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子……”一见到那个倒在血泊里的人,葛长老惊叫了一声,随即脸色大变:“你果然是好狠的手段。不过便是再厉害的酷刑,也休想让我说出一点有关圣教的秘密!”他这话说得斩钉截铁,没有半点的回旋余地。
    第495章    逼供(2)
    唐枫早就猜到了他会这么说话,前面连他手下的人都能为了他们心中的圣教而面对酷刑不肯开口,那葛长老身为教中位高权重之人自然比他们更加坚定了。虽然面对此人的坚决,唐枫却并没有生气的意思,脸上带着一副莫测的笑意道:“好,不愧是白莲教中屈指可数的人物,见了我的手段依然不肯屈服!不过你放心,你的身份如此之高,知道的东西一定比他们要多,我是不会让你有可能死去的。”
    虽然自己不会遭到铁子那样的酷刑,但是葛明心里并没有丝毫的喜悦之情,反倒从心底里生出了一丝寒意,他实在猜不出来这个唐枫会怎么样对付自己。唐枫一挥手道:“将他带到一边,我倒要他看个清楚,究竟是他自认为的对白莲教的忠心重要还是自身的安危重要。去,将外面的那些人都给我一个个带进来,本官要一一审讯!”
    答应之后,几名锦衣卫便走了出去。不一会工夫,那些个受伤或是没受伤的白莲教徒就被提了进来。在活捉之后,这些人已经提心吊胆了,在刚才又听到了自己人发出的阵阵惨叫,更是让他们受尽了心理上的折磨,现在一到了堂上,这些人更是连口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自己会落得同样的下场。
    一见进来之人的模样,唐枫知道自己之前的残酷手段起到了效果,便一指依旧在堂上一角的铁子道:“你们都看到了,这就是不肯如实回答本官问题的下场,你们已经是有极重的罪名在身的逆贼,若是不肯说出让本官满意的答案,这个人和外面那个被剥去了皮的人就是你们的榜样。”说到这里,他满是威胁地扫了第一批上堂来的人,见他们一副噤若寒蝉的模样,便继续道:“现在就开始吧。”
    依旧如之前的一般,唐枫先从简单的入手,问他们的姓名,在教中的职务,籍贯所在。这些人早已经没了勇气隐瞒,便一一都作了回答。在问了这些最基本的讯息之后,唐枫便深入了一步:“你们这些人并非都是浙江一省之人,那你们是如何接到了命令赶来的?”
    “是暗号,每过几日,我们就会受命去一个特定的地点看有没有暗号,一旦有暗号命我们行动,我们就会依着上面的指示做事了。”
    唐枫微一点头,这一点从杭州的白百户所侦得的真相便能确认了,当时这些来绍兴的人便是这样知道消息,然后赶来这里的。现在看来,这些人平日里与常人也无两样,也是有着营生和家庭的,并不是自己之前所想的那样他们是总聚集在一块的了。想通了这一点,他心里已然有了一个主意,不过他面上却无半分的显露,依旧说道:“你们便将自己所知道的暗号都画出来,画得越详尽,本官便能算他戴罪立功。”
    众人一听,顿时就来了精神,几张纸放在了他们面前,这些人便提笔画了起来。虽然他们许多人都不会写字,但白莲教传递消息多用图形,他们又看得多了,倒是人人会画,不一会工夫,就有人将图形交了上来。
    “这圆圈、三角之类的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唐枫看了两张之后便停止了,因为他完全看不出其中的玄机。立刻就有人为他仔细解释了起来,有代表时间的月和日的,有代表地方的,也有代表如何联系的,不一而足,直让唐枫都心里暗赞这些白莲教的人居然还懂得用密码来联系了。不过现在这个秘密已经被自己所掌握,那白莲教的秘密就不能称之为秘密了,这对自己将来的行动大有帮助。
    另一边,被人紧紧捆住,嘴上还扎着布带的葛明则是急得脸上汗水直冒,他知道这下教里的损失可就大了,居然让官府的人知道了这些联络用的暗号。而更让他不安的是不知道唐枫还有什么手段。
    在将这第一批放回去之后,唐枫又见了第二批,这次不问他们的身份,而是直接就问有关暗号的事情,向他们询问这几组暗号所表示的意思。其中有一人刚想鼓动身边的人不要配合,就被唐枫下令在堂上活活杖毙,这一下,其他的人顿时就不敢再生他念了。这些人在教中地位不高,自然就少了那坚定的信念,受唐枫这么一番恐吓之后,便也都屈服了。这几人所说的答案和之前那一批所说的一般无二,唐枫终于可以肯定自己所掌握的暗号是真实的了。
    然后,唐枫又开始问这些人,除了葛长老之外,带着他们来到绍兴的人有哪一些。他清楚,只是一个首领,这些藏身于各处的人是不可能如此统一地来到这里的。这一下就让他又甄别出了一些地位较高的人,等着向他们盘问更多的事情。
    这几十人被唐枫连续地盘问,直到天色有些微明,他才停了下来。解惑见状忙上前道:“公子,你累了一个晚上了,还是先休息一下再继续吧。”今天他觉着公子与往常太不一样了,居然连下杀手,而且所用的手段还是如此残酷。
    唐枫也知道想要一次将事情都问出来是不可能的,便点头道:“好,就将他们都看好了,待到下午我继续问他们。”然后便与解惑一起去了县衙的后面,寻一间厢房先睡下了。
    唐枫是休息了,但那些白莲教众却无法安睡,他们知道自己这次不但自身难保,现在背叛了圣教,说不定连家人也……顿时恐惧之情在这些人中间蔓延了开来。若不是他们的身边满是兵丁,而身上又被捆个结实的话,他们说不定会一死以求解脱了。
    至于葛明,更是感到了煎熬,教中的秘密不断地被唐枫挖出来,对着圣教是很不利的。可自己现在却是阶下囚,连将消息传递出去都做不到,所以虽然受了伤,身体极其虚弱,但他依然连一点倦意都没有,只是不断地盘算着自己该怎么办。但半日过去,却连一点头绪都没有,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使自己不背叛圣教。
    一觉直睡到中午,唐枫才醒了过来。这时,那山阴县令早就准备好了饭菜,等在了后堂了。唐枫也不客气,在谢过之后,便坐下来大口吃了起来。昨天到今天的唐枫展现出了他杀伐果断的一面,这让眼前的这名县令对他的畏惧之心更盛,即便唐枫招呼他一起用饭,他也连连推辞。对此,看出了些须端倪的唐枫只得一笑了之。
    用过了饭,唐枫并不急着继续审问,而是叫过了解惑,和他一起练了会武,松动一下筋骨,毕竟坐了一夜,又睡了一觉,需要活动一下了。在练了会武之后,唐枫看了眼明显心不在此的解惑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是不是觉着我这次做的事情太残忍了?”
    下意识地解惑点了下头,随即他回过神来,忙又摇头道:“不,这些人几次三番地要害公子,这次更是……便是将他们全杀了也不为过。”话虽然这么说,但他面上的表情显然还是对唐枫的所为有些介怀的。
    唐枫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知道这不是你的心里话,你虽然认定他们死有余辜,但对我所下的辣手还是不以为然的,我说的可对?”说着看向了解惑的双眼。解惑逃避不过,只得微微点了点头。
    “我何尝不知道这一点呢?只是这一次我不得不这样做,即便我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太过于无情,太过于冷血。但为了能尽快地将这些为祸民间的人铲除,为了使他们不敢再与我为难,我必须主动动手了!”
    “公子不是因为昨天中午在山上时的情况而狠下的心吗?”解惑有些不解地问道。
    “这当然是其中一个方面,所以我下手惩治的便是那五名刺客里的两人。其他三人,我也不会饶过他们的,待先祖的陵寝重新修好之后,我会拿他们作祭的!”唐枫眼中闪过了一丝寒光:“但是这却不是全部的。这些年来,白莲教屡次与我为敌,而每一次我都是在他们惹上了我之后再予以反击。虽然每次我都占了上风,但是却只是运气好,以及靠着锦衣卫的实力而已。但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我不可能总是等他们欺到了头上再进行反击。纵然我能躲过了这么多次,那下一次呢?现在的他们下手越来越是没有顾忌,我担心总有一日慧儿和绰儿会成为他们的目标,要是她们真有个万一,我就悔之晚矣了。
    “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既然他们不可能就此停手,我便先下狠手对付他们。只要白莲教被我所灭,那一切的麻烦自然就不存在了。这一次我们手上掌握了这么多的白莲教的人,我想这该是一个好机会了。”
    “原来如此!”解惑明白地一点头:“怪不得公子这次会与往常不同,原来有着更深一层的想法啊。倒是我太不相信公子了……”
    第496章    逼供(3)
    与解惑说了这一会话,又练了会武之后,唐枫再次来到了二堂之上。一见他重又到来,一众锦衣卫的人便再次抖擞起了精神,今天唐枫的表现,已经让这些人全都心服,更明确了他们要追随在在身后的心思。见他一旦坐下,众人便同时行礼,大声道:“大人!”
    唐枫稍有一些错愕,但随即又恢复了过来,继续道:“再带一些人进来,本官要再细问他们一些事情。”说着,他的饱含深意地看了下面依旧被捆在那的葛明一眼,此时的他已经更是委顿,见唐枫要继续了,他面上又显出了一阵紧张之色。
    人很快就被带到了堂上,这些人前面已经交代了不少事情,现在再上堂来已经变得很是服帖了。对他们的转变,唐枫看在了眼里,便继续用不含半点感情的声音道:“现在本官要你们将自己所知道和你们一样是白莲教徒,但却并未来此的人都说出来。要是能让本官满意的话,我会考虑让你们功过相抵的。当然,若是你们所交代的不是真话,那你们将会受到什么样的对待,本官就不能保证了。”
    众人面面相觑,好半晌后,才有人嗫嚅地道:“回大人的话,我等也不过是受命行事而已,除了一些香主、堂主,其他人是不可能知道除了自己还有什么人是教中同伴的。即便是见过面,我们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哪里人氏,还请大人明查。”
    “哦?”唐枫微微一呆,却也知道他们所说的乃是实情,的确以白莲教这些人的谨慎行为,不可能让手下的人知道了太多的事情。在沉吟了一下后,他便道:“好,那就先将他们押下去,将那几名首脑给我带上来。”
    那几名已经被下面的人供诉了出来的人被押上堂后,唐枫重新提出了这个问题。对他们来说,这倒不是一个难题,他们确是知道一些此次没有赶来的人的情况,在已经完全被唐枫的气势所压之下,他们很痛快地就将自己所知道的人员名单给报了出来。
    听着一个个教中的隐藏力量被人记录在案,葛长老目眦尽裂,只可惜他却是连动都动不了,唯一能做的只有用布满了红丝的眼睛瞪着上面的唐枫和下面那些贪生怕死的人。他恨自己怎么就会有这么一些下属,恨唐枫居然会用这样的手段。
    足足说了近半个时辰,这几人才将自己所知道的人员全部供诉完毕,此时的他们也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对圣教的打击有多大,但现在他们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虽然他们都不怕死,但看到那受尽折磨而死的尸体时,他们却还是畏惧了,何况这里有这么多人,自己即便不招,其他人也不会如自己一般。既然那样,为什么自己要受这份罪呢?带着这样的想法,每个人都老实地将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很好。”唐枫看了看眼前的这一份名单后点头道:“现在我再问你们一件事情,在这绍兴府里,你们知道有哪些是教里的人?”
    “这个……”几人相互看了一眼,都为难地摇头道:“我等皆是从其他地方来的,所以这里究竟有些什么教友却是真的不得而知了。恐怕只有与他们有着联系的葛长老才知道这些人的真实身份吧。”几人说着,有些胆怯地看了一眼面前不远处的葛明,见他正恨恨地盯着自己,他们全都打了一个寒战。
    唐枫知道他们说的是实情,一开始交代的人也是这么说的。因为这里的人都是有家有口的,这次的行动如此之大,一定会有人落网,在绍兴本地的人当然不会出手而连累家里人了。在挥手让这几人退下之后,唐枫才示意让人将葛明提到了面前,并解开了他嘴上的布条:“葛明,现在你还有何话可说?”
    “无话可说!就连我自己都想不到我圣教的子弟会如此怕死,只是被你吓了一吓就将一切都说了出来。不过还是那一句话,你想杀我很简单,但想要我背叛圣教,那是痴人说梦!”葛明虽然面色惨然,但还是很硬气地说道。
    唐枫靠在了椅背之上,带着怜悯地道:“葛明你这又何苦呢?他白莲教给了你什么好处,能让你如此的死心塌地?而且你也知道我手上掌握的已经很多,再加上我有锦衣卫的人手,便是没有你的配合,想要挖出这些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你真想就此死去吗?”|
    “不错?我在无生老母的驾前发下过毒誓,今生不会叛教!”葛明想也不想地道。
    “那我就成全你。”唐枫淡淡地说道,然后用手一指,就有几人上前抓住了他的四肢。唐枫拿起了身前案上的一张纸,把玩了一下后道:“看你的年纪还能如此矍铄,看来你一定是修了一身的内力了?却不知道你练过一门功法没有?”
    “什么?”葛明不知道唐枫突然转变了话题的用意何在:“即便你用神功什么的来引诱我,我也不会出卖圣教的!”
    “我以前听说有一门功法叫做龟息功,可以让人在不作呼吸的情况下依旧存活,不知道你学了没有?这样吧,我们来试上一试!”唐枫一挥手道:“动刑!”
    几名熟悉各种刑法的锦衣卫听唐枫这么一说就知道了他的意思,立刻有人取过了一只木盆和一叠厚厚的纸张,然后很麻利地就动起了刑来。沾了水的纸紧紧地贴在了葛明的脸上,他刚想出声的脏话就被堵在了喉咙里了。然后是第二张,第三张……当在他的面上蒙上第七张纸的时候,他整个人就开始不安地抽搐了起来,他已经感觉到了这种刑罚的可怖之处。
    虽然没有之前那些刑罚那样的恐怖和鲜血淋漓,但它却是能让人一点点感觉到死亡来临的刑罚,它折磨的是人的意志。半盏茶的时间之后,葛明的动作已经轻微了许多,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头越来越大,因为没有空气能吸入肺中,他已经明显地感觉到那里象是在着火一般的难受,此时只要有人帮他揭开面上所蒙的东西,他什么都愿意做了。
    见到他的挣扎越来越是无力,唐枫也担心把他给闷死了,便示意人将纸张揭掉。当纸张离开他的面部时,葛明完全瘫软了下来,他面色如猪干一般,胸腹不断地起伏着,大口大口地吸着这来之不易的空气。他的眼中已经有了畏惧之色。
    这一切都没有逃过唐枫的双眼:“怎么样?现在你可改变主意了吗?”
    “我……”在又大口喘息了好几下后,葛明还是咬牙道:“你不要白费心机了,我已经六十多了,早就活够本了,不会因为你的一点手段而改变主意的。”
    唐枫心里对他也有一点敬意了,不过却没有因此而稍稍心软:“那就继续吧。”
    如是者几次,纸张的数量不断上升,几次葛明都差点死去,但他依旧紧咬着牙关不肯有半点的妥协,这让唐枫开始有些不耐烦了。他遇到过不少的犯人,却还从没有哪一个能如此坚决的,看来这个白莲教倒也并非一无是处,至少在使人忠诚上很有一手。
    知道再这样下去葛明即便不死也会因为大脑缺氧过度而变成白痴,唐枫不得不停止了对他的继续摧残,既然对他本人的用刑起不了太大的作用,那就该另想他法了。
    “来人,去将那几个首脑再给我叫进来。”在将葛明带下去后,唐枫又吩咐道,此时天色又已经晚了,他在这里已经呆了有一天一夜了。人很快就带了上来,他们胆怯地看着唐枫,不知道他还要问自己一些什么事情。
    唐枫看向了他们:“你们可知道这个葛长老的来历?他是哪里人氏,家在哪里?”
    “这个我们却不知道了,只听说他也是南边的人,所以教主才会让他主持这一次的事情。”一人小声地说道,其他人却没了声音。
    唐枫深深地皱起了眉来,半晌后才道:“那你们以为什么人能知道他的这些情况呢?”
    “教中除了教主,或许只有少主以及和他身份一样的长老了吧。”
    唐枫微微一愣,随即就有了打算:“很好,你们肯如此合作,本官不会为难你们的。”让人将他们带下去之后,唐枫便叫过了谭叔节:“谭千户,你派人去一趟徽州府的歙县,问那里的县衙门要之前被本官所擒的白莲教逆贼,看来要有所突破就要着落在他们身上了。”
    “是,卑职这就去办!”谭叔节已经被唐枫的手段折服,没有多问什么,就大步走出去安排了。唐枫在后面加了一句:“一定要快!叫他们用最快的办法将人给我送来。”他知道这一次要想有大收获,最重要的就在这个时间上,在白莲教上下还不曾知道情况,或是知道了情况但来不及反应下动手是最合适的。
    然后他又下令道:“绍兴两县之地,也要派人看紧了,但有此时离开的,就一定要查明身份,确认无误之后,才能放人离开!”这是用来对付那些尚未被查身份的白莲教徒的手段。众人忙答应了一声,便各各去做事了……
    第497章    暂时的平静
    忙了这么一整日,唐枫才带了解惑,与护卫着他的一众侍卫返回家去。在道上便有人议论起那葛长老的强硬来:“真是看不出来啊,这个老儿居然如此能扛,上了此等酷刑,几番折腾之下他居然依然不肯低头,难道这白莲教真有让人死心塌地的术法吗?”
    声音传到唐枫耳边,他不觉一笑,看向了解惑和张泰二人:“你们以为这是为何?还有,要以什么样的法子才能逼迫他将我们想要知道的东西吐出来?”
    “这个……许是那老儿修了一身武艺,定性比常人要高得多吧。卑职以为,要让他交代一切,只怕还得加刑。人总是知道痛的,只要让他真正感觉到了恐惧,他自然会服软的。”张泰在犹豫了一下之后说道。这也是许多锦衣卫的看法,他们捉拿葛明时也费了一番手脚,所以知道他有着一身不错的武艺,而他们又是经常拷问人的主,便有了这样的看法。
    “你呢?”唐枫看向了解惑:“你怎么看此人?”
    “不好说,若只是因为他内力精深的话,在刚才公子对他用刑的时候就不会那么痛苦了,显然刑罚用在他身上还是有效果的。关键的还是在他的心思上,只要能找出了他的弱点,便能让他开口。”解惑沉吟着说道,随后看了一眼唐枫:“不知我说得可对吗?”
    “你说的很对。”唐枫点头道:“正如之前你们所议论的那样,那白莲教必有手段能让他这样的人不会背叛自己,不过却不是什么邪术,而是一个人人都会的手段。”
    “是什么?”众人都来了兴趣,忙张口问道。
    “这个却还不能说,待事情有了眉目之后,你们自然就知道了。”唐枫卖了个关子。但张泰和解惑二人在微一思索之后就知道了他所指的是什么。有之前白莲教惩处叛徒的激烈手段,就可以推断出他们如何控制这些掌握着教中重大秘密的办法了,那就是以他们的亲人的安危相威胁。不过这二人也知道现在这里人多嘴杂,这事关能否让葛长老开口的关键还是不让太多的人知道的好。
    回到家中,柳慧正自不安地在厅中走动。唐枫自昨天从山上下来与自己见了一面之后便足足一日没有回来,虽然知道有身边的人保护,但身为妻子的她还是很担心的。现在一见唐枫安然归来,柳慧才放下了心头的大石,笑着迎了出来,嘴里有些埋怨道:“你也是的,怎么一整日不回来也不让人捎个话回来。”
    “忙啊,”唐枫接过下人递来的茶碗,嘬了一口后道:“抓了一些白莲教的人,我必须抓紧时间把他们知道的一切给审问出来,不然就错过了这个机会了。”
    柳慧见唐枫有些劳累的模样,便心疼地白了他一眼:“你回来了我就放心了,厨房里还炖着官燕,我去给你端了来。”
    “好。”唐枫很自然地答应了一声,但随即又想起了事情不对,这里并非自己在京城的家,哪里来的这些补品呢:“你哪弄来的官燕?还有,绰儿呢?怎么你在这里却不见她?”
    “现在才想起自己的女儿啊。”柳慧半嗔地道:“我当你只顾着公事连女儿都不要了呢。放心吧,今日一早,知府衙门送来了一些上等的燕窝,还借了几个仆妇给我们使唤,女儿现在有他们照顾,倒也没什么。”
    “原来如此。”唐枫想到那殷大洪退走之后就不再出现,原来是去安排这些细节了。看来这个殷知府倒是个会做人的,又看到自己因为昨天的事情很是不快,便想着用这样的方式来讨好自己。唐枫并不是那死板的所谓清官,他深明官场之上的一些往来是必须的,你不受他的这份礼倒有可能得罪了他,便也没怎么当回事。点了下头后,他又道:“那他们没有送别的东西来吧?”
    “你还想要什么?放心吧,这点分寸我还是有的,他们送来的一些银票我是一点没收,就让人拿回去了。这几个仆妇,我也只说是借来使一下的。”
    “那就好,现在绍兴地面上也不清净,他们虽然身为朝廷命官不太可疑,但小心一些总是好事,到时候也不会让人拿到了把柄。”唐枫慎重地说道。
    因为能问出来的都问了出来,而那葛明在自己拿住他的弱点前看来是问不出一点有价值的情报出来,唐枫便索性不再问了,而是带了妻女游览起了绍兴的湖光山色来,用来使自己的心情得到放松,为接下来的战斗做好充分的准备。
    书圣王羲之和一众好友一起流觞曲水、诗歌应和,并留下了旷世书法名篇的兰亭、虽然比不得西湖,但是却也景色宜人的东湖,埋葬着上古先贤,曾为了治水患而三过家门不入的大禹的大禹陵等等绍兴值得一游的名胜他们都踏了个遍。好在这些地方唐枫的前世都曾去过,所以虽然在这个时代的绍兴他是第一次来,这些地方的一切都还了解,所以并未在妻子的面前露出了什么破绽。
    一家三口带了从人很快就将这数量不多,地方不大的名胜看了个遍,时间却不过两三日而已,这让唐枫不禁在心里慨叹:“怎么绍兴所出的名人多是在大明之后呢,什么鲁迅、蔡元培等人的故居现在看来是游不了了……”
    当唐家三口正自逍遥的时候,绍兴城中的气氛却很是凝重,现在大家都知道有那白莲教的妖人在这里做下了大事,使得唐枫唐大人受到了惊吓。同时,那些锦衣卫的人也依唐枫之命看紧了出城的各个要道,但有要离开的人,都会接受严密的盘查,这就使得这里的人更是不安,大家看一些陌生人时都提起了小心。
    这样一来,可就苦了一个人了,那就是才来到绍兴没两日的汪德道。自离开了歙县之后,他依然没有忘记要报家仇,便依着自己所听来的消息往绍兴而来。奈何因为他身上少了路引,且穿着邋遢,引起了一些地方巡防的疑心,几次都差点被他们给逮住。好在汪德道人还算机灵,就这样东躲西藏地一路南来,虽然没有出什么事情,但是脚程上却慢了许多,唐枫都在苏州转了一圈,又来到绍兴好几日了,他才终于来到绍兴。
    原来汪德道还担心这次自己来得晚了,说不定唐枫已经回了京城,到那时再想对付他可就更难了。但很快就让他放下了心来,唐枫还在山阴的消息被他从一些人的谈话里得知了,并且他还打探到了唐枫的下脚之处。只是唐家附近整日里都有许多的人看守,以汪德道的本事根本接近不了,他只有忍了下来,只等着唐枫出现疏忽。
    但是疏忽没有等到,却等来了锦衣卫对他的怀疑。虽然汪德道要留意着唐家的情况,但他终究是要有个落脚之地的,他身上银子有限,只得宿在了一座破旧的土地庙里。而这个时候的绍兴城最被人关注的就是那些外来的人,所以他很快就被锦衣卫的探子们给盯上了。
    在四月二十五,唐枫带了妻女外出游览的时候,他便被白齐带了人给堵在了那间小庙之中。见到许多大汉破门而入,原来就做贼心虚的汪德道想到的第一反应就是逃跑,奈何以他的身手怎么可能逃得掉呢?只是一会工夫,他就无处可走,最后被锦衣卫的人个捉了起来。
    “你是什么人?为何来绍兴,还如此的鬼祟?”如此容易就捉到了他,倒让那些锦衣卫们不确定了起来,他们可是知道白莲教徒的厉害的。
    只当自己必死的汪德道听了这话大呼侥幸,便急忙编了一个借口,说自己是无处容身,才来到的绍兴。看他的模样和身板,那些人也就信了他的话,倒也没有为难于他。不过既然是可疑之人,他们是不会轻易将之纵走的,便把他和其他一些这几日来被抓的可疑之人一起关押了起来,只等着唐枫离开之后再说。
    就这样,这个一心想着杀唐枫报仇的汪家三少爷就被锦衣卫的人给看押了起来,但是却无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而唐枫也全不知道还出了这么一件事情。若是真让他见了汪德道的面,就算他还是认不出他的真实身份,也会想到前几日里歙县的事情,那汪德道便只有死路一条了。但偏偏这些下面的人认为这些可疑的人并无太大威胁,只是关了起来没有打扰到唐枫,这让汪德道再次躲过了一劫。
    四月二十八,在唐枫游遍了绍兴各处名胜,正在家里休息的时候,终于有人来报,歙县那边已经应唐枫所命将之前被擒的那二十来名的白莲教众给送了过来。那歙县县令之所以如此快就将人送了来,一是为了讨好唐枫,二来也是知道这些人在自己手上很是棘手,现在有人能带走了他们自然就省了自己的心力。所以在接到指令之后,他当即就命人用囚车载了这些人日夜兼程地赶来了浙江绍兴……
    第498章    眉目
    浙江杭州,巡抚府中。如今的浙江一省首宪严伯达正看着手里的一份公文,他是一个已经过了五旬,看上去很有威严的人,虽然现在只着一身宽松的常服,但依然能给正站在他下首禀述公事的布政使张思远以压力:“……大人,这便是我浙江今年要支出的修筑各府县河堤的费用了,敢问您有什么看法?”好不容易他才将一切都禀报完毕,舒出了一口气来。
    “唔,张大人所说的很是详尽,很是适合我浙江一省各地的情况,就按你说的办吧。”在仔细看完了手中的公文之后,严伯达满意地点头道:“能有张大人这样的同僚在旁帮着本官,实在是浙江百姓之幸啊!”
    “严大人谬赞了。”张思远很是自谦地说道,随即他又张了张口,似是有什么事情要说。
    这动作正好被抬起头来的严巡抚看在了眼中,便好奇地道:“怎么,张大人还有什么事情要禀报的吗?你我份属同僚,有什么话你但说无妨。”

章节目录

重振大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路人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路人家并收藏重振大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