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鸿基冷笑着看着这对狗男女,心里已经彻底打下了主意,他假装思忖一般皱起了眉头,慢慢地挪到了艾昭的身前,看着他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当然,我艾昭一言九鼎,我可是举人的身份,怎么可能欺骗你呢?何况……”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觉着自己的胸口一凉,李鸿基手中的那把钢刀已经插了进去。
    “啊……杀人啦……”一边的韩金儿眼见得自己的丈夫骤然出刀,惊得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但是她的叫声刚一起,就突地断了,一件让她全不敢信的事情又发生了,李鸿基的刀从艾昭的身上拔出后,有捅进了她的体内。这个向来在自己面前只会陪着小心说话的男人,在这一刻却是眼冒凶光,没有半点的犹豫。到死,韩金儿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其实不但是韩金儿,就是李鸿基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杀了这对狗男女。其实适才他只是想将这二人拿了报官而已,但是艾昭的一句话却提醒了他,他是举人,在县里可是大有身份的,自己到时候不但得不到想要的公道,反而会被对方反咬了一口。既然如此,那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杀了他们!
    连杀二人,李鸿基嗅着房中逐渐弥漫开来的血腥味,浑身都打了个哆嗦,然后便软倒在了地上。他虽然是个驿卒,也配有刀,但是却从未真正杀过人,即便是在盛怒之下杀了他们,在微一冷静后还是感到了阵阵的后怕,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好半天后,李鸿基才慢慢地回过神来,看着地上已经凝结的血迹,以及那两具死去多时,却依然睁眼的尸体,他又打了个寒噤。现在只有想办法善后了,自己当成是发现他们尸体的人?不成,县里的仵作可没有那么好骗,而且只看他们的样子就能想到是自己一怒之下下的手了。那么就只有最后一条路可走了,那就是离开这里。
    如今的陕西因为那些叛乱之人的关系早已乱做了一团,即便被杀的是一个举人,只要他们一时找不到人自然就会不了了之。可是以后自己该怎么办呢?最后,李鸿基的心里闪过了一个主意:“反正如今已没了正经的事做,而我还要活命,又有着一身的武艺和力气,为什么就不能学其他人做一番大事呢?反正已经是一个杀人重犯了,那就索性做了那些乱民一样的人吧,或许还能保住了我的性命!”
    拿定了主意,李鸿基便安下了心来,伸手从艾昭身上翻找了起来,既然要走,总要有些盘缠吧。果然,在他的衣衫里,李鸿基找到了一个钱袋,里面有着十多两的散碎银子。在换过了沾着鲜血的衣服,把刀收好之后,李鸿基便怀揣着银子往外行去。
    才来到院外,他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因为在那里他看到了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睛:“李大哥,你这杀了人就想一走了之吗?”
    “是你!李归,你想怎样?”李鸿基心中一慌,眯着眼问道,既然已经杀了两个人了,若是眼前这个与自己从小玩到大的朋友要留难的话,说不得也只有灭口了。
    那李归看了看四周静悄悄的夜色后才笑道:“我是来跟大哥你说一句,要是真走投无路的话,你可以跟我走!”
    “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现在又在做的什么营生?”李鸿基随着他的这一句话,而把按在刀把上的手微微挪开了一些。的确自己这个幼年好友这些年来总是东奔西走的,确不知道他究竟靠着什么谋生。可看他现在的模样,似乎还过得不错,人也沉稳了许多。
    “实不相瞒,我现在乃是闯军中的一名偏将,这一次来此便是想找一些旧时的兄弟一起投进高将军麾下的。怎么,李大哥可有这份心吗?”因为知道他现在也犯下了大罪,所以这李归也没有半点隐瞒自己身份的意思。
    听李归这么一说,李鸿基当即就露出了笑容,他正在想着自己该怎么才能进身到义军中去呢,现在可不是大好的机会上门来了吗?而且这还是闯王的军队,是陕西各路起义军中最有实力的一支人马,自己要是真能投身其中,说不定真能做出一番大事来呢。
    “好,我就跟了你一起投效到闯王的麾下。”
    “李大哥的本事远在我之上,能投效闯军,将来必能有一番作为,今后小弟还要靠您的提点呢。”李归也欢喜地说道:“不过,因为你曾是朝廷的驿卒,只怕他们不肯信你啊。”
    “这可如何是好?”李鸿基也有些为难了起来,有时候这身份的确会让人起疑。
    “这样吧,我是信的过大哥的,你就改个身份吧。正好,我有一名族兄刚刚得了病死了,也姓李叫自成,你就改叫他的名字吧。这样一来,即便他们有什么怀疑,只要一查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便不会再起疑了。”
    李鸿基闻言思忖了起来,自己将要去做的乃是掉脑袋的大事,若是用本名的确很容易被官府的人查出来,说不定还会连累到什么亲人,甚至连死去的父母也会遭到牵连。现在改了这个名字,当然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而且如果自己成就了大事,大可以把名字再改过来嘛。所以他便点头道:“好,从今天起,我就改名李自成!自成,哈哈,只有靠自己才能取得成功!”显然他对这个自己的新名字还是相当满意,正因为此,后来当他真成了起义军之主的时候,也没有想到再将名字给改回来,从这一刻起,李自成诞生了!
    两人就这样离开了那倒着两具尸体的李鸿基的家,前往了一片更广阔但是却更加凶险的天地。而在几年之后,这个于无奈之中下手杀死妻子和奸夫,被驿站的上司赶出来的小人物就将在这个时代大展身手,直到遇到那个人……
    第575章    辽东故人
    又是一年的除夕,整个北京城再次出现了一派的升平之象,百姓们纷纷上街,商人们也在拼命地兜售着自己的货物,看上去一切都和以往没有什么两样。但是在朝中为官的人却个个心事重重,一些零星的战报已经让他们感到了不安,在陕西当地卫所官兵的围剿之下,那些乱民不但没有被扑灭,反而有变本加厉,行成真正的造反的势头。
    当然,在这个喜庆的日子里,众臣子都还是很识相的,不敢拿这种败兴的事情去见皇帝,美其名曰是替陛下着想。但其实崇祯却已经从其他的途径知道了陕西的局面,甚至比那些官员知道的更加详尽。只不过短短的两三月间,陕西就局面就闹得如此不可收拾,这是让崇祯百思而不得其解的,可是锦衣卫呈上来的密报又是那么的详细,全然没有造假的可能。
    而就当崇祯因为忧心陕西一事而没有心思过这个年的时候,辽东的军报也在这个大年夜里急送进了京城,奈何这时候宫门已经落锁,送战报来的军士只得将之递到了通政司。而在完成了这个任务之后,那名军士却又想到事关重大,必须尽快让皇帝看到,便想到了在京城里自己所熟悉的一个大人物。
    安平侯府,今天因为是除夕夜,所以府上也是一派喜庆祥和,唐枫在分了红包与那些仆从之后,便与自己的妻子儿女待在了一起。他从如今不断传来的陕西乱事上,已经可以判断出哟能够不了多久皇帝就会再让自己出手,所以这几日里当然要多陪伴这些亲人了。
    两子一女中,绰儿已经能和他们交流了,所以总是缠在了父亲跟前,用不是太清楚的口齿说着话儿,而剩下的两个儿子,却是玩到了一处,在柳慧的看顾下满地乱爬。大玉儿拿了些糕点到唐枫的手上,然后蹙着眉头道:“你真的肯定不久就要离开京城了吗?”因为知道大玉儿的本事,所以一些事情唐枫并没有瞒她。
    唐枫随手捻起了一片糕儿啃了一下,然后点头道:“不错,陕西的乱事已经快到无法收拾的地步了,若再不派大军前去镇压,只怕将会扩散到其他各省。皇上想必也明白这一点,用不了几日,他就会有所决定了。”
    “那你怎么就敢肯定那人一定是你呢?就因为那日皇上来见你的缘故吗?”
    “不光是这个原因,还因为我以前所做下的事情,山东的乱事,在浙江我又杀过布政使,使得原来的灾情得到控制。若我是皇上,想必也会考虑我自己的,何况现在朝中人人都有自己的目的,只有我这个逍遥侯爷最能得皇上的安心。”
    大玉儿听了唐枫的分析后,没有再说其他的话,而是叹了一口气。她知道唐枫说的是对的,现在数遍朝堂上的百官,真能替朝廷做成此事的的确只有他一人。虽然为自己的丈夫能再有出头之日而感到高兴,但一想他所要去的地方,以及自己将和他分离一段时日,即便是明白一切的大玉儿也心里满不是滋味的。
    唐枫正待要安慰一下大玉儿的时候,管家唐福来到了厅前:“侯爷,外面有人求见。”
    “咦?”唐枫微有些吃惊地发出一声,不知道这个除夕夜里还有什么人会来自己的府上。要知道在做了两年不问世事的逍遥侯爷之后,朝中那些善于把握机会的大人们已经和自己久不往来了。难道是前几日里皇上驾临一事为有心人察觉了吗?在没有半点头绪的情况下,唐枫便问道:“来人可有呈上名刺吗?”
    “没有,”管家一摇头道,“不过他说他乃是侯爷曾在辽东时的故人,所以小的不敢不来禀报。”
    “辽东的故人?莫非是元素兄进京了?可朝廷并没有起复他的意思啊,他怎会擅自进京来呢?”实在想不出来人的身份,唐枫便也不再费神了,当即跟妻子说了一声,便出去迎客。来到客堂,唐枫看到是一个风尘满身,但是却依然站得笔直,犹如一杆钢枪的男子。只一眼,唐枫就看得出这人并非自己所想的袁崇焕,而是一个真正的军人。
    “阁下是?”慢慢来到对方身前,唐枫有些奇怪地问道。
    听到身后传来询问之声,那人才转过了头来,一见到唐枫,他急忙拜下道:“卑职宋义参见安平侯。”直到他自报姓名,唐枫才认出了眼前这人,正是当初随着自己一起流落草原,又在金国做下了一番大事的骁虎骑将领宋义。
    其实这也怪不得唐枫认不出他来,这些年来的唐枫可以说是养尊处优,所以在形貌上并无多大的变化,可宋义却完全变了样。许是长年戍守在辽东苦寒之地的关系,他比几年前要老了近十多岁的样子,甚至头上已经半白,除了他笔挺的腰板,以及坚毅的眼神没有改变,其他的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看到旧相识的变化如此之大,唐枫心下不禁大为唏嘘,但他还是露出了真诚的笑容:“原来是宋将军,快快请起。来人,快些备下酒菜,我要与宋将军共谋一醉!”
    见唐枫对自己如此热情,全没有半点记恨当初自己与他为难的模样,宋义心里也是阵阵感动:“侯爷,末将……”
    “好了,以前的事情就不要提他了,来,先坐下吧。”唐枫知道他要说什么,便打断了他的话头,拉着他坐了下来。酒菜都是现成的,不一会工夫就上满了,唐枫亲手为他倒上了一杯酒后,才道:“先喝一杯酒暖暖身子,然后再跟我说正事吧。”他看得出来,宋义此来京城一定是有什么要事,否则断没有他一个骁虎骑将领突然来京的可能。
    喝了两杯酒,宋义才彻底地放开了心怀,长叹一声道:“侯爷,小人此次来京城乃是来送紧急军报的,奈何此时才宫门已关,这必须陈皇上御览的军报却送不进去了。所以小的便想来找侯爷,看您有没有什么法子能帮着递一下军报入宫。”
    “辽东出了什么大事,居然要在大年三十的送军报给皇上?”唐枫原来脸上的笑容顿时就不见了,改成了一片严肃。
    “金人再次兵犯我辽东数城,虽然满桂将军早做了布防,但是将士们都因为饷银的关系而士气低落,将军特命我前来求饷。”宋义说着又叹了口气:“而且这次金人还是分兵而攻,使我们疲于应付,辽东很是危殆啊。”
    “什么?辽东又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唐枫忍不住都要站起来了,好半晌才压下了心中的焦急,点头道:“此事事关我大明边境安危,我会想办法的。在消停了两年之后,金人又再生事了,这一次他们能动多少人马?”
    “这个……我却不知了。”宋义面有难色地说道。
    “嗯?”唐枫闻言一愣,似乎想到了什么:“怎么,你身为我辽东最精锐的骁虎骑的将领,连这么一点基本的军报都不知道吗?还是不想说啊?”
    “侯爷……实不相瞒,我早就不是什么骁虎骑的将领了……”长长的一声叹息之后,宋义喝下了一杯酒,却发现那酒是那么的苦涩。
    唐枫为他满上一杯,眼中光芒闪烁不定,他刚才就隐约地觉着事情有些不对,直到现在才知道哪里不对,如果宋义依旧是骁虎骑的将领,怎么可能让他来送这么一封战报呢?而且他那满面的风霜之色也绝不是区区几年的边境生涯就能造成的,这必然有着其更深的原因。“可是那满桂在掌权之后做下的手脚?”唐枫犹豫了一下后才问道。
    “是的,因为他与袁大人之间的矛盾,使得他对我们这些袁大人一直信任有加的人都不再相信,骁虎骑被重新建立,我们这些老人不是被派去守城,就是用来传递消息了。象祖大寿将军这样袁大人的亲信,则被夺去了军权……”
    “砰!”唐枫将酒杯重重地顿在了桌上:“荒唐!即便他与袁崇焕有着过节,却也不能如此为所欲为,这样他比袁崇焕更是不堪!”但随后唐枫却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若是换了是自己,在夺到军权的情况下也会这么做的,只是这么一来辽东军上下就无法一心向外了。
    两人就这么相对饮了几杯酒后,宋义已经有了醉意,再加上他是连日快马来到京城的,所以唐枫便命人将他送去了客房。虽然现在辽东也出现了情况,但唐枫却知道大明真正的危险还是在陕西,不光是因为历史的教训,也因为他知道金人不敢全力对大明用兵的,因为在那边尚有蒙古人在旁虎视呢。
    不过这也未尝不是一件能够让崇祯早下决定的事情,当他知道现在辽东的局势如此危殆之后,一定会尽快将自己派去处理陕西一事的。
    正当唐枫在盘算着这一切的时候,在这个除夕夜里,宫中的崇祯在踌躇了一段时间后也终于下了一个决定,必须派自己能信得过,又有能力的朝中大臣去解决陕西的事情了,这个人当然非唐枫莫数。
    第576章    受命
    崇祯五年正月初一,虽然一个晚上没有好好休息,但皇帝还是精神奕奕地带了京中的臣子们去祭拜了太庙和天地,希望列祖列宗和天地能保佑大明朝在这新的一年里能够少些灾难,一切平安,百姓也能有一个安定的环境。
    直忙到了中午一切都做完了之后,崇祯却又给正想回家的唐枫传了旨意,让他随自己一道进宫。这不光是那些臣子感到奇怪,就是原来就想向皇帝进言的唐枫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生的如此之快。不过这终究是一件好事,所以他便领旨等在了一边。
    回到了宫里,命人上了一些点心两人垫了点肚后,崇祯才开口道:“逸之,今天劳累了这么久现在却还是将你给留了下来,你不会怪朕吧?”
    “臣不敢,臣既然食君之禄,自当为陛下分忧了。”唐枫忙说道。
    满意地笑了一下后,崇祯才将这一次的真正意图说了出来:“陕西一事已经闹了快三个月了,逸之对此可有多少了解吗?”
    “回皇上的话,臣对那里的情况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另外据臣在锦衣卫里的朋友所说,这次陕西之乱其根源并非在灾祸上,而是因为当地官府为了一己的私欲扣下了朝廷的赈济钱粮所致。”到了这个时候,唐枫已不想再说什么空话了。
    崇祯点头笑了,他也早知道了这回事情,虽然唐枫不在朝中领职,但他一定会有些耳目在朝里的,不然也不会被自己所看重了。之所以在问唐枫,就是想看看他究竟会不会对自己有所隐瞒,现在看来他对自己还是很诚恳的。在叹了一口气后,崇祯才道:“是啊,这正是朕所没有想到的,那些地方官员居然枉顾百姓的死活,只图一时之利,实在是罪在不赦啊。那你以为现在想解决陕西的事情该当如何呢?”
    “陛下说得是,但臣却要斗胆说上一句,陛下只说中了一点,的确那些官员的所作所为让人心寒,但是那些作乱的百姓也不能轻饶了,至少那些带头的反贼之首不能轻易放过。所以以臣之见,朝廷要想稳定住陕西的局面,就应该双管其下,其一派兵围剿那些反贼,其二才是肃清陕西官场的贪赃之徒。”知道这是皇帝对自己的考察,唐枫当即说出了自己的意思。
    在历来的教科书中,总是喜欢将那些造反的起义者说成大英雄,但其实却并非如此。他们在一开始的时候或许真是因为一时被逼,没了活路才走上造反之路的,但当真有了一些势力之后,这些原来的被压迫者便会成为新的统治者去压迫其他人,这从李自成进北京后的所作所为就能看出了端倪。既然他们也不见得是多么的正义,而且他们的出现会导致更多更大的悲剧发生,那么唐枫就有理由去阻止他们,去消灭他们,无论他们的借口有多么的伟大。
    “唔。”崇祯虽然有些吃惊于唐枫的说法,但却也在心里有所认同。他乃是一国之君,除了要为民着想外,更要紧的还是关注自己的江山,现在这些百姓虽然有难处,可却也不能因此而与朝廷为敌,甚至是造反作乱哪。在冲唐枫点头以为赞赏之后,他便又问道道:“可是陕西当地的官兵已经完全乱了阵脚,而反贼的势力进一步的得到了扩张,又有什么方法来对付他们呢?”
    这一个问题是问到了关键点上了,但唐枫却摇了下头:“这个恕臣还说不出来,臣所知道的只是一些零碎而迟到的消息,而战场之上的事情瞬息万变,根本无法在北京就能提出解决陕西之困局的办法。不过臣可以说的一点却是,陕西的官兵战力应该还在,只是现在少了一个有能力的人前去带领他们而已。而且只要将陕西一地的官员肃清之后,想来情况就会好上许多。”
    崇祯闻言只是笑了一笑,却没有进一步的说话。唐枫知道皇帝需要自己再说点什么来增加他让自己去陕西的砝码,便再次开口道:“请皇上恕罪,臣还有一件大事要奏禀。”
    “你说吧。”崇祯奇怪地看了一眼唐枫,不知道他还有什么要紧的事情需要向自己说的。
    “昨天黄昏,辽东派来了送急报的军士,因为此时宫门已经关闭,所以他的急报不能入宫,只能交到了通政司衙门。而今天又是大年初一,各衙门都没有开衙,所以此事也无人得知。不过臣却因为与那来送信的人有些交情而被他所告知了一件大事,辽东又遭到了金军的侵扰,而且这一次金人还是用了重兵的!”
    “什么?”皇帝的脸色当时就变了,自己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虽然辽东有着十多万大军镇守,而且锦州等城池不是那么好攻的,但是在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大明实在是不能再有任何的差错了。好半晌后,崇祯才道:“你所说的可是确切的消息吗?”
    “臣所说的千真万确,现在通政司衙门里就有着辽东守将求粮的奏报,皇上大可让人前去取来。”唐枫用笃定的话语说道。
    “这……这可如何是好?”崇祯有些焦躁了起来。但随即他心里又产生了一点不安,唐枫的话虽然说得轻巧,可他居然和辽东的守军还有着什么关系,来人在送了战报后居然还与他见了面,这说明什么?说明他手中还控制着不小的力量吗?这使得崇祯开始有所留意了,虽然对唐枫他还是很愿意相信他的忠诚的,但有些事情上他却不想让一个臣子掌握得太多,而这次陕西平乱又非他不可,这着实有些为难了。
    “皇上放心,暂时辽东的情势还是可以控制的。只是这却要建立在我大明内部能安稳的情况下,要是陕西的乱事在扩大的话,只怕……”唐枫没有将话说完,但意思却已很明白了。自古以来,内忧与外患当政者最怕的还是内忧,所以当这两者同时出现的时候,他们也往往先安内而再攘外,这次大明遇到的情况自然也不会例外了。
    “唐枫听只旨,朕现在就封你为甘陕总督史并全权出理陕西一地的乱民一事。”皇帝再也没有一点犹豫地下了旨意。虽然担心唐枫掌握了大明一多半的军权后的威胁,但是眼前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当务之急还是将陕西的乱事先平息了下去。
    “臣领旨!”唐枫忙跪下身来道。但随后他又说道:“只是臣却有一事求皇上。”
    “你说吧,只要是有助于平息陕西之乱的,朕都可以准你之请。”崇祯看着唐枫道,心里却有些不快了。
    “臣希望朝廷除了能给臣在陕西的一切大权之外,还想要一些帮手。”唐枫也没有多少犹豫地说道:“要想平息此次大乱,除了用兵外,最要紧的便是使陕西的百姓重新建立对朝廷的信心,而诛杀一些贪官则是必要的手段。”
    “准了。”崇祯只是稍一犹豫就点头道:“那里的官员也的确太不象话了,朕予你生杀之权,一定要使陕西的吏治重新澄清!”
    “另外,臣还希望能调动锦衣卫的人手帮忙,只有他们才能第一时间将最隐秘的消息让臣知晓。而且还望陛下能让我暂时全权指挥锦衣卫的一切事务!”唐枫又说道
    “也准了,你本就是锦衣卫的首领,这次再与他们合作一定能事半而功倍。”崇祯点头应允道:“朕这里有一块金牌,凭此你就能重掌锦衣卫之权。不知你此去陕西还需要些什么?”
    “京城三大营的兵马臣不敢枉动,所以恳请皇上能下旨让陕西周边的兵马能为臣所用。另外,神机营的火器很是犀利,臣想调三百人为臣的护卫……”
    “这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朕全都依你。不过,这一次你务必要将这些作乱的反贼给朕镇压了下去,辽东的事情可不能久等啊。”崇祯这时候没有和唐枫做任何的讨价还价,他只要一个能让自己满意的结果。
    “臣遵旨!”唐枫上前一步,接过了内侍递下来的金牌,有了它,自己就能重新控制住锦衣卫的这股力量。不过从皇帝的话里,他还是听出了一丝其他的意味,显然现在皇帝能给自己这么多,要是自己办不成事情的话,只怕就会受到最严厉的惩治了。正如历史上的袁崇焕那样,前面是要什么给什么,而到了后面却因为一时的失职而被灭了满门。不过唐枫却对自己有着信心,无论有多难,自己都会完成这一次的任务的。
    出了宫门,唐枫翻身上了战马,在探手摸了摸那块雕着五爪龙的金牌一下后,他便定下了主意来,对身边的护卫道:“先不回家了,去北镇抚司!”是该对某些人下手了。
    随着一声呼哨,一行三十多人便直奔东边而去,唐枫新一轮的挑战就将从此而起……
    ps:有事情一时忘了发,两更同时送上
    第577章    夺权
    北京城中到处都是欢庆新年的场面,但只要一来到了东安门的附近,一切就又全不相同了,这里很是安静,甚至有些阴森,和这个大年初一的好日子格格不入。因为这里有着一个整个北京城都让人闻之色变的衙门——锦衣卫。虽然最近锦衣卫比以前要收敛多了,但是长久以来积累下来的余威还是让人不敢轻忽,没有人敢在这附近出没。
    但是在未时一出头的时候,一串嘚嘚的马蹄声就将肃静的场面给打破了,三十多名骑士就这么大摇大摆地向锦衣卫的北镇抚司衙门而来。这让守在门前的几名锦衣卫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其他时候都没人会上门的这里今天居然有人登门了,这让他们有一种时光倒流的感觉,莫非被灭的东厂又恢复了吗?
    但是当他们看清楚来的三十多骑中那个熟悉的身影的时候,刚才的猜测和疑惑就当即不见了,来的乃是当初的锦衣卫同知,现在的安平侯唐枫唐侯爷,他可是锦衣卫们的老相识了,就算初一来这里也没什么好惊讶的。不过有那机灵的还是进去通报了。
    唐枫催马来到了北镇抚司衙门前才停住了马儿,只见几名守门的锦衣卫已经快步迎了上来:“小人见过唐大人!”“小人见过侯爷”不一样的称呼从几人的口中说了出来,唐枫都微笑着受了,然后冲他们一点头,也不说话,直往里而去。
    那几名看门的锦衣卫为之一愣,但是却也不敢上前阻拦。就在这个时候,门内已经出来了一名穿着飞鱼服的男子,朝着唐枫施了一礼道:“下官见过安平侯爷,不知是什么风,居然将侯爷送到了我锦衣卫的衙门来。”他话里自称是下官,并说“我锦衣卫”,很明显是在提醒唐枫和周围的其他人一件事情,现在的唐枫已经不是当初在锦衣卫的首领了。
    那满怀戒心的一句话,却没有让唐枫产生丝毫的不快,他微笑地看了那人一眼,然后问跟过来的一名锦衣卫总旗道:“王七,他是什么人?”
    那个穿着千户服色的男子面上陡然一僵,唐枫这明显是在打自己的脸了,一个总旗他都能叫出了名字,却压根不知道自己的姓名。可是双方的地位相差实在是太过悬殊,他又不敢有不满的表现出来,只得在那强自压着怒意。
    那王七听了这话,心里却似是一动,其实他对眼前这个突然冒起的深受骆养性信任的家伙也很是不满,只是现在锦衣卫内部都由骆养性做主,所以才不敢表露出来,现在旧上司一来就给了他一个难堪,倒也让他心下暗快。不过他还是老实地答道:“回唐大人的话,这位千户大人叫做胡权,乃是骆提督新任的,所以大人不认得他。”
    唐枫微一点头:“原来如此,看来胡千户也是有本事的人,倒是本侯失礼了。”他将本事两字格外加重了语气,倒象是在讽刺对方一般。但是胡权却不敢回嘴,只得在那哑忍,陪着笑道:“不知侯爷来我锦衣卫究竟所为何事?要是下官能为侯爷您效劳的,您只要吩咐一句,我们现在就帮你去做。”
    他的话里依然是泾渭分明,表露出现在的锦衣卫和他唐枫已没了瓜葛,这让在场一些唐枫时的旧人都有些变了颜色,而跟随了唐枫一起进来的侍卫们更是面有怒意。唐枫却只是一笑,似乎并没有将他的话当一回事,可实际上他却已经将在场的一些锦衣卫们的反应看在了眼里,他看得出来有不少人是对这个胡权有着看法的。在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之后,唐枫才开口道:“这不是刚过了年嘛,本侯想念以往的兄弟,所以特来此看看大家。对了,你们的指挥使骆大人呢?他知道了我来怎么还躲起来了?还有白亮峰他们,怎么也不见他们啊?”

章节目录

重振大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路人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路人家并收藏重振大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