得郑重,就将怀里的唐绰儿交到了柳慧手中,然后上前问道:“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大家都一脸的紧张啊?”
    “大人,昨天解小兄在夜里擒下了一个偷儿,当时他也没有当一回子事。但今天在报与柳老爷之后,府上的人都认不出此人的身份,我们担心此人有些蹊跷啊。”跟着唐枫来到这里的其中一名侍卫章泰说道,他为人沉稳,武艺也不错,所以成了这些侍卫中的首领。
    唐枫闻言也皱起了眉来,似有所悟地道:“你们的意思是……此人的目的不是为了偷窃?”说着他看向了解惑:“他现在人呢?”
    “是的,其实昨天我就发现他有些不同了,在被我看到之后不但不逃,反而想着杀我灭口,这完全不象是一般的窃贼啊。”解惑说道:“今天柳老爷府上的人指认之后,更让我确定这样的想法了。现在人被关在了柴房之中,不知公子打算怎么处置他,是将他除去了,还是交给当地的官府?”
    “我们虽然有官在身,随意处决他人总是不好的。”唐枫轻轻一摇头道:“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无论是白莲教还是阉党的余孽都是欲杀我而后快的,现在离开了京城他们必然会时时出现,这我早就有了准备了。这样吧,让我先见他一面问上一问,我们再做决定是将他送交官府还是其他吧。”
    “是!”当即就有柳家的下人下去将人给带了人来见唐枫,而柳慧等女眷自然是要避到后面去的,毕竟这是男人之间的事情。
    不一会工夫,已经被人捆了个结实的汪德道就被柳家的家人给提了进来,很是困顿的他一看到眼前的人正是唐枫,双眼就立刻露出了凶光……
    第474章    各有所图
    被汪德道饱含着仇恨和怨毒的目光盯着,唐枫的心里没来由的也起了一阵寒意。自从他来到这个时代,得罪的人有许多,像阉党或是白莲教的人都是恨不得将他杀死,但唐枫从来没有因此而有过害怕和退缩,因为他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应该做的,被这些人恨也是正常的。但是眼前的这个人显然不是那两边的人。
    从对方所穿的脏兮兮的粗布衣服,以及解惑递上来的残旧的短刀上看,唐枫就能肯定此人不是阉党或白莲教的人,他们还不至于如此无能地派出这么一个人来。那眼前这个看不出多少年纪的人又会是什么身份呢?这挑起了唐枫的好奇心,他张口道:“你是什么人?为何夜闯柳家?”
    “我……”汪德道心里一阵盘算,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容貌尽毁,唐枫已经认不出自己就是当年的汪家三少爷了,这让他心里稍定。现在最要紧的还是能够脱身,所以他用嘶哑的声音道:“我不过是个路过的人,因为身上没了盘缠,所以才一时生出了偷窃之心,还请各位老爷饶命啊。”话虽然这么说着,但他却并没有表现出害怕和猥琐来。
    这落在唐枫等人的眼中就更是怀疑了,在对其他人打了个眼色之后,唐枫便道:“你说你是外来之人,可有什么凭证啊?还有,你为何会身怀利刃进来行窃,被察觉了不但不走,反而想要伤人?”
    “这个……小人当时一时紧张,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汪德道急忙争辩道,他虽然恨唐枫,却还是很清楚双方地位的差距的,若是让他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只怕自己不但报不了大仇,连性命都只怕难保,所以只得先骗过了这些人再说。
    听了他的回答,唐枫也不作反应,只是一摆手道:“将他送去县衙门,交由本地的知县审理。”立刻就有柳家的家丁上前,将汪德道给带了下去,安排将他送交官府了。等到汪德道被人带走之后,才有人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大人,这人明显是在睁眼说瞎话,大人怎么就不多问问他呢?只要我们用了刑,不怕他不肯招供。”
    唐枫坐了下来,接过了有一碗面条吃了几口之后,才说道:“我一眼就看出这个人不是窃贼了,他看我的眼中藏着深深的恨意,岂是一个求财的小偷能作出来的?若是所料不差的话,他昨夜摸进来,为的就是本官。”
    “既然大人你知道,何不……”立刻有人说道,却被唐枫打断了他的话头:“现在我们不是半案之人,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太较真的好。这里毕竟是有着地方衙门的,若是越俎代庖审了他而被御史言官们知道了也是一件麻烦。你们要记住,现在已经不是阉党当政,天下全无王法的时候了。
    “当然,我们也不是就这样饶过了他。他一人无论做什么都成不了事的,若我所料不错,他的身后一定还有着什么势力。现在我将他丢给官府,就是为了将他身后的人给引了出来,到时候才能将他们一网打尽!”
    “原来如此!”众人这才信服地点头道,他们还以为唐枫这么做是心慈手软呢。
    “对了,等下你们暗中去一趟县衙,就说是我说的,让他们注意着点,莫要让贼人有机可趁,将人又给救了去。”唐枫随后想到了一点之后说道。
    “是,属下这就去安排!”张泰一点头道。
    当汪德道被柳家的人捆着送去县衙的时候,周围的百姓都被惊动了。听说这个不开眼的家伙居然在唐大人留宿柳家时进去偷窃,所有人都嘲笑起了这个小偷来,这消息很快就被一直留心着这一切的白莲教的人给知道了。
    “事情果然有着蹊跷。”杨长洲听了之后很是肯定地说道。
    “可不是说呢。”侯长老嘿嘿一笑:“看这个家伙昨天入去的身手很是不弱,该不会是寻常的窃贼,怎么可能连盘子都没有踩清楚就胡乱偷东西呢?很明显,这人进入柳宅有着其他的目的,只是我们一时不得而知罢了。”
    “侯长老所说的只是其中一个方面,我还想到了另一点,这个唐枫看着似乎没有多少护卫,但情况未必如此啊。这个人深夜进入柳家之后,我们一直在外看着,也没见有什么动静,这人就被抓了,显然唐枫的身边防卫力量不弱。我们圣教想要对付他,只怕是没有那么简单啊。”杨长洲却说出了不同的看法。
    侯长老虽然被杨长洲这么一说显得自己判断不足而心里不快,但面山个却还是带着笑容:“不错,小杨能看到这一点很是不易!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呢?难道就此放弃这次除去唐枫的计划,等到了江南之后再与其他人联手对付姓唐的吗?这样一来,我们可就难以跟教主交代,也会被江南的人轻视了。”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杨长洲道:“我们该谋定而后动,要做到知己知彼。”
    “此话怎讲?”
    “虽然我们的人总是跟在唐枫一行的身边,但他身边究竟有了多少好手我们却是全不知道。这样一来,我们要是想对付他的话就会有一定的风险,甚至反被他所败。之前我圣教屡次败在这个人的手上正是因为在此。这次我们可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了,必须先查清楚他身边人的情况,然后再作决定,是杀还是不杀?还有该怎么杀?”
    “你说了半天,却还是要我们只是在旁看着,还能有什么其他办法吗?”
    “当然。我们的查看不是光盯着唐枫,还有想办法从其他的渠道打听,比如那个被擒送去衙门的人。若是他的目的与我们一样,我想他是能给我们以帮助的。”杨长洲笑着道。
    “让这么一个无能之人来帮我们?你是不是糊涂了?”侯长老嗤笑了一声道:“他能知道什么?若是他知道什么,就不会落在姓唐的手里,被送去县衙门了。”
    “不,正因为他曾落在唐枫的手上,所以知道的会更清楚。若我是唐枫,既然知道他昨夜偷进来,必然会问问他的。而对一个已经落在自己掌握里的人,任何人都不会太过小心。”
    “唔,你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是派人去劫牢吗?”侯长老在沉吟了一下之后,也不得不承认杨长洲所说的话对眼下的情况最是有利。
    “那可不成,那很有可能打草惊蛇,暴露了我们的行踪。我的意思是行贿。如今的各地衙门,还都是魏忠贤在时的作风,只要交足了银子,别说见他了,就是要将他从牢里救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杨长洲一笑道。他知道这一次侯长老带了好几千两的银票在身,所以才会如此笃定地说出这个主意。
    “哼!”在一声冷哼之后,侯长老也只得接受了这个建议,他们的人手毕竟有限,要想不暴露自己而使唐枫有所警觉,这个办法是最稳妥的了。不过想想自己被一个小辈支使着做事,他又很是不情愿。
    被投进了县衙的大牢,汪德道反而放心了。因为他知道以自己这点罪名也判不了什么重罪,最多是打上几板而已。等他出去之后,他就又能想办法接近唐枫,而且他将会更小心。有了昨夜的经验之后,他已经知道用武力是不一定能行的了,只有动些其他的手段才成。
    虽然到目前为止对如何对付唐枫他还是没有半点把握,但他却相信只要自己肯等待,机会就一定会到来的。正当汪德道躺在潮湿的草堆里胡乱地想着这些的时候,一个穿着象个小商人的男子来到了县衙大牢的大门之前,陪着笑脸,递上几两银子,说是要见那个被擒的小贼。
    守牢房的狱卒向来是认钱不认人的,一见白花花的银子被人递了过来,立刻眉开眼笑地领了这人进去见人了。那看着普通无奇的商人见状却是一笑,很快就来到关押着汪德道的所在。“记着,别聊太久,不然我们也不好做了。”丢下这一句话后,那狱卒就走到了一边。
    “你是什么人?”汪德道满是戒心地看着眼前这个人道。
    “我是什么人你不必深究,你只要知道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就足够了。”
    “什么目的,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怎么,难道你不是恨唐枫入骨,想要杀了他才会夜入柳宅的吗?”
    此言一出,汪德道的面色便是一阵大变,他毕竟没有在阴谋里打过太多的滚,心有所想,很容易就表露了出来。那人一看就更笃定了:“我们和你一样,也是想要取唐枫性命的,这次来见你,就是为了想与你合作!”
    汪德道愣在那里半晌之后,才说道:“空口无凭,我怎么能信你们?如果你们想要我相信你的话,就先把我从这里救出来再说吧。”
    ps:卖瑞克瑞斯么斯,俺是个粗人,不懂这话时什么意思,不过既然大家都这么在说,俺也说说,再求下票票和收藏~~~~
    第475章    暴露
    “一切果然被大人您说中了。”当唐枫正抱着自己的女儿在院中嬉戏的时候,一名奉命去县衙左近查探的侍卫大步地走了过来,脸上满是欣然之色。
    “哦?”唐枫的眉眼一挑,将绰儿交回到柳慧的手上,这才与那人站在了一处问道:“怎么,可是有什么发现了吗?”绰儿正咯咯地笑得欢呢,见爹爹突然不理自己了,顿时就有些不高兴了,柳慧知道丈夫有着正事要忙,忙哄着女儿往边上避去,不想打扰了唐枫。
    “属下奉大人之命暗中盯着关押那人的所在,就在之前不久,就有人行贿进了县衙大牢。待那人进去之后,属下便亮明了身份向那狱卒询问,他们说进去的那人正是要求探看昨夜被擒那人的。现在我们还有两人等在大牢外面,只等他出来之后好缀在他的身后,从而将他们的落脚点找出来。”
    “好!”唐枫也喜得喝了声,他虽然之前有这个想法,但其实却并无万全的把握,如今看来自己的想法是对的了。“叫兄弟们都出来,随时准备出发拿人,还有,拿我的名帖去县衙,让歙县的三班衙役也随时听候我们的调遣,这一次无论他们是什么人,都要擒下他们!”
    “是!”来人领命而去。唐枫这才转回到了柳慧娘俩的身边,满是歉疚地道:“原来还当可以和你们好好地过几日清闲的日子,没想到又出了这么档子事……”
    “相公你不用说,妾身明白的。”柳慧冲他一笑:“这些人明显是冲着我们而来,你去做正事吧,家里不用太挂在心上。”唐枫心里感动,忍不住上前拥了一下自己的妻女之后,才转身大步离开。在一离开柳慧身边之后,唐枫又一次变回以前和敌人争斗时的他,冷静而没有一点的犹豫。对这些阴魂不散的敌人,他这次要将他们杀得永不翻身!
    来到前院时,唐枫便看到了自己带来的那几十名精锐的手下已经早等在了那里,一个个都精神抖擞,这让他的心里很是欣慰。虽然大敌已经除去,但敌人却也有不少化明为暗,所以他不希望自己手下的人完全放松了下来。何况白莲教未除,北边的金人也还在。
    “大人!”众人一见唐枫过来,忙都行礼喊道。唐枫微一点头:“想必你们都已经知道了这次有人在我们的身边图谋不轨了吧?这次我要一举就将这些人都除去,希望各位能人人争先,展现出你们原来的手段,让敌人知道我们不是好对付的!”
    “是!”众人答应了一声,自那次将阉党彻底铲除之后,在他们的心目中唐枫已经无人可比了,现在他既然说要对付其他的敌人,这些人自然也是充满了信心的。
    金七闻从县衙大牢出来的时候,心里有些恼怒,他实在没想到那个被关在牢里的人居然如此托大,不肯告诉自己任何的消息,只是说让自己将他救出去,并在见了他们的主事之人之后才会将他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这傲慢的态度,让金七闻心头火起,奈何自己只是奉命行事的人,而且那里是官府的地方,他只有忍下一时之气,先回去禀报。
    “娘的,他一个阶下囚的谱还这么大,我看还不如劝侯长老他们放弃此人,另想他法算了。以我圣教如今在这里的实力,我还不信取不了一个人的性命。”心里盘算着如何出气的办法,金七闻便忽略了自己的身周,完全不知道有几个人正悄悄地缀在自己的身后。
    跟着金七闻的是唐枫从锦衣卫里抽来的人,个个都是潜行蹑踪的好手,别说现在金七闻心里有事,便是全神贯注地,想要找出他们所有人来怕也很难办到。因为这次唐枫除了荣归故里之外,还有着查察江南一带吏治的使命,所以便也带了这么些人在身边,现在倒起了大用场了。
    这些人在县衙大牢开始跟着金七闻,越跟越是觉得奇怪,因为对方行进的路线居然是往柳家而去的。直到金七闻来到离着柳家一街之隔的某处宅院之前,开始四下里张望的时候,他们便已经知道了他的目的地所在已经到了。几人都是老手了,也无需说话,几个眼神交流,就心领神会,有两人留在了当地监视着这处宅院,剩下一人则赶去了柳家面见唐枫,禀报情况。

章节目录

重振大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路人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路人家并收藏重振大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