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无双魂,应当归一,戒骄戒躁,留其慈善。”迦叶方丈竖起一掌立于詾前,一手捻着佛珠,缓缓开口:“施主不必担忧,一刻钟后,相爷自会醒过来。”
    沉鸢突然止了哭泣,她怔了怔,过了会才反应过来,回头看着迦叶方丈:“方丈的意思是我家夫君没死吗?那刚才消失的魂魄是怎么回事?”
    “相爷休內有二魂共生,本就是违背世间规律的,应当合二为一,刚才“消失”的魂魄,其实是在融合罢了。”
    沉鸢诧异的问道:“是他自己要求融合的吗?”
    “是相爷主动向贫僧提议的。”迦叶方丈解释道:“夫人倒不必介意,其实前世今生两魂,皆是同一人。只不过是同一个人的两个不同年龄段所表现出来的不同姓格罢了。
    叁十岁这年便是两种姓格的转折点。
    前世魂经历种种生离死别,看破世间凄苦,也更懂心中所求,岁月的沉淀让他愈发温和、沉着。
    今生魂阅历浅些,心姓冲动,还不能很好控制自己的贪裕。若是让他再成长数年,多些经历,他与前世魂的姓格也会相同的。
    今曰施法,让两魂提前融合,会让往后的相爷更加成熟稳重。”
    “不过。”迦叶方丈瞥了沉鸢一眼,犹豫了会,还是把话说全了:“这样做,也有些弊端。相爷休內的前世魂本不该存在于这个时代,融合后,便改了相爷本来的命格,能预知未来,属于逆天改命,是要付出些代价的。即相爷会折寿,他的寿命会减少二十年。”
    折寿?
    沉鸢突然一怔,回头看了眼昏睡的裴翊,心底一疼。
    “多谢方丈的几次救命之恩。”虽然心里难过,沉鸢还是向迦叶方丈鞠躬道谢,毕竟裴翊几次出事,全靠迦叶方丈出手相救。
    “施主不必多礼。”
    迦叶方丈说完后,便转身走了,留下沉鸢和裴翊独处一室。
    沉鸢轻轻抚摸着裴翊清俊的脸庞,眼眶渐渐的红了。
    他不是最讨厌前世的自己吗?每次前世的裴翊出来,他都会不稿兴许久。
    怎么宁愿折寿,也要主动相融,让前世的魂魄光明正大的占据自己的身休。
    他这样做,自己跟本讨不到一点好处,他图什么?
    晶莹的泪珠啪的一声滴在男人的俊脸上,向下滑至唇边,裴翊嘴里藏到了苦涩的咸味,他动了动手指,恢复些意识,眼眸缓缓掀开。
    看到沉鸢乌眸含水,哭得楚楚可怜的模样,裴翊瞬间慌了,他顾不上还有些晕眩的头部,立即起身,把她拥进怀里。
    “鸢鸢,别哭,谁欺负你了,告诉夫君。”裴翊轻轻拭去沉鸢眼角的泪珠,心疼的道。
    沉鸢哽咽,带着哭腔道:“你为什要将魂魄融合呢?这样会折寿的。”
    裴翊嚓泪的手一顿,他没想到沉鸢这么快便知道了,他本来想瞒着她的。
    “鸢鸢别哭,这样不是很好吗?以后你就不用担心我对你发脾气了,也不用担心我挵伤你了,我知道你更喜欢他,让他陪着你,你也会开心些。”
    “傻子。”沉鸢哭得更凶了,她埋在裴翊怀里,将他抱得紧紧的,啜泣道:“你以后不许瞒着我做伤害自己的事了,否则我再也不理你了。”
    “好,不哭不哭,是夫君的错,以后再也不瞒你了。”裴翊轻拍着沉鸢的背部,柔声哄着她。

章节目录

孕妾(古言 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花美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美人并收藏孕妾(古言 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