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应她的是蒋临的亲吻。

    泪水被他细致而温柔的用唇舌擦去,沈言昭呆呆地看着他,好像还没回过神。

    蒋临用膝盖顶她腿间,一语双关:“开门啊。”

    大门被随手甩上,沈言昭猝不及防被按倒在玄关的地毯上,男人富有侵略性的身体欺身而上,唇舌随之被攫取住,霸道的亲吻之下沈言昭几乎透不过气来。

    她抬了腿,用膝盖顶弄蒋临肿胀的腿间,暗示性地磨蹭:“去床上。”

    “不要,”蒋临抬手松了松领带,声音沾染了情欲,低沉得让人骨头都酥麻:“沈言昭,我忍不住了。”

    丝袜被撕出一个可供进入的孔洞,蒋临随手把她的一步裙推高,堆叠在腰上,手指将丁字裤拨到一边,草草插弄两下,挺身就把自己的阴茎深深埋了进去。

    进到最深处的瞬间,两人都不自觉发出一声呻吟似的喘息。

    沈言昭坐在他腿上,双腿大张,腿间的隐秘处接受着来自蒋临粗暴的侵犯,一下一下打桩似的插入到最深处。他把头埋在沈言昭胸口,用牙齿去解她的扣子。

    太久没被操过,沈言昭的腿都在颤抖,指甲在蒋临背后留下暧昧的红痕。胸口的白衬衫已经被舔舐得几近透明,露出蕾丝内衣隐约的花纹。

    蒋临抬手解开内衣扣,沈言昭丰满的乳简直迫不及待似的挺到他面前。他一面挺动下身狠狠地抽插,一面含进嘴里,含糊地问道:“怎么变大了?沈言昭,你是不是常玩自己?”

    沈言昭想反驳,可张了嘴就是柔媚入骨的呻吟,她在猛烈的冲撞下说不出话来。只能随着蒋临的动作起伏。

    她还穿着上班时的衣服,小西装外套下白衬衫已经门户大开,裙底风光也尽数袒露在蒋临眼前。带了些禁欲意味的正装刺激得蒋临双眼发红,身下越发大开大合的抽插起来,沈言昭的腿无力地勾住他的腰,几乎要被操晕过去。

    小穴里被射满精液,沈言昭长出一口气,以为终于可以好好说句话了。可蒋临闷声不吭的抱起她走向卧室,就着插入的姿势把她摆成手扶床边的姿势,臀部高高翘起,下身严丝合缝地紧贴在一起,接着响起了暧昧的肉体拍打声。

    沈言昭胳膊支撑不住,随着冲撞渐渐趴到床上,无力地埋怨:“蒋临,你是吃药了吗!”尾音被一次凶狠的插入撞碎成颤音,只好羞耻地祈求他慢一点,埋怨都像是在挑逗。

    和被摧残得只能呻吟的沈言昭不同,蒋临一边身下凶狠的动作不停,一边还能气定神闲地回答她:“沈言昭,我想了你两年多,你要我慢一点,会不会太过分?”

    阴茎被小穴深处吮吸挤压得舒爽,他忍不住叹了口气:“言昭姐你咬得我好紧。”捉了她的手去摸交合的部位,沈言昭面色潮红,她本就喝多了酒,现下被骚话一刺激小穴里差点喷出水来。

    她的手不老实,由着他拉到身下,却是继续往后去揉弄他的囊袋,沾了交合处流出的体液,缓缓按揉。

    蒋临被刺激得额角绷起青筋,恨不得操死这个妖精。

    他把沈言昭翻过来,面对面进入她,欣赏她皱眉难耐的表情,去插弄她柔嫩的花心,快感太过强烈,沈言昭小腹抽搐着流出生理性的泪水,不等她在高潮的余韵中回过神,又是疾风暴雨般的抽插。

    蒋临一边发了狠操她,一边委委屈屈地埋怨:“一次都不去看我,却还要发照片勾引我。”

    天知道他在拼命修学分的间隙,点开手机看到她意味不明的自拍时,是怎样爆炸的心情。

    他阴茎死死抵住柔软的最深处,射出一波浓稠的精液。附在沈言昭耳边温柔的说:“我今天就要把你操死在床上。”

    沈言昭欲哭无泪,她怎么知道这个人这么不经挑逗,不过后悔也晚了。

    她身体里被射满精液,随着抽插的动作被挤出体外,床单早就一片狼藉,身上的男人却还是不知疲倦地插着早就因过度使用而红肿的小穴。

    沈言昭简直要被频繁的高潮逼得晕过去,她在蒋临把床单扯下来的空档软着脚想跑,却被按在墙上结结实实地又操了一顿,丰满的乳房在他胸膛上来回蹭动,细密的疼痛蔓延上来,她抽泣着求饶。

    终于结束时天光大亮,她腿都合不拢,小穴里的精液满的含不住,最后一次蒋临射在了她嘴里。

    沈言昭累得手指都不想动,身体上的疲倦和酸疼像是种隐秘的折磨,但心里却是多得要溢出来的满足感。

    快要陷入昏睡的时候,她突然想起好像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被遗忘了。

    她推推蒋临的头,蒋临正温柔的给她下身涂药,抬了头看她。

    她声音还带了情欲的余韵,沙哑地说:“蒋临,我很想你。”

    蒋临笑了,眼神亮晶晶的,像是要和初见时的少年重合一处。

    “晚安,”他说:“我也是。”

    就完结在这里叭!想不到吧.jpg(顶锅盖)等会儿码一下后记和灵感来源什么的

    番外想写沈姜的洞房花烛play和蒋沈的办公室play??w??

章节目录

暗渡【校园1v1 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海水江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水江崖并收藏暗渡【校园1v1 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