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脸色惨白,唇无血色。
    沈鸢摇着他的身子,眼泪啪嗒啪嗒的掉,她啜泣道:“我真的不恨你了,只要你醒来,我就原谅你……呜呜……你不想看看我们的孩子吗他还那么小,没了爹爹多可怜……”
    窗外,不远处的屋顶上,一个身穿黄色僧袍的和尚,抓着手里那一缕残魂,叹了口气。
    师傅安排的差事真不好做,他又不是月老,偏偏要他一个出家人,普度这些苦命的鸳鸯。
    他瞥了眼屋里沈鸢哭成泪人的模样,从袖子里摸了个符箓出来,嘴里念念有词。
    不一会,半空中有一缕较强的白光与另一缕较弱的金色光芒一起蹿向裴翊的身体。
    两缕光芒涌进男人体内,交缠融合在一起。
    沈鸢晃着男人的身子,哭得不能自已。
    “咳……”床上本无动静男人,突然咳嗽了一声。
    沈鸢一愣,怔怔的看着男人。
    裴翊缓缓掀开眼眸,眼神有些迷茫的打量着周围,他似乎睡了挺长一段时间。
    沈鸢用手指探了探男人的鼻子,活的,有气息的。
    她喜极而泣,一把将裴翊抱进怀里,哽咽道:“你没死……呜呜……”
    裴翊睡得太久,脑子还有些迟钝。
    他只记得他陪皇上微服出巡,遭遇了刺客,被刺伤昏迷不醒后,接下来的事情,便不记得了。
    女人将自己抱得很紧,裴翊被勒得呼吸有些困难,别不是,他还没死,待会就被她勒死了。
    他安抚的拍了拍沈鸢的背部,轻声道:“别哭,先放开我,我没事。”
    沈鸢闻声放开男人,她摸了摸男人的胸膛,有心跳。
    再摸了摸他的额头,有温度的。
    沈鸢松了口气,她带着哭腔道:“呜……你吓死我了。”
    裴翊看着女人哭得眼睛红肿,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心里有些触动。
    她这么担心他吗
    他心里有些小小的欣喜,这个女人平时对他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其实心里很在意他吧。
    她是不是钟情于他英俊的脸庞,早就爱上他了,但是碍于面子不敢承认。
    这张小脸哭得真是梨花带雨,惹人怜惜呢。
    裴翊坐起身来,搂过沈鸢,他轻轻的吻去女人眼角的泪珠,柔声哄道:“哭什么,我知道你喜欢爷,爷命大的很,不会让你做寡妇的。”
    沈鸢看着男人清俊的面庞,愣了愣,为什么她觉得这自恋又自大的语气,有些熟悉
    今生的裴翊吗
    “相爷……”沈鸢看着男人熟悉的眉眼,试探的问道:“你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吗”
    裴翊支着脑袋想了想,刚才他一直处于昏睡状态,只听见女人模糊的哭泣声,其他的并不知道。
    他摇头:“似乎只听见你在哭,其他的不清楚。”
    他扫了眼周围陌生的环境,发觉这里不是裴府,困惑的问道:“这是哪啊”
    “南阳。”沈鸢随口答道。
    她心里诧异,他不记得刚才的事,所以他是今生的裴翊。
    那个前世的裴翊真的消失了吗
    沈鸢说不出心里什么感受,心里滑过一丝怅然。

章节目录

孕妾(古言 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花美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美人并收藏孕妾(古言 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