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在眼看着牢里都是白莲教的重犯,看守的狱卒怕是要照看不过来的情况下,楚县令就命人将原来关在牢里不是重犯的人给提了出来,汪德道就是其中的一个。
    他虽然夜入柳家,和唐枫也有着一些关系,但因为一口咬定自己只是个窃贼,而且也的确没做什么其他的事情而被人给当成了寻常的小偷。在将他重打了五十大板,并在斥责了几句之后,楚县令就将他给放了出去。这么一个小人物,也无多大的过犯,比起关在牢里的白莲教徒可是太无关紧要了,所以楚县令放他也是放得心安理得。
    当汪德道一瘸一拐地走出县衙的时候,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自己落在了唐枫的手上,如此容易就能脱身,这是他以前怎么都不敢想的。“一定是父亲和叔父他们在天有灵,知道我已经是我汪家最后的希望,只有我能杀得了唐枫为死去的家人报仇,才帮我躲过这一次劫难的。”几番思量之后,汪德道找到了一个能让自己接受的猜测,这样不但没让他对前路产生恐惧,反而增添了他的勇气,他相信只要自己再小心一些,唐枫终究会死在自己的手上的。
    在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之后,汪德道便不再耽搁,依着自己所知道的唐枫将要返回江南的消息,往南而去,他要在那里,为自己的家人报仇雪恨。
    第479章    故友重逢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一句话对原来的唐枫来说是很不以为然的,上一世里,无论是苏州还是杭州他都去过,但它们留给他的感觉也不过是如此而已。在那个城市飞速发展,到处都是林立的水泥建筑物的时代,根本就难以感受到古人诗文中所写的美丽。当然,这也可能是前一世的唐克晓对自然景观没有太强的鉴赏力的缘故。
    但是现在的唐枫却真正地领略到了苏州的美丽,此时正是四月初,气候温和,草木一片的欣欣向荣,再加上有妻女相伴,他只觉得自己已经身在画里了。虽然咏不出那华丽的诗剧,但看着那青山碧水,小桥蓝天,唐枫还是沉醉了。
    在这一路欣赏着秀丽山河之下,唐枫一行终于来到了苏州城里。对唐枫来说,这也是他第一次来到这个时代的苏州,看着那在河流边上冒起的一座座的白墙青瓦,他才觉得还是南方的人懂得过日子。这里少了几分京城的喧嚣,多了几分的恬淡,若是在此住上几年,恐怕世界上的争斗自己都不会在挂怀了吧。
    当他们一路打听着来到徐沧的家宅之前,让门子进去禀报之后,唐枫这才从之前的感情里走出来,开始仔细打量起了这座宅院。显然,徐沧虽然在京里的地位不显,但是其在苏州城里还是有着一些地位的,只看这座比周围的屋宅要大的多的房子就能看出来了。从那半开的大门往内望去,只见里面除了一些并不高大的房屋之外,便是一棵棵苍劲的树木,以及点缀在其中的花草,使得整间院子显得格外的有生机。
    不一会工夫,一个穿着宝蓝色绸服的男子就急急地走了出来,走得近了,唐枫才看清楚这人正是徐沧。没想到不过两年的时间,这个在京时有些瘦削的人两颊已经生出了肉来,身形也宽大了不少,显然是在这里住得舒服,心宽体胖了。
    徐沧走到门前,在看了唐枫一眼之后,才又欣然迎了上来:“逸之……”话一出口,他才突然想到了现在双方的差距,便又弯下腰来行礼道:“草民徐沧见过唐大人。”
    “哈哈,茂林兄,你这样可就太见外了。”唐枫也迎了上去,冲他拱手还礼道:“你我是多年的好友了,这些繁文缛节能省就省了吧,你还是叫我逸之,我叫你茂林兄。”说着又将徐沧给扶了起来:“我这次来江南,就想到了来你这里打个秋风,你不会不肯理会吧。”
    “逸之你说的哪里话,来,快进来吧。”见唐枫并没有因为双方地位发生了变化而有所改变,徐沧心里也是一暖,直到听唐枫这么说笑,才记起他们现在还在门前,忙招呼道。
    在徐家的仆役帮忙之下,唐枫等人的车轿才进了府,然后就交由这些人安顿了,而唐枫则和徐沧带了自己的妻女进了客堂。那里,徐沧的夫人和三个子女也早等在了那里。双方在相互见礼之后,便分主宾落座,上好的香茶也就被人端了上来。
    因为有各自的家人在场,两人也没有深谈,只是各自说了一些分别后的事情。在这么闲聊了个把时辰之后,就有人准备下了饭菜。徐沧有些为难地笑道:“倒让逸之委屈了,因为之前不知你们要来,我这府上并不曾备下宴席,所以都是些家常饭食。”
    “茂林太也客气了,能得一饭果腹,唐枫已经满足了。”两人这么谦让着,坐到了桌前。其实徐沧虽然是这么说的,但这饭菜还是很丰盛的,每一样都是苏州当地有名的吃食,倒让唐枫几人尝了个新鲜。吃罢了饭,柳慧就与徐氏带着各自的小孩去了后宅,将空间留给了唐枫和徐沧这一对好友。
    “走,逸之随我去书房一坐,我那里有着上品的龙井茶,便是京城也不是能常喝的。”在堂上只剩下他们二人时,徐沧突然说道。对此唐枫自然没有意见,两人就这么说笑着来到了一间面对着几棵大树的书房之中。
    这间书房足有七八丈见方,一排排宽大的书架之上摆满了经史子集各样书籍,只看得唐枫都为之咂舌,这哪是什么书房啊,根本就是一间小型的图书馆。联想到之前看到的客堂之上以及院落里的摆设,唐枫不禁赞叹道:“书香世家便也不过如此了。没想到茂林兄的家中如此豪富,真是让小弟开了眼界了。”
    “这有什么,不过是一些阿堵物换来的物件而已。徐沧也不过是因为命好,继承下了先人的这些财富,这才能有如今的日子。比起逸之你内除奸宦官,外御敌寇的壮举,我这根本就不算什么了。”徐沧从某只柜子里取出了一只锡罐,然后用茶匙取出了一些色泽碧绿的茶叶,然后用早准备好的滚水冲泡了送到唐枫的手上,又做了个请用的手势。
    “徐兄这话我却不能认同了,谁人在世不想着自己能过得好一些,你怎么反不以为喜呢?”唐枫道了声谢,小小地喝了一口,直感到齿颊留香,这就让他更不能认同徐沧的话了。
    “我自三岁开蒙,十载寒窗,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学以致用报效朝廷。奈何现在却成了一介布衣,虽有些钱财,衣食无忧,却也是一事无成啊。”徐沧有些羡慕地道:“男儿在世,谁人不想建功立业,如逸之你一般名扬天下,我宁可没了这些家财,能与你一般一展报复。”
    “哦?这么说来茂林兄并没有因为之前被朝廷罢免了官职而心生怨怼了?”
    “说不怨怼是假的,不过那时阉党当政,多少忠直之士为他们所害,我便是再冤也无话可说。但如今……”说到这里,徐沧看了一眼唐枫:“莫非逸之此次来见我另有深意吗?”
    唐枫呵呵一笑:“还是瞒不过徐兄啊,如今朝廷正当破旧立新之际,许多的衙门都还空着缺,若是徐兄有意,我倒真能替你举荐一二。不过,我毕竟不是朝廷中的要员,还不能一言就让人得到提拔,所以这就要看徐兄能不能为朝廷立下功劳了。”
    “功劳?我手无缚鸡之力,只有一些钱物,难道你要我捐个官吗?”
    “不,你难道忘了之前答应我的事情了吗?”唐枫见对方一时记不起来,便直接地道:“当日你在京城不是曾答应过我将你父亲当年所著的一些火器上的见解和发现交给我,从而强我大明军队的吗?怎么,这些年过去你却忘了?”
    “啊……”徐沧这才恍然笑道:“看我这脑子,最近光为你能将阉党从朝廷里扫除高兴,倒把这事给忘了。不瞒你说,早在去年中秋之后听说你和阉党为敌,我就有心要将这本书册送去京城交给了你,奈何因为之后阉党安然无恙,我才断了这个念头。现在若不是你提醒,我还真将这正事给忘了。”他一面说着,一面来到了这房中唯一的一张书桌之前,从那抽屉中取出了一册看着有些古旧的书来。
    唐枫见了这册书,连忙将茶碗放在了几上,然后走了过去,伸手从徐沧的手上小心地接过了那册书。只见这册书不过百十页,在那最上面的一页上是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利器录。“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好字,好书名!”唐枫赞了一句之后,才小心翼翼地揭开了封面,看起了里面的内容。
    虽然这本书不厚,但是因为上面写就的都是蝇头小楷,所以内容倒很是丰富,其中包括了对如今大明火器的介绍,对其利弊的分析,以及作者自己对这火器的看法。其中有一段话,更是让早知道未来情况的唐枫击节赞叹:“……夫火器者,其利尤胜刀箭,其便纵常人亦能使用自如,实有诸兵莫能相较之优势。余以为,今后之战斗,火器之用必会取箭矢等而代之……”虽然不过几句话,但其先见却是远超这个时代的。
    在草草地翻看了一下这本书册之后,唐枫脸上的喜色就更盛了:“好,此书不光列举了如今我大明常用的火器,还有意识地根据其不足加以改造,还将如何加强火器的办法列得明明白白,若是真能行的话,不啻于让我大明的军队平添了三成战力。徐兄,只要将此事上报朝廷,你虽然不曾立下什么功劳,却也是抵得过在边疆的一次大胜了。”最后,唐枫将书合拢之后,郑重地对有些茫然的徐沧道。
    “真的?”徐沧这才欣喜地问道。
    “不错,当初我们之所以能以区区两万人马守住宁远,击败了金军十多万,火器是起着决定性作用的。只要证实了这书中所写都是可用的,那我们的边军将会再添战力,说不定在野外和金人一战都不会落于下风了。”
    “太好了,先父在时也一直想着能以自己的所学强我大明,现在看来他的愿望很快就能实现了。”徐沧大喜道。唐枫也笑了:“自己不懂用火器,但不代表自己就不能帮着大明将火器发展起来,这将是我今后能为大明所做的大事之一。”
    第480章    拜见
    同一个夜晚,当唐枫与徐沧在府里谈论着各自这些年的经历,拿到那本《利器录》的时候,在苏州城的的府衙之中一个神色慌张的人来到了知府薛慕仁的面前:“大人,刚得到了消息,那唐枫居然来到我苏州府了。”
    “什么?”原来还想要说对方几句,叫他稳重些的薛知府在听了这话之后腾地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此事可能确定?”
    “千真万确,我们府衙的人亲眼看着他带了几十名随从进的城。”这个来报讯的乃是薛慕仁下面的同知高传林,也是薛知府最有力的同盟者。对他的话,薛慕仁当然相信了,顿时他的眼睛就眯了起来:“我只听说他是浙江绍兴那边的人,这次是回乡省亲的,怎么却跑来了我苏州的地面?莫非有什么用意吗?”
    “这个下官却不知了,不过他曾在徽州的歙县也逗留过几日,而且他现在住在了和他同一科的徐沧家中,倒不曾来找我们,或许并不是我们所担心的。”
    “不,徽州歙县既是他发迹之地,又是他夫人的娘家,作为女婿的经过去呆上几日是无可厚非的。但是转道来我苏州就不同了,难道你去其他州县时会因为某处有你一个同科的朋友就特意转道去看看吗?这明显没有这么简单,他来我苏州一定有着其他的用意。”薛慕仁沉吟了一下后道:“你不要忘了,魏忠贤一党就是因为他的缘故而倒台身死的,而你我也没少给魏忠贤这些人上孝敬,若是他为了此事而来,必然会想方设法地寻我们的不是。”
    “这……这可如何是好?”高传林的脸色陡然一变,更是紧张了。薛大人说的是,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现在已经是崇祯年间了,京城里掌权的魏忠贤等人尽数被除,那自己这些在地方的人会不会成为他们的下一个目标呢?当然,这些并不是最重要的,在阉党掌权的时候天下各地官员为了自身的利益谁不有意巴结他们呢?可是苏州府上下一直到现在都在做的一件事情若是被唐枫或是手下人知道了才是大麻烦,一想到这里,高传林就只觉着脖颈后头一阵发凉。
    看到他如惊弓之鸟的模样,薛慕仁轻咳了一声:“其实你也不必太过担心,只看唐枫他并没有着人来衙门见我们,就可以肯定这一次他来苏州并非什么出于上命,只要他没有找到有关我们做那件事情的证据,我们便能安然无恙。”
    “大人可是有什么好主意了吗?”高传林急忙问道。
    “现在还不好说,先和他接触一下吧。这样吧,明天你和马、展两人去一趟徐府,旁敲侧击地问问他来苏州的真实意图究竟是什么。若是他真要与我们为难,说不得我们也该展示一下我们在苏州的能力。”
    “是,下官记明天一早就去。大人你不去吗?”
    “本官还是不去了,不过你记得要邀他明天晚上在我苏州的南香阁一聚,到时候本官会让城里的其他人一同出面见见他一是给足他面子,二来也好试探他一下。”薛慕仁道:“若是能用银子能将他打发走了固然是好,不然的话,就得多加小心了。好在看情况他不是明着奉旨来我苏州查问的,倒让我们不至于太被动。”
    “说来也是,他既没有来府衙,也没有命人来知会一声。大人,你看我们是不是可以当作全不知情……”高传林突然想到了一点道。但他的话没有说完就被薛慕仁打断了:“不可,再怎么说他也是京城来的上官,而且手握重权,这点礼数我们还是要讲的。而且,只有和他见了面,我们才好判断他的意图。即便他真的不是冲着我们而来,多交一个朋友,也不是一件坏事嘛。好了,你这就回去吧,记得明天的事情。”
    “是!”高传林刚要退下,薛慕仁又叫住了他:“那里的人你可曾吩咐下去了吗?在唐枫没离开我苏州之前,这事情还是不要动的好,免得被他有所察觉。”
    “大人放心吧,下官早已经着人停了那边的事情了。”
    “那就好,那就好!虽然停上几日会有些损失,但比起被朝廷知道我们做了什么事情来,这样还是很保险的。”薛慕仁自言自语地说道。
    因为昨天了却了一桩心事,心情舒畅,再加上和徐沧久不见面聊得有些晚,所以唐枫这一觉睡得也有些迟,直到辰时末才醒来,那还是被女儿的啼哭之声吵醒的。见到妻子正抱着绰儿在房中踱着步哄着,唐枫心里就觉得暖暖的,开口道:“来,让我抱抱绰儿。”
    见他醒了,柳慧便笑着走了上来,依言把孩子交到了他手上之后,她才道:“昨天你也睡得太晚了,这又在其他人的府中,多不好啊。”
    “怕什么?”唐枫笑着将绰儿抛了一下又接住,惹得她咯咯笑个不停,这才不在意地道:“茂林兄与我交情非浅,在他家里就不用太过拘束了。对了,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已经快到巳时了。”柳慧娇俏地冲他皱了下眉头:“再怎么有交情也不能这样啊。你说现在已经快到中午了,人家会怎么看你,该不该给你安排早饭?”
    唐枫倒没想到自己居然睡了这么一个懒觉,也有些赧然了:“怎么睡得这么迟了?这倒确有些不合适了。”他一面说着已经起身穿起了衣裳。其实这也是这些日子来劳累的结果,在京城里,唐枫每日天不亮就要去朝堂上站着,然后又要回镇抚司处理公务,这样很快一天就过去了。好不容易这次告假出来,又是一路奔波,到了歙县也不得安稳,又要和白莲教的人斗智斗力,自然也不能完全安心地睡上一觉。直到了昨天没,知道在这里不会有什么大事,又的确是劳累了,唐枫才美美地睡了一个大懒觉。
    在梳洗完毕,走出了房门之后,唐枫便看到了解惑正在那走来走去,看样子是在等着自己起身。见状,他也有些自嘲地笑了一下,然后才道:“怎么,解惑你怎么起得如此之早啊?”因为心情愉快,又为了掩盖自己的尴尬,他索性开起了玩笑。
    “公子。”解惑见他出来了,面上才露出了笑意:“公子这一夜好睡,居然还怪我起得早。我能不早起吗,一大早的,徐家就来了几个要紧的客人了。”
    “哦,徐家来客人与你何干?”唐枫奇怪地随口问道。
    “因为他们来这里是为了找公子你的,他们不到辰时就已经到了,都等了快一个时辰了。”解惑笑着道:“徐老爷在前厅陪着他们,已经几次派人来这里探看,都被我拦住了。”
    唐枫冲解惑感激地一点头,知道他是为了能让自己好好地休息,然后才问:“知道来的是什么人了吗?”
    “只知道是苏州府里的官员,究竟是什么人我就不得而知了。”
    “走,看看去。”唐枫一面往外走,一面在心里猜测着这几个苏州当地的官员的来意。其实他也知道来苏州一定会有当地的官员找上门来,却没想到他们来得如此之急。自己昨天傍晚才到的徐家,今天一大早的他们就寻来了。“看来这些人不是来见见我这么简单,一定有着什么更深的原因。皇上在我南下之前曾下旨让我查看江南的吏治,这苏州就当是我的第一站吧。”有了这个打算,唐枫心里就开始留上小心了。
    高传林、马子昂、展华三人在徐家的厅上已经坐了一个时辰,茶都喝得淡了,可想见的人却依旧没有露面,这让三位苏州府里地位仅次于知府的官员心里很是不满。若不是知道徐沧和唐枫交情不浅,且也曾在朝中为官,而唐枫最近的威名又太盛,他们早就要用官威压徐老爷了,现在却只能苦忍着。饶是如此,他们的脸色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发的难看了。
    徐沧看着这三人的样子,心里也有些无奈。现在的他虽然有些钱财,但在苏州的官员眼中依旧不算什么,现在要他们在这里等着,自己又不好离开,心里也很是急躁。正当他们都有些坐不住的时候,唐枫慢悠悠地走了进来,徐沧一见忙站起了身来。
    高传林三人一见到徐沧的动作,就知道是正主来了,也忙起身相迎。唐枫面带笑容,似是有些歉疚地道:“昨晚睡得有些迟,直到现在才醒,让几位在此久候了,还望恕罪。”说着大咧咧地拱了拱手。
    “不敢,不敢!”高传林等三人忙换上了一副笑脸,作揖拱手地还起了礼来。在见到这个久闻其名的唐大人只是一个年不过三十的青年人时,三人明显有些发愣。
    见他们三人有些愣怔的模样,唐枫手一伸道:“几位,还请坐下说话。”一言间,他已经很自然地成了这里的主角,这是多年来在官场中打滚养出的习惯。
    “请请!”几人忙笑着应了一声。在相互见礼,报过了身份之后,唐枫才面带不解地道:“我虽然是朝廷官员,但此次来江南乃是出于私事,所以并未知会当地的官府,几位大人来见我所为何事啊?”
    第481章    试探
    三人之中高传林为主,见唐枫提出问题,那三人自然便将眼看向了他。可他却也没想到唐枫会这么直接地就将自己的来意说了出来,倒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得犹豫地说道:“这个……”在寻思了一下之后,才想到了说辞:“唐大人之名如今响遍我大明各府州县,我们苏州的官员一听说大人降临都想着要拜访大人,这也是对大人您为国除奸的尊敬。不过知府大人以为大人来此或是担着什么公事,怕我们人来多了坏了大人的事情,所以才只派了我们三人代为请见。现在既然知道大人您并非因公事而来,我们便也就安心了。”
    听高传林随口说出了“安心”二字,唐枫的心里便是一动,似乎他们真的很想弄清楚自己此来苏州的用意所在了,所以他便笑道:“倒让你们上心了,本官来苏州实是为了一些私事,怎么你们苏州有什么事情需要朝廷关注的吗?”
    “不曾。”高传林急忙一口否定道:“下官也只是猜测而已。既然大人是因私而来我苏州,还请务必赏光今晚到南香阁一聚,我知府大人已经在那里摆下酒席为大人接风了。”
    “哦?”唐枫看了对方一眼,觉察到了对方的几丝紧张,但却并没有点破:“既然各位大人是出于一片真心,本官也不好拒绝了。到时本官自会前往的。”
    “能得唐大人纡尊降贵地与我等下官一聚,乃是我们的荣幸。”他们三人见唐枫答应了自己的所请,都很是松了一口气,后面说的话也就更顺溜了。
    就这样,又说了一会话,眼看着已经到中午之后,高传林三人便借口衙门里还有其他事情告辞离开了。待看着他们离开之后,唐枫脸的笑意才换作了深思:“他们来这里见我是为了旁敲侧击地知道我来苏州的目的,那他们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正想着的时候,将他们送出门去的徐沧便回了进来,一见他就苦笑道:“逸之你真是好大的架子啊,居然让这三位大人在这里等了一个时辰你才肯出来与他们见上一面。”
    唐枫闻言心里也是一阵尴尬,不过对方这样认为也好,就当自己是故意这么做的吧,他也不解释,只是问徐沧道:“你对苏州当地的官场可了解吗?”
    “所知有限哪,你也知道我对迎来送往的这一套不是很习惯,不然也不会在京几年依旧只是个翰林院的编修,最后便连官位都保不住了。”徐沧叹了口气道,随即又听出了唐枫似乎话里有话,便又问道:“怎么,你看出了些什么端倪吗?”
    唐枫坐了下来,沉思了一下后道:“现在还不好说,不过他们今天突然上门来见我,总让人觉着有些古怪。虽然以他们的地位知道我进了苏州城很是平常,但这么急着见我,并且几次提到我来苏州的用意就有些可疑了。”
    “有什么可疑的?他们还不是想巴结你吗?其实有些事情我也是知道的,他们这些苏州当地的官员当初为了保住在这富庶之地的官位对阉党很是巴结,每年的孝敬都有不少。现在阉党倒台了,而你这个扳倒了阉党的人突然来到这里,他们怎么也要关心一下吧。”
    “不,我觉着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唐枫摇头道:“他们此来除了一些官面上的话,并没有说其他,最多就是给我下了邀请,这与他们在这里等上一个时辰都想要见我的迫切举动很不像符,他们一定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怕被我这个锦衣卫的首领知道了。”
    “嗯?他们能有什么秘密?虽然这些官员的屁股都不干净,不过在这里的官声倒不是太差,他们有什么好担心的?我看你是和阉党斗,和白莲教斗斗得有些杯弓蛇影了,哪来的这么多秘密啊?”徐沧不以为意地道。
    唐枫看他一脸的不以为然,只得发出了一声苦笑,自己的这个同年就是太不敏感了,不过他也希望是自己太小心了,或许他们真的不是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这样自己也不用到哪都卷起了一阵腥风血雨。不过在今天去那什么南香阁和苏州当地的官员们见面一谈之前,他却不能不多留一个心眼。
    府衙之中,薛知府在听了他们的禀报之后也陷入了沉思:“看情况这个唐枫是真的没有领什么使命来到我苏州了?”
    “他自己是这么说的,而且下官看他说这话时不似作伪。”善于断案的推官展华说道,他是被薛慕仁特意派去观察唐枫的举动的。但随后他又有些疑惑地道:“不过有一点很奇怪,他是直到我们在徐家等了近一个时辰之后才出来见的我们,这却有些古怪了。”
    “不错,无论怎么样又不是在自己的家中,唐枫不可能一睡到中午的。”马子昂也附和地说道:“所以下官猜测,这不过是他的一个手段,为的就是试探我们是否急着见他。”
    “唔,说的在理。”薛慕仁摸着颔下的胡须道:“虽然他年纪不大,但能在京城里斗倒了魏忠贤一干人,必然有着过人之处,有这样的手段也很正常。看来我们也得多留个心眼才是啊,不要到时候被他看出了什么破绽。要知道,此事若是被朝廷知道了,我苏州一府无论是官是商都要吃不了兜着走。希望他所说的乃是真话,只是来我苏州办些私事,事了之后便会继续南下了。”
    “是,下官们会当心的。”几名下属忙答应道。
    “还有,今天晚上的宴席之上,我们也要尽好了地主之谊,让唐大人知道我们对他的尊重和对朝廷的忠心,这样他才不会起什么疑心。另外,我已经命人准备下了一些物事,到时候你们也都拿出些银子来打点一下吧。只要他肯收了我们的礼,事情就不会那么棘手了。”
    “是,下官这就去准备。”那几人应了之后,便退了出去,只留下薛慕仁一个在堂中抚须沉思着,作为苏州一府的官长,他要考虑的东西比下面的人可要多的多了。
    在府衙里的官员们尚满怀心事地想着怎么应对唐枫的时候,他也叫过了张泰等几个亲信之人吩咐道:“你们待我离开之后,去我们锦衣卫布在这里的兄弟那一趟,我要知道苏州官员们的所有动向,他们今天来见我显然是留了心眼的,不可不防啊。”
    在安排了人去暗地里查察之后,唐枫便带了妻女,在徐家的仆从指引之下逛起了苏州城来。这么做一是为了吸引可能存在的苏州当地官府的耳目为张泰他们打掩护,二来他也想亲眼看看这苏州城里的情况,好做到心里有数。
    苏州,作为江南名城又是大明税赋重地,无论是景色还是城里的建筑都很有它的特色。小桥流水处处,时不时地就有那小舟自身边的水道上穿过,看得小绰儿咯咯地笑个不停。而唐枫更看重的是当地百姓的日常生活,他发现与京城相比,这里的百姓更是恬淡,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满足的笑容,似乎这里的情况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黄昏时分,唐枫在和妻女逛了一下午的苏州城之后,便吩咐徐家的陪同者人将她们送了回去,而自己则和解惑一起前往南乡阁。在逛苏州城的时候,他已经认准了这城里有名的酒楼的所在,所以倒不虞现在自己找不到它。
    当唐枫来到酒楼前的时候,外面已经站着好些个人了,从他们的装扮来看,一个个的都富即贵,看来为了给自己接风洗尘,苏州城里有些名头的人都出来了。这时,正翘首看着这边的高传林看到了他们二人,赶忙引了身边几人迎了上来。
    “唐枫因一时贪看苏州城的美景累得各位久候,真是惭愧啊。”唐枫笑着拱手道,然后又将目光看向了那些人。这些人高矮胖瘦都不相同,但身上却都有着一种人上人的风姿,而他的目光最终停留到了一个处在众人中间的四旬开外,长着一把美髯的修长男子。见唐枫拿眼看向了自己,那人连忙行了一礼道:“下官苏州知府薛慕仁见过唐大人。上午因为衙门里公务繁忙所以不能前去拜见,礼数不周,还请大人见谅。”
    唐枫见这个知府一派饱学之士的风采,心里也不禁有些好感,也还礼拱手:“薛大人太客气了,我不过是因私事来的苏州,你既然公事缠身,这些俗礼就不必太计较了。而且今日这酒宴也是薛大人所设,怎么能叫礼数不周呢?”
    “呵呵,唐大人太客气了。”薛慕仁笑了一下,这才指着身边的一些人一一向唐枫介绍了起来。这些人都是苏州城里一跺脚就能让地皮震上一震的人物,除了个别是官府里担着要职的人,其他全是身家巨万的豪富之人,这让唐枫听了有异样的感觉。

章节目录

重振大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路人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路人家并收藏重振大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