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现在的日子真的是我希望的吗?既然老天让我重新活在了这个大明的末世,而且已经通过我的双手改变了那么多的历史,改变了那么多人的命运,我就甘心就此收手吗?而且以崇祯的心性,虽然现在不会为难我,难保有朝一日他不会对我不利,到那时候我也只能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而已。与其到时候被他以莫须有的借口伤害我和我的家人,还不如先发制人,将他除去呢!他虽然算得上是个好君主,但是却并不能力挽狂澜,在这个将倾的大明末世重新导回正轨。我既然有这样的信心,为什么就不能赌上一把呢?”
    在矛盾地于心里反复地思索和考虑之后,唐枫猛地里已经拿定了一个决定,一个天下间没有多少人敢做下的决定,那就是弑君!不过在此之前,他却必须要有一系列的准备,当皇帝真个驾崩的时候,自己可以从中攫取到足够的权势。
    现在朝堂之上有着话语权的当然是以内阁及六部为首的那些文官们了,大明两百年,文官们掌握了一切的军政大权,武官们的处境很是不堪。而唐枫与文官阶层间的矛盾是由来已久的,从他当初为了对付阉党与之虚与委蛇开始,到后来的衍圣公事件,每每都与这些自称为圣人子弟的人结下仇怨。而在三年前,甚至是更早时候,皇帝之所以会对自己起了猜忌之心,其实也与他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现在即便真个成功地把崇祯置于死地,这些文官们也依然能把持着朝政,自己又怎么能有出头之日,从而改变一切呢?所以现在要做的就是创立出一支真正属于自己的力量。锦衣卫虽然肯从命,但在京城里他们的人数毕竟太少了,只能在某些关键位置上一用。那剩下的只有京师的三大营了。
    文武地位的不平等在唐枫掌握大权的时候就深深地明白了,而这三年来更加的深切了。想来身在京城的将士们一定是心有怨念的,自己和他们又有着一场不错的交情,唐枫本身也能算是半个武官,他相信自己能说服他们。
    只要掌握了这十万京师大军的力量,无论朝中那些官员有什么想法,都不可能与自己抵敌。想到这里,他已经知道自己该去做什么了。
    当一日的早朝开始的时候,一直以来少有人出入的安国公府里有一个穿着仆人衣物的男子悄悄地走了出去。在三年后的今天,即便是崇祯都不太在意唐枫这个没有实权的人物了,所以就更没有人知道这个突然外出的人正是唐枫本人了。
    “国公驾临有失远迎!”在见到唐枫突然出现在自己等的面前,关正杰很是奇怪,尤其是他穿着的那一身粗布衣裳,但是礼不可废,而且自己和唐枫间的关系也很不错,所以他并没有多说什么。
    唐枫微微一笑道:“关将军言重了,本公只是有些想念兄弟们,这才来看看。因为知道现在本公身份与以前不同了,所以才微服而来。怎么样,最近兄弟们可还好吗?”
    听唐枫问起自己最近过得怎样,几名将士的面色就有些沉了下去。最近朝里的文风更盛了,或许是和大明内外没有忧患的缘故吧,反正就算是神机营也不太受人待见,这让大家心里都很不舒服。可是当着安国公的面,他们却不能这么说,只是敷衍地道:“还好,兄弟们过得都不错,怎么说我们也是京城三大营嘛。”
    唐枫点了点头,他已经看出了大家的心事,却并没有点破。在和众人闲聊了几句之后,他又道:“朝廷中重文轻武的事情已经屡见不鲜了,现在只是将这股风重新刮了起来而已,所以各位也不必太放在心上。其实要想不受那些文人的压制,还是有办法的。”
    “国公这话怎么讲?”有那性急的张口就问道,显然大家心里都不好受,同样的品级,文官总比武官要高上许多,都是吃俸禄为朝廷做事的,怎么能叫人心服呢?
    唐枫看向了关正杰,见他也正等待着自己的回答,便一笑道:“还记得当初的东厂是怎么被锦衣卫给灭了的吗?我们只要肯下手,没有什么人能和我们斗!”
    几个将领都愣住了,但细想又觉得唐枫的话在理,有的时候你越是退让,别人就越会得寸进尺,其实真要论起来,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哪是自己的对手啊?不过朝廷自有法度,难道就真能凭着一股子血勇而改变吗?
    唐枫没有再说什么,站起了身来对着身边几人道:“我希望各位能够明白,这朝廷不是那些文官的,我们这些曾为了国家抛头颅撒热血的武将们也是有权在手的。”说着不再理会这些人,离开了神机营。
    “他这话里有话啊,莫非他不死心,想要再重新出山?”关正杰看着唐枫离开的背影在心里犯起了嘀咕,但是他的确不想一直被那些文官们压制着,若是真有这么个机会,他倒是想搏上一搏。
    有了说服关正杰的经验,在唐枫与刘猛和张文聪二人见面的时候,他的说辞就更加有力了。本来这两人就比关正杰更不忿现在的处境,要知道当初平掉阉党时,他们也是出了大力的,可结果现在却被人一脚踢开了,任谁都不会心服。现在唐枫一番隐晦的话语,使得那些粗人们心里顿时就起了别样的想法。
    当然,他们可想不到唐枫究竟要做什么,只以为他将要凭着军方的力量东山再起呢。对这个曾与自己并肩作战的上司,他们自然是很支持的。
    用了大半天的工夫,唐枫与三大营的重要将领都见了面,也跟他们说了一番话,从而将他们拉到了自己这边。至于锦衣卫,唐枫并不担心。一旦事情发生,而自己手里又有了足够筹码的时候,他们自然会站在自己这边了。
    安排好了一切,唐枫这才决定与解惑提及自己的想法,这件事情他自己是做不来的,只有依靠解惑的本事了。这些日子来,他总是进入宫里监视着崇祯,想必对那里的一切都很熟悉了,再有他一身高超的本领,应该可以解决掉他了吧。
    “公子,你怎么出去了也不叫上我,若是有个什么好歹……”解惑在见到唐枫时的第一句话便是埋怨,虽然两人已经有了各自的家庭,但是他和唐枫间的关系却并没有改变。
    唐枫呵呵一笑道:“这里可是北京城,能出什么意外?而且我穿了这么一身衣裳,谁又能知道我就是安国公呢?”说着,他脸上一片严肃:“解惑,我有一件大事想让你帮我,当然,若是你不肯我也不会勉强你的。”
    “公子你就吩咐吧,有哪一次你吩咐下来的事情我是推辞了的?”解惑忙道:“就连夜探皇宫的事情我都做的,其他事情还能比它更严重吗?”他说着话间,发现唐枫的面色依然是那么的凝重,这使得他隐约感觉到这次的事情绝不简单,甚至比进皇宫更加的凶险。但他还是没有半点犹豫地道:“公子你就说吧。”
    唐枫并没有立刻就把自己的决定说出来,而是转变了话题:“你认为这三年来我们过得怎么样?”
    “哼,朝廷过河拆桥,若不是公子你,现在大明天下还不知道乱成什么样呢。可朝廷只是给了你一个国公的身份就不说其他了,而且前两年还时刻有人监视着我们,我早就不舒服了。”解惑很是直接地说道。
    唐枫点头道:“不错,现在的朝廷已经没有了我唐枫的立足之地。虽然现在我贵为国公,但是真论起来,却只是个富家翁而已。可我才不过三十多岁,还不想就此颐养天年。而且朝廷里的事情谁也说不准,那么多人与我有着过节,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会因为一些小事情而被牵连,最终家破人亡,这也是我一直担心的。”
    唐枫笑了一下:“原来我只是想这么安分地过下去,但是朝廷了的那些人这三年来也做得太过分了,现在百姓民不聊生,官员却是一个个富得流油,如此下去,天下还是会乱的。我不想看到一旦天下大乱,百姓要死伤无数,所以我想改变这一切。
    “但是要改变这一切,我就要与整个朝廷为敌,这就需要一个契机了,而这个契机在昨天晚上你回来告诉我皇宫里发生的事情后,我已经掌握到了。”
    “公子的意思是……”解惑的声音居然也有些颤抖了,这是很少有的。他就算是面对着数千的敌人,也有把握与之一战,可一想到唐枫将要让自己去做的事情,就不由得有些心惊。虽然当年的他曾杀过客氏,但那也只是皇帝宠幸的一个女人而已,远比不了今天要去对付的那个人。即便是以唐枫为天的解惑,毕竟也是这个时代的人,对天子的敬畏是由他的见识所决定的。
    看到解惑有些心惊的模样,唐枫并没有感到吃惊,这种事情若真能面不改色,那就只有天生的反骨仔了,又或是和自己一样穿越时空而来的后世之人。不过他还是缓缓地说出了自己的决定:“我的意思就是将这些官员们最为依赖的皇权击碎,让皇帝宾天!”
    虽然已经猜到了唐枫的心思,可听到他开口说出这话时,解惑的心里还是打了个突。好半晌,他才从惊讶里走出来,用僵硬的声音问道:“公子可曾想过这样的后果?还有,即便皇帝真的死了,我们能得到大权吗?”
    “这一点我已经想过了,今天一天我也在为此而努力。现在我已经有八成的把握能做成此事。当然,若是一旦失败了,我们,包括慧儿、玉儿他们都不可能活命。所以我只有靠你了,你有信心杀了他吗?”唐枫盯着眼前这个自己最信任的人问道。
    “我……”解惑的嘴有些干涩了,他已经不是那个冲动的少年,但是对唐枫的忠心却并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而稍减。他看得出来,这一次唐枫是铁了心了,那自己就应该为公子实现他的想法!一股豪气从他的胸腹间升腾而起,解惑猛地点头:“公子,我去!我一定能杀了他的!”
    唐枫轻轻地舒了口气,若是解惑拒绝,他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了。好在他还是答应了下来,这让他大为感动。
    “公子打算我什么时候去杀了他?可是今天吗?”
    “不,在还不是时候,再等等看。你照旧去宫里监视着吧。我要找一个最恰当的时候,而且要找到一个足够让他死在别人手里的借口才行。只有这样,我才有突然介入朝事的借口,只有这样,我才能靠着军中的力量,将那些官员们给看起来。”唐枫冷静地说道。
    “好,那我等下就去宫里。”
    见解惑离开,唐枫的心里终于彻底地塌实了,他知道改天换地的一天终于到了……
    第633章    弑君
    “啪”地一声,在龙案上的油灯灯芯爆出了几点火光,这让看在眼里的严岷心里一阵纠紧,拿眼偷偷地看向了龙案前正自批阅着奏章的崇祯,同时心里开始埋怨起了那几个侍侯皇帝左右的小黄门来。一定是他们心中有着畏惧,才会出现这样的疏漏,要是让皇帝察觉的话,只怕自己这些人可就有难了。
    这两日下来,宫里已经有十多名内侍因为一些小过错而被责打致死,他们或是回答皇帝的问题不及时,或是打扰了皇帝的思路,反正只要崇祯一发怒,倒霉的就是这些内侍们。本来崇祯朝太监们的地位就一落千丈,真正成了奴才,而最近因为朝事的缘故,皇帝的心情更差,自然就更拿这些人出气了。
    虽然灯芯爆出火星只是一件小事,但严岷也不敢保证皇帝就不会拿这个作为由头又把他的怒火发在自己这些奴才的身上。其他人也都有着一样的想法,都战战兢兢地看向了龙案跟前的崇祯,生怕他突然变脸,然后下令把自己等问罪。
    还好,崇祯此时显然全身心地都在眼前的奏章上,并没有察觉到灯上爆出了火星,这让一众内侍着实地松了一口气。但还没等他们放下心来,那盏该死的油等再次发出了一声轻响,大家的心顿时又提到了嗓子眼。
    “嗯?”皇帝终于被打扰到了,他抬起头来,看向了那盏油等:“这是怎么回事?”
    “主子,奴才这就去给您换一盏。”有人连忙说道,只想着能让崇祯不发怒。
    “哼,你们这些奴才越发地不象样了,朕在这里批阅着奏章,你们却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朕还要你们何用?这里是什么人负责的?”崇祯显然没有被他的提议所打动,而是开始追究别人的责任了。
    “是奴才打理的灯火,求主子恕罪啊。”一个年纪幼小的太监不敢有所隐瞒,立刻就跪在了地上连连磕头请罪道。严岷一看,一眼就认出了他是自己下面的一个小黄门,往日里为人也算勤勉恭谨,这次却犯下了错误,显然是受到了环境的影响。虽然心里有些为他可惜,但在皇帝跟前,他也不敢吭声,只是随着大家一同跪了下来。
    “这一次只是灯芯上出了问题,下次可能就是油里出情况了,说不定还会惹出了火灾,到时候你们就是死了也难以抵消。这一次,朕不能轻饶了你,要防微杜渐就必须做下个规矩。来人,将他带去内务府,重责八十大板!”崇祯冷声道。
    “谢主子仁慈!”那小黄门已经吸取了前面几个被活活打死的同伴的教训,在皇帝金口一开的当时不敢再求饶,这样或许还能保住自己的小命。
    到了三更天,皇帝才停下了手上的事情,回寝宫消息去了。严岷等这才算是松了口气,总算是熬过了这一夜了,只是不知道明天又会出什么岔子。严岷在出了暖阁后,并没有回自己的住处,而是转道来到了那个小黄门的住处里,他算是自己的心腹之一,怎么的也要来探看一下他的伤势啊。
    “小柯子,你怎么样哪?”在进门看到对方倒卧在炕上一动不动,严岷忙问道。
    “是严公公啊……小柯子谢您来看我了。”有气无力地回答了一句,显然他身上的伤很是不轻。想来也是,八十廷杖实打实地下来,即便是壮汉都吃不消,别说是他这么一个孱弱的小太监了,看来有段时日他要下不了地了。
    “其实这也好,至少这段日子你可以在此养伤了,倒省得再出什么差错。”严岷掀开盖在小柯子身上的薄被看了看,发现背上都烂了,心里也是一惨,倒不全是可怜对方,更多的是想到了自己,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咱这里有点金疮药,来,先给你搽上些吧。”严岷又道。
    “这可如何使得,公公您可是小柯子的爷哪,怎么能劳您给小柯子上药呢?”
    “这时候还说这些做什么,现在咱们这些六根不净的奴才都是一样的,你还当是那时候吗?现在谁要取我们的性命也就一句话的事情,哪来的什么尊卑啊。”一面说着微带着悲凉的话,严岷一面已经为小柯子慢慢地搽起了药来。
    听他这么一说,小柯子的眼睛又有些泛红了。是啊,现在自己这些人根本就连畜生都不如了,只主子一句话就要杀杀,要打打。但已经是宫里的人了,还能怎么样呢,只有苦忍着,希望主子能够早些消气,也好不再严苛地对待自己等人。
    “好了,你先休息吧,咱也该回去了。”严岷说着为小柯子盖上的薄被,就离开了,只留下这个小柯子满心委屈,又满心感激地躺在那里,不知道作何感想。
    几日之后,小柯子的伤势好了不少,自然只有重新在崇祯跟前侍侯了,经过了上次的事情后,一众内侍更加的小心翼翼,再不敢犯任何的小错误了。
    宫里这几夜所发生的事情都被解惑看在了眼里,然后他便将这一切如实地告诉了唐枫。他叹了口气道:“崇祯他走上了另一个的极端,他的兄长是太过倚靠那些太监固然不对,可是象他这样完全不把太监当人,也必然会为自己种下祸根的。建文帝之所以斗不过他的叔叔,最终落得不知所踪的下场,就是因为他太过苛待身边的太监了,从而在其中出现了大批里通外敌的内奸。显然,他崇祯若常此下去也必然会走上同样的道路。”
    随即,他又问道:“我来问你,在他几次惩处太监的时候,可有一些亲近的大臣在旁吗?”
    “多半是没有人在旁的,不过却也有几次是在内阁官员在的时候,一些太监因为犯了些小错而被重惩。那些官员自高身份,并没有为这些在他们眼里卑贱无比的人求情。”
    “这是自然的,文臣除了与武臣之间的矛盾外,对宦官也是深怀戒心的。现在崇祯对身边的太监如此苛刻,对他们来说反倒是乐于看到的,自然不会多加阻拦了。不过如此一来,这些人就可以作为见证者了。”唐枫眼里闪过一丝光芒地说道。
    “公子的意思是……”解惑看唐枫的模样,心里已猜到了几分,但还是小心地问道。
    “皇帝对身边的人如此严苛,你说若是他有个什么好歹,这些人第一个怀疑的是不是应该就是这些在他们眼里六根不净,且卑微无比的人呢?”
    “话虽然这么说,可他们真会信如此事情吗?一些宫里的太监,难道真有这么大的胆子做下弑君的大事吗?”
    “他们自然不敢,只要有人认为就可以了。”唐枫呵呵一笑:“前朝嘉靖初年,不是也曾发生过宫女谋杀皇帝的事情吗?既然宫女可以做出如此事情,那太监怎么就不能做呢?”唐枫面色冷峻地说道,看他神情自然,全没有半点的紧张。
    他所说的嘉靖朝初年的事情,乃是在嘉靖二十一年十月二十一发生的大事。因为他一心向道,居然想到了用宫女月事所出的经血来炼制丹药以求长生,从而害死了不少宫女。这让其他宫中女子既惧且恨,终于在那天的晚上当嘉靖入睡后,一众宫女便想到了用绳索勒死嘉靖。只可惜在眼看着将要成功的时候,因为绳索打了个死结,使得她们用不上力,最终才没有杀死他。最终,那些宫女都被处死,嘉靖也从此心性大变,不再留于皇宫之中。因为事发时乃是壬寅年,故称之为壬寅宫变。
    现在唐枫提到此事,显然就是想借这个由头来将弑君的借口嫁祸到那些太监的身上了。
    解惑先是一阵愣怔,最终点头道:“既然公子已经有了决定,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唐枫看了他半晌后道:“此事不光关系着我们全家的未来,也关系着整个大明的明天,所以你一定要做好他,不要因为对方是皇帝而心存畏惧。”
    “嗯,我记住了。我一定不会让他从我的手里逃生的。公子,我什么时候出手?”
    “明天吧,我们已经不能再等了。看这两日来的情况,皇帝的火气已经消了许多,很可能他不会再处死太监,那我们可就没有借口了。”
    第二天,十月二十一。宜:动土、出行;忌:纳彩、诉讼!
    似乎老天也在帮着唐枫,这一天云层很厚,到了晚上时,无星无月,显得格外的阴沉。所以当解惑来到皇帝日常批阅奏章的殿顶之时,更加的没有人会有所察觉了。顺着那琉璃瓦的缝隙处,解惑看到了里面的一切,崇祯如往常般在看着奏章,在他不远处,几名内侍小心地侍候在旁,低眉顺目中又带着几分的胆怯。
    小柯子到了今天伤还没有好利索,站了这么久,他只觉得背上一阵又一阵的火辣辣的疼痛,这让他的脸上隐隐的出现了汗水。但是在皇帝跟前,他如何敢有半分的懈怠呢,即便是再疼,也得要忍着。严岷看到了他的不妥,却也无可奈何。
    这时候,一直在批阅着奏章的崇祯抬起了头来,然后很自然地伸出手端起了手边的茶碗,那里面所盛的乃是上好的老山参茶。茶一入口,崇祯的眉头就有些皱了起来:“这是谁准备的,怎的如此凉了?”
    “主……主子,这茶已经放了好一会了,奴才这就去给您另外换一碗。”作为众内侍的头,严岷立刻接口道,同时他有些胆怯地看了皇帝一眼,生怕这点小事就引来他的雷霆之怒。
    崇祯看了他一眼,微一点头。随即却突然道:“你叫严岷吧?”
    “回主子的话,奴才是叫这个名字。”崇祯向来不注意身边的宦官,没想到他居然能知道自己的名字,这让严岷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看来就是你了。几天前的晚上,你到过他的住处,还和他说了一会话。”崇祯一眼就看向了站在下面的小柯子,这让两人浑身都一阵打颤。
    “你们知道朕最恨什么吗?就是在背地里结党欺瞒朕。你们两个阉人居然也敢在宫里结党了,真当朕什么都不知道吗?”
    “主子,主子冤枉哪。”小柯子这时候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立刻跪下大声道:“主子,那日严公公的确来看过奴才,但他只是给我送了点伤药而已,绝没有其他啊主子。”
    “是吗?他要是与你没有什么瓜葛的话,怎么会连夜就给你送来伤药呢?严岷你来说。”崇祯冷冷地看了所有内侍一眼,直让所有人都心惊胆战了起来。
    “求主子饶命哪,奴才的确不敢有任何事情敢隐瞒主子……”伴随着他的话语的,是一个个的磕头,直磕得面上都有了血了。
    崇祯盯着两人好半晌后,才道:“好,今天朕就饶了你们这一次,若是再敢有犯,就别怪朕整治你们了。”
    “多谢主子隆恩。”两人大大地出了口气,但是心里的忧虑却没有半点消逝,因为这件事情可没有过去,谁知道皇帝什么时候又会旧事重提地整治自己了。同时,其他人也是汗湿重衫,皇帝连这点事情都会知道,都要拿来整治人,这还让大家怎么活啊。
    严、柯二人只是很寻常的相处而已,就被皇帝如此怀疑了,那他们还用相互接触吗?他们虽然缺了些东西,但毕竟都是人,也需要一些朋友的,现在这样他们可就太难过了。
    崇祯却压根没有为这些太监着想,他只是冷冷地看了众人一眼,然后继续批阅起了奏章。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这一次事情,已经使得身边的宦官对他的惧怕渐渐演变成了怨怕,虽然这怨不是很多,却已经产生了。
    又到了三更左右,崇祯才停下了手边的事情,准备回寝宫睡觉。众内侍也都在前为他引着路,今天随侍在旁的就有严、柯二人。进入了寝宫之后,皇帝便命其他人都退下,只留下了这两人在旁,这或许是对此二人的一点小小的惩罚吧,让他们不得安歇。
    两人小心地为皇帝宽衣之后,便退到了龙榻边上,为皇帝点好了安神的香料,然后静静地没有了声息。他们并没有发现,一条黑影已经慢慢地从上面落进了寝宫之内,此人自然就是一直在等待着机会的解惑了。
    在暖阁里,因为有了太多的内侍,解惑没有把握一下解决所有人,所以便不曾动手。现在跟他们来到了这里,他发现机会到了。在寝宫里不过三个人,只要动作够快,能让那两个宦官瞬间倒下,然后再除去崇祯。想到这里,他不再拖延,立刻从房顶下来,然后悄无声息地靠向了那边的严、柯二人。
    虽然累了一天,晚上又受了惊吓,很想能睡一会儿,但是在皇帝的身边,这两人却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即便是再累,也不能睡。一旦皇帝突然醒来招呼而两人又睡了的话,只怕就真的性命不保了。
    就在两人大眼瞪小眼,不敢动也不敢发声的当口,小柯子突然看到了一条黑影出现在了严岷的身后,他的瞳孔猛地就是一缩。发觉了他的异常,严岷一惊,就在他想转身的时候,解惑一下就打在了他的后颈上,严岷没发一声就软倒了。
    这个时候,小柯子已经猜到了来人是要对崇祯不利的,而此时他如果大叫的话,还是来得及将外面的侍卫给叫进来,这样崇祯自然不会有事了。但就在这一瞬间,他却有了犹豫。他的心里猛地想到了这些日子来死在崇祯话下的同伴,想到了几天前自己所遭受的廷杖,想到了刚才皇帝的一番话。
    他的心里滋生出了极深的怨恨,他恨不得这个不将自己当人看待的皇帝去死!而现在眼前的这个人显然是能帮自己达成所愿的,他竟鬼使神差地没有做声。
    虽然小柯子的心里转过了无数的念头,但那却只是在一瞬间,就这么一瞬间,解惑已经一下打在了他的动脉处,他也顿时失去了知觉。
    解惑也有些奇怪于这人的反应,但这时候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他一步就来到了崇祯的龙榻跟前,一只手猛地伸出,扣住了天下第一人的咽喉。

章节目录

重振大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路人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路人家并收藏重振大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