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耳光吗
    裴翊一愣,真的假的,另一个裴翊怎么会答应沈鸢这种无理的要求呢,他堂堂一国丞相为了一个妾室掌掴自己,未免太失脸面了。
    “鸢鸢,我当初真的这样答应你了吗”裴翊有些怀疑,他觉得沈鸢应该是记错了。
    “你自己说过的话不记得了吗”沈鸢轻挑眉梢,反问道:“还是说你根本就不是我夫君嗯”
    裴翊脸色微变,他怕沈鸢识破他的身份,急忙答道:“我是,我当然是鸢鸢的夫君了,让鸢鸢不开心了,我该罚。”
    他说着立马抬起手掌抽了自己一耳光,“啪”的一下,掌声清脆,传进沈鸢的耳朵里。
    她透过门缝,面无表情的看着外面自我掌掴的男人。
    先前,他那般抽她屁股,这次悉数还给他,让他也疼一疼。
    “啪啪……””裴翊连续抽了自己五下,每一下的手劲都不小,原先白皙的俊脸印着五个红色的手指印,瞧着有些滑稽。
    裴翊眉都不皱一下,他抽完后,敲着沈鸢的房门,焦急的道:“鸢鸢,我抽完自己耳光了,你气消了吗快开门让我看看你。”
    沈鸢捏了捏袖子里的黄色符箓,她缓缓将门打开,入目的是男人印着指痕的俊脸,那红痕颇深,瞧着下手还挺重的。
    门一开,裴翊便跨步上前,想将沈鸢拥进怀里。
    沈鸢秀眉一皱,用手挡着他,她掩嘴做干呕状:“你别靠近我,我闻到你身上的味道便想吐。”
    “怎么了”裴翊嗅了嗅自己的胸膛,似乎没闻到什么异味。
    “她刚才抱了你。”沈鸢一脸嫌弃的道。
    裴翊印着指痕的俊脸变得有些柔和,精致的薄唇翘起一个微妙的弧度,他低头看着沈鸢,嗓音愉悦:“鸢鸢,你吃醋了吗”
    沈鸢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个自恋的男人,她吃醋也不是因为他,只是不想别的女人脏了她夫君的身体。
    沈鸢不想与裴翊打情骂俏,她冷声道:“去沐浴更衣,否则别想靠近我。”
    “好好。”裴翊点头,“鸢鸢,你等等我,我马上便过来。”
    裴翊说完便立马转身走了。
    约莫一刻钟,他穿了身白色的长袍,鬓角处的黑发微有些湿润,沾了几滴水珠。
    他步履匆匆的赶来,衣袂翻飞,行走间带起的风泛着一股清新的皂荚味。
    “鸢鸢,我洗好了。”裴翊刚到沈鸢门口便唤了起来。
    沈鸢没锁门,他直接走了进去。
    屋里,沈鸢正坐在桌边。
    裴翊刚走近一点,她便皱眉道:“再去洗一次。”
    裴翊低头嗅了嗅自己的胸膛,只嗅到一股清新的皂荚味,他道:“鸢鸢,我洗干净了,不臭了。”
    沈鸢连头都不抬一下,她冷冷的吐出一个字:“脏。”
    裴翊的脸色铁青,顿时有些不好看。
    他堂堂一国丞相,竟被一个奴妾嫌弃了。
    裴翊蹙眉,往前走了一步,欺近沈鸢。
    “呕……”沈鸢一想起刚才在成衣铺里,裴翊与昭妤公主亲密的画面,便心理性的反胃干呕起来。
    裴翊被嫌弃了,本来心里是有些生气的,可一看到沈鸢吐得如此难受的模样,他心疼她,顿时不气了。
    他往后退了一步,与沈鸢拉开了些距离,担忧的道:“鸢鸢,你还好吗我不靠近你了。”
    沈鸢仍旧没有抬头看他,只冷冷的道:“去沐浴。”
    “好。”裴翊这次没有犹豫,立刻转身离开了。
    又再过了一刻钟,裴翊又换了身墨蓝色的长袍,带着一身的水汽,过来了。
    他刚踏进屋里,沈鸢抬头睨他一眼,冷声道:“再去洗一次。”
    裴翊脚步一顿,他觉得沈鸢在故意戏弄他,可一看到女人因呕吐而略显苍白的小脸,他心里一疼,没有犹豫,轻声应了句:“好。”
    便再次转身离开了。
    ……
    如此这般循环,裴翊洗了五次澡,皮肤被水泡到发白,搓到发皱,身上的皂荚味也愈发浓郁。
    他缓步走到沈鸢门前,轻声唤道:“鸢鸢,我洗好了。”
    沈鸢这次的脸色好了些,她抬头,朝裴翊招了招手,命令道:“过来。”
    裴翊听话的走了过去。
    沈鸢坐在凳子上,裴翊身形高大,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有一股无形的压迫感。
    沈鸢皱眉,她不喜欢这种感觉,便对裴翊道:“蹲下。”
    裴翊怕沈鸢又不理他,便乖乖的蹲下了。
    沈鸢从袖子里摸出那枚橙黄色的符箓,猛的往裴翊额头上拍去。

章节目录

孕妾(古言 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花美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美人并收藏孕妾(古言 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