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端砚抱起她走向卧室。

    姜燃的头靠在他耳边,水珠滴落下来,有点痒。沈端砚把她放在床上,剥掉衣服,把她冰冷的身体塞进被子里,找来吹风机,温柔地帮她把长发吹干。

    姜燃呆呆地盯着他,脑子里一片混乱,抬手制止了他的动作。

    她喉咙像是锈住,吐出每个字都撕扯的生疼。

    “沈端砚……我,”她停顿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开口,没头没脑地道歉:“对不起。”

    “那天……我看到了你在微信上的留言,”她抱着膝盖,小小的一团藏在床脚的阴影里,语无伦次地把自己无法控制的性欲一五一十地对他剖白:“我太想被人插入,我控制不住自己。我故意没关门,我故意让你看到的,我故意的。”

    她无法控制地颤抖,惴惴不安的,不知道沈端砚会怎么看她。

    一个无耻地勾引他来满足欲望的贱货,或者更加不堪吗?他会生气吗?会离开她吗?

    沈端砚没有说话,用吻制止了她越发粗鄙的自我羞辱。

    唇舌温柔缱绻地纠缠,沈端砚在安抚她。

    他捉过姜燃颤抖的手,环到自己脖子上。额头相抵,低着头看她。

    姜燃发现他竟然在笑,沈端砚性格太克制,她好久没见到过他这么开怀的笑容,一时间愣住了。

    “我都知道,”她听到沈端砚的声音响起。

    “姜燃,我一直在等你主动说出来。”

    他比姜燃早出生几个月。

    在他还没有记忆的时候,就被父母抱着,凑近了去看邻居家刚出生的小妹妹。

    他们之间有两方父母随口一说的娃娃亲。

    姜燃自小活泼,幼儿园时跟着一帮男生到处疯,衣服鞋子上都是泥点。回家前沈端砚把她拉到自己家,拿水一点一点帮她擦干净。小手捧着姜燃的脸,往她额头上碰出的伤口吹气。

    沈端砚小时候沉稳的性子就初见端倪,每每跟在姜燃后面收拾她闯的祸。

    他们手牵着手,跌跌撞撞地长大。

    少女的身体渐渐到了绽放的年纪,嘴唇变成柔软的玫瑰花瓣,对着他笑时眼神会变得温柔。胸口鼓了小小的包,她刚开始发育期涨得发痛,有次不小心碰到,痛得直哭。让他帮自己吹吹,像小时候一样。

    那时候姜燃懵懵懂懂的,像个假小子,还没什么性别意识,只当他是一起长大的邻家哥哥。他已经隐隐感觉到不对,但是姜燃皱着脸打着小小的哭嗝,他终于低头靠近她小小的乳房,他闻到姜燃身上传来的淡淡的香气,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目眩神迷。

    凉凉的喘息吹在她娇嫩的乳房上,姜燃手臂和后背都起了细密的颤抖,乳头颤巍巍立了起来。她不知所措,慌乱地抱住沈端砚的头,感到自己的乳头被含进温热的唇舌。

    他几乎是狼狈的逃回了自己家。

    姜燃对他从不设防,可他没想过自己会这么无法自控。

    那天晚上他的梦里都是姜燃,他梦见自己把她全身吻遍,她发出小奶猫一样细声细气的哭叫。

    第二天他的内裤被梦遗打湿,他终于直视自己的欲望。

    他有时会想姜燃就是他的洛丽塔,她所有的动作都是存心的引诱,或许这样他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去抚摸她,去占有她。

    可他清楚地知道那只是姜燃对他不设防备的依恋。

    姜燃在他面前一天一天成熟起来,渐渐变成一颗鲜嫩的水蜜桃,她身边开始有大批追逐者,不过被她一一拒绝。他们谁也没有明说过,只是渐渐不再像小时候那样亲密。

    她发育良好的身体反复出现在他梦里,他痛苦又渴望,姜燃对他仍是不设防,他却对姜燃有着各种肮脏的幻想。

    他有无数种方法得手,只要他想。

    偏偏他还想要完完整整的一颗心。

    他想要姜燃主动走过来,走向他。

    自从第一次之后,他们之间少有不急不缓的亲热时刻。大多数时间他们急速喘息着衣衫散乱地纠缠在一起。

    少年人精力无穷,一个眼神触碰间就天雷勾地火,像饥渴的兽类,凭本能交媾。

    姜燃还在怔忪着,像是没有完全理解他的话。

    沈端砚做足了最温柔细致的前戏,才挺身进入她,边挺动腰身,边寻找到她的唇舌,细致地亲吻。

    姜燃的手被他抓住,牵引着去摸交合的部位,小穴在他插入地瞬间分泌出大量液体,欣喜地接纳他的阴茎。

    她摸到一片滑腻的体液。

    沈端砚直视她,壁灯暖黄色的光反射在他眼睛里,流光溢彩,像是闪烁的星光。声音性感而沙哑:“这里喜欢我。”

    又抓住她的手,放在左胸。

    姜燃感觉到自己剧烈的心跳,砰、砰、砰,是喜悦。

    被他占有的喜悦。

    “不用怀疑,”他的手隔着姜燃的手掌,却像是贴着她炙热的心脏:“姜燃,这里也喜欢我。”

    他的小姑娘,向他走过来了。

章节目录

暗渡【校园1v1 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海水江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水江崖并收藏暗渡【校园1v1 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