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鸢心情有些烦乱,等男人再度亲过来时,她一把推开裴翊,往后退了好几步。
    怀里突然一空,裴翊不解的望着一脸疏离的沈鸢,困惑的道:“鸢鸢,怎么了今天谁惹你不高兴了”
    沈鸢盯着裴翊的俊脸,良久后,闷声蹦出一句话:“你不是我的夫君。”
    裴翊一怔,心里闪过一丝慌乱,不过很快又消失了。
    他现在拥有前世的记忆,沈鸢问什么他都能说的出来,自然不必慌张。
    裴翊朝沈鸢伸出双手,做出拥抱的姿势,他扬起唇角,温和的笑着:“鸢鸢你糊涂了,我不是夫君,还能是谁,过来夫君抱抱,等会给你个惊喜。”
    沈鸢站着没动,她对裴翊口中的惊喜并不感兴趣。
    她摊开手掌,将那枚澄黄色的符箓暴露在眼前,沉声道:“这符箓根本毫无用处,我今日问过迦叶方丈了,你别装了。”
    裴翊身子一僵,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终究还是被发现了吗
    比他预想的还要早呢,他以为自己至少可以瞒个三年五载的。
    届时,沈鸢也习惯他的存在了,气也消了,孩子依赖他,更需要父亲的疼爱,或许她就不会离开了。
    “鸢鸢。”裴翊往前走了两步,想将沈鸢揽进怀里哄哄她,可他还没靠近,沈鸢便往后退了半丈远。
    女人如避洪水猛兽般的动作,令裴翊有些受伤,明明今早,出门上朝时,她还亲昵的同他吻别呢。
    而现在连陌生人都不如。
    裴翊看着沈鸢,小心翼翼的道:“鸢鸢,你别怕我,我不会再打你了。”
    沈鸢瞥他一眼,语气冷淡:“不要你,你把夫君还给我。”
    裴翊心里有些苦涩,她还是不肯原谅他吗
    虽是这般,可他也不敢再厉声斥责沈鸢了。
    他柔声哄着她:“鸢鸢,我就是你的夫君啊,无论前世,今生,哪一个裴翊都是我,我记得我们之间发生的所有,之前只是没想起来罢了,以后夫君会对你好的,再也不会欺负你了。”
    “不是,你不是我的夫君。”沈鸢摇头,她固执的认为,前世今生的裴翊是两个不同的人。
    她拎起床上的枕头就往裴翊身上砸去,气呼呼的道:“你出去,不想看到你。”
    沈鸢觉得自己深受欺骗,这段日子,她以为他是前世的裴翊,在床上一直纵容他,任由他摆弄,她还讨好的用嘴伺候他,真是便宜了这个混蛋。
    裴翊不想惹沈鸢生气,天色也不早了,他怕耽误她休息,便妥协道:“鸢鸢,别生气,我走,你好些歇息,别气坏了身子。”
    裴翊说完后,缓步走出屋子,他站在门口依依不舍的看着沈鸢。
    沈鸢没给他好脸色,她走过去,非常冷漠无情的,“嘭”的一声,将门给关上了。
    关上门后,沈鸢给儿子掖好被子,才上床就寝。
    夜色深浓,万籁寂静,沈鸢气了一会便睡着了。
    睡至后半夜时,迷迷糊糊的,沈鸢听见门外传来男人的咳嗽声。
    一声接一声,隐隐夹杂着些淅淅沥沥的水声。
    被吵醒了,沈鸢有些烦躁,她起身打开门,想骂门外的人两句。
    一打开门,就看到那个身形颀长的男人,浑身湿哒哒的站在门口,一脸委屈的看着她,身后是倾盆大雨。
    他见到她,有些激动:“鸢鸢……咳咳……你醒了”
    “被你吵醒的。”沈鸢没好气的道。
    “对不起。”
    沈鸢瞥了眼湿哒哒的男人,不悦的道:“为什么不去睡觉,站在这里做何”
    “我舍不得你,想守着你和孩子,你在哪,我便去哪……咳咳……”裴翊还没说完,便剧烈的咳嗽起来。
    沈鸢皱眉看了眼脸色苍白的男人,不由得有些心软,她道:“进来吧。”
    裴翊面露喜色,觉得沈鸢还是很在乎他的:“鸢鸢,你真好。”
    沈鸢瞪他一眼,打破他的幻想:“别自作多情了,我才不是心疼你,我是心疼我家夫君的身子,怕被你弄垮了。”

章节目录

孕妾(古言 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花美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美人并收藏孕妾(古言 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