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讨厌他吗
    裴翊心情突然烦躁,他只不过是在床事强硬了些,自认为对她还算不错。
    她要首饰他也给她买了,她怎么如此不知好歹
    裴翊觉得沈鸢太过恃宠而骄了,如此再放任下去,定会愈演愈烈,所以要对她加以管教。
    他抓住沈鸢锤打的小手,沉声斥道:“你再娇纵无礼,我便要惩罚你了。”
    他活了三十年,只有沈鸢这个女人敢对他拳打脚踢,还给脸不要脸。
    他何曾这么低声下气的哄过谁,她一个小小的婢女竟然敢摆这么大的架子。
    沈鸢和离后,便不想再看裴翊的脸色了,她毫不畏惧的反驳道:“做什么惩罚我又不是你的妾,也不是你家的奴婢了。”
    裴翊体内憋着欲火和怒火,整个人便有些暴躁,他抬起手掌,威胁道:“你再闹脾气,我就打你屁股……”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突然就没了声音。
    沈鸢抬眸一看,发现裴翊的眼睛突然闭上了。
    她用力的推了他一把,想从他身上起来,裴翊突然睁开了狭长的黑眸。
    沈鸢狠狠的瞪他一眼,带着哭腔道:“我讨厌你,动不动就打我。”
    裴翊心里一疼,立马把沈鸢拥进怀里。
    沈鸢怕他还要打人,便挣扎着要脱离他的怀抱,嘴里哭喊道:“混蛋,放开我。”
    裴翊轻拍着沈鸢的后背安抚她,温柔的吮着她的唇角,轻声哄道:“鸢鸢,是我,别怕,我不会让他打你的。”
    沈鸢一听到裴翊熟悉的嗓音,紧绷的身体顿时放松下来。
    她扑到裴翊怀里,委屈的道:“你们怎么突然换来换去的,搞得我头都晕了。”
    裴翊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有些疲惫的道:“他近日似乎特别想出来,我只余一缕残魂,没有他强大,所以不能一直压制他。”
    每次,都是见到沈鸢被欺负了,裴翊才会突然强大起来,意志力极其坚定,靠着一缕残魂和一颗爱护沈鸢的心,把身体夺了过来。
    裴翊抬高沈鸢的屁股,把粗大的阳物拔了出来。
    他轻轻的抚摸着沈鸢隆起的肚子,担忧的问道:“鸢鸢,肚子疼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沈鸢摇头:“肚子不疼,刚才他插得好深,下面有些疼,现在好多了。”
    裴翊松了口气,他啄了啄沈鸢的唇角,庆幸的道:“没事便好,我待会找大夫来给你瞧瞧。”
    裴翊派人去找了大夫过来,大夫给沈鸢把脉后,说她有轻微的胎动,让夫妻二人以后注意些。
    大夫给沈鸢开了些安胎的药,便走了。
    裴翊亲自煎了药,吹凉了,喂沈鸢喝下才回裴府。
    他走时,特地跟沈鸢说,近期可能精魂不稳定,所以暂时不过来了,等过些日子再来看她。
    大半个月过去了,裴翊都没有来过。
    这日早上,沈鸢用膳时,裴翊出现了。
    裴翊手里提着几包孕妇爱吃的果脯和糕点,缓步走进院子里。
    沈鸢今日胃口不好,刚才吃了一口粥便想吐,她面色恹恹的,有些无精打采。
    她随意的一瞥,瞧见院子里的裴翊,以及他手上的吃食,杏眸一亮,俏脸上露出些欣喜。
    沈鸢站起身来,小手捏着襦裙的两边,雀跃的走向裴翊,一把扑到他怀里。
    她踮起脚尖,搂着男人的脖颈,啄着他的薄唇,高兴的道:“夫君,你来了,鸢鸢好想你。”
    “你……想我吗”裴翊一愣,难以置信的看着热情的沈鸢。”想呀。”沈鸢点头,一个劲的盯着男人手里的糕点瞧,她其实更想他手里的吃食。
    裴翊惊愕的看着沈鸢乌黑的发顶,有些不明所以。
    上次说讨厌他,要与他和离的女人,居然唤他夫君,还说想他
    她上次都不愿让他碰她,这次怎么还主动亲他了
    沈鸢早上没吃多少膳食,她有些饿,只顾盯着男人手上的吃食,也没注意到裴翊的异常。

章节目录

孕妾(古言 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花美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美人并收藏孕妾(古言 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