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再次悠悠转醒,想到之前的一切和刚刚女仆的窃窃私语,委屈地抓紧被子抽泣。

    她怎么这么可怜,死了都不让她好过。

    正当她自怨自艾地想着自己倒霉的人生时,男人端着餐盘走进卧室,把厨师为女孩儿专门制作的午餐放到床头柜边。

    从被窝里把哭泣的小孩拉到自己怀里,轻轻地排着她的后背,又安抚地亲了亲她的额头:“亲爱的,不哭了,嗯?”

    牧宝哭的更厉害了,她不要和这个老变态恋童癖生活在一起,成为他的禁脔。

    最后安抚无效,男人只得退出卧室让女仆进来侍候。

    连着半个月了,婚礼也被强迫着完成了,当然牧宝并不知道那天就是她的婚礼,女仆们在婚礼后也不敢在新王后面前乱嚼舌根子了。

    毕竟牧宝听不懂帝国的坛语,帝国的主要语言是兰语和坛语,兰语为日常用语,坛语是在特别重大的事情上才需要用到。

    牧宝一直以为那天是个奇怪的宴会而已,被盛装打扮了许久却只出席了十几分钟就被送回卧室了。

    想到她出现时各种目光黏在她身上时的样子,她想,可能男人是在像众人展示自己新的的宠物——自己。

    不过最近她发现老男人还挺迁就她的,大概是还在新鲜期吧。

    最近只要男人靠近她她就哭,男人保证离她远远的,对她算得上百依百顺。

    不过牧宝也有些烦恼,等新鲜期过了她就不值钱了,那个囚禁她的变态老男人不知道得怎么对她呢。

    卧室里,牧宝坐在梳妆柜前挑挑拣拣,四个女仆在她身后站成一排等着给她梳妆。

    妃娅小心翼翼地用余光注视着小王后,等待她的下一步指示。

    到了最后女孩儿也没挑出什么,妃娅把早就准备好的长裙给女孩儿换上,一件款式比较普通的米色长裙,另一个女仆单膝跪下给她穿鞋。

    牧宝抿了抿嘴,穿好鞋后往花园角落走去,女仆们在花园口守着。

    趁没人注意,牧宝把捏在手里的小珍珠扔到墙角的小洞里面,再把土埋上。

    虽然对这里一无所知,但是她还是打算逃跑,钱是万万不能少的。

    卧室里她的衣服和饰品不断增加,她没事就挑着没人在时,偷偷从衣服首饰里弄几颗珍珠宝石扔这里,积少成多她总有用的上的时候。

    做完一切后,她又往藏书的宫殿走,女仆们跟上,她们已经习惯每天小王后每天在花园待一会后去藏书殿了。

    最近的皇宫里的大臣们都知道他们敬爱的艾斯·特里维康陛下有些上火。

    身为损友的的戴维克伯爵与亚伯公爵更是对好友展开了无情的嘲讽。

    “哈哈哈哈哈哈,亚伯,你看看这家伙……”戴维克已经笑的直不起腰了。

    亚伯比较含蓄一些,“亲爱的陛下,你应该对自己的在外做出改变。”

    艾斯目光阴沉地看了一眼戴维克,“笑够了就闭嘴,不然你亲爱的迪丽会在明天成为别人的妻子。”

    戴维克像被按了暂停键一般停了下来,摆摆手,“艾斯,你真小气,不就说你几句嘛。”

    随后戴维克摸了摸下巴,“亚伯说的没错,对外在做出改变,第一个就是把你的络腮胡剃了。”

    “女孩子嘛,虽然喜欢成熟的男人,但不代表喜欢你这胡子满脸的大汉,完全看不出俊美的模样让人怎么喜欢。”

    艾斯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想了想卧室里娇嗒嗒的小女孩,权衡了一下点了点头。

    ps:随缘更。

    忘了说了,陛下就是个络腮大汉体毛怪,哈哈哈。

    剃了胡子还是个宠妻的大帅逼的。

    新年快哈

章节目录

国王与娇妻(1v1 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牧牧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牧牧啊并收藏国王与娇妻(1v1 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