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此,两人交颈迭股,如连体婴般紧密相拥着,谁也不动弹,静静感受高潮这一瞬的爽快。
    危时轻抚她的后背,帮她顺气。
    逐渐疲软的肉茎,尚未滑出她的身体,竟又再次勃起,充盈着她水嫩的小穴。
    “危时……”她娇嗲地唤着他,高潮过后,她四肢发软,只能无力地瘫在他怀里。
    “嗯?沉老师喜欢我刚刚的表现吗?”危时揶揄她,心情很是愉悦。
    他拉起她的双臂,让她攀住自己的脖颈。
    而后,他一手扣着她的臀部,一手环住她的细腰,轻而易举地抱她起身。
    “啊!”沉姝曼胆战心惊地抱紧了他,姿势活像一只抱树的考拉。
    “你,你去哪儿?”她发现他并没有朝房间走去,好奇地问他。
    男人粗硕的肉棒,填塞着她的嫰穴,随着他的每一次走动,那根肉茎就在她体内耸动,戳弄她穴内的每一处柔软。
    “想跟沉老师一边看夜景,一边做爱。”他说着,带她来到了露台的围栏边。
    围栏不算高,也就到他腰部。
    为了便于观赏,围栏用的是钢化玻璃,乍一看,还误以为没有围栏,人站在边上,随时都会坠楼般。
    本来就没什么安全感的沉姝曼,如今更是害怕。
    “危时~你别这样,好危险。”沉姝曼怯怯说道,两股战战,不敢低头去看楼下的夜景。
    “放心,我会抱紧你的。”危时吻了吻她的唇瓣,低哑道,“你看,这个城市的夜景,好不好看?”
    沉姝曼壮着胆子瞥了一眼,夜色如墨,这座城市却灯火通明,五光十色,高楼鳞次栉比,街道车水马龙,好不繁华。
    她因为实在害怕,匆匆收敛了目光。
    “危时,我怕~”她软绵绵道,哪儿还有刚刚在他身上骑乘的御姐模样?
    “不觉得很刺激吗?”危时正兴头上,挺动了一下腰身,随着“咕叽”一声,肉茎又深又重地捣弄了进去。
    “哈啊~”她呻吟着,肉穴倏地抽紧,把他的大肉棒,卡在了肉穴里。
    “危时,轻点……危时~”她一声声地叫他,怎奈他似听不见般,依旧在用力肏干。
    她像是狂风暴雨里的,一朵飘飘摇摇的小花,饱受他的蹂躏。
    随时会从他怀里摔下去的忧惧,和位于极高处的恐惧,像是两个魔鬼般,拉扯着她的心脏,她战战兢兢,心惊肉跳。
    可这种惊惧,却和体内的快感交织在一起,让她更加敏感,快感更加强烈。
    她浪叫不断,忽的听到他说:“沉老师,学生的表现怎么样?嗯?”
    “……”沉姝曼被她肏得大脑晕乎乎的,有些听不清他的声音了。
    “说啊。”危时非逼着她给出一个答案,下体耸动的速度越来越快。
    她被他抛起,又在重力作用下,重重地落在了他身上,他撞得好深,顶得她感觉自己的下腹隐隐作痛。
    “危时……”她说话间,声音发抖,“疼……”
    “嗯?”危时皱了下眉,观察她的表情,想窥看出她的所思所想。
    “危时,停下……”她眉头紧锁,原本的欢愉表情此时有些微妙。
    危时察觉到她的不对劲,赶紧停下了抽插的动作,把她稳当地放了下来。
    她腿软,站不稳,他眼疾手快地抱住她。
    尚且粗硕的阴茎从她体内滑出,就着昏暗的灯光,危时隐约看到自己的阴茎上,沾了点深色的液体,再一细看,竟是猩红的血丝!
    沉姝曼难受地捂着自己的腹部,危时见状,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却还是镇定地问她:“很疼?”
    “不舒服……”她闷声作答,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觉得腹部传来针扎般的细微刺痛。
    危时将她打横抱进了房间里,让她躺下。
    “危时,我会不会又是阴道撕裂啊?”她问他,像一只小虾米般,蜷缩在床上,“还是说,我得了什么妇科炎症?”
    “别多想。”危时莞尔一笑,屈指刮了下她的鼻尖,安抚她那颗躁动不安的小心脏。
    见她私处没有持续出血,他去弄了一条温热的湿毛巾,帮她把黏腻的下体擦拭干净。
    “你的生理期,准时吗?”他问。
    “嗯?”沉姝曼下意识看了下自己摆放在床头柜上的,正在充电的手机。
    危时与她心有灵犀,拔出数据线,把手机递给她。
    她看了下日历,道:“偶尔会提前或者迟个一周……”
    “那……你现在差不多迟了半个月。”危时笑得意味深长,“我去叫人买点东西。”
    沉姝曼猜到了他的意思,大脑轰的一下,炸了。
    她,怀孕了?
    沉姝曼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请到婚假,出来旅个游,最后一天,居然会是在医院和酒店度过的。
    昨晚,危时托人去买了验孕棒,让沉姝曼去验一下。
    看到那两根杠杠时,两人均是一愣。
    后来……
    沉姝曼欣喜若狂地抱着危时,差点就哭了出来。
    危时非常淡定地哄她去睡觉,然后,自己兴奋得一宿未眠,直到后半夜才酝酿出了一点。
    一大清早,危时就拉着沉姝曼去医院做了一系列检查,最后得出结论——她怀孕了。
    妇产科医生同她和危时说了些注意事项,尤其是关于夫妻同房的事。
    沉姝曼如乖学生般端坐着,听医生说到后面,她的小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发红。
    因为前一晚跟危时做爱做得太激烈了,所以,沉姝曼今天被他按在床上,让她好好休息。
    “你陪我睡~”沉姝曼朝他伸出双手,做出一个要抱抱的动作。
    危时从善如流,上床,躺在她身侧。
    “危时……”沉姝曼窝在危时的怀里,感受他怀抱的温暖。
    “嗯?”危时掖了掖被角,盖住她的肩膀,“怎么了?睡不着?”
    沉姝曼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她肚里的胎儿,现在只是一粒黄豆大小,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胎儿会慢慢长大,最后,诞生……
    “我真的要当妈妈了。”虽说她之前一直都在期待孩子的到来,但是,真到了这一天,她却感到心慌意乱。
    “嗯,我要当爸爸了。”他抚了抚她的头顶。
    沉姝曼问他:“你会紧张、害怕,或者期待吗?”
    “当然会。”
    “你紧张害怕什么?生孩子的是我,又不是你~”
    “但我偏心,爱你总是比爱其他人多很多。”语罢,危时低头吻她,蜻蜓点水的一个吻罢了,却勾走了她的魂。
    “危时,你怎么就这么讨人喜欢呢?”
    “不是讨人喜欢,而是,只想讨你喜欢。”
    (完)精|彩|收|藏:po18m.v ip | Woo1 8 . V i p

章节目录

侵占(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软糖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软糖糖并收藏侵占(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