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霍天成又把两根手指插进去,示意她松腿,下面的蜜液流了不少,他觉得润滑度差不多够了,于是扶着坚硬如铁,胀得发疼的鸡巴在蜜穴口蹭了蹭,试图寻找机会插进去。
    鼓胀的龟头沾染了蜜液,慢慢挤进去窄窄的甬道,还没进去半分,周漫漫就伸手推他,“疼,别进去,我疼……”
    前戏润滑了那么久,她的逼依旧是那么敏感紧致,霍天成被迫退出来,她在他身下下意识地扭动身躯,巨大丰腴的双乳一摇一晃地磨蹭他的胸膛,霍天成觉得自己等待不了,急需一个发泄口,他再次扶着鸡巴进入甬道。
    仅仅进入半分,紧致的入口将他的鸡巴吸得紧紧,仿佛不想鸡巴进入,两瓣蚌肉被硕大坚硬的鸡巴撑开,他抬头看漫漫的表情,只见她噙着眼泪,看得出来是她被异物侵入弄得有些难受的,但不是十分疼痛的模样,毕竟他才进去半分。
    他一只手揉捏她的乳房,并亲吻她的唇,不少黏黏的津液从口上流出。
    “嗯……嗯……嗯……”周漫漫被吻得意乱情迷,呻吟出声,双手攀上霍天成的肩膀。
    霍天成抓住机会又挤进去半截鸡巴,在她想要喊叫出声的时候,吻住她,将她所有声音封在口中,他能感觉到她很疼,她的指甲下意识地划他的后背,微微的刺疼让他更加性奋,不由自嘲,身经无数战的老男人第一次有这种感觉,比他十三岁破处还要性奋。
    花壁绞吸着他的鸡巴,如同无数只柔软的小嘴,吮吸着发胀发疼的鸡巴,霍天成喘气声粗了一些,他好久没操过这么紧致的处女逼,简直是要了他的老命。
    一半鸡巴埋入她的花穴,但被推挤着出来,她在排斥他。
    “乖,放轻松,别夹那么紧,漫漫,你要夹死我。”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周漫漫睁着涟漪氤氲的黑眸,瓮声瓮气地说:“疼,你出去好不好,我好难受。”
    她又空虚又难受,想要什么什么东西填满她,她无辜地看着霍天成,“我好疼,下面好疼……”
    她说话的时候吸得越用力,霍天成感觉自己的鸡巴快要被夹断,立即抽了出来,伸手轻轻抹去她的眼泪,低头舔咬她的乳房,粗粝的手掌在她身上游移,在她放松的时候,他的鸡巴才再次试图侵入,进到一半的时候他又被卡住,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磨得他浑身难受。
    他看了一眼周漫漫啜泣的样子,突然一个挺身,将全部鸡巴插了进去。
    “啊……啊……啊……”紧致的小穴被坚硬硕大的鸡巴倏地撑开,撕裂般的痛感让周漫漫哭着尖叫,手拍打着霍天成的胸膛,想将他推开,可霍天成正尝到甜头,怎么可能轻易被她推开。
    周漫漫身子猛得一下缩紧,鸡巴顿时被千万张小嘴咬的死死,霍天成产生过电似的酥麻感,窜到脊背,直击灵魂的快感让他忍不住抱紧身下的人。
    周漫漫此时感觉不到任何快感,只剩下被撕裂后的疼痛,她的指甲不知道在霍天成后背与胸膛上留下多少条红痕。
    正在体验到极致快感的霍天成没有任何怜香惜玉的心情,只想继续享受这种快感,鸡巴一下子挺进去后停留十秒又抽出,又进去,粗硕的男根在紧致的小穴内抽插撞击,多日没开荤的霍天成此时只管自己,将自己欲望发泄出来。
    男人粗重的喘息声,与女孩的哭喊声,加上下身交叠碰撞发出的啪啪声交合在一起,周漫漫的大腿根部一片狼藉,蜜液跟刚破处时的血混在一起,十分淫靡。
    霍天成抓着她的腿大大地张开,整个人紧贴住她身上,下半身抽动,硬胀鸡巴在她紧致的甬道中来回不停抽动,最中心的软肉成为鸡巴撞击的靶子,他双眸渐红,极致的快感让他顾不得身下的人哭成泪人,只管自己鸡巴舒服,两瓣蚌肉被操得泛红掀开,红得可以滴血那种。
    初经人事的周漫漫感觉不到任何快感与酥麻感,尤其是此时的霍天成根本不顾她的感受只管猛撞地冲击,她哭得越来越大声,恨不得立刻晕过去就不用承受这种痛苦。
    “哥哥救我,救我,啊啊啊……救我……哥哥救我……”周漫漫现在只想让她哥哥来救她,她就不用承受这一切,“啊啊啊,好疼……我好疼……”
    周漫漫哭得很凄惨,外头刚刚收拾完尸体的几个人互相对望,心想成哥未免也太猛了,竟然操得这么厉害,把人家小姑娘操得哭天喊地,不过想想霍天成本来就不是怜香惜玉的人,他们还记得有一次成哥性虐待一个十九岁的姑娘,把那个姑娘操得全身伤痕,想想都觉得可怕。
    周漫漫挣扎得越厉害,霍天成越兴奋,摁住她的双手,趴在她身上使劲操,尤其是她激烈的哭声让他的情绪到了一个高潮点,无情的鸡巴重重地插入她的身体,将蕊心撞得一颠一颠的,花穴跟着一起绞紧鸡巴,带来成倍的快感。
    连续二十几分钟的操动,霍天成终于第一次射精,精液完完全全喷射在她体内。
    此时的周漫漫叫到嗓子沙哑,下面传来火辣辣的疼意,她闭上眼睛只想昏睡过去,也没有力气再挣扎,她也挣扎不过一个大男人。
    霍天成很难得在中途突然兴奋,隐藏的想要强烈虐待人的因子暴露出来,尽管他前戏多么温柔,在中途,他有可能性欲暴涨,次数不多,但是曾经发生过,他又不是压抑自己欲望的人,想操就操,想怎么操就怎么操,像他这种身份的人,看中哪个女人,随时可以开操,他看着眼皮微微抖动的周漫漫,即使射精,很想要再来一次。
    “乖,睁开眼睛看着我。”霍天成让周漫漫翻身躺在他身上,示意她睁开眼睛。
    周漫漫抗拒地摇头,刚才他无情操动,双眸透着强烈欲望的狠厉模样把她吓到了,她害怕这样的人。
    “乖,睁开眼睛看着我。”霍天成再重复一遍,声音的韵味变了,变得强势低沉。
    周漫漫一向敏感,竟然听出来他的不悦,慢慢张开眼睛,他的脸庞近在咫尺,霍天成其实长得不差,拥有成熟男人的气质,眼角笑的时候有一两条皱纹,此时霍天成仿佛在笑,她却感到害怕。
    “怕我?”
    周漫漫不说话,还在抽噎。
    “我操你操得爽不爽,有没有爽到?”
    爽是什么感觉周漫漫从小到大还没体会到,不过理智告诉她,她现在应该顺着面前这个男人,她一开口就是很沙哑的嗓音,“爽,操得我很爽……”
    “那我的鸡巴大不大,见过这么大这么粗的鸡巴吗?”
    周漫漫不知道怎么回答,她见过她二哥的鸡巴,也见过赵磊哥哥的鸡巴,但刚才她没有仔细看过他的鸡巴。
    “是不是没仔细瞧过,快爬下去看一下。”
    周漫漫从他身下下来,回头看他已经软下去的鸡巴,的确很大很粗,不过似乎他二哥的更大更粗,小时候她就听过赵磊哥哥叫她大哥跟二哥为周大屌跟周二屌,说她两个哥哥鸡巴大。
    “很大。”她说了两个字,刚才就是它插进她的小穴,让她的小穴撑得很开,应该可以称得上大了吧。
    “还想不想再来一次?”
    周漫漫立即惊惧地看着他,似乎不懂他在说什么。
    “我还想操你第二次,来,躺下。”
    周漫漫吓坏了,第一次她就想死,还来第二次,她干脆死了算了,她连连摇头,“我好疼,我下面好疼,它还在流血。”
    霍天成瞧见她身体抖动的样子,忍不住嘴角上扬,问道:“刚刚你喊哥哥救我,你还有哥哥,不是独生女?”
    周漫漫立即变得紧张,她刚才就是下意识地喊了,无助的时候她希望有个人来救她,“我不是独生女,我有两个哥哥,我能走了吗?我不准时回家的话,他们会担心我。”
    “恐怕不能,我还想操第二次,给不给操?”
    周漫漫不说话了,她真的想回家。
    “站起来,让我看看你的逼被我操成什么样了。”
    周漫漫颤颤巍巍站起来,在霍天成示意下两腿在他头部分居站开,赤裸的小穴完全暴露在霍天成眼中,他眼睛往上就能看到。
    的确被操肿操红了,下面还有沾有血,他是她第一个男人,霍天成一笑,中指竖起往中间那条甬道插进去,在她想要躲的时候,他开口:“乖,站着别动。”
    周漫漫不敢再动,站立着承受他手指在她小穴内抽插。
    蜜液顺着大腿内侧流下来,有一些还滴到霍天成脸上,若是以往,霍天成是绝对不可能舔女人流出来的淫液,这次他例外了,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味道还行,没有很骚。
    他的手指继续在小穴内抽插,随后玩弄着她的花蕊,先是拉长,又揉捏,看着她的蜜液越流越多,身子敏感得让他鸡巴再一次有勃起的冲动。
    作者有话说:大长章来了,求珍珠求留言。

章节目录

高门玩物(高干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呀呀是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呀呀是攻并收藏高门玩物(高干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