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女冷笑着看向饱受折磨又无处可逃的少女,鞭子的末梢轻轻刮过她赤裸的背部,再缓缓向下擦过布满道道红痕的臀部。少女吓得哆嗦一下,索性那鞭子没有再狠狠落下,而是继续向下游离到她嫩白如雪的双腿。那被分开固定好的瘦弱大腿,丝毫不能遮挡住中间风光,因此她被木橛子抽插的花穴和后面的菊穴,在白昼赫然的日光下暴露得一清二楚,侍女看着那粗大的木棍被粉色的嫩肉死死地含住,竟不由自主地有些羡慕。

    羡慕之余,侍女愕然一惊,由嫌弃自己的内心所想,已经转变为对少女无比的厌恶,她扬手又是一鞭,在红肿的臀部又留下一道印记。

    “啊!”少女立时又是一声哀嚎,像被猎人禁锢住的小兽般瑟缩。

    侍女勾唇笑道:“等到日后,你的双乳长大了,再骑着这木驴挨肏时,双乳一蹦一跳,那才叫有趣呢!”侍女又沉吟了一下,像是要数得清清楚楚,说给少女听:“一年……估计还不够,两年就长大了吧,反正不管过几年,你的命都是一样的,每一天都得在这木驴上过,天天张开你的腿,露出你的骚穴,吃着大棒子,怎样,欢喜吗?”

    蒙住双眼的白布又湿了一层,少女含着玉棍的小嘴因为张开太久,留下一道道涎水,和眼中流出的泪水混杂在一起,滴滴答答地落到木驴上。

    侍女见她不答,又是狠狠一鞭,在少女的哀嚎声中,连名带姓地唤她:“司徒芊!每天露出你的骚穴,吃着大棒子,怎样,欢喜吗!”

    曾经彰显着无上荣耀的姓氏在这种情况下被唤出,逼迫她以更清醒的姿态来面对眼下的龃龉与不堪。像是被那原生的血脉激发了斗志,原本悲戚胆怯的少女任由一鞭一鞭落下,竟敢不给出任何回答。很快,那布满红痕的臀部已经显现出了一道道血迹,有的顺着高高肿起的弧度慢慢流下。

    侍女气急败坏,眼见出了血,心中有所顾及,不敢再扬鞭。她本来挑选的就是相对绵柔的软鞭,没想到这丫头皮肤这般娇嫩,不多时便皮开肉绽。到底是金枝玉叶,侍女心念道,但脱口而出的却是另一番说辞:“真是个贱货!撅着个屁股求着我打么?怕是一天不打,你就皮痒得难受吧?司徒家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卑贱的东西!”

    被插钉在木驴上的少女背脊僵了一下,但依旧没有过多的反应。

    见她听到“司徒”二字,果然便不同往常,侍女便不由得佩服起主子的先见来。自从这司徒芊进府以来,便被剥了衣服一直保持赤裸着的模样,而之所以不给她穿上衣服的原因,一是为了给予她强烈的刺激和羞辱,让她学会日后一直需要的卑贱姿态,二便是防止她私藏器械来自尽。要知道,司徒家那些送往军中劳军的夫人和小姐们,除了实在是被奸淫而死的,大半都是自尽而亡。

章节目录

绾绾(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朝云暮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朝云暮雨并收藏绾绾(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