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翊失魂落魄的转身离开,自那日后,他都不敢再出现在沈鸢面前。
    想她时,便远远的看着,也不敢靠近,生怕惹她生厌。
    每次看着沈鸢和苏行止一起出行,裴翊心里头便难受的紧。
    她的肚子越来越大了,很明显能看出是怀有孩子的模样。
    一显怀,发现沈鸢怀孕的人便多了起来。
    某日,苏景珩撞见沈鸢挺着个大肚子卧在院子里的躺椅上乘凉,而他的大哥竟然在一旁给她摇扇子。
    其实,是因为沈鸢和苏婉躺一起,沈鸢给苏婉讲故事,苏行止给女儿摇扇子,顺便也给沈鸢摇了。
    不过,苏景珩情绪有些激动,他完全忽视了一旁小小只的苏婉。
    只觉得,自家大哥被不守妇道的表妹给勾了魂,都快成为她的仆役了。
    他走过去拽起大哥的手臂,把他拉扯的一边,低声问道:“表妹怀孕了”
    “嗯。”苏行止点头。
    沈鸢肚子大了,纸终究是保不住火的,苏行止也不想再瞒下去了。
    苏景珩只觉晴天霹雳,表妹真的怀孕了,这才多久,他们便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
    而他什么都不知道,一直被蒙在鼓里。
    他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只觉怪怪的,酸酸涩涩的。
    苏景珩回头看了眼沈鸢因为怀孕而更加圆润白皙的小脸,心里莫名有些烦乱。
    沈鸢忙着给苏婉将故事,也没有空去在意苏景珩。
    苏景珩不想看着大哥与表妹卿卿我我的,他冷着脸转身离开了。
    时间慢慢流逝,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个多月有余。
    沈鸢的肚子越来越大了,苏行止一直在暗示沈鸢,旁敲侧击的,说肚子大了,往后孩子出生,没有父亲,家庭不完整,不利于孩子的成长。
    他说,他也挺心疼他家婉婉的,年纪小小,便没有母亲的疼爱。
    沈鸢每次都推脱说,没关系,自己会加倍疼爱孩子,把他缺失的父爱弥补回来。
    费了那么多口舌,沈鸢似乎都没有明白苏行止的意思。
    苏行止也不拐弯抹角了,他开门见山的道:“表妹,表哥孤身多年,一直想找个对婉婉好的女子为妻,你若是不嫌弃表哥为鳏夫,我俩便凑合着过了,你对婉婉好,我也会将你的孩子视为己出,表妹意下如何”
    “表哥,我……”沈鸢突然一怔,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苏行止说得极有道理,苏家的条件这么好,若是嫁与他,对她肚子里的孩子的确很有利。
    可她一直怕表哥嫌弃她给人做过奴,做过妾,会轻视她,所以一直自卑的觉得自己配不上他。
    身份上的不平等令她吃过太多亏了,她犹豫道:“表哥,容我再想想。”
    苏行止也不急着要沈鸢当场做出决定,毕竟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他道:“表妹,你好好考虑,过几日再给表哥答复,莫急。”
    苏行止每日都会对沈鸢示好,他曾经娶过妻,知道女人怀孕时,会有些不良反应。
    便细心的去街上买了酸梅子等果脯给沈鸢,他知道怀孕后的女人特别嗜睡,也吩咐婉婉在表姑姑未起身时,不要去打扰她。
    更是吩咐丫鬟,将饭菜给沈鸢留着,等她醒后,给她热饭。
    苏行止每日嘘寒问暖的,不仅关心沈鸢,连带着她肚子里的孩子一同关心。
    沈鸢自是能感觉到男人的用心,在苏行止的温柔攻势下,半个月后,沈鸢便沦陷了,答应了苏行止的婚事。
    苏行止令人看好良辰吉日,准备择日成亲。
    婚礼前两日,沈鸢出去购置了些东西,回苏家的路上,遇到了个身穿黄色僧衣的和尚。
    那和尚路过沈鸢身旁时,莫名其妙的来了句:“阿弥陀佛,夫人命中注定有一劫,躲不掉,无法躲,除非有人愿意为你抵命。”
    那和尚说完便走了,沈鸢楞了会才反应过来,他刚才是在跟她说话吗
    她急忙去寻那和尚的身影,却发现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早已不见了他的踪影。
    沈鸢怀疑自己幻听了,她问身旁的丫鬟,刚才可有听清那和尚说什么
    那丫鬟说,那个和尚什么都没说,直接从她们面前走过了。

章节目录

孕妾(古言 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花美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美人并收藏孕妾(古言 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