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卑职明白!”熊辉忙说道:“只要大人肯查一查,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不会有怨言的。”
    “不过此事你却是不能再出手查了,从今天起你就留在这里,哪也不许去。”唐枫将话说到了前面:“你和你兄长乃是至亲,我不想落人口实。”对这一点,熊辉虽然心里不愿,却也只能听从了。唐枫见他答应了下来,便又吩咐道:“好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由你的兄弟们去做吧,你好好地洗个澡,休息一下,静等消息吧。”
    知道唐枫这是让自己避嫌,熊辉便在那又磕了个头后,领命退了出去。见他离开之后,唐枫才看向了外面道:“张泰,你怎么看此事。”他知道张泰此时必在外面候着。
    张泰闻声走了进来,恭声道:“回大人的话,我刚才听了熊辉的话后也觉得此事有些蹊跷,却没有大人所想的那样细。不过以我多年所见的事来分析,这事情必然不简单。”
    “何止是不简单啊?”唐枫当着张泰的面,有些话就可以直说了:“五百官兵,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岂是一个小人物能调得动的?我们若是真要插手此事的话,要得罪的人可不少。说不定又是一次山东的案子的重演,但这一次我却没有那么多的人手可用,浙江也没有象山东那样乱了起来。”唐枫叹了口气道。
    “那大人打算怎么做?”张泰刚才没想这么多,现在一听唐枫这么一说,也开始担心了起来,忙问道:“是否应该找谭千户他们帮忙?”
    “暂时还不能找他们,谁知道他们与此事有没有关系呢?此事只有我们自己先暗中查察,待到事情有了眉目之后,再通过其他手段求得支援。”
    “大人打算怎么做?”张泰忙问道,为了自家的兄弟,他是不会怕做事的。
    赞许地一点头,唐枫才道:“下令让那些现在各处的人都回来,再派几名机灵的兄弟乔装前往建德,去那探一个究竟,看看当日的事情是不是如熊辉所说的那样。”
    “大人您怀疑熊辉的话?”张泰有些不理解地问道。
    “事关他的兄长,我有不敢肯定他说的一定是实话。若想要帮助他们,首先就要确定他们是值得帮的。然后再是想办法怎么帮助他们。”
    “是,卑职这就命人去建德查探消息。”
    “不光是建德,杭州那边也要派了人去看着,我想那熊县令应该已经被拿,送去杭州问罪了。若是他们心里有鬼的话,熊县令这一去只怕是九死一生,所以我们的人要想办法保住他的性命,毕竟他是此事的关键所在,在公在私都不能有什么差错。”唐枫继续吩咐道。
    “好,卑职这就照吩咐去做。”张泰一拱手,就快步往外而去。
    唐枫发了会呆,最后自嘲地一笑:“看来我也是个柯南式的人物了,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出一些事情。原来只当除了白莲教我就可以轻松下来了,没想到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杭州,巡抚衙门。熊灿衣衫不整,神情委顿地被人带了进去。他在建德出事之后身心皆疲,现在又一路被押送到了杭州,颠簸了一段时间,人早就没有精神了。被人半拉半抬地送进了衙门的二堂,听到上面点到自己的姓名,熊灿才勉强振作起了精神答话。
    “熊灿你可知罪?”严伯达满脸严肃地看向了他大声问道,他的下面坐着浙江的一众官员,每个人都神情严肃,但他们心里究竟在想什么却不得而知了。
    “……下官见过巡抚大人……”直到这个时候,熊灿才发现问自己话的是巡抚大人,而不是自己在路上所猜想的知府大人。要知道建德是归杭州府所管,一般来说出了事情总是由顶头的上司来发落的,可没有想到这次跳了好几级,这让熊灿心里一惊,连上面的人在对自己说什么都不知道了。
    “啪!”惊堂木重重地一拍,这才将出神的熊灿给叫醒了过来:“大胆熊灿,本官问你话竟敢装聋作哑,你当本官不敢动你吗?”
    “下官不敢……”熊灿忙再次拱手道。
    “本官问你,你可知罪?”
    “下官不知身犯何罪!”熊灿早在来的路上就想好了应对,所以张口便道。
    “不知身犯何罪?本官问你,你建德被洪水所淹,无数百姓身死,家园不保,你这个一县父母官就不用担责吗?”严伯达见他居然如此说话,心里一怒,寒声道。
    “此事下官确是有责任,但真正的罪过却不在我……”
    “罪不在你?本官下拨与你建德县的修堤银子你拿去了哪里,居然让河堤决口?此事罪不在你,又在何人?”
    “大人,您拨下的那几千两银子,只够我建德修缮其中两条大堤的,可我县内有三处河流,实在是无法兼顾啊。”
    “几千两?本官记得很是清楚,今年一年给你们建德一共拨下了一万三千两白银,你居然敢在这里说是几千两?”严伯达怒道。
    第511章    有口难辩
    听到严伯达说到拨给的银子数量,熊灿面色陡然一变:“怎么回事?二月里我只收到了由知府衙门拨与我建德的七千六百两银子,可巡抚大人却说给我们拨了一万三千两。那其他的六千多两银子去了何处?”见他愣怔在了那里,严伯达冷哼了一声:“怎么,你无话可说了吧?没想到你居然连修缮河堤的工程款项也贪进了自己的腰包,这次你建德遭此大灾,不是你之过,还有谁担此罪责?”
    “大人容禀,下官实在只是收到了七千六百两的修堤款项……”熊灿听严伯达这么说话,才从适才的震惊里走了出来,忙开声强辩道。
    但他的话才刚开了个头,就有人打断了他的话头:“熊县令,到了这个时候你再抵赖是不是太也迟了些?若不是你克扣下了修河款项,这建德的河堤如何会被毁去?你到了这个时候还要强词狡辩,莫非真当巡抚大人好欺不成?”正是张思远在那里开腔了。
    “我……”熊灿被人一口咬定自己贪墨了修河款项,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只是呼哧喘着气:“大人,下官冤枉哪……”最后他只能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你冤枉?那死在洪水之下的无辜百姓又找哪个喊冤去?”张思远咄咄逼人地问道:“你身为一县之长,不但不思为民做主,反而害得治下百姓家破人亡,你还有脸说自己冤枉?你看看我浙江境内的其他府县,一样的修河款子,有的还不如你建德,何以单独就你建德一县出了如此祸事?你能说出过理由来吗?还不是因为你将朝廷下拨的音量给私吞造成的?现在大人看在你是有官位在身的人还能与你说话,若是再不肯认罪,巡抚大人这就可以削去你的官职,投进牢中严刑拷问!”
    这一番话,直把熊灿想说的辩解之言都给逼了回去,他只是站在那里喃喃地道:“下官冤枉,下官有下情呈报……”
    “你说,看你还能编出什么理由来!”严伯达看了一眼张思远后说道。
    “大人,即便是只有七千多两银子,我建德的河堤虽然危险却依然能守住。”熊灿此时已经顾不得太多,便将发生在当日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
    “你是说当那大堤溃决的时候,是由那些突然赶至的官兵守在那里的?”严伯达奇道。
    “正是,因为那带头的将领王万春一再要求,下官才带了人返回县衙。可谁想到了夜间,那边的大堤就溃决了……”熊灿惨声道。
    “居然有这许多的官兵去了你建德,而这么多人居然守不住这么一条堤坝,这事情也太过匪夷所思了吧?”张思远冷笑了一声道:“他们可曾说自己是哪里来的吗?”
    “那王将军说自己乃是杭州来的……”虽然回答了这个问题,但熊灿的心里一阵的不塌实,似乎这里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果然听了他的话后,堂上的一众官员都露出了不信的神情,那张思远更是直接说道:“一派胡言!我杭州城自己也遇到了洪水的侵害,直到前日雨势小了一些才使官兵们休息一下,可派不出一兵一卒去你建德。此事不单是本官,就是堂上的任何一个大人都是可以做证的。”
    “什么?”熊灿吃惊地叫了起来,但当他看向堂上所有人的时候,在他们的眼中都看到了不信和怀疑。“这是怎么一回事?那那些官兵又是什么人?”
    “怎么?无法自圆其说了吗?那就让本官来帮你回答吧。你因为私吞了修堤的款项,至使建德一县被淹,因为怕上官问罪,便在这里编出了这么一个谎言,将一切的过错都推到了自己所编造出来的什么官兵的身上,希望能蒙混过关。熊灿啊熊灿,你真当这天下人人都是傻子吗,会被你这一番谎言所蒙蔽?”张思远面带鄙夷地说道。
    严伯达也道:“到了这个时候,熊灿你还不肯伏罪吗?”
    “大人,下官冤枉啊……当日确是有那五百官兵突然到来,下官才会……”熊灿还想分辩,却被一声粗大的嗓门给压了下去:“放你娘的屁,老子手下从来就没有一个叫什么王万春的将官,你编故事也他娘给我编圆了些!本指挥和手下的儿郎们可不是你随便可以嫁祸的!”说话的乃是一个粗壮的汉子,他一面说着一面已经几步来到了熊灿的跟前,冲他举起了饭钵大的拳头:“再敢胡言说我们官兵,老子就将你活活打杀了。”
    “樊大人稍安勿燥。”见那大汉发怒,严伯达脸色一沉劝道:“在本官面前不要动不动就想着动粗,这才何体统?”
    “是,大人。”那大汉退了一步,恭声道。但随后他又不服气地道:“可是他这么说我们,我这个当指挥使的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严伯达没有去理会他,而是看向了熊灿:“现在你还有何话可说?你编造出来的谎言已经被人当场揭穿,你还不肯承认罪责吗?”
    “下官……”熊灿这个时候才知道什么叫有口难辩,虽然他说的都是实情,可在场的人却全不相信。这时候他心里已经更确定这是有人在暗中害自己了,只是他不知道究竟是谁在这么做,是那个布政使张大人,是这个跳出来的指挥使樊大人,还是其他人?
    见他沉默了下来,严伯达便又是一声冷哼:“别以为什么不说本官就拿你没办法。虽然你现在有着功名和官位在身,本官不能拿你怎么样。但你犯下如此大罪,这功名和官位去掉只是一句话的事情,我劝你还是坦白了吧。”|
    “大哥,我现在就去找唐大人,你一定要坚持住啊……”兄弟熊辉离开前说的话再次回响在了熊灿的耳边:“现在我只有相信他了。”拿定了这个主意,熊灿只是摇头:“巡抚大人,下官所说的一切都是实话,还请大人明查!”
    “你……”严伯达被他这句话气得差点破口骂人,手一挥道:“来人,将他给我投进大牢,待本官上禀朝廷,开革了他的官职和功名再问他!”虽然一者是七品县令,一者是手握一省大权,从一品的巡抚,但是只要县令还是官员,巡抚也不好对他太过分了。
    看着人被带了下去,张思远心里也算是舒了一口气,虽然事情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但当熊灿提到那修堤银子的时候,他还是紧张了一阵。好在巡抚大人因为先入为主,对他的话全不肯信,不然事情可就有麻烦了。
    “张大人……”一声有些不耐烦的称呼传入耳中,才使张思远反应过来,他急忙抬头,发现是严伯达在叫自己,便道:“敢问大人有何吩咐?”
    “张大人,这让其他府县筹措粮食的命令已经下达了有几日了,你可曾收到粮食了吗?”严伯达又将之前的问题问了一遍,他想不通今天怎么这么多人心不在焉。
    “回大人的话,除了萧山县送上了五百石粮食,其他府县都还不曾送来粮食。”
    “怎么只有五百石?”严伯达不满地说道。
    “大人,其他几处府县虽然未遭洪水之灾,但连日来暴雨如注,今年的收成也必然大减,那些官员怎么肯将库中的粮食交出来呢?他们还要留着给自己当地的百姓呢。”
    “这个……”严伯达之前下这令时倒确是忘了这一节,现在听张思远这么一说才想了起来:“这可如何是好?若是其他各府的粮食不能送来,那建德县的百姓该如何过活?难道要他们统统饿死吗?还是让他们离乡背井地去做那流民?”
    “大人,我杭州府还有几千石的粮食,但那只是杯水车薪,可解不了那里数万百姓的燃眉之急啊。”杭州知府蒙海刚也苦笑着说道:“如今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现在又遭了这么一场大灾难,恐怕我浙江今年是不会有太多余粮了。以下官之见,我们是不是应该去他省买粮?”
    “去他省买粮?这银子该去哪里凑?而且其他诸省近年来也是屡遭灾难,想从他们那里买粮怕也没有那么简单吧?”张思远也苦着张脸道。
    “这也不行,那也不成,难道真要看着建德的百姓饿死不成?到那时不光是他熊灿,便是你我都会被朝廷严惩!甚至可能引发了民变,到时候不用朝廷办我们,我们就九死一生了。山东一事尚在眼前,我们不能不慎啊。”严伯达担忧地道。
    张思远见时机已到,便决定将自己早定下的计策说出来:“大人,其实要说起来,我们倒也还没到那一步,我们还是有办法筹措到粮食的。”
    “什么办法?”严伯达忙问道。
    “浙江一地多富商,他们家中无论是钱财还是粮食都很是丰足,只要我们官府能从中做保,让建德的灾民问他们借粮,这次的难关要过也不是很难。”
    “张大人好主意啊,下官以为这个办法正是解眼下危难的最佳主意了,我们官府既然无法拿出这么多粮食,何不动用民间的财富呢?只要巡抚大人开了口,他们一定不会推脱的。”那蒙海刚也在旁帮衬着道。
    见两名下属都这么说了严伯达还真有些意动了,在呆了一下之后,他终于道:“那就先找他们谈一谈吧,看他们肯拿出多少粮食和银子来,还有他们有什么要求……”
    见巡抚大人答应了下来,张思远和蒙海刚暗地里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露出了心照不宣的笑容……
    第512章    威胁
    自严伯达那里达成所想之后,张思远当即就回了自己的布政司衙门,一进到内堂他就吩咐道:“来人,赶快去城西丁老爷的家中说上一声,就说我有事情要与他商量。”
    “大人,丁老爷已经在客堂等候多时了。”张思远身边的亲信师爷耿师爷听到他的吩咐之后,忙上来禀报道。
    “他已经等在这里了?”张思远为之一愣,随即便想到了:“想必是建德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这是急着来让本官兑现之前的诺言啊。好,本官这就去见他。”说着也不换身上的官服,张思远抬脚就来到了客堂之上。
    这布政司衙门前面是衙门,后面则是张思远的住处,这客堂则位于两者之间,是一个很是宽阔的所在。那丁伴程正坐在那里喝着已经半温的茶水,看上去并不急切,可一见到张大人出现,他还是一下就站起了身来:“草民见过张大人。”
    “你怎么不请自来了?若是被有心人察觉到什么的话,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打发了外面的家人离开后,张思远很是不满地说道:“事情已经成了,你就不能再忍上一下吗?”
    “大人,我已经忍了好几个月了,我忍得,那些粮食和银子可忍不得啊。”丁伴程苦笑着道:“不过大人但请放心,我此来很是低调,不是刻意盯着您这里,是不会有人注意的。而在这杭州城里又有什么人这么大胆子来盯着布政使大人的府邸呢。”
    “好啦,恭维的话就不要多说了。”张思远哼了一声:“你的那些粮食和种子都准备好了?那就好,适才我已经在巡抚大人那里讨来了这份差事,这建德的灾民今后的需要就由你们商人来负责,我们官府会从中做保,到时候你就能赚上一大笔了。”
    “大人,这粮食我早就准备妥当了,可这来年的粮种却出了些岔子……”丁伴程突然为难地说道:“您也知道因为某个人我们的行动一拖再拖,那粮种受了霉都抽了出来,现在小的手上可没有那么多的粮种了。”
    “什么?你怎么办事的,这么点事情都做不好!”张思远瞪了他一眼:“既然如此,你就让些利出来让其他人赚吧,反正这好处也不是你一人全能吃得下的。”
    丁伴程并没有象以前那样恭敬地答应下来,而是在那喝了一口茶,然后静静地看着张思远。见他这副样子,张思远心里有些不安了起来:“你怎么这副表情,又不是本官不让你将粮种卖与那些人,是你没有粮种,怪得谁来?成不成你说一句话啊。”
    “张大人,真是看不出您这河都还没有过呢,就想着要拆桥了啊。”丁伴程的脸上满是讥诮的笑容:“将事情一拖再拖的是你,现在让我将利益让给其他人的也是你,你真当我丁某人好欺不成?”
    “你!”张思远见他突然如此放肆,脸色陡然一沉,但同时他的心里已经感觉到这其中有些不对了,这个丁伴程哪来的这么大胆子和自己这么说话,他一定是有什么凭恃才敢这样的。这念头一生,使得张思远将怒气压了一压,皮笑肉不笑地道:“那你想如何?”
    “有一件事情大人您是不知道吧,我那里粮种虽然不足,可那桑苗却有不少……”
    “你想让百姓明年改种桑苗?那可不行,这些百姓也是不会答应的,那里可是他们赖以为生的田地,向来只种稻米,岂会种那桑苗?”张思远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一般,一口回绝。
    “大人,这可由不得他们了。”丁伴程呵呵一笑道:“您不是说了吗,由官府出面我将今年度日的粮食借给他们,我却想变上一变,这粮食我还是给他们,但不是借,而是换!用我手中的粮食,换取他们的土地。当然,他们也不会失去赖以为生的土地,那些地还是由他们来侍弄,但这种的作物却由我来定。大人,不知这办法您意下如何?”
    “你想要挟那些百姓?”张思远的眼睛一眯,盯向了正笑得很是灿烂的丁伴程。
    “不是威胁,而是商量。他们也可以选择留着自己的地,不要我的粮食嘛。”丁伴程全不退缩地迎向了张思远。
    张思远愣了愣,随即道:“这恐怕就连巡抚大人那里都过不去,他不会批准你的想法的。而且我要告诉你一点,这杭州城里可不是只有你一个富商,只要我们官府肯在中间做保,他们又能有所得的话,有的是人肯将粮食卖与建德的百姓。到时候你可就什么都得不到了!”
    丁伴程微微一笑:“我就说大人你已经早在打算着如何过河拆桥了吧,看,连代替我的人都想好了。不过这一次可能会让您失望了。不错,若论财力,我丁某虽然号称半城,但还是无法以一人之力抵过满城的富商,但是论手里的粮食,可就不同了。现在满杭州的人家,将他们手里的粮食挪到一起,也不过几千石,可我手上却有三十万石的粮食。我可以说上一句,整个浙江,除了官府的粮仓,没有人能比我手里的粮食多,区区几个富商,是根本无法满足那些灾民的所需的!”
    “你……你早有准备……早就囤积了大量的粮食在自己家里?”张思远吃惊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商人,简直不敢相信他会有这么大的手笔。
    “不错。大人,在您将事情一拖再拖的时候,我就在想这怎么能将我的损失减到最低,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办法最是合适了。你也知道,我现在最大的买卖是丝绸行业,这养蚕产丝可需要大量的桑叶,那就只有让人给我种这个了。当然,我也不会亏待了他们,今后他们的生活就由我来保证了……”说着,丁伴程发出了一声得意的轻笑。
    “你……巡抚大人只是批准你借出粮食,到了明年再取一定的利息收回,这样到了明年你也能大赚了一笔。可你却如此贪心,想将整个建德变成自己丝绸供应的一环,这恕本官实在无法答应!你走吧!”张思远强自按捺下了怒气道。
    “既然谈不拢,那就只好一拍两散了。不过我要奉劝大人一句,我可是掌握着你的所有事情的……”见他似是要威胁自己,张思远立刻怒道:“怎么?难道你想要将事情说出来吗?到时候你丁伴程也活不了!”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提醒大人一句,不要妄想坑害我来取得粮食,到时候我可是会把什么都说出来的。”丁伴程半是威胁地一笑道:“对了,买卖不成仁义在,我还可以给大人你透个底,你当我哪来的这么多粮食,除了浙江的一些大的粮商,周边几省的粮商那的粮食也被我买得所剩无几了,所以大人就不用花心思在其他地方了。”丁伴程慢悠悠地站了起来,随口又说道。
    这话让张思远更是吃惊,他怎么也看不出这个向来和善的商人会做得这么绝,不过看他笃定的样子,这事十有八九是确有其事的了。这使得张思远心里更是慌乱。见他面露慌乱之色,丁伴程又加了几句:“所以若没有我的粮食,建德的灾民很快就会没有吃的。到时候就会有人饿死,即便江南的百姓生性柔弱,不会造反,死了这么多人,各位大人也是要担上全责的。至于我这个商人,虽然花重金买下了这么多的粮食,但总能卖出去一些,最多就亏个十多万两银子……大人,您好好地考虑一下吧。”扔下这句话后,丁伴程头也不回地就离开了,而张思远则满头冷汗地坐在那里动弹不得。
    “什么?他丁伴程居然提出如此出格的要求?那可不行!本官万万不能批准!”果如张思远所想的那样,当听他将对方的心思一说之后,严伯达当场就拒绝了。
    “可是大人……”张思远刚想说什么,却被严伯达挥手打断了:“这样一来,建德的百姓就成了他丁伴程的私产,这是万万行不通的。本官就不信了,我偌大一个浙江,会没有人能救济得了建德的百姓们。”
    “大人,那丁伴程告诉下官,他已经连我浙江周边几个省的存粮都买回家去了,恐怕我浙江当地的富户有银子也买不到足够的粮食。为此我还特意请见了几个杭州当地的米商,他们说的与那丁伴程所言一般无二,只怕事情真已都在他的控制之下了。”
    “什么?这个丁伴程真是好大的胆子,连百姓的活路都敢断,就不怕本官派人捉了他问罪没?”严伯达勃然怒道。见他果然起了这个心思,张思远急忙劝道:“大人,您要拿他也要个罪名啊,这囤积居奇虽然不是正当行为,却也不曾犯法啊。而且他若是舍命不舍财,将那粮食给烧了,我们也是得不到什么,所以万不能把他逼急了。”

章节目录

重振大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路人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路人家并收藏重振大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