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进入了一个顶端,姜燃就觉得自己的嘴角要裂开了。

    他太大了,这样想着,身下竟然越发泛滥了起来。

    她缓过一口气,吐出阳具,向后仰躺在床上,双腿大张说:“直接进来。”

    沈端砚笑了笑,送进去一根手指,姜燃几乎是立刻就缴紧了这根手指,身下的小嘴欲拒还迎的推拒着,下一秒却使了力吸着他,想让他往更深里探进去。

    姜燃不受控制地发出大声的,淫荡的呻吟。

    “一根手指都受不了,这么紧,还想让我直接进去?”

    先前进入过她身体的按摩棒被随意的丢弃在她脸旁,姜燃回想起刚刚在口中的粗长,为自己的不自量力无语。

    身下的手指增加到了三根,快速进出,姜燃清晰地听到了自己穴里越来越多的水声,她羞耻得脚趾都蜷缩在了一起,偏偏沈端砚不放过她,湿淋淋的手箍住她下巴,手指强硬的送进她嘴里,语气疑惑道:“这么多水,你怎么这么骚?平常没少玩自己吧。”

    不是的,她只用过最基础的按摩棒,还是选的最细的那款。她摇头否认,嘴里铺天盖地都是自己的味道,她意乱情迷,说不出话。

    “那就是天生淫荡。”

    随着他的话音,沈端砚抽出了手,姜燃颤抖着喷出一股液体,下身不停的发颤,快感逼得她说不出话来反驳。

    沈端砚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一个安全套,正拆了包装往自己阳具上套弄,姜燃把他手里的安全套拍到地上,“我都说了,直接进来。”

    她偏过头不敢直视沈端砚,小声解释道:“我一直有做措施……我准备很久了。”

    她没有看到,因为她的话,沈端砚的阳具又涨大几分,尺寸已经可以用可怕来形容了。

    沈端砚把她翻过来按在床上,姜燃顺从地塌下腰,把屁股高高抬起。

    第一次就用进得这么深的姿势,两个人都是不管不顾的疯子。

    姜燃太紧了,即使做过三根手指的扩张,依然在进入一个顶端的时候卡住了。

    沈端砚也不好受,他下身涨的发痛,压抑的冷汗从额角滴落到姜燃因为疼痛变得苍白的唇瓣上。

    姜燃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他呀,突然伸出殷红的舌尖,把汗液卷进了口中,忽视身下的疼痛,看着他痴痴的笑。

    像一条惑人的美女蛇。

    姜燃的手摸到两人交合的部位,从自己被撑到极限的花穴,摸上自己的阴蒂,指甲尖轻轻刺戳,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揉弄着自己被冷落的乳头,揪扯着,放肆地在沈端砚面前玩弄自己。

    迎着姜燃钩子似的目光,沈端砚额角隐忍的汗越来越多。但是姜燃太紧了,他没办法贸然挺进。她会受伤。

    又有水从交合处淌出来,姜燃嘴里呻吟不停,用软嫩的掌心蹭了自己的液体,仔仔细细的涂抹沈端砚粗大的柱身,又伸手轻揉他的囊袋,卡在体内的顶端突的涨大。

    她准备好了,她在哀求。

    再忍下去,他就要疯了。

    作乱的两只手被沈端砚一把抓住扣在头顶,另一只手发了狠劲掐住她的细腰,沈端砚用力挺进她的身体,感受到薄薄的一层阻隔,他没在意,继续用力挺进她身体最深处。

    而后一秒没停的快速挺动抽插起来。

    姜燃气都要喘不过来,大腿内侧的肌肉细细的颤抖着。

    疼痛有,兴奋也有。

    更多的是满足。

    最喜欢的人,正在艹自己,他的器官把自己撑到极限,几乎能感受阳具上每处细节。滚烫而有力。

    沈端砚的手在她腰部一直用力揉捏到胸口,白嫩的上半身布满指痕。下身也全是用力拍打时留下的青紫痕迹。尤其是大腿内侧,红肿得让人心里生出无限隐秘的暴虐欲望。

    沈端砚眼睛危险地眯起来,他不能再看下去了。

    姜燃正脸泛潮红,沉迷在无休止的抽插里。粗大的阳具一次又一次碾过她的敏感点,下身湿淋淋的一片。她感觉自己迟早脱水晕厥过去。

    还是插入的姿势,沈端砚把她整个人翻了个身,换成伏跪的姿势。阳具在体内艰难地转了个圈,姜燃受不住,发出了悦耳的尖叫。

    她长得瘦,该有的地方却从来不含糊。臀部白软,堆雪似的。细细的腰肢上有两个小巧的腰窝,沈端砚拇指放上去,箍住她的腰用力拉向自己。

    “啊!!!”姜燃猝不及防,发出了一声惨叫。平躺时他的柱身没有完全进去,此刻后入式的原因,他的阳具进入到一个可怕的深度,姜燃感觉自己要被戳坏了。

    沈端砚不停的挺动劲瘦的腰,囊袋拍打在姜燃的臀部上,啪啪作响。硬的发痛的乳头在床单上摩擦,可是还不够。

    姜燃呻吟着,小声地抗议:“你不要……光艹我,摸摸我呀。”

    尾音颤颤的,在埋怨他。

    沈端砚一只手握住她小小的娇嫩的乳房,大力揉搓。另一只手顺着身下抽插的频率去逗弄她的唇舌。

    太阳早就完全沉没下去了,卧室里只有一盏壁灯亮着,两个人在床上不知疲倦的纠缠,抽插和爱抚不知尽头。

    良久,沈端砚一个挺动把自己送进最深处,热液淋漓喷射在内壁上。姜燃满足地瘫倒在床上,沈端砚抽身而出,精液滴落在床单上。姜燃被插得红肿的小口上红白一片,仍然径自空虚地翕张不停。

    沈端砚草草清洁两下,重新插入进去,精液成了最好的润滑。

    跟他们的第一次急切而毫无章法的发泄不同,这是一场极尽温柔的情事,沈端砚注视着姜燃的表情,不断的调整频率。

    在到达高潮时,他低下头,在她精致的锁骨上落下一个虔诚的吻。

章节目录

暗渡【校园1v1 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海水江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水江崖并收藏暗渡【校园1v1 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