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场景似曾相识,似是她没给裴翊做妾时住的旧房子。
    沈鸢摸了摸腹部,发觉自己腹部平坦,不像怀有孩子的模样。
    身下也没有撕裂的剧痛感,更没有刺目的鲜红色。
    她诧异的起身,缓缓踱到铜镜前。
    镜中映出一张俏丽若三春之桃的小脸,即使现在未施粉黛,也秀美可人,难掩天生丽质。
    沈鸢伸手摸了摸自己尖俏的下巴,这是她未怀孕前的模样。
    前世,自她给裴翊做妾后,膳食便好了起来,怀孕后,更是天天被逼着喝各种补品。
    没几个月,身子便渐渐丰腴起来,以往尖俏的下巴也圆润了许多。
    沈鸢撸起袖子,往白嫩的手臂内侧一瞧,赫然看见那枚红色的守宫砂。
    她摸了摸自己的腕骨处,脉搏正常跳动,再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心跳也很清晰。
    她没死呢。
    沈鸢心里有些欣喜,她弯唇笑了笑,可笑着笑着,杏眸中便滚了滴清泪出来。
    临死前,男人那句冷漠的“保小”,似尖刀般扎在她心口上,疼得她气息滞缓。
    可怜上天眷顾她,竟让她再活一世。
    这一世,她不想给裴翊做妾了,也不想给他生孩子了。
    不过,现实似乎由不得一个小小的婢女做主。
    正当沈鸢沉浸在前世的悲伤里时,门外响起了一阵呼唤:“沈鸢,沈鸢,快开门,老夫人有要事吩咐。”
    沈鸢闻声去开了门。
    来人是老夫人跟前伺候的大丫鬟——春月,她手上捧着一件粉色的嫁衣,上面放着几件首饰。
    “沈鸢,老夫人已经物色好日子了,明日便是个良辰吉日,宜嫁娶。你明天晚上换上衣裳,搬到相爷院子里的偏房去,也算嫁入裴家了。”
    春月把东西交到沈鸢手里,便走了。
    纳妾,妾不能着正红色,仪式从简,没有八抬大轿,不拜天地。
    前世,沈鸢也是简单的着了身粉色的衣裳,给老夫人敬了杯茶,便做了裴翊的妾。
    沈鸢怔怔的看着这身粉色的嫁衣,心里酸涩,难道这一世,她还要重蹈覆辙?
    人不能软弱的屈服于命运,沈鸢想挣扎一番,也好过什么都不做,日后生出懊悔之意。
    *
    第二日清早,沈鸢在脸上做了些手脚,她蒙着一层素白的面纱,去拜见老夫人。
    “老夫人,奴婢昨日吃错东西了,脸上生了一堆麻子,怕吓着相爷,今夜不宜洞房,望老夫人恕罪。”沈鸢跪在裴老夫人面前,低垂着头,一副负荆请罪的模样。
    老夫人也不是个尖酸刻薄的人,她让沈鸢把面纱摘下来,给她瞧瞧,严重不严重。
    沈鸢听话的摘了面纱,原先白净无暇的俏脸上布满了星星点点的红疹子,瞧着有些骇人。
    老夫人盯着沈鸢瞧了会,叹气道:“唉,你这孩子,关键时刻,怎么出这样的事呢?”
    她摆摆手,吩咐一旁的春月:“去,给沈鸢找个大夫来瞧瞧,日后她的膳食都由专人负责,可不许她再乱吃东西了。”
    “是,奴婢这就去。”春月应了声,便退下了。
    一刻钟后,大夫来了。
    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大夫,兴许眼神有些不好,他盯着沈鸢红红点点的小脸瞧了会,接着给她把了个脉。
    把完后,他开了几包药剂,让沈鸢煎水服下,再给她留了一瓶膏药,让她每日净脸后抹在红点上。
    大夫走后,老夫人跟沈鸢说要将婚事推迟十日。
    她找人算过日子,十日后是初九,长长久久,寓意好,黄历本上也显示这日子吉利,宜嫁娶。
    沈鸢不敢违背老夫人的命令,她乖巧的应着:“是。”
    老夫人让她以后多注意身体,也没说什么训斥的话,便让她退下了。
    沈鸢跪安后,起身拿了药离开。
    她思索着自己该如何推掉这门婚事,亦或是,怎样让裴翊对她生厌,即使娶了她,也不愿碰她。
    这样她就不用给他生孩子了,也不会难产而死了。
    她想得过于入神,没有抬头注意前方,刚跨出西苑的门槛,冷不丁的便撞上了一堵结实的肉墙。
    ————
    阅┊读┊无┊错┊小┊说:wоо⒙νiρ﹝Woo18.νiρ﹞

章节目录

孕妾(古言 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花美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美人并收藏孕妾(古言 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