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范文程的动作还是慢了一些,当他急急地从旁门走出,想要去皇宫见大汗的时候,那些金国权贵们已经点齐了府中的人马杀到了,还将他的住处围了个水泄不通。这些权贵们都有着自己的势力,这才能保证他们在金国的地位,这一点即便是大汗皇太极也无权干涉。所以他们说干就干,当即就带了人马来了。
    “范大人,你这是要去哪里啊?”见他从旁门出来,早就在那里等着的一人阴笑着问道。身边的那些金国士卒也都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我有大事要去见大汗,你们这是……”心中大惊的范文程强自镇定,只希望自己搬出了大汗来,这些人能有所忌惮。
    可是这里却是大金不是中原,皇帝的权威还没到人人不敢说不的地步,听他这么说,那些人便都露出了哂笑:“范大人,我想大汗是不会再见你了。不过你想为我大金效力的心我们却是明白的,这次便有一件大大的功劳要让你去做啊。”
    “你们……”范文程闻言面色大变。但没等他继续说话,那身边的一众金兵已经得到上面的命令,一下就捉住了他的双手,然后麻绳拿上,将之捆绑了个结实。
    范文程面色惨白,大声说道:“你们不能如此对我,大汗说了此事还要再看,他明军只是一个缓兵之计而已,我们切不可上当啊。”
    “范大人,你就省了这口气吧。”说着,有人将一大团的破布塞进了范文程的口中,然后大家就簇拥着他离开了范府跟前。他府中的那些下人眼见得拿人的都是金军,怎么敢出来制止呢,只有在那里哀叹了。
    除了范文程外,沈阳城里的其他汉臣也没有得免,全被人给拿下了。他们一心想着富贵来到金国,背弃了自己的祖宗,却换来这么一个结果,也算是应有此报了。本来他们还存着一丝幻想,希望得大汗看重的范文程能救大伙一命,可在见到连他都被绑了的时候,这些人才知道大限将至,一个个小脸都白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那些金人已经不打算再请示大汗了,当即就押了这些汉奸出了沈阳城,往明军大营而来。当看到这么些人出现的时候,明军上下都有些奇怪,得知这些人的身份后,众将士都露出了鄙夷之色,立刻上前推搡着这些无耻之徒进了大营。至于押着他们来的金兵,则被打发了回去。唐枫已经下了令了,在火药等武器未到之前,大军不得擅自与金人开战,所以只有任由他们离开了。
    中军大帐之中,唐枫冷笑地看着颓唐的范文程道:“当日在宁远城中,我就曾说过象你这样卖国之人不会有好下场,现在果然应验了吧?”
    范文程此时已经被松了绑,但他一介书生,也没能力伤害唐枫,只得苦笑道:“成王败寇,我没有话可说。不过你唐枫在金国犯下的罪行,一定会有人找你报仇的。”
    “哼,金人这些年来害我这么多的百姓,我不过是还债而已。看来你这个走狗做得还真是瓷实,居然以金人自视了,还说我的不是。”唐枫厌恶地看了他一眼,随后又道:“不过你的主子看来是不怎么把你当回事的,这一有了情况就把你给抛出来送死了。”
    “那只怪那些人鼠目寸光,不晓得你唐枫的狡猾,只当真按了你说的做,你就会退兵。”
    “你说得不错,此次来金国,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让它继续存在。我也可以让你死得明白点,这次我之所以这么做,除了想要你们这些人的命之外,更主要的原因是想要争取一些时间。很快地,我们的火炮就又有充足的弹药了,到时候,就该轮到城里的金人了。”
    虽然已经想到了这一层,可当范文程从唐枫的嘴里得到确切消息的时候,他还是惊呆了。半晌后,他才道:“你这么出尔反尔,就不怕被后人耻笑吗?”
    “对那些丧心病狂的畜生,我何必要讲什么道义呢?至于耻笑,恐怕后人只会耻笑你等卖国求荣的畜生吧。”唐枫一挥手道:“将人带下去,等到东西到了,就把他们拉到城下,当着金人的面给处决了。记住,别让他们死得太痛快了!”
    第654章    杀戮的开始
    盛京城皇宫之中,皇太极脸色铁青地坐在那里,已经有好常一段时间了,身边的宫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生怕自己会惹得大汗发怒,从而丢掉了小命。范文程等一干汉臣居然就这样被人给拿下送出了城去,这让皇太极恨不能将那些愚蠢的家伙都给砍了。
    但是他却不能这么做,自从皇太极登上汗位以后,他的位置就一直不甚牢固,究其原因,除了金人自身的特性之外,他的得位并不是很正也是关键。当初他就是靠着手里有兵才能坐上汗位,可因为八旗制度的缘故,作为大汗的皇太极却不可能控制所有的人马,这就为其内部的不稳埋下了隐患,因为大家心里都生出了一个念头,只要手里有兵,大汗之位也是可以抢到手的。
    为了应付这些各怀鬼胎的权贵,皇太极不得不经常对外用兵。因为这样一来,一者可以通过胜利来巩固自己的地位,二者又能把内部的矛盾转化为对外矛盾。可是情况却并没能如他所愿,几年来的战事,金国其实并没有占多大的便宜,其中更差点出现了多尔衮的阴谋夺位,这次又遇到了明军的突然杀入。这下皇太极的威信就掉到了底点,即便那些权贵们不顾他的反对将范文程等一干人给拿下了,他也不能真怎么样了那些人。
    现在皇太极唯一能做的就只剩下在皇宫里生闷气了。好半晌后,他的面色才好看了些,对身边的人道:“去将图里扬叫来。”作为他的亲信之人,图里扬即便是休息的时候也随时等候着大汗的召唤,所以不一会工夫,他就来到了皇太极面前,小心地道:“大汗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奴才去做的吗?”
    “你说说看,现在我们还有几分的胜算?”皇太极却先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图里扬便是一怔,然后才道:“奴才并不懂兵事,不过看大家的反应,以及城外明军的气焰,只怕这次咱们很难有什么胜算了。”
    “那你说明军会就此罢手吗?”
    “不可能!他们已经兵临城下,只要再加把劲就能彻底将我们打败,怎可能罢手呢?”
    “就连你都能看清楚的问题,怎么那些人就是看不穿呢?居然还将忠于我们的汉人给交了出去,如此一来,即便我们今番能躲过一劫,将来再想有所起色只怕也难了。”皇太极恨恨地吐出了一口浊气道。
    图里扬一时间不知道接什么话才好了,他只是一个武艺不错的奴才而已,而在战场之上,个人的武艺所能起到的作用实在是太少了。虽然只要皇太极一声令下,他就是粉身碎骨也会照他说的办,可是他却清楚自己并不可能起到扭转局势的作用。
    皇太极在沉默了半晌后才道:“今天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交给你来办。现在外面带着明军攻我盛京的叫做唐枫,当初就是因为他在宁远的指挥,我阿玛才会死在明军的炮下。而后,他更是化名来到我大金,正是因为有他的从中挑拨,最终使得我至今依然位置不稳。而以前我大金的数度南下,也都是因为他的从中作梗,才会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告终。现在他又杀了这么多我大金的子民,更要灭我大金,此人与我大金的仇恨实在是太深了。”
    “大汗可是要我出去暗杀了此人吗?”图里扬看出了皇太极的怨恨之意,就问道。
    “对,我要你帮我杀了他,但不是现在。现在虽然以我们看来此事绝无善了的可能了,但是只要有一线的希望,我们都不该放弃,这毕竟事关我大金举国之民的生死。若是现在暗杀了他,只会惹起大明军队的疯狂报复,到时候死的人就多了。我要你在暗中准备,一旦唐枫他肯收手,那就罢了。可若他真的别有用心,欲在之后再出兵对付我们,在其进城之后,我希望你能将其杀死。这是我对你最后的一个请求,你能帮我这一次吗?”
    “大汗……”看到皇太极居然如此低姿态地恳求自己,图里扬急忙跪倒在地,磕头道:“大汗您折杀奴才了,奴才一定尽全力将你的吩咐办到,即便是粉身碎骨也再所不惜!”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是死也安心了。阿玛的仇不能不报,现在就都靠你了。”
    “大汗,那些敢于和您作对的人又怎么处置?他们……”图里扬的话还没有说完,皇太极就一摆手制止了他:“这些人都是些目光短浅,气量狭小之辈,我身为大金可汗怎能与他们斤斤计较呢。其实如果非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也会将范文程他们送出去的,现在我们只能寄希望于另一边的蒙古人能取得胜利,从而让明军不得不退军了。而这一切又都需要时间,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拖,把时间一点点地拖下去。只要过了这一阵,我一定会将那些人都给铲除的,我大金之所以会有今日之祸,就是因为有着他们的存在。”
    “大汗英名,奴才这就去做准备!”图里扬退了出去,而皇太极的脸色也又一次缓和了一些,至少他已经布下了新的后手,对图里扬的功夫他还是很有把握的,即便自己真的会死,也会让那个自己最憎恨的家伙一起陪葬。
    就当皇太极悲观绝望地想要与唐枫同归于尽的时候,身在城外的唐枫却是接连地收到了好消息。先是他们一直在等待的后勤物资终于送到了,各种武器和供给足够将士们发起一次大的攻击,火炮也再次可以拉出来大展神威了。而且这一次送来的这些火器里还有几把很是精致的手铳,火器局的匠人们刚刚造出来,就送到了前线,以让唐枫品鉴。
    虽然现在所造的手铳跟后世的手枪相比依旧是那么的简陋,但它却也有着自己的好处,那就是携带方便,近距离的杀伤还是很大的。而且更让唐枫感到惊喜的是匠人们受他的启发终于造出了不必再点火发射的装置,只要掰开后面的枪机,再扣下扳机,它里面的燧石就能自动使火药燃烧,这可大大地减少了开枪的速度。
    不过因为这个技术还不是很成熟,造这种击发装置需要很强的技术手段,所以还不能大批量地生产,只能造出几支短铳给身份尊贵的人使用。唐枫在试着射了几枪之后,就对这手铳爱不释手,自然也就笑纳了。
    另外,更有一件让唐枫更加高兴的事情,那就是大同那边传来了消息,蒙古人退兵了。在攻打大同一段时间却依然没有半点进展,而金国方面落败的消息传来之后,蒙古内部就出现了分歧。现在的蒙古可不再是成吉思汗和忽必烈时的蒙古了,他们各部落之间并不团结。这次只是以为有好处可拿,才会集结在一处对大明用兵,可一个多月下来,他们除了自己人的尸体外什么都不曾多起来,这就让那些各部落的人开始不满了。
    同时,以往在互市中来到蒙古草原的汉人商人们也开始了造势,并且不时挑拨蒙古贵族和寻常牧民的关系,终于使得他们再也坚持不下去,而不得不从大同退军。
    如此一来,明军就彻底没了后顾之忧,可以放心大胆地对眼前的沈阳城发起进攻了。火炮再次被将士们推到了前方,看到这些屡次让金人损兵折将的犀利武器再次出现,将士们的士气到了极点,不断有人问着旁人:“咱啥时候才能杀进城去啊?”大家都已经急着要进城去掠夺财物了。
    不过在此之前,唐枫却还要再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将那些数典忘祖,甘心做汉奸的家伙在两军面前处死。这既能提升大明将士的士气,削弱敌人的士气,又能给后来者一个教训,让他们知道做汉奸的下场,所以唐枫便毅然决定在十二月二十三小年夜的正午处死这些人。
    老天似乎也在帮唐枫的忙,这一天,一直以来风雪不断的天气突然好转,日头也从厚实的云层里钻了出来,这让能见度比以前要强了许多。唐枫没有辜负如此好的天气,一声令下之后,以范文程为首的数十名人犯就被押到了沈阳城下的空地上。
    经过几日来的折磨之后,这些人早没了以往的模样,看上去异常的狼狈,所以城上的那些金军一时竟还没有把他们认出来。可是很快地,他们还是被人看破的身份,金军士卒看着这些往日里的大人们今天居然在众人面前出此大丑,也都有些变了颜色。
    无论什么年代,汉奸、叛徒都是最被人所鄙夷、憎恶和唾弃的对象,他们要是落入了本国人的手里,其下场自然极其的凄惨。以大明现在的律法来看,即便是将范文程等凌迟或剥皮都不为过,唐枫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自然也不会让他们痛快而死了。
    不过这次因为是在军中,根本找不到刀法如神的刽子手来对他们实行凌迟之刑,所以他们倒是可以免去几日几夜的痛苦了。但唐枫却听从手下人的意见,给了他们一个并不输于凌迟的刑罚,那就是车裂。
    车裂,也就是俗称的五马分尸,当年变法使大秦走上强盛之路的商鞅就是死在此刑之下,也算是数种酷刑之一了。虽然它持续的时间不长,但是其感官上的冲击力,以及对受刑者心神上的折磨并不下于凌迟等刑。
    选择这个刑罚,最主要的原因是场地的方便。在城下的空地里有着足够的空间来把这些人一一车裂,而且军中最不缺的就是骏马了,更是让这酷刑有了施行的条件。
    当这些人的头颈和四肢被人用绳索死死绑住,再连接到一匹匹的战马身上时,这些汉奸顿时就痛哭流涕,连连求饶了起来。他们知道自己难免一死,所以这几日来虽然恐惧却还是挺住了没有求饶,因为知道这是没有用的。可是在面对如此残酷的死法时,他们还是恐惧了,只求对方能够给自己一个体面的死法。
    但是回应他们的,却是明军将士们的冷笑,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一切都准备就绪,上百匹的战马在背上骑士的控制下稳稳的站立,绑在众人身上的绳索已经开始拉起,只等着监刑官一声令下,他们就会驱马四散奔走,从而将人扯成碎片。
    这个时候,又有一人大步走了出来,他的手里捧着一份罪状,当着城上城下的诸多人等,开始用洪亮的声音念起了这些人的罪状。
    “……生为人子,而不思孝亲,身为汉民而投蛮夷,是为不忠不孝……似此等人,该当千刀万剐而不足抵其罪……今大明安国公,天下兵马大元帅唐,顺天应民,在此以国法处决这等罪人,实在是大快人心之举。望后来之人慎之戒之,毋因一时之贪念而换来后日之苦果!”读完了一大篇的文章,时间也到了午时三刻,便有人大声宣布道:“行刑!”
    此时,在城头的金人中,已经出现了皇太极那张惨白的脸。他实在没有想到明军会做得这么绝,居然就当着众人之面将自己的臣子处以极刑,这分明就是在打他的耳光了。但是这个时候,他还能做什么呢?除了恨恨地盯着外面明军的营帐,什么都做不了。
    “啪啪……”马鞭重重地抽打在了马的身上,吃痛之下,它们开始扬蹄急奔了起来。但因为它们的身上还连着绳索,绳索又连在那些犯人的身上,所以一下子它们还冲不出去。这可让那些受打的马儿有些愤恨了,从它们的口鼻里不断地吐出一大团一大团的白气,发出一声声的嘶鸣之后,绳索已经绷得极紧,似乎再用下力就会断裂开来。
    但是这种经过将士们精心挑选的绳索其柔韧性很是不错,又岂是那么容易断裂的?就在又一次的拉扯之后,本已经痛得昏死过去的其中一个人犯猛地醒过来,发出了一声不似人声的惨嚎之后,他的整个身子就分裂了开来,鲜血和内脏更是因为冲击力的缘故直向上飞起,让人不忍再看。
    在这之后,那些人犯就一个个都被撕扯成了碎片,地面上已经洒满了鲜血和内脏,让人望之生呕。就是以残忍闻名的金国人,在眼见得这一幕后,也是面如土色,他们的心里第一次有了恐惧的感觉。原来明国的人也不是不会用残忍手段对付他们的,这让众人更是心存畏惧,不敢与明军作战了。
    所有人都被处决之后,最后那个刚才并不曾绑上的重量级人犯才被带到了前面,正是范文程。适才他在后面亲眼看到了原来的同僚一个个变成碎片,脸已经成了白纸一张,身子更是不住地抖动着,可押着他上前的明军却没有一点的可怜,依旧提着他到了最前面。
    “范文程,该轮到你了!”随着一声令下,十条的绳索绑上了他的身体。原来因为他的身份之故,这一次明军是给了他特殊照顾的,那就是比五马分尸更多了五匹马,只要一跑起来,他必然会被扯得更散。
    皇太极看着自己的亲信大臣居然到了这一步,实在是不忍再看了。回头走下去的时候,他猛地一顿,然后对身边的一人道:“你去给他一个解脱吧。”
    马儿再次做好了准备,只等最后的命令了,而范文程更是早就昏倒了。不过这却并没有让将士们觉得有什么问题,因为当战马跑起来,扯动他身上的零件时,疼痛感是会把范文程弄醒的,他依然会以清醒的状态来承受这一切。
    就在马鞭抽下,战马开始动起来的时候,城头突然就射下了一支箭来,直夺范文程的面门。显然这射箭之人乃是千里挑一的好手,在如此远的距离还能正确的命中目标,范文程在他的身体还没有被撕开之前就已经死去了。
    城下的明军当即就呆住了,立刻有人直冲进了营中向唐枫禀报此事。
    唐枫在听到这事之后,并没有如其他人般感到愤怒,他淡然一笑道:“我早知道他会忍不住,果然如此。原来我还担心找不到借口呢,现在借口却已经自己送上门来了。给我传话进城去,他们竟敢杀我大明的罪人,实在是无理之极,让他们的大汗皇太极穿了白衣出来请罪,否则,我大明天兵就攻进城去,杀他们一个鸡犬不留!”
    在唐枫下面的一众将领闻言之后都是一愣,随即就知道了他的用意,看他的眼神就有些不一样了。原来这一切都是唐枫设计好的,他早已经准备好了借口来攻击沈阳了。现在看到这一幕后,皇太极怎么可能再出来送死呢?这样,明军攻打沈阳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没有等到金国的反应,明军上下已经动了起来,一尊尊的火炮也推到了阵前,只等着总攻号令的吹响了……
    第655章    破国灭族
    在下令让人将城下即将惨死的范文程射死后不久,皇太极就后悔了,他发现自己中了对方的计,这应该就是明军那边想出来的激将之法。但是令已经下了,事情也已经做了,他作为大汗自然不能再反悔。
    还没等皇太极离城多远,就有人满是惊惶地奔了过来,他的手上还拿着一份通牒:“大汗,城外的明军又射上来一份书信,他们要让大汗你……”后面的话他不敢再说了。
    皇太极的心为之一沉,拿过那张纸看了一眼,脚下就是一个踉跄。一切果然如他所担心的那样发生了,明军抓住了这一点,居然让自己这个大金可汗出城去投降,这是他怎么都无法接受的。且不说出城去后他的生死就操于人手了,即便是从面子上来说,他也不可能穿白衣,披散着头发出降啊。
    沉默了良久之后,皇太极才涩声问道:“此事有多少人知晓?”
    “明军射了好几封信进来,现在城头的将士们都已经传开此事了。”
    “什么!”皇太极闻言心里再是一沉:“好狠的手段,这完全是想让我大金的内部出现分歧,好让他们坐收渔利啊。”他很清楚一旦那些早吓破了胆的权贵们知道此事,他们一定会象对待范文程般对待自己的。本来他们就一直都在觊觎着汗位,现在有了这么一个能把他坑死的机会,这些人自然不会放过了。
    “来人,速速去将本汗的正黄和正白两路人马都调集过来!”皇太极很快就做出了决断。现在唯一的办法就只有显示自己的实力,从而让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不敢对自己下手。可是这样一来,这盛京城就很可能守不住了。
    在正黄、正白两路人马调动的同时,八旗中的其他六路人马也被人下令指挥着动了起来。那些权贵很明白皇太极将会做什么反应,所以也在第一时间调动军马,想以之逼宫,迫使皇太极就范。所以最终,除了守在城上随时防备着明军进攻的万把人马外,其他的数万八旗精兵都到了皇宫跟前,相互对峙了起来。
    虽然双方剑拔弩张,可因为外面尚有敌人,所以并没有真个动起手来。众权贵中,选出了几个地位崇高,和皇太极也有些关系的人进了宫去劝说于他,希望他能以大局为重,牺牲小我,来拯救整个大金。
    “大汗,范文程正是被你身边的亲信一箭射杀的,明军要拿此事做文章,你应该负上全责!何况你身为我大金可汗,自然也要为我大金尽一分心力了,怎能如此呢?”一直以来就和皇太极有着过节的努尔哈赤的二子代善第一个开口说道。
    其他一众人等也都纷纷附和,他们早就对皇太极坐上这个位置多有不满了,现在自然要落井下石。在这些权贵们的吵嚷声里,一个年轻的声音盖过了所有:“放屁,你们的想法当我不知吗?什么为了我大金,还不是为了自己的权利?我阿玛为了大金操了多少心,可你们却全不放在心上,现在却又在大敌之前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来,你们还是我大金的臣子吗?”正是皇太极的长子豪格反诘道。他因为曾打过几次仗,所以倒也有些地位,便也能在众人面前进行反驳了。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啊。我们不把罪名归到你身上就算不错了,若不是你代善不听劝告硬是要带兵南侵,何至于有今日的局面?现在你不但不思自己之过,反而编排起了我们的不是,真正是岂有此理!”当即就有人冷声嘲讽道。其他人也都纷纷点头称是,都说一切的祸患都是豪格造出来的,他也该负起责任来。
    “你们……”豪格见状更是怒从心起,就差拔出刀来了。
    这个时候,皇太极终于开口了:“都给我住口!”虽然大家对他的位置一直很是觊觎,但是他毕竟是大金的可汗,威信还是不小的,在他一声大喝之后,所有人都住了嘴,看向了皇太极,看他有什么话要说。
    “我承认,范文程之死的确是我指使的,可这并不是明军要攻我们的原因所在。你们难道就真的看不透这一点吗?明军这不过是随便找个借口而已,他们压根就没有想过就此收兵罢手啊。几日前他们要我们将范文程等汉臣交出去,我就曾说过这是他们的缓兵之计,即便我们交了人,他们也是会继续进攻的。现在果不其然,他们居然就在我们的眼前虐杀了一众汉臣,这难道是他们退军前应该做的吗?这分明是大战前的祭旗啊!
    “可你们呢,却一次次地认为他们会退兵,难道你们真那么天真吗?即便你们读的书少,不知道他们玩的是什么手段,可我大金祖先以往所做的事情总有所闻吧?当初我大金灭宋的时候,还不是一样不断地让宋廷送钱送人质,可结果呢,他们不照样杀进了汴梁,将宋国的两个皇帝都给劫掳了去?现在他们不过是再用同样的手段而已,为的就是激起我们内部的矛盾,同时好打击我们的士气啊。这样他们的攻城才能轻松地攻打我们,难道你们真的已经连这一层都看不出来了吗?
    “现在我就可以把实话告诉你们,即便我真的出去了,也只会被他们扣为人质,甚至被当着你们的面而杀死,到时候我大金上下的士气就会更加的衰弱,而明军也不会就此而止,一定会另寻借口来进攻我盛京的!而且,我也不可能就这么束手待毙,现在外面虽然有你们的人马,我的正黄和正白两旗也不是摆设,若真起了冲突,受损的只会是我们大金自己。你们好好掂量一下吧,是团结一心对付外敌,还是就此投降,使我大金彻底灭亡!”
    这一大段话说完,皇太极便紧紧地盯着眼前的这些人,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他可不敢完全肯定这些被权欲迷惑了眼睛和心智的人会因为自己的一番肺腑之言而醒悟过来。一旦他们真的不知悔改的话,说不得就要先下手为强了。在外面布下了人马之后,皇太极在宫里也有不少的刀斧手准备着,一旦说不通,那就只有先将这些头脑都杀了,然后再收拾残局。当然,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这么做的,因为那只会让大金彻底的乱起来。
    众人相互看了半晌之后,终于承认自己的确太过了。现在不是争夺权力的时候,大敌当前,应该是想着如何却敌,不然真会出现大金被人所灭的情况。到那时候,他们即便是死了,也无法去面对努尔哈赤了。
    “大汗说得是,是我们中了明人的奸计了!”几人同时认错地说道:“现在我们一切都听从大汗的吩咐,却不知大汗可有了什么退敌之策了吗?”
    见众人的模样,皇太极知道这都是实话,心里总算是安了一些,至少在这段时间里,大金内部是完全团结了,但这一切是不是已经来得太晚了?不过他的嘴上当然不能这么说了,他一副信心满满地道:“只要我们上下一心,就一定能取得胜利!真论战力,明军根本不是我大金精兵的对手,现在又是在我大金的国土之上,地利也在我,怎么可能败给他们呢?另外,我们还有明军不知道的武器在手,到时候一定能建下奇功的!”
    “大汗指的可是那些火炮?那些东西并没有想象中厉害,我们的勇士里会用的也不多,真能建功吗?”
    “当然,明军之所以能长驱直入,就是因为有了它们的帮助。现在我们也有和他们一样的武器,那在这一层上我们便已经持平了,明军怎么可能还是我们的对手呢?”虽然皇太极心里也不是太过肯定,可为了鼓舞士气却也不得不这么说了。
    一场内乱消弭于无形,这对金国来说是一件好事,但是他们所面对的困难却依然还在,明军依旧在城外,而且已经有了攻城的准备。不过现在的金军上下已经铁了一条心,要与明军硬拼一场,让这些胆敢杀到这里的汉人知道自己的厉害。
    城外的唐枫的确不曾料到自己的挑唆之法反而适得其反,使得金军完全团结在了一处。这一点从城头金军的状态那里,他就能有所感觉到了。不过唐枫并没有因此而感到懊恼,即便金人士气大振又如何,现在的局势依然在自己的控制之下,现在的战场不是光凭着坚定的信念和顽强的勇气就能决定胜败了,火器的出现标志着以骑射为主要攻击手段的游牧民族的彻底败落,而金国将会是这一切的开始。
    所以在等了半日不见城中金人有任何出来表示诚意的举动之后,唐枫便毅然决定攻城。他将要用死亡和鲜血来宣告一个时代的开始,和一个时代的终结!
    早就已经调校好角度和距离的火炮同时发出了怒吼,上百门的火炮直接就轰在了沈阳城南墙之上,不过对城墙的损害却并不是太大,因为这一炮都打的是散弹。无数的铁钉铁砂再次出现在了金军的眼前,他们依然无法闪避和阻挡这些带着高速打来的武器,很多人都被打得全身冒血,倒在了城头。
    为了迫使金军的防御大乱,明军先以覆盖型的火炮进行了清扫,在察觉到城头已经乱作了一团的时候,才改变了炮弹,换成了实心的弹丸。
    “轰轰轰……”炮弹不断地击打在沈阳城墙之上,虽然这城池当年也是由明廷所修筑,并且在金人夺取此城兵在此立都之后不断地加固墙体,但是却也受不了不断的炮击啊,那每一下都是有着千钧之力的啊。城墙上很快就出现了一个个的大洞,金军也开始乱了起来。
    这打法显然大大地出乎了金军的预料,他们所准备的一切守城手段在远距离的炮击之下全成了摆设。双方这可还距离着数百丈呢,就是再强的弓弩也射不到目标啊,更不用说那些石木了,这样一来金军只有被动挨打一个选择了。
    虽然沈阳南墙已经摇摇欲坠,可是明军却没有一点停止炮击,然后大兵攻城的意思。因为唐枫早就下令了,这一次的攻城直到沈阳城墙倒塌之后,明军才能发起冲锋。这倒不是唐枫得知了金军在城墙上也布下了火炮,他并没有未卜先知的本事,而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优势在哪。既然明军现在的火炮威力已经如此惊人,又何必非照着原来的打法,让将士们用性命来填呢?就因为他的这个念头,救了许多的明军将士的性命,也使得皇太极想要以火炮还击明军的想法彻底的破产了。

章节目录

重振大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路人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路人家并收藏重振大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