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伯:“看来新王后的魅力很大啊。”

    艾斯一直都有蓄胡的习惯。

    因为他继承王位时太过年轻俊美而显得威严不足,蓄胡之后看起来成熟很多。

    亚伯几个在他王位稳定下来后曾劝说过几次蓄胡这个问题,别白白浪费这么俊美的一张脸不是。

    这人就是不,就是要留胡子。

    只至于这么多年过去,拜倒在他裤子下的女人们全是被他的英姿与气质所迷倒的。

    看脸的女孩子哪能看得上这么个大胡子。

    戴维克想了想一下自己的恋人:“平时里你也要会哄女孩子,不要每天都埋头在政事里,女孩子是需要陪伴的。”

    亚伯:“反正你看戴维克对迪丽干过什么你学着就好了。”

    戴维克很得意,就差根尾巴了:“对,你们跟着我学就好。”

    一群即将三十好兄弟里就他在谈婚论嫁,戴维克优越感爆棚。

    亚伯冷瞥他一眼:“像放烟花把自己家炸了的这种蠢事就别学了。”

    艾斯煞有其事地认真点头。

    原本在一旁得意洋洋的戴维克被踩到尾巴立马炸毛,“点烟花的又不是我!”

    “嗯。”两个男人很敷衍地应了一声。

    最终这场聊天以戴维克炸毛结束。

    艾斯回到自己休息的宫殿就开始清理胡子,刚刮完胡子侍卫杰理来敲门,“陛下,拉姆二世求见。”

    “让他来书房见我。”看了一眼镜子里的男人,不习惯地抬手摩挲下巴。

    但愿能讨自己的小妻子欢心,能住回主卧。

    步入书房,拉姆了一个君臣礼,“陛下……”

    艾斯摆摆手,有些头疼道:“王后的名字过几天给你添上,别天天过来了。”

    英明一世的艾斯陛下成婚的第八天还是对自己的小王后一无所有。

    拉姆抬头看了一眼刮了胡子的陛下,敛下眼底的惊讶,将手搭在胸前行了个礼,“还望陛下速度,大后天就要举国公报王后名字了。”

    在云端,国王和王后新婚第十天,守望侍卫会将刻有夫妻名字的银牌上挂到守望大树上让子民瞻仰,寓意守护。

    “退下吧。”

    “是。”

    拉姆退下后,男人有些烦闷地揉了揉眉头,“王后现在在哪。”

    身旁的仆人答道:“在藏书殿。”

    男人起身往主卧走,躺在熟悉的床上,周围是女孩儿甜腻的体香,忙碌的一天的男人渐渐熟睡。

    女仆提前回卧室准备洗漱用品看到了男人,轻手轻脚做好一切退了出去。

    牧宝回到卧室径直去洗澡,现在开始到明天早上,只要她不跨出卧室,时间和空间都属于她一个人。

    洗完澡后她喜欢趴在窗前观察王宫里的一切,试图规划出逃跑路线。

    脑子里会想着今天看的天书,暗叹一声还是读书读少了。

    女仆倒是有问必答,可是怕问的太多暴露目的。

    男人嘴里地兰语不过是她所在世界的俄语,曾经村子里有几户人家是这种语言,她和人家小孩玩学会的,而文字大家用的是汉字,导致了她一会说不会写看。

    思绪又回到那个老旧的房子里,奶奶编织着毛衣,小小女孩拿着铅笔趴在桌子上一边看着老旧的电视机一边写老是留下来的作业……

    一双手将她打横抱起,吓得她要死。

    ps:下章看看能不能写出来肉肉,写不出来就写别的肉,不是陛下和牧宝哦,与本书剧情无关的纯肉。

    爱心,爱你们。

章节目录

国王与娇妻(1v1 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牧牧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牧牧啊并收藏国王与娇妻(1v1 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