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完安后,裴翊和沈鸢一同走出西苑。
    等老夫人的视线看不到他们时,裴翊立马松了手,他转身走向大门,连一句话都没和沈鸢说。
    沈鸢望了他一眼,也没说什么,自个儿走回偏院里去。
    她乐得与他保持这种关系,他对她越生厌,她离开的几率越大。
    沈鸢回屋里待了半天,蓦地想起今天是月末,这意味着晚上,裴翊会过来。
    上次她用手指把精液扣挖出来,也许是侥幸,才没有怀孕,但次数多了,迟早会怀上的。
    前世难产的阴影仍残留在心里,沈鸢心里悲痛,这一世,她真的不想再为裴翊生孩子了。
    她避开丫鬟,拿了一笔钱,偷偷出了府。
    沈家未衰败前,沈父给府中姨娘用的闭子汤出自一个老神医之手。
    那药很昂贵,抓一单药,便要五十两银子,不过胜在药效好,对女人的身体伤害极小,府中的姨娘一直都用那药方。
    沈鸢还记得那老神医的住处,他的医馆不大,开在一个小巷子里,平时鲜少有人来。
    不过一般能寻到这里来的,大多是一些有身份的人,亦或是极有钱的人。
    沈鸢为奴两年,省吃俭用,攒了几十两银子。
    做了裴翊的妾后,她的月钱也不少,一个月一百两,还外加一些精致的首饰、丝绸布匹。
    沈鸢平日里妆扮得较为素净,那些多余的首饰和布匹都被她偷偷变卖了,她攒了一笔不菲的小钱,本想着他日离府时可以用上。
    现在看来,这钱得先用来买药。
    她只有怀不上孩子,没了用处,才能轻易的离开裴府。
    若是怀了孩子,不仅离不开裴府,甚至有可能重蹈前世的覆辙。
    沈鸢算了算日子,再过六个月,裴翊的心上人会归来。
    只要她熬过了六个月,都没有怀孕,裴翊定会立马休了她,转身去娶他的心上人的。
    前世,因为她的肚子很大了,老夫人护着她,不让裴翊成婚,怕刺激到她肚子里的孩子,动了胎气。
    所以,前世,裴翊迟迟没有娶他的心上人,大抵是想,等她将孩子生了,再娶吧。
    这一世,如果她一直没有怀上孩子,老夫人不会阻止裴翊,也不会将她留在府中了。毕竟,裴翊娶了心上人,一样可以为裴家开枝散叶。
    沈鸢从老神医那里抓了三单药,她将药藏好,佯装出出府买了些吃食的模样,回来时,手上拎了两个油纸包,里面装了些糕点和果脯。
    她回到偏院时,跟在她身边伺候的丫鬟才睡醒。
    这丫鬟叫小翠,年纪小,每到中午便犯困。
    沈鸢为奴两年,知道小小年纪做丫鬟的辛苦,她也不摆架子,便让这丫鬟每日睡了午觉再过来伺候。
    这丫鬟瞧着是个不大机灵的,看着也不像爱打小报告的,沈鸢也不太在意她。
    将药藏好后,沈鸢便悠哉悠哉的吃着自己刚买的吃食,等着夜晚的到来。
    晚间,亥时。
    沈鸢屋子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熟悉的脚步声传来,她知道,裴翊来了。
    前世,他也很准时,月初、月末,必定不会缺席,都是晚上亥时过来的。
    ——不好意思,更新迟了,晚安

章节目录

孕妾(古言 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花美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美人并收藏孕妾(古言 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