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被课题折磨疯,对自己的外表举止已经彻底放飞的其他人不同。傅皓霖不管工作到多晚,米杉从来不见他弯腰驼背的狼狈样子。
    米杉经常忍不住边打寒战边偷偷欣赏他调试仪器和敲打键盘的从容高雅。哪怕是他偶尔对着频幕蹙眉,都像是神为他设置好的优雅角度。
    米杉觉得自己对傅皓霖的恐惧是可以被接受的,对于一个与生俱来行为举止优雅到像是假人,而又冷酷气场难以接近的人,她一个正常人当然会怕。叶穆成怎么能和他住在一起还不怕这个冰魔呢?男神就是男神。
    但今天这个行步类神的人今天确用一个滑稽的姿势,被叶穆成扶进实验室。
    米杉马上有眼力劲儿的把转椅推过去。叶穆成扶他坐下,“不要紧,皓霖只是昨晚在浴室里滑倒了,一点皮肉伤,骨头没事。”
    看着那张俊美的臭脸只能合不拢腿地坐在转椅上,米杉多少获得了昨晚被打断浪漫气氛报复的快感,却也忍不住想,是什么摔倒姿势能摔到合不拢腿呀。
    直到下午,看到傅皓霖依忍着疼铁青着脸试图拿放在高处站起来的工具盒的样子,米杉还是没忍住被愧疚情绪冲决堤。一边爬上梯子替他拿工具盒,一遍暗暗叹道,算了,人怎么不能不对好看的事物心软。
    回家以后,想到昨晚对傅皓霖踩香蕉皮的诅咒,更是坐立难安。翻出一瓶跌打肿痛油,准备给楼下送去。
    门没有锁,只是虚虚掩着。米杉轻轻敲了几下,没想打门一下彻底打开。
    门对着的沙发上的打闹的两人冲入米杉眼帘。傅皓霖半趴半侧卧躺在沙发上,像是要去够叶穆成的脸。叶穆成左手压着他的肩胛骨,不让他动。
    米杉偷偷过幻想过或许未来见到叶穆成胸肌和腹肌是在什么样的场景,却没有想到是见到穿着百慕大短裤的他,骑在同样半裸只穿着内裤的傅皓霖的臀上。
    房间里充斥着药油的味道,傅皓霖白的发亮的大腿内侧一大片红红的的擦痕,腰上也有几处青紫。伤痕在像雕塑的身体上确显得活色生香。
    叶穆成擦满了药油的右手,就摁在傅皓霖青紫的腰上。
    米杉第一次见到傅皓霖笑的样子,她不知道原来冰山笑起来的样子是颠倒众生春暖花开的。
    骑在他背上的叶穆成也是笑着的,仿佛他早就习以为常冰山的笑脸。
    突然觉得好多东西都不懂了,能理解各种程序的大脑彻底当机了。
    沙发上的两人同时望过来,米杉僵硬地用最后一点残余的理智,牵强出假笑,“原来师兄你们这里有跌打药啊,我还想着把我妈给我带的药油送过来给傅师兄用。”
    低下头,快速地把药油放在茶几上,接着立刻回头飞奔出门。快到门口时,已经被泪水模糊的视线没看见地上放的一个购物袋。米杉一个扑街,重重地摔倒在地板上。
    叶穆成从沙发上弹起来,冲到门口把米杉扶起。米杉疼的失去理智,一点坐着的的力气都没有。叶穆成小心地扣住她的腿弯和脖子,把她放在沙发上傅皓霖身边。
    第一次被暗恋叁年的人公主抱在手里,可米杉却只能用刹不住的泪水来迎接这个公主抱。
    两个男生看着哭的汹涌的米杉,略微不知所措。傅皓霖忍着疼,挣扎地从沙发上爬起来,给她抽了两张纸,然后低头查看她被撞的通红的大腿。
    叶穆成接过纸巾盒,把她的头压在怀里,轻轻给她拭泪。“米杉,你还好吗?先忍一下,我带你去医院。”说着就要扶米杉要背她下楼。
    米杉狠狠揪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以毒攻毒来勉强止住泪水。“我没事,就是有点疼,大腿肉多,应该也是皮外伤,过会儿就好了。”接着坚决推开叶穆成的背。
    叶穆成看了看米杉小巧的膝盖骨,没有碰到的痕迹。米杉哭了一会,神志逐渐回到大脑。勉强忍住疼站起来,尽力用轻巧的语气:“我想要回家啦,我真的没事,我只是比较容易哭。“
    叶穆成怀疑地看着她,却拗不过她的坚持,只好背上她送她回家。
    米杉等叶穆成一离开,就忍不住放声大哭,直到哭的喘不过气来,当机的大脑终于重新开始运作。
    到底是什么伤能摔倒两腿合不拢呢,除了男生之间的做爱,难道还能有其他可能性吗。
    进门看见的两人,小麦色和冷白色;一个是暖阳,另一个是寒冰;一个是人间烟火气的春意,另一个是超凡脱俗的冷艳。两具交缠在一起身体,就是一幅浑然天成的景色。
    米杉回想起自己为叶穆成每一点对自己的关照而带来的心情起伏,只觉得自己愚蠢的自作多情。是啊,实验室里所有人都看见自己对他的心意了,聪明体贴如叶穆成,怎么会不知道呢。叶穆成出于高中老师的叮嘱对自己的照顾,却变成了自己放纵心猿意马的空间。
    她突然也能领悟傅皓霖对她所有超乎寻常的di意。傅皓霖是高岭之花,难以接近。别说主动找别人攀谈,主动刻薄人更是难得一见。心宽如米杉以前只当这是傅皓霖跟不太熟的朋友的交流方式,就算被刻薄了也只是嘻嘻哈哈自己圆场。
    米杉流着泪嘲笑着自己,感情的主角维护官配,驱逐那个破坏感情的女二有什么错呢。是自己上赶着追叶穆成,换做是她,只怕会把那个试图挖墙脚的人驱散的更远。
    流泪流到双眼红肿,眼皮都睁不开,才一头倒在床上沉沉的睡去,一觉睡到第二天周六下午。
    醒来时手机上几十条未读信息。一半信息来自叶穆成问候她的腿,其间甚至掺杂破天荒冰山傅皓霖询问她身体是否还好的微信。回完消息,说自己只是睡过头。叶穆成发过一个笑脸,“门口挂了给你订的外卖,记得热了吃。”
    袋子里除了外卖,还有止疼片。止疼片药盒贴着傅皓霖工整的字迹的便签,“止疼片剂量请严格按照说明书剂量食用。”
    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又一次滴出来。米杉敢在最凶险的道路上奔跑,敢和所有的不公战斗,却无法抵抗这大度温柔的善意
    吃完饭后,倒头再次睡到凌晨四点。打开朋友圈一刷。居然刷到付叶穆成刚发的朋友圈,配字“官宣”,是他淡金色皮肤的手盖在另一只极白的手上。那只手只露出很小一小部分,不知道的人或许以为是女生的手,但偷偷欣赏傅皓霖工作无数次的米杉却清楚的知道,那好看凸起来的关节,是他的。
    米杉忍着心里的酸楚,默念着,“祝你们幸福”,点了一个赞在朋友圈下。
    第二天一早,那条朋友圈已经消失了。估计是同性恋人面临的压力更大吧。哪怕叶穆成不喜欢自己,能给他和面冷心热的傅皓霖多一点支持也好。米杉对自己说,壮士,拿得起放得下。
    再次在实验室见到傅皓霖时,米杉主动从自己的带来的巨大甜品袋子里,先挑出他喜欢的草莓芝士蛋糕递给他。傅皓霖没有情绪的脸露出不可置信,忍不住牵动一边嘴角调笑,“怎么,不先给你叶师兄拿过去了?”米杉无视他脸上的表情,用力地拍拍他的肩,真诚地看着他的眼睛,勇敢开口“对不起,谢谢你。”
    再次在实验室见到傅皓霖时,米杉主动从自己的带来的巨大甜品袋子里,先挑出他喜欢的草莓芝士蛋糕递给他。傅皓霖没有情绪的脸露出不可置信,忍不住牵动一边嘴角调笑,“怎么,不先给你叶师兄拿过去了?”米杉无视他脸上的表情,用力地拍拍他的肩,第一次真诚地直视他的眼睛,“对不起,谢谢你。”
    傅皓霖从上至下,又从下到上看了看了她一遍,“干什么,你摔跤摔坏脑子了?还是你上次发给我的数据有错?“

章节目录

失恋联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山竹冰茉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山竹冰茉莉并收藏失恋联盟最新章节