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无辱回来一趟,果然没有辜负师弟们的期盼,带回了一个和财有关的惊喜。
    “一个秘境。”
    素裳的青年轻垂眼睫,唇瓣有着病弱的青白色,琉璃般的眼眸看向她,“我在归来的路上忽有所感,发现距离宗门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新出世的秘境,丹峰的两个弟子被卷了进去,想必丹峰峰主也已知晓了。”
    林无辱将茶水泼到半空,形成一幅以雾峰为中心的舆图,他的指尖顺着流动的水线,指向了一片山谷,“全速御剑的话,一天便够了。”
    “宗门附近也会出现秘境?”春晓诧异,“我当这方圆万里都被主峰摸透了,竟还有漏网之鱼。”
    林无辱微微一笑,“师尊要去凑凑热闹吗?”
    众弟子热切的目光落在春晓身上。
    她仰面看向门外连绵的青山,指尖抚摸着桌面的纹路,眼波轻转:“若让丹峰独占了这便宜,岂不是糟蹋了无辱发现的秘境?”
    院内聚集着十几名弟子,都激动万分。
    秘境是此界大能才能练造的一方福地,大能开辟洞府修炼作息,为了防止外界干扰,会施展结界将此间与外界隔绝,达到自成一界的效果。而在他们或是飞升,或是陨落后,这些福地便会失主,沦陷为隐秘在各地的秘境。
    秘境是大能曾经的住所,是以常常是有数不尽的珍藏,以及各类灵异的辅助修炼手段,譬如,传闻有极为强横的大能所留下的秘境,能够混淆秘境与外界的时间流速,在秘境内修习一日千里,十分霸道。是以,进入秘境试炼,是修真界公认的快速提升法门。
    修真界现今发现的秘境,大都被各大宗门仙门把控着,要么仅限于门内部分子弟试炼,要么对外开放,收取高额入境费用。
    雾峰的这群弟子,由于生计所迫,他们的历练任务大多是四处打工,攒灵石,极少有机会探索秘境,如今听到有个新秘境出世,还离得很近,一个个喜出望外,恨不得马上赶到。
    “师尊,我们这就出发吧!”
    金宵最是沉不住气,每次最先出头的都是他,第一批开荒者能吃得最饱,“倘若让丹峰那群眼睛长在头顶的东西抢先,那我是要活活气死的!”
    丹峰与雾峰有宿怨。
    倒不是说两峰互相仇视,这份仇恨基本是雾峰单方面讨厌丹峰。
    雾峰因为全员身世凄惨,战损率高得惊人,又极其贫穷,所以在早期经常赊欠丹峰的灵药,而丹峰又是不肯吃亏的,久而久之,丹峰那群管事一看到雾峰的人来求药,就像看见了穷鬼上门,从一开始嘴上抱怨奚落,到后面丹峰峰主亲自下场,制订了限制赊欠的金额,在还完欠款之前,都不允许雾峰人再来赊药。
    雾峰都是一群气性大的少年郎,骂骂咧咧着莫欺少年穷,单方面将丹峰视为毕生之敌。
    “全宗门,最令人讨厌的就是丹峰!一群狗眼看人低的老东西,几个人加起来都没有无辱师兄单手炼的丹药效力强。”金宵继续输出,“一群自命不凡,钻进灵石眼里,浑身铜臭的花斑狗!”
    自从丹峰不再给雾峰赊欠丹药之后,彼时的雾峰勤务处总管叁师兄,便开始自力更生,学起了炼丹这门技术。
    林无辱不愧是曾被誉为林氏明珠,天之骄子的男人,不仅自带好人缘,而且学习能力超强,凭借着偷偷借阅丹峰典籍,与丹峰几位亲传喝酒,将一手炼丹术修习得出神入化,超额满足了宗门内所有弟子的医疗需求,直接将一众弟子的好感度刷爆。
    那手漂亮的丹道,馋得丹峰峰主都拉下老脸不止一次找到春晓,威逼利诱,想要挖挖墙角。
    可惜林无辱虽在丹道有天赋,但他志不在此,他主修的是剑道。
    金宵也曾去丹峰借过药,还没进门便被赶下山,他的性格十分小气,锱铢必较,一直记在心底,有机会就踩丹峰一脚。
    一群男弟子又是激动,又是撒娇,又是恳求,势必要拿下那个新出世的秘境。
    金宵道:“师尊,我已想好那秘境该叫什么了。”
    这意思是,他已经默认要将那个秘境收入雾峰名下了。
    金宵铁口直断:“雾峰秘境一号。”
    “好名!好名!”
    一群热血青年立马响应,“金宵师兄说得好,有了一号,何愁不来二叁四五六号!咱们雾峰,将要起飞了!”
    他们载歌载舞,互相吹捧,甚至计较起来,将来发财了要怎么花灵石。
    春晓十分无语,可能是她已经是老年人心态,跟不上这群小伙子的节奏。
    但她没有扫兴,发财肯定要发财的,“走走走!无辱带路!”
    林无辱在师弟们的欢呼中,含笑向春晓叉手一拜,“是。”
    春晓感慨,林无辱果然是自带热场子的气质,只要有他在,雾峰这群精力旺盛的男孩子,就像找到飞盘的狗狗们,活泼得有组织有纪律。
    她在人群中扫视,没有看到男主。
    又拧起眉头去找。
    “师尊在找谁?”林无辱问。
    “你们小师弟。”春晓最后在门边边上,找到了漂亮的短发少年,招了招手,魏宋红着脸趋步过来。
    春晓笑着和叁弟子介绍:“这是新来的小师弟,他叫魏宋,是我收的最后一个弟子了。”
    林无辱微诧:“最后一个?”
    他并没有多看魏宋,反而惊讶于春晓的话。
    师尊的性子,全宗门都知道,怎么突然就收心了?
    他复又转眸打量这位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年,倒是有一张冶丽夺目的好皮囊,“是因为这位小师弟?”
    林无辱轻轻挑起眉,道:“师尊这些年,收了这么多师弟,终于找到要找的人了?”
    春晓拍在魏宋肩头的手僵住,微微张嘴,惊异:“你?”
    林无辱把玩腰间一条流苏剑穗,他虽修习剑道,却不用剑,春晓送的剑穗,便被他一直挂在腰间。
    这是一串由冰质碎玉,攒成的手工品,手艺平平无奇,为了让它更能看一点,拖了一条略长的冰色流苏穗。
    他歪了歪头,故作俏皮:“猜到了。”
    他轻轻捏住了剑穗,眼眸轻眨,整个雾峰四百多名弟子,都是师尊想要寻找的那人的仿品。师尊从未掩盖过在修真界搜寻的标准和痕迹,稍微动一动脑子,便能清清楚楚猜到。
    “恭喜师尊,得偿所愿。”
    (来啦来啦,后面叁天都有存稿)

章节目录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小斯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斯暖并收藏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