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宋紧紧抿着唇,眉头越皱越紧,一点一点将胸内郁躁的心绪塞回去。他告诉自己,这些师兄虽与师尊有很多过往,但他将来会与师尊有更多的回忆。
    燕明晦畅想:“叁师兄回来了,峰内便有花不完的钱了。叁师兄修为高,长得好,还天生招财,总是给我们带来惊喜,我已经开始期待啦。”
    魏宋不理他,将书捏出褶子,看不进去,整个人从头到脚,连头发丝都酸溜溜的。
    ……
    而那位在燕明晦口中千般万般好的叁师兄,在回来的第一天,便撞上了月岚之。
    春晓在摘星峰的瀑布下将湿漉漉的林无辱捡起来,心疼死了,卷起水龙和鹅卵石一股脑砸在月岚之身上。
    噼里啪啦的石头与瀑流裹夹着统统砸到月岚之身上,他不偏不倚,紧紧握着手中的寒冰剑,阴鸷的双眸盯着春晓身后的男子。
    被春晓护在身后的男子,吐出了一口血,由流水带走,轻声一笑,揽着她的肩,走到她身前,抬起俊逸风流的眉眼,“合体后期?合体后期的修为便能够将我这炼虚中期,打到无还手之力?多年不见,明府尊者,依旧虚伪至极啊。”
    他随口说着损人的话,可那云雾一般风致的脸庞,却令人生不起抵触之心。
    雾峰被瀑布处大动静引来的弟子们,惊喜地大喊:“叁师兄!”“无辱师兄!”“无辱师兄你回来了!”……
    男修身姿极为高挑,身着一袭飘逸的白色纱袍,只在袖中散出一抹雾峰青,青丝半束,比起精致的五官,更夺目的是那淡淡的气质,仿佛林下漏月光,夜雪疏疏,娴静淡然,温柔脆弱。
    他随意以指尖抹去唇间的血迹,抬眸看向兴奋的雾峰弟子们,笑道:“师弟们,好久不见。”
    林无辱寥寥立在瀑下,青丝湿了一半,却无损他半分风姿,眼眸含笑,举世无双,自有超越一切欲望的潇洒纯粹。
    他反手握住春晓的手,踏上岸,“走,师尊可为我备好宴席了?”
    “你还记得我?”抽回了手,不再理水中的月岚之,春晓半真半假调侃,“你回来第一件事不是来拜见为师,而是去寻衅滋事,便吃准了我会来捞你?”
    林无辱看着她笑,点漆般的眼瞳中映着她的模样,目光在她眉心朱砂上凝了凝,“怎会。我在玄秋剑宗,一直惦念着师尊亲手烤的灵鸡,弟子身心都被雾峰拴住了,绝无二心。只是原想着能给师尊带一份小礼物……”
    师徒二人被一群弟子热情地包围招呼着。
    魏宋依旧是格格不入的,他站在人群外,冷眼看着那俊逸男修紧握着的属于师尊的手。
    过了一会,他别开眼,余光扫到依旧站在瀑布下的男人,摘星峰的明府仙尊月岚之,燕明晦口中佛口蛇心的毒夫——传闻中与师尊关系暧昧的男修。
    魏宋漠然垂眼,轻轻抚摸腰间木剑,真是个没用的男人,既然起了杀心,却又让猎物跑了,废物。
    ——
    “林无辱回来了。”
    葱翠山林中是一圈笼舍,一个满脸不忿的男人飞快走来,在竹制栅栏前停下,来到神情淡淡的男子身旁,抿着嘴,又重复了一遍:“叁师兄回来了。”
    王泠一将手里的灵食碾碎,撒在栅栏里的地上,一群咯咯哒的灵鸡扑扇翅膀,吃得头也不抬。
    金宵等了一会,一直等不到他回话,兀自生着闷气,半会鼓着脸道:“十一师兄听见了吗?林无辱那厮回来了,现在正在师尊的院落里,师兄弟都在那里,他们商量着今晚吃席呢。”
    王泠一抖了抖手,白皙的指尖被引风诀扫净,“这一批灵鸡刚刚出笼,便回来了,无辱师兄很会挑日子啊。”
    金宵在一旁的篮子里抓了一把灵食撒进去,气呼呼地道:“师兄你养得胖乎乎的肥鸡,今天都要给那人占便宜了。大家只会记得是叁师兄回来,所以吃上了灵鸡宴,还有谁能想起来,这些灵鸡都是师兄你一手养大!都是一群白眼狼!”
    王泠一望向远山,微风拂动他脸庞的碎发,微微垂落的左眼眼帘处,有一粒小小的痣,衬得那斯斯文文的面容,多了一份稚气与说不清道不明的欲望。
    “从来都是这样,他一回来,大家便看不见师兄你了。”
    金宵恶狠狠将灵食砸进鸡舍,泄愤,为王泠一打抱不平:“不过是资历老一些,是最早管理峰内杂物的老人,可如今提起总务处,他们第一个想到的还是他。平时都跟在师兄身后殷勤极了,如今林无辱一回来,都像见着鸡妈妈一样围过去,一个个都不要脸。吃了锅里看着碗里的白眼狼!”
    “你在气什么?”王泠一用棍子敲了敲,将吃饱了的灵鸡驱赶着绕着鸡舍跑动。这是师尊的主意,养鸡不但要让它们多吃,还要鼓励它们多运动,这样才能产出最美味的肉质。
    灵鸡排着队奔跑,王泠一将竹棍拄着地面,笑着回头看师弟,好脾气道:“叁师兄是看着我长大的,当初也是他手把手教我如何打理峰内财政,我接过管理权不过八年,师弟们对他更亲近,也无可厚非啊。”
    金宵冷笑一声:“他整日里不是去游览名山大川,就是各处去访学,闲在峰里不是这里痛就是那里疼,所有的事务都交给你做,早八十年峰里就是师兄在管事了。他倒好意思承那些白眼狼的尊敬。”
    王泠一眨了眨眼,向不远处的灌木丛中勾了勾手,一只红耳兔奔腾而来,窜入他的怀中。
    王泠一轻轻抚摸怀中雪兔,温和道:“叁师兄身体不好,你为何与他这么多计较?”
    金宵翻了个白眼。
    “是不是叁师兄又罚你了?”王泠一翻了翻兔子的耳朵,将兔子放掉,“早就告诫过你,不要仗着是师兄,就随意欺负那些小师弟,少造口孽。他们是不是向叁师兄告状了?”
    金宵别过脸,跟在王泠一身后,不吱声。
    金宵就是个狗脾气。
    看到叁师兄回来了,也兴冲冲地过去欢迎他,没想到几个师弟哭唧唧地抱着叁师兄的大腿,哭诉着金宵师兄这些年怎么怎么欺凌羞辱他们,导致金宵兴冲冲地直接送了个人头,被林无辱当着众人的面,直接教育了一番。
    面子上挂不住,金宵甩脸子走人,走了之后,又实在气不过,就来找王泠一。
    他很坏地在两个师兄之间拱火,希望王泠一去给林无辱使绊子。
    往日的雾峰弟子之首和今朝新秀,斗起来才好看。
    结果王泠一根本不接招,金宵浑身坏心眼都不舒服,阴阳怪气道:“咱们师兄弟们常常在外遇难,而叁师兄这个体弱多病最爱往外跑的,却活蹦乱跳到现在,可真是幸运。”
    “金宵!”
    王泠一嗓音沉下来。
    金宵猛地收嘴,师门内弟子频频陨落,是大家心照不宣的痛处,他即便再恼羞成怒,也不该说这种话。师门门规第一条便是师兄弟之间要团结友爱,再说,叁师兄待他其实也很好,只是他自尊心强,很容易炸毛。
    金宵:“师兄,是我说错话了。”
    “走吧,一起去见见叁师兄。”

章节目录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小斯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斯暖并收藏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