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年关,赵棠鸢的论文终于交稿,总算可以闲下来。只是周沉变得更加忙碌,年底还有一堆必须出席的酒宴。
    他想把赵棠鸢也带去,但是被赵棠鸢以要陪满满们为理由拒绝了。
    她不喜欢那种觥筹交错的场合。
    现在满满们也长大了,周沉又置办了一套别墅,偶尔一家四口会回来住住。
    这几天就住在这里。
    晚饭是赵棠鸢下的厨,做了兄妹俩喜欢的荔枝肉。饭后叁个人抱着酸奶在壁炉边玩,周沉视频打过来的时候,是小满妹妹接的。
    “爸爸!”小满的小奶音对着周沉喊。
    “嗯,宝贝,妈妈呢?”周沉的心在看见女儿圆圆的小脸那刻软成了水,柔着声音问她。
    “妈妈在陪哥哥看书。”小满说。
    “那你在干什么?”
    “我在陪妈妈和哥哥看书。”
    一句话说得像绕口令,周沉脸上全是笑。
    恰逢助理敲门进来提醒他晚宴快开始了,他点头表示知道了,对女儿说:“把电话给妈妈。”
    “好~”
    小满抱着手机从地毯上爬起来,小碎步跑到赵棠鸢身边。
    “妈妈,爸爸的电话!”
    “谢谢妹妹,”赵棠鸢接过来,看见视频里的周沉一身正装,问他,“还在公司吗?”
    “嗯,准备走了。”周沉的嗓音比刚才还要温柔如水,“一个人带满满们会不会累?”
    赵棠鸢怀里的哥哥插嘴:“爸爸,我们很乖的!”
    周沉看着那张酷似自己的脸,笑道:“知道了,你要帮妈妈照顾好妹妹,爸爸明天带你们去沪市玩。”
    耳尖的小满听见他的话立刻将脸凑进屏幕里,边喊道:“去看奇奇蒂蒂吗?!”
    “好,”周沉说,“但你们今晚要听妈妈的话,早点睡觉。”
    赵棠鸢被儿女一左一右抱着,有些讶异地问道:“怎么突然过去?”
    周沉解释:“答应了妹妹带她去迪士尼,正好过几天那里有一场年会要参加。”
    小满笑得眼睛都眯起来,搂着赵棠鸢的脖子对爸爸撒娇:“我最喜欢爸爸了!”
    哥哥闻言轻轻戳戳她的脸,“你不喜欢妈妈和我吗?”
    小满用力地点头,很认真道:“也喜欢的!”
    赵棠鸢把他们放到地上,让哥哥带着妹妹去边上玩,对周沉说:“知道了,那我等会儿收拾一下行李。”
    “我尽量早点回来。”周沉说。
    赵棠鸢点头,“晚上少喝点酒。”
    周沉笑,“好。”
    挂了电话,赵棠鸢转身问将头凑在一起说悄悄话的兄妹:“妈妈现在要去收拾行李了,你们跟妈妈一起上楼玩好不好?”
    哥哥马上站起来,“妈妈我帮你收拾!”
    妹妹也不甘落后,跑过来抱着赵棠鸢的腿,“我也要帮你!”
    “谢谢宝贝们。”
    赵棠鸢笑着摸摸两兄妹的头,将他们带到楼上。
    说是收拾,两兄妹小胳膊小腿的,根本不会迭衣服。哥哥还好,坐在床上学着赵棠鸢的动作有模有样,妹妹抱着一堆衣服从衣帽间跑出来,小小的身子快要被五颜六色的衣服淹没。她把衣服丢进地上的行李箱里,然后自己也坐进去。
    奶声奶气地对妈妈说:“妈妈,我可不可以也装进来,等到了游乐园你们再把我放出来?”
    童言稚语让赵棠鸢噗嗤笑出声,“你要在箱子里睡觉吗?那妈妈晚上想你了怎么办呀?”
    小满纠结地想了想,最后还是从一堆衣服里爬出来,吭哧吭哧爬上床窝到赵棠鸢身边,“我要陪妈妈!”
    正在认真迭衣服的哥哥眼疾手快地将整理好的衣服放到自己身边,免得被妹妹弄乱,嘴里无奈地叹了声:“傻妹。”
    赵棠鸢差点笑倒在床上。
    晚上睡觉前小满表现出了空前的兴奋,挤在哥哥和妈妈中间,抱着她奇奇蒂蒂的玩偶问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呀?”
    “唔,”赵棠鸢看了一眼时间,“妈妈也不知道呀,你要不要问问爸爸?”
    “好~”小满翻身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在哥哥的帮助下给爸爸打了一个电话。
    “爸爸!”
    周沉走出宴厅,找了一个安静的环境,柔声应道:“嗯,宝贝怎么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呀?我想你了。”小满软软地说。
    周沉正经一整晚的眉目此刻终于放松下来,刚要回答,又听见电话里传来儿子的声音:“爸爸,我也想你了……还有妈妈也想你。”他的声音小小的,看起来很不习惯这样的撒娇。
    身后是宴厅嘈杂的音乐和交流声,耳畔是儿女软糯的撒娇,想到在家里等他回去的赵棠鸢和满满们,周沉再一次对这样的场合失了耐心。
    和满满们说了晚安,他叫来助理吩咐了几句,连宴厅都没回,直接让司机将他送回了家里。
    玄关给他留了一盏小灯,他换了鞋直接上楼,打开门的时候发现赵棠鸢和满满们已经睡了。
    一大两小窝在一块儿,温馨的景象让他浑身暖融。
    他放轻步子走到赵棠鸢那一侧,半蹲在床边,脑袋靠近她。
    赵棠鸢刚睡下不久,在周沉亲上来的那一刻就已经有些迷蒙转醒的迹象了。
    湿漉的舌头霸道探进她的口腔,存了想要把她弄醒的心思。
    “唔……”她小声哼了一声,睁眼看见周沉的脸出现在眼前,隐约还能闻到他身上的酒味。
    “儿子说你想我了。”周沉压低声音,一边亲吻她的耳廓一边说,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侧,让人有些发痒。
    她伸手推他,不置可否道:“你身上都是酒味,先去洗澡。”
    周沉没说话,带着酒味的吻从颈侧一路往下落到她锁骨上,最后挑开她睡衣前的布料,在最柔软的地方上轻啄了一口。
    赵棠鸢的语气颤抖,推他的手逐渐失了力气。
    “周沉……”
    “嗯。”
    周沉的手环着她的腰肢,突然将她从床上抱起来,在她发出惊呼前先一步吻上她的嘴。
    “小声点,别把满满们吵醒。”他轻笑。
    赵棠鸢的腿夹紧他的腰,小声抱怨:“还不都是你。”
    周沉把她抱到隔壁满满们的卧室,一手捧着她的屁股一手扯去自己领带。
    “都是酒味,先去洗澡。”赵棠鸢又重复了一遍。
    “要是你陪我去,我也不至于喝这么多酒。”
    周沉按捺不住将她的衣服往上撩,一口包住她右侧小果。
    赵棠鸢轻喘,身下也渐渐有了水意,隔着几层布料贴着他的凸起,碰撞之后带来更多的痒意。
    “和我有什么关系……唔!”
    周沉口中狠狠吸了一口,右手一把扯下两人衣物,嘴里说:“别人一看周太太也在,怎么敢劝我喝酒?”
    赵棠鸢红着脸,闷闷道:“为什么不敢。”
    周沉笑了一下,将自己进入赵棠鸢早就湿漉漉的体内,看着她的眼睛说:“他们都说我惧内。”
    赵棠鸢轻拍他胸膛。
    “惧内”这个称号由来已久,赵棠鸢觉得真的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都怪周沉这只老狐狸,每次迟到早退拒绝宴会都拿“回家陪老婆”当借口。
    后来偶尔几次遇到别家太太,结果都来问她怎么御夫的。
    她才没有!
    身下轻轻夹了一下,马上听见周沉的闷哼,“嗯……圆圆,放松。”
    赵棠鸢浑身被他剥了个干净,一边撞击一边捧着她的胸乳啃咬,眼神逐渐涣散,只记得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怕吵醒隔壁熟睡的满满们。
    “以后陪我一起去?”周沉的声音低哑,靠在她耳边说。
    “嗯……”
    已经分不清是同意还是泄出嘴的呻吟。
    心情愉悦的周沉把人翻了个身,用侧身的姿势捧着她的大腿强势抽插,最后在赵棠鸢哭着求他的时候才微喘着气射出来。
    肚子鼓鼓囊囊的,他还埋着不肯出去。
    “我累了……”她搂着他的脖子小声撒娇,下身依旧微微抽搐。
    周沉体谅她白天带满满们辛苦,就着姿势将人抱紧在怀中带到浴室,嘴里哄:“嗯,陪我洗个澡就睡觉。”
    “……”
    结果又在浴室来了一次,出来时赵棠鸢趴在他身上已然睡着。
    周沉抱她躺回床上,身畔两个满满依旧睡得香甜。
    他各自亲了一口,最后揽着赵棠鸢和他们一起入睡。

章节目录

沉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结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结因并收藏沉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