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翊眉头紧皱,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不好好收拾她一顿,他身为丈夫还有何脸面,一个小小的妾室竟敢欺负到他头上。
    他抬高沈鸢的屁股,狠狠拍了一巴掌上去。
    “啪”的一声,掌声特别清脆响亮。
    “啊……疼……”沈鸢缩着屁股低叫一声。
    女人的屁股一缩,下身的甬道也跟着紧紧一缩,绞得男人的阳物愈发充血膨胀。
    “嗯……咬那么紧……是想把爷给夹断吗”裴翊舒爽的低吟一声,太阳穴两侧的青筋暴起,他耸动胯部,缓缓抽动起来。
    粗大的阳物推开层层紧致的肉褶,缓缓没入花穴深处。
    越到里面,花径越狭窄,紧致的软肉将男人的肉棒紧紧咬住,硕大的龟头被箍得充血发紫,胀得似要爆炸一般。
    裴翊撑在沈鸢身上,耸动胯部,一下下的往里抽送着。
    紫红色的肉棒,在女人窄小的肉孔里进进出出着,响起咕叽咕叽的水声,每次拔出来时都会带出一股湿亮的黏液,将两人身下的床单洇湿了一片。
    紧致的甬道又湿又热,层层软肉不停的吮吸着粗大的肉棒,爽得男人喉咙里溢出一声低吟。
    裴翊被剧烈的快感麻痹了大脑,他也快要到了,便加快速度,迅猛的抽送起来,粗长的肉棒用力往里一插,重重叩击着女人窄小的宫口。
    “啊啊……唔……不要了……受不住了……呜呜……”沈鸢皱眉,娇声求饶,眼眶发红,哭得我见犹怜。
    她的双手被男人绑住了,但双腿却是可以自由活动的,便乱蹬着双腿去踢男人。
    慌乱中,那白嫩的小脚丫蹿了裴翊的俊脸一脚,将他的头都踢偏了。
    空气突然有些安静,裴翊歪着头没有动静。
    沈鸢吸着鼻子,小声的啜泣着。
    片刻后,裴翊缓缓转过头来,脸色阴沉,高挺的鼻梁下挂着一抹鲜红。
    他睨着沈鸢,冷声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以下犯上!”
    他本就欲火高涨,沈鸢还不配合,欲火憋在身体里不能及时疏解。
    刚才沈鸢踢的那一脚踢得很用力,把他的鼻血都给踢出来了。
    裴翊这次似乎很生气,他盯着沈鸢瞧了会,想狠狠收拾她,可她怀了孩子,体罚又不能过重。
    他咬牙压下心里的怒气,狠狠拍了一巴掌她挺翘的屁股。
    “啪啪啪”,似乎觉得不解气,他又接着连拍几巴掌。
    “啊啊啊……疼……”沈鸢缩着屁股,哭得稀里哗啦的,绯红的俏脸上挂着两行清泪,好不可怜。
    本来男人沉着脸,一直拍打着沈鸢的屁股,突然,他身子一顿,狭长的黑眸瞬间瞌上了,再次睁开眼时,目光里都是怜惜。
    裴翊俯身温柔的亲吻着沈鸢通红的眼角,温声哄道:“鸢鸢,我可怜的鸢鸢,别哭,我会心疼的。”
    沈鸢听到男人熟悉的语气和嗓音,愣了愣,她抬起湿润的杏眸,诧异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这是前世的裴翊吗
    他没死吗
    “裴翊……呜呜,你为何要这般欺负人,我屁股好疼……”沈鸢娇声控诉着男人的恶行。

章节目录

孕妾(古言 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花美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美人并收藏孕妾(古言 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