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2章    试探(2)
    自唐枫来到这个时代之后,虽然也接触过一些商人,但他们从来没有如眼前这些商人一般能与一府之尊平起平坐,从这一点上,唐枫就感受到了南北方对商业的完全不同的态度了。或许是远离政治中心的缘故,这里的人更是务实,对商人这些能创造财富的人更加重视,所以今天能与他相见的也多是这些商人。好在他并不是真正自幼熟读圣贤书,将商人视为贱民,心生轻视的人,反而因为有着后世的认识,让他对这些能为朝廷做出更大贡献的人深为敬佩。
    所以在听薛慕仁一一为他介绍眼前的这些人的身份时,他的脸上始终都挂着淡淡的温和的笑意,并没有因为他们的身份而稍有自矜之意。这表现落在了场上那些商人的眼里,使得他们原来有些忐忑的心情放松了下来。
    在好一阵介绍之后,薛慕仁才引着唐枫进了酒楼之中。因为今天是知府大人宴请京城来的大人,所以整座南香阁便不做其他人的生意了。不过这并不是说这里就很是冷清,相反当唐枫进入这南香阁的时候还很是热闹,十多名苏州城中有名的歌伎正在琵琶声里唱着那吴侬软语,而楼里的小二也正忙着将酒菜一一端放在桌上。
    看到唐枫止住了步子,薛慕仁便对他往前一引道:“大人请,这南香楼高有三层,下官为您备下的酒菜在二楼的雅间里。”他的话刚一说完,就有那小二上前领着唐枫往楼梯处行去。而后面一些地位不高的人,则留在了下面饮酒。虽然他们不能与唐枫和薛慕仁等一起饮宴,但是能得知府大人的邀请已经是很大的面子了,他们自然不会有什么不满了。
    到了二楼,唐枫感觉着比下面更是清净,除了两三名相貌不俗的女子在轻轻地弹拨着几样乐器之外,便没了其他声音。唐枫见了不由得暗自点头,虽然京城的官员论权势比苏州这里的人要高上许多,但若论起风雅来,还是江南的人更懂啊。
    入座之后,就有那小二很快地将一壶刚刚泡好的名茶碧螺春送了上来,并给众人满上了。然后便是一碟碟的蜜饯和小吃,比如金丝金桔、白糖杨梅、九制陈皮不一而足。南方人吃东西和北方人不同,他们并不喜欢大盆地往上送吃食,而是花样繁多,但每样却只有一小碟,这落在一直在北方生活的唐枫眼里就有些难以下手了。
    好在这次的相聚吃东西并不是最主要的,所以唐枫倒也没有太难受。在上了菜,喝下了几杯酒,拉近了双方的关系之后,有人便笑着道:“听闻唐大人此次南下是为了回浙江绍兴省亲,怎么却绕路来到了我苏州府呢?”
    对这个问题,唐枫已经回答了好几次,便从容地道:“我这次省亲是真,不过乘机休息一下也是真。常说苏州乃是人间天堂,我又有好友在此,自然想到来此游览一番了。”
    薛慕仁眼中闪过了一道宽心的神色,说道:“好啊,大人能来我苏州便是与我苏州有缘了,我苏州别的不敢说,这能游览的名胜却还是有不少的。除了一些各有其趣的园林之外,城外尚有姑苏山寒山寺等好去处,大人若是有暇一定要去上一趟。”
    “那是自然的。”唐枫微笑着点了下头。双方就这样又在酒席上谈起了苏州各地的景致,一个个都向唐枫悉心介绍这里有什么好处,那里有什么妙处,倒让唐枫这个对自然景观并不是很热衷的人都有了几分兴趣了。
    眼见得酒已过数旬,大家也没有之前那么拘谨了,其中有个商人便问道:“唐大人您这是初次来我苏州吧?”在得到唐枫肯定的回答之后,他又问道:“那在大人您看来,我苏州的民治如何啊?”
    这话原来应该是由薛知府来问的,但不知怎么的,却被这么一个商人问了出来,而作为当地官长的薛慕仁也没有因此有不快,依旧是笑吟吟地听着,这让唐枫看出了苏州城如今权力的分布,虽然官面上是知府做主,但实际上这些商人才是真正掌握了一切的人。对此他只是一笑:“很不错,苏州城无论是景色还是百姓的生活安定都要比本官去过的其他地方要好得多,真不愧是天堂之名。”
    “大人谬赞了。”另外有一个商人笑道,“其实我苏州城田少人多,虽然四时分明,少有天灾,但想要年年都是大丰收,能满足朝廷赋税的需要却还是很难的。”
    “哦?”唐枫一笑,他记得这个商人刚才有人介绍他姓苏,便不解地问道:“若苏员外所说的乃是实情,怎么苏州城依然能富庶如此啊?”
    “当然是因为我苏州之绸缎和其他物产丰富之故了。如今朝廷需要我们上缴的是白银而非粮食,这样我苏州城便能以其他物产中所得的白银上缴。此事一直以来都被一些对我苏州府很是嫉妒的朝中官员所诟病,所以我等还请唐大人在回京之后为我们说几句话。”
    “其实无论是经商所得,还是务农所得,只要能为我大明交上该交的税赋,他都是有功的。朝中有些大人对此的确是太过于吹毛求疵了。”唐枫顺着他们的意思说道:“本官能理解你们的难处,在我回京之后,会将这里的情况上奏陛下的。”
    众人听他这么一说,一个个更是高兴,纷纷举杯敬他,唐枫在略饮了几杯之后便不再多喝了,他现在还没摸清楚他们中有没有人会对自己不利呢,自然要保持清醒了。之后,那些人又对唐枫之前所做下的事情大大地夸赞了一番,说他必将成为大明中兴之臣。对此唐枫只是笑着听,既不领受,也没有太多的推辞。
    这一餐酒直喝到近更时分才尽兴而散,在众人纷纷起身告辞的同时,都前来见过唐枫,并送上了自己的“一点心意”。唐枫刚想要推辞,薛慕仁便在旁劝道:“大人,这些都是我苏州城里的富商仰慕大人的功劳无以言表而尽的一点心意。虽然不过是些不值钱的本地特产,但胜在不是北地常见的,也就图个新鲜,还请大人不要推辞了。这也是苏州百姓对大人您的一片敬慕之情嘛。”
    唐枫看了看周围那些没走的人都拿眼看着自己,知道自己是推辞不了了,便一拱手道:“如此就多谢各位的一片盛情了。”在敌我未明之前,先收下礼物迷惑一下对方也是该有的手段,这一点唐枫还不会那么的义正词严。
    因为这许多的官商都有自己的表示,所以当唐枫二人想离开南香阁的时候发现自己是带不了这么多东西了。好在这里的小二和一些衙门里的小人物很是识相,不用唐枫吩咐就帮着搬起了那些东西,倒也省了唐枫的一番麻烦。
    在恭送了唐枫离开之后,薛慕仁和高传林等几人慢步走回府衙,一面走着,薛知府一面笑着道:“看来这个唐枫倒不是那完全铁面无私之人,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放下一半的心事了。他能放下了身段和那些商人同桌饮酒,对我们所送的东西全部笑纳了,足可见他并不是真的来与我们为敌的。”
    “话虽然这么说,但大人我们还是不得不防啊。”薛慕仁很是亲信的师爷钱老夫子突然说道:“他这么做或许也是为了麻痹我们,为自己之后的计划打下了掩护,所以大人,我们在那边的事情还是不能轻动。”
    “这个本官自然省得,小心才能驶得万年船,为了我们自己,为了苏州城,我们不能让他抓到了任何的破绽。好在他也没有多少理由留在这里太久,或许在游览了一下我们这里的景致之后,他就会南下了。”薛慕仁深以为然地点头道。
    “大人能如此谨慎地想,那老朽也就放心了。这几年来,大人为苏州做出了这么多,还得时时堤防着朝廷,老朽都为大人感到委屈啊。”
    “呵呵,我薛某人也是苏州人,能为苏州的父老尽一点自己的心意是我从仕的唯一愿望,所以纵然事情再难再险,我也会继续走下去的。”
    “公子,他们今天宴请你究竟说了些什么啊?怎么我在旁听着全没觉着你们说了什么事情啊?”在回徐家的路上,解惑有些迷茫地道。
    “这就对了,有时候我们想要表达的东西并不是在表面的言语里的。这一点便是我也不能完全把握。”唐枫苦笑了一声,毕竟他以前向来是打打杀杀过日子,像这样小心翼翼地试探还是很少碰到的。“不过我想我已经掌握了一些情况了,另外他们送了我这么多东西也是试探我的一种方式,在我没有确切的答案之前,我是不会和他们起什么摩擦的。不过,我想事情很快就会明朗了,就看张泰他们的办事效率如何了。”
    第483章    真相大白
    因为多了好些个人将人送的各色礼物运到徐宅,所以当唐枫回去的时候很快就惊动了徐家的上下人等,就连徐沧都闻讯赶了出来。或许是因为他的身份不够,或许是因为他和唐枫之间的关系,这一次的宴请名单里并没有他这个在苏州当地有些名望的人物,对次徐沧也并不放在心上,因为他知道自己很快就将离开这里,重回京师了。
    见到唐枫漫步走进院来,徐沧便笑着迎了上去:“逸之,看来你今日很有收获啊。”
    唐枫看了看那已经堆得很多的各种盒子,也笑道:“是啊,没想到苏州的官员和富商会如此客气,不但置下了酒席,还准备了一些礼物,我也不好不收啊。”
    在徐家的下人们上了茶,然后被打发到了外面去后,徐沧才肃容道:“怎么样?你今日去见他们可有什么收获吗?”
    “说有也行,说没有也行。现在看来,我这次的确是有些太过小心了。”唐枫呵呵一笑,随手就拿过了一个外面裹着彩纸的匣子,几下就将它拆了开来。一打开这个不起眼的匣子,唐枫的面上就是一愣,徐沧见状也凑了过来,一看之下也就呆住了。
    在唐枫想来,虽然这些人会送自己一些财物,但在事情没有明朗之前是不会太过巴结的,可没想到这第一件东西就出乎了他的预料。这是一只整块白玉所雕的马,四蹄飞扬,形神兼备,别说是它那精湛的雕工了,光是这么一块色泽上成的白玉也价值不匪了。
    “这……”好半晌后,唐枫才吃力地吐出了话来:“看来我这一次又猜错了。”说着忙取过了手边的另外几个盒子,飞快地打了开来。立刻,满堂都是一片宝光,这里既有拇指粗,大小均匀的二十颗珍珠,也有用玉石金银所造的器物,每一件都足以让人咂舌了。另外,还有几个长盒里则放着一些名家的书画,虽然唐枫对这些知道的不多,但既然是这些人送给自己的,一定不会差到哪里去,更不可能是赝品。这下他和徐沧都傻了眼了,两人相互看了好一会之后,才各自叹了一口气。
    “他们居然会拿出这么多的好东西来贿赂我,看来他们想得到的东西比这些加在一起的价值更要高上许多倍啊。我所想的那件事情真的能给他们带来这么大的收益吗?”唐枫在吃惊之后,很快就冷静了下来。而徐沧面色也渐渐平静,换了是其他的人,若是让他看到了对方接下了这么多的财物,必然会认定他是个贪腐无度之徒,但是对唐枫他却有信心。
    在经历过了以前在京城的误会,以及后来真相大白后的自责之后,徐沧对唐枫的为人已经深信不疑了,他不会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不然在阉党得势的时候他就不会冒险与之明争暗斗了。所以徐沧在吸了一口气,不再看向那些珠光宝器之后,说道:“看来你这次还真的碰上大事情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只管吩咐。”
    唐枫感激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便也笑道:“好,我不会客气的。”
    将这些东西都重新放回去,并派人看住了之后,唐枫才回到了自己所住的院落之中。一到那里,早就等在旁边的张泰就跑了过来:“大人!”
    见他那一脸急切样,唐枫就知道他有收获了,便一拍他的肩膀道:“走,到屋里说。”
    进到一间房子里,有些局促地坐下之后,张泰才小声地说道:“大人,你离开后不久,属下便也带了几个机灵的兄弟离开了这里,按着您所说的路径找到了我们锦衣卫的兄弟。”
    “嗯,你们路上可遇到了麻烦,可有人跟踪啊?”唐枫捧着茶喝了一口问道。
    “没有,我们都是擅长追踪他人的人,怎么可能被别人跟踪呢?”张泰说道:“而且我们还分成了几批,时刻注意着自己的身边,不曾发现任何可疑的人。”
    “不错,你继续说吧。”
    “是。我们见了苏州城的兄弟之后,他们对大人能派我们前去见他们也感到很是高兴,还想请我们去这里有名的勾栏院子里喝花酒呢。”
    “好了,这些不是重点的东西就不要提了,还是留着回京跟其他的兄弟说吧。”唐枫苦笑了一声打断了张泰的话,他知道这是对方办成了事后一时得意才会忘形的,所以只是善意地提醒了他一下。
    在嘿笑了一声之后,张泰才道:“是这样的,听了我们的来意之后,他们开始有些不想说,不过在我们拿出了大人你的腰牌之后,他们才不得不开口说了实话。”
    “哦?”唐枫闻言微一皱眉,看来便是身份隐秘的锦衣卫的人都被苏州当地的官员们给联系上了,而且他们也没少得好处。这一点确是自己事前没有想到的,好在自己现在在锦衣卫里的威信极高,才不怕他们会做出了什么事情来。
    “他们说,苏州的官员其实也并没有做什么作奸犯科的事情,对百姓也算和善,虽然有些贪墨却也是能让人认可的。不过……有一件事情却是朝廷所不准的,那就是与海外的商人互通有无。因为朝廷曾有过明令禁止地方私自出海,可他们却……”
    唐枫听到这里,吐出了一口气,他已经知道薛慕仁他们在隐瞒着什么了,原来是因为这一件事情啊。自从大明永乐之后,中原大国就渐渐地封闭了与外界的联系,禁海之令一朝严过了一朝,使得原来靠海为生的渔民都无以为生。这样一来,就催生出了以走私为业的海盗和倭寇,在嘉靖中期,随着几员抗倭大将的出现,以及朝廷的重视,这些海盗和倭寇就被逐渐剿灭。但是这么一来,大明朝廷对海外的人就更存了戒心,便是寻常的贸易往来都很少了,更是将原来的市舶司都给罢去。待到嘉靖、隆庆交接的年间,这市舶司才重开,但是却不多,苏州也不是其中的一个。
    不过靠海吃海,让苏州的百姓们守着大海这个聚宝盆而不用,这明显是不可能的,所以民间多有走私之人,对此朝廷也是睁只眼闭只眼,毕竟江浙二地乃是税赋重地,能没有大动作就不大动的好。不过朝廷不知道的是,现在这走私已经渐渐从私人变成了官府组织,这却是让他们所难以料想的了。
    张泰还在说着:“锦衣卫的兄弟们,原来只以为是一些商人为了逐利而违背朝廷的意思铤而走险,可在细查之后才发现这一切居然有着各处官府衙门的影子。自知府以下,这些大人们都在这些走私的行动里参了股,而且个个都获利颇丰。
    “此时正是阉党把持朝事的时候,虽然他们曾想过上报,却因为那些官员和朝中大员们之间关系密切,又有当地的镇守太监压制而不敢。而后来,他们也因为知道秘密而被这些人拉了进去,现在尝到了甜头之后,也就肯代为保守这个秘密了。如今苏州城的富商十有八九都有从海上贸易中得来了好处,所以大人要是将他们一网大尽的话,可又是一件大功了!”说到最后,张泰有些兴奋地站起了身来,渴望地看向了唐枫。
    唐枫依旧端坐在座位上,看不出他的情绪有任何的波动,可实际上他心里已经生出了滔天的大浪。一直以来,在面对着既要对阉党下手,又要防着北边的金人的情况下,他完全忘记了这个时代的世界的变化。这时候正是欧洲诸国大航海的时节,那些个只是弹丸之地的小国通过他们无敌的海上船舰搜刮着四处的财富,为他们资本主义的快速发展积累了原始资本,而这一切都是从海上而来。
    而大明呢?大明这个无论是物产还是人口,都远胜于他们多多的国家却闭关不顾,将原来能轻易到手的进一步发展的可能丢到了一边。“不,我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一切,就不能让历史的悲剧重新再出现在我们的头上!”唐枫在心里暗暗地对自己说道。
    苏州一府的举动便是整个大明沿海城市的缩影,想必其他的地方或在官府默许,或在官府帮助下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但他们只是小打小闹,不敢做得太大,所得也只是富了小部分人而已。若是能让朝廷开了这海禁,使得我大明能与海外诸国自由往来的话,我们大明必然不会走原来的老路……
    正当唐枫在心里想着这一切的时候,张泰见他双眼发直地看着前方,也不理会自己就有些奇怪地叫了一声:“大人,你以为属下的话不对吗?”
    “不,不能将此事上报朝廷!”唐枫这时才想到了张泰所说要上奏的话,脱口而出就阻止道:“此事你不可与其他人说,知道吗?”
    张泰更古怪地看了唐枫一眼,不过对唐枫的崇敬还是让他选择领命:“是,属下记住了!”
    第484章    离苏南下
    春日的微风吹在身上并不让人觉得寒冷,但是却已经将唐枫吹得冷静了下来。当他让张泰离开之后,想要回去卧室休息的时候,突然被这风一吹终于从适才有些盲目的喜悦里走了出来。开海禁,那是谈何容易的事情,大明近三百年的历史,除了雄才大略的永乐,哪个皇帝不是将大海视为畏途?这样根深蒂固的观念,已经根植在了每一个朝中大臣的心里,甚至是每一个大明百姓的心里,只以自己一个人微言轻的锦衣卫同知,真能改变这一切吗?
    别看现在苏州府就连官员们都在参与着走私,那是受利益的驱动,和他们是不是看出了大海的好处却是全不相干的。而一旦真的开了海禁,沿海的诸多府县的百姓将会全部投入到这个有着更好发展前途的事业中去,到那时这些当官的可就未必肯坐看这样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发生了。
    想到了这一切是那么的困难,唐枫不禁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世事就是那么的艰难,明明自己知道这是对大明极其有利的一条路,但却无法让他人知晓,他人也不会相信。“现在我只有尽自己的最大努力来改变这些陈旧的观念了,希望我有能力做到吧。不过现在却不是想这一切的时候,我如今身在江南,当务之急还是把那些白莲教的人挖出来除去才是真。”感觉到自己肩上的担子又重了几分的唐枫,知道只有保住自己这有用之身才是现在该做的。
    次日,唐枫起了个大早,和柳慧说了会体己话儿,又陪着女儿玩了会后,才走了出去,找到了正在院中练功的徐沧。说是练功,其实就是一些动作舒缓的太极之类的拳法而已,为的是能活动开人的血脉,徐沧虽然年纪不大,但对养生之道已经很有经验了。见唐枫来到了自己的跟前,徐沧一面慢慢地挥手抬足,一面道:“逸之起得好早,怎么可是有什么事要我做的吗?”
    “是啊,我有一件为难的事情想请茂林兄相帮,不知你可肯出手啊。”唐枫有些别扭地看着一个三十多岁的人在做着现代时应该是六旬老人才会做的事情,口里却并没有说出来。
    “哦,说来听听。只要我徐沧能做到的,又是不违背道义的事情,我一定帮你。”
    “是这样的,昨天我想了一下,这许多的财物还是不拿的好,不然事情若是被其他人知道了,只怕言官们可饶不了我。你也应该知道,如今阉党既倒,朝廷已然焕然一新,有些事情还是不要沾惹为好。”唐枫说道。
    “那你就不怕苏州府中的官员认为你这是要与他们为敌的信号吗?虽然你身边的侍卫个个都是高手,但是这里毕竟远离中枢,要是他们……”
    “我也正是因为担心他们会起了这样的心思才想到请你帮忙啊。”唐枫叹了口气道:“不过我却不是怕他们,而是另有别情。我会在短期内离开苏州,并给他们留下一封书信,到时候茂林兄只要将之与那些财物一同交还给他们,我想他们应该能稍安点心吧。不知你可肯帮我这个忙啊?”
    徐沧停下了动作,仔细看了看唐枫,却看不透他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最终他一点头道:“好,既然逸之你都这么说了,我一定帮你。说实话若是有这么多的财物放在我的面前,想要我不起贪婪之心也很困难,没想到逸之却能做到,实在让我钦佩啊。”
    唐枫拱手道:“那就多谢了!其实我不是不想要这些东西,不过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而且这些东西我是沾不得的,不然今后说不定有大麻烦。”
    在昨天夜间躺在床上时,唐枫终于想到了一点,只要自己做得巧妙,或许能使苏州当地的官员为自己所用,成为开海禁的帮手,那样一来,自己就不能再拿他们的好处了。因为一旦拿了这些东西,自己与他们之间就多了一层不可告人的秘密,到时再想用他们就会有所顾忌。另外,待到真有那么一日,朝中必然有许多的人会与自己唱反调,这次的事情很可能为他们所知,到时候自己可就有口难言了,所以索性就不收下这些能晃花了人眼的东西。
    得了徐沧的保证之后,唐枫才算是安下了心来,他知道徐沧的为人很是方正,而且他最感兴趣的不是做一个富家翁而是为国效力,所以断不会贪下了这些东西,毕竟他还要靠着自己向朝廷举荐,重新踏足官场呢。这样一来,唐枫在苏州这里也就没了其他要办的事情,在带了妻女游览了一番这里有名的几处名胜之后,他便离开苏州继续南下了。
    当唐枫在苏州时,朝廷对袁崇焕及其部下将领的封赏也终于送到了辽东。毕竟这是崇祯朝的第一次大胜,为了逢迎皇帝,朝中官员不敢怠慢,商量了许久才定下了这么一个章程。除了袁崇焕因为是此次大捷的最大功臣,又是皇帝金口赐下的兵部侍郎衔,经略辽东,他们不必复议之外,其他的人都需要兵部等几个衙门进行磋商,给出一个合适的封赏。
    有的时候,一件事情参与的人多了不但不能让它变得有效率,反而拖慢了它的进度,这次对辽东的封赏便是如此。这些朝中官员既不想看到那些他们眼里的粗人得到太大的赏赐,又知道赏得轻了会被皇上责备,所以真是煞费了苦心,一个人一个人地计较着这些边关将士的功劳,斟酌着该给他们什么样的赏赐。这样一来,速度自然变得极慢,直过了近一月,连皇帝都忍不住发问之后,他们才议定了一个章程。
    在由礼部的官员呈奏,皇帝看了发现没什么大的差错之后,这才命人准备所有赏赐之物,连同这些东西一起运去了辽东。
    辽东的将士们可不知道朝廷里为了他们的这次功劳费尽了心力,还当朝廷对此次的胜利不以为然呢,这让许多将士都心生不满。若不是袁崇焕等人识得大体,竭力压制的话,只怕辽东真会出了大乱子。现在朝廷的封赏终于来了,倒使得这些将士们有些不好意思了,无数原来是阉党官员家里的金银被守边的将士们揣进了怀里,这让他们觉得皇帝还是很圣明的,朝廷还是很有作为的。
    不过有人欢喜却有人愁,袁崇焕连升数级,成了辽东名义和实际上的首脑是大家都认可的,但是有些人在看到朝廷给自己的封赏不过寥寥时,就有些不快了。比如赵率教,论功劳是他带了人马收复的辽东几处城池,后来更是突入到了金国北边,连番大战,才使得袁崇焕的人马得以保存。虽然他知道因为主从的关系,自己的功劳是大不过袁崇焕的,但是怎么也该得到仅次于他的封赏。
    可结果却大出了赵率教的预料,除了一些金银之外,他就只是升了一级,圣旨里更是连他的名字都没有提到。这是赵率教怎么都无法接受的,要知道原来他的地位是要远高于袁崇焕的,后来却被这个书生慢慢地赶上已经让他不满了,现在更是直接跳到了自己的前头,成了辽东三军的主帅,这让他怎么信服?
    “之前他袁崇焕因为有唐枫相帮守住了宁远而为朝廷和孙大帅看重也就罢了,那是他运气好。可这一次,他不过是带了人马趁金国内部空虚打了几仗就要将大功完全揽入自己的怀里,却是岂有此理!我立下的功劳难道不够大吗?辽东北边数城若不是我带将士们连场血战,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夺回来?朝廷不可能看不到这些功劳的,可他们为什么对此只字不提?”在越想越气之下,赵率教就开始产生了疑心:“对,这一切一定是袁崇焕这厮在背后做了手脚。那向朝廷报捷的奏章是出自他的手,他一定是将这一功劳也都写到了自己的身上,而我却被他略到了一边。朝廷和皇上全不知情,自然被他蒙骗过去了!袁崇焕这个小人,真是阴险啊!”最后结合他所知道的一些故事,赵率教得出了一个他认定了他“事实”,一切都是袁崇焕为了揽功而做下的事情,这让他的心里第一次对袁崇焕这个上司生出了敌意。
    其实这倒是赵率教冤枉了袁崇焕,虽然他有着许多的缺点,但是这种小人行径却不是袁崇焕能做得出来的。而这都是因为朝中官员们的一点私心。在他们看来,将领都是粗人,自然不想给他们太好的待遇,而袁崇焕毕竟是文臣出身,所以他们对他就稍微近了一些。在这些精通修饰的文官笔下,什么事情都只是挥笔间的事情,最终就产生了这样的结果。
    这些文臣们一点可笑的私心,就此埋下了辽东守军将帅难和的局面,当然现在这个时候,一切还没有显现出来,大明上下看来内外都是一派升平,除了东南有些许跳梁小丑,不过他们很快就要覆灭了……
    第485章    各逞本事
    唐枫如今在锦衣卫中可是一传奇,以他及身边少许亲信的力量,将一直压制在锦衣卫头上的东厂打得不能还手,最后更是将东厂和魏忠贤一齐除去,使得原来已经势弱的锦衣卫再次出头,这已经是锦衣卫上下人人都津津乐道的事情了,而他也成了大家的偶像。
    如今,唐枫来到江南,受到白莲教逆贼的威胁,并亲自下令让浙江的锦衣密探搜寻这些人的踪迹,这些人自然没有一个敢怠慢的。署理着浙江一地所有锦衣卫内外事务的千户谭叔节更是亲自带人赶去了绍兴府,对那边的情况进行详查。
    奈何数日下来,却没有半点他们想找的敌人的踪迹,倒是苏州那边传来了消息,说是唐大人已经离开了苏州城往绍兴而来了。这下谭叔节可就有些急了,连忙将手下的一众得力人手都叫了过来,神色凝重地道:“唐大人身系我锦衣卫上下的荣辱,无论任何时候都不能有失。现在既然有逆贼想对他不利,我们作为锦衣卫的一员自当全力以赴,可你们手下的人却都在做什么?怎么这么久了却连一个白莲教的人都查不到?”
    “千户大人息怒,兄弟们不是不尽力,只是事出突然,我们实在是有心无力啊。这绍兴府虽然地方不大,但是人口却多,兄弟们已经查了不少自以为有嫌疑的人,可是几番下来却依旧一无所获。看来这些白莲教的人或许因为歙县事败而知事不可为离开了吧?”一名百户大着胆子辩解道。
    “不可能,”谭叔节摇头道,“歙县那些白莲教逆贼被抓的事情只有我们内部的人知道,谅那些身在浙江的逆贼也无从得知,他们怎么可能放弃这次机会呢?”
    “千户大人,我有一个看法,却不知大人们能不能信。”一个总旗小心地说道。
    “说!”谭叔节看了这个年轻的下属一眼之后,便吐出了这么一个字。
    “是这样的,在我看来我们或许是找错地方了。”在嗫嚅了一下之后,他又继续道:“我们知道唐大人将来绍兴的山阴,所以便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这里,但其实白莲教的人可未必会这样做。他们在绍兴一定有着自己的眼线,却不是我们所想的那些突然到来的人,而是早就在此住了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寻常百姓,这样一来我们自然查不出他们的破绽。而当唐大人来到这里之后,他们才会通知自己上面的人,到那时候那些欲对大人不利的逆贼才会闻讯赶来……”
    “唔,你的猜想倒也有一些道理。”谭叔节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来回地走动了半晌之后才道:“这一次的确是我们太想当然了,以为唐大人既然将来绍兴,他们就必然会早早地赶来这里作下布置。现在看来,他们确有可能还不在绍兴,只有几名身份没有问题的眼线看着这里的一切。若真是这样,事情可就有些棘手了,难道我们要等唐大人到了,再找出这些人来吗?即便唐大人不会因此而怪罪我们,我们也不能让他冒这个险啊。”
    “千户大人,小的以为我们倒也不必如此担心,虽然这绍兴府中没有这些人的下落,却不代表他们就不在我浙江一地。如果他们想要在第一时间得知大人来到的消息,从而尽快赶来,必然不会离此太远,所以我以为我们可以将搜查的范围扩得大上一些,这样找到他们下落的机会自然也就大上一些了。”
    “好,既然现在在这里查不出线索,我们便试上一试吧。王千,李万,你们二人现在就持我的命令去其他几个州府,命那里的兄弟们在他们那里也给我搜上一搜,还有,白百户,你带了人回一趟杭州,因为我们都来到了此地,杭州城我们的力量很是空虚,说不定现在白莲教的人就在那里,你去给我仔细查看了。”谭叔节在沉吟了一下之后,就下了一连串的命令。那些下面的人忙都答应了,然后便纷纷离开了这座锦衣卫临时征用作为指挥所的院落。

章节目录

重振大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路人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路人家并收藏重振大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