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鸢吸了吸鼻子,哽咽道:“疼。”
    裴翊望了她一眼,沉默不语,也不动作了,只静静的撑在她身上。
    空气突然有些安静,屋里只余红烛燃烧时发出的细微噼啪声,以及沈鸢细细的啜泣声。
    裴翊任由沈鸢咬着他的肩膀,他面色平静,看不出喜怒。
    过了会,男人的呼吸似乎变得有些粗重,他低哑的问道:“行了吗?”
    “疼。”沈鸢带着哭腔吐出一个字。
    裴翊瞥她一眼,继续保持沉默。
    沈鸢抬眸偷偷用余光打量着男人,前世,在床上,她可是乖顺的很,哪里敢咬他。
    因觉自己身份卑微,她不敢惹怒裴翊,即使很疼,也不敢忤逆他,小手死死拽着被褥,独自一人默默承受,任由男人在她身上驰骋着。
    以前,她连哭都不敢哭的太大声,生怕扫了裴翊的兴。
    刚才想起前世的过往,悲从中来,她心里太过难受,一时头脑发热,便想让这个男人也疼一回。
    总不能每回都让她一个人疼。
    时间缓缓流淌,过了会,裴翊又问:“可以了吗?”
    沈鸢眨了眨湿润的长睫,带着鼻音道:“还是疼。”
    裴翊皱眉,太阳穴上的青筋暴起,呼吸越来越急促。
    鹿鞭酒让他身体里的热血开始沸腾,女人紧致湿热的花穴紧紧包裹着他,他坚硬的阳物已经涨得充血发紫了。
    得亏,他耐力好,先前才能忍了那么久不动。
    现在还让他继续忍下去,他堂堂一国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是不会这么委屈自己的。
    裴翊箍着沈鸢的细腰,将她禁锢在身下,他低哑的命令道:“疼,也给我忍着。”
    “相爷……”沈鸢眸中露出恐惧,吓得又要哭出声来。
    裴翊拔出深埋在沈鸢体内的紫红色肉棒,带出一股沾了处子血的黏液。
    他眸色幽深的盯着两人的交合处,挺腰往前一插,咕叽一声,粗长的阳物推开软嫩的肉褶,深深的插了进去。
    “唔……”沈鸢蹙眉,咬唇低吟着,出乎意料的,身下并没有剧烈的疼痛感,只是深处的花芯被硕大的龟头顶得有些酸胀。
    裴翊插进去时,掂量着沈鸢娇小的身子,力道并没有过重。
    沈鸢怕疼,反射性的缩紧肚子,湿热的甬道紧紧绞住男人粗大的肉棒。
    裴翊往外拔时,层层叠叠的软肉牢牢吸附在茎身上,将他紧紧缠住,不让他出去。
    裴翊沉沉的喘息着,他拍了拍沈鸢白嫩的翘臀,低声道:“别夹,让我出去。”
    沈鸢听话的将身子放松下来,裴翊用力往外一拔,嫣红的穴肉便跟着被拖拽至穴口,带出一股透亮的水液。
    裴翊借着黏液的润滑,耸胯用力往前一插,噗嗤一声,整根粗长的阳物都插了进去,将花穴塞得满满当当的。
    两个沉甸甸的囊袋用力的拍打着沈鸢白嫩的腿根,这次裴翊用的力道有些重,沈鸢被撞得双腿打颤,她咬着下唇,啜泣出声:“呜呜……相爷,轻些……”
    裴翊的阳物已经胀痛难忍了,他需要快速的摩擦来疏解体内的欲望,见沈鸢已经没难么疼了,他就不想再顾及太多了。
    他撑在沈鸢身上,快速耸动胯部抽送起来,紫红色的肉棒在女人白嫩的腿间快速的进出着,硕大的龟头用力的戳刺着女人窄小的宫口。
    啪啪啪,随着男人耸动的频率,响起一阵急促的拍打声。
    “啊……唔……慢些……”沈鸢娇小的身子被男人撞得颤栗起来,胸前两个白嫩鼓胀的奶子被撞得一晃一晃的。
    太快的频率让沈鸢招架不住,她这具身体还是初次,摩擦过多便觉下面火辣辣的疼。
    可裴翊还在不停的抽插着,他粗重的喘息着,淋漓的热汗从他的鬓角处不停滴落下来,砸在沈鸢的胸乳上。
    沈鸢蹙眉望着上方满脸欲色的男人,蓦地想起前世洞房时,因她不小心扭了下腰,裴翊陡然间便泄了出来的糗事。
    她伸出双手抱紧身上的男人,两条细腿牢牢盘在他的颈腰上,坏心眼的缩紧肚子,狠狠一夹,死死绞着男人充血的阳物。
    “哼……”裴翊插得正畅快,一时不防,被她这么紧紧一夹,阳物一软,就这么猝不及防的泄了出来。
    他俊脸一黑,死死盯着沈鸢,气急败坏的道:“放肆!谁允许你乱夹的?”
    ——
    勤劳的作者,可以拥有你们的猪猪吗?

章节目录

孕妾(古言 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花美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美人并收藏孕妾(古言 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